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一个自慰成瘾者的自述

一个自慰成瘾者的自述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20
不论是失败还是成功,我唯一的方法就是伤害自己。 故事FM ❜ 第 421 期 百度贴吧上,有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贴吧,叫「戒色吧」,现在有 600 多万用户,累积发帖量达 8000 万。就连从它延展出来的「女子戒色吧」「戒色养生吧」「科学戒色吧」等等,关注者也都超过十万。 戒色群体,是一群深受性瘾和自慰成瘾困扰的人,现在关于他们的统计和研究还很少,所以,戒色吧就成了我们窥探这个群体最重要的窗口。 实际上,「色」到底需不需要戒,过度自慰是否对身体有害,这些是不是对性的污名化,学界和舆论有非常大的争议。很多人甚至把「戒色吧」称为邪教。 但无论科学上如何去定义,这个群体感受到的困扰和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小白,就是这个群体当中的一位。 小白今年 21 岁,来自贵州省,有 8 年的自慰成瘾史。他把青春都付给了右手。现在正与「瘾」抗争着。 /Staff/ 讲述者 | 小白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朱司帷 文字 | 朱司帷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Three Moves Ahead - Dave Porter(intro) 02.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3.LA6 - Moby(哥哥猥亵) 04.Cottonwood Hike...

一个自慰成瘾者的自述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涉及到关于性的话题,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带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花了一个头上,那是我过去的给自己手拍的照片,因为我觉得我自从手淫一来嘛,只有我的手是最好看的,其他地方就变得奇奇怪怪的一光看这个样子你就能看得出来,就是脸上是没有血气,你整个脸型都会变得因为这种事情过去。真的我不管,说我走到哪儿,别人都会夸我帅。

但是后来大概是五年左右的时间。

当我再见过去那些同学朋友的时候,他们就说我是经历了一些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我整个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除了有一些记忆在我脑子里面,这好像什么都不剩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舍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百度贴吧上有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贴吧叫戒色吧。现在这个贴吧里有六百多万的用户累计发铁量已经达到了八千万,就连从他延展出来的女子戒色吧,戒色养生吧,科学戒色吧等等关注者也都超过十万人戒色群体,而是一群深受性瘾和自慰成瘾困扰的人。

现在关于他们的统计和研究还很少,所以介色吧就成了我们窥探这个群体最重要的窗口。 实际上,色到底需不需要戒,过度滋味,是否对身体有害,这些是不是对性的污名化学界和舆论有非常大的争议?

很多人甚至把戒色巴称之为邪教,但无论科学上如何去定义这个群体感受到的困扰和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今天的故事讲述这个小白,就是这个群体当中的一位。 我叫小白,今年21岁,来自贵州省,我有八年的自卫成瘾史,我把琴声都付给了我的右手,我现在正在与他抗争,在我的记忆里面,我一到七岁的时候就刚出生,到七岁的时候一直在我奶奶家。

农村,我二叔和我三叔他们都是在我奶奶家住的吗。

然后我三叔他就总是买那种黄色碟片,在那个他的柜子里面藏着就很多,整个柜子都是。

然后我们经常就是小寒嘛,爱到处玩嘛,就某一次,就是我们几个小孩四五个吧,有两个女生,然后就在我三叔家玩儿。

然后就翻到了那个柜子里面的那个黄色叠屏。

因为那个封面很暴露吗,就是能看到女生的一些隐藏的部位,当时就很好奇,然后打开一看,哇,就所谓小孩的脸都是红的哇,好新奇啊。甚至在那个时候,还和就是周边的那些小女生互相摸互相的那个模仿他们的动作。谢谢,当时我留七岁吧,那时候还特别小。

反正后来就是基本上每天都要我们都去看,但是那时候我们还不会包括你手淫啊这种,但是我们就喜欢去摸去蹭,就让自己下面有那种感觉,然后之后基本上那几天都是那样,他们是没有发现我们正在开v,可以说从小那段时间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除了这件事情。

我被打的那些我都直接掠过了。

为什么被打,或者说被打成什么样我都忘记了,就只有这件事情。

七岁的时候,我父母都来接我接我去城里读书了嘛,就搬到我这个二姨他们家楼上,我阿姨家有个孩子嘛。

是我们的大哥比我们大五六岁吧。

然后呢,搬过去之后就跟我这个大哥搞熟了,然后他就喜欢打那个。

游戏王的那个卡牌,那时候我们家特别宠我爸妈每天只拿一块钱给我们,就是啥也干不了,卡片也买不了,但我们就想玩。

就有一次在他们家玩儿的时候,我那个大哥他就伸手过来摸我,我以为就是兄弟之间的那种。

我觉得没什么,但他就摸我,从我的。

脖子,衣服再伸进去,然后就是我就问他干什么,他就受打了嘛。

我说,没怎么,他就接着摸我。

然后他就说,今天晚上要不要在他那里睡。

我说不要了吧,我爸妈应该不同意,他就直接上去跟我爸妈说,让我在他那里睡,然后当天我就在当你睡的嘛。 其实没有太多的想法,就觉得很正常嘛。兄弟之间。

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他能对我做什么,他就睡在我的后面,我就是背对着他嘛,你睡着睡着,他就松手过来,他又开始摸啊,又是之前那种摸法,又开始逗我的乳头,然后另一只手又开始去摸我的裤裆。

然后他让我转过来,当时就是很懵的,他就拿他的弟弟蹭我的弟弟。

一边唱我的滴滴,一边收音,他当时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没跟我就是对话呀,就是给我一些什么反应啊。他就只持续他的动作,那个时候身体好像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甚至那天过后,我觉得那件事情能让他感觉到他满足,我反而就去。

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每个能陪他睡觉的晚上就换取那些游戏卡片,一次十张啊,一次二十张啊。这样之后慢慢的就演化成了一个交易,就是我去陪他睡,探查卡片给我,然后那样的生活持续的一年半,我们兄弟这么冬天没问过也没说过。

从小到大,我都是沉默的那种。

我们没办法再次说出这件事情,因为我也得到了。后来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居然给我伤害这么大,我的心理伤害我的脑子里之后,好多日子都是装着一些肮脏的东西,根本不像一个小孩子。 这件事持续了大概一年左右。

这是怎么结束的呢,这又扯到了另一间跟性有关系的事情呢,是关于我的母亲,因为我父亲是在那个车站看那种大客车,就是跑长途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回是家的那种。

然后我母亲就在家里面开那个麻将馆。

他的弟弟说,没工作,然后我妈就混口饭吃,那个男的好像才十七岁吧。

当时我的年纪应该是八岁嘛,我们就叫他叔叔。

慢慢的时间长了。有一次某一个夜晚,我哥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他就很荒中的跑到我,他就叫我名字。

那就说刚刚我看到叔叔和妈妈在床上。

我说,怎么可能。我说叔叔对我们这么好,你不能乱说话,我当时是一点都不行啊。

当然,我后来也是一个夜晚,我起来尿尿嘛。我发现那个叔叔他是跟我睡在一块的,他不见了,我以为他出去去网吧打游戏,还是怎么样呢?

我就下去嘛,下去我都看他鞋在,他的衣服也在我。首先我第一步,我走路的声音特别亲,特别亲。

我怕被人知道,我当时甚至怕死,当时已经意识到了,我怕我发现了他们的事情,我会被打死。

当时特别怕,但是我又特别想真实的这件事情。

于是我就从卧室瞧瞧瞧瞧,靠着墙边1.1点挪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口。

原来那个房地门口上面是有那个窗户啊,我就扒了一个凳子,特别小声,当时去满头都是汗,就1.1点的啪。

还送那个凳子将鞋子眼睛去看,然后就看到了我妈跟那个男的就睡在一块儿,那个被子是鼓不起来的,但我当时没敢多看,我就悄悄的又下来了,然后把凳子放回原景尿的没尿,我直接回到我的床上,当时我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下来。

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理解到天塌下来是什么感觉,就你感觉那个天花板,他住在你脸上,紧缺身体的脸,要怕你压死的那种感觉。

这种事情我知道是不可能被理解的,是特别肮脏的。特别是你看大人有时候聊天的时候会聊一些呜的话题。

所以你会自己形成一个一个认知吗?你知道这种事情是错的,而且是我不能说的事情。 从九岁到十一岁。

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情,就觉得这些肮脏的事情都应该离我去远一点。

从那之后,我也没再去我我大哥那里搞那种事情,因为你慢慢在这个在被他就是每天陪他睡觉的过程当中,你已经知道他是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呢,他就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

你就知道这种事情其实跟男女之间这种事情是差不多的,然后就觉得那种东西很脏,就不想去碰。

那之后的时间就过得快了。

生活就是越来越叛逆了,我就基本上就是读书,什么都不听,跟别人去混去打架,去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然后我妈就来学校找到我了,到时候早跟我回家,我打死不去,他直接给我从学校拖到我二姨家,然后当时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当时我就觉得特别委屈。

我说,你的事情我都没有告诉任何人,你居然涂我头那么远?

当时就觉得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叛逆,他却只知道我到了叛逆期就应该打,就应该骂我爸,平时是打人特别凶的嘛。

当时其实我妈打通了我爸的电话,她让我接电话,我怕我爸直接开车过来把我打死了。

我接你电话就一直在哭,因为我我爸接电话。当时的那种语气,他叫我的名字嘛。他说,你怎么啦。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一直藏在心里面,你给我说,不要一直憋在心里。他不知道那件事情,他只知道,可能我是因为有压力,这些当时我就绷不住了,我就一直在哭,一直我觉得我爸这辈子活得特别不值得,我就觉得我爸每天在外面跑车就是熬夜熬的,头发都白了。

一直哭哭哭了十多分钟啊。

我说你可以换班,我再跟你说吗?

他说,好,等他一会儿。

然后一句话,他又打电话过来,他说他已经画好了。

他说,有什么事你说吧。

然后就跟他阐述了我妈当这个男的之间所有我看到的事情。

他没说话,然后我又一直在哭,他就说,你不好哭了,所有事情等我回来就慢慢就解决了。

后来就等我爸回来回来,你想嘛,我爸那个脾气?

回来就是打妈砸,当时就想,我应该承担这一切的东西。

我不应该告诉任何一个人,当时是特别后悔的结果。第二天我妈就跑了,离婚也没有离婚,也没跟我打招呼,也没留下任何东西。

从了之后好像就开始堕落了。

而之后我就开始觉得。

我之前我坚持着让自己觉得这些东西就是淫欲,他们是肮脏的,他不是恶心的。

我不知道坚持下去有什么有什么意义,我就觉得那些东西其实也能给我带来一些快感,让我忘记那些伤痛,那些回忆,某个晚上看到了某个。

嗯,黄色视频。

然后我印象很深刻的那天晚上就我看到了视频,然后我就很受不了嘛,就浑身也发热,然后就很想弄一下,不管怎么弄我就去厕所,就拿手将去碰它,因为以前不管是怎么洗澡的时候也好,我从来没有碰过我的那次,就砰了一下子就哇,那种感觉太让人兴奋了,因为太奇妙了,那种就好像把所有东西都忘记了。

所有东西所有,不管是我父母,他们吵架,他们要怎么样,怎么样为好我母亲,他出轨,什么东西都忘记了那些不开心的,让人伤心的所有事情。

好人都抛在脑后了,我就觉得那一刻是最舒服的一刻。

然后我就第一次收银,当时好像一点,就是意识到自己手赢了都没有,没有意识到脑子里没有手淫和自慰这种词汇,那个时候。

对他是无知的,但是那次过后的两三次吧,我说过两三次,直接就是第二天了,第二天就直接智慧了两三次,我第一天能也不知道那种,就是我已经心已经很痛了,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对我不公了,那种感觉。

然后去做的这件事情就是去手赢。

第二天你还想忘记这种感觉,你会怎么办,你就只找到了一种方法。

手淫啊,用你的伤痛,你没办法去跟家里人沟通,而且他们不来安慰你,甚至我奶奶还觉得是我的错。

他觉得我不应该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直到现在,我奶奶还是会跟我说,但是如果你当初没把这那件事说出来。

现在一家人多好,因为这些各种原因,让我觉得手淫是我唯一的出路,后来就越来越频繁,一天甚至十多次,整天都在床上收银。

就是你一点都说不出来了,你还在首映,就是追求那种快感,你不要求他干什么,你真的,你整个身体都是空壳了,你就只想着你要手赢。

不,不是体内的痛,是你自己已经把你自己的生殖器给撸得脱皮了,你摸上去还是特别痛,但是你还要去做那种事情。

后来手淫的次数真的平凡的一种。

不可理拒的状态状态,而且我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越来越自闭,焦虑抑郁。

但是越是这样,我就越要收银,因为收银给我带来的感觉就是特别舒服,能忘却到这时间的繁荣。 没有人察觉小白内心的痛苦,也没有人察觉到小白的行为正在偏离轨道。 母亲走了之后,父亲把小白送到了一个封闭式管理的学校。

在那里,小白自卫的频率还保持在每天两到三次等上了初中。小白本该有一次刹车的机会,那就是生物课的性质是科普,但是生物老师直接跳过了人类的性欲升值那一节。

而回到家里,父亲也变得萎靡颓废,甚至他还会问小白要色情网站的网址,学校和家庭都没能及时告诉小白应该如何面对性和负面情绪。 小白对自卫的上瘾和性格的叛逆,就像一对共生的怪物。

他越来越频繁的滋味也越来越叛逆,经常在学校打架。最终父亲不得不安排他转学,但这对改善小白的状况丝毫没有帮助。

甚至一度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后来我又转到了另一所学校,感觉那所学校也是经常打架呀,多波波呀,也当然手淫还是不断的说回手淫的问题啊,就是我转到另外一所学校了嘛。

然后是住在我奶奶家,因为我说声这件事情之后,我爸妈就是他们彻底分散了嘛。

然后我奶奶好像不太喜欢我了。

他就觉得是因为我的存在,才让这个家宠了这样。

然后他就把我弄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就跟他们隔得有点远的一个房间。

那是在农村嘛,就给我弄了一张床,那个房间就只有一张床,那桩床,那个床单。

我从道我奶奶那儿一直到不读书,彻底不读书。那会儿有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换过存在,全是那种金斑啊。

从床头到床尾就受的到处都是,就把自己身体那么一点点能量全部都消耗在上面。

我初二上半学期也没读的,十四岁吧,没读就出去混混的那段时间倒是挺好的没手印。哎,我居然没手淫啊,跟着一个姐姐外面混的一个姐姐。

在我父亲家吃饭的时候认识的我父亲交了他一个朋友,然后他一个朋友交了两个姐姐,然后那两个姐姐来了之后就很莫名其妙的,我们就打成一堆了。

他其实拜拜,然后眼不太胖,稍微瘦一点。当时他好像施救二十岁,一直在跟他一起玩,就每天跟他在外面就是喝酒,然后认识各种大哥。

全身是纹身那种合社会。

还有那种吸毒的,真是去卖的,你这个省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人,然后就觉得这个世界好精彩呀。

好有意思,是外面的生活彻底逃离的时候,我就不用手淫再去安慰自己了,彻底逃离那个生活就是最好的一个状态,正常人人的状态。

他们对我特别好,我跟我那个企是特别好的,有很多人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问我是谁,他就说说我弟弟啊。

那就是天天带着我这里玩那里玩。

他让我感动的点,就是让我摆脱了那种每天都在想自己以前多么难过的那种日子。

那时候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在想,哎,明天要怎么玩,明天会遇到什么人,充满期待。

那时候对于我来说是家人吧,他是我个家人,他是缺一不可的东西。

后来就因为他开学了啊,我们就很少见面。

然后我父亲也找了一个女朋友,是和另一个城市的,他就想着我去他跟女朋友那边工作,那时候我我十五岁,我就去了。

秋了之后,那个女的也没给我找找什么正经的工作,他就给我找了一个休闲吧的工作,然后慢慢就了解到了,那是一个久托组织。

就是从qq上面和微信附近人一顿乱炸。炸了之后我们就用女生的身份来跟他聊天。

其实我们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让它在我们的实体店里面消费,上班就是坐在电脑前拿着手机聊天。

早上八九点起来,然后晚上八九点下班吗?

去那边工作的时候,就会直接莫名其妙的就恢复了手印了,我就感觉好像回归到了原来的那种生活了。

因为你的上班时间就是聊天聊天,聊天下班了,什么事你干不了,你过一小会儿你就要睡觉了。

我睡的地方一般是大通铺,就很多人睡在一块儿,然后我都喜欢睡在角落,要是在角落手赢的话不会被人发现。

但是会有一点摇那个床。

就老是不别人说,让我别摇了。然后当时我就特别害怕,但是手淫还是不间断的,最严重的时候就是你看到什么女的。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女的,只要你是个女的,我看着我都想要去受益将近你湿毒痒,你看见一只烟。

什么东西你都巴不得你特别想要你跪着瞧人家,你说你特别想要求你呢,给我?

戒色和戒毒没什么两样,它都是一种毒。

那一年的时间,我彻底变了一个样子,当时没注意到,但我现在能回想到当时我是脑子已经不太好了,就是说话这个语言组织能力下降外在的话,所以周围这一圈会长一些黑色的东西包围着这个嘴,感觉你整种脸就是乌烟瘴气的,就感觉很脏。不管你怎么写,他都是谁啊。 自卫成瘾,开始影响小白的外貌,思维甚至工作,因为总是失眠,缺乏精力。

后来小白去电磁场打工的时候,连一个月都没坚持到就被赶走了。

那几年,小白过得浑浑噩噩,一直在换工作,但自卫成瘾对他的影响还远不止这些。

直到前年小白再次遇到的那个姐姐,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心智也已经被彻底摧毁了。 我对他其实挺愧疚的,我现在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是过了六年吧,反正就是有一天就是出去逛街。

然后就在那个天桥上面碰见了他。

哎,他就说,哎,是你啊。

然后他就过来抱着我,他就说,啊,想死你了。

我整个人都是盲目的,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开朗活泼的人了,但是他还是非常的开心。 建农,他从走一起吃饭,哎呀,不管怎么样都要自己吃饭,他就拉着我。

然后吃完饭之后,已经是到晚上了,他就又叫我说,哎呀,不要回去了。

他说,我们这么久没见了。

就去开个房,一起睡觉呗,因为他还带了一个女生嘛。我试试在我的床上,然后他和那些女生是在他们的床上。

我那天我不知道我,我怎么想的就是我看着他,他的腿是放在外面,我看着他的腿,我就把手伸进自己哭到里面。

我住在你手营,你知道吗?

然后我现在想起来,那个画面我真的特别难受,真的是出生都不如。

当时我就在被子里悄悄的就收音了。

第二天他还是正常的,但是我又隐约的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好像是发现了我特别害怕。

但是从那天我们分别了之后,很正常的一个分别分别之后,从来没有联系过我。 他知道我的电话,知道我的微信从来没联系过。那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又失去了一样东西。 成瘾的六年里,小白多少能意识到过度自卫正在伤害自己,但他会刻意回避这些问题,他只想不那么痛苦的过日子。

但再次遇到姐姐时发生的这件事儿,一下子让小白清醒了。

不久之后,小白在街头收到了一张关于戒色的小卡片,或许发卡片的人是无意的,但是对小白来说,这却是当头一棒。

小白觉得别人之所以发卡片给他,是因为成瘾行为改变了自己的外在,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肉眼可见的过度综艺者了。 其实那时候想的就是每天就是手印手印,手印。

但是当你走在大街上,有一个人递一张卡片给你。

好像他是认准了目标的样子,上面写着劫色的危害。

那时候你就好像被人强行的塞了介绍的知识,就好像拉他给你拉了警报的那种感觉,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后来认识到这个手淫的危害,然后就决定不再首赢了,一定要为了自己好好的克制,如果再继续手音的话,我这一生就毁了。 当天晚上看了这个。

是没有手印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像平常一样,我又开始受益。

手赢了之后,我特别后悔,特别焦虑,我就觉得我是不是有什么,反正当时是特别生气,不是对任何东西生气,是对自己生气。 然后刚刚手印完,我就打了自己接二光。

就一直打打卡,打了好一会儿。

心里没足所不能这样做,再这样做的话就要怎样,要怎样,就是发的那些毒事,都是伤害自己。

虽然后面还是会去手印,但我真的在我手上划了一道口层很长的口子,那一次是我努力克制自己接了两天,结果后来刷那个快手刷到一根橘子在那蹦红条条,然后陀螺科子又开始了。

然后完事了之后,把快手直接卸载了,把手机关机了,去厨房拿了把刀子,在自己手上画了一道口子。

当时特别激动,我没注意到那个尺度,你知道吗,就直接拿刀去划了一道口子,就随便拿纸包了下来,然后就不管。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只只手全诗写小b上直接大到口子,当时不知道。

该怎么办,就是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是不断的在伤害你。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你欲望来行,你就打自己,你就只能打自己。

打完了之后能睡就睡,不能睡就继续打自己。 有时候从凌晨一直到草商,天都亮了,我还是没睡。

我没有一种方法方式来化解这个欲望,他无时无刻都在操纵着我。

想要戒除已经成瘾的习惯是非常难的,那两年里,小白一直试图靠自己的意志来克服欲望,但最终都失败了。好在去年,小白从一些建设者的互助平台学到了一些适合他的经验。

小白还明白了,这是一件急不来的事儿,他的心态逐渐平和,也慢慢探索着自己的方法,然后就认真地学习到了。原来说戒色,它需要方法,它不是靠意志力就能完成的。那天之后,我就给自己制定了这样一个计划,每天睡前也要完成的这些计划。

比如说每天要打卡,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一些小事啊,在上面写一下,让自己看一看过去的时光就是。

自己是正常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第一天今日打卡打卡完,准备阅读完文章就睡了,这是第一天呢。

然后第二天觉得自己又开始了这种兴致勃勃地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因为我最近在写歌词,因我喜欢说唱。

昨天又写了半首歌的歌词啊,觉得挺好的,然后第三天跌跌撞撞地来到第三天,今天我的猫又被教育了。

还以为他会乖一点。哎,还是那样就这些吧。

然后完成这件事情之后,就是打开故事fm,听故事慢慢就入睡了。 其实我真正见识,才从上个月开始之前全是收银陪伴我睡着的就因为故事fm,因为他让我能安心的入睡,听着那些陌生人的故事。

很好奇他们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就是你听完这个故事又很好奇,下一个故事就觉得好有意思,就是它是一个良药。

对于我来说,我就是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抗争。

我特别希望一个正常的人,而且能够理解我的人,让他做我的朋友吧,哪怕你陪我说两句话也行啊。 其实哎。

其实我只想每天跟一个知道我所有事的人去跟他说两句话就足够了,就已经够给我动力去完成那些所谓的欲望,那现在不算什么,真的,去年我就自己弄了一个游戏群天而明月道的主要是,然后就在这个游戏上面开始挣钱了。

基本上已经自由了,就是不用受人管教,也就是能有自己的圈子,然后不去接触任何人。

我已经几个月没出门了,包括拿包裹都是楼下的人动了不想见人,因为我怕我看到女人,然后就实现了自由。现在对于我来说是特别自由的。

因为我完全看不到任何能勾起我欲望的东西了。

虽然对于别人来说,他们就觉得我好像每天把自己关着,其实对于我来说是特别自由,对我乔治不得,这种生活力能一直持续下去。

就像故事fm有一期有一个孤独死的老人吗,那样挺好的。

前面提到过啊,目前中国还没有针对自卫成瘾的权威统计,所谓自卫成瘾和性瘾是否存在是否是疾病,在学界也是有争议的。

2018年联合国才将强迫性性行为紊乱纳入国际级并分类里。

但中国和美国现行的精神疾病诊断手册里所列出的成瘾障碍中并没有幸运,所以针对他的诊断和治疗也是有争议的。

不过能肯定的是啊,所谓姓尹,并非是因为这个人满脑子谐淫,或者是意志不够坚定,它背后可能涉及到的成因非常复杂。

从遗传多巴胺功能到人格性别,到原生家庭和性教育等等这些生理的,心理的社会的因素共同发挥出作用。

需要戒除的也不是性,而是隐。

这种情况下,有些国内的心理医院也开设了青少年成瘾,行为科,专注青少年群体和各类非物质成瘾。 如果你也有这类困扰,一定不要耻于寻求专业的帮助。

如果你身边的朋友有这类困扰,也请对他们多一些理解和善意。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申请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是一声朱思维。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