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菖蒲河相亲角:老年人的爱,谎言与孤独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99


北京菖蒲河相亲角:老年人的爱,谎言与孤独

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节目有一些粗口和关于性的玩笑,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据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一,说起相亲这个话题啊,你可能下意识的以为是要说年轻人的故事。

但实际上相亲从来不是年轻人的专利。

老年人同样有爱与性加和伴儿的需要。

但老年人像你亲爱和年轻人有什么区别呢?

今天就请我们的故事fm制作人刘斗带我们去北京最著名的老年人相亲,脚转一转,没找对象吗?

那你要要要要有合适,我再给我给我介绍一下,您多大啊。

呃,我有优势,就我没成家,没孩子没没没前任其他的吗?

他呢,就是我是河北的,在河北城里买买套房子,这是你的?

嗯,但是北京没买北京没房子,我存了点钱,存了一百来万,然后呢,现在上班一个月拔进来,我钱中小家庭不太好,条件不太好,因为我们村的河北农村的再问就自个儿又追求完美,我是个很保险落后的落五的,因为不怕笑话,我这么大的动物老婆我还没跟人同居过。老同男同男从小就追求这方面完美比方,我23岁的时候,父母给介绍一个两人谈挺好的,互相看都挺好。

但谈三个月之后啊,就无话不谈的时候,他说以前出过男朋友就跟人同居了,就不处女了,不是不存的了,那时候就不干了,就跟父母吵晕,父母挺看好他的,跟父母都当别扭,甚至都离家出走。不,父母长就不看,就是这么随球弯的。但是我到了我45的时候,四十多岁的时候就放弃这个处女,纯洁就离婚的也行了。

但是相对纯洁,我认为就是追求纯洁,就是你相对纯洁就有的离过三十分五十分了,或者经常跳交际舞跟人就。

微微信那个那个,你前男友特多,那就不行。

你刚才听到的那段对话发生在我和一位姓韩的大哥之间,他今年53岁,我们遇见的时候,他正试图跟每一位新出现的异性搭讪。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叫昌姆河公园,他在天安门东边儿,是北京最著名的老年人相亲奖。

这个相亲假如已经存在了十几年了,他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妇联和工会曾经在劳动人民文化宫组织过三年左右的周末乡村会,后来官方退出了,这就逐渐成为了民间自发的一个相亲奖。

随着时间不断的分散和外撤。

最后来乡村的这帮老年人就逐渐聚集到了今天的昌浦河公园。

这个公园呢其实不大,就挨着长安街,基本上只有一条小河和一个长廊,但是每个星期的周二和周六,这都会聚集着1200类,四十岁到八十岁不等的大爷大妈,他们在一块儿跳舞打牌,闲聊天,公园儿的主会场在长廊斧子,大多数人都会在这物色合适的对象先简单的互相了解一下情况,喜欢跳舞的就先跳两段。

初步了解以后,感觉比较满意的两个人会相约到河对岸。

找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再往下深聊。

我后来在长廊里又遇见了开头的那位韩大哥,他显然已经在公园里转了好几圈了。

就是您看见什么样的人,会想到上次跟人搭上我看自己喜欢的人,最起码去养,其实就是从外外贸嘛,其实不了解的情况下可能从外贸去演了。

比如说呢,呃,长得肯定是大眼睛跳下吧,为什么要跳下我不知道我就喜欢这样,我各有可爱吧。有的人不喜欢有一个喜欢雀巷子,雀巷子,大眼睛。

按照这个标准,韩大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尝试着与人搭讪了几次。

先是一对儿来自重庆的姐妹,他们算是这一波人里面最年轻的。

然后两个人都穿着款式非常时髦的连衣裙,留着长卷饭,在人群中显得非常乍眼。 嗯,你太小了。

他是有这个原因,因为偏岁数大,他认为比较受宠,对方爱好来,爱着他,花钱越属于老公越。这样再帮我请到家里。

对中国理念,韩大哥跟我说,你太小了,其实是一种通用的玩具方式,对方更多的是嫌弃他不够有钱,当然也有特别直接的。但后来大士善的一位女士在听说她没房没户口之后。

就直接非常果断的回答他,他们不合适,因为他想找一个北京人。

刚才那个行,我想跟他说,但是我他们旁边跟男的谈,然后咱俩一下来,我就觉得没了。

而这一个村工作服那个人?

这还给精准了时机惯的话,别人就强大了。所以所以什么事情竞争力啊,尤其好的漂亮的,你看,稍一稍一什么都你没走,那别人男人杀人听到这儿呢,大概你也能听明白了。 昌普河其实并不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寻找真爱的平台,反而更像是一个暗潮汹涌的交易场。

年过半百的乡亲男女带着各自的戒备和盘算,在这里推手过招。

像韩大哥这样的,因为没有北京户口在北京也没有房子,所以每次基本上都是在初步了解之后就被女方拒绝了。

来这么多回了,从来没有一位女士愿意跟她一起到河端申了。 在昌姆河,每个人都在被迫或者主动的被误坏。

他们谈话的方式甚至比年轻人的相亲更加强,因为双方都已经不再指望再跟对方一起努力奋斗了。

所以大家都只关注眼前那些能够拿来交换的筹码。

南方呢就是房子户口钱女方就是看长相年龄。

和性格,其实这种状况在很多人眼里已经见不怪不怪了。

有人认清了风险就准备及时收手。

也有人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分辨着无处不在的暗礁和可能存在的那点幸福。

比如我后来遇到的这位大姐,她已经单身僵尸二十年了,是一位经验非常丰富的硬核玩家,常年混迹在北京中老年相亲圈,使他有了一套自己的相信心得。 而且在经常,我经常在哥大庆参加活动。

都是元元老级的人物就重点。

现在这中老年啊,昌普和这帮好多都是女的,恨不得找男的有车有房,长得也不行,也没身材,也没有脸蛋儿,他男的呢,有的吃低保,恨不得吃晚饭。

有的连晚上住在这儿都没有。

这里好多好多人就是怎么说,呃,男女吧,什么条件都有,有的就是混来混日子闲的无聊我出来,咱们必须跟人聊天的心闲人闲着,所以我跟你说就是你看这些北京的相机,为什么找不着。

不是找不着,而是?

实在的是样式太多了,太花了骗子太多了,有的女的跟男的说找对象,到他家去坐走,等女的一走,前面什么小东西丢了,男的也是跟女的,请你的吃饭啊,说认识,请你吃顿饭。

就想跟有的还大女的呢。还有的说,哎,我们拿钱以付吧。

还有的拿一杯调成烟跑吧。还有的是吃完饭有别的想法,因为我们单身就好多年了,看这种人事吧?

都看多了都看惯了,就是感觉吧,唱不和这些你去玩玩还行,你要真是去被找找对象去钢琴容易被骗,水深水深,你们别看多少,老二老太太一个比一个花,一个比一个精。

还有好多人,你看着他说话,是北京人河北呀什么有的会儿河南人来着,年数多了,说话学的北京话。

特意学的骗子特有的,有人说我有车有发我怎么怎么的实体宝的,有的带着大金链子,怎么的人假的或者杀金子,或者就那一个出来装面子的。所以有的你说那您遇见过就是真的谈谈贪成了,我也不能在这儿待着。

我在昌普河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会跟我说说这地儿不靠谱,然后这人都是骗子男的呢,就为了玩弄女性女的呢,就想骗着男的那点钱。

但是我每次来到唱不合公园里都人声鼎沸。

然后人们都带着特别强的防备心,但是还是乐此不疲的会来到这儿来跟人聊天,或者就围着长廊一圈接着一圈的遛弯。

然后我还碰见一个76岁的大爷,头发都白了,就鬓脏是黑的,总得录来慢慢悠悠的。

他说他们家住在南苑机场,父子每次来昌姆哥要坐一趟公交车跟两趟地铁,他说自己不经常来,但其实我每次去的时候都能看见他。

对于找对象这件事儿呢,大家就表现得很佛系,说也不是特位过来的,就是来遛个弯儿。

顺便看看而遛弯儿这个词儿似乎是昌普河的某种案例。

您刚来,您感觉怎么样,无来,不不好闹。

我说这么这二婚了,这头发离婚率那么高呢,就常家常回家看看那什么意义呀,什么意义在,那不就是给断了。

您有孩子吗,两头小,中间约你,他们在北京吗?

都在北京跟您住得近吗,进不进馆吗,也是打算也是经常看也是打过哎,您孩子裸贷了,成家了呗。五十个对47的42了,好像都这个都是四十多了。

您自有做自己做,原来在一块儿路上就不行,身心都瘦了。

住不到一块儿对,都伺候他们。

后来我问大爷,一个人住,觉得孤单吗?

他没有争辩,回答我,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感到孤独。 对于歌舞生平的昌普河来说,说出孤独是可耻的。

但是根据2010年人口补柴的抽样资料推算,中国六十岁以上的单身老人大概有5200多万人。

其中丧偶独居的大约有六百到八百万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独居老人面临着很高的心理和身体健康风险。

所谓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单身的老人们来到这儿,虽然知道这鱼龙混杂,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他们想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伴侣,共度晚年。 人生国欲千里宽,古来圣贤国际末贵还是一样的三百倍。

为了实现这样一个愿望。

来到这儿的人,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认知和观念,你适应这里残酷的规则。

今年68岁的北京刘大爷,人称刘老师是圈儿里出了名儿的大明白,他认为大部分的乡亲男女在这儿自行的是一场合理的交换。

就是男方多花点钱改善女方的经济情况,女方多出点儿力,照顾男方的日常生活,真爱比爱多一个字儿,但是呢,难度之大。

所以说一般人只能享受爱。

小时候真爱的人没有几人,那您您在这这个相亲待了待了多久好几年了,大概有几年啊,五六年吧这个东西呀,它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呢,得碰到合适的,得多去参加一些新兴活动。

第二点呢,你得抱着正常的心态。

如果你不找跟家老呆着,肯定没人敲门,说大哥起床了吧,我爱你没有,所以自个呢,连遛弯还在寻找,那您今天跟别人聊了吗?

收获怎么样,为了没有合适的就记了一个电话,您这个标准是什么啊?温州善良型的,我不愿找那种比较这个个性化,或者说。

所谓的现场粗的人吧,哎,然后呢收入呢?

呃,有个基本收入啊,二千或者2053000都可以,因为男同志要总来讲要多多一些,这是中国的风俗习惯,那您觉得就是现在,比如说就是您找了一个合适的人。

然后结婚了,能创造出这个之前那种亲情关系,这东西很难吧,但是不能给它绝对化。

也有通过二胡很幸福的,真的,但是现在香港人养人们的反应都是很难找到特别匹配的,只能是将军。

哎,也有结婚呐,但是就互相的将就吧啊,你要找到那种你讲话跟真爱一样感受的东西很少。

因为这起步就没有这个,你跟你女的教你干了你的不许不许求丢失。

他也不干了,有意失必有意,得才赶紧走。

如果你找一个这个女的,劝三句史,那么呢,你就得允许他一阵儿似的犯性格,有小资也要浪漫,因为他不吃,你不喝你。

如果你找一个外地的,指着你吃饭,指着你穿衣,相对来讲,它的百依百顺程度。

比那个要高一些,所以说你两头不能全占上,那您比较偏向于哪头啊。我不看一个对方什么都没有的。

因为我前半生活瘦了后半生,我想追求企业享受活动,小时候我都想来一点儿,如果再找一个比我还正的高的,还耍着脾气,我还得让上他呢。

那我这辈子就是我想活瘦了,这是我的理念啊。那您之前在您妻子在世的时候是?

怎么个相处模式您比较怂,比较和蔼吧,互相相敬如宾吧,因为我的性格也算不错,咱俩女同志呢,当然比男同志更更加温善一些,就是没有打矛盾,也没吵过架。

我就这样,那您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原来在兵团认识您当过兵,我们去过黑龙江。

刘老师,这代人呢,出生在五十年代,该长身体的时候,经历了大饥荒,该上学的时候改上文革工作时需要服从集体,甚至在恋爱的年纪都没能探寻真爱,就稀里糊涂的结了婚。

刘老师年轻的时候被拍到了黑龙江建设边疆,在那儿认识了他的老伴,人家追他,他也都答应了。

结婚三十年,俩人相敬如宾。

七年前老伴儿过世了,六十多岁的他独居在二魂边上的房子里。

养老金可观儿子事业有成,漫长的日子里,他终于有机会坦然的面对自己的需求了。

他愿意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也适应的不错。

他愿意付出一些金钱和物质,换来一位温柔和善解人意的女友。 六十多岁的人了,头一次可以不考虑责任和结果。

快乐就完事了。

这您这么多年会,想想您就想起了,想不了他这个妻子走了以后,你经过一年?

或者两年的这种平衡期,再加上自己前半生的奋斗,老了的追求,每个人心态就是平稳,对你的困扰就会少了。

如果原来的痛苦老带死你一生,你说你能高兴吗?

顶多人跨了一句重感情,但是重感情的夸你甜甜,你给你带来什么呢,带来了行情本身的动作?

没有,真的,我买东西都愿意理智的分析一样。

最后呢,有了一个认识,首先有认识你才能往前走。 在北京,庞大而隐秘的老年相亲人群已经发展了很多年。

从最初的昌姆河和天坛的线下集会,逐渐发展到了线上相亲的大爷,大妈们也早已经步入了网络时代。

每个人的微信里都有几个二百人到五百人不等的三分群群主会定期组织饭局,收取参与者七十到八十块钱。

此外,各区街道,北京妇联,北京电视台这样的官方组织也会隔三差五的发起老年人的相亲活动。

无论在哪个乡村角,见到的比较多的都是北京大爷配外地阿姨的。这种组合相对成功率比较高,没有房产和库口的女方指望通过这样的关系,在北京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而男方呢也愿意通过一些物质上和金钱上的付出,换来一位善解人意能够照顾好自己的人。 而随之而来的是北京三金市场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衡和北京人对于外地人的偏见,所以北京市原来是一个老头,一个老头。

外地一来变成六五升六六点儿三米,就出现了北京人王冠云内心的仇恨。

北京人是我有三居室推进我4005000,他要求小租浪漫情调,我五十呢,我得找55以内,我不吃的不喝了,我还不忙,我什么也不读。

外地人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我用年龄跟你干超十八了,赶紧跟你搞,你比我爸爸小两岁,我也敢不抱着你。

为什么给它挤没了?

为什么老头喜欢年轻呗,而且而且好多脑洞心态是爱你一件都不爱你一辈。子家年轻就白,北京老山挤没了在昌普河的鄙视链中,像刘老师这样有房有钱的北京男性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

与之相对的是,没房没户口的外地女人,她们始终处于最底端。

本地阿姨对他们恶语相向,而男性则是一边寄予着他们的年龄和样貌,一边将他们物化为一种明码标价的商品。

人们提防着他们在背后说他们坏坏,将他们视为骗子,保姆,甚至是妓女。 但是刘老师表示,他其实很看不上那种背后议论别人的做法。

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正经历着什么。

这些所谓的外地女人,几乎每一个人。

背后都有一段非常坎坷的经历,年轻和心态成了他们唯一的武器,因为没有退路了,他们就成为了唱普合最激进,最焦虑的一群人。

今年64岁的孙阿姨,在三十年前就是北京老太太口中令人讨厌的外衣女人。

他出生在山西,妈妈去世的很早,爸爸是个赌徒,七岁时被奶奶过继到别人家养着了。

结婚后,她和丈夫一起来到北京工作。

三十多岁的时候,她发现丈夫出轨了,因为孩子他爸出了点事儿,知道吧?

还有,有,外边有人。

哎,我就跟他你走,你扔你了,我们俩从来没打,我也没嚷嚷过,我知道了,我在一个楼里边儿看着单位,笑话单位的还还大,还快跟他他妈雷老得了,你跟他呆着干嘛,寒假多了。

我们知道他,然后呢,那我也就是累了,以后正好哎,我也没房子。

他说,那你这样吧,我,我跟你。

呃,介绍一个老老同志,你连搬伺候他的啊,那个什么搬办蛮的,结果搬来搬去啊。老老头儿是不错,挺好的,那会儿跟他结婚,说过他76嘛。

明白了吧。所以说的家不是锅里锅的,挺好的老头儿告我呢,知道吧,再涵仔也告我,他没儿没女,什么都没有,这不是我就骗了嘛。

知道吧,2007年?

他们家五个孩子全来了,全来给我打来了,知道吧。

苏阿姨就这样嫁给了同单位。这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他们在一块儿生活了十五年,直到南方2015年去世,孙安业因此获得了北京户口和一住十平米的小平房。

他原本以为这就能在北京安度晚年了,但是没想到是在这段婚姻的末期。原本说自己无儿无女的老爷子突然冒出了五个子女。

他们迫使着孙阿姨跟自己的爸爸离了婚,还把房子的所有权夺了回来。

现在,虽然孙阿姨还住在那间小平房里,可是房产证上的名字却不是她的。

这两三年来,他没事儿就去唱卜和遛弯儿,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陪他度过晚年的人。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第一次从昌姆河百人带回家,第二天早上却发现那个人是个小偷儿,这当时是怎么跟您单身的,弟子是在哪儿?

是夜在长浦河晚上啦。

哎,哎,我看见你挺那个什么的,咱们那个什么搭一个伴儿吧?我看见你也挺干净的。我说我。

我说,我倒也不干净。知道吧?

他特会说,那说了那话好的呢,想吃什么我来做,我来买什么都都行。 我也觉得他挺那个什么了,也干干净也挺好的。嘿。

我说,正好,我这不是就熬着熬着在滩楼啊,正好你也来喝点儿了,就在安累的东西,给我偷走两两瓶儿。

就在在抽抽的我,所有的东东西都封封上,开了上一个礼拜,我看见他了我,我显得呀。抓住他,我显得大他来呢。后来可能是考虑到影响不太好。

孙阿姨就没有打他,但是经过了这一次,他再也不敢随便把人带回自己家里了。

于是,当他遇到第二个谈呢还不错的人的时候,他决定去对方家里看看。 他比他们原本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却因此发现对方居然是个有妇之妇,他在还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就来创不和相亲了。 他刚刚见我的时候,哎呀,你挺好的。

我,我说,你多大啦。

他说,我呃,六十多啦,那基本上就跟我差不多嘛。哈,对吧?

我说,那,那就那个什么吧。

然后呢,正好赶上十二月份,正好要接站了。我说我去你们家,我从早上上班到晚晚上了,他不是找我去他们家看看嘛,看看他们家的房本儿啊,怎么着的这个事儿那个事儿的知道吧。我说,行。

我正好我能冲八爪,我上了一天班儿了,结果他没有。他知道我十二十二点以后,那个时候他没有觉得我十一点就到了。 你知道吧,就差的这么一个。

他结果的那那女的走了,桌子上手套围巾全全有了。我说,我说,我说在在谁呢?

本来屋内女的纠纠他是谁呀?

那是我媳妇儿我,那你看我对她媳妇儿阿巴的那块儿大要管,拿了事协议,俩人的协议没有,没有来证证实来离婚来本知道吧,俩人协议离婚。

你看我那感感受,以后我就说你谁也,那么我就在那桌里听他们了,以后不能那么了,这种就在玉老在俩。

后来我就快快了吧,不敢害怕本身在北京,就我一个姑娘,你想想没有,任何姐们儿没有兄弟也没有叔叔大爷也没有救救什么都没救我一个我在那儿待了三年吧,靠谱的人,我跟你说一个都碰不上。

都是拿哈尼来耍的玩儿的。这就是说句最。

不好听的话,流氓小子比谁都多知道吧。

苏阿姨给我讲这些经历的时候,我们坐在她小小的家里,屋里放不下更多的椅子了,我就只能坐在床上。

这是一处位于北京闹市,正要拆迁的工坊,周围的邻居都搬走了,屋里就只能放下一个床,一个柜子没有空调,也没有卫生间角落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的买放着各种药盒。 这间小房子是那老爷子死前留给孙阿姨的。

但房本儿上不是他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房子真的拆了,他该住到哪儿去,你也不行。我说吧,那我请你吃的。

你请我吃饭,我请你睡觉,咱俩真不吃亏,应该是哥哥们姐姐们,你说他说的这么翻了吧,他应该请他们吧。不是我,别的没有啊,我也没有啊,别的东西没有,就是经理一样,包括说也有点儿高。

我们就是一露一露。他说呢,是地坛湖也门了,他说,说的他不去,你放心吧,这咋咋知道里面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啊。

你怎么得够五块钱够五块钱?

五块钱我能看得起来吗,你最最起码这样子的呃,武艺吧,谢谢,谢谢。

嗯,这女的,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上次我我带一女的回家了,早上起来偷我十块钱走好了,那也就报警了,这还叫人呀毛毛一声工地,以后我们那楼都光一下二b。

嗯,行啦,赶快走吧。他晚了,快走吧。

晚上九点半,在昌普河,人们用一种谈论菜价的语气谈论死亡和性。

最后,这一波来相亲的人也都走人们顺着昏暗的小路走出东门。

南河沿大街外,长安街上灯火通明,会选择把一部分自己藏起来体面的融入街道的背景,他们又要回到那个只有自己的家里了。

或者在家门口的小店点盘吸葫芦,锅天儿自己可能吃不完,不过也没关系,可以打包带回家,当成第二天的早饭。

嗯,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制作人刘斗,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