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私、扭曲、暴躁、被我爱着的男人走了,他是我爸爸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3-2点击:1017


一个自私、扭曲、暴躁、被我爱着的男人走了,他是我爸爸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是我们的一位听众,他叫老白,他想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父亲的故事。

我们做过很多关于原生家庭的故事,这些故事里有好爸爸也有坏爸爸。

有的孩子选择与坏爸爸和解,有的孩子终其一生都无法原谅,甚至还把悲剧传给了下一代。

但听完老白的故事,你就会发现,很多时候重点不是这个爸爸的好坏,而是你自己如何去面对这个关系。

老白说,他是长大以后研究过一些原生家庭的理论,试图从父亲的成长环境和人生经历来分析他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

他知道我父亲成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知道他被长辈溺爱,知道他跟姐姐妹妹们关系不好。

也知道他的青春期有些不愉快的经历,但这些仍然无法让老白想通自己的父亲。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啊,我是老白,我今年31岁,自己做生意的,因为我爸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我以前是很不理解,就是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因为我感觉我爸从来没有爱过别人,就真的是这样。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说体检过孩子,或者是体检过妻子没有,然后我印象很深,就是我妈有一次哭着跟我说她有一次的经历。

那时候不是计划生育吗?

嗯,我妈在生完我以后,然后又意外怀孕,去那个医院做那个?

挂工手术,然后就上了环上了解一环,然后上完解一环回家,她到楼下,然后我奶奶就在楼上喊她,就说要换蜂翁梅。

那我老师的蜂窝煤是要一个一个抬上去的嘛,就那种黑黑的那种有空的。

我妈当时说是二百多斤蜂窝煤吧。

然后我奶奶就让她一个女的一个人抬过去,就我妈就真的一个人把这个美全部抬了上去。 嗯,盘台湾煤,他就说他开始大出血。

然后他又是那种很懦弱的那种人,那时候还没有卫生巾,也没有什么安全裤,它就垫那种卫生袋。

月经袋应该叫。

然后垫了很多约定袋,然后那约定袋不就草纸嘛,然后就换了很多槽纸,然后穿了很多棉裤,因为怕血漏出来嘛。

然后到半夜了,那个雪又一直停不住,他就很害怕。然后他就推我爸,他说这个事,然后爸就把他骂了一顿,然后自己又睡觉。

我妈就只好一个人出去。

嗯,一路走一路走,找那种医院长,到那时候也没有急诊什么的。然后他就好不容易走,走了很远,然后找到一家私人诊所敲开门。

然后人家就看到他这个情况,人家跟他说你不要命了,就说你的那个解玉华已经冲到阴道口了,说你就大出血,你真的再晚来一点,就人就没有了。

然后但是我妈就是这样的人,就真的是一方面很虎,有一些地方又很脆弱,然后这也是后面他会遇到很多事情很被动的一个原因,因为我爸也有点重男轻女嘛。

然后我爸就很喜欢我弟弟呀,或者很喜欢看到小男孩或者什么别人家的带的孩子,然后爸就会很开心的看着对方的孩子,然后那种慈爱的眼神是我一辈子都没有看到我爸看过我的。

然后我跟我爸就是一直关系都不好,就是这样,因为我爸真的不太关心我们家小的时候最搞笑的一件事情就是就是我跟我同学同座位,我们有一个,那个就是娱乐项目,上学的时候有娱乐项目,那个娱乐项目就是每天夏天嘛。

夏天上学的时候,然后他就会上课,之前他就会数我手上那个鞋底的印那个淤青,因为我爸有的时候会打我嘛,然后有的时候是用鞋底刷。

然后有的时候会用尺子什么的,然后还有时候会用凳子什么的,然后有的时候就用手,然后他每天就会数。

然后就是说,哎呀,今天你的手上这个鞋印很特别,你爸今天是换了型的拖鞋,是吗?

我们就会这样在那数,因为我也是比较傻,所以我没有觉得好像很苦啊,或者什么的我觉得还好。

但是我小时候真的很多次,就是我爸经常这样无缘无故的骂我和打我,然后我就躲到自己的房间去哭。我到76岁,还有这样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

然后那时候就觉得好像无论我做好或者做不好,我都要挨骂,都是要不被认可。

然后我印象很神的,有一件事情就是也是因为一年小时,然后吵架。那时候我已经27岁了。

然后我就跟我爸说,我说老爸,我说你看,我们家里面一直有一头大象。我说这个大象从我小时候一直站到现在,他就站在客厅里,每个人都能看见他,但是每一个人都装都看不见。我这个大象就是这个家里面妈妈爱孩子,妈妈爱爸爸,孩子爱妈妈,孩子爱爸爸,但是爸爸却不爱孩子,也不爱他的妻子。

然后我爸就瞟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说,说你懂什么,还轮不到你说话。 然后我当时就觉得我爸会有一种那种很蔑视的那种表情。

那个眼神很恐怖,哪怕是仇恨我的人,或者怎么样,就是关系不太好的。我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陌生人身上看任何一个人身上看到那种表情。

就那种表情秒向你,然后你一瞬间,我和我妈都会有那种感觉,就一瞬间感觉掉进了冰窟窿里。不管你上一秒多么开心,或哪怕你上面嗯,很开心的在看一个什么娱乐节目什么。然后我爸正好走过来,然后一个眼神飘过来,瞬间就感觉整个身体就冰冻住了。 去年在老白的劝说下,他的请开始考虑离婚,但是在那段时间。

老白的父亲病了,我爸那时候嗯,去年十月份诊断出结肠癌晚期,当时正好走在路上嘛,突然接到电话。

因为我小时候想的最多事情就是跟我爸吵架,说最多的一句话是你早死早好之类的,或者你老的病了,我不会养你了,我绝对不会管你,但我会给你打钱,但我绝对不会管你那样。

但他生病的时候,我正好站在大街上。

正在接电话,然后突然就哭了,在打劫上抱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突然突然特别痛苦,那种感觉我就在那个路上,来来回回的走,一边走一边抱哭。

我就不知道怎么办我,我就在想住我是真的怎么办。

然后我就去找医生沟通这个病情。然后医生就给我看了手术签下来的组织和他们手术中拍的照片嘛。 然后看到那个照片的时候,我就觉得可能我爸可能真的是有点回天无力那种感觉,因为他那个杆上面也转移了。

就医生当时跟我说,他说你这种情况很晚了,说我们能做的就只是我们能做的,就有些事情,医生是做不到的,我就站在那里,然后妈就跟我说,具体说了什么,我现在一点都记不了。但是我就记得,我就站在走廊里。

那是我哭的最严重的一次,就是那种没有办法出声音的那种哭,就感觉眼泪像眼睛像突然就开了一个窟窿。

就像那种瀑布一样,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他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他在我印象里面一直是一个。

虽然说不是别人家父亲那样非常慈爱的,但是他就像一个怪兽,一个哥斯拉屹立在城市里。然后突然有一天就哥斯达突然告诉你,他要死死了还要不行了,还倒下,突然一下就倒下了。

就感觉这个整个东京就要沉默了,一下子就感觉城市就整个瘫痪的那种。

今年年初,老白得知国内准备引进一种抗癌药物,对父亲的病情有延缓作用,但是很遗憾,老白的父亲没能加入药厂的实验组,获得免费的试药机会。

老白咬牙决定自己想办法。

他花大价钱找人从国外埋药回来给父亲用过完年。到初六的时候,我就搞到这个药,让我爸当时知道这个药来的时候非常开心。

他第一次对我说,谢谢你真的第一次对我说谢谢。

我第一次看见他,就对我那种很没有防备的。

效益我有一次我妈跟我说说我爸那时候晚上偷偷的说他的命就捏在我手里,只要我能搞到那个药,他就能活第一次跟他说我爱他,就是我跟他说我爱你了吧。

就是他在用药的那天,就是用上药的。那天我说我爱你,老爸,然后你加加油,然后我爸跟我回一个我会加油的。

印印象很深。我,我们家第一次我跟我爸第一次很开心的散步。 他起来遛弯,在病房里走在病房走廊里,然后他走在前面。

然后我我就扶着他站在他后面,然后我妈就跟着我,然后我老公就站在后最后面。

就这样留完就是尾一次,唯一一次,就我们家没有争吵,像六万,我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会转变,但是我觉得就是生病和死亡真的是上一个契机吧。当你知道你的亲人,或者你自己得病,就像一个潘多拉河的或怎么样,你的生活下以下被改变,你就会从原来的轨道直接被拽开。

就你不能用你以前你以前所经受过的你的教育啊,或者你的经历什么的,完全都不能知道你。

你生病以后,你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真的是这样。 嗯,那个时候因为我们家从来没有一张全家福嘛。

然后我爸我妈有,只有一张合照是结婚照,还被我妈撕了,然后我就跟我个很好的朋友,一个哥们说。

然后那哥嘛,是个摄影师嘛,然后就喊他过来,然后那时候我爸就很虚弱,没有办法走出去了嘛。

嗯,然后他就在病房里给我们拍照,然后在那个就是病床这边儿背景是白墙,然后弄了两个凳子,我扶着我爸坐着,然后我妈一坐着,然后我跟我老公就站在后面。

然后我妈说,哎,说这小伙子留个长头发,说还蛮有个性的,但是要换到原来以前我爸就会说,说哎呀,你这什么虎风狗月啊,说你就有交账的朋友,但是那个时候就感觉对我稍微有点认可,就那个照片照得很好,应该是我爸最慈祥,然后我长得最漂亮,然后我妈照最好一张。

然后照片洗出来,以后我跟我爸看嘛。

然后我爸还有张单人照,然后我没敢跟我爸看,就把其他所有照片给他。然后爸说,你要把那个单人照给我看一下,然后我说,啊,好吧,我就给他看。然后他就说他说,哎。

他说这个可能就是我的那个照片了。

嗯,然后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说,哎,我说不会的,不会的。

我爸说,你不要讲我懂的,他说,能从照片上看到我已经一脸死相了吗?

他说的思想,我说,哎,你想多了,那个食物的照片出来了,然后朋友帮我配的相框寄过来,我就把那个照片一直藏在我残酷里面。

我不敢拿到家里面,因为我那时候心情一直怕那个照片成真就真的变成了一项。

然后到最后我爸开始干昏迷了,就是昏迷状态,那个状态真的很奇怪,我爸就每天躺在床上,像个小孩一样。

他开始往那个他那个输液的那个。

线就不停的拿手玩,然后两个鼠就在那儿,在空中比划,就像那种小孩刚开始认识东西,然后就到处摸那种状态很可爱,就像个小孩儿呀。

然后那天我印象很深,就我姑来到医院,我过来到医院,就是让我爸做起来。

我爸当时已经没有力气了,我说他起不来,然后我姑就跟我说说我男的来一次,说我想让他起来就起来,他要坐坐,然后让我爸硬是在那里坐了一个小时。

我说我说他做不了,然后我突然就就他骂我嘛。

因为我爸是坐着嘛,我就靠在他后面,又腿抵着他的背,防止他跌倒,然后手就用这样美国学搂着他的前面的那个肩膀。然后我就靠着我爸哭。

然后我我爸第一次此人生第一次我跟别人吵架,我爸没有骂我,我不管什么事,我哪怕我在外面受欺负还咋的。

我爸第一个反应就是骂我凶,我那时候已经没有意识昏迷了嘛。 突然拿手摸了摸我的头。

就那时候我都不敢执行我太多看,然后他就那样真的像一个父亲一样开始摸我的头,就摸了很久,这样一直要摸我的头像安慰小孩儿那样摸啊,这辈子从来没有过对我有这样的,就是我跟他基本上身体接触,就他揍我。

或者我反抗他第一次就是说叫摸我头没有骂我什么都没有说就第一次,然后我小吴走了以后,然后我妈出去买药嘛,然后进门的时候。

我爸当时已经躺在床上嘛,然后已经也还是那种昏昏的状态。

看到我妈来了,特别特别高兴,就像小孩看到父母来接她下幼儿园。

我把图案伸出手,然后开始弄,大声鼓掌,哗啦哗啦,但要鼓掌。

然后所有病房的人,他说,啊,看到你老婆回来了,开心开心。就这样讲,也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我们家里那那个巨兽,那个大象消失了。

就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那种情况,感觉他忽然一下就消失了。这个家里面终于变得像一个家,但那个时候已经离我爸去世。

没有多久了,就我爸很快就去世了。

今年四月,老白的父亲去世了。

在老白的印象中,作为一个癌症病人,父亲走得还算体面,家人多多少少也算是做了心理准备。

老白只想把父亲的后事操办好,就像完成一份父亲留下的家庭作业一样,把一切都安排的土土铁铁,然后在火葬场的时候,在那个殡仪馆。

他就拿了一个表出来,他说,你们要不要放鸽子,要不要仪仗队,然后要不要什么有人来帮你们唱歌,什么男同唱歌,然后?

什么卫兵放格子,还有什么什么打伞什么的,然后这个收费什么放鸽子收费以前,然后这个唱歌收费多少就真的是一条一条像菜单一样的东西。

我就说我都要普通的,最普通的,因为我对我爸没有什么很后悔的事,因为我在我爸生病的时候,无数次跟我爸说我爱他。

然后还很不要脸的抱抱他,亲亲他毕大树他挨过,然后我爸也跟我说了好几次,我爱你就在他亲近的时候,所以我没有什么后悔的就。

不会觉得有愧疚,需要靠葬礼上这些东西来弥补。

然后他有叫号,就你家亲戚,你家亲属在外面,然后你的火花那个人是多少多少号。我把那个号叫到以后,我就过去。

它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袋子,一个一红色的一个布袋,我就去伸手接他就是我爸的一个骨灰嘛一袋。然后街道时候那个袋子很烫,很烫就很烫。然后它刚烧出来,那个袋子是那种布袋,有很多的灰像沙这样的东西从那个袋子里露出来。

露在我手上,就那就是我爸的骨灰。

然后我就捧着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那个人就跟我说说交给那个做仪式的那个人。

然后那个人穿了一个一套衣服,然后他白手套接过去,然后就放到那个骨灰盒里,然后那个骨灰盒放不下啊,像那个骨灰都会多一点烧的。

然后那个人就把我爸那个骨灰放在那儿,然后用手先捶,然后捶一捶,捶把那个大的骨头都捶碎。

然后拿那种盖子。

反过来不停地往底下压,然后把所有的骨头都碾碎,然后这样他就能塞进去。他就那样很平常的调整骨灰。

然后把每个骨髓吹碎,然后当时就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想这是一个人。诶,这是一个神命诶,即使他死了,他不是,就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留下的东西,就感觉像装一个沙沙子或者什么样那种方法。但他们就觉得很正常完,就把碾碎把盖子盖上,然后还压一呀,用手压一呀。然后我们把盖紧压一下。

嗯,当时觉得很神奇,然后朋友把骨灰一步走出来,然后当时我爸埋进去的时候,然后就感觉没有那种很悲痛的感觉,流不下来,眼泪就说不上来那种感觉,感觉像在演一场戏或做一个梦。

这属于别人的故事。然后我就是站在那个镜头外面,在看那个监视器,那种感觉没有实感。

然后他们把所有的仪式做完,然后我们就远山嘛,然后下走下来的时候。

然后我就突然就觉得就我就没有爸爸了。我突然跟我老公说,我说我就没有爸了。

我说我说以后连吵架连被打都没有人跟我演对手戏了。然后老公啥也没说就抱抱我,她说不要想结实,回家好好休息,你不要想,你现在还不能想,还跟我这么说呢。

然后我们就下山回家,就前两天不是中元节嘛。 我给我爸烧纸,那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爸就回来了。

然后他跟我说一些话,让表情很温和。

我记不得他说什么,但是梦里他听了我一下,然后那天早上就感觉很平静。

然后我就跟我老公说说我爸回来过。

然后老公就看了我一眼,呼呼呼呼我们问过老白,如果父亲没得绝症,他会不会原谅父亲。 老白认真想了一下,然后说,其实他很早以前就想开了,也不再纠结所谓原生家庭的问题了。

随着年岁渐长,他越来越明白,与其要求父母为你而改变,不如自己去学着成长,去塑造自己的人。

人生。他说,人长大以后就要做自己的父母,甚至有朝一日要成为自己父母。

我的父母,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柯制作声音设计,杨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