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创业:听听在中国成功融资2亿的美国博士后怎么看当前的回国创业环境!(上)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29

跨境创业:听听在中国成功融资2亿的美国博士后怎么看当前的回国创业环境!(上)

跨境创业分正启示其实2017年随口说,美国说了很多关于跨境创业的内容,那么这个主要是因为我已经嗅到了,感受到了这种跨境创业的一个方向。所以呢也开辟了这个水口,说美国跨境创业与投资的这个专辑,那么目前这个专辑已经过半了,那么在这个专辑里面。

我更多的是找一些跨境创业的实战派的代表各行各业的,那么这里面有有把中国的资源卖到美国来,这是跨境创业,那也有是把美国的资源卖回中国去核心的。问题是,你在哪里能够找到优于你现在的这个资源。

那或者说,你在哪里可以实现你的理想的这个市场?

啊,这个资源既可以是在中国,也可以是在美国,也可以是在就适合你事业发展的任何一个地方。

所以我们现在跨境的概念就是突破你现在的认识体系,去获得更多的资源。

那么我之前也说到多次啊,其实最好的跨境的结合是中国的资金和资源去结合美国的技术和人才。 但是呢之前一直是提出这个方向,那么今天终于找到一个实战派的人物。

那么他既拥有美国最先进的生物医药的这个技术和团队,它本身是蓝加大的药物,化学的博士后。

那么,他同时已经回国获得了中国地方政府的接近两个亿的资源的支持。

所以,他是把美国的技术和人才与中国的资金与资源已经做到完美结合的一个典型代表,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对于美国的很多新的技术到底有怎样的认识,那么他对于中国政府的关于引进技术和人才的政策方面。

那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分享给在美国埋头研究新技术,新科技的这些?

团队与个人,哪些他自己的一些感受,我呢,非常有兴趣和大家分享这一期的内容。我和黎芬博士的一段交流,嗯嗯,Ok,那么现在坐在我身边的是这个兰加大的博士后黎峰啊,也是我新认识的一个朋友。

那么我觉得他正好他的经历,呃,正好结合了这个创业和投资,而且结合了跨境创业里面现在是最应该结合的,就是中国的资本和美国的技术。

哎,那么我们先请这个黎博士介绍一下自己,大家好,我是尼芬,就是零九年从国内呃,加拿大毕业之后呢啊,是博士毕业之后呢,我就啊来到美国做那个博士后,南加州大学的后来呢,在这边啊,工作了几年,就是把原来自己这个学的这个专业领域呢,就是不断的往往那个其他方向周边的方向去拓展,然后呢。

现在你说有了自己的一个项目,就是已经这个辞职了,准备就是全职创业,也就是带着项目啊,回国去落地。

那么,因为呢,我走了,这个过程呢,有很多很多这个信息呢,只有亲亲身去体会一下呃,才能够真正的把我们这个国内性的这个双创的这个这样的一个啊氛围呢,以及他真正背后隐藏的这个这个生意啊。

跟大家这个那个分享一下。

所以我觉得我这个例子呢,可能会给这个啊,在美国这边去说正在读那个相都相关那个高科技这个行业,这个留学生呢?

以及那个已经毕业的那些这个刘学生,他们想创业,然后苦于这个寻找这个资源,尤其是资本资源的这个人呐。

有一些借鉴。同时呢,我们在海外的人呢,也希望就说自己想创业的时候能够得到,就是在美国这边的这个其他这个移民就是说新移民哈,他们的这个配合和支持就是达到。就是说把一个项目呢找到它最好的这个这个落户的。

这个地方,这是我觉得是最最关键的,我觉得你可以先把这个你这个已经成功走过的这个中国的资本和你现在所在的美国的技术就是非常好的一个结合。你现在好像在国内,不仅是这个项目落地了,而且是通过这个项目已经融到了多少钱这个目前来说的话,这个项目的话整体的这个啊,支持的这个经费,为了这个项目大概有个快两个亿。

嗯,对,这个是我们这个项目的一个特点,因为呢本身呢是一个以点带面的这个这两个亿,呃政府的一部分对,那还有主要还是政府的?

还有一部分是来自这个分头的,大概比例是哦,政府占大头。

呃,这个两个亿里面政府能占到大大头对政府大头哇,那现在说明这个确实中国政府在扶持新的这个科技这一块是很舍得花成本对的,但是那是不是跟你所拥有的,这个技术也是有关的,就是你的这个技术值得投这么多。

我们这个技术啊,本身是比较啊,超前的一点点。

同时呢,我们的团队呢也是这个啊,组建的还比较这个,能够这个让人觉得比较有可能把这个项目做好,就是你这个领域是在生物制药里。

嗯,对是吧,就我可以简单的讲一下,就是我们这个项目,这个这个历史了。 嗯,其实呃,真正那个有这样的一个创业这个想法呢。

去年12月份才开始,因为你也是看到就是国内这句话,有一些这个创业大赛就在想,就说自己的项目,自己的掌握这个技术的话是不是可以?

就是为一些这个公司啊,还是为一些这个这个客户服务嘛。所以呢就因此呢就构思了一个基于我们自己掌握这个技术的一个项目嘛。

然后就第一次回国去参加这个创业比赛。

后来呢,在这个过程中的话就会意识到,就是说要跟风投接触,因为呢,风投的这个认可的话,应该是对我们这个项目这个最大的肯定。

但这个过程中的话,我们发现就是说风投的对这个项目的认可他。

也是跟这个项目能不能得到政府的认可,仅仅相连在一起的。

所以呢我们就碰到了一家就是在就就是基于中国的这个在美国设立的一个啊投资基金的人,这个引荐嘛就到这个国内的一个城市去考察了嘛。

然后呢,当地政府就是说觉得我们这个项目呢确实符合国家这个新兴产业就是七大新兴产业这个方向,而且方便说哪一个城市嘛。哦,可以在宁波嘛啊,宁波因为宁波是一个。

非常非常这个喜欢这个在模式上面进行啊创新的一个城市。而且呢,它作为一个啊计划当列式它有一些自身独特的这个政策的这个优势,现在距离所知。

嗯,像林多这样的城市中国多嘛,它能够为了支持你的这个呃,这种创业的这种在美国这边拥有的这种技术能够出这么多钱,而且在这个事情上,应该在政策上还还会给你其他的很多的。

优势的这种政策,这种城市多嘛,这种城市的话从历史上来讲的话,其实宁波和厦门算是走到比较前面宁波有一个计划叫做三三幺五计划。

就是每年那个话有大概超过,应该有1000个团队,这个参与去竞争这个大概二三十个的这个最终这个支出这个名额,因此呢,宁波从我记得是2011年就开始了,嗯?

然后厦门的双百计划呢,也是紧随其后,当然现在这说啊,很多很多,这个国内的很多城市呢。

也都都要这个去超越他们这样的一个力度,比如说啊,深圳那个孔雀计划他们在这个方面正常来说应该是北上广深这个特别是深圳。

嗯,应该他们在这个上面力度更大才是。但是我很意外听到这个宁波河厦门对两个小城,这就是这就是咱们国家这个在在这个布局方面的一个很微妙的地方呢。

其实要均衡发展。

所以很多那个比如说上海啊,北京啊,他们那个扶持政策和力度呢,他们没有必要做的那么好,为什么呢?因为已经各个行业都起来了,饱和都起来了。

那么真正应该发展的应该是这种二三线这个这个城市啊,那那所以说,才会有一些这个力度超越这个一线城市的这样一个政策出来。

因为这样才能才能够去填补这个大家。这个拿到来到二线城市的这样一种落差嘛,也不叫二线城市,那么损益线损益对,那么现在?

呃,你觉得每一个城市扶持,因为我们在美国会看到这种情况,就是说每一个城市,它的这个比较优势,或者说绝对优势就很明显嘛。

那么每一个城市,其实它如果是二线城市的话,它没有力量全面发展,那你觉得宁波是不是说就是它的方向?就在你的正好是你的这个领域,就是生物制药的这个领域,所以他才复制力度这么大。 是这样子的啊,我们国家就是有两个三角区嘛,一个是长三角,一个是珠三角。

其实这是一个产业聚集区,以及那个是一个大城市的汇集区域,那么宁波它的位置就是其实就在以上海为中心的这个周边,这个这个区域它完全有有这样的一个条件去吸纳上海,溢出这个人才,还有一些项目。

因此呢,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面的话,他们这样的一个定位,我觉得是很合理的。他有没有城市发展上有没有一个大字,比如说是生物制药。

或者是AI。嗯,还是说只要你上海益处的?

人才和技术他都要是,呃,这是这是只有他们的规划,他们的宁波的每一个区啊,市啊,都有主打不一样的这个这个方向的ok啊。

有的是这个那个什么智能制造啊,有的是新材料,有的是生物医药。

我看我不知道是不是林波哈,好像国内现在蛮多的这种呃,当然它有一些是通过高效,嗯呃,或者是有一些就是有这种基金。

他就跑到我们硅谷来挖人嘛,挖整个的技术团队。

啊,包括现在你是主动回去的,那有一些他们也是呃,也主动过来,我们这边据说整个硅谷的团队都被挖空了,就大大量的是回到国内去,因为他有给这种新的科技呀。这种新的研发以巨大的支持,你觉得这这支持比你在美国要感觉支持的多是吗?这个支持呢是包括多方面的吧。

就是第一,当然是资资金的支持。

第二呢,是啊,配套设施的这个支持啊,这两点当然这个国内肯定是超越的,那个美国这边就任你发展没有支持政府很难,美国这边政府很难拿出钱,比如说地方政府很难有预算给这些创业公司的项目,但是我觉得国内现在能把就像你说的能把硅谷的团队挖空的话。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在政策和体制上面的这个包容性。 嗯,你比如说,我就知道有一些药企在我们国内的药企。

他能够挖到国国外,美国这边那个药企的这个高管嗯,给出的年轻的话就是打个折吧。那这是企业给的,也不是政府对企业给的,但是政府在背后其实是对这些人是有一定的,有一定的配套,这是什么天然计划,这却只是一方面。

同时呢,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国国际这个高层次人才的要给他们零零的自由,这个这个流动性,也就是说,我看到一家企业,他甚至可以给你的新来这个啊,挖过来的一个高管,3年3月,一年3月的自由啊,工作地点,也就是说,你从硅谷回来的,我可以给你三个月时间,你在其他地方办公,我都我都允许了,只要你把任务完成就好了。

就是咱们的体质其实应该是慢慢慢慢体现出来这个吸引人的这个这个优势在这里了。那么你现在觉得因为这个这个事情我是之前就有听到很多人跟我聊这个事情,就是国内的这个政策。

那么,嗯,你觉得现在的就是氛围呀,就是美国这边包括硅谷,包括我们这边硅汤,呃,创业的这些人是都知道这些政策,还是说他们其实懂得还不够多,他们我觉得就是大家了解的可能就是某个方面。

啊,就是呃,把这些方面如果都放在一起的话,其实你是可以看出背后咱们中国这个政府的这个真正的这个呃,初中在哪里,其实呢,对政府来说的是第一要素是人才。

嗯,你知道人才回去的,在那边开始的创业开始那个做事情的时候,政府的投投诉的钱其实就已经基本上达到他的目的了。那更何况你这些项目里面?

会有一些就出来把碎的,最后能创造这个这个效益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有的向往,每一次自我突破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大家好,这里是随口说美国的中美跨境创业与投资专辑移民之后做什么家庭资产如何在美投资中,小企业遭遇瓶颈,如何进行对外突破?

这些话题是这个专辑希望和大家探讨的话题。

自由军将携手美国东西海岸多位成功创业者与投资者,为您细细分析美国的创业与投资环境。

讲述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有哪一些跨境的商业机会,以及有哪一些完全不同的商业环境和经营理念。

如果您需要自由军和20多位成功的美国创业者和投资者成为你的自然团,那么加入我们就是总的来说,因为我之前也和一些Ai的一些团队在深圳那边ai的一些团队聊过。

那么他们也认为就首先我们。

认可这中国现在确实是钱多。

嗯,就是有点管啥网的感觉。对,就是无论什么项目,我甚至没有说很对,这个项目有很大的要求,你我之前要先甄别,你甄别到什么程度,哎,只要觉得你Ok可以我的钱就投出去。 那么这种会造成一种情况,是相当一部分的钱,就是有点像昨天晚上我们和这个相关的,这个就是专利的,这个律师聊的一样就是。

他们也承认相当大部分的一些钱呢,就是说为了一些项目回去是为了去赚那个补贴去了。

这个不可否认有这一块,但是同时不管怎么样,钱是傻下来了,对怎么样都会成长一批。 呃,哪怕说是14/3分之一1/10是不是对也会有一些钱是真正傻到位的对的。哎,那么你自己什么感觉,嗯?

你觉得这个钱傻的直直,我就是直为什么这些钱,但是也有很多是就是回去,是去忽悠项目的有是吧。对这些呢这些项目呢,有些项目回去的话,它其实的去忽悠项目这种做法的话,其实我看来哈。

这这些人的时间其实投入就挺不值得的,因为你如果是忽悠项目,你不真的做的话,政府现在就是对于这个你的项目的支柱也是分批的明白,明白你顶多你第一批。

拿了第一笔的钱,把他那个啊把事情弄弄砸了啊,后面是没有的,但是呢,其实你自己要专注,要创业的这个样子,你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呢。

其实也是也是很可惜的。在我看来,嗯,其实政府呢已经慢慢慢慢形成一套,就是非常非常这个规范的,这个一个一个一个流程呐。

嗯哎,就是说我估计以后呢就是像一些一些项目在多个地方多个城市同时拿补贴的这个情况的话。

会慢慢慢慢会少,因为呢,这些信息啊,这样的一个联网呢,我觉得应该很快就有人把它给给建立起来了。

你,你是说现在还是有这种有个别的事,到时候拿钱的多个城市,那这这个,这个中国你也很难,因为它要争嘛。

就如果他觉得你是这个,这个技术非常好,那他无所谓啊。他,他跟宁波跟厦门争啊,是不是你你说吧,宁波给多少是吧,我厦门给你三倍对对吧,也也也ok呀。那就是说,真正人如果能够服一个独角兽起来。

嗯,是吧,那这就作为这个城市来说,是也是不能说百年大计吧?

啊,起码是30年50年的一个一个长远规划。

对,所以我觉得说,就是说创业者和创业团队啊,其实跟政府之间呢,要有契约精神就是这样子,因为呢我的感觉是,如果你真的在一个地方,你愿意好好做的话呢。

嗯,其实后续政府这个投入有可能更大更大,就是你好几个地方加一起,可能还不如他后期给呃力度会大对,除非这个团队真正的技术他也不懂,就是纯粹忽悠的,那就是说这种机会呀,也是有一个时间窗口的,是不是以后?

随着政府对于这种项目就是认识的,越来越清楚这种机会越来越少。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这个浙江的贝达药业嘛。

当他在最困难的时候,其实是政府出来,其他这个渡过这个难关的。像这一这个事情的话,已经他们创业者的这个精神呐,都把政府的人感动到了。 你要这样的一个精神去做这个事情的话。

各各方的志愿就肯定也在办理。

对,关键是你在做一件事情。对,嗯,你现在是走完全程了哈啊,这个现在算是算是走,完全在,因为你就是就是在整合资源方面,算是这个到了一个一个阶段的那接下接下来就是要最主要的,还是要把这个事情启动起来,尤其是在人才这个吸引方面的话,因为毕竟做一件事情呢,我们要把更多的这个人呐,尤其是海外这些人呐,志同道合的要适应过来,你现在筑巢吧,现在筑巢阶段,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大致的跟大家说一下,因为呃,之前刚刚我们还在聊你的这个,因为你是在就制药这一块的,你去找这个?

你通过你这边的技术来找美国这边的新药是吧,然后呢,应用了国内的这个资本方的力量啊,然后呃,最后这个药是有可能是在中国,就是变成中国的新药。

有可能对哎,就是这个体系,你能不能大致的跟大家聊一聊,对我就简单聊一下,因为这涉及到比较专业的这个背景嘛,就是整体这个新药发现了这个和新药研发这个这个行业呢,目前来说的话就是一个高风险啊,周期长的那个投入大的。

这样一个行业,因此就决定的就是只有即全世界就是那个几十家这种知名的大药企,有实力就说把整个流程放放在自己的公司里面,从头做到尾嘛。

但是呢,目前的这个情况就是说早期的这个药物发现那个高质量的一个药物项目啊,就越来越难了嘛。

也就是到了一定平静的需要技术这个这个变革的这个时期了就刚好呢,就是我们就是包括我自己呢,在这个领域呢。

也都一直在那边啊,关注这个进展嘛。

现在刚好有一些这个新的技术,这个出现了,我们有一些第一时间,那个把它那个消化吸收进来。

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说希望呢,在药物这个早期这个发现这个阶段呢,加速这个新药,这个这个研发的这个这个进程。

所以我们在这个阶段的话,我们希望就是说提供大量的这个可以啊转让给这个药企的这个早期的这个研发项目,然后让他们去往各个这个治疗领域呢。去啊,深入这个研发那。

我们这个在美国这边的话,以及在中国那边的这个啊,市场其实同样重要的就是一个要找些项目,真正能不能做成的话,是要跟这个接手的这家药企呢。

他的基因以及他自己的啊,在这方向的这个这个啊,长期积累呢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所以我们也希望自己的项目能够在国内找到一个好的,这个相当于一个一个接收者嘛。当然美国那边有合适的话,也是我们这个要。

拓展了,但是总的来说的话,如果有个药,如果能真的最后上市的话吗?

他追溯起这个药这个历史的话,那么一定会说是在中国发现的,在其他地方呃成熟,然后最后最后再再进入这个市场呢。

但是我们呢是希望说服务更更多这个这个企业啊,我们做早期的这一个大量的这个啊,项目这个啊,转了,我刚才跟你聊的时候,就是说他在。

就是目前这种模式还是有它的。

嗯,非常好的这种结合点嗯,什么呢?就是这个,就是要说到中国的这个药这个领域了。哈,这一期不展开,不过有机会哈,就是我们另外再聊一区这个这个这个药的这个系统的。呃,这个你你也是专家。

那么现在国内的这个药,更多的是就之前哈,更多的是复制药,那么新药这个领域现在国家对这块的领域的扶持是?

很大的是吧?对,那,但是呢,中国对于新药研发这一块,和美国对于新药研发这一块,你认为是美国这块的技术更多,或者说他的实验室能够产生新药的,这个就像你说的这个鱼苗更多好ok,那么这个时候确实是有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

首,首先我们先说一下这个局面,哈,是这样嘛,就是中国在研究新药方面。

他可能技术上确实是达不到。

就这么说吧,假如说你要把一个药啊研发上市的话,就是一头就是一只这个养的非常非常大的一只那个比如说金枪鱼哈。

那么这个鱼苗很关键的对,就刚才呃,自由军说的这个在美国原来的话,确实这个在鱼苗方面的话是很有优势的啊。但是呢,这个鱼苗发现呢是有随机性和那个运气成分的,但是呢整体来说的话,你只要基础那个研究这个实力很强的话。

那么他找到这个余秒的这个可能性的人就都多都对我们这里说的鱼苗就是指新药对新药发现的这个早期的这个对这个项目,因为我刚才也跟你问过,就是比如说我们中国现在很缺这种鱼,那么我能不能给一个方向就是说啊,这边美国的一些实验室去去制造这种鱼苗,这个好像还很难,刚刚才说的是很难。呃,鱼苗是呃,不好意思跟踪一下鱼苗不是制造出来的,哈鱼本来就有,就有你去找到你本来找到了。

对啊,那这个这个是一直现在都在,那也就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

其实是美国这边的这个研发领域哈,就是最初最初的这个实验室里面,他是在研究所有的人类的疾病的,所有东西它都在研究嘛,所以它才有这个鱼苗。鱼苗就在。

是不是基础生物医学研究对那它的鱼苗呢?你要知道,鱼苗有两种哈,一种是在野外的,一种是在你实验室里面把它从野外这个找回来的。

但是呢,还有一部分是在野外的。

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知道,都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嗯啊,所以这是两块,那么美国这边它的因为生物医学基础研究比较好。

嗯,所以他们就比较容易到从野外把这个疫疫苗养啊找到。那么其实呢,我们如果中国的在这方面基础研究也跟得上的话,我们也可以到外面去找这个野外这个这个鱼苗啊,那这样子的话,我们慢慢慢慢就可以有自己的整个这个这个比如说金枪鱼的培养培养是不是两个那个那个青霉素就是这样找到的。 对,这是从天然产物嘛,里面那个提炼的随便开发出来的一个一个药。

啊,但是呢,现在野生的是吧?最近你说的野生,这算是野生的啊,但事实上也也有人工你说的这个人工,但是呢,是现在因为呢,这个科技发展之后的话,我们也可以从头去设计这样一个东西了。

但是这个是设计的话,是要有早期的那个啊,要借鉴早期的这个一些药的这个或者鱼苗的这个样子来参考它,做一些改动脑筋进来,但是呢,我觉得啊,目前来说,从外面啊去找从天然产物里面去找这种药,到这个比较困难还比较困难。而且呢,呃,很重要,但是又又很困难,在这里Ok。那么那这里面确实是就目前的现状就是。

美国在我们一直在说鱼苗哈鱼苗就是新药新药的早期项,早期项目就这种。

在美国,由于美国在基础生物工程这一块做的呃比较多,它的环境让他能够有这种余秒去被发现。

那么以前我们中国做的事情是更多的,像复制药,复制药是什么呢,是这个鱼苗已经被人家培养曾经参与了,是不是?

但是呢,他有一个是多少年的保护,十年,好像是吗?药物专利的话,记得是十五年,十五年的保护,我们大量的,国内的所谓的新药是他过期了,他的保护期过了之后,我们把它拿到国内来,对直接就生产了,哈就生产了。那么这种这种做法就是称之为叫做复制药,反制药,反制药。嗯,哎,我还听说,由于这种仿制药,就是我们拿到的不是母药。

而是只要拿去到国内去做母药,所以的出来的是第三代的这个培养的药,所以它的药效好像这个差异,这个是要啊,分开来看的就是啊,国外的药啊,他们就是在戏面上在用的那种。

嗯,我们叫做药物,里面叫金型。哈。

嗯,它有可能是最好的,但也可能不是最好的啊。所以呢,反制药有可能反出来这个药物形态哈。

他能够给你比原来更好的这个药效,这都有可能。

嗯,但是整体来说的话,大部分时候啊都不能超越这个原来的这个啊,原原来的那个原产山那个药明白了,那这个是你的这个呃医药的这个领域,那这样听起来确实是非常好的机会。对,因为我们国家就现在就鼓励首创新药,我们国家就在战略层面,上面已经提升,把它把我们中国的那个生物医药研发呢定位成就是说以后要做手创新药手创新药是什么概念,就是说。

某一种病,全世界没有药就中国,如果我把它做出来的话,我们就叫手串新药,不管实际上谁去做它了。

你第一个做出这个药,那你就是手手上行药。我们现在已经把这个上升到一个战略层面了啊,直接从反制要一下子这个这个什么跳跃到这个创新力最高的这个这个阶段。 嗯,所以它会带动一系列我们基础的这个,这个研究的这个。

这个发展,你觉得现在国内的制药企业已经都意识到这一点了吗?

有,还是说还是比较前沿的这种城市或者是大企业才意识得到,已经不仅仅是意识到了,已经就大家都已经看到了这个政府的态度了。

就不是你意识到不意识到了,也就是说你的转型是颇在眉睫了,就是一个是企业他的经营呃,经营危机吧。嗯,或者他转型还有一个就是政府起到的比较好的,就是他能够给到甜头。

对,就刚开始就能给他钱的,政府也知道,就是说你如果要转型的话,你的做新药风险很大的,所以政府在这个配套。

那个扶持方面的话已经就是说有相应的这个这个政策的或者说啊,规定都已经出来了,所以这个这个就是就政府定得掉明白啊。好,那么这里面就是你的这个领域基本上是都讲清楚了啊,这因为美国存在的这种技术上的优势,而中国政府现在正好借了这个机会进行一个这个转型,是吧,对它是一个跨越性的转型。

那么所以呢,你就正好?

这个在其中一方面也见证了这种过程。

另外一方面呢,你也正好回国能够施展你的所残吧。

你现在的这个条件已经比之前要好太多了啊,一回去就能够融到两个亿的资金啊,那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一个局念了好。那么这一期黎博士是把他的这个领域是讲清楚了,就是他的生物医药的这个领域。

那么下一期我们会继续的来把这个话题给展开,也就是说在这个生物医药的这个领域之外啊,根据它这几年,对于美国这边的技术和中国的政策的这个了解。

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领域,其实和他所目前所在的这个领域一样啊,存在的这种机会啊,以及啊,中国的这种基金如何来美国去直接发现这种这种的项目啊,以及带领这个项目的科研工作能源。那么这些内容呢,我们会在下一期给大家继续展开。

Ok,那么这一期的内容就到这里好,谢谢大家。

嗯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