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我是一名全职爸爸

我是一名全职爸爸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4月前点击:165
全职带娃也是为了这个家,我作为男人理应多承担一些 故事FM ❜ 第 514 期 再有两天就是父亲节了,往年的父亲节节目都是讲述者讲自己父亲的故事,今年不太一样,我们要讲一个成为父亲的故事。 今天节目的讲述者小强和小鱼是一对 90 后夫妻,他们现在居住在一个南方的省会城市。不同于中国绝大多数家庭的老人育儿或者妈妈育儿,在他们家,是爸爸在家里全职带娃,妈妈外出工作。 /Staff/ 讲述者 | 小强 小鱼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封面插画 | 任天晓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Life Circle - 彭寒(怀孕) 03.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取快递) 04.Bass(分歧) 05.sealand - 彭寒(片尾曲)

我是一名全职爸爸

要早点醒来啊,你信的呀。

济南,我们吃饭饭吧。

来妈妈棒哎呀,慢慢慢慢哎。哎,妈妈呀,妈妈上班去了啊。 哎,我们坐小凳子哈,我们做小凳子和泛泛。

哦,切好安全带哈,做好来哈,你刚才听到的这段声音来源于小强和他一岁零四个月的儿子小强,今年三十岁,他是一位在家带娃的全职奶爸。

哎,等我一下。哈,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叫小强,今年三十岁了,我身边这种就男的在家圈子的就没有。

唯独我一个。我有一次就是在那个大学同学的那个同学群里,我有一个同学要结婚,然后我就跟他说,我可能去不了。

我说我在家要要看小海,我是全职在家带娃的。

然后当时群里就有点沸腾呢,他们都很难相信我居然会在家带娃,因为我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就我还挺向往自由的那种。

那个时候在学校我也在寝室呆不住的,我就一我一天当晚在外面的说打球啊,干嘛去网吧啊,出去玩呐他们就就很意外,我居然能在家坐得住,能带小孩就还挺佩服我的那种状态。

我也确实是把仔仔这样一天一天带他还带得挺好的,是吧,白白胖胖的就是我爱人,包括我丈母娘。

还有身边的一些亲戚能得到他们的认可,这就是我的成就感。

马上父亲节了往年的父亲节节目,都是讲述者讲自己和父亲的故事。

今年不太一样。今年我们要讲一个成为父亲的故事。 今天节目的讲述者小强个小鱼是一对九零后的夫妻。

他们现在居住在一个南方的省会城市,不同于中国绝大多数家庭的老人育儿或者是妈妈,育儿在他们家是爸爸在家里全职带娃,妈妈外出工作。

大家好,我叫小鱼,我今年29岁。

我是2020年二月生的,然后2020年的七月份。

我产假休完了就开始上班了,那个时候开始,我的老公就是一个人在家带孩子。

小强和小鱼是2018年结婚的,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谈了三四年的恋爱,互相知根,知底儿好的,就像一个人似的。

婚后一年,他们的生活很幸福。 小强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小于也觉得她是一个很棒的丈夫。

也应该会是一个好父亲,所以他们商量着想要生一个孩子怀孕的过程也算是顺利吧,也没有遇到什么,就是这所有的一切到孩子生出来开始,你才知道。

哇,真正的原来可怕的在后头,就是孩子出生以后,那个时候突然就疫情了,突然就封城了。

虽然父母都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我们并没有住在一起,然后那个时候那呃,父母过来看望或者照顾就不是很方便。

还是出生以后你会发现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

你不会换尿布,你不会喂奶。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你很慌,我爱人,他就凡事,就是在生活中遇到点什么事情,他会那种手足不错的那种感觉。他当时会很纠结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对比现在来说,其实那个那段宝宝刚出生的那几个月其实还挺好带的,只是那段时间我们处于一个新手状态,我们什么都不懂,那段阶段就对我们的生活改变挺大的,就我们的重心,我们的生活重心都是为了在围围绕着那个宝宝,然后我们去去探索,发现它到底。

他的需求是什么,因为处在特殊的疫情时期,小强和小鱼在育儿方面能得到外界的帮助,很少。

他们只能自己摸索,除了不能亲自喂母乳,小强几乎参与到了照顾小宝宝的各个方面。

对于夫妻二人来说,对于育儿知识和技能的学习是完全同步的。

产假结束的时候,作为奶爸的小强已经完全可以独自带娃了。 学会的第一个技巧,你,首先你得先学会泡奶吧。

然后后面六六续续的换尿布啊,最难的一点还是就是跟宝宝洗澡吧,要拿一块丝毛巾呢,然后是无温暖的湿毛巾。

盖在肚子上就一个手拖着他的背部嘛,然后另外一只手就拿另外一条湿毛巾去帮他擦。

就我平常在家干家务也干的比较多,在这个动手能力方面,哈,我是比我爱人讲的,因为我,我当初就是我,也差不多有这种心理准备了。

我觉得可能以后会就面临着,就是我在家带小孩,然后我就提前做好了准备,我各项技能我都得会。

因为跳海这种东西毕竟是我们俩生的,我们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没有谁说是天生有义务帮你带,因为是这样的我,我家他是做生意的嘛。

我妈妈就是常年要做店的,他在店里看店的,我爸爸,他主要是负责常理的生产。这方面我我之前的工作也就是主要是在家里发发货的那种,就是把家里仓库的货拉到物流公司去。

跟大多数的有娃夫妻一样,小强和小鱼也设想过在孩子半岁以后自己回到工作岗位,让父母帮忙带孩子。

但因为小于的父母都是公务员离退休还有好几年不具备带娃的条件,所以原本夫妻俩是希望可以把孩子放到小强家的店面里面,由婆婆单位照看。

但不巧的是啊,那段时间正好赶上店铺签纸搬到了一个新市场里,周围到处都在装修环境很不适合小宝宝,这个计划也就行不通了。

他们也不放心请玉儿嫂,所以育儿的任务就只能是靠夫妻俩自己协调解决。

我的工作就是我们单位就是。

不是很忙,但是是朝九晚五就是你必须得打卡的。这种他非常不希望,就是我辞职,然后在家,因为他觉得我的工作挺好的。嗯,没什么压力,也不用加班就朝九晚五的,每天也可以,就是按时回到家。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的工作没有必要去牺牲掉他。

因为我觉得他是吧?好不容易找了一份这种工作,你说因为带个小孩吧,这小孩子,你带的三岁左右了就能上幼儿园了。 那你在三年以后,你要去再去找工作吗?拿什么去跟别人竞争你对吧?所以,考虑到这方面,我还是决定让我来带,因为我本身我就在家里。

我这两年是吧,就哪怕我不工作,可能我两年以后我可能还是送货嘛。送货这种事情很简单呢。

不需要去,我每天去干嘛。所以我还是选择我在家里的睡觉,觉得得要睡觉觉了哦,您哦。

走起来走起来,抱着走着走起来。 哈,大家喜欢边睡边走,对不对,你看你有打爸爸出去打爸爸了啊?

好吗好吗,睡觉睡觉吧,马上就凉快了,我知道在他现在很热好了,不去打妈妈了啊,哎呀啊。

考虑到自己的工作性质比较灵活,而孩子还小,需要更好的照顾。

小强跟家里商量之后,决定由父亲顶上送货的工作。

小强自己在家全职带娃,虽说有这样的客观条件非常幸运,但是带孩子也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无论是全职妈妈还是全职爸爸,其实都是一份非常耗费时间,精力和耐心的工作,第一天会比较辛苦嘛。

因为就是没有一个人帮你打把手,就你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

之前我爱人还没上班的时候,只要起码换个尿布的时候,有时候宝宝闹的时候,他能帮我按住下腿。

然后我再好穿,然后后来就完全我一个人在家的话,干什么都就特别麻烦,因为宝宝他是要24小时一直有人在家里看护的,你不能离开他一会儿的。我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带宝宝的时候。

我有一个快递。

到了然后那个快递员呢,他叫我下去拿,因为下面的那个蜂巢柜放满了。

然后那个时候我恰好刚刚把宝宝哄睡了,然后我就想偷个鸡,我先下去,我一刚出门,他就他就醒了,然后就是大苦。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通过邻居跟我说你,你儿子在家里大哭诶,你家里没人吗?我说,我就下去拿个快递就五分钟的事,他就醒了,就证明他我一走。

他就开始哭了,他就直到我不在家了,他就害怕了,他就信了我那天回来以后啊,我看到宝宝就很可怜他一个人趴在围栏上,站在那里就很无助的那种,看着门口。

哭得特别伤心。我当时我看到我宰那样我心都碎了,就很难过。我自己也很自责嘛,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去就放放下他一个人,我要出门了,对吧?

所以从那一次以后再重要的事情,我都不会丢下他一个人,因为我们我们两个平时是这样的,就就我儿子,他在房间睡觉,我们虽然这个床上都有围来什么房子,它掉下来嘛。

但是我还是装了一个监控,就是对着我们的床,包括孩子中途醒了呀,或者什么,我可以及时及时进去安抚一下,那这个监控后来就变成了。

我上班以后偷看他们在外面,可以就是看到家里情况的一个工具吧,我就总看总看,但是我就发现,就其实人家也可以做得很好,就是你担心的那些事情他并没有发生,就是他们两个人在家里很开心啊,孩子也没有一直哭闹,然后他也没有没有很崩溃,就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么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但是你知道,小孩子他不是每一天都好带的,他可能会有,有的时候他就会特别哭闹,就这种时候就会比较崩溃。

我儿子在这一点上就他就比较降,他就是你,只要他哭了,你不去哄他,他能一直哭。

真的,我是真真真的一直哭就哭到累到睡。早就有一次政府可可就是这样的注,因为因为有一次他那个喝奶,他喝奶的时候啊,他还不自在,他的手乱动着一把就把那个奶瓶打翻了。

就睡一地,然后我我也很生气嘛。我说你不喝拉倒我就把他丢床上,把那个床边上的那个围栏一打。

反正我先负责好他的安全,他怎么闹也不会摔到床底下来,对吧。然后我就让他哭,我也不管他,我就到外面去了。

我就看到他就把孩子放在床上,把围栏全部都打起来,然后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那另外他去另外一个房间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调整一下情绪抽根烟之类的。

然后我看他,嗯,宝宝就哭得撕心裂肺的,一个人在里面哭,就我到阳台嘛,我手上也拿着监控。

因为我虽然能不在他身边,但是我必须得看到他,他在干嘛,我就在阳阳台上看着他,然后我就发现他就是他不会挺着他,或者一直哭一直哭,就是他非得你一定要进来哄他。他表达的那种给我的感觉就是,你今天不哄我,我就一直哭。

然后我那天我也想跟他试一下,我要我,我就看一下你,你能你到底有多大能呢。然后我那天我也强行冷住,没进去哄他,他就哭着哭着,累得都睡着了。

大概睡了二十来分钟吧。

后来他醒了,他又接着哭哇,对他觉得还气得这件事。 然后然后拉拉我就算了了,是因为我觉得都是哪有父母能见到过小孩子的。

然后我还是哄他了。然后我就抱着他,宝宝不要哭啊,好爸爸错了。

他可能也很烦躁,调整好了情绪以后,嗯,又继续,就是像以前一样,就是啊,把它抱起来啊,安抚啊什么的,小孩子也很神奇,他其实是可以感知到你大人的情绪,或者怎么样的,你可能变得平静下来了,他也会慢慢的更好的平静下来,就所以就是我觉得调整情绪这个方面吧,就是也也不是那么简单,又是一个人,没有人可以跟你换手。

看到他真的特别崩溃的时候,我即使看到了,看到我宝宝在房间里哭得很惨,但是我知道他的情绪也不好,他也尽力了,我我也不会去说,就装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就假装我没有看见。

有孩子的夫妻可能都会有体会原本生活的风平浪静的两个人一旦有了孩子,突然就有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吵架理由。

这些细节就像地雷一样埋在生活的琐事之中,一不注意就会踩到,而其中最有可能引起家庭矛盾的就是育儿理念上的分歧。

在我们之前播出过的节目,一位宝妈的大吐槽当中,全职宝妈维希就吐槽过,她和老公曾经就宝宝要不要吃盐的问题,吵过架。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作为全职照顾者来说,不在场的另一半,他的育儿意见接受起来总是不太顺畅。

我跟我爱人就是有个拌嘴最多的还就是因为宝宝的事嘛,怎样去带他的这个理念方面,因为我有我的想法,我还能有他的想法,每次争吵也是因为我觉得吧。

既然是我在这儿的,你肯定是得以我,我的,我的想法为主。

我的出发点肯定也都是为了宝宝好,我也不可能最害的,比如什么时候吃辅食,什么时候该吃辅食,吃多少。

可能会有一个量方面的冲突,我可能就是也会受到一些在网上会看到一些育儿的,这种这种经验嘛,就可能孩子到了几个月或者一岁之后,你就该给他吃什么样的东西。

只要锻炼他的什么什么能力,这种我就会有点焦虑。

他吃一段就是留置的食物之后,你就要开始慢慢的给他过渡成小的颗粒,锻炼他的咀嚼,这种类似于这种发育,他得自己学会去嚼。

我就会跟我老公说,我就说你就不要打碎了,你就颗粒状的喂它呀。它总要就是开始慢慢过度的呀。你不可能永远让它吃这种给它打成泥的东西。

总要让他学会正常的一个人的一个本能啊。

然后我就觉得他这个在这方面就完全不用担心。我觉得咀嚼是动物的本能嘛,早晚都能学会的,你为什么要偏偏要着急的,在这个阶段就一定要让它会呢。

突然一下,你要让宝宝去吃那种稍微固态一点的东西,宝宝是很难接受的,你就算要的话,你也是循序渐进。

然后你也要看宝宝的状态,他的消化能力。

因为我在家长时间待的话,我我前,我觉得我比我爱人,更加了解我,我,我儿子的现在这种状态,身体方面的各方面机能。

我之前也也是因为我爱人,他强烈要求我就是尝试下那种固态的东西,出于尊重他,我也尝试了。

结果宝宝就是迟到快结束的时候,就直接把所有东西全吐出来了,因为它不能完全咽下去,一直卡在喉咙里。

就我可能就是没有看到那个画面,我就会。

就说,那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喂他,可能就是也有试过,但是可能就小朋友吃了会呕啊,就很可怜,那你你不忍心嘛。但是因为喂的人是他,白天是他在喂他在做你没有看到你没有看到孩子,眼泪往往就是在干熬,没有办法下咽的那种东西,你就不会体会这种感觉。

我现在能体会他这种心情,但当时就很钻牛角尖,就觉得,嗯,为什么别人都可以,他不可以。

到现在,他肯定还是已经会搅的东西,你不需要再给他打那么碎,确实是当时我也不应该这样。

不许往外丢啦,天天嗯啦嗯啦,天天就叫叫妈妈,你叫声爸爸来听哦,爸爸爸爸这爸爸爸爸。

小强说,全职照顾宝宝肯定是一件很耗费精力的事儿,但是这些身体上的辛苦其实都还好,对于一位全职爸爸来说,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精神方面。

在中国的传统语境里,男性总是被期待有一番成功的事业,挣更多的钱,实现更高的社会价值。

当然,其实无论男女啊,全职在家,带娃都会给照顾者带来与社会脱节,怀疑自我价值的焦虑。

但现有的环境里,这一点对于男性可能更甚。

比如说宝宝睡觉了,我自己翻翻抖音,或者说我看看我的朋友圈,朋友圈里面有些同学啊朋友啊,比如在工作方面,他们有什么成果啊?或者是今天又签下什么项目,或者是今天赚了多少钱,对吧,我有时候会。

看到这些东西,哈对我来说是最难受的,因为同样是男的。

为什么我扮演的角色是这样的,我为什么要局限在家里去带小孩,而且有时候是这样的,我比如我出去遛啊。

你遇到的大部分哈,十个里面大有九个,基本上都是长辈,或者是老婆在家待你,也也能从他们的那种眼神我自我,我自己的感觉哈。

会从他们的眼神中哈会感觉到有一点对你的一点歧视吧,就是那种。

我可能觉得,哈,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真的这么想,但是我的感觉是别人会去想啊。哎,怎么是个男的在家带小孩这个男的是不是没用这个废物或者是在家吃了晚饭的你无法想象男的带孩子,如果是女的老人也好,年轻人也好,只要是女的。

就他们带孩子,他们可以融入到周边的街坊邻居的那种团体,你可以去加入他们的聊天或者什么,他们以后很自然而然的跟你搭讪。

但是男的他带孩子出去,我觉得就没有办法跟他说什么好呢,就觉得怪怪的。

然后那他?

嗯,那小孩太小了,你不可能一直跟小孩儿说话,你有一些吐槽的一些事情,你有没有办法去发现,至少在白天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去缓解,就可能会孤独。

我觉得应该是会孤独的,我就想要尽可能的就是早一点赶回家,然后去帮他分担,就是让他可以休息一下,调整一下或者是什么。然后就我从监控里的观察吧,就我可以看得到,就是可能有的时候脸上也会有一些不耐烦或者疲惫或者什么,毕竟一整天了。

但是等到我下班回来,我看到的家里面基本上因为也收拾的挺干净的碗啊,就是小孩吃腐蚀的碗啊锅呀,这些的也都洗了,就是它不会让你觉得哦,这一整天是一个就是很糟糕的一天,你回到家里,家里一片狼藉,你还要收拾或者是什么?

他不会,他就像你早上去上班的时候,那一天刚开始一样,就好像这一天就是很平静的过了。但其实可能也不是,可能这一天也过得血雨腥风的,但是就是他会让你回来。 不,不,不,那么觉得这一天过得挺糟糕的。不然的话,我下班回来。

嗯,面对两个一个筋疲力尽的爸爸和一个苦闹的孩子,那我的这一天,他可能觉得也太也太惨了。

所以他尽量就是把这一切就是把他该做能做的都做好了。

我觉得就家庭的这种稳定是非常重要的吧。

我在家全职带也是为了这个家,对吧,我尽可能的多做一点,因为我是个男的嘛,他做不来的事,就我只要能做,我就来做。

我也不是说我做了我做多了,我要在你身上找个平衡点,我不需要找什么平衡点,只要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能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维持我们这段婚姻,我就就觉得挺满足了,对吧,因为说实话,我们现在这个年纪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

结个婚真的不容易是吧,你总要为了这个家做点事情们,要不然我爱能嫁给我干嘛呢,对吧,他一个人不过得挺好的,他干嘛要嫁给我的嫁给我?不就是不就是想过得更好一点吗。

对吧,两个人互两个人就互相扶持呗。

假如我让他的生活要是还不如以前的话,他他肯定会比较人都会比较的嘛。

久而久之的话,就会产生矛盾嘛。 我不希望在因为有了宝宝以后给我妻子生活方面打击太大了。

我希望我其实每天都开开心心,保持婚前的那种状态,虽然身材保持不了了,但是心态是可以保持的。

每次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候,比如说或者我们三个人一起睡觉啊,出去玩呐就有时候觉得就是我这样的复苏能换来就现在的我宝宝的状态,还有我妻子的这个精神状态。

这个时候我的幸福感就体现出来了。 我有一次下班回来,我是开车回来吗?

然后我记得那天是下雨。

可能就是前两个月的事情吧。

我每一次开车回来,我就是回到家,我必经的一条路就是,那是一条笔直的,一条比较长的路。

我就远远的就看到他撑个伞,一只手抱着一只手撑个伞,就在路边等我。 我远远的看着他,抱着小孩,你站在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就就是很心酸。你但也不是说。

可怜或者什么就觉得哎,这一天他肯定也过得很不容易就但是他看着我,他还就看见我,他还是挺开心的,并没有说很累,很疲惫或者是什么的。

就这一刻,你会觉得,哎,就是他为这个家人呢,也付出了很多,但是他是默默的付出的,就会让你心里面更酸,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挺复杂的。 这一幕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就是他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撑着伞。

然后就站在那个地方等我。

就这种感觉,我一直都记得这一幕。 在采访的最后,小强告诉我们,虽然自己是一个全职爸爸,但是妻子在育儿方面的付出其实更多更辛苦。

他也想通过自己的讲述来告诉那些更多的在外上班的爸爸们对家里带娃的妻子或者老人更好一些。

在家带娃其实并不比在外工作更轻松而更好的方式还是每一位家庭成员都尽心尽力地参与到具体的育儿环节当中。 你在这期的讲述当中应该也感受到了。 小强和小鱼过得很幸福,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被育儿琐事冲淡。

反而是变得更加紧密了。

这也是因为他们常常都在为对方着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对方过得更开心一些。 听了今天的节目,如果你有什么感想,欢迎你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们。

欢迎宝妈们来讲一讲你心目当中的完美奶爸也欢迎别的全职爸爸来讲一讲自己的育儿经历,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生意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