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自述:爸爸走后,再也没人叫我「少爷」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90
故事FM ❜ 第 293 期 昨天,我数了一下,故事FM 开播以来,至少发布过 12 个和父亲有关的故事。似乎对很多人来说,与父亲的关系都是一道逆鳞。只有看清了自己和父亲之间的恩和怨,他们才能明白,自己到底是谁。 今天的故事同样和父亲有关。今天的讲述者,小王,曾经拥有过一个身份显赫的父亲。按照通俗的说法,他是一个「官二代」。 /Staff/ 讲述者 | 小王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吴梦翼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A Sailor) – 彭寒(片头曲) 02. Your Purpose – Fat Jon(鞋盒) 03. Welcome To The Show – 彭寒(群架) 04. Sinkhole – 彭寒(病) 05. 华芳 – 彭寒(爸爸的背影) 06. Sinkhole – 彭寒(尾声)

官二代自述:爸爸走后,再也没人叫我「少爷」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几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有一次在陪一个领导出去吃饭,就是商务应酬。这个领导喝多了,他给我一些很大风险的事情,我不干这个。领导走过来,端着酒杯走过来,感觉是他走过来就过去了,我就站起来。

他们要跟卡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

就这样,哎呀,你什么都不干是吧,你这你这国二代什么的。

哼,你爸很厉害是吧,就就有点像演戏一样的那种,就是说,哎,你们知道吧,但是岁数都看着说他爸爸是是什么什么官儿啊,喝酒吧,盖儿喝坏了。 嗯,今年去世了,我这托孤了,把这公子给我了,这少爷不好管了。

什么都不干啊,是不是?

我觉得陪笑咯,那你还要怎么样的。

昨天我数了一下故事fm开播以来,至少发布过十二个和父亲有关的故事,似乎对很多人来说,与父亲的关系都是一道逆临。

只有看清了自己和父亲之间的恩和怨,他们才能明白自己到底是谁。 今天的故事同样和父亲有关,从节目开头的那场冲突中,你大概已经猜到了今天的讲述者。小王曾经拥有过一个身份显赫的父亲。

按照通俗的说法,他是一个官二代,先说说小王父亲的故事吧。

小王父亲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

生下来不到一个月,父亲就病故了,只剩下母亲妹妹和她相依为命。

但好在小王父亲天赋异禀,记忆力超强,强盗能把全本的红楼梦倒背入流。

凭着这点聪明,他考上了大学,并获得了赏识,走上了仕途。 但是在小王的记忆里,父亲从来没有和他好好聊过这些。 呃,我父亲呃,还挺高大的。

他一米七九,他就只有这种商务休闲装,要去穿一身西装特别精文肾的那种。

他在上班的时候,他的所有同事,他的好朋友跟我讲到他极其风趣幽默,因为他记性非常非常的好,但是他在家跟我的表现是不说话,然后说话就是大道理,满嘴都是好好学习啊。嗯,考试怎么样啊?

哦,你去学习吧,就就是这样子的。

我早上起来上学的时候,八十没起床的,我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我爸什么也回来的,很少能两个人坐下来聊聊天儿。

他也没有父亲,他也不会当一个父亲,整体上的关系就有点像他,是我领导,我让他的兵基本是这样一个状态,我跟我父亲能交流,全都是在酒多点喝酒的时候。

我从十六岁能上酒桌喝酒,我跟我发大部分的交流费,在那个时候交流,大概上高中了之后在东北那个就算大孩子了嘛。

所谓的渐渐世面吗,那时候我父亲就会听取几个。不,我会在之前就会,我妈会教我爸会教我就怎么吃饭,你不能赚足啊。

然后你只能吃你面前那道菜,你要分清这桌顶上的人都是谁啊。谁的官儿大,谁坐在主位,主位在哪里?

无论这一作品有多少人,至少你要把这一作用的信用记住,什么时候能插嘴,什么时候不能插嘴。

什么时候这个角点上,好像这个气氛有点微妙的时候,你适合站起来提一杯酒,什么时候你能站起来去去敬他们,这都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

就我从小是接受要接受这种这种培训的。

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还在跟我爸在外面谈业务,他就他们早上他们业务,晚上在一起吃饭,然后我就过去了。

他肯定完全不记得是我生日啊。

他不但不记得我生日,他都不记得我是哪个班的。 我高二开家长会他去高一给我开的,现在很正常的。

哎,那天其实印象挺深的,那一天是来了一些交通部门的人,然后他们是要修路的,然后就陪他们吃饭,他们是在庆祝。

这个这件事情拿下来了,就都在交代,他就质量还要保证啊,你不可以钱是给你批了,但是你你质量在保证。

还是在在说这些事情。

然后突然间我忘了是我提的,还是提到了十八岁,这个事情我就得多点说了一句,那十八我今天十八,我真没哪回事儿,他们坐点儿,这几个领导挺哪回事儿的那个,那个那个修路的那个哥们儿特别的不好意思。然后他就给他司机打电话。

女性极其的强硬就告诉她,司机,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方法?

满城给我搜索,一定要给我找到一个档高室,是蛋糕的东西就行。然后他还告诉他,必须十二点之前我要见到这蛋糕,见不到蛋糕你就不用来了。

就这样子给他打电话,那个司机好好惨啊。

然后真的过了好久就找了一个就就你们平常吃那种提拉米素那种小的杯杯子这么高,就这么大。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一个把哪一家店门敲开了。

买了一个这么一个蛋糕回来,对呀,挺尴尬的,你说给人添这么大麻烦,我一直觉得给人添麻烦。

然后我父亲唯一不允许的就是你不允许收人家任何东西。

我父亲极其清廉他自己内心秩序是这样子,就我觉得你这个事儿能干,我不会要你这些呃送的礼,但是我觉得你这件事是应该干,不会让你干这件事情。

服务业会很好玩,就是有一些企业最开始对我复印印象是,然后他们就觉得这事儿可能就做不了了。

所以去找别的事儿去干。过两月,突然间接到一电话,你怎么不过来取钱啊,事儿都完事儿了,你该该结账了,该拿钱该该干嘛干嘛去啊。 企业会非常惊讶,说,还有这样的事儿,我什么都没送他。

所以这种事情多了之后,他会接触我的时候会会会这样,因为孩子你压费钱,什么就开始供你嘛。

我们家是绝对这是这是底下就会会被打死的。

初中的时候我收到过,人家说给我买了双鞋,你知道鞋盒子那么大,打开以后全都是现金,10100的全是现金,然后那时候不敢就给我怕了,比这个害怕招的都有就是。

然后大学那个暑,那个时期间暑假不特别长嘛,我就去北京,然后还正好是我不知道他们一个企业和一波领导在北京开什么会。

我爸没去了,我还在北京跟小同学玩儿挺好,他们知道我在那之后请我吃顿饭,下午企业就说我一起去逛逛街吧,说你上学校了,可能得买身衣服什么我想买一身普通的衣服也没问题,就学习他去了,老板不会陪着你去,老板会派个人跟着你的。

就拍个车跟着,然后还有另一个购物比较熟的一个。

小姐姐陪一下第一身衣服是我自己买的,我买了一条牛仔裤啊,特别高兴。然后我还问一姐在这个衣服不好看什么的,然后那那个这提取的我就吻了一个牛仔裤,吻了一个白t恤,这俩加起来有八百块钱。

我记得特别清楚,杰克求斯,然后我们俩就他就会领导领着我去看一些其他的牌子什么的,然后我然后比如手表会看卡西欧的什么什么CK啊,什么都会看这种东西我就陪他看嘛。我以为他要买,我真的以为他要买,然后他他他就给我看。

我就觉得这个还不错啊。然后他说年,你觉得这个也有等于说这个不也挺好的。

然后等我们俩的回票车以后我都换好了,是我新买的杰克逊寺的衣服,还拎着我的那袋小衣服啊。我就我就上车了。 他就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他说你住在哪儿。

他说得把东西放回去吗?

嗯,好吧,那就跟大家讲,我住在一个时尚酒店,到了地方以后,他说,那你把东西都搬上去吧。

夸一开后备箱就密密麻麻的纸袋儿就疯了。我说是什么,就凡是你觉得啊,这个还好呀,什么的他都买了。

它就包括什么手表,帽子,衣服,冬天的衣服为锦秋天的衣服,外外套夹干什么的,我什么篮球鞋,板鞋,运动鞋,跑步鞋,什么鞋,他们就好几双那手花不敢要啊。然后我就我就站在那给我爸打电话啊,我爸就给人家去啊。他们俩后来把车开走了。

我想他们俩应该退货起来,真就特别提防这种事情。我爸就说说这个我身边真的有,就是领导进去的,我第一次去大连是?

另一个城市的市委书记和城投老总带我去的那一路,忙得非常非常开心。

我大概上初中的时候,也就这件事情,过去334年的时候,这两个人都被关起来了,就因为贪污款起来的,除了不准收人的礼物和钱,小王的父亲对小王的要求还有很多,很多在学业上,他必须严格按照父亲规划的路线走。

所以小王从小就被安排进了最好的学校,读最好的班在最好的学校,最好的班。小王早早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毕竟开家长会的时候,别人的爸爸都坐在家长席。

只有他的爸爸坐在领导席那个时候,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应得的。

你知道我小的时候,很多企业家什么的会管我叫少爷。

嗯,第一次肯定不会把它太当真。后来我突然间觉得这是个事儿的时候,是这些老板的下属,他不知道怎么称呼我呀。他说,你,谁是儿子。

那你肯定完全听这个话吧,那他就会听商机铺里面少爷会很紧张,就觉得这这这个?

合适吗,但是慢慢的你会虚荣心会把这个占据。

你真的开始觉得你是偶像剧里的少爷,我初中的时候打架,那个时候都受古惑仔影响啊。北方的孩子打架很正常。

打了一次非常严重的仗,涉及六个班级将近二百人,六个班级在套叉点儿打起来了。

校园火冰岸打完了以后就很多夹角报警了,女生来揍啦,男生躺医院里面僵贴进医院就四五个。

闹得非常大。第二天景警车都开到我们校园里来了,那学校就要给处分嘛。 那我是主主播之一啊。

我当天也进医院了,我四十多人打我一个,再不挂财,我也不是李小龙啊,当场就哼过去了,我就被被同学扛到医院去的。

在医院里讨价,那我爸妈就都来了。

然后那肯定一看这个样子,就我被人打了嘛。

然后学校还说是我组织的嘛,那我就我就不承认嘛。我就说我说他们欺负我了,校长后来把我找去聊天,就跟我讲。

我没法给你处分,然后就跟我聊嘛,说你学习成绩也没那么差,你也不是什么差学生,怎么回事儿啊,这事儿就跟他聊嘛。 然后就是这样子的,所有组织者就除了我以外,开除了三四个人。

然后记大过的两个人,我只是同胞批评我,说实在的我,我知道他奈何不了我。我知道事情如果闹到这个份儿,他,你一定奈何不了我。

你十四五岁的时候,真的觉得这个就是就是应该的,那时候你觉得我能出来打架就已经是就我就已经算是挺平易近人的了。你知道吗,我的朋友们什么的都是这个局长的儿子。

那个局长的女儿?

我们这帮人真真的就感觉自己真的能指指手射天亮,感觉真的感觉那个城市。对我们来讲,我们就是金字塔家的那一那一批,我们把自己称为二十字。

我原来的想法是,我一定会接继承这些社会资源的。

所以我从十几岁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到二十几岁的这个年纪,我一直努力的去尝试着接受这些社会资源。 我尝试着跟他们去交朋友,我尝试着像我爸一样连接不收东西。

我尝试了学习各种礼仪,说话得体。

我甚至还学了高尔夫球,我学了好多没有用的东西。说实在的,就我唯一想法就是我能工作了之后,我能顺利的把他们接过来,因为你缺的就是一个社会的问题了。 我为了这件事情,我也努力了很久。

就是你能承担这样子的一个家庭,你也同样要付出一些其他小朋友没有付出过的这种努力,就不是说你爸是谁,你就就能坐在那个桌上的。

这就是我,我父亲活的时候,我的我的感觉。

高考前后,小王向父亲提出他想参加艺考走播音主持的路。

其实在父亲规划的正路以外,他一直都有自己的爱好,搞过文学社进过播音站,还学过街舞。

但在父亲的眼里,这些都纯属歪门邪道。 最终,在父亲的指挥下,小王还是考了经济相关的专业。

毕业之后又被安排去了美国留学。

因出国之前,父亲告诉他,只要他从美国老老实实的拿回学位,回国之后,就能在父亲的帮助下打下一个稳固的事业基础。

但是在美国读书的第二年,小王突然接到了母亲的一个电话。

一二年的时候,我妈给我打电话回国,马上回国。

我父亲查出警察安卓干晚期,我妈说你多久能毕业,我说最快毕业能毕业。

我妈说,那你这几年要干几件事情,第一个赶紧毕业回来,第二个赶紧结婚,如果这三年内能要到孩子,要个孩子,我在什么都看不到。

那这样子的话,一二年我跟我女朋友结婚一三年,我孩子出生一三年的十二月份,我回国,他就不甘心自己能得这个病了,所以他会发脾气。我在家的时候真的是大气儿不敢出那种要不话很容易就挨骂,然后就家里就爆发一场吵架。

那到三月份的时候,我看到网上有银行的招聘体制内的一些政策性银行招聘我就飞到南方,飞到福建。 我想着就是赶紧离开那个地方,我,我清静,清静。

笔试蛮顺利的,听说是考前务就面试那面试,人家是社招,我是个应届,我没有任何经验,那这个时候我父亲就开始出去找人。

那我爸后来就去找到总行的朋友去跟人家讲,然后讲完了之后呢,人家不愿意让我爸来,人家就说说这事儿,我们就能完成。

就那个厦门好的好鸟,我们很熟的伙伴呢,其实想飞过来呢,一来看看我的生活。

二来呢,其实是想见我们行的行长就在托付托付嘛,有一种托孤的感觉。

而那个时候看到我父亲真的是他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就跟他没得病之前一样,就说在厦门的时候,银行界的这些行长什么的,就全都出来接他。

他不说话,站在那里穿着一身西装,你看他还是那样子挺精神的,挺精挺拔的,他就强撑着说话的话,不能说我这么连续这么长的话,只能是短剧短剧,就谢谢帮忙。

就这这种短短句子,我爸好的好鸟,他不愿意认识,所以他就是站在我们那个楼下里面,想等这个好像就下来。

但他体力又跟不上,他没有办法做他的理解等,所以他很没落的转身就是说,那我会比管吧。

反正这个事儿他知道能可能办成,但他就是想托付一下,但托付不了。

然后我就看见他就那种转身回宾馆的那个样子,就特别默默,就是他那个背影给你的感觉就是就是一个蜡烛快烧劲的那种感觉。

但是那个那一年,他才五十岁,然后我妈跟我讲,就是他回到宾馆什么的,就就躺在那里,就就一直在喘气什么的啊。这样的话,我起码有了个工作。

他心愿意料,他就回去了。

一五年的时候,我出差的路上,我老姨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准备回来吧。

我就知道事情不好,然后我就回到家里面陪着他。那个时候我爸也就喜怒无常了,偶尔好的时候会跟我聊一些,但是我非常逃避,我非常非常逃避。我不想跟你聊这些你,你在跟我交代后事的这种感觉的话。

以后你要怎么办我,我不知道他去世了,我,我怎么办,我甚至都不知道去世了,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但我真的非常非常恐怖,恐惧,这种事情我不想听这种话。

有一次我爸问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你,你未来到底怎么想的?

然后在厅里面,他躺在沙发上,我就哭了,我就嚎啕大哭。

我说,我这从小到大,我就太听你话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让我去哪个学校去哪个学校,你让我读什么专业,我就读什么专业。

我正常的人生就是我读完了哪个学校,我回来去哪一个单位,干什么样的活都是能安排的。

然后多少岁去禁止了多少岁去去升职。

我以为这都是安排好的,我从小到大,我反抗过,我也去办过什么学生,社团,我也,我也有,有过自己的爱好都被抹杀掉了呀。

那我现在这个情况就是你把我的前前半生学生时代全写完了,现在又把工作功能给我塞到那里去了。然后你告诉我,剩下我都不管了,我管不了了。

然后你问我后面怎么写,我怎么知道你后面打算要我怎么写?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我现在被你搞到一个体制内的银行里去。

我在这个城市里面我无依无靠,无情无故,我连拉个资源都没有。

我还想问你,我以后怎么办呢?

我们俩就这样吵起来,我就我,就我就犯人大哭。就我爸就说说,那我小时候呢,谁能管我?你还有个爸,我连爸都没有。

我也混到了。今天啊,你说你没有靠山了,你说你上面没有人了,我刚工作刚升到副处长的时候。

你姥爷就去世了,我上面最大的靠山就没了,你回头看好我的家庭呢,我有个瘫痪的妈,有个残废的姐,我怎么办呢,你就不能一争点气吗。

然后我慢脑子想的事情就说,那是你的那个时代呀。

你的那个时代是适合大学生出来就天之骄子啊,比你在大两岁以上的人都没见过。计算机之后,突然间电脑办公了的时候,你年轻,你那时候才三十几岁?

那些四十几岁的人看着那电脑,都不知道鼠标怎么用,那个竞争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呀。

你可以通过你的流程,通过你的判断,你可以把这个财富再分配,都围着你转。现在的情况呢,银行呢,银行竞争如此激烈,政府是求着别人来这里投资,来这里招商。

要降税给降税,大家都以同质化竞争。 你那个时候是一片蓝海,我这时候是一片红海,然后你要把这两件事情滚在一起跟我讲。

然后父亲非常生气,就就我们就这么不欢而散,这基本上是我跟我爸最后一次能算正经的去讨论未来的事情。

快到十一的时候,天有点凉了,我要陪我爸去医院去做检查,那一次坐在医院的那个病床上跟我讲,回去告诉你,妈,把东西拿过来吧。

我走不了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这儿了。 22天后,他就在那个病房里去世。

然后第二天真的就是见到了一个,哎呀,我父亲这个当官的这一辈子的全梦真的来了好多好多人几百号人,而我看到很多我的那个从小见着我长大的这些企业的各个局的局长,现在都会各个厅的厅长。

各个处的处长,以及变成各个处处橘子,橘子,他们都有的头发都白了,有的我好多好多年没见到了,真的。

老了来哭的不行啊。

有的管我爸叫大哥,有的叫老弟要哭的不行,然后会跟我说一些话,说说我有什么,以后有什么困难,我打着你爸面儿跟金子来,告诉你们过来找我怎么样的我。我说,好,我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哼,我怎么联系上你呀。

你是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啊,我都我我。

终于到太阳落山了,没有人再来了,我就趴在领导里面,是不是吃着哭,我就觉得我终于就像就像一个演员落幕了。我终于装完了,我说。

太太累了,我跟我爸讲,我说,这是我能唯一做的最后一件事儿给你了,就是我把今天这戏给你唱完了。

我皮麻带笑的坐在这儿,站在这儿一天迎来送往,算是得体。

我没有,没有让人家觉得好像你们家贴塌了一样。

然后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些人是来见我爸最后一面的,也是我来见他们的会面。

然后你知道那一年的过年我,我跟我妈在那个家里面呆着,就是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个人来。

然后我妈还要跟我讲,说,你知道吗,你爸活的时候,以前这个时候我最毛了,因为从初一到初五,咱们家会换着不停的人来。

我就要从早上做饭,做到晚上,然后结果不停的收拾礼拜,就会从从处一一直喝酒喝得出,然后回来很多很多人。我说,我知道,我就要陪着他一直坐在这里喝呀。

然后我们俩突然间我们俩就是知道了,你知道这就是真的人走茶凉什么都没了。

我不留恋他,他的权利,其实我,我在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想,我说只要他活着他,他,我不是什么听局计量吗?他就我觉得他活着就好啊。

那活着,我有个爸爸呀。我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柳家一家三口在厦门将面临的是一个寡妇的妈,残疾的菇,瘫痪的奶,嗷嗷待哺的孩子,一个没有上班的媳妇儿。

你再想一想,我小的时候天天出去去最好的酒店,被人称作少爷,被跟人家喝最好的酒,然后就一瞬间,我的我现在的变形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子。我你,你说连普通老百姓其实都不如啊。

我的落差就是这样子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回自己家乡,我就因为太多人认识了我,忘了。

我太容易被人一辈子指着后脊梁骨说,这就谁谁儿子。

我为什么回到厦门来,我不回到驾校,因为在厦门,我有平凡生活的权利,我也有这个机会,我可能真的就很平凡的能度过这一生了。

我可能不会再去当那么大官儿,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没有那么大的特权。我又非常清楚这件事情。

但是我家乡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如今小王仍然在厦门的那家银行工作,他的女儿也已经读小学了。

工作了这么些年,小王终于开始找回到了自己的价值,也开始明白这个行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

他常常会想,自己总算是活到了一个能和父亲做起来好好聊天的年纪了,但是自己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