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公然「违法」玩游戏机的 14 年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3-10点击:1167


我公然「违法」玩游戏机的 14 年

我叫哈迪媒体的编辑,今年25岁。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哈迪出生于1993年,那还是一个把游戏机当作是洪水猛兽的年代,很多小孩子都得偷着玩,但哈迪比较幸运,他出生的时候,他们家里就已经有一台游戏机了。

他的爸爸和哥哥就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游戏机玩家这么说吧,我第一次接触ps,一是在这个去我哥家玩儿的时候,然后他向他的朋友嘛,都是借了一排。

然后特别的简陋,因为那个盖儿什么的可能都破了,一个就只能看见芯片了。那个珠鸡已经没有外壳儿了,然后就觉得特别破,但是它的那个画面就一下就感染到我,因为它是三d的游戏画面,跟平时咱们网上超级玛丽那种二d的是不太一样的,一下就把我震撼了。

记得特别轻重,是生化危机三?

生活危机是一个特别特别恐怖的游戏,然后对我来说啊。

而且这个游戏其实是他在那个游戏上是打个标的,其实是十七岁以下不让我玩,然后这个十二月一三也是当时歼s一的这个大作我在震撼之余,然后我幼小心灵就是也被吓着了。你知道吗啊,然后就他那个丧尸啊,就是就是那个缓慢的前进啊,然后它那个多边形,你,你说它是清晰也好,或者说是这个粗糙也好,但是它缓慢的那个感觉就一下就就把我吓着我,因为我之前没看过这什么也怪物啊啊。然后就这么缓慢的,这种前行之后,然后我就感觉。

都这个东西虽然就是很震撼啊,然后我后来回到家,我三天我都连做三天的这个噩梦就是这个画面,跟我之前认知游戏完全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主打了电影化叙事的这个方式,就他将游戏和电影结合起来了,他那些演出方式什么的就跟看电影一样,和我们之前玩儿的超级玛丽什么的是不太一样啊。

所以我就一下就被吸引到了,因为这个东西好比说,您是一个诺基亚?

手机就那种特古老的那种,然后我是iphone八我操,那那精了,我和那这不一样,就完全就是两个时代的东西。所以我就哭着喊,然后说,也像我家里不是要一台嘛。然后他那我父母就说,那个你考试考好啊,奖励一台,然后就好好学习嘛。

当时我就记着我爸,然后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鼓楼,然后买了我属于我的第一台游戏机,算是ps一。 那个游戏机是2002年买的,然后那会儿是正赶上2002年世界杯。

所以就同步发售了一款叫时光足球两2002,这么一块失望足球的游戏。

而且他是结合现实,因为他那里边球员都是现实当中有球员,所以我可以拉我爸拉我哥或者拉我楼里小伙伴什么的都来玩。

因为实话我做妖尿赶上世界杯嘛。

这个游戏特别为火,我们在包机房或者说在监狱厅什么你去外边看,大家都爱玩这个游戏啊,但是我家里有一坛,就感觉我那会儿瞬间就变成喊孩子亡了。我好当时对我来说的话啊,就是说游戏机这个东西,就好比说是你们在听大流行的时候,我听一个金属,我听摇滚。

就觉得我这东西我操我在你同类之间,我就是一个特别特别领先的那么一个人,你知道吗,你说,但是这个感觉我有这个优越感,但是这个优越感是游艺机带给我的,因为游戏机这个东西,在当时那个年代,是一个玩物丧志的一个红身猛兽。 2000年五月九日,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名字叫做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

这个文章发表不久,七个部委就联合下达了一条禁令,不允许在中国境内生产和销售游戏机设备。

但是金令也阻挡不了哈的一对游戏的热爱。

在水货市场,你永远能找到最新型的设备,进入二千年以后,PS一的话也是到了更新换代的这个阶段了。所以我在五年级的时候就死磨硬泡嘛。

让我父母带着我去买了一个片塞尔,这个游艺机在二千年初就已经发售了,但我始终没有多大,而且卖的特别特别的贵。

记得特别清楚啊,那会儿一台PX,二是卖2650块钱,这个价格当时能在天东院卖一平米房子。对于那个时代来说,我觉得三千块钱买一台游戏机。

是很高的一个价格对,所以家长不可能啊,把半月工资,或者说把一月工资给你搭上,给你买下油衣机。

这个是很不能理解的一个事儿,那我父母也不要疼我,我因为我当时也是有一个看镜儿嘛,有一个机会我考到了,就是我理想的那个初衷在笑声初的时候,所以我也是作为一个奖励嘛。

初22,我想让我我妈给我买那个360,我妈又说,你现在学习这德呀,你还就练管,我要优异机什么的,等你中考完了。

如果你考上那学校,那给你一万块钱,你随便花。

当时他可能就是这气话,我说,那你说话算话,我也跟他稚气,结果我真考上了,和他就真的给我了一万块钱,就是让我去消费。我让我当时把所有的危机当时是面流行的游戏机,比如说v360PX三我都买了上高中以后那会儿我们有一个称呼到拳击种之霸,就是你所有的游戏机的种类。

我都有智罢嘛,就是霸占了。当时有这么种说法,我就达成了这个成就对后来一三年买ps,PS是我第一部完完全全是石头过字儿。

挣的钱去买的游戏机,当时我记得是为了买这个游游戏机,我想方设法的,然后去找工作,其中有一家教育机构和上海去一名那个英语老师。

所以我就只看了一个月,我就正好拿着这个钱,加上岁数原来攒着点儿生活费什么的,然后买了一台偏死。

你说其实PS到现在为止还是一直在陪伴我,因为当时啊有我们在国内有一档节目叫油气东西,它是国内。

可以说是第一档。

以游戏为主的电视节目通过这个节目认识了很多,很多就是牛逼的这些游戏比如鬼气这个邪流,当时然后也也查不空,这个公司出了嘛,然后还有那个混沌军团,然后鬼武者,呃,中国那会儿国内有两家杂志是特别的,有名的,一家叫电子游戏软件,它在2012年的时候已经停靠了,但是它是国内,可以说是最早的了,他在九四年就开始重看了。

他在我们这个游戏媒体这块儿是老大哥,但是后来他有在九七年的时候,他的竞争对手有一家叫游击使用技术在现在依然在创刊,而且它现在是中国唯一的一本儿。

呃,电视游戏杂志。

因为在小时候我上学的时候看游戏,大热时候就是很幼稚的,认为这本杂志的编辑啊什么的,他们称成天就是玩游戏,就是可以以一个玩游戏为工作这么一个。

的工作我就觉得特别幸福,然后我其实在小时候我也喜欢写东西,所以我就想成为游戏编辑这个东西其实是我一个梦想。

但是他对我来说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遥远,因为第一游戏在当时在国内可能没有什么前景,那会儿还是红摔猛哨了吧。

第二的话,你除了这个杂志社,那可能没有第二个就职的这个方向,对吧。而且他又在深圳。

不知道。从我来说啊,我是不要去外地去工作的,所以说这个东西只能是一个梦想。

后来零九年大家都开始玩微博,然后我在微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有一件叫这个叫鸡和网这个媒体啊,然后他们形式也不是做一些视频啊什么,但是他们做了一个游戏电台。

我觉得特别特别的亲切,就感觉就是身边的朋友,然后再跟我聊游戏一样,其实是鸡哥儿网。

可能其他游戏媒体最大的区别的地方,几乎往自始至终啊,就是他。

不太愿意去做一些功能性的这些内容,他们更把焦点聚焦于某个游戏的文化,它并不是说这东西哦,我这关应该怎么走,应该怎么跳什么的这么一个问题,当时平安的三我有一个叫暴雨的游戏。

就他是我说的这种互动电影的一个最恰当的那么一个游戏,然后他的这个机合,这个广播电台里边也是让主播特别喜欢的,而且我通过这个广播电台,然后也知道了这个,尤其是魅力。

那个游戏对游戏操作不太高,人家只需要摁几个拧儿,然后可能这个剧情它进行到了哪个女主角,砸一个杯子过来,然后我可以通过及时的反应,他这会儿屏幕突然提示你一个一个扭,然后去点它,你点中它了,这个情节会倒向一种结果,比如他人点方块,然后我点成叉子了。我点错了,杯子就重重砸了过来。

这个杯子,杂种和煤杂种完全是两个情节,它就会进入到另一个分支里边,这个就完全呢,引导了这个故事不同的方向。

所以说这个游戏可能有很多很多种的结局,有有拜妹妹,分内是集合网三周年一次聚会,然后这也是我第一次线下去见计划网这些主播的一次聚会,当时是在雍鸿公一家叫死故的一个酒吧里,原来那个网络环境呃,一说见网友老以为是那个丑龙王啊,然后就觉得是一个特不正经的一个事儿。

其实真的完全不像丑流氓,完全没有洪水猛兽,那感觉就是我家长,他第一次阴阳特别深刻。

我现在打一招呼,然后我就问他,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说,你不好儿的吗?然后我就特别的惊讶,因为我只是一个用户而已,他每天可能就面对那么多听众三周年了,那这个计算网,其实那已经有一波听众了,已经有一定数量的用户群了吧。

但是他一下就认出,而且叫出我名字来了,我就觉得觉得就挺惊讶的吧,可能说是也是挺。

开心的,因为我们都互相战士,就这个距离感就更加的小了,就更加有亲切感了。

因为当时机会网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东西,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其实嗯,没交到什么朋友,但是我自个儿时间呆长,可能也寂寞了。

排解寂寞的方式就是停机会儿网,他们在广播里面每一个梗,每一个台词什么的,我都做到那种倒背如流那种程度肉什么的,然后除了胸膛,还有这个电时间进入2014年,无论是电脑上还是手机上。

游戏早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没有人再把游戏当做是电子海洛因。

所以,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通知,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设备的生产和销售。

至此长达十四年的游戏机禁令正式解除。

后来机会网在四周年的时候,也是到2014年,他们正式成立了公司。 正赶上我大学快毕业了,他们就想招聘实习生,然后我就是去面试了。

当时跟那个朱国西蒙啊,我就跟他说,我说,其实我没有什么自信啊。我觉得比我厉害的人其实有很多好,他说你得你不能那么自卑,说你得自信一点儿。

我在当时面试的时候,我也给他们提出了那些发自肺腑的建议。

在面试一个礼拜之后,我就被招进来。

当时那天特别开心,因为正赶上我一个发角过生日,然后我第一天去机会,上班以后我就直接去就那个生日聚会去了。

然后直接就喝大了。你知道吗就特别特别开心,然后吐得满地都是,但是依然开心。

和我跟傻逼一样,但他们都不明白我到底为什么事开心,我也懒得那么解释,我就说,我今天太那么开心了。

游戏对哈尔滨来说,不仅不是电子海露音,而且还成为了他的工作。

他现在是集合网的内容编辑,最近正在筹备一个电子游戏,嘉年华和巨变,就是因为我通过就是这几年参与这个核聚会的工作嘛。我就看这个会赶上玩儿的人呀。

就不只是我想象当中那些特别核心的那些游戏玩家。

也有那些朝男朝女的,然后也有那些就是在漫展那些烤醋类的的那些游客各个方面,他们就觉得就参加核聚变感觉是一个特别好玩的一件事儿,特别酷的一个事儿,但这个东西可能他一点都不会去玩游戏,但它也会被这个展会上的一个氛围所感染所吸引。

所以他又觉得这个东西就认识一个party,就是我就感觉啊,就现在人们对于游戏的一个认知就不再是。

刻板印象的那种人了,就那种特地和特宅男的特的猫的内向,自闭的那种,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实习生,杜婉松机合网的电子游戏嘉年华核聚变将会在五月五号开幕,地点在北京故事fm,现在拿到的十张赠票想送给大家。

获取的方式很简单,关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并在本期故事的推送下留言就行。

截止到四月25日零点前留言点赞数最高的五位朋友。

我们将每人送出两张核聚变电子嘉年华的首日门票,祝你到时候玩的开心,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