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抑郁症,我的女友永远离开了我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3-11点击:747
我感觉她好像在悬崖壁上,只有我在底下托着她。 故事FM ❜ 第 423 期 今天的故事来自于 故事FM 的听众耐克。 他在投稿中说,他的女朋友蕾蕾在 2019 年诊断出抑郁症,之后经过了不到一年的斗争,反复的住院和治疗,多次自杀未遂,最终在今年的 3 月 9 日离开了他。 耐克的投稿日期是 8 月 29 日,他在那天接到一个电话,是蕾蕾生前的大学室友打来的,说是疫情过后新学期开学了,询问他要怎么处理蕾蕾放在宿舍里的东西。 虽然蕾蕾的家人表示可以直接把东西都扔了,耐克还是感到非常痛苦,他一方面害怕见到女友的遗物,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应该努力记住跟她有关的一切。 于是他决定给我们投稿,他希望能给更多人讲一讲蕾蕾的经历,让更多人知道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曾经特别努力地在这个世界上活过。 /Staff/ 讲述者 | 耐克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刘艺 刘逗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North Backcountry - Chris Remo(确诊抑郁) 03. Hidden Away - Chris Remo(小学被八霸凌) 04. Procreant - Goldmund(复合) 05. Unfamiliar Wind - Brian Eno(第二次分手...

因为抑郁症,我的女友永远离开了我

本期故事已加入喜马拉雅fm超级情感节,特别定制节目,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故事来自于故事fm听众耐克耐克在投稿中说,他的女朋友累了呀。在2019年诊断出抑郁症之后,经过了不到一年的斗争,反复的住院和治疗。

多次自杀被随最终在今年的三月九号离开了。他耐克的投稿日期是八月29号,他说他在那天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累累生前的大学室友打来的,说是疫情过后新学期开学了,询问他要怎么处理累累放在宿舍里的东西。

虽然累累的家人表示可以直接把这些东西都扔了,耐克还是感到非常痛苦,他一方面害怕见到女友的遗物,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应该努力记住跟他有关的一切。

所以他决定给故事fm投稿。

他希望能给更多的人讲一讲累累的经历,让更多人知道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儿,曾经特别努力的在这个世界上活过节目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故事当中有一点儿血腥画面的描述,可能不太适合孩子听。

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很小,大概是高一的样子。他是我朋友的一个妹妹,我跟他相差了七岁,但是没有任何的代沟,而且我觉得他不同于他这个年龄段的。 嗯,小姑娘就是她很成熟。

之后的话,我跟他在一块儿,是在一八年他高中刚毕业的时候,那时我们有机会一起出来玩一块儿,跟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去登山。

然后天还下着雨啊。我们两个就在一个雨披底下,我怕他领到我就手搭着他肩膀。

然后他就跟我说他。

就是高三的时候,在画室里边就经常一个人在角落里面哭,我觉得他明明这么好一个女孩,为什么就我没想到他能过得这么不开心。

就是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还挺喜欢他的,并且我想要去照顾他,然后我和他就在一块儿了。

它长得就整个人动起来,特别的古灵精怪,然后他的性格也非常的可爱。他会有一些很奇很奇怪的笑点,他特别喜欢听谐英格。

但是她看照片的话,就是一个挺高冷的,给人感觉不太说话的一个女孩,然后有点像韩国的哪个明星。我忘了,用我妈的话来说,我就是配不上这样的女孩。

他有一次我发现他就跟我待一块儿,呃,笑声变得非常的奇怪,跟他平时都不一样。我说为什么?

他说我觉得自己笑得不好听,我最近正在改进哦,就觉得特别可爱,就是很像他会做出来的事。 刚在一起的时候,耐克和蕾蕾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过得很幸福,很甜蜜。

他们喜欢骑着电动车,漫无目的的游荡磊的,就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抱着耐克逛遍了在杭州的大小街道。

但是在一块儿没多久,耐克就发觉女朋友总会突然毫无原因地陷入低落情绪和他在一块儿的时候会会有些奇怪,就是他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哭。

或者说他就是沉默,就是明明就是比方说上午还玩得特别开心,然后下午就突然间整个人陷入到一种一句话都不说的状态,问他什么,他就说,没事。

可能需要一直到晚上他才会稍微好一点,会说一些话,这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这当时就一直觉得是自己可能哪句话让他不开心了。

呃,有一次我记得印象非常深,就是当时他来我公司找我来接我下班。

他刚看到我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我带他去吃晚饭,吃着吃着,他就眼泪就掉下来了。然后我就一直问他怎么了就是。

嗯,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

他就不说话,他说没有,一直跟我摇头,然后当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发生了太多次,所以我当时就很很抓狂。我说,你一定要和我沟通才行啊。

你有什么难过的,你要跟我说吗,就是如果说你觉得心里面突然间升起一种难过,那你就表达。我说,我突然间心里面很难过,这都可以。

这都比不说话要强。

当时我们骑着电瓶车到家了以后我就跪在他面前了。我说你,你说句话呀,你跟我说到底,为什么你要哭啊?

当时他就是一直在哭,什么话也讲不出来,累累后来的症状开始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到了武汉上大学之后,他还开始有了失眠的症状,经常睡到两三点就会惊醒,然后再也睡不着了。

这个时候耐克就会发微信陪他聊天儿,一直到天亮,因为长时间没有好转,在耐克的建议下累累到了武汉的一家心理医院去看病医生当时给出的诊断是中度抑郁,当时立马就是查了很多关于抑郁的东西。

就是有些知乎帖子,就是那女朋友是抑郁症,该怎么办之类的?

他们说就是陪伴,不要试图用爱去感化他。因为抑郁症患者,他对人的情感是非常的,很难接收到的,但是非常淡的。

所以说不要有这样的期望,就是我就是做的,就是陪伴。 我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只要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会带他到处玩去杭州的动物园,他特别喜欢动物啊。

会带他去看线线下的一些脱口秀。

我们逛遍了杭州所有的地方,骑着我的电驴,就是到处到处跑。

他跟我在一块儿的时候,后来就几乎没有不开心的时候了。

然后我以为是有效果了,我以为是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直到有一天他在我家的时候,我发现他手上多了一个串佛珠一样的串船,就是在手腕上。 那我说,你怎么开始带这个了,就是他不给我看完我去。我想去看一下他那个佛珠。

最后发现他辅助下面的手腕上是有伤痕的。

我当时我就觉得怎么会这样,因为我以为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了,怎么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然后我就立马就带他去。

医院医生问他什么,他只能点头跟摇头,目光也比较的呆滞,就是看着一生,然后左手抓着右手的手背,然后抓的都是血稻子呢,就是整个人非常的焦虑。

然后我在他旁边安抚他。

当时医生是建议我们去老家的医院去接受治疗,就是住院会,效果很好,因为正好他当时是数是暑假。我说好,我们就这么办。

然后我就不管他的阻挠,我就直接给他爸打了电话。 我说,叔叔,我们啊,磊磊可能出了一点事情。

当天,他爸就把他接回家了。

当时是我们老家有一家在浙江省都特别有名的心理医院,那这方面是有权威的。然后他在一个开放式的病房。

我就是每周回来去他住院的地方陪他。

我们在医院里面聊了好多事情,包括他,他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跟我说,我当时应该反抗,后来明白他就是指的是小学的时候,他被霸凌的时候,他应该反抗。

并且他要跟我说一些他。

爸妈和他以前让他觉得很很黑暗的经历,他爸妈吵架会吵得非常的凶。

他妈妈有一次带着他开车经过一座桥,他妈妈突然给他来了一句,说,我们就从这里开下去,一起死掉吧。

他平静的让我害怕,我觉得这种经历肯定不止这么一次。

他妈妈和我说,他说这件事情是他意料之内的,就是他女儿得病这件事情,然后就开始和我说他爸爸啊,怎么怎么不好造成了他女儿现在这个样子,他爸爸其实是一个很朴实的人。

是一个。嗯,很爱他女儿的人,但是脾气不好。

当时医院的医生告诉耐克说,磊磊这种情况不是真的想死,而是一种试探性的压力。释放耐克厅呢,半信满疑,他非常心疼治疗中的女友。

因为服药的原因累了,整个人都变得非常虚弱,长胖了一些,而且记忆力变得很差,总是抱怨自己变笨了。 后来不知道是医生的意见,还是累累父母的决定。

累了就出院了,住在家里吃药治疗,但是病情始终没有好转,对于耐克来说,他的压力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来自于自己的父母,父母因为担心抑郁症会遗传,所以一直在劝耐克分手。

另一方面是来自于女朋友。

蕾蕾好像把整个生命的重量都放在了耐克的身上,耐克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坚持多久。 后来,在一次盼望已久的旅行当中,磊磊又一次突然陷入抑郁,无法沟通。

耐克感到无奈又绝望,试探性的提出了分手。但是与此同时,他也相对来保证他们之间不会有实质上的变化,他还是会时时刻刻的回复累累的微信和电话,陪他一起治疗。

只是以好朋友的名义回家之后,我还是有一些担心,我担心他那晚会很难熬,因为他一般都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很难过,所以我就和他爸说,今天磊磊可能有点不开心,一定要多关注他一下。他爸说,放心吧,他已经睡了。

那我也就没有多想,第二天直到中午都联系不到他,后来打给他爸,他爸也不接。然后我当时非常着急,我知道肯定出了点什么事情。

我就直接从杭州买了回老家的,嗯,高铁票后来到了那边之后,他爸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他们已经在杭州的医院里了。

然后我又赶到了杭州的医院,发现他整个人面色苍白,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看到我就要像是看到一个陌生人一样。

表情特别的呆滞,身体还一抽一抽的。

我当时吓坏了,然后他妈妈和我说,他昨天晚上服药了,他把所有的抑郁症的药都吞下去了。

当然就忍不住就哭了。但他对我的态度非常的冷淡,就说。

你来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就在杭州,一下班就就赶过去陪他。

后来他和我说,那天晚上为什么吃药。

他回到家,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他有一种失重感,他觉得他跟这个世界的维系特别的微弱,他以前和世界的维系可能就是我。他觉得我离开他了以后。

他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任何的羁绊了。 我当时就觉得他。

求生欲这块特别弱,他就好像是在就是悬崖壁上。

我在底下拖着他,他没有一点想要往上爬的意思。如果我一抽身,他就掉下去了,他把自己的生命就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

然后我就问他,我说,我和你分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你什么也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什么也不跟我说。

他和我说,因为他的难过都是很羞耻的事情。

他没有办法往外说,然后我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我依依然不知道他让他觉得羞耻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或者说他内心那些不愿意说出来的东西。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后来他出院了,以后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他没有办法接受。我和他分开就是经常性会。比方说我跟他一块儿玩的时候。

他会跟我说拉拉手,这样的事情一一起玩了好几次,以后我自己也有一些绷不住了,后来一直都非常的好,因为他在武汉。

我干什么都会跟他打电话,有时候就是语音开着,他忙他的,我忙我的,我能确认他在那边好好的,我就挺放心的。

也过得很开心,我觉得啊,是不是这次是真的往好的方向发展了,结果一九年末的时候,他又一次伤害了自己。

他在跟我也是说完完以后打完电话,说完完以后,他就拿水果刀割了自己的丸,搁得比较深,割到动脉了。然后雪彪的到处都是,整个寝室到处都是。

他当时在在自己的床上搁他们那个床,瘦帘子外面是看不见的。

他看到了血流出来,他非常的害怕。

然后他就拿很多餐巾纸去堵自己的伤口,然后又吃了几片抑郁的药,想让自己快点睡着。

直到晚上的时候,我才联系到他。他声音非常的虚弱,他和我说,他拿小刀割了自己。我说,你赶紧拍张照给我看一下。

然后那个手腕上的伤口非常大,但是已经凝固住了,我就马上找到了他的舍友说,你赶紧带他去医院他?

他割腕了,然后他舍友想去扶他的时候,他整个人因为凭血,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来,就晕过去了。当时120也到了之后他就被送到医院。

当时这件事情是在韩国,有一个女性叫雪莉嘛,雪莉自杀大概三天以后发生的事事情,我当时觉得是不是会有一个效仿的意思。

医生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他觉得无聊,直到很后来。我反复地问他,为什么他跟我说没有什么原因,他觉得那天他把作业做完了。

他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结束的事时候,他在他微博上留了一条,让我做自己吧。

我那晚立马给他爸妈打了电话,我和他父母连夜买了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飞机去武汉早谈。然后他看到了我第一眼他就哭了。我说,你是不是觉得内疚了?

他冲我点点头,我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我觉得我是懂他的。他当时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跟我说说,你能不能去趟我的寝室,帮我把床上的被卤啊衣服啊什么的都帮我扔了。

我立马就懂了他的意思啊,我就知道他不想让他爸妈看到那个场景。

当时一进他寝室,有一股巨大的血腥味,就就冲过来了。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这么重的血腥味。

然后他的被子上全是血,他没有干的血墙上都是血溅的印子。

我就抱着他的所有的被子到楼下去丢了,还不能让别人看见。

但是血没有办法,它会渗出来的,会滴在地上,然后我就一个人去把他那些沿路的血都擦掉。

你当时整个人都在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

后来我和他看电影的时候,电影里面会有一些写啊,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的,整个人会会避开那个画面,让我浑身不舒服。他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我不知道这个对他是不是一种负担。

后来有一次我们在医院的时候,他主动和我提了分手,这次就我当时又是非常的自私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一边有父母那边的压力。

我一边我,我真的非常绝望,因为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你啪一下,又给我摔到摔到地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就他就好像是在放我走一样,就想要让我让我解脱。

所以他和我提了分手,我就我就答应了。但我我跟他保证,我说,我们之间每天的联系是不会变的,我还是会像朋友一样在你身边。 一九年元旦的那天,他是在我家过的。然后我们一起很开心的吃了一顿火锅在家里面。

还对着家里的钟。到了零点的时候,我们对着钟合了个影。

我们总算熬过了一九年,后来他晚上和我说他最近老做噩梦,说他在梦里面不停地死掉。

我当时就掩盖住了自己的难过,我就搬回他说,没关系,你把这些事情都跟医生说,医生肯定会找到很好的办法呢。 然后这不是就疫情了吗?

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本来预约的要去做的心理咨询都没有办法去,但是疫情期间我们都过得很开心。

他和他父母相处的也很好啊,这老人还有父母,还有他就是一起打打牌,做做游戏什么的,一起看电影就是其乐融融的感觉。

我就觉得他父母也是也是在进步,也是在学着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

后来就是有一天晚上,大概在2020年三月九号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因为工作忙,我就没有给他打电话。

但是我在十二点多的时候,我说,啊,差不多可以睡觉了。

他说,好。

晚安,然后给我发了一个特别可爱的表情,我就觉得这就是像平常这夜晚一样啊,他的表现没有任何的异常。

后来第二天我就怎么联系都联系不到他。

我没有往那方向想,直到中午下午一点多,我还是联系不到他,我就开始着急了,我给各种人打电话给他爸妈的手机都不接。

然后他的微信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看到那个头像闪的时候,我就松了口气,微微是他打过来的。我一接我,第一句话就是,你要死了啊。

我有点生气,为了为什么就是这么一直不联系我。最后是他姐的声音,他说,那刻啊,蕾蕾已经走了。

然后我说怎么回事,就说那天晚上他跟你说完晚安就就吃药了。

我说为什么呀?他说,他们也不知道啊。

然后我就回到回到家里面了。

我抱着我妈的腿哭,我就从来没有哭得这么大声过。

我说这里他走了。

最后我就我跟我好朋友四个人一起开车到他的老家,发现他家里没有人,他的写字写字还放在那个门口。

他经常穿着一双鞋子,敲门,没有人。

给他爸妈打电话都都不接他姐姐和我说,你不要来了,他父母都已经崩溃了,就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

是他爸爸后来和我说的。

那天晚上六点多的时候,他的母亲让他做一下晚饭,然后他就去做了一顿饺子,但把那个饺子烧糊了。

他母亲就有点责怪他说,你一个女孩子就应该学会这些东西啊之类的,这不是很重的责怪。

但是他当时就哭了,哭得很厉害。

然后他爸回来了,一直安慰他也没有用,他一一直在哭,然后他就玩了款游戏,还很开心的跟他爸介绍这款游戏是怎么玩呢。

然后他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就出了一个这样的事情。 等他妈十二点多进了他的房间的时候,他已经在床上抽搐了。

我就很。

很后悔那晚为什么要因为工作没有给他打打一个电话,如果那个电话可能就能当晚,就可以把他救下来和他聊聊天,他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念头。

嗯,之后的几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我就睡在我爸妈旁边,他们不敢让我一个人睡,让我睡在他们旁边啊,晚上我就是我,也没有梦到他当我就会。

醒得特别早,我可能五点多就醒来了,天还是亮的,然后脑子里就开始回荡了他听的歌。

他特别喜欢那首骑上我心爱的小小摩托,他经常模仿里面的小孩唱那个调调一直在我脑海里转,就很崩溃。我只能是只能就是这么熬到天亮,熬到天亮我就开始哭起床,我就开口,眼泪就没有办法的留下来,我就带着耳机坐在。

我家门外的草坪上听他的王一云的歌单啊,那些歌就好像是他是他本人,是他本人一样。我停着就觉得他就坐在我身边的感觉,嗯,哎,我觉得这件事情他让我很痛苦的一个点,不只是因为它作为一个这么可爱,这么特别的一个女孩子,她就二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

而是这件事情,它明明有很多种可能性,可能是我中间的疏疏忽,或者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我跟他说,我说,咱们要坚强一些,我们一起可以挺过去的啊。

然后他和我说,那他就是不坚强,怎么办啊。

软弱的人就是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死了啊。

留下的都是一些坚强的人,他说比他自己惨的人有很多,但是这些都阻止不了他惨。

这些话我一开始是不理解的,直到现在,我觉得确实是这样的,我都觉得自己现在也挺惨的,就是我直到现在才有一些理解他的感受了。

就是那种和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好像能暂时的躲避一下那种黑暗。 这这视频。

根本耶思路研究天到现在累累趋势已经七个多月了。

耐克回到了杭州,尽量让自己像普通人一样去生活。

他说他在上班的时候已经表现得很好了,只是下班总是不愿意回家。

他无法面对一个人的时间,也无法面对。房间里到处都是蕾蕾的影子,因此父母重新帮他装修的房子。

他也找了一个同住的室友,也许是没有见到蕾蕾最后一面。

在耐克的梦里,他总是能找到理由和累累重逢。

他梦到磊磊,给他发消息,说之前只是磊磊的父母不让他们见面。

现在磊磊终于拿到了手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骗他的。 耐克说,她好像有点感受到蕾蕾之前感受到的那些痛苦了。她这才知道,蕾蕾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儿。

他过去有多么努力的在生活。 如果你在网络上搜索应该如何与抑郁症患者相处,很多文章的最开头都会先告诉你你最应该做的事儿。

不要因为这位患者而影响了自己。

很多抑郁症患者的家人和朋友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但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受到患者影响的时候,一定要向外界寻求帮助。

这个时候,适当的和患者保持一点儿距离,并不是自私的表现。

一位陪伴了严重抑郁症丈夫多年的妻子写道,严重到会去自杀的抑郁症实在不是人力所能改变。

更不是因为你曾经的某句话,或者是某个行为决定他死亡的是我们远远无法抗衡的力量。

所以,请不要去背负自己不该承受的心理压力,你的心理健康和患者的同样重要,嘿嘿。

木文佛文,我也这样天使,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柳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节目的最后邀请你收听喜马拉雅fm超级情感节,喜马拉雅找了很多播客明星来做一档和当代情感有关的节目。

里面有伊能静聊少女心。 黄毅聊离婚,王思文聊亲密关系代际差异,不婚主义开放关系,这些广受关注的话题都会被提及。

十月21日到十月27日,每天晚上八点在喜马拉雅app搜索超级情感节即可收听。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