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岁,我赚了 500 万美元,还清了爸爸所有的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6月前点击:235


23 岁,我赚了 500 万美元,还清了爸爸所有的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

在之前的节目里,我们曾经播出过一个故事,叫父亲铺产后,我们一家人开始了负债十年的逃亡。

今天的讲述者迈克也是故事fm的听众,他在年少的时候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作为一个曾经的富二代,迈克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但是却因为父亲破产改变了人生轨迹。 但是和那个故事不一样的地方是麦克的父亲没有逃跑。

而是选择留下来承担所有的债务。

我是八五年,就是五月份出生在湖南长沙,那是我的故乡,从小的话就是家里谈论现在挺好的,老爸以前是在湖南省委工作,后来调来深圳,以后就是很快就在国企做领导其实很重要的职位,然后我妈妈在卫生局,财政局都有工作过。

都是不错的职位。然后。

我后来自己有出来,就是考了这周会计师开会计师事务所,所以就从家境来说,我从小家里条件还是挺优越的。

嗯,我记得我对我我爸有车的那个印象就是第一部车是那个黄冠3,那是九一年,还是九二年的时候,那是不进口车。

当时是500000人民币。然后我还记得那个车是有个小冰箱的,就是那个东西还被我弄坏,因为我把它拆下来,然后我想把它那个柴姐就曾经装回去,后来发现多是一个零件了,这个同学坏了。

还要反反抢修那种,这是人民币的工资。那个时候父母后来他要跟我说,猜1200块钱一个月,然后你一部车都这么贵。

因为我爸是领导,而且他当时负责了一些对外的一些外资的引进的谈判,就我爸的身份,还有他开的车,那个时候是能看出不一样的,小时候我就能感觉到是不一样的。

就哪怕一二年级的时候,我觉得就是有车能送,孩子去上学的都很少,有司机的就更少了。

小时候我爸是有司机的,而且这个司机他是退五的军人,他是有配枪的,我爸对于他来说就像首长需要保护一样。

这一点我也觉得很酷享受,因为我会觉得他都会把枪给我看,然后把枪拆解来跟我讲解原理,所以想那个时候大家可能没见过枪的时候,我一年级我就开过枪了,我知道枪的后座力气大。

我觉得我父亲嗯,在我的印象当中,我是很崇拜他的,我觉得它就像一个一座高山一样。

但是我小时候会觉得我希望以后能比我父亲做得更好,因为他花了很多时间找我,就是我爸在,我很小就是。

六七岁那个时候就会带我去参加公司的董事会,然后就是他,其实就是把我放到后排的位置,让我自己去听,他也不管我。

我可能在自己玩自己的玩具或玩乐高之类,但实际上我就这样,偶尔木乃是有好处的。后来我发现你嘉诚先生是这么叫他儿子,是带他去参加董事会,参加很多的一些活动,也不是说一定要你去做什么。

但是就是培养你从小学到高中俏,就是每个人都会羡慕的那种孩子家境,因时自己也很努力,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 迈克尔就这样一路顺风顺水的长大。

直到高三那一年,我爸有两年的时间就是203年,那个时候,他是属于从政府辞职出来了。

就是跟朋友一起做这个地产的事情,因为我爸爸政府的关系比较广,所以说这是当时这个事情,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

那个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呃危机的征兆出现,而且就是我在高三,那个时候,我爸就已经有跟我一些人生的规划做好了。

就大概的规划是这样的,就是我会去北大都经济学习,然后呢,教授都跟我招好了,我爸还陪我一起飞去北京,进了这个教授。

然后我再读到研究生,然后以后我去央行那边工作个呃,两到三年的时间,然后我再申请的调回深圳这边就基本上按照我把这个规划,35岁之前。

我是可以坐到行长的位置的,就我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就已经可以掌控这一切了,握着这样的星星。

都是应该按这样去发展,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都会按计划发生。但是。

在高考之后,然后就几乎是一夜之间嘛。就这一切全部都被打碎了,被打得反碎。就因为我爸出事儿和公司出场,就是我爸很重要的这个合作伙伴啊,是我爸很好的朋友,就很多年的兄弟了,很信得过的这个人是企业的总经理,然后他把公司的钱就走了,这笔钱在当时来的算是一笔巨款了,接近三千万人民币。 我爸是企业的法人,也是董事长。

所以我爸当时面临的选择就是很就很艰难的一个选择,要么你可以用你的人脉关系,赶紧就跑路,要么你就留下来留下来的话,按照当时的法律和法院的这个执行程序。

这个债务就是我们家来抗吗?

我爸当时做的决定就是很艰难,他跟很认真的,这是根果。还有,妈妈说,他说,我不愿意我的妻子做一个逃犯的妻子,我也不愿意我的儿子做一个逃犯的儿子,所以我会留下来,我不会逃避。

所以这个决定就是对我们家影响,就一夜之间突然我是接受不了,是好像这家里怎么会变成这样。

然后那个时候还有那个工匠的工人呢,家里闹事的就是偷。有这种传言是我爸只要准备全家移民。

就是把公司钱捐走,准备全家移民,因为他们有好几个月的发布出工作,就看到家里打杂强什么?

就这些工人会来,我们家就泼那种红油漆,什么之类,我现在都还记得,然后会骂我爸是个混蛋,背心弃义什么呢,就是把大家去学汗全都卷走。我当时是很气愤,会觉得我不能够看到你们这样侮辱我父亲,所以我会跟他们动手了。

但是我会被打得很惨,因为我打不过这些常年在工地上干活的工人,就我第一次尝到了这么一个挫败感,就是我从前觉得自己一直活得像一个小王子一样挺无忧无虑,挺自在的,但突然家里就变成变成这样了,就我父亲原来是非常受人尊重的,然后有全是有影响力的。

这么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就是丧嫁犬一样,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所以我那个时候也很血气,也很冲动。

我爸其实都是看在眼里的,他觉得我不能再在国内这个环境待下去了,因为这个事情会对我有很大的影响。

就是我爸,他有一天晚上就是很认真的跟我在书房常谈类似,他就说,这时候我必须要出国。

他说,家里在香港的一个银行户头,还有一点钱不多,从来点美金在里面,大概够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跟学费。

然后最后就要靠自己了。

我当时坚决不肯走了,会觉得我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而且我还是儿子,就是负债只还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应该留在我的父母身边,去帮助他们度过难关,而不是跑到国外去。 我记得我爸当时还删了我四个巴掌。

这是我把第一次到武汉写的人生第一次,我真的是被打懵了。我爸当时对我说。

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做不了,我要你滚,就必须要滚,这个事情没得商量。

所以那一刻,我觉得我内心是充满了对父亲的恨和愤怒,就是我会觉得我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让你们失望过。

我一直都是你们家,但是为什么呢?这么关键的时刻,你却要我离开。 我来出国前,就我爸妈送我去码头的时候,那个时候要去。

做那个布伦剧将到机场里面搭飞机飞在那里。

过海湾之前,我是跪下来给我父母,真正的磕了三个头,跟他们说,我说,我发誓,我一定会把家里的时候债务帮他忙。

环境。

我说,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的话,我死也会死在外头,会永远不回这个家,然后就走了。

麦克的父亲在背上巨额的债务之后,一心要把儿子送到国外去。

虽然麦克的分数足够上北大,但是这一次父亲没有给儿子选择的余地,因为父亲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这次失败会成为儿子日后档案中的污点。

导致他将来在国家的金融系统中再难获得好前途。

但是当时的迈克尔只有十八岁,还不太能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怀着满心的愤怒和不满,迈克开始了在加拿大的留学生活。 我当时就刚下飞机,那个时候是有一个亲戚就在机场接了我,然后帮我找到了出的地方。

后来他也没有再来看过我,因为我们家已经不像当年有权有势的时候了,直接都会巴结着你,亲戚现在都会躲着,因为就怕你丈夫找人借钱了。

我也很清楚这个现实就是那我就靠自己呗。 第一件想的事情就是要找不能做,所以我刚开始有在那个就是超市,谷歌是多少食品超市,有没有打工?

还有就是在西餐厅,因为呢会有小费。

我印象很深的是,就刚去的时候,第一个月摆那个鸡汤的罐头,他需要把它摆成一个形状就垒成像个塔一样的。然后大家可以去,那拿嘛。

就是一种营销手段就是,嗯,我摆了快三个小时,然后终于把它垒好了,因为我确实没有这方面经验,然后感觉说哦,终于完成一些作品。

还没等他开心,所以转身的时候因为他那个货架那个车我撞到了,然后就他撞在挂场上,一下子全洒了,就滚的到处都是,就是整个商场都是这个罐头到处滚,然后我当时整个。

人是傻掉了,但我觉得特别感动的也是当时就是第一次在异国,他上感觉到这样一种不一样的问题,就是大家都会过来帮你忙。

就把这种怪和收拢啊什么的,哪怕那个姥姥太太煮了一个那种拐杖,她就会踢脸灌到过来,说培育过那种。

然后我当时真的很感动,我当时流泪了,我还记得,然后一就不断的在身边。人说反应可以反应,可谢谢,谢谢。

还有一件事情,可能我在补充一下,就是在西餐厅我打工遇到就是。 嗯,应该是一个中国人。

我那天可能他有情绪吧,就是跟他的这个太太好像吵架了,还什么就是不再跟他解释菜单内容。

那时候就是我跟周梦跟他说,我也不知道他中国人还是化验,因为他讲的周围有点闭角,然后他突然一下子很生气,然后就用菜单扇了我一巴掌,那是我第一次人生,被人是很怕伤就外人。这种我当时整个人也是很懵的。

但是我下意识反应很快,我赶紧跟他陪你打算。我说,那个我在请另外一位同事过来帮您解释,可能我不够专业。

后来就是就是我们的那个电子竞技文化就过来,关键我是有个没有事情。然后他说,这是?

这种事情很少发生,然后他说,这个就你就先休息一下什么的。但是我当时整个人是真的觉得有种很愤怒的感觉,就是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人,为什么会这样,但很快自己也平静下来。我,我告诫自己说,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服务商。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像,一个就是广二代富二代那种家庭里的孩子。我不能再用过去的这种身份跟态度来对待。

所以我很快就调节这个的情绪。 刚刚大家过了十分钟,我就开始服务,另外一个去了另外一个赛克。

的客人,我就说,我也不想说在自己做什么事都不干,所以我倒没觉得刚开始有多艰难,但是倒会觉得自己似乎在哪一瞬间成长了一些吧。因为以前是没有工作过的。

没有打过零工,这种都没想过以后自己需要什么半空半度去你好自己真的没想过有跟家里打电话,但当时因为。

那个时候其实打电话还挺贵的,所以我一般跟家里就讲个三五分钟就报个平台什么我就不怕把电话挂了。

我一般是每两周左右观家里打一次电话,但其实我本来也不想跟爸妈说太久什么,我会觉得我对家里是有恨的的情绪创造父亲去了,我也不愿意跟他读书什么,但是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每周六晚上打电话回来之前,父亲会提前两个小时坐那里逗我的电话。

这是我听我保平安的那个声音。

他和他们坐着一直等然后成绩的话呢,就是因为我英文一直基础都很不错,然后我从小就有外交,所以我大概看了一下经济学本科学的那些东西,因为很多的这些书或者什么我,其实之前我在高中都有看过了。

所以就是我在学业上花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不是属于成绩特别好的这种,因为我当时会觉得说成绩我质概中等就行了。

保证我的兄弟毕业,但是把多月时间去打工开始攒钱,我当时其实打工的时候也不少窜了一下,这和人民币我一个月,那么当时一比八年级,我接近三万人民币的收入一个月。

我其实上是提前毕业,我零六年就毕业了。

这是我是属于三年完成了四年的课程,就是我修完了学分,我就赶紧工作了。

然后我其实第一份的工作就叫华信银行的私人银行部门。

事实上很好的一个工作对我来说是,就是我还是进了银行的系统,但是好处是因为国外他没有什么档案,他也不知道我加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我能进,而且我很感谢的就是我当时在就是那个视频超市打工这个经理,这样他的表哥。

就是我后来的老大,他的表哥,他尴尬,这是一个独立银行家的状态,他有想招新的助理来一下,就是说吸引,然后然后来谈一些,就是开拓,一些就是中国这边,可能因为当时移民慢,六续续多了。

他是就是属于说推荐了我给他表哥认识,但他觉得说麦克这边做事情很认真,可他是个很努力很兴奋的人。

所以他对中国的一些情情况,就是可能中国的企业家官员,那些情况可能会比较了解。

他的家庭背景,他的成长经历,所以他推荐我去做,就是他的这个表格的助理。

所以我是很幸运的得到了这个职位,那个时候很兴奋,就是就终于可以全职去做一份工作,不用再打零工,打散工。

其实我父亲当时是很惊讶的,他没有想到我能净化器,因为CD片是很难进的,而且他也没有想到我能进私人银行部门,因为pro班肯定是属于说精英撞到了的精英是非常难进的。

但还好随便有人推荐,而且我在试用期的时候又展现出了自己的一些价值。

我试用签了三个月,就签了两个客户上了。

2006年迈克进入的花旗银行工作,从助理做起,两年之后成为了高级主管,积攒下来500000美元的存款转引到了2008年,这是迈克奇迹一般转运的一年。

时至今日,买狗还是会觉得发生了一切难以置信。 回想从十八岁起经历的种种人生变数,他觉得一切都是命运奇异的安排。

那个时候,从零七年年底,是其实已经能看出来一些金融危机的前兆了。 我是有一个师兄,他是读那个金融的,他是博士。

而做那种数据分析模型的,给这些大投行跟真券商,这种他就因为他也是湖南人,过关系比较好。他就跟我说,他说迈克尔真的一直在看这个数据,我觉得很不正常。我觉得股市很有可能在明年要崩掉,但他也说不出为什么,因为从他的数据来看,他的风险啊,各方面的都不断的增加就是,但是股市又一直在涨,他说这是不正常的。

应该会崩掉。他当当时给我解释了很多,因为他是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跟数据分析模型的,但是他当时拿了这个报告。

跟他的老大跟别的这些大的银行同行讲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因为当时股市特别好,每股已经涨到历史最高呀,所以就是大家都不会觉得这个排队和结束大家都很疯狂,大都很享受,所有人都是赢家,没有人是输家,所以确实当时是已经电话了。然后我当时很敏锐的感觉到一个,就是说,如果我做空估值的话,我买做恐怖式的机会的话,我有可能会打转一点。

但是如果我赌错了,我就多亏亏光了。

因为股指期货是很残酷的,是超高风险的投资。

你可能听说过股指期货,它是根据股票价格指数所涉及的一种合约,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对赌协议。 迈克当时预测股市会跌,所以他就买了做空股指的期货。

每当股指跌到一定的数量,他就能获得相应的收益。

但是这项投资的门槛非常高,高收益的同时也伴随着极高的风险,需要丰富的炒期货的经验。

就是因为考虑了整整花半年的时间,几乎是彻夜难眠的,因为我一直想躲这一把,但是又我很怕,如果我自己一直就是忍不住说心里啊,是想要做这个事情,但是又不敢就是纠结了整整快半年时间。最后那天下午我终于想做想清楚,我说,我就读这一把。

如果我输了,无非就是从头再来,反正我们家签的那么多钱,也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环境。如果我赌赢了。

说不定我就能够这笔钱,我就可以回家了。

我还我还记得,因为我不敢在自己的银行内部下单,因为怕被人吃想,因为这种事情大家都会觉得你真的是脑脑袋被驴踢了,或者被门夹所有人都看好你看空就疯了,还是找了一个并玩一下银行,也是这个不是很熟的朋友。

然后我这个朋友虽然跟我不是很熟,但那也是很良心的,劝我说买口罩对不对,这是真的,不要这么做。

是你会你会亏的渣都不剩啊。 然后他劝了我二十分钟,然后我说,上上,这就就就这么决定了嘛,就是我。

定了,就这么定了,然后当时好吧,你自己看吧,还把那个合同几乎全部的继续几乎全部的积蓄500000美金,这是我几乎全部了,就我基本上就像赌场上的奥英一样。

宝音就读这一吧,不到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美股就彻底崩盘了,就几乎是一个月之内,美股就已经。

就跌到历史的一个灿低很低的位置,这已经是接近1929年金融危机,那种程度就一个月,而且那个时候雷曼兄弟倒闭了。这是一个很标志性的事件。

我当时也会觉得像滑稽,我们这样的老牌的版本,你要会不会会这样。当时真的我们的行长就是我的老大,跟我说的是。

就大家活着就好,不要去死,所以鼓励大家,不管你损失多惨重,我们要度过这一块。他这种话都讲出来了。

就是我真的是有亲眼见到,这是一个客户,就是他。

一个韩国人吧,他们直接拿着枪冲进银行的,然后是警察,还有保安把他摁住,那种他是冲天,就是朝天上开枪那种就疯了。

所以就当时真的是很疯狂。整个华尔街就是我觉得就像是屠宰场一样,或者战场一样是死伤亡惨重,所有人都很绝望,所有人都不知道我们下一秒会变成什么。 我当时甚至我都没有去想我的挣了多少钱。是我的朋友打电话给我,他说麦肯锡不认识什么大师啊,就是是不是有高人指点呢?

你知道吗,就是他说你的股票户头翻了十倍啊,就是你的这个股指期货。因为。

我是做空的,所以他那个比例特别高。

500000,这边上五百万美金,足够我还我父亲的所有的这些债务,还有一部分英语。

我当时应该是拿起咖啡杯,然后又去咖啡店结了杯咖啡,然后坐在那一个人慢慢喝。我好像没缓过神来,因为我觉得特别不真实。 我当时是想的是,这会不会是个九五是我朋友在安慰我,你家给你开个玩笑,说你挣了其实让你。

回来就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打电话给他。

那后来我终于确定我自己是得到水笔圈说我当时我还记得我是是抱着我的女朋友就大哭。我说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爸妈我做到了,可以回来了,因为我内心也没有回过家,就是好像会觉得。 但那一刻,我突然才意识到,我自己是想家的。之前我一直都不觉得我自己想家。

直到你做到了你的承诺,你在突然意识到,其实你一直是想假设是你。

一直把这个对家的思念和对家的这种感情一直压抑的神压压得很死,那一刻喷涌出来了。

我是八月底的时候哦,买了鸡毛就是回国的,当时是请了半个月的假,我没跟他们说,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是到家的小区楼下的时候,突然才有一种,那叫做那个词,那个词叫什么叫做静香情切,就你马上到家,你反而变得忐忑和不安,你不敢上去。

就我在家楼底下转了快两个小时,我才上去,因为我实在是口渴的不行了,我要上去喝口水,然后我敲门的时候是我妈妈开的,他把门马上就关上了,然后过了以后打开,然后又关上了。

因为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他他不知道我会回来也不敢上这门口是我只要第三次开门的时候才发现真的是我,然后我妈妈也是就是,就是整个人就。

厂里头倒在地上,我赶紧过去把他扶着,然后就抱着我哭。然后我爸在楼上,他当时那个听到我妈妈我在哭的这个声音,他感慨你冲出来看什么事,然后看到事物。

我爸是过了一会儿再下来了,他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就我们一家人在那里就拥抱着流泪着。

那一刻,我突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事情,就是其实我。

我当年或者这么多年,我恨的不是我父亲,我恨的是我自己内心深处最恨的是我自己的无能。

所以在那瞬间,我觉得我的很多的这个情绪在那一瞬间都都释怀了。

我终于明白了,会终于明白父母的用心了。

然后从那时候,我们家里关系就开始慢慢变好的,从零八年开始,就是不光是我事业转运的一年,也是我家庭的关系开始转运的一年。

2008年回国的这段时间,迈克不仅修复了和家人的关系,还遇到了一位优秀的创业伙伴,他们一起创立了一家ai大数据的公司。

麦克回到美国之后,开始为新公司招兵买马,公司逐渐走上正轨。

他在2011年正式离开华清银行,全心投入到创业项目当中。 但是到了2013年,国内的家人忽然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原本就心脏不太好的母亲,因为多年的劳累和压力患上了一种罕见且凶恶的心脏病。

医生说,很可能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

我妈妈就是送去医院抢救那个晚上,那个晚上我不在。然后我就等我买了机票,赶紧从纽约那边飞回来的时候,妈妈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但是我看到我爸的时候,我当时很震惊的是,真的就能几乎一一晚两晚的时间。我把头发摆了好。

整个人销售了很多,我是看到他就是。

就是就晚完上的时候,就是在医院里,是把头头跑去角落里,就是跪在地上哭。我从来没见过我父亲流泪真的是第一次,所以我知道他很痛苦,他也很压抑。

所以我那个时候,我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国内国外所有的医院,医疗团队,然后终于是那个时候,在瑞士的有一家医院。

二十家医疗机构。他们开发一种新型的药物是实验,时间起来还没有。

还没有上市的说,后来慎重考虑时候,让我妈妈用了中药才控制了她的病情,所以他到目前为止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

就我跟我父亲的关系,确实从零八年之后一直到恢复,从一三年那个时候,是应该是得到了一个完完全的一个治愈吧,会非常以前这种非常亲密的互相相信,互相支持一个状态,因为我爸那个时候觉得他自己已经心里憔悴了。

所以如果没有我在的话,他觉得自己。

很难成功。那段时间是那个时候一三年,那个时候妈妈在疗养志愿的时候才意识到,确实父母都老了。现在是用我来成绩这个家伙。

而且我有这个能力,我要好好陪着他。 为了更好的陪伴家人,2013年,迈克尔选择回到中国。

他从美国带回了核心的团队和技术,作为股东之一,加入了另一家公司。

现在的迈克回想起过去,如果当初家里没出事儿,他按照父亲的规划去读书和工作。

应该也过着不错的生活,但是现在他经历了奋斗的那几年之后,他更享受这种自己掌控命运,扛起责任的感觉。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柳豆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如果你是故事fm的忠实粉丝,每次听完故事随手转发一下,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