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一大哥的世界:我想用钱交换爱情,她却想要更多
gezhong2022-03-21  389

并不是有钱就能实现你想要的 故事FM ❜ 第 566 期 前不久,我们播出了一档关于女主播的节目。那期节目里,给笑笑打赏了几十万的榜一大哥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很多听众在评论区留言,希望我们能找个“榜一大哥”聊聊,听听他们的故事。于是,我们找到了一位听众,他就曾在2016年,当过几个月的“榜一大哥”。 玩过直播的人应该都对2016年印象深刻。那是网络直播进入爆发期的一年,大家称之为“直播元年”,几百个直播平台疯狂竞争的景象被媒体称为“千播大战”;那个时候直播带货和短视频还没有进入人们的眼球,当时最火热的,是游戏直播和美女直播。今天的讲述者富贵,就是在这个时期进入了直播的世界。 /Staff/ 讲述者 | 富贵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一舟 编辑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Back to Moon - 彭寒(第一次打赏) 03. 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进入圈子) 04. dead moon - 杨帆 彭寒(察觉异常) 05. dead moon - 杨帆 彭寒(片尾曲)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shi_fm

榜一大哥的世界:我想用钱交换爱情,她却想要更多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前不久啊,我们播出了一档关于女主播的节目,那期节目里给笑笑打赏了几十万的榜,一大哥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很多听众在评论区里给我们留言啊。

希望我们能找一个榜,一大哥来聊一聊,听听他们的故事。于是我们找到了一位听众,他曾经在5年前当过了几个月的保尼达哥。

我叫富贵,大概在一六年底的时候做过三个月的所谓的榜一大哥,我就是总共也就线上,也就是980000,嗯,加过一些同级别的,就是看主播的所谓的榜一的群。

呃,我在这个群体里算化销偏少的,甚至是尾部的这么一个金额反而过直播的人啊,应该都对2016年印象深刻。

那是网络直播进入爆发期的一年,大家把这一年称之为是直播元年,几百个直播平台疯狂竞争的景象,被媒体称之为是千波大战。

那个时候直播带货和短视频还没有进入到人们的眼球。

当时最火热的是游戏直播和美女直播,富贵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看直播的。

在那儿之前,富贵曾经陷入了一段长达两年的低谷期,因为创业失败,富贵欠了一笔债,饭都吃不上。

甚至生活费都要靠朋友接济。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本已经打算谈婚论嫁的女友也和他分了手。

在看直播之前,正是富贵的生活,由最低谷慢慢开始好转的时刻,他和朋友一起新开了家工作室,生意有了起色,不仅能在短时间之内还清,之前欠下的债,还能挣上一笔钱。

富贵终于能松一口气了,白天忙于工作,而晚上却百无聊赖,于是他开始看起了直播。

有一次富贵刷到了一个新人女主播,当时这个主播的直播间只有几十个甚至十几个人,评论和互动都很少打赏,收入更是寥寥无几。 就是这个女主播让富贵?

第一次成为了榜一大哥,他当时开国是因为他的工作遇到了一个事情,就之前的签了,公司没有给他结账。

呃,他当时房租都交不上,它就导致一个接近无假可归的状态。

很自然的,我就联想到了自己和当时女朋友饭上吃不上的状态。我当时婉转的问了一下,房租多少钱。

然后我换算成加上和平台扣取那一部分。

反着算一下,然后我就用礼物刷给他。

当时我看这个女主播,我就产生一个迁移的心理,我就是想让一个说简单点儿,我看着顺眼的人,让他在我的影响下过得好一点儿。这整个阶段他的直播间其他人也不多。

我就花了很少的钱,就当了一个所谓的榜一大哥。然后当时我没有,并没有体验到什么榜一大哥的乐趣啊。我们没当回事儿,成为新手主播的榜一大哥,很容易甚至富贵,给他刷一个80块钱的礼物,都能让他惊喜不已。

在富贵看来,争夺榜一大哥的位置更像是一场电子游戏,只需要动动手指,把钱刷出去,就能获得这个头衔。

而成为榜一大哥也是有惯性的,只要这个花费是在富贵的可控范围之内,他就愿意刷更多的钱来维持住自己绑一大哥的位置。

我当时记得就是关于充值,有一些小的记忆点,比如说当时那个平台有单个礼物,最高的是和人民币5000元。我之前觉得啊,神经病嘛,之前怎么会有人花5000块钱给人刷一个礼物,只为了看个特效而已。 但是真到我刷的时候我?

当时那天刷是因为已经有别的人开始给他刷一些中等的礼物了。

哎,当时我就是有一个很奇怪的心理,就是我这个保险大哥有时候会被别人刷个礼物变成榜二榜三之类的嘛。

诶,怎么有点奇怪,我就想站着榜意,这个位置大概是这个心理,因为点一下5000就没有了,它只是一个特效而已。

我还记得当时我一下子充5000,然后准备刷出去之前手指准备点了一个礼物之前,然后我的手就真的在动,那个斗就是又好玩又刺激,又有点心疼。

然后我当时就想,好吧,那就是这种体验之前从来没有过,那就给人生一个新的小体验嘛,然后就刷出去了。

然后上去之后,非常奇妙的是,那感觉竟然非常爽,就是浑身通透的感觉,很奇怪。

那个效果应该是当时在线的所有直播间上面都会有一个条幅会打出来,谁在哪个直播间刷了这个礼物,然后你他有一个快捷方式,你点那个横幅就直接进到这个直播间来。

他当时还剩小主播,可能粉丝可能就几百人吧。

然后裸烧了,第一个5000的礼物之后,他直播间瞬间就进了1000轮,然后那个屏就是就滚到,就是可能现在像李佳琦啊什么的那种非常快的滚屏速度。

然后当时也有一个氛围,就是说,谁刷了这个大礼物?

默认还要刷一些进来,帮你这个大哥捧臭饺子,这些人你要刷点儿红包,你包过去,然后就像微信随机的抢红包一样。

大伙儿去抢啊。当时基本上就等于刷了一个5000了,我通常还会刷个七八百的,这种红包可以刷机构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这个五钱的礼物大概倒是刷了有五六个。

富贵所在的这个直播平台上,大哥会被简单粗暴的用等级划分出来,你在直播间刷出去的金额越多,等级就越高。

就像之前那期节目里笑笑所说的大哥才是直播间里的主角,所有人都会去捧,他希望能和大哥搞好关系。

但笑笑没有经历过的是直播间里的这种关系,甚至会延续到现实生活中。 我当时好是47级还是53级,我忘了他好像是过了十几集20几不同的台阶,其实任意直播间的画面是不一样的。

首先是那个特效就跟其他人不一样,比如说你新到了一个主播的直播间,他看到了这个画面。

只要他玩儿了几天的直播,他都知道这个人要打招呼,要争取留下这个人,因为他刷了很多钱。

呃,就像刚才说的,你刷了那么多个礼物之后,每天都会有人嫁你,一半是主播,一半是玩直播的玩直播当中包括给直播间造气氛了或者直播行业的人。

然后这个阶段我就是被动的接触了这些人。

同时,还有一些同城线下的主播会找我吃饭啊,喝酒,包括一些所谓的直播间的运营,然后我每天就在这几个饭局里选一个。

我们基本上有半数的时间都在一些稍微高级一点的会所,但也不是什么顶级会所喝的酒,大概晚8000的那种。

比如开一个台,好像是8000或者一万二,大概是这个标准天天如此,基本上每次去都要有经理或者什么所谓的副总去过来给你敬酒,然后不停的敬酒每一个。

当时负责的人都来舅舅,比如说已经超过了当时那个会所的营业事件,还会有一堆人陪着,包括在门外啊,保安都陪着我。那段时间,几乎每一两天都会认识新的人,会有新的酒局。

那么基本上每天的局是有不同的玩直播的人,或者是有潜力刷很多钱的人在一块玩,然后同时会有一定比例的主播在一起。当时就每天的饭局都是在后半夜结束,有时候会是甚至会到天亮。

啊,大伙儿玩儿得很开心。

就这样,富贵打入了榜席大哥和女主播们的圈子。

20天时间里,富贵在直播平台上打赏了将近280000元。 这大概是他当时小半年的收入,大哥也是分等级的。在这个圈子真正的大哥面前,富贵不过是个普通人。

在他当时所在的榜一大哥的群里,其他人至少是中型以上的老板而富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顶多算是个小掌柜。

当时我们有一个小群,大概是个位数的人。

多的时候十几个吧,都是在那个平台里大概40级以上的人,也就是说,他至少是耍了20几万的现金在里面。

年龄分布就很广,从20多到40多岁都有,但普遍一点就是比较闲,或者是忙完自己的工作比较闲。

虽然我跟他们的财力不匹配,但是作息比较匹配,就是都是白天要很忙,但是晚上呢就很钱。

他们超过一半是花的,不是自己赚的钱,是自己上一辈赚的钱。

就拿我真正直接接触过的来讲,我接触刷的最多的是刷了9700000,因为他是个富二代,他是有有好几辆跑车的那种,所以说刷这点儿钱并不什么稀奇。

他线上只是一个敲门砖,他的线下给主播花的钱比线上更多,相当一部分祖国。

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车模平面,模特甚至听说过,为了跑一个主播,比如说他占沃尔沃,或者是他占哪一品牌,我就买一辆这个车,比如说沃尔沃,或者这种所谓民用级别的车,跟他们车库里那些超导相比,那就不算钱。

至少我接触都是这样的,我间接认识了,或者听说的,甚至比这个海海快金额更高。

那如果说听众有当时接触过那个平台的人,大概会知道一个全平台的大哥,他在澳洲大概是五六十岁,他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游艇,它总的消费额度大概是40000000在那个平台上,他就是玩儿没有任何线下的目的。

有一次平台半年会邀请这个大哥到场,这个大哥的飞机延误了。

这个年会,因为等这个大哥到场才开,然后他捧了若干个主播,只要是他在哪个房间,如果能留下他去个一两次,基本上半个月左右,那个人给他刷打礼物。主播变现之后。

付个房子的首付买车是没有问题的,这实实在在的案例就是铁打的女主播流水的大哥大哥有大哥的不一样,大概大概分为三类吧,最初级的?

就是刷钱想线下跟女主播有肢体接触了,这其实是最基础的,再往上一点是有真情实感的,然后刷的钱比第一档要多危险,并且认真想跟祖国交往了,最高的是什么,刷着玩儿那个钱是前两种加起来还要多得多,但他没有任何的诉求。

并且,如果有女主的见她,她也并不见她有自己的家世,他就是把这当成一个游戏在玩儿,王主任要买的皮肤也是花花点钱支付,那么我刷礼物也是这个支付的动作。

那种是整个直播行业真正的大哥,最开始当绑架大哥带富贵的是消遣娱乐的放松和玩游戏的爽感。

随后每天看直播刷礼物,酒局饭局到深夜的生活逐渐成为了富贵的一种惯性。 当真的开始深入到榜页大哥的生活之后。

他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

我有点儿嗯,有点儿享受,其中就是说来一个家里的人都是把你捧成大哥,当时有这么多人竟然跑着你说哎,我突然觉得啊,原来大哥这么爽啊。这大概是这个感觉,但同时我有大概一丝丝心底最底层,我有一丝丝知道,这不是我的真实的状态。

我当时会形成了一个惯性,就是好像我刷礼物变成了一种习惯,就是今天没刷我,好像。

觉得不应该或者少了点儿什么在直播间里这种习惯性的往外打引号的撒钱吧,他延续到了这个平台之外,比如微信,比如当时有那些从直播间加我同样玩儿直播的人,比如说跟我问好或者是怎么样,我会习惯性的先发一个红包。

这是过后我觉得非常不正常的一个状态。

当时我记得有一次有一个主播就是。

过年的时候,一个主播连续可能三四天跟我拜年问号,他每问一次好,我就用红包回他,这个就让我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看了直播之后能推掉的饭局都推掉推不掉的。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有两次我在大概十几个人的饭局上带着耳机,一边在应付饭局,一边在。

听他直播,然后偶尔会呃,打个字什么在他有在他留电视里这个过后,我想真是我觉得当时其他人看我应该是很奇怪。

富贵开始觉得不舒服,直接一点来说,可能是因为富贵不够有钱,不断减少的存款余额在时刻给他压力。

但钱并不是所有的问题。富贵逐渐意识到,榜一大哥和女主播们并不是简单的消费者和服务提供者的关系。

这一行真正厉害的女主播们。

并不是简单的供大哥们打赏和挑选的角色,他们目标明确也会挑选自己的大哥富贵的。一个很聊得来的大哥朋友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儿。

这个大哥是做房地产的经济,实力比富贵要强很多,在给一个女主播线上刷了大概400000之后,她开始考虑认真的追求这个女生。

甚至在女主播所在的城市为他挑好了一套2000000的房子。

当时他也是因为无聊,看了直播,然后看了很多,之后遇到了当时他想进一步接触的那个女主国。

但是那个主播还是在校大三嘛,大概在决定给他买房子之前,他们建立这面,而且那个女主播是带着自己的妈妈跟他见面的,然后他就跟我聊,说,哇,这很有诚意啊。那你就不行,就是就是认真的相处吗?

他说,他本来也是想认真想出,而且都已经在开始看当时那个城市的房子,然后后来就是他也在那个直播间的榜上嘛。他可能不是榜一。

他可能是前三之类的三四之类的。

结果有人跟他私信,问他,再把前几的一个人给他时间说,你们见没见过面,结果我一聊哦。他跟每个人都一样,都是带着自己的妈妈去见面。

而且他当时想给他买房子,所说的钱和所所承诺会给他的钱,在其他承诺给他钱的男人里是最少的。

然后那个主播就很直接的跟他说,不想跟他交往。

做朋友可以,但是不想跟他结婚了之类的,他就很受伤,然后甚至结尾的时候还到他直播电影去闹。

然后就是不怀而散。

但在我看来,因为我在这个之前就对这些事情有接触和有预期有预判,我倒没觉得有多意外。

我当时我到后期接触这种多了,我就有一种看看戏的心态了,可能是不健康也也并不好,但我当时就觉得挺好玩的,因为这些东西是我之前没有接触过的。

那个女主播是上海的,在这个平台直播,就连续遇到了几位大哥,大概三五个大哥争相的去给他刷榜一。

那么他整个的当时那个榜的礼物的记录应该是到了六七百万。

他说那个大哥去上海找他了,跟他讲一个月多少钱,或者说是在上海给你租个好一点儿的公寓。

然后他说没有答应,因为他当时在上海自己。

另一个精竹给他做的公寓比那个大哥说的说好啊。

而且他当时已经完全早就不是一个需要钱需要现金的一个为主要目的的阶段。他已经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是说他想做自己的实业,比如说开名院或者是开医美,那么这个需要的就不只是一二百万三五百万了。

他当时大概有一个目标在物色,这种人权还是优降优嘛。 如果他遇到一个?

所谓的高级的对手,那么那个主播不可能让他一二十万就碰到自己。就并不是说你单纯有钱就可以实现大部分的想法,并不是的,总有比你有钱的人富贵。提到他所接触到的主播圈子,大部分的女主播都是在校大学生以及刚毕业一两年的年轻人,这些女学生基本都是通过做直播,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第一桶金是什么概念呢?

三四十万到七八十万都非常普遍,甚至在这个平台做大了之后,大主播一天赚到手里的钱可以有一二百万。

我不说那个阶段,我很喜欢看一些新主播,就是基本上三个月左右,那么就看你有没有耐心去熬过这个冰点啊,过去之后就好了,很多我关注的新主播就是从零到二三十万的收益,这个很正常,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七八成以上最破最破的可能是最差的,可能三五万的受益大概三个月。嗯,这个就已经算。

不适合做治国的人的受益就可以放弃这个行业了,这个收益当时我接触的绝大部分主播都是这样的,可能自身都是学生,或者是自身没有过硬的经济条件,那么他们会一开始或者是借钱,或者是自己攒些钱做一些小的微长龙吧。

呃,或者是一开始连整容的钱都不够,那肯定就是买些假的包之类的。

一次次的事实告诉我,就是这样,就是颜值在这个社会,环境是可以等比例变现了,甚至我之前联系很密切的一个主播。他通过这个路径攒钱,整容开播。

他大概在两年的时间,从一个学生到移民美国。

当然,最后他等于算是完成了一个阶级的。

跃升,那么之前我们这些还没到这个阶级之前的人,他都主动的断了联系,而且我实实在在认识的人不止他一个。

并且他们有个动作就是擦掉自己的脚印,他们会把自己的号注销,注销不掉的改名换头像,然后把所有的动态。

只要能跟他们现在能有联系的信息都改掉或者删掉,这是他们统一的一个动作,一部分是嫁了所谓的豪门,就是嫁得好。

那么就是相夫教子的生活。

还有一部分是做医美相关医美或者是微商,然后医美。如果赚到钱会开分店开分店,再有钱会做餐饮,步调非常一致,但他们之间并不认识,但是我没事儿会刷朋友圈,会看到无论是为了钱,为了感情,还是单纯图一开心。 每一个进入圈子的人都怀有各自的目的。

有的人目标明确,一旦实现了,就立刻收身。

而像富贵这样的,起初是因为好玩儿进来的,渐渐地发现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退出不仅仅是女主播们的统一动作。

当每天喝酒,唱歌,灯红酒绿的生活状态成为一种习惯,负面情绪积累到几点之后,富贵再也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了。

比如当时如果有没喝酒的,那么最后送一些人回家挨根儿送,那么总会我是最后,然后车里又留下一个主播?

并且当时我大概有三到五次不同的主播会用手碰我的膝盖,会用走步碰我的胳膊。还有人很直接的就看着我眼睛说。

他说,我很爱玩儿啊,我也不至于傻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个人确实不喜欢用这种途径来展开下一步的事情。

但是当时就很奇怪,就是遇到一个这样一个遇到一个这样一个我就产生了一些很很厌烦的心理接定这种事情。比如说刚才我说的每天有酒局去会所认识新的女主播,在这个事情到达一个顶峰的时候,我被自己的这种生活恶性到了,然后我就在几天时间内断崖式的三联系人退群,这样我是单方面的切断了百分之。

至少95的联系方式就直接就删了,拉黑打电话也不接找我,你也找不到我。

而且在我做这个动作之前和之后,这些人也相继的有类似的动作就不玩儿了,觉得没意思,包括那些并不差钱的人,也觉得没意思,而且过了时间再久一点,这些人包括我在内,都不太愿意提及这段经。

就是大伙儿觉得哎,不,不要提了没进我不玩直播了之后再嗯,一七年初的时候,呃,春节到了没在家里过,我觉得到了海南脱产的减肥,然后那段时间我过的太快乐,太享受那个过程。当时最重的时候,大概240斤。

减到160,然后直到。

30岁的职时候,我才知道钱得努力赚啊,我的钱原来生活,这钱好像有点儿难赚啊。

在某个顶流男星出事儿之前,很早之前我跟朋友闲聊,我说我觉得好像长得帅有钱,一天换一个女朋友,一点都没劲,而且我觉得。

这种生活一定很空虚,当你具备一定条件时,这些满足本性的东西一如反掌,甚至不请自来。

但如果你具备这些条件,还能从印儿中我觉得太酷了。

现在想想当时的那一整段经历,我觉得对我是件好事,因为当时我意识到呢,并不属于我。

之后,从减肥开始,有了一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整顿。

我觉得当时虽然是花了一些钱,但我得到了远高于这些钱的体验和教训,然后以至于接下来的这几年,我每年冬天只要条件允许,都会在三亚待三个月左右,然后再减肥。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张一洲制作编辑,徐林峰声音设计,孙小雨?

婚姻孙泽宇,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1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