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性侵,我用余生逃离我的童年
gezhong2022-03-24  440



霸凌、性侵,我用余生逃离我的童年

比较轻微一点的就是那种被孤立啊,然后都不跟你讲话,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被那个堵在厕所门口,因为我那个时候小时候身体不太好,所以经常吃药。

我经常发现我的药物不见了,然后或者说我的那个两瓶不同的药水就被混合在了一起。还有一次是我的水杯啊,里面被放入了人类的排泄物。哈,事情发生在周末的一个中午,学校没什么人。

我开玩笑的朝他身上伸着一颗粉笔头,没想到他对着却非常的生气,然后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当时我的脸火辣辣的,唇却全然不知所措,接着边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并拿鞋狠狠的踩着我的脸。

嘴里在那里大声的嚷着,知道错没有。在期间,我看到的旁边一个教室里的女生在一直呆呆的望着你望着那还是我一个还是一个我认识的女生。

我那是心里想的,不是希望他能够帮我,而是觉得自己非常的丢人。

女孩子发育到一个时期或叫触痛期吗,会特别疼我的同桌,他比我发育要早很多,很多很多。

他在我到那个时期的时候,经常性毫无原因出其不易的过来碰我的胸。

如果我特别疼的话,他会笑得很开心。

如果我伸手挡或者觉得很痛苦着的话,他会叫周围的人过来看,然后说,你看他的姿势,说是他在。嗯,为什么?

我是阿默,我今年32岁,其实在十岁之前,我是一个小公主一样的人。

我爸是我们矿上学历之高的人,我妈是最漂亮的人,所以从小不管是幼儿园也好,还是小学。

我都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孩子。

我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的,直到小学三年级我爸妈调动工作。

因为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落后了,他们觉得不能给我更好的生活和更好的教育。

所以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换到了千里之外的另外一个矿山。

他们认为这是对我好,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记得我是一个暑假到那个地方的,从我奶奶家出来,大家坐两天的火车。

然后又做了四五个小时的那种乡村的小巴。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你让他坐五六个小时的车,真的就是觉得漫长无比,终于到那个地方了的时候。

虽然让我觉得很意外,因为之前带的第一个煤矿很脏,到处都是灰泥,永远都是灰兔兔的,但那里很干净。

就是所有的地都一尘不染,非常大的广场非常干净的楼,然后跟周围的农村相比,它简直就像是一个在贫瘠的地方的一个小城堡。

因为那个时候小朋友都在放假,然后我们操场呢,花园都是玩耍的小孩子。

然后我是被我爸妈牵着手走进了这个新的地方。

所有的人都很新鲜啊,我们下一期要来新同学啊,因为我们那儿一个班,一个年级最多就十个人,十几个人是矿产的孩子。

剩下的孩子就是临时工的孩子和周围农村的孩子。

这三代人其实非常好分辨。如果你在学校里看到那些永远在追逐打挠,笑得很开心的,那可能就是第一等人,他们父母都是双职工。

是在这个矿上最有话语权的人。

第二类有可能偶尔会跟他们玩,但是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一个小跟班,那他可能爸妈是单职工,要么是临时工。 嗯,最后面一等就是农村孩子,他们一般穿的都比较脏,也不会有什么新衣服,甚至有时候连课本都是要用上一级的旧课本。

那他们就是农村的孩子,只是来我们需要戒毒的。

这是个鄙视,鄙视恋,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我都能回忆起来,我是大概已经在入学的第一周就清楚地感知到了这种分界线。那个时候会侥幸的想都亏我爸妈是这里的双职工,我可能不会遭受怎么样的不好,但是我没有想到我成为在我心里,我认为是被霸凌的最严重的一个人。 其实第一个学期可能都还好,大家都是为了表示对一个新同学的欢迎和接纳,但后来我渐渐的就发现,这只是一个。

假象他们只关心这个人,最后会加入哪个小团体。

如果他加入了a,那么b一定会欺负他。

如果他加入了BA,一定会欺负他,那如果他谁也不加入,就是AB一起欺负我就是被一欺负的,因为我爸妈都是做测绘和机械的。我的文具盒里永远有削的特别好的铅笔和非常干净的橡皮。

以及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齿,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把我的东西拿去,说看一下,等我要的时候就没有了。

最开始可能因为我成绩好吧,所以。

带头的小朋友,他可能只是认为我抢了他的第一名,他要让我不好过。

我刚转学到那儿的时候吧,我爸妈也是有点儿很努力的,想让别人迅速的接纳我,他们是外来务工人员,我是一个转校生,我们一家人说这不同的口音的话,所以本身在那里面都是不被接纳的。

孙宇,我爸妈会在家里准备一些零食啊,或者是雪糕啊,就是说,如果?

你愿意,你可以邀请他们来家里玩儿。我们家冰箱里是塞满了一种东北典型的,很昂贵的雪糕了,然后欺负我的女孩离我家大概只有二十米。

他来我家,我就给他拿了这个雪糕。第二天他就去班里告诉所有的人,我家里有这个雪糕,第二天放学。

他说,妈说,你要不要让同学们去你家里玩儿。

我突然觉得好像啊,要变得受欢迎了。于是我答应了。

就他们每个人来,只是为了吃那个雪糕,吃完了就走,大概两天的时间,冰箱里的雪糕就吃没了。

然后我当然没有跟我妈说是来了这么多人,因为我怕她会生气,我就只好骗他,说是我一个人吃的。 我不觉得把雪糕吃光这件事情是欺负我。

而是每个人带有目的性的眼神。

和走了之后,那种明显的觉得看这个笨蛋的那种神情,但是我就只有成绩好,我就老师也知道我成绩好,所以他们就不停地让我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什么英语比赛,数学比赛。

语文作文大赛。

有一次我拿了一个全国的特等奖,蒋庄继到学校校长乐疯了,用广播去对全校广播说哪个班的谁谁谁拿了一个什么什么奖,他将来一定是我们学校的明日之光。

那个时候正好是元旦,还是圣诞前后吧,然后我就。

过了几天,我就收到了一张明信片,来自我的学姐比我高一个年纪的学姐,我还以为他是祝贺我,或者是怎样翻过来上面写的八个字,爬得越高,跌得越狠。

然后我抬头才发现我们班的女生已经笑作一团,他们只是为了看到我看到这张明信片的反应。

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子就跑过来说,我下学期就不再着念了。

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照片,我好做同学录。

我受宠若惊,觉得还有人愿意跟我要照片。

只有回家挑了很久,挑了一张我最满意的照片,扎着一个双马尾,敲着一个大鼓,第二天拿学校给他了,我拿给他了。之后。

他就拿到小吞剃那里去了。 大家围着那张照片笑了半天,然后再下一个课。我回来的时候,这张照片已经撕碎了,放在我的桌子上。

我记得我的自然课老师,她的老公是我爸的同事,然后分房子的时候我们家分到了房子,因为我爸学历哦,她老公没有分到,于是他上课的时候就会当所有同学的面问我,你家的新房子住的怎么样,那个时候我大概五六年级不懂,为什么这个老师?

要当所有同学的面问我这样的话,我答不上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下课了以后,我的同学们就会问我同样的问题。

甚至我们家窗户的玻璃都会被打破。

我爸就以为是孩子的恶作剧,但是我没有告诉他,这很可能是老师的恶作剧。

其实我现在能理解为什么那个时候的老师是那个样子的,因为其他的孩子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从幼儿园他们可能就认识,甚至是住前后院里的邻居。

而我只不过就是突然间空降了这个地方的一个随便的一个什么人。

所以后来我自己开辟了一个地方,我们学校后面是一片尾框坝,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就是采矿剩下的沙子,活在那里做一片沙漠。

然后为了防止他们扬尘水,会种很多的杀鸡树,因为沙鸡树是可以在沙漠里生存的。

然后沙鸡树都是很很矮,然后又很密的那种植被,我在里面找到了一个树洞,足够容纳一个人藏在里面,不被人发现。

后来那个树洞一直到我初三,我只要不开心了,或者被辞服了,都会到那个树洞里去拿树棍儿,在地上写字,擦掉,写字擦掉。

有的时候还会看到野兔子和野鸡从我身边跑过去。

如果说在那里生活那段时光还有什么回忆的话,我觉得最温暖的回忆就来自于那个树洞吧。 那天是我到了班级。

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切切私语,男生两三个聊作为团女生五六个围在一起。

当我进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甚至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措施,或者又出了什么丑,他们是不是在说火张了,场景太熟悉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在我已经消失的时候。

就看着我再回头说话,所以我才可能跟我没有关系。 后来我就。

问了一个农村的同学,我说,你知道怎么了吗?为什么大家都这样。然后他跟我说,你不知道吗?

高年级的一个女生被抢奸了。

我说被谁?

他很故作神秘地说,今天你就知道了,然后我们当天的体育课取消了。

我回头还问他,我说今天体育课为什么不上?

他说你早上不是问我被谁抢劫了吗?

但是。

这件事情并没有因为体育老师被关进监狱而结束被糖尿病。女生被他的女生长得很漂亮,就是留着我们小时候流行的那种五号头还是什么乔波头。

他们家就在我上学的路上。

我每次上学的时候路过他们家,有的时候就会想,他要是我的朋友就好了。

那个女孩子她回来上学以后,他班上的同学有一部分会表现出一种包容和心疼。

试得对他好,那另外一部分人就会在他经过的时候窃窃私语啊,往他的身上贴纸条啊,甚至在他的书书里或者作业本里加一些不堪入目的小说和漫画。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我甚至还听过一个传言,是我们班男生在说的时候,我不小心听到了他们说,你知道吗。

这个女孩子没事儿,自己在家里还会看三级片的,怪不得体育老师会看上他。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意味着什么,但是我很想知道,他们今天如果想起来自己当年说了的这些话,会不会后悔。

体育老师是一个非常非常文雅的人,文雅的不像是一个体育老师,甚至更更像是一个历史老师,或者是语文老师,戴着金信眼镜,永远穿着很干净的一套的运动服务,会把拉链拉到领口的最上面。 而且他说话从来。

不会带一些很土的方言或者是脏话,其实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很好。

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但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所有都变了,因为曾经被他辅导过的女生,甚至被他青年有掐的女生全部被扣上了。

他是不是也跟体育老师睡过的帽子,其中也包括我,因为我是学校的草原?

他们就会有意无意的让我听到类似于体育老师为什么会让他领操呢?

这样的问题,我小时候是练过体操的,所以体育课上我记得那个老师是曾经让我表演下腰,然后辅助我完成这个动作。

当然,这些也是被那些人说我的把柄。

看体育老师,曾经当我们的面儿都这样摸过他,然后没有答案,大家也会笑作一团。

老师们以为学生不知道,大人们也以为小孩子都不知道,但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所有的人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讨论的问题都是这个。 那个女孩子到了初中,大家都发育了,他会穿一些好看的衣服,他有个小。

姑姑好像是在大城市的,经常会给他买很多漂亮那种新奇的东西,比如说发誓啊,发卡,还有头戴。我甚至听到过我妈的同事来跟我妈聊天的时候都说,哎,你看那个谁是谁,被抢劫以后好像更放荡了。我用的词是放荡,但你也懂。

在那个环境下,他们用的词很可能更难听。 初中的时候,这个带头的小孩子已经不在我们学校了,但是剩下的人。

他们仍然一起这样对我。

我记得初一的时候,我们班收到一封信是写的全班首是那个专学走了的女孩子写回来的。

然后在办会的时候,我们班的他的接班人在班会上念这封信,新的内容有一大段是写给我的。

说,你还是那么骄傲吗?

你还是那么不可一世吗?你还是那么不懂得尊重同学吗?

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变成了一个跟现在不一样的人。

我离开那里,就是因为要上高中,我们那儿我们高中离我学校有八十多米,所以基本上是要住校的,我可以说是雀跃着去上高。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疯狂的想离开过一个地方,我迫不及待我初中同学里面只有两个人跟我一起上了那所高中。

两个都是男生,没有跟我分在一个班。

在学校里我从来见到他们都是假装不认识的,因为我们高中有好多都是比如说室内的初中过来的,就他们在每个班都会有自己的同学。

我看到这种情谊,我会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会和?

自己的初中同学或者小学同学,甚至幼儿园同学这么好,我看到我的两个初中同学,有时候在操场上碰到的时候。

我宁可穿过操场绕着走,我也不想跟他们被迫打招呼。

嗯,我之前也说起过我的英语老师,他就是一个去外面读书,但是又不得不回到我们这个学校来教书的悲剧。

他很喜欢我,他当时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将来要是离开这个地方,就永远不要回来。

我做到了,那你嗯,父母现在在那儿住吗?

不在了,他们也早早就离开那里。基本上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就也决定下海就不在矿上了。

我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跟我父母在这件事情上和解。虽然我刚刚跟你讲了大部分故事,他们现在都还不知道。

我和解的原因是,我现在明白那个地方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地狱,他们只想着说,可能要给我提供一种更好的生活。他没想到自己在那里也教育了各种各样的不得志和不被接纳。

嗯,那后来那个被性侵的那女孩儿,她后来怎么样?

嗯,我最后一次听说他好像是说他高中没念完就不念了,早恋还是私奔。

大人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一方面是惋惜,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是话里是有一种他自找的的感觉。

我,我很难表达那种语气或者或者那种措辞,但是他们在讲这个女孩子的人生被毁了的那句话的时候,并不是心疼那。所以,嗯,你上了高中之后,你父母也搬走了,那你就真的就再也没回去过,是吗?

回去过一次是带着我先生,那个时候还是男朋友,我带他回去到那个地方。

然后带带着他走到我家那个有兴树的房子,然后又带着他走到我家的另外一个房子。我会跟他讲。

我在这里摔过胶,在这里爬过墙。

嗯,当时你先生听到你跟他讲,你小时候好比在这些地方被欺负过,但是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那个时候没有讲太多,我可能都只是当做别人的故事,去讲一些小孩子们之间发生的事。

轻描淡写的啊,对,就大概以一种,这不是我的事情的口吻去跟他描述了简单的一些事情,但其实我脑子里面回忆起来的都是一些更沉重一些,我出于羞耻也好,或者是出于因为自己没能保护自己的愧疚也好。

不想跟他说的事情就是那个暑假不知道就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其实经常不太对劲就反。

抑郁症的症状,然后还有一个影响是直到现在,其实我都完全没有和我的初中同学还有什么联系,只不过在那之后我在班里的时候投买的更深了,更加不爱与别人交流,甚至直到如今,我虽然市场表现的很外向,但内心却人生感孤独。

我无限的憧憬着身边好友成群的生活,却又畏惧与别人社交。 但我后来。

发现就是我自己可能性格上有一些问题,就是我不愿意去找别人来帮我。

呃,或者说就是当别人对我好的时候,我会觉得特别的惶恐。

我们承办一起孤立过另外一个孩子,而我因为有之前的一点点感觉,我那种孤立是有问题的,是不对的,成为我一个出来帮他。

他说话也好,去跟我的周围的号说,你们这样不对,甚至吵起来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因吧。因为我。

体会过那种你觉得没有什么的恶意对人。

嗯,我叫ABC,来自江苏锦阳,大家好,我是王大卫,来自南昌,今年二十岁。

大家我叫陈金颖,今年二十岁,现在在南京上大学。

嗯,我叫哦。 林源来自陕西,今年十八岁,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博客节目故事fm,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实习生,黄瑞王一如。

袁昌佑,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2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