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一年级,我被亲生父亲猥亵了
gezhong2022-03-26  433

故事FM ❜ 第 351 期 两个星期前,一位名叫「小七」的听众给我们发来了一封非常长的邮件。她想要讲述自己在十二三岁时遭遇猥亵的经历。 在过往的节目中,我们讨论过很多次针对青少年的性犯罪(例如:E286.被亲人性侵的女孩)。其中我们也提到过一个数据,就是这样的案例中有七成都来自于熟人作案。 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会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创伤。 对本期节目的讲述者小七来说,这种创伤更是如此。因为当初侵犯她的那个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Staff/ 讲述者 | 小七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Under The Sewer) - 彭寒 02.Wood Writing Session 03.Dave Porter - 308 Negra Arroyo Lane 04.Lilac 05.Mallets 06.Endless Melancholy - A Minute For The Beginning

初中一年级,我被亲生父亲猥亵了

今天的故事开始之前先提示一下,因为涉及到了隐私话题,所以为了保护当事人,本期节目中我们对讲述者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两个星期前,一位名叫小七的听众给我们发来了一封非常长的邮件。

他想要讲述自己在十二三岁的时候遭遇猥亵的经历。

在过往的节目中,我们讨论过很多次针对青少年的性犯罪。

其中我们也提到过一个数据就是这样的。案例中有七成都来自于熟人作案,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会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创伤。

对本期节目的讲述者小七来说,这种创伤更是如此,因为当初侵犯他的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考虑到我个人这个事情的特殊性,我还是不太愿意以父亲去带上他,从血缘上或者从事实上他确实就是我的父亲。这一点无可辩驳。但是作为我个条而言,我不太想说以他是我的父亲这样去定义,那么接下来我还是会希望用a去带上这个人。

现在有几年没见他了?

印象中的样子是他很瘦,个子呢也不高,大概在一米六零左右吧。呃,与此同时呢,当你问我描述他的样子的时候,我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是老是有人说,我跟他长得很像。我很讨厌这一点。

即使没有这个事件本身,他也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就是我可以这么去说,我觉得我没有带任何什么主观的判断,那种主观的想法在里面,当时是初一左右,那个时候是反正,就因为各种原因,我的母亲是不在我们身边的,然后只有我跟a债。

我们家庭条件也比较差,在外地,然后只租了一间房子。当然一间房子里面自然是只有一张床,所以其实在很久以来,我都是跟我的父母亲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有一天晚上就是我睡在左侧,他睡在右侧,我模模糊糊的,我感觉有人在动,我红就是很自然的,我不知道是因为由于什么原因就醒过来了。当时我应该是平躺着的。

然后是a把他的手伸到了我的。 嗯,简单点说,就是升到了我的下体。

我感觉我那一刻是没有,也不能叫,没有情绪,没有办法,很准确的定义我那一刻,情绪究竟是慌张,害怕多还是不解,跟疑惑多,我感觉就是都有。

但是整体上当他混杂在一起中,似乎更是一种懵懵然的状态,一种懵的状态。

所以我好像就假装我没有醒,过了一会儿之后,我感觉是小几分钟左右,他就把他的手收回去了。

后来又醒了很久,就是在他收回他的手之后。

至于说有没有到达彻夜美睡的程度,最后居然还是很生气的,还是睡睡着了。也许吧,就是潜意识深度肯定明白说这样子好像是应该是不对的。但是具体到说,比如说性器官,或者说每个人性器官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简单点说,就是为什么男性喜欢进行这样的一个行为,或者是说,我要怎么保护自己在我的日常生活中?

就整个这一大块吧,我觉得我是。嗯,一定意义上说,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

然后我的母亲也从来没有教导过我这一块。

我其实完全回想不起来第二天晚早上的记忆了,就是我对第二天早上是没有任何记忆的,是不是只发生了一次,还是发生了两次三次,我不太记得清最多大概两至三次这样一个情况,那几次猥亵事件发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小七都没有明确地意识到父亲的这个行为究竟意味着什么。 小七在那段时间里既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儿,也没有在明面儿上对父亲表现出什么敌意。

只不过在很多年之后,当小七追溯起中学时代的记忆时。

他发现在潜意识里,他其实是在抗拒着父亲,并且在有意识的和这个人划清界限。

有一个阶段,我跟我妈说,我们所租住的是一栋房子里面其中一间房间,然后其中呢。在厨房旁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房间。

特别特别小,就感觉是一个很逼着的空间,然后只能放一个小小的工人睡的地方,然后也有人住,然后但是那个人好像是单走,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之后,然后好像正好就空出来了一段时间,我好像有提出过,我要去住那间小房间,反正也就够我住了小小的一个房间里。

但是确实也并没有永久住下去。

有的时候我是跟a分被子睡的,但是我有没有百分百的做到这一点,也许也并没有,好像是我明确知道他发生了,又好像我假装他没发生一样,这个东西很很矛盾,然后所以呢。

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可能对他是一种比较别扭的状态吧。比如说。

我曾经有几年就是我就不喊他父亲,大概是从高中开始的。我在那个当下我都没有觉得自己不喊爸爸是有什么原因的。我好像就是很自然而然的。

我就不喊他罢了,不自觉的我就跟着周围的人去用一些别的代声去喊他。我想着,这也算是一种我自己对自己的自我防御机制吧。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只能说,我现在回想,我觉得是受这个事件的影响。

我经常睡眠不太好,然后我很容易做噩梦。

我不知道是不是从初中开始就这样,因为从高中开始,我大概就有,就是因为高中就跟别人住在一起,所以别人会反馈到你的睡眠质量嘛,就是我会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是我会做噩梦,然后那种噩梦经常可能是带来很强烈的情绪在里头的。然后我我会踢床,然后类似于噩梦中会尖叫类似于这样子的情况。 如果在我那个噩梦醒来的当下,我可能会很不舒适。

更多应该是因为会觉得不好意思,感觉打扰别人休息,然后也会觉得很尴尬,又感觉好像我睡眠习惯很不好,但是一直到大学的时候,我其实一直都没有明白到说自己这些噩梦背后代表着什么。

但是确实这件事情并没有让我因此对性而产生说很不好的联想,或者是说觉得性很罪恶,或者是说呃,性就很恶心,很怎样,不从来没有就很神奇的一点在于,可能好像对于我这个事件有点越神奇吧。但我每就是我从来没有因此而觉得性这个事情本身有怎样。

如果说让我意识到这个事情是一个创伤点,我感觉是大一的时候,我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契机背景下。

前期提到我都忘了,但是我记得我是给我的闺蜜。嗯,就是用c代称她。

呃,我们是从高一认识的,然后我当时转学回老家,所以是经历了一轮非常大的这种心理动荡跟各方面,然后都是他在陪着我聊天各种声什么之类的。

然后在大一的时候,我印象特别深,是我在宿舍里面,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突然就说了。

我应该也没有具体的讲到是什么事情,但是我印象记得特别深,就是他说,行了,行了,你可以不用再说了。

就是当他是用那种比较难过,跟伤心的语气说的。然后我的母亲我都还没有告诉她,是我第一个告诉了这件事情的人。

我会觉得是那次跟他打了这个电话,然后告诉了他,这件事情让我好像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创伤。

在节目的开始,小七就提到,即使没有发生猥亵事件,对他来说,a也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小七是在农村长大的,后来跟着家人搬进了城里。

因为父母工作繁忙,再加上性格的缘故,小七和家人的关系本来就不算特别亲密,尤其是和父亲a在小七的眼中,a既不懂得如何爱护家人。

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世界好好的相处。 A,在我看来呢,是一个我会觉得他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

上大学前我高考嘛。然后他说,你要不去报一个免费师范吧,师范不是可以免学费嘛,然后出职的话可能是还有些补助。我说我当时下一次,因为我本来从来就没有想过去学师范,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他自私的一个点,然后包括后面就是我的学费,他就会觉得就是你就去申请你的助学贷款啊。然后怎么讲呢,就是他的钱,我也永远不知道,他就是花在他认为他该花的地方了。 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点是大一的时候刚入大学,然后刚开始过去就是拿了小几千的生活费,然后后来有一天呃,生活费花完了我都很少开口跟a要钱,然后是那一次就是。

嗯,我跟a说,我说就是确实没有生活费了。然后他骂了我一顿,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找这个家庭拿过钱了。

本身助学贷款申请的额度比较高,他是有超过我的学费的,所以有留下一部分出来。包括说。

呃,我一路以来学习成绩还可以,然后所以就是每年会拿奖学金,就是这些混在一起,基本上我就能靠这些生活了。 我对这件事情印象特别深,是我觉得是让我很愤怒的是大三左右还是什么时候也是。

嗯,我的母亲给我打电话,但是a是在旁边的,是白天我在宿舍,他们给我打的电话。

我的母亲问我说,大概一直说,啊,你爸爸说你都这么久没找家里要钱了,应该是有一两年了。

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当时有带给我特别大的愤怒感,所以我现在都会记得说怎么会你又不给我钱。我当时要钱,你又骂我,我自己赚了钱吧。你反过来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干什么不合适的事情了。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家庭很荒谬,我觉得他一直都明白,你想着说一个正常的父亲,怎么可能会真的希望说自己的孩子不喊自己爸爸。

他有时候以抱怨话开玩笑的口气都讲这个,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很严厉的说,比如说以那种所谓很高高市场之才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女儿为什么的也从来没有真正要求我去喊他父爸爸?

所以我内心深处觉得他一直都是明白的,好像是在大山的中间雪千年,那正好是寒假。

我印象中应该是过年,是在吃饭,就反正厨房有点大人接在厨房里吃饭的吃饭的时候诶,说了句什么话我不记得了。当他这句话把我的一些很难的情绪点给引爆了。

我就特别崩溃,我就直接摔快,然后就离开那个厨,然后我就往楼上走,然后我妈就追上来就来安慰我。

应该是我妈跟我安慰,说她说这个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或者是类似于这种类型的安慰方法。

可能是一个很长久以来的深层次,一直积压在那。然后我就特别崩溃,然后特别生气的说一句,我说,你都不知道他曾经到底做了什么,然后他对我怎样怎?

我,我应该没有讲到具体是怎样,但是大概率意思,他应该能听明白。

然后他就哭在很多年里面,我,我的潜意识深处,我总觉得我的母亲是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假装他不知道。我说你这些年是不是都知道。

然后他就说他说他说没有没有,我一直都不知道,然后就哭哭了之后,然后诶从楼下走上来,然后我没有想他上来是干嘛的,他上来的时候就比较面无表情吧,它经常都呈现在一种面无表情的状态。

就我妈在那哭的那个房间中间是一条比较窄的走道,我就记得是我从那个房间走出来,然后我就看着他,我就看着他,然后就感觉特别抖,特别恶,狠狠的放狠话妖说。

我都跟我妈说了,然后当语气没有那么狠,但感觉这种感觉,然后那种状态应该是有一种说啊,我终于有人保护我了,然后就是有一种好像是那种说,看你怎么办嘛。那种想法在里面。

他没有说任何话回应,然后他就往里走,我妈就特别生气的说,说你滚你滚。

后续就是这个过年,我比正常过年更早了,我就返回学校了,因为我觉得那个地方我待不下去了,我就可能初级左右吧。我忘了。然后我的母亲把我送上了车,好像也并没有说太多的什么东西。

那个事情彻底撕开之后,我就会暑假也不回了,只在过年的时候回去回去的话,我就会当那个人不存在一样就比较情绪化的数据。我觉得特别不要脸的就是他在后面,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好像又会恢复这种觉得我可以行使做父亲的权利了。比如说还会说。

就是很当然的要求我去做一些比如说家里的一些什么事情,什么什么什么事情,然后就跟我讲话。

然后我就会特别不想理他。对,就呈现这样的一个姿态,其实牵扯到这个就牵扯到我这这几年,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一个二次创伤,就是除了这个事件之外的。

我的母亲,她那个当下哭了,然后包括后面就是他,好像就会采取一种说不那么理会a,然后包括就是那种状态。

我觉得之后的几年中,因为我不是我还是会过年回去看一下我,我,我母亲嘛,我母亲跟他相处的那种状态,我就会觉得说。

就在我看来是很荒谬,我就觉得好像还是在维持一个很正常的相处状态。

我的母亲呢,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农村家庭妇女,他很善良,他从来对这个世界或者说对人是没有恶意的。

与此同时呢,可能基于他也没有受过太多教育,所以很多时候他我觉得他的身心可能不自觉的有点依赖于a,然后包括有的时候他那种不自觉的喊他,甚至他会喊我,然后喊成a的名字会让我觉得说,哎,你怎么好像站到他那边去了和诶,好像你还爱着他。

那时候就觉得说很天然的,觉得说不一定聚集到什么行为,那就有一种好像说,哦,我的母亲会保护我,会带着我走,会离开这个地方。这种感觉与此同时,不完全不是这样的,所以因此我情绪崩溃了。 小七之所以会精神崩溃,真正的导火索其实发生在第二年的春节前夕。

在和父亲撕破脸之后,小七就把所有的安全感都寄托在了母亲的身上。

在她的设想中,那一年的春节,母亲理所应当是会抛下丈夫前往女儿所在的城市和小七一起团聚的,而目前也的确做出过这样的承诺。

但是就在那一年的腊月底,母亲反悔了。不仅如此,他还希望小七能回老家,跟他们夫妻俩一起过年。

免得被亲戚说闲话。 在当时的小奇眼中,这个请求就是一种背叛,他觉得母亲选择了和禽兽一般的父亲站在一边。

所以那个春节,小七拒绝回家,并陷入了漫长的精神崩溃。 初一的晚上,我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两场电影,然后回来的路上,然后就下公交,然后走回家的路上,然后就哭狂哭,就一路哭回来,然后哭回来之后,我就给我其中一个同学打电话。

我就说,我说我不想活了。我说,我真的好不想活。然后他说说你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咨询什么的,反正那个当时就聊到这一点,然后反正就是那个年,算是彻底击败了我,摧毁了我对我母亲的信任,进而我无法信任所有的关系了。 很早很早之前,我就觉得我内心是不是就会觉得我是没有父亲的。

这个事件之后会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没有妈的人,包括我在过年的时候,我还非常幼稚的跟我妈说我说,妈,你以后再也不要打电话给我了。我说我没有你这个妈了。

我住在二十几楼非常高,我对一件事情印象特别深深。那时候我打开那个26楼窗户,在晚上啊十一点多,我就一只脚踩在窗台上,然后一只脚就是抬头往往那下面望,就挺高兴吓人的。然后我就看对面。

我当时就想说会不会对面正好看到我要跳楼,结果我还没跳下去,他就先报警了,多尴尬。 我内心深处又会觉得说我,我应该不会挑他,可能是一种不想活了。

但是也没有,真的很想死,就陷入到这样的状态中。

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痛苦和折磨之后,小七辞掉了工作,开始尝试着走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决定暂时跳出和母亲的纠葛,回头审视这一切的源头,也就是初一那年的猥亵事件。 我有一个舍友,用那个瑞去代替他。XYAA也是个姑娘,然后呢。

我空白期的这个一年多钟,他是一直陪着我的,就是因为我们住在一起嘛,是互相照顾的。然后有一天晚上我就跟瑞最开始,我是先聊起了说我比如说我过往是一个人在这边过年呐,然后再包括过得多痛苦,多痛苦,什么之类。这是这是第一次,然后他整个呈现出来给我的感觉是很安全的。当然我在他面前,我觉得我是安全的,所以我能讲吧,对?

有一次,我终于跟他讲起了那个最元初的那个猥亵事件,那是我第一次能够真正跟人很直接的,就不用去婉转的比较直接的去表达讲的这件事情。

他好像最开始是安静了一下,然后不记得他安慰我什么了,聊到什么了。 嗯,我只能说我。我现在回想起那天晚上感觉是很好的。我在一个我感觉安全的人的面前去讲出了我压在心头很久的事情。

好像曾经有个阶段是觉得说一个父亲怎么可以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进行这样的行为,那就是用一个比较比较粗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会感觉连畜生都不如。那。

嗯,后来我又觉得我的潜意识深处似乎?

我觉得很不能接受一点,是说我怎么没有反抗,我怎么就就任由他发生了,我怎么就装睡假装就没有发生这件事情呢。

甚至到现在我都会担心这样的一个人,比如说他现在仍然在老家周围人,没有人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他会不会又给别人带来了伤害。其实我有的时候内心深处是有闪过这些担忧的,但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这么久了,我没有任何证据。

我自己也是学法律的,就是相当于我对这个事情本身,我没有任何能够让他接受任何来自法律上的惩罚。

不可能了。几乎我到现在为止我还会做噩梦。嗯,就是梦里面我就梦见a好像带着一个茶杯,还有什么东西就希望我就有几年没见他了。然后他端这个茶杯还是什么东西,然后就在我面前,然后就是那种面带嘲讽,还是那种那种姿态看着我。

我觉得他在旁边非常生气,然后然后就很愤怒的转来转去转来转,然后就好像很想对他做什么。我觉得做什么是只有一些,比如说惩罚他,或者是说希望他应该受一些应有惩罚或类似什么行为。然后就是梦里面我就感觉我在自己的团团转,然后但是我什么又做不了,然后我就特别生气的,然后就喊了一声,然后把自己喊醒了。然后醒来之后我觉得家很生气,然后就就会影响一天的心情,这个样段叫什么骂就转法,就会觉得就是说靠我怎么对这种人我都没有办法做什么气死的那种感觉。 最近这一年,小七开始尝试修复和母亲的关系。

他把母亲接到了身边,和他一起做饭,一起出门旅行,一起聊心事。

在一次一次的深度聊天之中,小七终于理解了目前的立场。

其实在那段婚姻中,母亲有很多不得已的地方,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在承受着来自于丈夫的精神打压。

出于一些复杂的现实原因,母亲也没有办法真正逃离这段婚姻,但与此同时,她从来没有原谅过丈夫对女儿的猥亵行为。 我有一次是情绪很崩溃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我说我想最痛苦,最最愤怒,最崩溃的时候,我说我很想杀了诶。然后他说他说我也想杀了他,可是杀了又有什么用呢?就他们还婚姻,还欠了更多更复杂的一些经济关系的。那什么?这就是他有的时候会有类似于这样的表述,他说,哎,你就当那个人死了吧,你就当那个人不存在在你的生活中了。所以就是呃,他跟a的状态他有讲过,就是他竟然就是过他的生活,然后a过a的生活。虽然他们都还在一个可能是在一个大房子里,但是。

就是两个人各自在过各自的生活了。

这一年多以来,小七始终在尝试着从噩梦中走出来。

他换了一份新的工作,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还参加了义工组织,定期去养老院,陪老人聊天。 除此以外,心理咨询对他的状态引起了很大的帮助。

而小七之所以会想要联系故事fm,讲出这段经历,也正是基于自己当下的状态,希望能给更多有相似经历的人提供一些借鉴。

如果有过类似经历这种创伤经历的朋友,然后不管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然后?

我们永远不用为此而感到羞耻。

我觉得这个羞耻感是源于对于我而言,是源于说,第一个是因为整个大环境就羞于弹性。第二点呢是我的这个性格来自于受伤害的对象是来源于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极度违背伦理化的这个对象。第三个,那可能就是源于说,我有的时候会觉得我怎么在那个当下就没有反抗呢,就是第三层羞耻感。

尤其是最近这一个月,我觉得我的这种羞耻感,他肯定不可能说一下子就从百分百变成零,但是已经很微弱了。

然后截止到目前就是那最幸福一件事情,那可能就是,嗯,就是谈恋爱了。我这么多年就是其实简单来说就是先加了微信公众号,但是因为疫情嘛,也见不了面。

其实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

会觉得说我是我是找不到爱的,我会有这种感觉,有这种很悲观的想法,我觉得可能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想法。我怎么样能找到一个说能够去接纳我这一部分的人。我刚刚在聊到说跳楼这一点就很有意思,就是我有事跟他聊到。我说我曾经就是有过这种跳楼的想法。然后他说他说这样吧,下次如果你还想跳楼的话,我就带你去做跳楼机。你想跳一次,我带你玩一次跳楼机,看你以后还想我想跳。所以就是他有的时候总是能有一些非常出奇不易的回答,然后就但是他这个出奇不要真的很能开解到我。然后我之前其实已经刚才讲过,我的家庭很不ok。

但是没有讲到最核心的这个世界。 嗯,我,我又很犹豫,很纠结,我很担心讲出这个事件,反而让让他对我产生一些不好的感觉。

或者说让他讲出一些伤害我的话,或者等等,然后所以我那天晚上就是是晚上我们语音,然后我太酝酿了很久,然后七舍八舍了很多。然后后来他就特别搞笑,他就当我真正把这件事情就是我是很直白讲出来,就是说,那可能就是曾经被亲生父亲猥亵。

当然也自己在酝酿了很久很久讲出来。

然后他说,他说,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得了什么重病,快死了。

他说,他说,这个事情其实对我是没有什么影响,不是说那个没有影响,他意思是说并不会影响到我多怎么看你。

所以就是整体而言就是,嗯,是因为我在前面,我不管,跟他讲什么,我都能够获得一个。 呃,很好的回应,所以我也才敢跟他讲这件事情。

包括我特别搞笑。我刚才讲之前还跟我的舍友我说,给我抱一下,我说,给我一点力量,然后对。所以就是就是,所以就还挺棒的。 我很高兴看到小七在逐渐走出那段阴影。

尤其让人高兴的。是啊,他遇到了这么棒的亲密关系来给他力量。

如果你也想提供一些帮助,欢迎把这期节目转发给周围的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人也能获得小七的力量。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3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