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家教:教过「宫殿」里的孩子,也见过逼女儿剃光头的母亲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82
离一个家庭有多近,我就有多无力。 故事FM ❜ 第 573 期 今年的「双减」政策轰轰烈烈,当家长和孩子们的补课需求再也无法诉诸教培机构时,家教成为了很多家庭在课外辅导上的新选择。 10 月曾有一条关于家教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那条新闻的标题叫做「住家家教月薪两三万元」。 高薪成为了「双减」后家教的标签。然而长期以来,家教又常常被视为一种临时性的、不稳定的职业。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家教」两个字,其中最常见的联想关键词就是「兼职」。 而今天故事的讲述者小运,却是一名全职家教。从20岁到30岁,从一个大学生到一个孩子的妈妈,小运的职业生涯和家教紧密相连。 /Staff/ 讲述者 | 小运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付玉箫 编辑 | 也卜、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付玉箫 运营 | Yoyo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 02. 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 03. 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 04. Life Circle - 彭寒 05. 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 06. 长夜齐天 - 桑泉 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故事FM 是一档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每周一三五更新。在以下渠道均可收听...

十年家教:教过「宫殿」里的孩子,也见过逼女儿剃光头的母亲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年的双减政策轰轰烈烈,当家长和孩子们的补课需求再也无法诉诸教培机构的时候。

家教成了很多家庭在课外辅导上的新选择。

十月份的时候,曾经有一条关于家教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那条新闻的标题叫做住家家教,月薪两三万元高薪成为了双茧之后家教的标签。

然而,长期以来,家教又常常被视为一种临时性的,不稳定的职业。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家教这两个字,其中最常见的联想关键词就是兼职。

而今天故事的讲述者小运却是一位全职家教从20岁到30岁,从一个大学生到一个孩子的妈妈。

小云的职业生涯和家教紧密相连,大家可以叫我小运,我是来自吉林长春,今年30岁。

如果算是正经八本的第一份家教工作呢,其实是在寒暑假的时候呢,是去给他就是小学生,然后给他带这种班儿课接触这个工作其实是因为我本科的时候上学念的是师范类的院校,到了那个寒暑假嘛,然后就都会有一些个人呀,然后包括机构呀。

他们会来我们这儿,到我们这儿来找这些大学生,然后给他们的机构呀,或者是个人呢,来做这个家教的兼职。

然后我这种性格呢就是比较外向。我刷声音很大,就那种天生大嗓门。

所以,基本上对于这种教小学生,你知道这就是必备的,你就一定得会喊。

然后还有那种就是总是喜欢调节气氛的这种啊教小学生就他就很喜欢这种这个当时他招工嘛,就跟我说,哎呀,其实我们这个课时费比你们那个在长春市内做好多了。

我们这个肯定多给,但是就是折腾点,但是我们有车接送呀,对吧?嗯,你就来吧啊。然后想到他就来呗,我就这么被招走了。

结果他第一天来接我们上课的时候真的是车接车送。当我看那个车的时候,我两行泪已经落在脸上了,那个车就是那个五菱红光小面包,我们那五菱红光上坐了将近20个人拉,我们跟拉猪一样,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挤吧,往里挤。

当时我是最后一个,上次你知道吗,没有地方做,有一个学姐,也是我们东北人嘛,知道吧,特别豪爽。他说话,他说,来闷儿作腿上。

我就做那学解腿,我还不敢做食,你就半蹲半坐,那种状态大概50分钟左右,不到一个小时,大冬天雪地到了那个地方。

他是一个县城,这个小县城还无数次的出现在赵本山老师的那个小品作品里面,我就不说是哪个小县城了。

就是离宇宙的尽头也比较近。

我们上课的那个地方,它是在这个小县城的,类似于县中央。 他把我们拉那儿,我看门脸儿还不错,我心里犯嘀咕,我说门脸儿还行,丑让应该不是。至于太差。

我进去那个门帘儿以后啊,我最爱想。我说。

长春,新东方旗舰店已经开到那种金碧辉煌的状态了。

我,我想象不到就是大概离这儿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所有小朋友上课的地方是这个大的门脸儿,仅后面的一个棚子就是一个杂物棚。

这个棚子因为没有供暖设备,它平房,他就在中间点了个炉子呛的咔咔的那种感觉,哎哟,小朋友们冻的呀,然后还要烧炉子。你知道我们作为一个啊,那个不经世事的大学生,不仅要讲课顾及那些小朋友的感受,还要给他勾炉子,怕炉子灭呀,然后小朋友在。

感冒啥的,你说也不好是吧,我们上上课,然后看看炉子就这样瞄一下,哎,炉子怎么样了,拿炉钩子勾一下。

哈哈啊,就这么一个环境,因为即便是在十年前左右的话,长春已经开始有国际学校了啊,有很多外籍子女过来入读的时候竟然离着不远的这个县城,既然是这种点着炉子小朋友呛的那个一直在咳的状态,然后冷啊,只能穿着羽绒服,然后再读书,我觉得这种教育资源的不均衡。

在那个时候我开始隐隐约约的就明白了,其实这份工作吧,我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对他印象还是很深的,就是这些孩子们就是,虽然他们的这个教育环境真的是很恶劣。

可是这些孩子们的状态就是。

他们很珍惜小眼睛都是那种诶在盯着你。

小学英语嘛,教一些字母啊,音标呀,最基本的啊。hello how are you,类似于这种的。

然后这些小孩儿都是那种他们很用力的在学这里面。其中有一件事情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儿的妈妈。有一天呢,在早上送她来上课的时候。

然后他说,我想找一下英语老师,然后我就去了。他说英文老师你好,我是这个谁谁谁的妈妈,我女儿跟我讲,说他可喜欢你了。

他也很喜欢学英语,他说我呢,是初中毕业,然后先在厂子里做活儿。然后他说,我也很想学习一下。他说呢,我又交了第二份钱,能不能允许我交了钱,也坐在我女儿旁边听啊,我说这个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后他就一直陪着他女儿在认真的学习字母啊,音标啊。

包括课本上这些最基本的单词该怎么读,真的很打动我第一次就是让我觉得就是你当老师,这个职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就模模糊糊的,我开始有点明白了。

然后在这个课程结束的时候呢,寒假的话就临近过年了,这些小朋友们自发的呢,就所有人给我写了一封短信,其中呢,这个就是他妈妈一直在陪他来听课的这个小朋友。

我打开他的纸条,他第一句话就写到了,老师马上就要新年了,先祝你新年快乐,老师,我真的很爱你。

第一份家教做得很辛苦,小运早出晚归吃饭总靠方便面解决一个寒假也才赚了2000块钱。

但苦中也有乐,那个冬天,他被孩子们和家长们的真诚和善良所温暖着,这份工作让他意识到教育或许没有那么多大道理,就是用真心换真心。

浩台小运在大学期间又做了很多份的家教兼职,但那时候的他并没有打算在毕业以后也从事夹角的工作。

毕业之后,小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小学老师的工作。

然而就在正式签约之前,一位富二代同学的电话改变了他的主意。 我当时是这样,有一个私立的小学准备要签约了啊。我有一个同学给我打来电话。

他说你在北京吗?然后我说在啊,怎么了?他说,那这么多跟你说的事儿,你,你接个电话?

他的弟弟就是他刚从功力学校转到国际学校,所以在语言上他就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他妈妈觉得说,如果你要在国际学校的话,你需要的是那种日常的这种不断的去熏陶,然后所以他妈妈打算给他找,就是咱们所谓的现在的这种住家教师了。

他妈妈当时真的找了很多老师,但是他都不满意,为什么因为他需要住家的话,他需要对这个人他得知根知底。

毕竟是这种条件极其优越的家庭,他不会允许就是一个说,我随随便便找的老师随随便便就住到我们家里来了。 因为我们俩中学的时候关系非常好。

中学生比较单纯嘛,我这个有。

Qq空间免费代码,我给你点儿,这我俩就成为好朋友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找到我的时候呢。

他找到我的第一反应,他说,嗯,我妈妈就也很认可你嘛,因为咱们都认识,所以就很希望你能来帮助我弟弟当然听他的语气,我觉得就是说他是真的有难处,他是想请我帮忙的那种语气。 东北人,就这一点,我觉得就刻在我们dna里拿不下面儿。

就这事儿我不想做,我也觉得不行。朋友开口了,ok干了这杯酒,咱们必须帮忙就是这种性格,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把东北人都害惨了,你知道吗?

然后第二点觉得哇,我觉得我马上就要太可怕了,马上就要住到宫殿里去了,我要住皇宫了。

也有虚荣心,在那时候还小,你只会看到表面,我也想住大房子,我也想看看劳斯莱斯和那个武林红光有啥区别。

抱着两种心态,嗯,就同意了。

他妈妈做事儿特别麻利的一个女人,他妈妈直接给我打电话了,他说,我明天让那个我们司机去接你,然后咱们就直接到北京的那个家里来就ok了。

他当时跟我谈的时候,他妈妈说,虽然你是一个住家教师,但是他们家不是有很多公司吗?

他说,我会把你的所有的保险和那个五险一金都挂靠在公司里面,所以你什么都有。

而且呢,他妈妈当时谈得很明白,他说,你陪到我儿子到初中的时候呢,他就要出国了,所以就不需要你了。 那这个时候怎么办呢?他说呢,你就来继续来陪着我女儿。

他呢,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陪的。他说,你就是陪他每天逛街,聊聊天儿?

而让我女儿开心一点儿,然后呢仍然会给你开工资,仍然挂靠在我们家公司,然后你们俩如果想想做什么事儿,就是他想做什么生意买卖什么的,然后你就帮着他点儿就可以了。

在他们家,没有任何一个职位是只拿工资的,就比如说这一个月我过生日,他妈妈会给我买东西,然后还会给我发钱。

那比如说这个月他妈妈过生日,他也会给所有员工发钱,家里面只有有任何一个人过生日,他就会给所有人发钱。

再比如说,这个家里面突然有一个什么事儿,让他妈妈感觉到非常开心。

他妈妈就会给所有人发钱,所以等同于说,就是这个每个月在他家呆着,你就是可以不断地拿钱,所以当时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嘛,就去了。

当时去的时候嘛,进到这个别墅就是进去以后是要坐电梯的,然后坐电梯之后楼下最下面那一层是娱乐区,有电影院。

然后泳池也有个室内的泳池,然后健身的地方,台球厅我整个第一天是懵的。哎哟,这什么地方,皇宫也就这样吧。然后你知道夸张到什么地步,他弟弟自己只是有一个管理他生活起居的这样的一个阿姨,然后呢,还有我这个老师,他弟弟,还有一个司机,他弟弟还有一个保镖。

他弟弟只要一出门啊,你知道吗,就是一大家子人跟着他们家,可能平时会开那个病例啊,路虎啊。

那一到开家长会的,这个时候呢就要拿出杀手锏的这种感觉,对吧要要来一个亮相,然后这个时候呢,他妈妈就会打扮得非常的漂亮,就会拿出那个爱玛式的那个最贵最贵的宝,我也叫不出名字,你知道吗?据我所知,上面配的那个卦式,那个东西大概是100多万开着什么春。你知道吗,劳斯莱斯幻影?

我坐在上面第一反应,这就是劳斯莱斯吗?

太硬了吧。也可能我这个屁股也配不上那种好材质,这就割死我了,全程都很难受。而且我坐在那个车上面的时候,我不敢乱动,我怕我鞋底儿把那个底下刮掉,就拉一个痕迹,一万块,我的工资就没有了。 按照小运的话来说,当时的他就是一个刚刚毕业的一神吐气的女大学生。

一夜之间闯入了超级富豪的生活。

但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这个大宫殿里,当物质带来的新鲜感和刺激感渐渐退潮。

这份工作中的问题也开始浮上水面,他妈妈要求日常你都要跟他用英语来沟通,然后每天晚上还要给他上课辅导他写作业就大概是这么一个流程。

但是他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你作为一个住家家教,你很难跟保姆的职责分开,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小学生,他经常喜欢玩儿。

他不是说时时刻刻都要跟你讨论学习的问题,他经常玩玩儿,你就要陪着他去玩儿,然后要提醒他喝水呀,提醒他换衣服呀。有时候保姆要不再忙的话,要给他换衣服。

我就觉得我到底是一个阿姨,就是是一个保姆,还是一个老师,你分不清这个界限,因为你只要你跟他生活在一起,你就很难划清这个界限。

他妈妈要求是这样的,你作为一个老师,你得去。

送他上学,然后还要去接他。放学一大早上把我叫起来,跟他一起坐一段车,坐一段车之后他下车,然后我陪着他下车,就在门口站两分钟,然后把他书包弄好,然后他进去了。

然后我就再回家,然后晚上也是这样的。

到今天我再来分析这个事情的时候呢,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东北人的面子问题,你看到了吧?

这个是我儿子,他不仅有保姆,哎,保姆也要也要跟着吗?

还有一个家庭教师啊。其实这是一个在国际学校,可能是他们的一个地位的彰显。 那个孩子上学的时候,我是要在别墅里呆着的那个别墅呢,他在那个机场旁边,我要到北京市区,我打车有110块钱。

就算是我要是去市区了,我再回来了,他已经放学了,我又来不及去接他,所以我就根本没有时间就是出去。我每天只能困在那个别墅里面。

只能和那些厨师管家保洁,保姆,司机聊天儿,可是又没啥可聊的,他们岁数都40多岁,我才43岁,我不知跟他们聊啥很空虚很,我那时候很抑郁,就是有一点。

低落的感觉,而且这里面呢,因为那个阿姨呢,就是她的这个保姆,当时绝对是害怕什么呢,害怕我把它的位置取代了。

就这孩子跟我关系逐渐好了,他会有这种想法,所以他经常在背后告状。可是我当时作为一个比较年轻的女孩儿来讲,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懂这些,我后面就有一点每天都很低落过的所有的那些员工,包括他的管家。 他看出我的态度嘛,因为后期我的话就每天都很低落,就好像积极性并不高这个样子。

然后他们家管家有一天跟我讲,他说老师呀,你知道这个房子有多少钱吗,他说这个房子前几年买的时候就要两个亿。这个房子可是这个小村楼王,他说,你知道你每天晚上你出去散步的时候,你去跑步的时候,你看到你周围那跑步的人为什么都戴口罩,你知道吗?

他说,因为他们都是明星啊。他就跟我讲这些话,你知道他觉得这个能够触动我,让我对我的这个地位有一种危机感。

我频繁的听到这些话,都是这些周围的人在告诉我,就是你一定要珍惜啊。你这个位置,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多贵的地方,你以为你是谁?

然后甚至当时有一个宝洁阿姨,他当时直接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真是太好命了啊。我说,我好命吗?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家庭暴力的家庭里。我说,你怎么看出我好命的?他说,你居然认识这样的同学。 对小云来说,这份工作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

而是个华丽的笼子,看似体面的物质生活和收入,实际上却把它困住了。

在这个笼子里,困惑和失望与日俱增。

事实上,在笼子里被困住的可能不只是他。

对富人家的孩子来说,他们想要得到什么似乎都太容易了。

所以一旦遇到不顺心的事儿,他们可能就会变成笼子里的野兽。

他们家的基因真的不得不说真的太好了,个子又高涨的又都很漂亮,然后又都非常聪明,但是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的这种非常有钱的家庭里面的一个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就这个孩子真的是被宠坏了,他是那种说一不二的这种孩子。有一天呢啊,我在陪他玩儿的时候,可能我说什么话,他不高兴了,我都记不得我说什么话了啊。他不高兴了,那个孩子比较高壮。

他直接上来就踢了我一脚,而且是在五肚子上。

我当时就是因为踢得太疼了,我当时就哭了,我好生气啊。你知道我当时好生气啊。 他爸爸通常是不露面的,他爸非常忙。

当然,他爸爸来了来找到我了,就说他儿子把我踢了。这个事情他觉得很抱歉,然后就没再多说。第二天的时候呢,他就让管家给了我一个手机。

当时应该是出道了iphone六plus,他就把这个iphone六plus就给了我了,就觉得这个事儿就完事儿了,就没有再后续了。

后面这个事情呢,就在我心里面的话就是过不去了。 我觉得我怎么想我都没有办法再去面对这个孩子了。

这个不是我想要的,无论我对你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那既然我是做老师这个职业的话,你就应该给予老师最基本的尊重。

所以当时呢后来我就毅然决然地走掉了。 在这样的一个家庭当中。

你所有的他对你的不尊重,所有你所受的委屈,以及所有他犯下的错误,他都可以用金钱去弥补你的时候。

那你的尊严就开始变的,特别的没有价值。

如果单纯只是这个孩子的话,我觉得不会这样。就因为太多人在参与这个孩子的成长太多不相干的人,他是一个本质上非常好的一个小朋友。

他平时跟我关系非常好,很喜欢和我玩儿。

我走的时候他还很伤心呢,但是这件事情真的让我觉得真的要到此为止了。

当我提出要从这个家走的时候,然后这个姐姐当时呢给我发了很长的微信,到今天为止仍然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认为只有真正的朋友,他真正的从你的这个角度去体谅你的时候,他才会说出那句话。 他说,既然不开心,那就走吧。他说,我支持你,人总是要为追求自己开心而活着的。

我当时真的好感动,就是我觉得无论我们的家庭背景有多么的悬殊,无论这件事情我走了,是对还是错,他真的是在那一刻,他切身实地的趋势去为我考虑的。

而不是为他弟弟为他这个家教育就好像是一个天平,一端是家长和孩子,另一端就是老师。

这一次,天平显然失衡了。

小运觉得巨大的阶级差距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让他一时忽略了教育工作的本质。

他开始渐渐意识到,在所谓的高薪家教工作里,收获和代价是成正比的。

当这个代价是牺牲快乐和自由的时候,收获也就不值得被羡慕了。 八个月的住家家教工作结束之后,小运从北京回到了长春,有了上一份给国际学校孩子做家教的经验。

他在长春当地一所公立学校的国际部找到一份老师的工作,国际部的氛围活泼且开放。

老师们的自由意志可以在教学中得到充分发挥,小运和学生的关系也很融洽,他在这份工作里获得了很多的快乐和满足感。

但是两年之后,小运因为怀孕产生了一系列的妊娠反应,他不得不再次辞去工作,开始了全职养胎生产带娃的生活。 当了妈妈以后,小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喂奶换尿布施做家务,塞满了他的每一天,陪伴孩子成长的生活固然很充实,但似乎又少了点儿什么。于是在孩子七八个月大的时候,他去参加了研究生考试。

并且顺利考上了这个契机。其实就是在读研的时候,我当时研二,然后我有个学姐,他一直都在这个机构里面做这种兼职教师,他是带班儿课的这种兼职教师。

因为这个机构离我们学校很近,他当时呢,他毕业了,他迁去沈阳一个高中了,他就说这个班儿没有人带了,然后当时学姐呢。那晚上他回来以后,他就找我了。 我说,那行呀好呀,离这还近,是吧?

就这么的,我就到这个地方去了。

我这个时候我就惊讶地发现,这里所有的老师都不做班儿讨呀这个好呀,这就开启我新世界大门了。我当天晚上我就决定我要跟这些老师加他们微信,我要跟他们好好聊聊到底这个职业到底该怎么做。

就我怎么能进入到这个行业当中,对吧,你得首先就有资源,那后面呢就开始明白了,这个市场上呢,你的所有的信息都是有人去整合的。

它会有非常多的群以这种群的方式售卖这些信息,所以那你首先你就要加群了。

前期你没课上,你必须不断地用你自己去找课,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你。 开始接客的时候,你知道我们家在长城市最南边儿有个北湖的客,北湖是啥地方常是最北边儿?

我们长春出租车起步价八块钱,从我家打到那个地方,说多少钱70块钱就是超远的一个地方。

他只给我350块钱,我来回坐地铁得三个小时,那你也得去上呀。为啥你就是为了打开这个声援呢。

我这份儿工作我怎么讲啊,就是不能吃苦的人。你做不了一个半小时的课,就是要不停地说一个半小时的班儿课。

我在每年高考之前的话,我一天要上七节,就是每天纯说要说十个半小时,这压力非常大,然后这样的课我大概要上四五个月。

就连续不断的上就整个人你是崩溃的。然后中间因为要辗转不同的地方吃饭,有的时候就在出租车上就解决。

钻家教虽然很累,但因为收入还不错,而且最关键的是自由度很高,充分满足了。小运想要找一份自由职业的想法。

研究生毕业之后,他成为了应试教育服务行业里的一名全职家教,主要是教高中生英语,从富豪家的住家家教到应试教育里的课外辅导家教。小玉的职业角色在转变。

他所亲历的家庭亲子关系也不同了。 富豪给予孩子的爱,奢靡之极却又轻盈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他们的孩子往往免受高考之苦。

亲子之爱与成局无关,可对于那些以奔赴高考为目标的家庭来说,在升学压力面前,爱是有条件的。去爱悲哀,变得别扭而又复杂,因为我也是一个麻麻。我思考了一个什么问题呢,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在高考这种考试决定一个非常重要的虔诚问题的这样的一个一个机制下,这个形形色色的家庭就是父母到底怎么来表达这个爱才算是一个爱到底你这样表达你的孩子能不能感受到你的爱哦,这个问题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我非常的困惑。

有这么一个家庭,这个小孩儿就是他的基因,完全是上海基因,他父母也都是,但是他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这是为啥呢?

他有哥哥,他哥哥大很多,他哥哥现在已经读博了他妈妈呢,之前呢就一直在上海带他哥哥陪他哥哥学习,然后他爸爸就来东北做声音。

他爸爸长得很帅,然后呢,他妈妈就可能就害害怕这个他爸爸可能会危及他们的家庭啊。夫夫妻感情。

就在他妈妈离开东北的时候,生了个孩子,就给他爸爸留下了这么一个小孩儿,就是他。就这个我这个学生,那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是他爸爸带的。

说他爸爸就要忙生意要带这个孩子,那他爸爸忙起来怎么办,就把他扔在隔壁的一个奶奶家。所以这个孩子在跟我们私下交谈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他说老师,你知道吗?

我到五年级之前,我不知道我有妈。

他妈妈一次都没有看过他啊,就这么一直到五年级啊。他哥哥高中毕业了,上大学了,那他妈妈有一天就来了,就回来了,就带他来了。突然之间,我的生活里多一个妈,你知道我有多崩溃吗?

他就这么跟我说的,因为他妈妈呢,也在打理这个他家的生意,所以是女强人的那一类,手下有非常多的员工啊,所以他妈妈跟他说话呢,也都是那种,就是像管员工的这种他妈妈是一个控制欲非常非常强的人。 我觉得一部分它的控制于来源于他的儿子和他的女儿之间差距太大。

他有落差感,为什么?因为他儿子非常优秀,但他女儿却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孩儿,可以说都没有学习的天赋。一个班里头,中下等,大家都甚至都记不住他的名字。这样的一个小孩儿长得也非常普通。

那时候他又即将进入青春期。

他们亲子关系非常恶劣的,在长期这种打压之下,这个女孩儿最后这个女孩儿已经放弃抵抗了。

就是那种他妈妈可以在他面前说,你长得这么丑,你就不要再穿那种衣服了,他就可以当玩笑来听。

你知道他那个时候已经到高二了,他长痘痘嘛,他还有头皮屑啊,因为那个时候很正常的青春期嘛,你那个油脂分泌比较过剩。

但是他妈妈会认为什么呢?一是因为他太胖,它才会这么多的油脂分泌他妈妈逼着他去节食他妈妈到什么地步。他们家现在我前天刚给他上完课。

他们家没有碳水,没有水果,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那种生铜的饮食,所有的吃的东西都要计算卡路里的这种。

第二点,他妈妈认为他不是起了很多头皮屑吗?

他们认为很难看那质的话呢。大夫又说呢,说这个质的话头比较厚好抹药,但是就算麻烦一点儿,他妈妹妹不行。

怎么办呢?他妈妈把他头发全剃了。

你能想象到一个高二,一个最爱美的女孩儿,气了个光头。

可想而知,他在班里就是一个怪物。

他说他们班男生会摸他头会像看那种怪胎一样看着它。 有一段时间呢,他头就长出来了,但是长的是那种就是半长不长的那个阶段,也像一个男孩儿一样。

他就有一天我们俩上课的时候。

他就自嘲这孩子有一天突然跟我说,老师,你看我现在头发像不像鲁迅。

他说我们班同学现在都说我给我给我拍照,给我做表情包,因为有一阵不是很流行鲁迅那个表情包嘛,说这话我没说过。

这个孩子已经已经被逼出来,有这种自嘲机制了,这事儿太可怕了。

为了让这个学生能开心一些,小云每次上课的时候都会偷偷带一些零食给他在补课见习,吃吃零食,聊聊天。

小运希望这个女孩儿能在紧张焦虑的高中生活里有一个喘息的空间,就是每周可能老师来上课的时候,他说他才会和别人聊聊天呀。

可能会他能吃点零食呀。 哎,他觉得挺快乐的,他反而觉得说跟他妈在家,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无话可聊。

他有一天就跟我讲,他妈不在家,我俩上课,那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马上就要考大学了。我说,你想问,你想学啥吗?他说,一,我不想学一。

因为他哥哥是学医的,他说只要我学医,他们就会拿我和我哥哥比较。

第二呢,他说,我没想好学学啥,但是我一定不会学管理。 他说,因为我妈一直都想让我学管理。我说,为什么呢?他说,因为我们家那些店,我妈想需要我去管理。

就是他妈妈其实已经给他留好了后路,就他妈妈知道他在学习上不会有什么会像他哥哥那样。

所以她妈妈希望这个家族产业留给她,然后让他去学管理来管这个。

他说,我都上大学了。我长大了,我再也不需要让他们去控制我的人生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回来去管这个。他说,我宁愿在外边去打工,在麦当劳里面挣3000块钱。他说,我也不要回来。

我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一条路,你妈妈跟你这条路是多少人想要都没有的。

他说,我知道,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像我这么长大。

我所缺失的这东西和我经历的这些东西,不是说一条不好的路就能弥补的。 十年前杂物棚子里的小朋友可以跟妈妈坐在一起学习音标。

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我爱你。

十年之后,当高考,金钱,竞争,甚至是疾病等种种因素纠结在一起,落到每一个家庭身上的时候。

现实变得沉重了,而爱变得沉默了。

就是有这么一个小孩儿,他呢,是我的,另外的一个就是认识的一个数学老师介绍给我的。

当时呢他所给的这个价呢其实很低,但是碍于呢,是这个老师介绍给我的,然后加上这个孩子本身,他成绩并不差,所以比较好带。

然后就带他了。那这个孩子的话呢,他是从小我不太清楚到底他是免疫系统的疾病,还是血液疾病。

他说他从五六岁开始,别人感冒的话就是正常感冒,可能吃一点儿药或者不吃药,小孩儿都能挺过去。但是他每次感冒如果严重都需要住院。

然后都需要用激素才能维持它的这个正常生活。所以他上学呢,从小大呢也都是,就是今天上明天不上啊,这周上下周又又得上医院了。

就这样,那他家的话呢,整体情况是比较清贫的一个。

但是这个妈妈呢,她比较打动我的一点就是她没有说,因为我家庭条件不好,或者女儿身体不好,然后我放弃了这个让孩子补课的机会。

他仍然在很努力的就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让孩子就是去接受到最好的这个孩子本身呢。由于长期服用激素,吃激素吃得非常的胖。

那种胖不是正常的胖,就是你感觉非常的肿,他会有一种自卑心理,我是能感觉到的,这个孩子经常会情绪崩溃,你比如说就是一道题,做不上在别的孩子眼里这不算啥,但是这个孩子他就会突然嚎啕大哭,就那种控制不住自己的在哭。

我第一次遇到这个事儿的时候,我不会处理的,没见过孩子突然这么哭,我就会觉得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那这个时候呢,他妈妈呢,就是会沉默漫长的沉默,然后等他哭好了,他妈妈就说,老师,你继续上课吧。

就他妈妈也不会跟他说什么他妈妈的沉默呢,就让我觉得说这种事情应该是经常发生啊。这种沉默就让我觉得很沉重,然后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呢。

这里面也是一种爱他,其实课时费现在来讲的话,几乎是在我所有的课程里面,课时费是最低的,而且离我家剧院抛出去,我打车的钱和吃饭的钱,我基本上不剩什么钱。

但我为什么始终没有放掉他,因为我觉得就是这个孩子一定会在某一个时刻,他会觉得。

不公平,为什么我从小就有病,为什么我父母也没有人家父母有钱,为什么这么胖,为什么没有人家漂亮。

我就希望就我在这儿,他会觉得即便我不好,即便我可能之前很不公平,什么都没有,但还是有人愿意帮助我的。

当一个个真实又具体的家庭呈现在小云眼前的时候,他渐渐接受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作为一个家教,他离一个家庭有多近。

他就有多无能为力。

教育好像不再是一个天平了。在高考应试期之下,理想中的传道授业解惑,好像也变成了某种一厢情愿。他想做得太多。

能做的又太少,真的是看了好多这样的家庭,什么样的家庭?

我觉我现在都能接受,就在这种关系下,我是一个绝对的局外人,大量的这个孩子们当下的这个高中生。

他普遍的状态给我的感觉就是三个字,机器人,那孩子整个的精神面貌是灰头土脸,没有什么想法,我就是想把这个题做对就行了。

因为应试教育下,尤其像这种孩子们他出来的话进行全认制学习的话,他需要的就是工厂式的教育,他需要就是打压,需要不断地有人逼他。但同时呢,也恰恰是因为我在这个大工厂里面。

我身处在这个工厂里面,我太知道这个工厂里面每一个零部件都是有多么的痛苦,所以这一份痛苦,当你亲身的。

作为一个参与者,你去体会到的时候,哪有一个母亲忍心把这种痛苦强加给自己孩子呢?

如今的双减政策明确规定的要减少孩子们的作业和补课。

然而减负之后,我们所期待的爱快乐和自由又是否真的能够增加呢?

小云说,未来他可能不会再继续做全职家教了。

他心里有一个举家搬离东北的打算,他想带着孩子去到更发达的地方,去寻找关于教育的新的可能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付玉潇制作编辑,野补林风声音设计,孙泽宇婚姻,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