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我被吞噬的人生

我被吞噬的人生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93


我被吞噬的人生

提示一下本期故事包含对吸毒画面的描述,如果你的身边有未成年人,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提起冰毒,我对这种毒品最深刻的印象,应该是来自于美剧绝命毒师。

电视剧里那些瘾君子总是抱着一个透明的烟斗,在烟雾缭绕中大口吸食,然后再缓缓地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无畏告诉我们,在他们的圈子里,这种吸毒的方式被称为溜冰。 吴伟今年29岁,是一个退五军人。

2010年,他在结束了两年的服役之后回到家乡,陷入了冰毒的世界。

嗯,应该是,就是说我第一次接触这个吧,就是我退五回来的时候,我还记得就回来了。当天我和我朋友帮我接风,我们一起去吃了饭喝酒。

当时就是喝了。喝完酒,朋友提议去再消遣玩一下,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一点过吧。 我们四个坐了一个车,直接往我们就往我们小区开。但在我们小区的门口有一个咖啡厅。

当时过去的时候,我们就是去。

开了一个包间,进去了就往门反锁。

其实我那时候我也不明白,就是说我们去的时候,我就看他们从车上拿了一个,就是说关于稀土的工具就是一个矿泉水,瓶子有很多吸管,一个吸管,我们含在嘴里,头沿一样就是稀释。然后另一个管子就是说好像就是一个抽泣的东西。你用那个打耳机烤冰毒的时候,它那个烟,它会顺着它,上面就是说吸食。过去我开始,我还问他们,我说这是什么东西。

他们告诉我,这个是减肥的,一直也不要我这个稀释的东西。

在说实话,我属于那种,就是说不怎么能控制的住自己的,所以我很好奇,我就让他们给我尝试一下。

他们告诉我,就像你吸烟一样,就是你使劲要不停的往里吸,往里吸,然后吸进肺,再把它凸出来。

我记得我当时吸食过去的时候,有一点微微的略苦,但是也没有烟的那种,就是说烟草味啊。这些我把它那一口咽咽布出来的时候,一瞬间就感觉人很清醒,很清醒,它会让你注意力相当集中。

就你根本就不知道时间过得那么快,我记得就是我们当时应该是在秋天的时候,其实天气些已经比较凉爽了。

但是就是说吸食过后,整个晚上就是说身体不停的在冒汗,不停的在冒汗。

我还记得就我当时我们都把衣服脱了,就在在廊里玩了玩了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我记得我可能稀有五口吧。第二天早上大概八九点结束的。我还记得,就是我当时结束的时候,我从板凳上站起来,完全是站住,四肢放软,超脸就倒在地上。

很难受,很难受,但是在通宵玩的时候,当时不会觉得你结束了,他就反馈到你身体上了。把你的人整个身体完全就像被吸干了一样,就很难受,很难受。

从那一次回去的话,我大概三天晚上没睡着,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夹击本丙胺,它就是一种兴奋剂,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让你能兴奋不睡觉。我觉得他的状态至少能持续过两三天。嗯,可能接下来有。

一个星期嘛,就是说我也没和朋友联系了,也没有再次想起这个事情,但是因为你知道我退五乖老,哎,朋友始终也这几个朋友。

我们可能又约在一起,吃饭也好玩也好,可能就是说吃完饭完了过后,然后又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了。

然后我又再次接触这个东西,控制不住自己。我觉得一个月一次也不影响什么,而且它这个东西,它其实和就是我们常规认识的毒品。海洛因,它其实有很大的差距。

海洛因的话,它能控制人的身体,比如说,只要我吸食一次,两次我上瘾了。

我今天只要不碰这个东西,我浑身很难受,就是说身体方面他是就完全控制不了的,但是这个就是说最主要就是新颖。所以说当时我一直抱着想法,就是说我绝对不绝对不会对这个东西上瘾。

但是后面呃,实际情况肯定就不是烂了99%的瘾君子在刚刚接触毒品的时候都以为自己不会上瘾。

尤其是病毒,在江湖传闻中,这种毒品不容易上瘾,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危害,很多人信以为真,就这么在朋友的怂恿下吸了第一口五味也是这么想。当然的,在吸毒的头几年,它平均每个月会吸一次冰毒。

自以为控制得很好,可是随着时间的退役,他用的剂量逐渐增大。

到了后来就发展到了几乎每天一次,但是从一五年开始的话,我就每天我会情不自禁的,我就要给朋友打电话这样出来。

我们一起吸食冰度,不吸食这个东西啊。我就觉得一天都很无精,打采没精神,就是说稀释了这个东西,我那一天才能够把能量充满一样,就好比是这种状态。

比如说白天我约不到朋友啊,这些他们都没时间到晚上我可能都还不甘心。我都想,今天可能没有没有吃过多东西,我都都还想方设法的,就比如说晚上悄悄从家里面。

都来撒个谎,比如说,哎,我朋友哪里喝醉了,我去接他就想方设法的,我要逃出来,哪怕就吸食一口的满足一下这个心理需要一点。

在之前我也没有找到一个人能买的东西,但后面我也就通过他们认识了卖这个东西,等待。 嗯,一般我们都是通过微信练习用语都还是比较隐蔽的,比如说我要现在找他买一个二百块钱东西。

我不会给他说,呃,你在哪里?

我要买二百块钱的冰多,我就直接很简单,名调就直接给他转账一个二百放一个地点,我在哪里,他就直接会给我送来。他是以一刻一刻的卖的。

一刻的话,就是说是在五百块钱一克,相当于有多少我给你形容一下,比如说我们那种瓶装的可想塔可能有2/3,那么多,五百块钱。

呃,一个其实的话一个小时就没有了,你知道来了吗,都喜欢抽烟,有些男的就是起来第一件事情,哎,抽一根烟或准备?

但是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就说我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稀释冰毒三五口好完了我就该起床就洗漱就洗漱。

要到中午的时候诶,再吸食一点给你讲也比较搞笑的事情吧。

我记得就是有一次,就是说我大概就是晚上吧,就是和我朋友就吃了之后的时候,我玩摊吃时候玩了一个晚餐,因为他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因人而异。

比如说,像我和我平时比较爱玩的啊几个我们的状态就是说稀释完这个东西过后我们就赌博,也有一部分人他不赌他的状态,就是说家里打扫卫生。

呃,用手在地砖上擦擦每一个比如冰箱啊,洗衣机啊,这些擦的干净净净的,它能搭上一个晚上。

还有就是有有呃。比如说我朋友,他一起吃饭,他就洗衣服,洗一个晚上就一件洗衣服,他洗一个晚上。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就是让你不能闲下啊,因为你睡不着就好比,比如说我今天我我,我可以把我的一一个遥控器什么收音机全部拆展,然后再一个人把豆豆豆豆豆上去。

能让我重复一个晚上,我都可以。

吾伟所说的几天几夜不合眼,并不是夸大其词。

事实上,从冰毒或者说甲基本丙胺诞生开始,他就被当成了一种超强力的兴奋剂来使用。 二战期间,纳粹军队曾经大规模的使用过甲基本丙胺,用来降低士兵的疲劳。

增强作战能力。战后,这种药物就流入了民间,到了普通平民的身上,它的成瘾性和副作用才逐渐浮现出来。 长期服用甲基本丙胺不仅会损伤人的心血管系统和免疫系统。

还会对大脑产生永久性的损害。

冰毒这个东西,如果你十十九了,比如说你就。

什么十年,二十年人都会成嫂子,因为他很破坏你的神经,让你正常的说话也说不清楚。

判断啊,这些都和正常人完全有很大的差距,在最糟糕的那个状态,可能就是说我有幻听这个情况了。

因为我家住在四楼,我一直觉得楼里上他有人在说,我就说,哎呀,你看他是不是在楼上吸毒啊。

比如说我去买东西也好丢垃圾哈。我,我想去正式哈,有没有这个人在说我,但是楼下一个能没有空空的人,而且我听到的是至少有三四个人就是七尾八哨的,就说啊,怎么怎么说,但上去就没了。 这种情况我证实了很多次,很多次。

那段时间相当相当照个人,就是说属于一种快要崩溃的边缘了,比出现幻听。更可怕的是,我会发现自己对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已经失去了热情。 退五回来之后,我已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四s店当销售。

但是从2015年开始,他已经不想把任何心思放在工作上了。

同事老板,客户仿佛都变得微不足道,无谓的世界里只剩下那些燃烧的白色晶体。

其实在之前的话,我工作也属于比较努力的。但是那段时间,因为就是说。

就是经常早上就是一个月,考勤上来,可能三十天有十五天,我都是属于那种迟到,迟到迟到。

比如说我手里的客户,那些买了车子的客户有时候要做回访啊。这些我就根本完全没有心思要搭理这些辞职的那一天的话,是因为有这么一件事情。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家。

我在我一个朋友家里面玩,就玩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我还记得就下了很大的雨,然后我开着车去上班,也迟到了迟到的时候,就当时我们领导说,我他,你怎么又迟到了?

他的语气比较重,他当时就可能就要么你好好工作,要么你就不上。你别在这里混时间,当时就是也很冲动嘛。我就说,啊,不上就不上。

当时我记得我都还没有走到我们办公室的大门口,我就挑头,我就开着车子,我就回去了。 当时觉得没什么,当时觉得可能就一赌气。

但是当天晚上的时候,就是领导就在工作群里,就好比宣布他说,呃,我因为什么什么原因离职啊。当时我也打过一个电话给我,明道。

就是我希望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他说。今天是一个达沃索,他说你自己回省一下,你这一段时间就是进几个月的时间,你是一种什么状态?

他说你干脆,孩子就说回去就好好调节一下。

丢掉工作之后,我也没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

每个工作日他还是会若无其事的假装去上下班,实际上是去了某个吸毒的朋友,家里吞云图,直到第二个月发薪水的日子。

妻子发现无谓的工资没有到账,这才东窗事发,如今会一起来。无畏觉得在那段昏天黑地的日子里。

哪怕工作没丢,他和妻子的婚姻也已经岌岌可危了。 我是一六年和我的前妻离了婚一五年的话,就是说我们那一年属于一直在闹矛盾,一直在闹矛盾等。那段时间的话,就是说第一个加上酒对这个东西比较频繁,他也比较怀疑我。他好比他把他的家都故意调来,和我一天,就是他想和我们两个我们单独在一起去哪两个东西。

但是我都要把它支开,就是说我有,我也是。

不能和你一起,可能之前一次两次他能够相信我,但是后面就是说,基本上每一次他都问我,你到底要哪里去,怎么怎么就他感觉好像我把他疏远了也好在干什么。其他事情啊,他都有这样怀疑过。

那段时间我在手机上打麻将,因为你知道我一吸食这个东西,一天两天我都能保持到很康复的状态。

那种客户的状态我就一直在手机上打麻将,打麻将啊,你要任何事情,最多两个月的话,我就把信用卡上面的就能套出来了,套完了。

你就说消费者全部消费完了,七万万块钱都是我就是用来赌博这个麻将把它花掉了。

嗯,然后我记得有一天晚上他睡了睡了,我一个人在沙发上悄悄的,就是玩手机麻将,我能支配的钱全都用完了,蹭到睡着,悄悄的把手机就解开。

我记得在支付宝里面转了五千块钱出来,然后那五千块钱我最多没有,差不多十分钟我就把它输完了。

所以说,第二天早上他起来的起床的时候,他看见了哈脏呢?

放了很大的脾气,他就觉得我哎,你能在手机上就这么不现实,虚拟的东西上面你都能输一段一万多块钱,他就觉得我可能就是说那段时间着迷了。

其实他都还不知道,就说因为我是在白天的时候婆朋友在脑海里吸食的,这个冰毒才造成我晚上就是说就没日没夜的玩这个赌博游戏。

其实真正的就是说,你说稀释冰毒真的花不了多少钱,但是你如果要加上赌婆的话,我今年算过一个总账,就是在山上这个东西。

再加上赌博的话,前前后后大概差不多400000吧,包括就是幺六年我和他离了婚,呃,我们离婚的时候,女儿是跟着他妈妈这么大,我连我女儿的药不我都没换过,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他换药,不是说实话。

就是他喝奶就对奶粉的比例我都不知道。

我觉得很正常的,家里回来都是要都有一个女儿啊,孩子让这些,但是我拉着之前我一回来,我就是坐在沙发上滑下手机这样玩。

比如说女儿过来找我,哎,叫爸爸爸,这些我可能很非爱爸爸办一下,然后没办两分钟,我又把他给他妈,或者给他婆婆了。

包括现在我是一个一周,或者两周,我是接一次我女儿。

这些都是通过我和她婆婆联系,我没有和我前妻联系,喝醉了话就控制不住。比如说我会给他打个电话,说说什么。

但是哎呀,他也觉得他可能对我太失望了,因为这几这几年不太确实把他折磨得太不太不像样。

到离婚那天,他的信用卡就是差不多十万块钱,就是全部。就是说把它花完了的,也是他自己慢慢慢慢换的路。 我和我前妻的话就暂且叫他小姚吧,就我和小牙的话,大概我们在十二岁认识的我读。

呃,初中我们在一个学校小嘛,就不懂事,谈恋爱嘛。

那个初中毕业了,然后上高中,然后他去了,另外一个是读高中,我留在我们本地,那段时间我们就断了联系。

高二的时候,然后然后我就跟着准备送我去当兵。我也不知道头年晚上就是小姚,他是怎么知道我要去当兵的这个消息,他头天晚上过来找过我,他问我是不是要去当兵呢。

就怎么怎么了,但是没有谈起到。 很意外的是,就第二天早上,因为第二天早上是五六点钟吧,就很早我们就要去,就是当地的武装部报道。

他就来了,他提了很多东西,包括就是洗漱用品啊,一些吃的零食啊,他就叫我,他说你去吧。就好比说。

呃,有什么事情给他打电话,但是我们那时候都还没说说都好,比如都没说哎,你去当嘛,我等你啊这些。

因为那时候就算算是朋友吧。

我是幺零年退五回来退五回来,有一天就是说在,就说我们那里走路我去,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当时就小姚,他开了一个车。

他就从我看他们经过,他就在那看我原来真的是当时候。然后我们就把这双方的电话流上了。晚上他就给我发了个消息就好,比如说。

好比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就说,呃,在在一起啊就行。

嗯,我我也比较喜欢他就说当时然后我们就一起又活好了。

他个子也不是很高,但大概一米六吧,就是属于那种很娇小可爱的那种,他很黏我谈恋爱的时候,比如说我要出去去哪里,他绝对他就会跟着我。比如说我去吃饭啊,他就要跟着我在一起啊。有时候我就觉得很烦啊,我去了阿里那,跟着我就一点自己的生空间都没有。那时候我觉得我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说,你能不能出去一个两三天,你把这两三天时间给我啊,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现在随便多想,怎么玩弄的都可以了。

所以其实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加上的话差不多有至少十五年吧。

其实我也很后悔,说实话很后悔,就是说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某一瞬间,你生你,你,你少了这么一个人。

而且你知道这个人,你们可能就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了。 很很很难受,很难受,很痛苦。说实话。

离婚之后,我也迎来了期盼已久的独居生活,他终于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吸毒了,也不用再浪费时间出门工作。

他的生活只剩下两件事儿,一件事儿,吸毒意见是赌博。

呃,因为你知道,其实在幺五年过后,我就没了工作了,没有收入来源,隔三差五去我爸或者我妈那里给一个几千块钱,晚上回去我就把它输光了。

但输光了你又不敢。如果我妈要接下来一个月,我可能就在家里待一个月,我就不出门。

但是我这一个月我也会稀释这个东西。 但是来源是什么朋友?

就是我们这个圈子啊,就之前就吸食冰毒的这个圈子,其实每个人他都属于很难背很难背的状态。

可能我们四五个人今天坐在一起,身上的一百块钱莫不算真的,我们想要这个东西,不管去骗也好,或者就是说各种借口去借也好。

他就是能把这个钱借过来,凑齐这个独自一样。

我的教,那那段时间就成了一个聚集地,每天有不同的人,不管白天晚上可能凌晨34.45点。

都不断有人到我的家里来,然后又出去。

没有多东西,就是说很难受,很难受,因为我一个家,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必须要有这个东西,我我才能把这个时时间消不掉,就是这样。

其实这些年间,无畏的父母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他的吸毒行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对儿子正面挑明这件事情。

只是旁敲侧击的提醒他毕竟老大不小了,也是当父亲的人了,不该在干什么出格的事情,直到今年三月的一天,无畏的父母才正式确认呢。

儿子是真的在戏里而高知他们的人。

是警察,那年我也是在我朋友,在我的朋友一个家里玩,他那一直属于也是属于一个根据地吧。每天都有人在那里。

呃,我,我之前我提前给他打电话,我说,诶,你再再叫免他再叫,呃,你去哪里哪里去拿三百块钱的冰毒。

我说我带我过来,然后十点过的时候,我就过去找他了。

然后我们就在那里开始玩,最多有十分钟。我记得我最多,我笑了。

三口还是几口,然后楼楼楼下我就听到一个面包车就叫浪浪漫的声音,就很急促的,他就在那楼地上。刹住车。

我叫吴州,吴州,你去了窗户那里看一下是什么结果。他把窗户一拉开,就是说,你知道警车上面不是那个警灯,他一直在散射灯。

我就知道呃,可能就出事了。

然后紧跟着就是说听到很急促的上楼深,很多个人他就一直在看,不看不可能。 然后我记得当时把门打开了。

四五个穿的警服的这个警察就过来,一过来的时候就叫我们抱头蹲下,就蹲在那个墙角,因为坐上的东西,说实话,我们当时都来不及把它收完了。

把吸毒的那个饮料瓶吧,把它就抢在哪个角落里。

但是上面是不是就说锡脖子啊,或者就是装冰毒的那些小口袋啊,他都在那里,当时反正就是审讯了,我们大概有两个小时吧?

当事人那屋子里面是四个人,反1个一个审讯,审讯完了,然后就叫我们戴上手铐,出门的时候要叫我们手铐,纸上就是用手指你的门派号,然后给你照一个相。

然后就被关上警车那种面包车后面有一个格兰,然后面就给你数上那种奥运会派出所,然后一个一个先教我们尿检心,没心你尿检您一下就知道这个的后果应该就是在拘留五天吧。

反正那也是我一辈子第一次进去就说然后就我说的,就和我们电视里看的一样。

而且居住所里面我问过了,因为我们过去,比如说第二天第三天我们就比较熟了,我就会大家会聊天,我就会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进拘留所,结果问了拘留所99%的人都是因为吸毒过去的。

因为进去了过后,家里面他也知道我进了啊居住所,什么原因进了居住所,包括就是周围的邻居啊,这些大家都知道了。

第五天我回家的时候说实话,嗯,好,真的好比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就是大量,因为。

因为吸毒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觉得很丑陋,很很是有笑话的,就那次就是进了居住所,就是给人给你一个很深的体会,你是在触犯法律这个东西。

因为就是说如果吸毒的话,如果就是第一次抓到你,呃,他是拘留你五天,第二次是七天,然后如果在你被招到第三次的话。

他就是送到强制戒毒所是两年再被抓住三年,他以此绿退。

我也知道我不能再这样,因为你也知道,好比吸毒的人每天都在说我要借我要借这好比第。今天说了过后第一,第二天你就又忘了。

所以说,我也很害怕我有第二次离开居多所。这半年,吾伟开始尝试和朋友一起合伙做生意。

他想找回自己被浪费的人生,同时也非常恐惧会遭到法律的进一步惩罚。

自从2008年禁毒法颁布以来,全中国已经有130多万人接受了强制隔离戒毒。

一般来说,他们会在戒毒所中接受为期两年的治疗和训练。

两年期满之后,如果无法达到要求隔离期限,还有可能在验长一年而离开戒毒所之后,他们还需要再接受为期三年的社区康复。

像我们投稿的时候,我会说,直到被捕拘留以后,我才恍然发现自己一直是在触碰法律的底线,希望能以我的经历告诫所有人,毒品是万万不能触碰和好奇的,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深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