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青年图鉴 故事重播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79
北京地铁里的 100 种可能,每一种都是我们的生活 故事FM ❜ 第 57 期 | 故事重播 提示:本期节目我们收集了很多有意思的环境音,推荐你在安静的地方收听。 在前不久播出的 故事FM 第五百期节目里,我们的听众评选出了 15 期最受欢迎的节目。结果我们发现,大家选出来的绝大多数都是过去这一年里播出的节目。 可能很多人没听过早期播出的一些节目,或者是早期的节目是很久以前听的,现在有些淡忘了。我觉得这样很可惜,因为每一期节目都是我们团队非常用心制作的作品。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偶尔选一些我们自己还比较满意的节目来重播一下。 以后,我们也可能会在老节目的基础上,补充一些新的情况和材料再重播。凡是重播的故事,我们都会在节目的标题里注明是「故事重播」,你如果发现是自己听过的,也可以直接跳过。 今天要重播的这期节目名字是《北京地铁青年图鉴》,它最早播出于 2018 年 4 月 18 日。 北京现在有 22 条地铁线,370 座站台,每天有超过 1,000 万人次在这里穿梭——这里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轨道交通系统。 每天早上走进地铁,从安检口排起的长龙开始,你就能感觉到这一整天的压力。前面乌泱泱人头攒动,对你来说,他们都是挤占你...

北京地铁青年图鉴 故事重播

在前不久播出的故事fm第五百期节目里,我们听众评选出了十五期最受欢迎的节目,结果我们发现啊,大家选出来的绝大多数都是过去这一年里播出的节目。

可能很多人没听过早期播出过的一些节目,或者是早期的节目是很久以前听的,现在有些淡忘了。

那我觉得这样很可惜,因为每一期节目都是我们团队非常用心制作的作品,所以从今天开始啊,我会偶尔选一些我们自己还比较满意的节目来重播一下。

那以后我们也可能会在老节目的基础上补充一些新的情况和材料在重播,但凡是重播的故事,我们都会在节目的标题里注明是故事重播。

你如果发现是自己听过的,不需要再听一遍了,也可以直接跳过那今天要重播的。这期节目名字是北京地铁青年图鉴。

他最早播出于2018年的四月十八号。

先提示一下,这期节目里我们收集了很多有意思的环境,因所以推荐你在安静的地方收听本期节目。

根本一段状况下就是我自己在手机里面啊,下了一些电影嘛,戴着耳机看啊什么,但是嗯,体验不是很好,就是因为地铁里面比较吵嘛。然后你要把那个耳机的声音开到很大。

经常就是你开了很大,听不到那个爆炸的声音就坐过站了。

所以有的时候我比较喜欢站在别人身后,然后跟着他一起追一些综艺啊,追剧什么的,然后有一次就是看到。

前面一个女孩正好在看最新一集的那个生活大爆炸,然后就站在他旁边,就就这样看了一会儿。

然后后来他可能注意到后面有人在看嘛。但是我觉得他特别耐似的一点就是没有表现出来那种很警惕,然后很防备的样子,就把手机收起来。

很耐死的时候再举的这样高一点,然后让你看得更清楚,那你没跟他交流几句就没有。然后萍水相逢,然后到战之后就是相忘于江湖,北京现在有22条地铁线。

370座站台,每天有超过一千万人次在这里穿梭,这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轨道交通系统。

每天早上走进地铁,从安监口排起的长龙开始,就能感觉到这一天的压力。

前面吴洋洋的人头攒动,对你来说都是挤占你时间和空间的蚂蚁,只不过他们不是蚂蚁,他们和你一样,都是有生活有故事的人,而且咱们的故事在地铁里就在上演。 今天我们找来三个在北京生活的青年人。

深入这个地下三十米的空间,聊一聊北京地铁的故事。

对了,你已经见过李芒了,和陌生人一起在地铁上追生活大爆炸的女孩儿,他是典型的上班族,每天要花两个小时坐地铁。

除了和陌生人追剧,他还喜欢在早晚高峰的车厢里去寻找地铁这个地下空间里的温暖。

尽管这些车厢都挤得像杀病鱼罐头一样,当时那个场景我觉得还蛮有意思,而且我觉得应该是挺常见的。

换乘站比较拥挤,然后早上的话大家就是但凡能站进去一只脚都会拼命的往上挤嘛。

然后就是应该是有一个比较瘦的一个男孩儿没挤上去,然后又很着急,然后一只脚上去了,另外半个身子又上不去。

然后眼看着那个门,他那个提示音已经响了嘛。 站在门口的一个彪形大海就是蓝药,又把它给提了上来。

就真的整个人抱上来呢,但是你那个上去之后的话,整个空间门一关嘛,然后像罐头一样挤在一起,然后那个人又动不了。

然后就是两个大老爷们就只能脸对着脸,就这么紧紧的贴在一起对,但是那个场景看上去就很让人想笑,但是又觉得还你就有一点小感动吧,因为真的你,你要是每天要通勤那么久的话,就是十天有九天都能遇到吵架的人就大打出手的都能见到国有的时候。

然后当时是应该也是在那排队等车,然后要么就是后面的男的可能撞到前面的女的了。然后两个人就发生了口角。

可能就大家大早什么起床气?

然后越吵越生气,然后后来那个女的好像就推丧了一下嘛,然后就挥起包,然后去想要去打那个男的,但是结果那个包东西比较多,就哗啦啦撒了一地。

就这个场面其实蛮尴尬的,但后来他就忙着去低下头去收拾东西嘛。然后那个男的就看到这一场景之后,好像气突然就消了,我觉得好像嗯,大家都挺不容易的,然后他就蹲下身去,也也就帮他把那些东西都捡起来。

所以当时那一瞬间,就是觉得都是平凡人嘛。 然后每个人都有力气,然后每个人可能也都会。

很暴躁,但其实心里面大家也都是一个善良啊或者比较温暖的一个人。

土楼大基站到了彭寒,你可能已经认识了故事fm的声音设计音乐人彭寒是十八岁来北京上的大学,那会儿北京地铁还是两块钱的时代。

对于当时他他来说,地铁是纯粹的交通工具,北京地铁路线图就是北京地图,他可以不知道鼓楼在哪儿,但他一定知道鼓楼大街地铁站怎么坐过去。

我就在清了,应该是我大一会儿大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嗯,跟呃,一帮人在玩乐队那天,是在那个鼓楼附近有一场平常的演出,然后其实人也不算多吧,可能也就也就230个,然后去的都是不是很有名气的音乐人乐队。

我记得那哥们儿应该是在我们前面演,他戴个帽子压得很低他。

你看不太清楚,他的长相有一点微胖,不算高,在胸前会挂一个口琴,所以说他整个的脸就被猫子和口琴基本上都挡。

然后很酷的样子。

然后他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乐队。然后他拿了把几个村在那弹有唱有吹口琴,但他唱的实在是太不清楚了。我。

完全不知道他在唱啥,然后但是可以听得出是有美是布鲁斯风格的那种音乐,然后加上兰教口琴怎么样对,然后演出完的时间大概是在九点过十快十点吧。

我们匆匆忙忙就要走,因为我跟那个键盘室,我们俩都是学生,所以我们要敢在没有地铁以及宿舍关门之前回去。

所以我们演出完了之后,就匆匆忙忙的把东西收拾好。

然后就走了。我们到地铁站的时候就地铁站就已经很空了,上了车之后,车厢也不太多,人是每个人都有坐,还会有空坐的那种情况空的。然后当时我们俩也挺累的。我记得我们俩依然报了一个乐器在前面,恨不得就想靠这个乐器睡了,突然到了一站,停了之后。

就上来了一个人,然后那个时候呢,我其实还没太注意,他只是知道那个人好像背的什么东西。

然后他上来之后就非常动作,熟练的就开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我就直接就开始弹吉他和吹口琴,然后吹的是天空之城。我印象很深刻。

背了一个小音箱啊,效果还不错。

然后腰间别了一个铁桶,呃,类似于像奶粉盒一样的一个,一个铁桶别在腰间,因为他双手都不控嘛。

那嘴巴也不控。然后我是真的看了很久我才发现,然后我就跟我朋友那个见朋友说,诶诶,你看这个各位是不是刚才跟我们一起演出的。

他说啊,好像就是就我当时就傻在那儿,你知道吗就是就是这个,是一个很就好像你突然在网吧里看见你爸的那种感觉,是他这个人他?

你,你的预设是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等他出现在这里,就会给你一种错乱感。

对我之前预设的出现了这个地方,要么是其他的放一个那魔观世音菩萨这种。再不然卖艺呢?就是地铁上见过最多的弹吉他卖艺的都是哪个吉他在那弹得很吵,然后唱一些什么虚日阳刚啊啊,或者是类似于像我们不一样这种。

然后就是在那一刻,当一个三十分钟之前,还在跟我一个舞台上演出的音乐人,然后到了?

地铁上呃,卖艺的时候就我突然发现地铁这个东西有好多我未曾理解过的层面,然后这个时候我跟我的那个键盘时候,我们俩就就相视一笑,然后我们好像都懂了什么,然后我们就一人拿出了。

其实当时我拿出的是一张五块钱,然后我在想,哎,五块钱会不会有点丢脸啊?

就是毕竟也是算半个同行嘛,那五块钱是不是有点丢脸,结果发现他拿出来也是五块钱,然后我们俩就扔给他了。

半个小时前,我跟他还是角色一样的人,半个小时之后,他是卖艺的人,我是给他钱的人。就在那一刻,我就有一种怎么讲。我并不想主动的去成为一个好像向下看的这种人。但是我好像在那一刻被迫的问我向下看了他一眼,啊,这个是北京地铁这个环境给我造成的这种这种,那这个时候呢,就是我感觉他并没有认出我们两个人来。

他可能只只是知道这是两个乐手,然后他就给我们点头示意,然后接着一边弹一边走一边弹一边走。

然后他就走过去了。他是从我们旁边那个门进来,然后就一路走,越走越远,天所欲远,你会听到在那个空空的车厢里面。

他本身影响的效果就很好。

然后他们又调得很大,但是那空空车厢里面就有他越走越远,就有没有回升就越来越。

一些,然后旁边是地铁的呼呼的风声轨道上,然后没有简单的声音。

青年路占道呢。

今天的最后一个故事,主人公和彭寒一样,也是在北京读的大学。

去年从人民大学毕业之后,他留在了北京。

和很多青年人一样,他选择住在六号线的物资学院路站附近。

那儿的房租相对比较便宜。

呃,我叫郭秋来。呃,今年23岁。

然后我是重庆人,在北京大概四年多了吧。

昨天大概晚上九点多钟。 呃,我从望京呃回我住的地方。通州先坐十四号线,然后从望京坐到金泰路,然后在金泰路换成六号线。

然后坐到乌子轩路。

呃,平常我呃,这个时候回家呃,一般人比较多都没做,但是昨天我应该。

比较晚,或者有什么别的原因吧,那个地铁其实还挺空的,大概我们那节车厢只有四五个人是站着的,我们其他人都坐着。

然后呢站着的人里边,其中就有一姑娘跟我差不多大大概的65岁,长相挺普通的吧。我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印象。

长得还是挺清秀的,就长头发,个子中的才挺瘦的,但是是普通话,很标准。

对,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北京人,或者至少是北方人这么一个女孩,就是在人群中,可能你都不会特别注意到的。

他插着耳机在那打电话,然后第一个电话呢,是,应该是给他男朋友打的,就是我后来才知道。

就说你一会儿来接我。

而这个事也很奇怪,就是一般,你是在那个地铁站接人的话。 呃,你在那个买票口,你不用买票进去。

你说你等这个人出来接他就行了吗?

但后来的事情是,这个人后来是到那个呃车门外边来接他,就说他其实进站来的在在这,我后来才知道,所以当时呃,他让这个男的来接他嘛。

他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嘛,就是很很平常的一个电话,但是他第二个电话就是我们整个车厢就是我们车厢靠近的。这一部分人全都被吓住了,他就突然用特别大的音量就说,奶奶奶奶,你快到我们家里去,你现在就快过去。

我爸一直在打我妈,你快过去,你快过去。 而且它音量特别大,就是完全超出了一般人打打电话的音量。

然后一开始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这个姑娘会不会精神有点儿问题,然后呢,他是站在那个车厢中间的,然后他面前的有几个坐着的姑娘?

那个头也就是有点歪过来,像这样看,他就是感觉也有点害怕,因为一个人突然在地铁里面,这样大家都会害怕。

可是后来我有观察,我觉得这姑娘可能不是精神有问题的,因为他就开始就哭起来了,一开始是小声的这么在那哭,他一边哭就给奶奶电话打完了之后又给另外一个人打电话,那个是他姑父。

他就用更大的声音就说,辜负辜负你,快到我们家去,你现在就去,我爸要把我妈打死了。

这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就是这句话,我爸我妈快要把我妈打死了,你现在就过去。

然后他说的时候,整个声音都是带着哭腔的那种,颤抖着说话,声音特别特别大,然后我们周围这几个人全部都都吓住了,没有人敢说话。

然后他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就一个人站在那儿,他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那呃哭,但是我感觉他应该可能是在哭吧。

还有站在门口,然后又这样过了可能一两。站在这一两站过程中,我都一直看着他,然后他背对着我,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干什么,然后他他旁边呃,附近坐着的那几个姑娘也都没说话。

然后呢,过了一站,车门开了,他就一下子跑到那个站台上去,然后就有一个男生,个子挺高的,比他高,一头就站在那。然后他一下就扑进那个男生怀里。

然后就开始哭,就在那个站台上开始哭。

呃,我觉得看他的那个样子应该是哭得很伤心的,肩膀在那一一耸一耸的,这样让人看着的确实还是挺心疼的,他们俩就就抱在那儿,然后。

车门就关上了,然后我们车就走了。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我很很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一直在想这个姑娘,我也不知道那个他妈妈回来怎么样了。

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不只是在北京,在整个公共场所里边儿,你是听不到那么大的音量的。

整个那个就是画面和声音,都是比平常的幅度要呃,要更大的。所以可能是这个东西对我当时造成了很大的震撼。

我从到北京来念书这几年,然后到现在可能四年多快五年了。

呃,地铁里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情,然后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可以看到一个人这么的伤心,而且把他自己家里的事情摊开在我们整个车厢的陌生人面前。

这当然不是他的本意,可是我们所有人其实都参与了这件事情。 呃,那一刻就是你和一个陌生人,这种短暂的相遇,我觉得对我特别大震撼。

而且还有就是因为之前你在北京你能听到的陌生人的谈话最多的就是大家在谈什么项目,你在咖啡馆能听到,然后我在北京。有一次我在那个上电梯扶梯,那地铁站里边,旁边一哥们儿打电话特别大的声音说,你是想吃肉还是想啃骨头,你要是想吃肉,你就你就按我说的做。你要是想啃骨头,那他们这,这就就特别大,就是你每天听到的是这种。

你觉得这个城市大家忙的做自己的事情,好像它有一个什么目标,然后要去完成,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地方,大家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每天。

生活的,但在这一刻,你会发现哇,这个人,原来他有这么大的问题,是来自于他的家庭这个层面的东西是我可能在北京很久都没有接触到的东西。

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的关系,他的家庭出现了问题,就好像平时的北京给您的感觉是,所有人都是没有爹妈的,爹妈不会这个后边不会起火成这个样子,对,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蓬寒。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