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你身边的那些妖怪!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74
欢迎关注“波波有理”微信平台获取更多资讯!

细数你身边的那些妖怪!

掌声有请主持人,其实啊,奇葩这个词儿啊,也不是什么不好的意思。

我特地查阅了有关资料,什么叫旗袍,说奇葩,就是跟我们平常人的习惯,有些许不同的人。

我们叫他旗袍,比如说听恶俗的歌曲呀,输过时的发型啊,穿不潮的衣服啊等等等等,说这些事儿啊,一旦在我们身边出现了,我们就称它为旗袍。

比如理发店的师傅就有好多旗袍,比如说托尼老师,记得我第一次找托尼老师理头发,托尼老师都没等我说话呢,上来咔咔咔就一顿酒啊。

我说,你干啥,你给我搅个头发,都不问问我要啥发型哦,你上来就咔咔咔哟。

托尼老师演珠子瞪老大了,说,宝贝儿啊,宝宝。我问你也没有用啊,因为我就会搅一种发型啊。

真的,我要不是看在祥子一直暗恋他的份上,我就早就投诉他了。 还有公交车上也老多奇葩了。

前两天有个新闻报道说一名老人拥有车上一个女的没给他让座,给那女的泡泡一顿宿,还有个小伙子因为误把一个大姐呀当成孕妇了,给这大姐让座了,让大姐啪啪一顿宵,是不是这个社会怎么了,好人真的那好难做呀。要不以后咱们公交车就别放座了,上来都炸着得了事儿太多了。

我有一次也碰那个奇葩的老大爷。

孙儿难度挺大的,大爷完了吧,我行的没行,我果断就给让个座大爱感动至极呀,那感动,痛哭流涕了。说呀,说坐了一百多回车了,头一回有人给让座啊。

说到妹子,你人真不错呀,不如咱俩拜把子吧。

我说,哎呀哎,您高寿啊,老大爱说我九十三呐。

我说你大学生咋嫌我呀?

没有那拜吧,我实在找不着他拒绝的理儿。我哎呀,大爷就开始跟我拜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我说我就得了滚犊子吧。听完这句话我就不乐意了,我上一边去吧,我可不跟你拜了,爱找谁找谁去吧。我就。

不求通的推呀哈哈哈,哎呀那公交车呀,一提公交车脑瓜都疼啊。

人山人海呀,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他就不能有个准程人数吗?那家也太挤了。

上次我可以说,哈,上次我坐公交车,我都刷完卡了,声拉给挤下去了。

快,有一次好不容易挤上去了个矮呀,也真是吃亏呀。我跟你说呀,我真的我,我下班也再托生人,我绝对不会再找一米二一的了。我再找一米二一我,我,我出我,我,我出生,我自己咬蛇自尽,真的个矮太吃鬼了。

刚上车我就挤到一个人的嘎就窝底下了。我把头转到另一边儿,竟然是另外一个人的感激我。

那会儿啊,各有千秋啊。

后来呀,好容易找这个吊环啊,我捏着了我合计,这回该稳当了吧,结果还挨一顿骂,你看小犊子往哪捏呢,一会儿耳环的让你给我醉掉了耳压,让你给我醉火了,你给我撒开。

嗯,小小我上哪说了一句,您好好好跟耳朵咋带那大哥耳环子呢?大姐呀,那破耳环的,长得跟公交车八十似的呀。

哎呀,还有俺工作室那墙子也是个奇葩。前两天墙子想约一个女孩出来玩,但那女孩妈妈脾气特别不好。

嗯,脾气暴躁强打电话之前呢,就各种酝酿,就想说阿姨您好,那谁在家吗?我想叫她出来玩儿。

哎,就这么几句话啊。

月亮老长时间了,一打电话没按他到处出牌,那是女孩儿她爸接的强,当时要蒙选了,闹抽了,直接说叔叔,你好阿姨在家吗?我想找她出来玩儿。

你说就这样谁的,你追什么女孩这个大伞炮的,前两天啊,我感冒了,搁医院里边挂掉瓶。

啊,正好一进屋,看见墙子也感冒了,都张了半天了,搁那躺下去完我就躺,他旁边演人一边刮到屏啊墙那边看电视,剧情会审。

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就喊他,我说强子强子强,电视好看吗?

强说废话不好看我能看吗?

我想啊,那好看归好看,你也不能光看电视啊。你看看你的吊瓶都扎回血来,墙才反过来回血了个还不到你呢啊,你都哗哗,都快快到平口儿来,集完了就出户看就寒呐。

服务员啊,不对那个网管哎,我去个溜达算了吧,我个个儿拔吧,靠一下把我枕头给把癌症,哈哈哈哈哈哈哎呀,现在给我气一点。

我都没帮他叫护士。生拉和他眼睛吵着他,愣是回了一瓶血没招了。他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把血又打回来的。 哎,还有谁奇葩?你那个血衣他家那个教出来那个孩子的奇葩啊,雪一带他儿子也是来在节目组玩儿。

一岁半啊,小娃儿啊,竟然开口说话了,冲着墙子就喊呢,这爸叫爸爸给墙子脸都含绿的,你说这孩子咋叫的啊,看那个看头十字的卡片儿就念闹胡好,再来看看下一本十万个拥护啥。

后来我听说呀,都是雪衣特老婆婆教的,这这这上了岁数啊,有时候也真是不靠谱,就比如说俺家我妈嘴像跑火车似的,老秃噜反仗的说话词不打一上次领他上三亚。

我要下海游泳,我妈担心呢,赶紧给我拦下了,说,姑娘啊,你先别下水,太危险了,妈,给你租个花圈吧。

妈妈呀,我就是游个泳,你咋还给我送火葬场去了呢。

你是说游泳圈吧,我妈吧,反正他这是早是你,他一直就嘴徒了,他也不是跟岁数大有关,我打小他就这样经常在揍我之前的开场白就是别叫我猫,我没你这样的猫。

说完个个还不知道呢,我啪啪开倒。

我还不敢纠正他给我打的心里好纠结的,哪有这样打妈妈的啊,前段时间不是过年吗,每逢啊过年回家呀,亲戚们呐也都够奇葩的,没事儿就跟抽风似的,你就上来就问考的好不好啊,考第几名啊,我跟你说,我现在是离开学校好多年了。

要是我还上学的话,哪个心情敢这么默默寂静问我,我就得告诉他大姨妈呀。

我今年妹口好哇,我感觉我少一台点毒机一样走一在那晚上,要不然大姨妈你今年你多给我点儿压岁钱吧。

我想买个点毒剂一样瘦一这样,要不然嘛,就反问他,大姨妈,你家孩子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啊?巴黎第几名啊。

年级第几呀,大姨妈,你是重心买房子吗?我大姨夫今年效应还不错吧,我大姨夫外边儿没有影儿吧,没有小三儿吧,今年要体检呐,不然的话我跟你说,您俩有病,查不出小镇容易变大病啊。大姨妈。

你不行了,不能再说了,我发现不知不觉我已经开发了我卑劣的本性了,冬天过节我都不敢回家,不是不想爸妈你会什么的,真心可怕,以前总是过。

无期待的眼光逃避不了又看我又觉得幸福,但是一下好像也不怎么样吧。

啊,世界都是我还能怎么样呢,提不得已,我好像只能说谎,真真假假我自己都金娜是不是真的假的不重要,只要你们开心,刚开始啊,其实你们的爱爸爸,这是偶尔无力,你们所期望的是不是重要的,永远跟画像差了一点,是不是是?

场合有点小残缺,还有点快,也有一点点累,也许度过几年才,我想从这三千婚并不可怕,谢谢,是不是真的更不重要,只要你们开心Ok吧。其实你们的爱不知道的就是偶尔无力得到你们所期望的是不是有重要的永远跟画像差了一点,是不是生活?

多少都有点像小青春,还有点?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