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李二毛的一生
gezhong2022-03-30  623

别人只能活一种人生,二毛活了两种 。 故事FM ❜ 第 410 期 李二毛,1978 年,出生于四川渠县的一个农村家庭。八岁时,父亲因为贩卖妇女儿童被判死刑,身有残疾的母亲也很快改嫁了。二毛只能跟着表哥到重庆捡垃圾。慢慢一步一步地来到了深圳。 而今天的讲述者贾玉川,年近 60,是个纪录片导演。20 年前,他是深圳晶报的摄影记者。当时深圳正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无数人的命运在这里翻覆,二毛便是其中之一。 2003 年,机缘巧合之下,贾玉川认识了二毛,并跟随他拍摄 17 年。 /Staff/ 讲述者 | 贾玉川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Mes - Murcof(李二毛身世) 03.Salim Waits - Brian Reitzell(海南归来) 04.福气 - 彭寒(混乱生活) 05.华芳 - 彭寒(小龙) 06.Worrytrain - The Trenches Choir(回不去了) 07.夕阳之歌(Live) - 梅艳芳(最后一次演出) 08.Zenda - Gustavo Santaolalla(片尾曲)

“人妖”李二毛的一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好的,大家好了吗?我叫美明娜来自男扮女装啊,那您错了,明天我介绍吧。

其实无论是哪一种,我也是从男人变成呃,先从反串变成人妖,再变成变性人的,所以说都要必须经过那一道光的。

如果你们有两位朋友不相信,等一下可以上海来摸上摸下都可以。

让我们找个算多上来一些还好不好,要不就找一场面的老公好不好。

你刚才听到的这位美莲娜,他的真名其实叫李二毛。

1978年,连儿毛出生在四川曲县的一个农村家庭。

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贩卖妇女,儿童被枪毙了,连儿毛的母亲有残疾,很快也改嫁了。

连毛就只能跟着表哥到重庆去捡垃圾,慢慢一步一步的来到了深圳。 而今天的讲述者贾玉川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

他是个纪录片导演,二十年前,贾钰川还在深圳京报做摄影记者。

当时深圳正式改革开放的前沿,很多人的命运在这里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毛就是其中之一。

2003年机缘巧合之下,贾钰川认识了耳毛,并跟随他拍摄了十七年。

2003年的时候,当时我是报社的摄影记者。嗯,我在拍摄一些图片故事。

我记得在一次朋友邀请了一个酒吧去参加他的酒吧活动的时候,在那个酒吧上。

认识了李二毛当时那个酒吧的话,他们在举行一个叫做便装的一个Party。在一个酒店的顶楼上面有一个小舞台,灯光很暗,表演者穿着三角裤,完了秀的肌肉在上面跳舞,而且是男性之间,有些是便装以后招之愿展的,他们在一块儿走秀啊跳舞啊。 实际上,当时来讲,对于零二年来讲,资讯和信息都不是那么发达。

对于人们的意识来讲,都不知道什么叫跨性别,什么叫同性恋,什么叫一桩群体啊,只是哦,还有一群这样的人。

后来我跟随着李二毛他们这几个人的话,去了不同的一些酒吧才知道。哦,原来有这么大个群体。

他们有自己的圈子,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范围。

这次经历让贾钰川深受震撼,他开始跟踪记录这个他从未了解过的群体。

贾玉川还记得那时候的二毛很年轻,很瘦,长相俊巧。

化妆之后,确实有几分女人的妩媚,但在那次变状party的比赛中,二毛只得了第二名。

第一名叫玛丽,她是专业的变装皇后。

后来玛丽成了二毛的师傅,一直教他表演和唱歌。

后来玛丽那个一等奖的那个跟着他的男朋友去了海南,做全身的手术。 在走之前,我去送他们在这个过程之中的话,玛丽把他的所有的演出服务那种大袍子啊,那种。

他的那种氛围的那个装束的那些帽子啊,都送给了李二毛,李二毛就一直跟他学习舞台的表演唱歌当十二毛根本不算一个什么角色之类的。

随着二毛的继承了玛丽的那个衣钵,那些衣服以后,二毛也成立了自己的一个厌恶队,有个四五个人,他们就去跑场子,那时候他们这种厌恶表演还是非常受欢迎的。 那时候的深圳的话也刚刚有了兴起了。同性恋酒吧。

我就跟随他们化了妆以后跑到酒吧里面,他们做一些非常性感刺激的一些表演,那次是?

是一个小公司,举办了一个小型亲族晚会,那个老板还是个女老板。

我记得当时一直打电话催他们,你们到哪儿呢?你们在哪儿呢?赶紧过来,这边这边都等着你们呢,还派了个车去接他们。 接到那个小会说里面这波人趁的那种酒劲儿全部都拖着半裸上身都光光的在狗包的一起狂欢乱舞。

那个女老板也跟他他的男员工也在玩儿,还有那些女同事看得都目瞪口呆的二毛,那时候还是个活药的人物。

他骑在那个另外那个男的的身上,让他抱着他,这个是他后来表演的话,拿手戏或者嗯,他身上几乎全裸穿那个三角裤。

穿那个大皮靴,那个皮靴的话,那个缠绕在那个男性的那个身上,那个男性搂着他在舞台中央旋转,然后他花枝招展的在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呃,就是说您的下面的小弟弟有多长,有多粗,就把外面聊过没有聊过,让我帮你聊一聊。好吧。

在吧前几天啊你你我想问一下你感冒?

我觉得那次是感觉到有点时空臭乱的,有点那种特别那种超现实,那种感觉让我让我惊讶不已。

二毛呢,就随着他那个团队每天晚上要跑三四个场,一晚上的话能够挣个几百块钱,对于当年来讲已经非常高了。

所以说,我想这方面也是吸引他从事这个行当的一个面儿吧。 掌声笑声,哨声。

刺激的夜生活,金钱的诱惑,我觉得是那时候吸引他的强大的一个由头。

后来当中发生了一件事儿,在一次喝多了酒以后,看到他那个存款折上有500000,那帮的那几个四五个队员就准备的绑架他去勒索这笔钱。

但是实际情况呢,是他那个?

存款责啊,只有五千块钱。

李二毛为了躲避他们,就连夜一个人东西,什么都不要了,就偷偷跑到海南去了。

我就所有的都失去联系,一年两年回来了以后,他就彻底变了一个人。

在这个之先的李二毛的话,他还是男性的一个容貌,有愣有脚的,尽管是一些清秀哈,他眉目啊,各方面来讲,还是个男性的一个。

青年撞小伙子那种感觉,当他跑到海南回来让我吃惊呢。

她已经完全装束成一个女性了,高高的个儿脚穿一双长靴子短的超短裙,把脸部也整了浓胸了,喉结也做了眉毛画的那种柳叶眉打的那种浅浅的那种腮红,所以说整个人装束的话,都是一个一个时髦女郎的一种感觉。

见面的时候,在一个四字路口,他从远远走来了,以后就是一个我也。我这个大美女过来了,然后身边跟着一个撞小伙子,带着他的男朋友,他的男朋友就是一个呃短发,浓眉大眼的一个中年大汉,这种感觉有玉米将近一米八的个子穿了个白衬衣,牛仔裤,健硕的肌肉。

当时从老远走过来这个队儿的话,我就开始开机了。

本来他俩拉着手这样晃荡过来的,看到我端着机器在那儿拍一下,那么二毛不好意思的又背过去,生才真的像个女的似的。

呵,完了以后,小江呢含含厚厚的对着镜头在那儿憨笑,呃,我在问他,我说你们俩什么关系,他说夫妻关系是我都觉得我都觉得也有点儿,也有点儿那个。

呃,我说,来来,你俩拍张照片吧。 他说,哎呀,走走,走在大街上。

别在这儿拍了,找个地方我们在,咱们在随便聊,随便拍。

后来我就开着车拉到他去了一个歌舞厅给我讲了讲他如何跑,逃跑到海南,如何做了隆胸手术,做完手术以后如何在福山那边养病。

在佛山的话,去给别人坐台。那些他的表演如何成功,人们如何给他往裤子里面塞钱,然后他如何挣了那钱的话。

撒在那个床上,他踩着那钱跳舞。

堂堂之类的啊,说那些小服务员都可以随便拿钱的10100的,那些随便拿喝多了以后,嗯,当时的话让我非常惊讶,他可以独自一个人来进行表演了,原来是默不择声,一个团队也就是跟客人的话搂搂抱抱,扭扭身姿。他现在可以一个人站在台上的话来面对十几座客人,首先自我介绍。

尽管说的是一些假话,说的是从泰国来的人妖挺着胸膛会唱歌,然后会白话他的举止,他的装束,他的神采奕奕,都让我感觉得吃惊。

他把那一钱塞到他那大靴子里,好记得把那个脚登在茶几上。

然后呢旁边坐的一个撞小伙子,他抽烟的话,都是那小伙子。

点燃了以后,给他送到嘴上。

然后那小伙子从他的嘴里面把烟接过来磕,那烟灰磕完了以后再送到他嘴上抽烟都在为他服务。他说他现在可以挣很多钱了。

要请我吃饭等等之类的一副至高气扬,那种神态,我还记忆犹新,就像一个大明星一样,看着大便一样的二毛甲鱼船,理解他的选择。 在贾玉川看来,二毛从小无依无靠,只能跟着表哥,所以她渴望男性的呵护。

只是农村没有这样的土壤,二毛也渴望快速获得财富和名誉,做出这样的选择,也算顺其自然。

即便是今天,敢于迈出这一步的人也不多,大家都很羡慕二毛,他成了红人,好像一夜之间爱情事业,金钱二毛都有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光线,但很快他失去了这一切。 他男朋友的话是这边武警支队的退五兵退五了以后,实际上是跟一个老板开车的,一个司机跟二毛认识,以后他就在帮助二毛联系场子。

跑这些购物厅,他呢,又不是职业的这个跑场子呢,他实际上他是个口舌很笨的人,他并不是一个经纪人,能说会道完了以后拿到这些明星话能吹。

可以接很多厂子,他不是这样的一个经纪人。

所以说呢,当后来性不再是作为他们之间的一种吸引,和那个以后利益的矛盾就凸显出来了。 你小姜又有家庭,也有孩子没有离过婚。

所以说二毛的话,当然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小男孩儿了。

我想他们俩在一块儿有个两三年吧,有时候好有时候坏,有时候好有时候坏。

那时候他一直想渴望的快速的邮币钱来做变形手术,然后来成家变形所说,我指的就是彻底变形。 我想是不够的,因为那时候的话估计要十几万呢。

十几万的话,那不是一次两次那个酒吧那事儿可以解决的,而且存在着它的不确定性。

他为了排解寂寞的话,经常打排赌排哎,所以说他是输很多。

故事发展到后面的话,他就渴望找到一个强有力的肩膀。

他那时候就想着做唱片,我已经在舞台上很火了,可以自己表演了。我马上要去唱同一首歌。

小江,你得赶紧帮我的忙,我要找一个赞助,我要去做变性,做完冰心手术,以后我要像金星一样。

这都他是说的完了。以后小姜为了讨好他就找到他。当时开车那个老板林老板请他在一个他们的出租屋里面买了几个盒饭。

打了几个外卖那样喝了一场酒,想让他捐赠五万块钱。

他想把底下也做了,那个老板拉着他坐在他的腿上,都不知道他是个男的。

哎呀,他兴奋呢。他,小香,你得赶紧给他说,你看他带的那块儿手表,劳力士的值好几十万。

他也很有钱,我们得赶紧让他投资。我要去变性,我要去整容我,快成名了。 但是后来什么也没进行。 林老板的劳力士是假的,他不过是一个胡吹乱砍的水或老板。

当二毛没有放弃,他又辗转联系过很多老板,不过都没有成功。后来他干脆自己联系经纪公司。

那时候深圳还设置有二线关关外的人没有特殊证件,不能进入关内二毛就想尽办法入了关,花了几千块钱找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说愿意给他拍一部电影。

但是这个公司敲诈了二毛一大笔钱之后也不知所终,这样耽误来耽误去阿尔芒的演艺事业渐渐荒废。

特和小江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那时候我看的就是渴望呢,有钱渴望呢,能够急速的改变自己命运,改变自己身份的一些拼搏,再跟小江分开了有段日子的话。

她又认识了一个男朋友,非常相爱,打扫房间的过程之中,他们还跑到屋里面去做爱去了。

但是没过多久了,哈,我估计两三个月以后我再去见了。他的话又成了孤身一人,又是痛苦流涕的。

他的生活总是在这种漂浮不定,或者是一种嗯,缺乏安全感的这种意识下生活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个幸福的港湾,然后都要轻手毁掉,后来又搬到另外一个地方。

他反正在布吉那一片换了好多地方,也是前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实让我过去第二天就抽的空跑过去看屋里面砸的乱七八糟的。

浑身穿着那个沾满血迹的那一衣服,外面床上的话,沙发上他就说做的他的。我认识的网友在那边已经做了一两个月了。

他说有两个因为一个沙发上一个床上那两个人也走了,就生活了一个人了。

我不知道他们具体的在一块儿是怎么样的一个生活。

但是可以想象一下,他们估计在一块儿那种比较乱一点儿的生活吧。

我在拍摄之中的话,我发现他的胳膊上的话都是伤疤七八个用烟头骚的胳膊里黑龙烟巴更多的我觉得还是痛苦失意,失恋事业上的话不像想到那么成功,然后内心的孤独,他极度的怕孤独,他自己的一段儿独白啊,我从小就害怕我一个人。

在一个房间内化我怕得要死,这些在折磨着他的话。他用烟头来刺激自己来拷问自己,我就看他的生活,就找个不像以前那么风光了,他也有点儿自暴自弃。

我说,为什么你不好好的生活,而且你的话来讲呢,也不说没有收入。 叔叔挺好干嘛老是折腾生活。

我说你好久不演出了,他说好几个样。我说,为什么?

他说,不想我说你哥儿也不练了,各方面我就训斥我,怨他不争气。

我实际上那时候缺少对他心理深沉式的一种理解。

那时候还没有谈到他的家庭那么深,也许是贾玉川的话刺痛了二毛二毛,很久都没有跟他联系。

直到2008年,二毛突然联系贾钰船,说自己的继父让他赶回四川老家。有急事儿,贾玉川也希望二毛能离开深圳。

这对他也许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贾玉川决定去一次,这次陪张二毛一起回家的,除了贾玉川还有二毛的新男友,小龙之后,人生的漫漫长度,小龙陪着二毛走了十年,小龙是广西的一个小孩儿,是啊,一看呢,就是个孩子,个儿也不是太高收受的不善言辞,拼命的抽烟。

他的眼睛的话始终是飘的。

母亲生了他五个小男孩儿以后,母亲就跑掉了。他的父亲带着他们长大了,他的哥哥亲哥哥吸毒以后欠了一大米债务就把这些债务的话写在他弟弟的名下了。

也就是小龙的名下,他就在家乡呆不住,他哥哥就带着他呢去敲诈乐说怎么敲杀勒索呢,就用小龙作为诱饵?

在会说里面做压服务这些男同事,然后坐到半截以后,他哥哥再冲进去就是进行敲诈吧。你要是不给钱,我就会把这些照片告诉你的家人告诉你,太太,小龙就是这么一个人物。

后来给我聊天,小龙告诉我的事儿,他们本来想在会说里面认识二毛了,看他在那儿做表演,认为他很有钱。

想敲诈他一把。

结果二毛把他家的故事讲给小龙以后,小龙很受感动,觉得自己也是这样的家庭,他俩很聊得来一块儿二毛一看这小帅伙子估计也是促进生情,或者是他俩就好上了,正好这时候呢,小龙哥哥就被抓进去了。

小龙没地方去。这时候小龙还正好敲了一笔钱,估计有个一万多二万块钱。

然后小龙就拿着这些钱买的空调买的电脑买的冰箱,那些就跟二毛就生活在一块儿,过了以后接二连三发生很多事儿,包括在汶川地震呐,我在全国一些采访啊等等这些。哦。

他告诉我,他家的宅基地被邻居占了。

他继父打电话来说,你要再不回来,你加了载机就全部没了。

他回去的话是要讨婚宅基地。

他给我打电话,我要去要我那块儿田地,我要马上做手术了。

然后我就从成都赶了火车,赶到重庆,从重庆跟他一块儿坐的火车到了他老家。

那时候见到小龙吗,然后你说有钱吧。他真的是我看到是穷的,他那从背单子啊,我就看他用了有司机,二十年。

他俩在在火车上,他拿那个背单车罩的就那一个背单车三月份的四月份,冷得要命,男孩儿穿着短袖。

他坐在过道,小龙坐在靠窗户那边两个座儿。

当晚上的时候,小龙咳嗽了,睡觉是趴在他的腿上睡的。

他抱着他的头,用几只隔光护的他的头。

整个车厢里好多人都睡了。

他在那儿也打盹儿,但是上下课的时候,他刻意醒来,以后他手就在那儿护的上下课,有时候背了大包小包。

他为了怕碰到那小龙的头,所以说可见他那个感情和他们对小龙的那种照顾。

二毛好久了,四几二十年没回家了,到了他们那个那地方,围了很多人来看西汉石头围的呢,为的我没车,为的看这么一个人,男不女的长发,一个男人生一个女人,那个装扮啊。那是李国民的儿子李国民的儿子啊,哪是李国明的儿子李国明,我知道啊。

他的儿子在哪儿呢?啊你,你不是女的吗?你就来了个女的,就是因为他也算肯定他也不知道。

哦,你不知道你这次回来好好,妈妈首先想把他先赶走,然后我就要走,让我不要在家里让我什么什么的说出来回来一分钱都没有什么什么的。 嗯,我说,反正现在不管了,自己在家里老老实实做个农民,养点鸡,什么赚点钱,他实际上是住在亲戚家。

但是他不受欢迎,被轻轻撵出来了,撵出来。他迫不得已在他的原来父亲的那个留的宅基地上。

除去荒草,把那个坡挖平以后,建了一个苏老鹏想养鸡的话来赚钱来,重新翻身,好好的脚踏实地当农民跟小龙猴儿的过。

他俩的话都非常能够吃苦耐劳的挖山挖地啊。那些挖那些荒草,弄得那块儿还不错。它前面有一个水井。

然后还接着店里。

那个棚子有个三十平方,就是那种蛇皮带的那种搭建呢,中间高像,那个军用帐篷一样,一半用来养鸡,一半是他们生活的一个区域。

没有价值,就是一个一摇摇晃晃的破桌子,从他大伯家里面拿了一个光板儿城,然后上面铺的稻草,然后就是他那个背单的,他俩儿就睡在一块儿。

他是自立惯了,他不愿寄人篱下,所以说他靠着他双手全部。

你看他那个,他为了鸡不在那个泥地上啊。他自己用那个竹子编那些篱笆,让那击在那些主盘子上的都是自己编的手,都割了好多口子。

自己一点儿一点儿编自己,不仅自己洗衣服,他就开荒惨地,很能干的人,他给我算了一笔账。

啊,养了十只鸡,然后养百只鸡,一只鸡买多少多少钱,很快就能发起来。我们两三年就会发起来跟小龙俩儿躺在被窝里,就算这一仗想发起来的话啊,我那时候我就可以做手术了。

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正式的结婚了。

我们去领养一个孩子,我们可以很幸福生活。 他跟小龙在被窝里抬住,在总统,你习惯了没有,有没有怨言啊没有?

什么预期好像没有治好咯,实际上我们穷了。是啊,那我就拿这个页的热时间挖起它就买点情码回来养,可能慢慢一步一步去吧。你对啊,不用买青瓦跟你说有种稻谷,先把那个地挖出来,终点拆出来才是真用钢回来没有菜吃,老老实实做个农民,做个亲近的人,平平凡凡。

也不要去给你积极的办法啦。农民啦,那本来就是你还以为还想着想成立,那我们现在不也习惯了吗,是吧,那是第二年春节了,跟着李二毛去上街去买一些年货吧。我记得走到村口的,遇见了一对儿亲人结婚,哎哟。那场面非常热闹,鞭炮齐鸣,到了那个婚礼现场。

哇,那些年轻人喷的很多泡沫,那些打了一个彩虹桥,弄得真事儿很大。二毛他们跟着小龙被那种结婚场景给吸引住了,俩人在那儿看他俩举行婚礼过那个彩桥的那种状态触景深情,给那个小龙在说的话,偷,咱俩要是结婚的时候,我们要比他办的还要排查我们到你那个村里面,把你们全村人都叫来。

让他们给我们办婚礼,他们那时候我们要用四个大音箱,要让全村来祝福我们以有为劲的边走边的给那个小龙聊聊的对未来结婚生生活的这种想象,等我做了手术之后啊,我也要这样子风光。

就这样的,白冰,我是说真的哦,但是也叫上你们那群人更多哦,四个大音箱我们也要告诉全村人,跟我们办出去。

放以后再走不下来,我们季节仪式才开始。

实际不是这样的,他想那样重新生活,但是也不容易。

他已经走了一条不归路了,回不去了。那个当农民那块儿的话已经不再接受他了。 除了他俩分开,除了二毛板,头发剪掉以后变回男人。

那块儿是命中注定的。

后来过年过节的话,你也回来那些年轻的那些?

老乡们都来看热闹,都来取笑他。村长那些也来念他,就说,你名声不好吧,你带着小男孩儿回来。

到底为了啥,你不要耽误别人的青春,你能够回去的就尽量了。 等他回去他的那个帐篷的右手边,那家家里面有人在法院里面,也是那家侵占了有利而茂宅基地的东西。

但是人家有四例,李二毛的话势单力薄,亲戚又不谈解,所以说他又挣不到自己的一些利益。

到最后,据二毛说,人家那个门口隔了一把菜刀,他俩喝多了,以后闹的时候,人家说他们要拿着菜刀去删人家。

人家找到公安,就把他那块彻底清了,把它棚子把它的鸡都有的彻底听了。 那么那里那点儿地?

就给了他六百块钱就占了那一部分就不退还了,六百块钱就了结了。

二毛和小龙凭借着自己双手创造的幸福生活,又一次被打碎了,失去容身之处,他们只能再一次回到深圳。

但这么久的互相陪伴也让两个人的羁绊更深,让二毛明白了,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就是夫妻,他不再想做变性手术,也不再做厌恶表演。他现在只想和小龙一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二毛还得做出一些改变,他就把自己的投放。

变成男的了,然后把自己聋的胸用布袋紧紧地缠住了,不让他显露出来,然后跟着小龙一块儿去到这个工厂里面,实实在在的做工赚钱,能够跟小龙思索在一块儿。

但是又存在一个问题,他又没法跟小龙分到一个宿舍。

我去见他的时候,他在工厂的外面一个村庄里面租了一个很小的一个小阁楼,估计也就是。

两三平方那样的一个在那儿生活大热天,他解开衣服,给我看身上长的那些小豆豆,然后讲述的他无法呃在厂里面居住,没有办法把它分到男的或者女的这个书色。

他只好自己委屈在那边。

他如果要是在表演的话,他没有这种烦恼。

他男的女的无所谓,但他都在工厂里面。

他没法跟别人交朋友,他害怕别人知道这种秘密,以后他就在那儿待不下去了,所以说这个给他压力也很大。

他急切地想把这个胸做掉,重新回到男人身。 这样的话来讲,它就可以跟小龙名正言顺地分到一个宿舍,在一块儿工作了。

但是没有过多久,他这个贾雄还是被?

他的工友发现了,然后呢,几个人纠结了,把他揍了一顿儿。

他说那个人的话,拿的工具一直打他的头。

幸好有几个人拦住了,否则他会被他们打死。

他痛苦的在坐在派出所的那个门外的地上,穿着功服,衣服也被撕烂了。 那时候已经半夜两三点钟了,潘叔叔一个人都没有在门口,黑灯瞎火的。

他的回忆那段儿他挨打的经历,后来以至于我下决心化,帮他联系了一个预约,去给他免费做那个,再出那个那个隆胸,那个手术,到了他们那个组织医生那儿,那个人很理解的李二毛自己说,他说我原来生活,那个圈子很小,我坐了上面,我就想坐下面。

当我记录到现实以后。

他才发现的话,他什么都不是,既不是男的,又不是女的,人们对他也都是既不是男的对待,又不是女的对待。

后来他觉得他想通了,他说,我男的女的都不重要,现在来讲的话也都不重要了。

他认为他应该是把它的假的东西去出来了。 医生给他做了检查,谈好第二天上午。

九点钟准时到医院去做这个手术堂后,以后我开车送他回去。

他在回去的路上联系了他。作为这个假女人呢,最后一场演出,这是一个洗脚层的一个周年庆。

他们请来了这个做反川的这个脸儿毛做表演脸儿。毛当时唱了一首歌儿,一个关于人的一生的一个事儿。当时他唱的非常投入,还掉下眼泪。他说那首歌就是为他写的。

十几年来,他都在扮演的另外的人生,他觉得他应该放下了,他应该回到了原本,所以说那时候那些洗脚的那些妹子们都鼓掌了。韦德鼓励,因为这首歌可能有的时候不知道真的很好啊。这是写的原因,是,也就是我的意思就是通道的从零一年到现在十四年,十四年过来的。

我刚从我面前在回去的路上,院长就给我打来电话了,我那时候开着车,就我们两个人,我是免提的。

然后院长就告诉我,他说明天那个手术要暂停了。二毛的话已经查出来,有可能携带艾滋,我就比较惊讶。

他当时也近代了,没有说任何话。

当我们到了他的住处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崩溃了。

他深深地一口一口地抽了烟,大哭了一场。

他说,你跟我拍摄了这么久,如果要是真的有,他有两个心愿,第一个心愿是回到老家,为他的父亲建一个空坟,让他父亲的灵魂入土为安。

他第二个愿望我就要去香港,我向往已久的香港,我要去那儿看看,然后去找一座高楼。呃,很多酒,我就从上面跳下来。

我这种司法的话能够对得起所有人。 第二天以后,他就所有的联系都全部断了,没有了,在这个后面的一两年里面的话都没得引起。

2019年关于二毛的纪录片入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的展映单元,贾玉川作为导演,他想邀请二毛一起去颁奖典礼,走红毯。

前世几年里,二某总盼着能成为明星。如今机会终于来了,但是二毛消失了,贾亦传拼命地找,最后终于通过阿尔毛的身份证号码。

找到了他老家的政府部门。

这时候贾利川才知道,就在几个月前,二毛已经一个人孤独的死在了老家县城的出租屋里。 那其实二毛死的前两年,他曾经和贾钰传最后通过一次电话。

2017年三月二号终于变成男的了,我们在做人妖了。

还有就是这个东西等到我我也不记得多少年帮了我也害了我一年,别人只能活一种人。

我活了两种多长时间,如果好靠玩的一下四几年呢,感觉空空子,不是说习惯,倒感觉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过小时候算命的说我靠里面吃饭,没想到靠的是这样的。嗯,哎,还是靠男人这句话吧,算好啦,就是男的啦,可以去海边游泳吧。 嗯,听啊,我现在需要平静,个人太累了,先挂了。

拜拜,好好休息。

Ok,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4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