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出走的老年人
gezhong2022-03-31  273

故事FM ❜ 第 304 期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转发寻人启事:某年某月某日,家里有老人走失,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某某地,穿着什么样,操着哪里的口音,家里人现在万分着急,如果有提供线索者必有重谢。然后下面一般会附一张老人的照片。 在故事FM 的后台,我们也收到过这样的投稿。 /Staff/ 讲述者 | 大饼 桃子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王梓屏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Gustavo Santaolalla - ButGuai 02.Dave Porter - You're All They Talk About 03.Wood Writing Session 04.Looking For 05.Nils Frahm - The Shooting 06.Dave Porter - Chuck's Theme 07.Nils Frahm - A Stolen Car 08.Nils Frahm - Nobody Knows Who You Are

离家出走的老年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每隔一段时间啊,我都会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转发这样的寻人启事。 某年某月某日,家里有老人走失,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某某地,穿着什么样,操着哪里的口音。

家里人现在万分着急,如果有提供线索者必有重谢,然后下面一般会附一张老人的照片。

在故事fm的后台,我们也收到过这样的投稿。

我叫大饼,今年29岁,生活在东北,我是一名大学老师。

2015年的十二月五号啊,那天我记得是星期六,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家里睡觉睡觉的时候,我爸爸吧,就半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姑姑给他打的,然后就跟他说说我爷爷离家出走了。

当时就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像骗子的电话一样,就是怎么能出现这种事儿呢。

但是那个时候就说我姑姑就很着急,就说人找不到了,因为我爸是家里的老大,然后说,让我爸赶快回去,先在家里面出事儿了。 然后那天晚上。

我爸,我妈,我和我老公,那时候我跟我老公刚领证,然后我们四个人就连夜赶回去了。

那段时间吧,就是我,我爷爷奶奶家里面是一直住在一个老房子里的那个老房子,都二十年了。

我爸爸一直想给他修,我爷爷不同意,后来那个我爸爸就说说不行啊,这房子太老了,说必须得修了。

那时候就在给家里修新房子,新房子刚刚盖好。

嗯,那天晚上说那天爷爷奶奶晚上在家里面,不知道因为什么很小的事情,好像就拌了一句嘴。

然后我爷爷就跟我奶奶,就是说儿子给你盖的新房子,你自己住吧,然后就就走了。

走了之后呢,我奶奶就以为我爷爷就是就是不高兴,可能出去溜达了一圈儿,上哪个相亲家里面去聊两句就能回来,然后就等了一个小时,等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我爷爷一直没回来。

我奶奶就有点慌了,等我们都回家了之后,就是当天夜里吧,就发动整个村里的人一起出去找我爷爷。他是一个非常健壮的一个老人,就是如果你要是让我想做个比喻的话,可能就像张丰毅。

那种感觉,我爷爷是挺帅的,就是他八十了,每天他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跨着一个小框上山去。

然后采点什么蘑菇啊,看一看山上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啊,就是山上有的时候会有什么枣子之类的。

他都会摘回来。我爷爷的身体如果严格来说比我爸都好。

嗯,然后我爷爷他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嗯,农民。但是呢,他平常喜欢去看一些什么新闻联播呀,看一些时事的。

有的时候听听广播,还特别愿意看书在村子里面的话。

这个村村里面,除了村长以外,呃,村里会有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吧。算是就是他不解决一些事物上的问题,就比如说谁家吵架啦,或者是家长里短的有一些杂事儿。

嗯,需要有一个人出来做个主的时候,就会找到我爷爷,包括我爸爸是两个儿子,两个女儿。

我爸爸是离得最远的。我现在住的地方离我爷爷家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我剩下的两个姑姑和一个叔叔都住在附近的那个其他的村,或者是城镇里面。

他们回去的比我们回去的次数要多。 我们家唯一一个情况表,特别的是我奶奶身体不太好。

我奶奶二十年前吧,差不多就得了一种病,叫做脊髓空洞症,然后这种病呢,治不好就是对人的这个伤害还是挺大的,所以这些年基本上都是我爷爷在照顾我奶奶吧,算是之前的时候我爸爸还有我这几个姑姑输入之类的,觉得我也挺辛苦的,特别想说他们村里面有好多人嘛,就是花钱给他雇一个。

顶多就帮帮忙做做饭什么的,有的时候收拾收拾家里什么,但是我爷爷就一直都不让每一次说这个事情,他都不让他特别要强。他就说。

啊,这有什么的呀,就是照顾一个老太太嘛,这我这身体这么好我都行,这我现在照顾你妈,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我们东北这边的农村,有一些村跟电视上看的那种新农村是不太一样的,他们家是一个山沟,一家,跟一家之间连得特别远。

中间的话就是没有房子,然后呢也没有路灯,到了晚上之后就特别黑,一家跟一家之间的位置都是种的玉米呀,种的什么地瓜啊,那种就是农田。

所以到了晚上就是十一点钟之后就真的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你出去了之后,这个人?

他可能走十米远,你就看不见他了。

然后我爷爷在这个这个位置生活了一辈子,他要是想让别人找不着他,你根本就不可能找不到他的那天晚上的话。我爸爸到了家之后,应该是已经夜里两点多了,整个村子所有的就是青壮年的村民,都在外面找。

也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就是几个人走一条路,沿着这个村里向外的几条路,或者是呃,往山上走,能走的这些路就一直在一边走,一边喊喊我爷爷的名字。

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因为他们也看不见,到了天亮的时候还没有找到。 那个时候首先是村里面,谁家有车?

然后呢出几台车,用这些车以我爷爷家为中心,整个扩散开来,几个人一个小组开一台车,然后沿着这条路一点儿一点儿的找走到邻村邻村就是有那种嗯卖零食的那种小店儿,因为那个村里面吧,本身人也不多,一般小店就是这个村里面的人际关系的枢纽,找到这个小店儿之后呢,他们就会进店儿里去问昨天有没有看到不认识的人,有没有新的面孔来,小店儿什么买点儿东西什么的。

然后还会在这个小店里面发一些寻人启事什么的,基本上他们能找的就都找过了,我们就在家里面翻我爷爷的东西。

首先看他带走了什么,后来发现钱没有带走,所有的就是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也都没有带走。

那个时候我们怀疑是是不是被人骗了钱呢,是不是被人骗了情啊,就怀疑这些,然后就是挨家挨户的去跟他们聊,当时什么都没有,当时就是就根本就想不通,就是究竟是什么东西促使他就晚上留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就是村里的人提供提供不了任何有用的线索。在村里的人的叙述当中,我爷爷一直都是非常和蔼的,非常冷静的,然后跟谁说话都非常啊,有条理,自己的生活过得也也也都很稳定的。这么一个状况,就是今天做出这种事情,在村民看来非常不能理解。

没有办法,那天晚上就报警了。

村里的那个景观就说,呃,因为公社那边唯一一个有摄像头,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就是农村信用合作社的那个银行。

然后就说看一下那边的监控有没有拍到老人去取钱也没有,也没有去取过钱。然后又找了几个村民去周围的这个客运站遵守,蹲了好几天也没有看到我爷爷,就是这个人在我们村里面就消失了。 我奶奶吧,那个时候就是在我爷爷出出事之前,大概一年左右,因为我奶奶一直身体都不好嘛。然后可能也是因为年龄到了我奶奶开始出现小脑萎缩的症况症状,她有点儿糊涂了。

所以这个事情就给我们找,我爷爷又增加了难度。

当时整个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忙乱的时候,只有我奶奶一个人非常镇静地坐在那儿,然后一言不发,偶尔说一句,这个死老头子竟给家里人添麻烦,就是整个场面就像一个黑色喜剧的那种电影一样。

每一次我们去问我奶奶的时候,就可能第一次你就回去的时候,我们刚刚问他的时候,他可能说的是一套话,过了半天再问他的时候呢?

他好像说的跟第一遍又不太一样了。

头三天吧,就是一开始的,这前三天找了一下,就是刚基本上就跟我刚才说的是一样的,你如果找了三天还没有任何消息的话,那这个事情就呃,怎么说它就变成了一个长长期站。

因为你刚开始的这个人走失了之后72小时之内,如果你找不到这个人的话,那那他的行动范围就会增大很多,你就完全预测不了他在哪儿了。 于是大饼和他的家人开始地毯式的投放,寻人启事。

在所有你能想到的媒体平台,他们都广泛的转发,希望能得到一点儿关于爷爷的线索,就是在我爷爷走的第二天。

他不是当天晚上走的吗。

第二天早上,邻村的一个中学生,他上学上学的路上,因为那个时候天还没有亮,大概是五六点钟就冬天嘛。天亮的晚发现就是路边的有一个玉米地从玉米地里面钻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个子很高,走路很快跟我们描述的这个呃,身体情况比较相似。对,但是他没看见脸,估计应该就是我爷爷。这是所有的学人启示,就是所有的啊。这些寻人的信息发出去之后,得到了唯一一条回应。

我们也去找了,就是联系了这个。

呃,中学生。然后这中学生大概指了一下这个方向,然后我爸爸就开着车带着一堆人去找,然后找的过程当中担心老人出事嘛。就是那个时候路边有那种像鱼塘一样的那种地方,然后他们走到那种地方之后,都会拿一根树枝去一趟,里面啊调一调,看看能不能调到人什么的就基本上那个时候我爸就已经挺绝望的了,但是没有办法还是要找啊,然后就沿着这条线索继续找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

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爸是一个非常呃,考虑问题,非常冷静,非常仔细,然后基本上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太会慌的这么一个人,我爸那几天基本上在找我爷爷的过程当中。

就每天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天天就坐在。

家里的那个门槛上抽烟,就是到最后毫无章法。

就在他看来,他已经没路可走了,他就开始借助一些没有条理的寻找方式。那个东北的农村嘛,每一个村子里面都会有那么一个人。这个人呢,就是在我们讲叫看事情,他就是可以通过一些非科学非理性的方式来给你做出一些指引。后来就没有办法,我爸就开始借助这个方式去找我爷爷,这个村子里面呢,找完了就去找其他的村子,然后呢就是某一个人又介绍了,说其他另外一个县的某一个人特别厉害,然后就把他也请过来看一下吧。

就差不多能请了,里里外外能请了二十个这样的人,每个人给出的都不一样。

都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就是有的时候他会说在西方还是在东方,还是在东北方向,然后是要素,就有一些会说啊,我看到了土,有那些是有一些会说我看到了水。

哎呀,老人可能是在在水里,然后老人可能是在山上,老人可能是在他也说不出来究竟代表着什么。然后他只能说是我看到了什么,就是那种很玄妙的那种结论,每一个几乎都不一样。

最后我爸就放弃了这个事情,从头到尾对我爸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就是整个这个事情结束了之后。

我爸差不多瘦了能有二十斤,大概是一六年的六月份,我爸爸之前不是报了警吗?

就是我爷爷家的那个警警察局。

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就是在旁边的离这个村子旁边的另外一个市,大概距离二百公里的一个市就是他们的公安局。有一句无名师,他说无名师嘛,他身上就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这些证件,这个无名师已经被火化掉了。

但是他应该是有他的那个Dna的那个记录,然后跟之前报的我爷爷的那个dna配上了。我爷爷是在另外一个市的周边的周边,他会有很多那种被废弃的房子,没有人住的那种房子,应该是一个叫捡垃圾的这么一个破房子里面发现的我爷爷是我爷爷离家三天大概然后发现的时候,我爷爷是吊死在这个房子里的。

就是他在这个房子里找到的一个破绳子,他是自杀的,因为这种无名师,你不可能说给他保存很长时间,因为。

保存很长时间的话,万一要是一直没有领,没有人来认领,所以基本上保存了一个月,还是多长时间就火化掉了。

当我们知道我爷爷的消息去的时候,我们领到的就是一盒骨灰,然后还有几张照片,然后领走了之后,嗯,下葬之前也也找人看了一下,说是因为我爷爷属于横死。嗯,三年之内不能够进入家里的祖坟。

我们就把爷爷的骨灰领回来,放在家这边的殡仪馆放了三年,一八年的十二月份,就是在我爷爷去世三年的时候。

呃,下葬到我们祖坟里了,就大概我爷爷下葬之后半年吧。

嗯,我奶奶因为确实是岁数也很大了嘛,然后身体也一直不好,嗯,就去世了。所以我爷爷这件事情就永远的变成了我们家的一个谜。

最终是这样一个结局,让我们也觉得很难以接受。就是为什么这样呢?有什么问题,家里的人不能一起解决,一定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去结束自己的一生呢,而且就是从我的角度来讲的话。 我爸爸,我叔叔,我姑姑对我爷爷奶奶都很好。

我实在是想不通,就是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因为对于旁观者来讲的话。

一个老人要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跑到一个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去自杀,你的儿女要有多不孝,才能把老人逼成这个样子。

我爸爸其实在村里面一直还还挺骄傲的,你这好,那好你,你最后把自己家的老人逼成这个样子,只是这件事情反正对我爸伤害也挺大。

我也不知道村村里面的人会怎么想,我也不敢去细想,因为。

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话,你说你,你不会去念叨一句吗?

我爷爷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就很强势的这样的一个形象,我们后面就是这个事情结束了之后,我们也经常讨论这个事情。

把所有的其他的一些我们之前曾经想到的原因就是都排除掉了之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爷爷的心理上可能就是已经产生了一些抑郁的状况,但是因为他不说,我们也问不出来。 我叫桃子,我是湖北武汉人,现在在上海工作。

我现在从事的工作的话是零售行业的管理工作。

我记得当时十一月三号应该是一个周一,当时刚好我是一个调休的状态,我当时在家休息,然后呢,我大概睡到中午起床的时候。

然后我就看手机嘛。

你不知道应该是每个家都会有一个相亲相爱,一家人的这样群吗?

然后当时我就翻开那些群消息,因为有好多条,但是99加那一种,然后最开始的时候的话就是好像在找人的感觉。

就说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舅舅们,就是包括我的妈妈,他们在那边分享一些位置的信息。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

然后我就想起了看下去之后就是就听到他们发的一些语音嘛,然后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我当时就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就问我妈妈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我妈妈接我电话,我问她怎么了,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女儿我要没有爸爸了。然后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哦,原来我和外公他离家出走了。

最早他们发现这件事情是早上的七八点,因为家庭老人一般都起床比较早嘛。

然后呢,这个事情发生是没有任何预兆的。

现在事后复盘的话,其实我的舅妈她会,她会说,其实之前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因为他很详细的跟我舅妈去交代就是啊,什么事情要怎么办,以后孩子们要怎么去教养之类的问题就是很详细很详细的事物继续有些跟他说。

而且把我们家的族铺给他了,给我救妈了。

舅妈当时就没有觉得好像是一个只会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呢,不会想到那方面去,而且就是我们在事情发生之后当天?

去找的话,发现我外公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他就穿着他经常穿的一身衣服啊,戴了一个白色的帽子,而且他其实手上也没什么钱,可能就4500块钱的零花钱。

大概凌晨四五点,自己独自出门了。

早上的时候,我舅舅我小舅就发现了我外公不见了,然后就打电话给他,就问他在哪。

然后我外公当时接电话了,他也听不太清,但他就说,我现在在去啊。武汉某某某医院的路上,他说我自己去看一下病。

我舅舅就就很奇怪嘛。他就问说,你自己一个人去干嘛?

为什么不让我带你一起去?他说我自己去就好啦,什么什么的。然后他就把电话挂掉了。

可能是为人子女会有一种预感。

然后他就又继续打电话,然后外公就一直都不接了。

然后当时我妈妈打电话他的时候,也是打了好几个他才接的。

他接他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不要来找我了,他说我不回去了,然后我妈妈就就很慌张嘛,就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外公就说。

嗯,我就让我死在外面吧,我再也不回去了,你们好好过日子。 然后当时我们家人就整个都慌乱起来了,就开始出发去找他投资的外公,今年已经八十岁了。 在桃子的记忆里,外公是一个喜欢伺候花花草草,非常有生活情趣的人。

但是不久前,外公的一只眼睛检查出了严重的病变。

完全失去了势力,医生考虑到他的年纪,不宜动手术,劝外公接受保守治疗,靠另一只眼睛仅存的势力继续生活。

为了更好的陪伴老人,儿女也特意把父母接到身边,一起细心看护。

因为我外公其实是一个性子比较要强的人,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吧。他以前在他那个年代,他年轻的时候就是做一些村干部啊。就这样的一些你这样的工作,可能就是会觉得自己要更加要求,会严格一点点,所以他对子女的要求也都很严格。

然后呢,他自己其实也有很多兴趣爱好我们家人的话,对于就是我外公,就是因为这个疾病带来的生活变化,包括心理状况都是有一定程度上的预判的,就他们察觉到了,可能会让我外公觉得非常的受挫吧。他平时经常舞文弄墨林跟,结果现在碰不了笔了,看不见了,所以我觉得他其实心里很难受,就是我妈妈其实也很了解她的爸爸,所以她就是说。

就是决定公务外公搬到一起住。

照顾他,然后可以安慰一下他,就是可能就老人就可以生活的开心一点嘛。

所以我妈妈很不理解,他爸爸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就是包括在中间的时候,他也会产生自我怀疑。

然后他中间就有跟我说过,他就说他是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信心吗?

他觉得即使他看不见了,他的孩子不可以把他照顾得很好吗?

我觉得这件事情让我的家人们产生这样的疑惑,是让我觉得最心痛的地方。

就甚至我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第一天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进展的,因为呃,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说,看能不能够通过报警去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因为当时可因为没有达到一个具体失眠多少小时,我不记得是48小时还是24小时了。

说是不予立案的,不予立案呢,你就没有办法去查监控,然后呢,你不能查监控,你就根本是一头雾水,你根本不知道从何找起。

然后我们当时是分了两个方向,一个就是小区门口就这样地毯似的往外去搜索,另外一个就是去大型的客运站。

因为我外公最最后出现的地方,据他所说,他说他在黄鹤楼附近,然后黄鹤楼附近其实是有车大型客运站的,我们当时想他会不会回老家了,可能老人家想落叶会跟。

然后我们当时又去克里克云站,那么又遇到了一样的问题,因为客运站的监控也是不可以被随便砍的。

就只有公安局那边派人过来,或者他给到你一个证明,你才可以去看。 我们当时就很着急,就想尽量的抓紧时间嘛。

然后我舅舅当时就就还跟别人吵起来了,就说我爸爸就不见了,我就只是想看一下。

确认一下他到底有没有从你们这儿走而已。

我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真的发生了这样对话啊,那个负责人说,说,你知道一年有多少个人在我们这儿就是失失踪吗?

他们要不就是离开家人,要不就是跑了。

他说,那每一个我都要这样给你找吗?他说,你说你爸爸不见了,那你爸爸就真的不见了吗?是不是你不孝顺你爸爸就不想和你们一起生活了。 后面的话就是我们又回到了你们老家,那一边就是湖北省的一个地级市。

我们当时去那边的公安局报案,然后希望能够查一下我们老家那一边的监控。

一样的问题又来了,就是我们那边的公安局说,你们是最开始是在武汉报案的,那我需要武汉那边给嗯,给到我们这边的地方分局,一个授权,我才能帮你看。

他说,不然这个事情不归我管的联系到了一个我舅舅的一个熟人,他就帮我们就是给公安局的一些干警,他们就是说一些好话。

后来接待我家人的那个概念其实挺好说话的,他也很理解,因为比较年轻嘛,然后终于在监控里面找到了我外公。

他真的就回家了,他回到他。

就是生长的地方。

哎,我们当时其实都很高兴,然后但是呢,就是我们就跟着他的那个行走轨迹,就发现他回到我们老家的那边,有一条很长的路。

然后那条路上有小学,然后还有一个福利院。

然后当时我外公就走过了那一个小学,但是呢,他就没有经过那个福利院。 我当时我的舅舅,他们都立刻去那边去找了,去问那边的人。

然后我就发现那个福利院和小学中间有一条小土路,那条小土路的话,如果我一直顺着走到底,大概五分钟左右吧,就刚好是汉江的江边,我相当于是个远程远程,关注着这样的情况。

然后我表哥就跟我说就说怎么办,就说这条路是通到江边上的,我妈妈跟他在一起,然后我赶紧给我妈妈打电话。

我妈妈接了我,接了我的视频,我电话。

他也一直没有把镜头对着他自己,他就对着你将面每天是个阴天,然后江水就是其实因为汉江流流速是很快的。

然后他也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我就听到我妈妈了,就是那种急促的呼吸吧。

我就只能说,嗯,你别乱想你那么关一年。 我说,咱们在问一下周围的居民。

他们可能会有印象的,毕竟如果一个不认识的老人从那边走,肯定会有印象的。我就只能这样去安慰我妈妈,但是其实我知道。

这就是有点自己替人了,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是我们唯一能够看到他们的样子,就是他在那个小学民门口走过的那个是那一段视频录像。

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了。 嗯,中间我们也要去联络一些。

武汉本地的一些媒体,然后也有拜托朋友去发一些朋友圈去寻找啊,这一些都有做过,但是就也就没有任何音讯吧。

然后大家都好像现在对这个事情避而不谈我,我觉得可能人都有这样的回避心理吧,大家都不会主动去。说起这个事情。

最开始找的时候就有那些公安局的他们那些干警,他们就说其实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的老人,可能也有自己主动就是离家出走的。

然后也有很多,他们可能是被遗弃的,他说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的人。

他们当中的90%都是找不回来的。

你们这样的情况是老人自己主动走的,而且他又有这样的疾病,而且说实在了,武汉的冬天真的很冷。

一个成年人可能在外面就这样穿了一些单薄的衣服,露天的呆着,可能都受不了会生病,何况是一个老人。

然后也有人说,你们现在重要的事情不是在继续去找到老人了,说你外公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

他说,说难听一点,可能。

如果万一真的是在那里选择了不继续走下去的话,他可能的身体都已经不知道被汉江冲到哪里去了。

但是你就你们就把这个事情就当做一场默默忘掉就好了。

这件事情真的让我有很大的感触,因为我们的现在这个社会下面,其实很多老年人,他们都是就是以前那个不寻常的年代走过来的。

然后呢,他们也真的是非常传统,他们会觉得如果是像自己的子女诉说自己的就是一些。

不变之处,或者是自己的一些困惑,可能就是他不像一个父亲,尤其是像我们外公这样性格比较要强的他们更加不会去告诉我。啊,我的子女,我现在我心里很难受,我不想就是失明,我不想以后都要你们照顾。我觉得这样这样的生活没意思,他们不可能这样说的。 这件事情也让我有一点的困惑,就说,那我跟我的父母之间的沟通是双向的吗?是透明的吗?嗯,我会希望他们跟我讲他们。

最近生活有什么样的不愉快,但他们也不会跟我讲。

所以我现在就是觉得我外公那一代跟我父母那一代的问题依旧延续到了我和我爸妈之间,就是依旧是没有解决的。即使是人在变,可能社会在进步,人的想法也在进步,但是大部分的人也是不会改变的。

可能这是现代年轻人的一个通病吧,因为你长大了,你要去外地上学,甚至在去外地工作,甚至可能说在在外地结婚。

你跟脑一辈子的人相处的时间是越来越少的。

好像都心存侥幸吧,就觉得哦,我还年轻,我的家人,我的妈妈,我的外公外婆,他们也不算太老。

就不会这么快就出事情。

2017年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就达到了76点,七岁,但是前所未有的高寿却并没有带来更高的幸福感。

著名精神医学专家范佩珍教授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和北京协和医学院发布的年度报告分析得出。

中国六十岁到85岁的老年人群中,自杀率比总人口的要高二到八倍。 精神疾病和抑郁症又是自杀的风险因素。

流行病学的研究发现,中国的老年人群30%都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我不知道啊,也许因为老年人通常消费低流量小,所以媒体很少会关注到老年人的这种状况。

我觉得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和老人相处的方式了,所以我觉得在我看来的话,这也是因带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你真的要主动一点,所以现在嗯,基本上的话我会更频繁的去跟我妈妈去沟通,我会关心他,呃,可能详细到今天吃了什么。

今天去干什么了?嗯,今天心情怎么样这些问题,然后我也会主动告诉他我的。

我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我觉得会有一点帮助会让他觉得啊,即使我的孩子可能现在不在我的身边。

那么他也是关心我的。那么我也可以依靠我的孩子。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私塾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听完今天的节目,不出别的,先放下手里的事情,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或者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包括平安。

这就是挺好的一个开始,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4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