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才明白,好朋友原来也有保质期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3月前点击:244


后来才明白,好朋友原来也有保质期

我是倪一宁,我今年24。

我现在其实主要从事的是嗯,写小说的工作,同时的话,也是一家品牌公司的品牌总监。

这是两个女孩之间发生的故事,时间倒回到十年前,十四岁那年,殷宁认识了一个和她完全不一样的女孩儿。

当时她还无法预料那个女孩将会成为她的整个青春期最重要的我。当时我妈送我去游泳。

然后就你知道,十四五岁的时候,其实大家小姑娘身材都没有展开,然后就是大家都识相,嗯,豆芽菜那种状态就是那种妈妈给你买的友谊就是那种连体的,然后也没有任何曲线可言,因为当时也没有曲线这种东西。

但当时那个女生就是很像美国青春片里面那种拉拉队队长,然后就是那种皮肤是很小外色的,然后嗯,五官长得很时髦样子心,然后身材特别好,我们可能学了三十天,就根本还在那瞎扑腾。

他已经可以有一个来回了,我问他说,你为什么选那么快,说你换一件泳衣啊,就你不要唱这种大妈式的泳衣,就是张琳就会对你上心很多啊。

说真的,如果我们俩当时为什么会做朋友,可能也是因为在我活得比较小心的时候,他是那种性格,就是我觉得每一个阶段的朋友都折射了你,当时你羡慕的你想成为的那种人。 在刚刚认识的时候,伊宁对那个女孩儿的感情有羡慕,有好奇,也有嫉妒。

用他的话来说,那是一种坐在第二排的女生对倒数第二排女生的复杂感情。

就这样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和一个不交作业的坏学生交了朋友一起上高中的时候,他妈妈就会邀请我说来,就是你一起来家里晚上做作业什么的。

周末嘛,周末,然后他爸妈都在。

然后我当时就是这是一个被失恋有素的一个乖小孩儿,那进去或者是叔叔啊也好,然后还会带点礼物。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礼物就是拿拿干嘛啊?

就是他对那种就是社交理财。还有一种就是他有一点嘲笑,但是他也不是那种,就是不会让你下不来谈那种嘲笑对,然后包括他性格真的很好的一个点是他爸爸妈妈就是在那边,就是不停的跟他讲说,你看看人家就是你看你看倪一鸣的时候。

就是如果我妈妈那么频繁的跟我讲中豪,我可能会觉得脸上脸挂不住,然后他会真的够着我肩膀说,来看一看,看看,看着呢,看着呢,以后每天来我们家,我天天看哦,我想起来那时候就是我穿的裙子是那种,就是关晓彤,就是那种穿衣风格啦。

然后,嗯,就感觉整个人需要去四个朗诵比赛,然后上台发言的那一种,他就跟我讲说,哎,我带你吃崽儿啊。然后我就觉得说我也没什么零花钱,那我会觉得什么买不起怎么办。

没事没事,我跟你讲,真的超品里面有超品一种,然后那时候应该是夏天,我有印象,看到的是一条就是胸口带到这边,然后腰手收的就是那种我妈妈不会让我高中时候穿出去的裙子。

可是你知道一个小孩子,那小女孩十几八岁的时候,第一次就是看自己是这个样子,就是会觉得很。

是,其实很舍不得,就是把那个裙子就是不要买。

那他说说你买吗好看的。

我说,可是我回去。我说我被我妈看到了,反正我妈肯定会把人扔掉了。

他说,你这样子,你那么买了,放到我们家去,以后你要穿的时候,你提前一天跟我说,我帮你书包里背过来。

然后就真的是这样子。 对,那时候我们一起用ZA的隔离说。

听到这非常有时代的六十块钱一只,我印象当中是杭州一四海,一五年的时候,有啊,不是应该是112年的时候有海底捞开了。

哇,知道好吃吗?

我们两个一起杀一点啊,然后就等位子等着超开心,我们在那边吃吃栗子什么的,然后我们俩都吃了一塌糊涂。

我们旁边有个女生就是。

应该是76岁,就职场女生,他可以把那个例子吃掉,然后嘴唇上的口红都不会沾到那个例子就非常厉害。这件事我到现在都没有学会。

我们奶奶就看入神了,看入神以后,他跟我讲说,我送你一只口红吧。

然后他就真的是买了一只口红物,有印象就是那个迪奥那个999哎哟,送给我。这当时真的很很开心,就是拿回家以后,然后就跟妈妈说我要洗澡,然后在卫生间里涂。

然后涂完了以后再擦掉,然后其实你学校里也没法涂专利怎么涂,然后知道好开心,然后我们的时候高中的时候讲起以后的理想。

呃,那大家都很害羞,就是都会把自己往低里说一点点,或者说,呃,因为我当时我很想说,我想我想做一个写小说作家这样子。

但是,嗯,我就我觉得讲出来就感觉挺羞耻的,然后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就是非常认真的想说,我想以后做一个卖炸鸡牌的。

就他想象中那个机器还有电,我印象中还有就是说要装修的很浪漫,然后就是可以给小情侣约会什么呃,男孩子带女孩子来的话还可以打个折什么的,就是想了很多。

那时候他已经十八岁了,但是就脑子里还是这种想法,然后就是对我来说太有吸引力了,是磁铁一样的吸引力。

然后跟我说,人是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不教主要做一些不会被退学的,然后谈个不找到男朋友,不会人生不会完蛋的。

当时会觉得说我们要做一辈子好朋友,然后我们要什么一起,我们想象中的我们各自就是,可能我们俩会合租在一个房子里,然后就是每天互相聊,这是种啊那个想象反正跟郭敬明小说的那种,就是对于那个想象真的差不多了。

因为我们当时大家都一直都看小时代了,所以。

是那种浮夸的感情观深入我们的心。

然后我们当时还有好几个人,反正我们有各自分拍角色,然后就最好像一个女生是唐婉玉无否,然后最好看的是南乡,然后他因为最有钱的一个,所以他是顾虑。 我说最没特点,应该是我是林霄一宁和他的好朋友,并没有像浮夸的小说里面一样进入同一所大学,继续为彼此两肋插刀。

高考之后,一宁去了上海,而他的朋友去了北京。

他还记得那几年里两个人每次换新手机,都会把和对方的聊天记录导出来。

传到新的手机里去,在社交网络的时代,对两个一起长大的女反而来说距离从来不是问题,成长才是。

嗯,我大三的时候,我因为要到腾讯去实习,然后当时在知春路那边,然后那边不是有五道口吧。然后有一天我们晚上的时候就是我朋友,就叫我一次过去玩。

然后我那天去他那边的时候,他介绍给我的是夜店里订卡做,就是帮你订卡做的那个。

那个人,然后纹身师,然后调酒师,然后嗯,DJ。然后呃,一些瑜伽老师就是那种有DJ在那种那种伴儿,然后就整个场子也不大。

然后就是所有人都很嗨,在里面我就会觉得有点尴尬,那他就给我介绍那个纹身师给我,因为我小腿上就拐就脚踝这边以前有一个小小的疤,我是疤案体质。 然后那个文生师就说,哎,你,你小槐这边有个爸,刚好可以给你纹了什么东西遮一下?

我当时就就还是挺挺那个的,然后我就摆摆手,我说啊,算了吧。我说万一我以后要考公务员呢。

然后就整个场所的人全部都笑了,就觉得超好笑。

然后我朋友也觉得很好笑,对,就是他们过来跟我聊天的话,就是我们可能有一点点互相都有一点点,就是很隔。然后我也不知道讲什么,就我问他们,一些工作上的就是生活上一些好玩事。

但是我也能够感觉到,就是他们也能够感觉到,我其实并不那么感兴趣,就我很所有能够回到我那个很安全的小环境里去。

嗯,那那天晚上的时候,就他能够感觉出来那种我对这个环境的抗治。

然后我就找了个理由,想很早就回去,但他就跟我讲说,你是不喜欢吗?他说,你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把你介绍过来,就是带拐一起玩。

可是他们也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朋友这个东西就是不像收藏品,就是所有的朋友都可以放在一个抽屉里面,就是长大以后我们就会知道说不再喜欢拉群,就是因为不是所有的朋友都是可以放在放在一起去去的,然后你跟这个人之间的化石反应。

就是跟跟那个人之间的聊天模式也是不一样的。

嗯,当时那天就闹得不是很越快,而且我能够感觉到,就是那种状状况,其实比较让人觉得难过。一个点是。

就是我一直用一种长大或成年人的礼貌在跟,他就是在表达,就是我的不舒服。 我说的是,我说没事,我在外面自己等车好了,你们先互进去好了就是。

嗯,没关系呢,我,我在这边自己等以后因为车很久没有来支撑,那边晚上很堵,但对他来讲可能就会觉得很不舒服。一个点就是你为什么突然间跟我这么客气,就是你,你突然在现在我面前怎么像个人了。 就他从十三岁到23岁,他都是十八岁。

就是他小的时候会觉得说老师都是骗人的,就是在。

就他能看得穿,他长大以后,他会觉得就不好玩。你们做这些事情不好玩。

我当时就觉得,就他好像是一个拒绝长大的一个状态,他觉得所有跟长大相关的东西都是不好玩,不迷人的。 大学毕业后,一宁留在国内读研实习,找工作。

而他的朋友去了美国,申请下了一个硕博连读的学位。 相隔两地,他们的距离变得更远了。

时差异常的新的阻碍。但更重要的是,一宁发现他越是长大,越是变得成熟懂事,那个停留在十八岁的好朋友,离他也就越来越远了。

我朋友就在美国,然后一个大农村里啊,跟男朋友闷一起就是过一种相对就是非常田园的生活,他会跟我聊,说什么他男朋友想去什么考一个音音乐学院。

然后他说,你说我要不要我就当时他在美国,然后他的妈妈想去考一个什么音乐学院,然后她男朋友本来是学建筑的,然后就那个男生,我就见过一次。

然后就是就还蛮有那种就是艺术家的一种忧郁气质,然后感觉神经纤细。

然后他就跟我说,要不这样吧,我呢,以后呢我就跟他没两个礼拜,我就当过去看他一次。

然后呢,我们就把他烧饭,然后我招呼他的同学们一起过来玩儿。

就我当时的男朋友在一家在一家基金码做你c,他就衷心的觉得我利润的朋友都很没劲。

就是为什么都是喜欢这样的,就是我恋爱的男朋友都是那种不抽烟,不怎么喝酒,然后就是就是每天好好工作,就是感觉放到相机市场上去,还蛮卖的动的那种男生。

然后他就很受不了,他说你22岁就谈这种男生,所以32岁谈也是谈这种男生这样的事,你放了三十岁去,他完全来得及啊。就他们他们不会有什么大进步,不知道他们眼光也不会有什么大进步的。你可以把那时候去弹完成来得起。

就是你要你要多去尝试啊。

但你从他朋友圈里是看不出任何正事儿的,就他看他朋友圈是那种生机勃勃的,然后就很随意,然后也不是很多人的朋友是那种就九宫格精致的那种。

就是因此照片这样子,我看到照片的话,会觉得就是一个很很正在生活的一个人的状态,就是会大家一起下厨做饭啊什么的,然后可能就是养狗。

每次看到这样的朋友圈更新一宁都隐隐感觉到两个人之间已经天差地别了。

他发现有了工作之后,自己的心被磨得越来越钝,也越来越焦虑。这个问题不只出现在他自己身上。

在国内,似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被催熟,不过是65岁的年纪,却总担心被同龄人抛下。

但是这样的脾气的话,就是会导致我们后来人聊的事情,其实会越来越少,因为他跟我讲一些跟男朋友之间的分分合合,你知道一边加班一边听这种事情就真的还蛮让人就是你是要动用毅力。然后你跟自己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你才能够给他那个回音,你知道吗。

然后再加上他跟你讲的时候,他有时候上语音或者视频跟你讲视频,我后来就是我实在是吃不消了,因为对吧。然后?

因为你,你,你在那边加班,然后你看着他,那边就是他,他那边可能是早上,我这边是晚上,然后你看着他就是住在很大的一个ipad里面。

然后穿着热裤,然后t恤衫,然后在那边慢慢早早上自己做,不让吃吃。然后一边一边给我抱怨,然后一边走来走去,这样子做那个东西。

然后我再见啊,就是你真的招架不住这件事情就还蛮蛮残忍。就是当两人之间的关系,需要一方动用动用毅力去维持的时候,就确实是一个很吃力的一个状态。

一宁不得不承认,经过了十年的成长,他和那个曾经惺惺相惜的女孩儿已经不在一个频率里了。

成长就是这么残忍,小的时候你会希望朋友为你两肋插刀。

长大之后,你或许更希望朋友之间讲究一点分寸感。

有一次一个朋友过生日的时候哦,我就说我说最好的叉叉就是甚至快乐。这样子我当然发一条这样的朋友圈。

那我朋友住,打完上了电话打过来,然后就杀过来,就跟我说,所以他是最好的朋友,骂那我是什么,然后?

我觉得很很懵,当时然后你会觉得这种状态是一种就是有很复杂的感觉在,就是因为我可能对着男朋友都不一定会讲这样子的话。

我说,首先我不喜欢就是搞这些小团体,或者说拍个1234这样子。然后我说,我一直把你当成我身边亲近的人之一,然后,嗯,同时的话就我说,那我去给人家过生日。我说我们今天晚上也过得很开心。我说,我就特别就这么一说,对。

那想的这个打赏不满意的他说,可是你就很很多年没有给我过生日了。

我姐姐你说你在美国,反正那个电话后来就很半途而废,就可能我后来扯了眼别的,然后他好像在那边一直没有讲话。

然后我后来就说,我说那我觉得要不就这样吧,我说,等你心情好一点,我们再再聊,然后就为什么渣男那种朵扎朵方式,然后那个电话之后,反正过了好种都没有,都没有联系,就是你曾经觉得说,这个人怎么可能跟你后来就?

不讲话了吗,就是他是我很好的朋友。然后我们已经三四个月没有聊天,并且谁也没有觉得有特别大的不图,因为看他朋友圈感觉很幸福。他看我朋友圈,觉得我过得也挺好。

好像就ok了。 但是这种好更像是那种,就是我们都确认我们对彼此回心过了,然后我们都确认我们不会再把对方放在一个那么重要的位置了,那我们都同时去吃了口气就真的说。

我会发现,就你总算没有那么老饭这么重要的位置了,我反而会觉得比较轻松一点,就是插科打混的朋友。然后呃,突然想是哪家餐厅,然后没有人陪的时候,那我叫你姐去。

我们不把鼻子放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以后我们终于得到了解读一年,说他有时候会忍不住想,也许从一开始。

我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只不过那时候年轻,单纯又热情,不计得失,不问后果,就把对方捆绑进了自己的生命。

如今大概是时间和成长替他们送了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跟期节目有良科之作。

声音设计,杨帆,你还记得自己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吗?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欢迎在留言里跟我们聊一聊,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