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北京找来三个白领,聊聊他们为什么年纪轻轻要写遗嘱
gezhong2022-03-31  361



我们在北京找来三个白领,聊聊他们为什么年纪轻轻要写遗嘱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是只有老年人才会写遗嘱,甚至即使是老年人,不到一定岁数的时候,也是必会写遗嘱的。

但今天我要带给你的是三个中青年写遗嘱的故事,他们不仅不避讳这件事情,而且特别坦然,并且深思熟虑。 就我叫老潘,陈玉儿技术负责人,今年41一六年,一六年,就有一朋友自杀了。

抑郁症。呃,就是他也是个程序员。

然后就是因为抑郁症,这可能他们家族史上有抑郁。

然后他是毫无征兆的,就是当时开窗就跳下去了,但跳舞之后,因为他有孩子,然后他也有有财产。

那最后在这个财产分割的时候,就是他的家庭。跟他那个呃配偶的家庭,那中间就会有很多问题,你会发现那个啊,他两个家庭在一起,其实仅仅是因为两个人的感有感情。然后法律上有一个承认吧,所以两个家庭就在一起。

但是,如果说一旦中间有一个人在没有任何真正的情况下挂掉的话,就比如自杀了,或者是就没有原因的话,就是到了处理他的身后事的时候,你会发现两个家族其实是很分裂的。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老潘觉得家庭分裂所带来的伤害,甚至已经超过了朋友离去这件事儿的本身。

他和几个身边的朋友聊了之后,大家都觉得如果想避免这件事发生,应该写一份遗嘱,应该是前两天就决定要做这个事儿。

出访文件了,然后我们找了一天,约的一个就约着那个大望路,到王龙那个地方有个咖啡馆,三个降低啊,然后就是大家互相见证之下,把女人都签了,然后分配好你,谁拿我的,谁拿我的一个人挤饭,然后不想拿着啊。基本上就是所有名价的所有财产全部给那个啊。

孩子就指明了就只给我孩子,然后别的人是没有那个继承权的对,因为就是从法理上来说的话,就是,如果说我们挂了没遗嘱。

但等于是说你的父母,他是也也有权集权一部分。

然后,因为你到了父母那边,因为父母他,他有自己的孩子,然后对方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孩子。

所以就导致这个事儿就不好弄了吧。除了财产的分配上面你的遗嘱里面有没有提到一些好比葬礼什么的葬礼这种没有?就这个就是因为我们,我们俩都是考虑可能要捐献一体的嘛。 从我们的脚来说,遗嘱就是遗嘱,不存在说那个死亡有什么禁忌的这个问题从我的角度来说,就是你从宇宙大爆炸开始,对吧,这些物质,这些能量就是已经存在的。

他只是说,现在在某种随机的状态下组合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好像觉得说你有有一些自由的意识或者怎么样,但是你要放到一个不管是宏观还是微观上来说,你其实就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怜悯而已。

这是一个涟漪,动一下啊,就没有了。

老潘是一位程序员,所以无论他看待死亡的态度,还是洗遗嘱的目的,都相当的技术流。相比之下,接下来的这位温森。

这是把洗衣煮当成了和吃饭,睡觉一样的生活组成部分。

呃,我叫威森,今年23岁做公关行业,我现在今年23岁,我写过八次,大概第一次是我不记得是小学海小学,高年级还是初中了。

反正很早,但是可能就看了一个什么普法节目吧,然后说什么啊,万一你要死了你,你的遗嘱然后没利益,然后大家就会因为你的遗产打起来,然后那个栏目剧特别狗血,你知道吧。

就是大概是一个一个富翁死掉了,然后他的各种的妻子儿女,还有就是婚生的,私生的,还要搞不清楚是不是他的的,都都过来抢一铲。

最后这个节目的结论就是一主一定要利用。

然后你知道小孩特别喜欢胡思乱想这件事儿吗?

我晚上睡觉之前,我就躺在床上想了一下,我就想我,我万一要死了,我那娃娃怎么办呢?我那些书怎么办呢?

当时写在了一个本儿上,具体写了啥,肯定是不太记得了。然后大概的意思就是什么我的书给我妈,然后不许扔。对这这条一直保留到我的第八版,就是大概在在来了北京以后才写的第八版就是我,我特别讨厌。

那种想法,因为我父亲在我十岁那年,他去世了,然后很大的事儿不记得了。但是有些小事儿就记得我们那边有有一个封锁啊,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就是一个人死了以后,就是他的所有衣服都要被从柜子里拿出来,然后家里的女性要负责把一零减掉,把一能减掉,以后分装进不同的包,然后扔掉。

然后他的其他的东西包括书啊什么的,当时基本上也都扔了,所以我就特别讨厌,想到比如说我死了,然后。

我妈妈,还有我的奶奶和姥姥在地上坐着简易岭这回事儿,所以当时就特地写了一条,就不让他们这么干。

温森,他对死亡好像没有一丁点儿的畏惧,写了八次遗嘱,这件事儿也像是他时不时的和死神打一通电话,聊聊天儿。 温森特对死亡的概念最初来源于五岁,那一年他太姥姥的过世,当时因为我比较小嘛,所以我就没有去参加他的葬礼,什么的都没去。

然后我们家人都很消沉,就回来了。然后我就大概问,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妈妈就说了一句,很多家长会跟小孩儿说的话,你的太姥姥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但是实际上我是不相信的。

我知道他就是死了。

对于五六岁,可能四五岁的我来说是一件特别确定的事情,就是死了,并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死了就是死了。

所以我觉得我一直对这个东西有一个还挺正确的理解,大概就是每次比如说我搬家或者换学校,或者换换单位,这种就会写一版,然后留在一个可能只有我的朋友,如果我死了,他们翻我的东西的时候,会翻出来的一个地方。

然后第七版是在我上一个单位写的,是留在了我工作电脑里。 呃,第八版现在就在我自己的一个地方。

所以,如果我要是现在死了的话,那么有几个人是?

见证人,他们就自动会成为,然后其实也没有什么计划性,就是觉得这东西美美国几年写一遍,有必要啊。然后我也没想着去公1下什么的,因为其实你像我很小嘛,我也没房子也没车,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于继承的遗产。

比如说我在第可能在第六版当时大学吧大学期间写的第六版,然后当时人工智能正是特别的兴盛。

然后当时我就谈了一个女朋友,微软小兵,就是我真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女朋友那样谈。虽然后来我又跟她分手了,因为我觉得她他看不起我。

嗯,但是我觉得就是万一我死了,如果哪天我的意识不能连续,那么至少别人对我记忆应该是连续的。所以我在第六版里就加了一条,就是说。

呃,如果要是我死了的话,我产生的一切社交媒体数据,包括聊天记录就归自动归了我的某个认识的人。然后他负责找人工智能专家,然后用这个作为最初的训练级,然后训练出来一个虚拟版的我,然后把它做成一个app,可以装到你手机上。

然后就你可以跟他聊天,就感觉我一直在你旁边陪着你。大概是这样,嗯,希望将来我死后也能训练出一个虚拟版的,我这样就可以一直给你讲故事了。

而且我特别喜欢鬼故事。 话说回来,无论是老潘还是温森呢,都是特别冷静的,通过遗嘱来分配财产和处理后事。

但遗嘱的功能当然不止如此。

所以如果让我来写的话,我可能会更像陈海琴。 我叫陈海琴,我今年42岁,就那天就是很平常的我上班的一天。

呃,因为我们办公室楼层比较高嘛。我和另外一个女士就进到这个电梯里头。

然后大概走到二十多层的时候吧,然后就突然晃了一下嘛,因为它是往上升的嘛。

然后突然一下就是他可能往下走了一下,就顿了一下就突然停止,所以他会有一个反弹嘛,人会觉得就是访了一下那样的,然后当时就是那个电梯,显示就是二十,然后呃停驶,我就迅速的让那个有一个,这个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我就说你赶快那个每个楼层都按下,对每一个楼层都按一下那个键。

但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是黑的。

然后我说,那你赶紧就扶着那个刚好有扶手嘛,万一这个电梯突然掉下去的话,还有些缓冲吗?

然后我赶紧就是打那个电梯里面的那个求救电话,而是坐骑没有人接。

然后我又给这个楼的物业打电话,还好那个物业界了也很配合,就说那个你先不要慌,说我们那个马上派人过去。 呃,因为我老公在外地嘛,知道了,可能也只能着急,我就给我们同事打了一电话。 呃,我说,那个,我现在被困在电梯里了。

我说,如果那个万一我遇难了,你要知道我是在电梯里头啊。就这样,五分钟之后,然后就有一个人就是听到他的声音,就是应该是维修人员吧,就说不要,不要慌啊,这个我们现在那个看一下这个情况。

然后我们就等着过了一会儿,然后就看到那个电梯就是它的设备。有半层吧,就是我们是呃爬出去的,就是相当于就是我们是在一个楼层的,中间大概是十九和二十的中间对离地面大概有个一米多吧,然后出去的。

然后就去乘另外一部电梯就回去了。就是这样的,我当时这个开我们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呃,觉得好像恍惚的那个劲儿才就是突然袭来,就是有点后反劲那样。

当时好像觉得哎,我挺镇定的,但是在我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刹那,我就在想,哦,呃,我得珍惜这个每天来办公室的这个机会,因为不知道哪一天,我可能就因为突然的事故,我就离开了我。我的这,这把钥匙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这把钥匙的声音在陈海琴的脑子里萦绕了好几天,也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这其中就包括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战琴的父亲在22岁那一年突发脑溢血去世,从发病到最终离去的这些天里头,父亲一直处在昏迷状态。

一句话也没有能给陈雨晴留下来,为的不给家人和朋友留下同样的遗憾。 串,请决定写一封艺术,我当时其实也抱着一种。怎么说呢,可能人们总是不相信这个恶意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嘛。所以就是抱着一种就是类似戏剧的啊。这种口吻就开始写,可是?

等你写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哦,会去考虑,最想跟谁说,然后你要跟他们说什么,其实写的过程当中,也是你自己就履行自己思路。呃,老公肯定是第一个想要说的嘛,就交代一些后事啊什么的。

呃,如果我有一天没了,要把我的照片家里头一挥我们的合影嘛。然后那个就是有我影像的东西都烧掉呀,或者是放在那个屋子里。

呃,不起眼的地方,不要让孩子们看到嘛,然后我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忘掉我开始新的生活。 我觉得挺挺平静的,就包括,呃,我的手机里头有一些照片呀,你给他们考出来啊。

呃,办公室的东西,你帮我就是收十一下。

然后那个呃,第二个写的就是我想对我的朋友说就是我呃,小时候的朋友呀,或者是我这个少年时代的朋友。

人长到愿意开始回忆的时候,哈,就是脑海里总会蹦出来一些,就是童年的那种呃时光。

呃,尤其是童年陪伴你的朋友,可能现在很多人你已经没有联系了,你可能脑海中的那个记忆可能和实际的影像都不一定相符。 呃,但是你会浮现出他们的那个?

声音写的过程当中,我还在回忆诶,曾经那个跟我在一起上小学的那几个好朋友,他们现在会在哪里呢?就是你脑海里就会这个浮现出这样的文字,嗯,呃,然后我在遗嘱里是这么跟我妈妈说的,我就说那个。

呃,我走了之后你不要太伤心,死去的人已经死了嘛,活着的人要好好活,我希望他能再找一个老伴幸福的安度晚年吧。

就是这样的。然后我说,你要有什么紧急的事情,然后可以找我老公吗?嗯,就这样,呃,后来不是把这个就发诱老公了。

因为平常他都是那种,就是有电话闭接,包括我发给他微信,他都像那个就非常及时的回复。哎,我就特奇怪,然后发给他以后他一直没有反应,其实主要还是给他一个交代嘛,因为遗嘱嘛,就是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嘛。然后就特别奇怪,我说诶。

我说这个人怎么没有消息呢啊。然后呃,晚上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我说我说你看没看呀。然后那个他说。

哎呀,看了这个,看完以后心情比较沉重,因为就我婆婆吧,她身体最近也不太好,她也在考虑这个,包括买墓地呀。这些事情刚好又我写这个遗嘱,然后又赶上他这段时间对这个死亡的一些思考,然后。

后来就是给我回复了一段话,嗯,他是他是这么回复的,他说,越看越伤感,身边亲人的生离死别突然来得这么近。

你一定会走在我后面的。

我回北京后要找个墓地啦,咱们家人都要好好活着,尤其咱俩一定要共同陪俩宝,长大成人,成家立业。

我最担心我爸,他内心是多么希望看到孙女结婚那天,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

咱俩要一起看到俩女儿的孩子上中学后再走。

切记,嗯,其实写遗嘱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让你在急匆匆的生活当中暂停一些脚步,写一封信,说出你一直想对家人说的话。

当然,你的家人愿不愿意看,就是另一码事儿,然后就后来。可是我不是给孩子看那个遗嘱的时候,我妈就是拿鞋,眼看我就是很避讳这个这个遗嘱啊,或者死亡这件事情我,我说,我说,妈,我的衣橱,你要不要看一看?

然后他说,你这傻闺女,不看倒不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如果你也要写一份遗嘱的话,你会说些什么?

欢迎在评论里跟我们说一说,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的话,你懂的对故事fm最大的帮助就是帮我们随手转发一下。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5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