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石头:陨石猎人与他们的江湖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月前点击:203


疯狂的石头:陨石猎人与他们的江湖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嗯嗯嗯嗯,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香格里拉陨石故事的第二季。 去年的中秋之夜,一块陨石坠落在了香格里拉地区。

机缘巧合之下,当地的山货商人刘杰文踏上寻找陨石的旅程。上一集的结尾,刘建文遇到了一位来自广东名叫梁飞的陨石猎人。

还有一位来自东北名叫建华的天文爱好者。

心心思思的人汇集到这里,加入了这场寻宝。

然后当天晚上我又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呢,就那那边的电话是这么跟我,他说,你是不是刘杰文中医,有个人把我名字叫对了,他是广西人。

他就磕磕巴巴说,我告诉你啊,我告诉你,呃,我。

嗯,生意放下了,老婆孩子不管了。

我这次就是一定要找到这个,我不想让日本人,美国人找到我跟你说我在乡里了,碰到了外国人。他当时就说,我当时就骂那个老外了,说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东西,你们外国人凭什么来找他,在那边说得很义愤,填膺那种。

但是我当时想,我说要外国人找,就让外国人找嘛,为什么还要扯扯上这个民族情怀呢?

是吧?但他就很激动。

然后说要加入我的团队。

我说,您找过一句什么呀,他说,当然了,他说,我罗布泊祖国队,内蒙古找过专门找饮食的,那我就跟他说,我说可以。我说你明天来,我在奔驰栏,然后我当然就躺在那个床上。我就在想。

我说找这个陨石,这个梁飞他们那些人,这他锁定的方向吗不是?

那么藏着噎着,我干脆就把这个事儿做大,我就发一个告天下心用书就意思就是说管理是谁,我不管是为了钱买,还是为了陨石来,还是天文爱好者还是收藏者。我不管你是谁。

我刘杰光把所有的事情都公开,只要来了,就是朋友。四海之内接兄弟,来吧,大家都来招运师吧。

刘杰文刚刚提到的藏着椰子的梁飞是在上一集里说到的,身上飘着香气,看起来像广东商人的陨石猎人。他自称是中国陨石协会的成员。

要把找到的陨石上交给国家,但他始终不肯向刘杰文透露,自己推测的陨石方位在哪里?

第一,我就很激动啊,跑到因为那个时候我又没带那个电脑。

你跑到网吧很激动的,真正写告天下心用书,大概写到中午十二点一点左右的时候,就网吧里来了一个人,他先打电话给我的就是那个广西的哥们儿,这个广西的哥们儿呢。 他手上挂了一个大链子,脖子上有一个链子,然后踢了一个半寸头。

胖胖的有点像那个神态上有点像那个古惑仔里面那个逼歌他那个老大,那个网吧里面是有好多椅子的,隔着那个椅子很远,就向我伸出了手。

伸出手来握我的时候碰翻了好几个椅子,很激动的怪异国,不止是我的手,红手终于找到你了,咱们开始,咱们开始来,男人说话方便,我就让他等一下,我说,我要写听东西。

写完之后,我说,咱们找地方谈嘛,结果我们就只去我们那个住的地方。

我们一进进去,那个广西的老大跟不起嘛。

他马上把门一关,那个镜头我记得很清楚,一进去了,坐下坐下,你们每个人都给我坐下,等我们找地方一坐坐下,把衣服一脱。

往墙上一甩。 我先问你们一个事儿,你们知道这个饮食值多少钱五万?

八万十万,十几万都有可能告诉你们,我亲眼在北京的琉璃厂见过别人交易,这个陨石特别值钱。

如果这个饮食如果能找到了,是我们祖上冒青烟呢。

从此以后,我们就完全可以过上另外的生活。

结果你不是问我吗?你问我为什么找我之前电话里跟你说的是为国争光什么的,实话跟你说,如果我不是为了钱来找?

你信吗,哎呀,说得特别的那个。

当然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就是有人可能觉得,呃,人家不在钱,就是不喜欢这种人。哈,我喜欢呢。我,我觉得直接呀。然后当时呢,说实话,我其实是想跟梁飞见见面的,因为我们都觉得他不靠谱。

但是我同时觉得,你说的第一方在哪里啊?

我很想知道他那个地方在哪里的结果。梁飞,这天来呀,他就站在我们那个酒店的那个大厅。

他说像子弹一样打过去,捧像子弹一样打过去,就在那里。你们不要去别的地方了,只有这里了。刘老师,我跟你讲。

你不跟着我,你绝对找不到你起门儿都没有。

然后就他就一直断定就在那里说,我就问他,我说两位?

这样,咱们这样说,没意思,去网吧,我在谷歌地图上我标出来,我看你是哪里这个。我这这个时候才知道,这梁飞大哥他们都上了点岁数,不怎么用电脑,他们好像连谷歌地图都不花了,他们是有有点凭直觉,然后然后我就带他们到了那边去画画出来画出来,我一看他那个方向。

我傻了,跟我说的是完全的两个方向。

我,我说的是东北方向,他说的是西南方向。

当我正这样是犯嘀咕的时候呢,还没决定要合并的时候,外面的那个车灯,它是玻璃的,外面车轮扫过来,整个里面都亮了,照着我们,然后从车里面停下来停。

走过了三个人,一开门,其中一个他是在找梁飞的,这个人很就已经黑的,这脸上就快掉皮了,就是就就全黑了,然后牙齿也掉了,大门牙掉了。

太监一惊的就说,我找了多少天呐,哎呀,这找得不得了,悬崖也爬了,山上也去了,都勒得不行,怎么怎么样。

就这这样了,然后后面跟着一个女的,一个男的,这哥们叫什么,他们都认识吗?

迎合他,叫他给人的一个气场,就是包括,因为我们当时是那么多人在那里面啊,包括藏族朋友,包括那个他一进呢,就立刻变成主角了。

一坐坐在那个那个地上,把帽子一甩,然后露着个大门牙,然后浑身幽黑,在那儿讲讲这个陨石在什么地方。 刺客通他去了,就我去过,听他都去了白马雪山去了。nasa爆炸点去了。

然后他说,他找到一个有一个那个酒店的地方。那个酒店的人看得很清楚,飞向了巴拉克宗峡谷。

我当时很兴奋呢着就是我的推论跟观点,跟他的推论跟观点是一样的。

结果呢,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就决定合并三个队五,开始合并梁飞,一个队,银河一个队,我一个队。再加上记者,就大家一起。

我记得连藏族朋友总共算计了二十多个人,这就这就变成大队五了嘛。结果到第二天开始也在我那儿会合。这个时候太阳升起啊,金光灿烂。 呃,那个大厅照的一个金光神神,我们也挺开心坐在那里,结果我这111去啊,我这有点犯傻了。

怎么呢,大家全部都开始讨论这个如何组队吗?

他们想推举我之前我当那个队长。哎,我说,不行不行,我说,还是银河吧。然后银河又不是说不行,还是梁飞吧。

后来就说三个人就是就三个领袖嘛,就这这个意思了,就三个人都当领袖算了,这是一个,然后呢,他们还说二十个亿啊,二十个亿一直在说二十个亿。 我说二十个亿怎么算呢?

然后他们就跟我讲,怎么算的呢。

这个二十个亿是因为这个陨石,它是五百在空空暴的高度37公里,然后爆炸的威力威力是540吨tmt炸药的威力。

然后时速是十四点七千米每秒。

经过空报之后,可以测算出它的主体的大小,大概是十到二十公斤。

然后如果它是二十公斤。

二十公斤的东西,十万块钱一克,这不就是二十个亿吗?

所以他们就说一定要商量好,这个陨石怎么分,我们一定要在银行就找到之后啊,在银行开一个保险柜,要设密码这个密码呢,我们每一个人只能记一个数字。

只有当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到了之后,那个密码箱才能打开。

都是个细节,都到这种程度了,当时觉得很扯淡,而且我觉得他们所有的这些来找陨石的人都有一份狂热。

三队人马集结之后,一起驻扎在了瓦卡镇,他们选择了一座雪山作为寻宝的第一站,准备集体登山找陨石。

就在出发的前一晚,刘杰文和另外两队的领导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争吵。 我最担心的是安全,我对这个大山太熟悉了。

我觉得你们这些都是城里人呢,你们能爬这个山吗?

而且高反呢,会会出我,我怕出事儿你知道吧。

所以我,我跟他们强调那个安全的时候,他们总是在说钱,所以我就火了。

我说你们这个东西值不值这个钱,别的别一天到晚,就是跟跟干什么似的,就开始说他们,然后他们就跟我讲,是为了科研。 我说你为了中国科研,那国家会怎么不来啊?我轮得到你们吗?

因为我们已经向那个记者求证过,就是国家对世说要来找的。

但是后来一知道这个地形这个情况之后,就人家就撤了,结果在这我们争论的时候。

那个建华兄弟和东北哥们儿他在干嘛,他在跑步,他跑上跑下跑下门,他说要做准备啊,明天我们就要上45000米的雪山了,我要准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位来自东北的建华兄弟。

他也是在上一集出场的自称狂热的天文爱好者,但因为他的体能比较弱,又没有户外经验,所以在组队之前,他一直不敢独自上山找陨石。

我就跟他说,我说建华兄弟,你就晚了一点吧?

一只浑身的肉一直被我弄弄不过来,我,我我,我要,我要适应一下我,让我的呼吸调整过来。

他很激动,电电商怎么回事呢?是一大早五六点钟,就大家都说要出发四五辆车,我记得是五辆车,然后一起开向那个山里面,他是那个邓子兰后面的神山。

海拔大概有45000米,我们当时上去的时候呢,我当然就就在想,我想这些人这样上去,你能不能爬得动这些山。

我一爬山我就知道了,我就觉得完了。我说这帮可能不行。走着走着,因为喘这人喘得不行,海拔又高,走着走着稀稀疏疏,稀稀疏疏。

这人就就变成一个大城。

很长的队五,我就知道这个大家体力可能有点跟不上,大概是到快到半山腰,海拔大概有到3063700米左右。

我们当时是出发的地点呢,海拔是9800米,然后大概只爬了一千米。

当时我在队五的前面,我带队嘛。

那个飞哥就冲上来,飞哥就很大声的喊,有没有巧克力,有没有巧克力?

因为当时大家都一边爬一边喘着,也就没人答应他,结果那个飞哥就怒了,就骂人了,你们他们听见没有人快死了,有人快死了。

然后我这这才反应过来,我说飞哥怎么会是谁开始了。他说,建华的下面已经不行了。

我就在那个登山包里面拿出那个巧克力递给那个飞哥,然后说,我要我说,我要跟飞哥一起下去看看。飞哥说,不用,他说,他跟银河,还有梁飞在后面。

然后当时我就这样上去了,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情况很严重。

关键是什么呢,就是他脸色已经发白了,然后眼睛已经无神了,走到后来就昏迷了,昏迷到那儿之后,还是那个银河去掐他的人中才掐醒的。

结果他人都这样颤抖着,他还要上去一拼命往上去。然后银河就拼命拉着他说,算了,你,你今天就下去,今天只是锻炼。 他说不行。他说,这上面的人还在不在找啊,他们找都没有啊。

他们是不是已经在找了?

他到了这种程度,应该就是说,你只要跟我们来了,如果上面的人找到了,你放心,你相信我迎合一定跟你评分,绝对有你一份儿。

结果建华还是不再申请。

梁飞就说,那我跟你一起下去,你总放心了吧。这样他才下去了,是这么合适,这样我们一直爬,爬到两三点钟才到顶,大家到上面就是劲儿都没有了,腿也迈不动了,到那儿这样转一下,那转一下。

唯一有提的就是我还有藏族兄弟,还有银河,就这几个人是有体力的,剩下的就是能有顿饭吃就可以了,就别说去找了,看到那个山茫茫大山是不可能找了。就这种感觉。

那是个巨大的平台,有他们采集的木屋,这种营地我是经常去的。

这个时候我就跟那个广西老大产生了一个争执,结果他到那儿,他就说,今天要住着你,我不下去了。

他说,我下去再上了,就简直要命啊。

我说,你还是要下去,这230个人到这个地方没带睡袋,没带户外的东西,晚上零下十几度吃的也没有上来,这个待遇晚上没准谁出更大的事情。 这一高反不得了,就很严重的。高反很吓人的结果他就是说。

他说,我这辈子做事情,只要我定了目标,我一定要达到。

我现在到这儿了,你不让我达到不行,付出一定要有回报。

但当然最终还是听我的,而且那个藏族相道全部站在我这边,所以后来我们就说要要下撤。 我说今天就是拉链结果呢,那个时候我就心里面有一个念想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因为我们那个山。

他的另外一个方向是什么方向呢?

巴拉克总方向,也就是李婷指的那个方向。我当时有个想法,就是说,我一定要跑到那个地方去。

爬到那个悬崖的顶上,去拿我的望远镜,看一下李婷的那个方向。有没有那个撞击点。 我说,你们先下车,就他们跟藏族乡长一起下去了,我就去爬了。那个悬崖爬得很高,呃,我一个人拼命爬,拼命爬,爬到那个上面去。

徒手上去,在那个上面。

拿着望远镜对着那个茫茫的琴山,那茫茫的群山趴在那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我啥都没看到,我就知道这个饮食真的是跟掉到大海里面那种感觉一样,没有,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痕迹。

这个时候,下面的那个银河就喊我嘛,他说,你一定要下来,一天快黑了,已经六点多钟了。

那我当时知道没办法,所以我就。

下撤,这样我们就下来了。

结果我的房间是从我下山开始,到晚上凌晨两点三点就一直有人来,大家都来跟我谈谈各种事情。

怎么说呢,首先是广西的老大,他到我那儿来,他找我的时候大概是十点左右吧,十十一点十点十一点左右到我那儿呢,他就跟我讲,他说,我算看明白了。

这个爬这个山,我们走不动,而且他也把脚给挽了,下山的时候。

他说,我估计我也觉得找不到,因为这个队五跟队五之间是有矛盾的。

但是我觉得咱们队五里面,他说,你一定要想办法征集到我们的利益,到时候他们找到了,他们,不定会给我们就是广西老大就一直是这样的心思。 我犯嘀咕的时候,梁飞又来了,这个梁飞就说来,嗯,到底这说不方便,到我房间去说。

这样我就跟梁飞到他房间,到了房房间之后呢,他就说他这么问呢,他说,杰文,如果有人让你埋雷,你干不干?

我当然一想,我说什么叫麦磊。 梁飞所说的埋雷,是陨石圈子里的一种骗局,设计骗局的人会把一块在别的地方找来的陨石埋在一个价值更高的地方。

冒充成新发现的陨石,赚取其中的差价。

而梁飞的计划是让刘继文跟他一起埋雷。

他觉得刘杰文是个圈儿外人,埋完雷之后,由他在假装发现陨石比较不容易引起怀疑。

我听他这么说的,我心里就一下子就凉了,就是我觉得我好像摄入了一个我不熟悉的东西。

结果当他说完之后,他他说,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去问一下银河,这样呢,我们又到银河跟飞哥住的那个房间。

银河就说得更直接了。他说,那些人就是让你来买雷的,那些人都是作假的。他说,刘老师,如果你这样做了?

我都会看不起你,他就直接这样说了。

所以我后来一想,哎呀,我说这个,原来你们这江湖这么深,那么我就说好我。我说我明天我不去。我说,我现在发现了,咱们这个队五是真的爬不动山,如果真的还想找到我,还是想按照我原来推动的方向。 我说,明天就我带一个藏族向导,我们两个人爬山快吗,就直接去找那个运势,找我那个方向的饮食。然后当时银河也同意。

就这样就拖着到第二天一早六七点钟的时候,因为我记者也不能带事情,事业不能带就我跟一个藏族的向导,我们俩就准备去去探路嘛,按我的方向去探路,结果我在那里吃早饭的时候,那个女孩子迎合队五的女孩子他就过来,他说,刘老师,你今天是不是要去探路啊?

我说,是啊,他说,我不赞成。

刘老师,你看啊,你去了,你找到了或者没找到我们怎么知道呢?我们说好了,大家要一起去的。

我当时就很生气,你知道吗,我就跟他讲。我说,你怎么连我都怀疑啊。

你想一下,二十多个人去爬那个悬崖,你不怕摔死,你不怕摔死,我都怕你们摔死。

这个太危险了。

我当时很生气的时候,银河听到了,他就跑过来指着那个,呃,那个女孩子说,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也太八婆了。

你人家刘老师要上去为我们冒险,你还都是拖什么后腿。 刘杰文带着向导登上了另一座雪山。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等他们筋疲力尽地回到瓦卡之后,却发现情况又有变化。

剩下的两队人马已经在商讨新的路线了,不仅如此,他们开始一致反对刘杰文独自探路,提出下次上山,必须全队一起出发。

当时开会的时候,我就站起来嘛,我就说我,我觉得不行,反复的强调安全。

我说你们会出问题。这个时候那个广西的老大,他是脚挽了吗?

所以他就站在那儿。他说,我想问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

当着所有人啊。

梁飞就问了什么问题,他就说,我脚已经晚了,我找我肯定找不到了。

如果你们上山的费用,我也出的话,找到之后我有没有分?

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结果呢,那个梁飞说,不行。银河也说,那当然不行,不可能让你不劳而获嘛。 他就哦明白了,明白了。

你们的意思就是让我出去了,那我就出去嘛。连他变成第一个要撤出这个队五的人,就是广西的老大,只爬了一天的山。

他其实很失落的。他当时站在这个人群中,是孤立无援的那种感觉,拐着一条腿在那里问大家,结果几乎所有的人都没人顶他。他就这样就说,他一定要准备离开。 我当时的那个感觉啊,就越来越不对劲。

一方面我觉得我陷入了一个我不知道的江湖。

另一方面,我特别担心安全,我正犹豫呢,那个记者他就说,刘刘老师,我还想采访一下能不能找个房间,我们单独聊。

这样,他就把我叫到那个他的叫到一个房间,交到房间里面。他本来是用录音笔的,后来他就把录音笔给掐掉了。

他说,你知不知道,如果说如果你真的就这样带他们去,这些人都是你发那些公众号。

发告天下信用书给招过来的,如果这些人死了,你是要负责的,你知道负法律责任呢。

他这么一说的时候,我一下子我突然之间就觉得好像是啊,因为在户外是这样的,你招的人过来。

无论人家是怎么样,到时候真的除了是你作为一个好奇的人是要负责的。 我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再加上这个水又这么深。

那么,我就我就返回去跟他们讲。我把那个银河跟梁飞招过来,我说,我决定了,我要退出他们就觉得他们就觉得是晴天霹雳。

突然之间,很突然的是,我对他说,我,我已经决定了,我绝对不能再上去了。

这样的话,我就回到我的住的地方,我直接把那个群给退了,我就直接跟大家打个招呼,说大家再见。

我退了,然后我自己直接进那个进我的房间。

刘杰文退出的寻宝队,但他的香格里拉陨石故事仍讲继续。

下一集,我们将听到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杨帆,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