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读喜马拉雅 > 你的友情重灾区了吗?

你的友情重灾区了吗?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3月前点击:209
欢迎关注微信平台“波波有理”和主持人新浪微博:波波有理_波波 ,与波波零距离互动哦!

你的友情重灾区了吗?

掌声有请主持人,每个人家生活圈儿啊,都是不同的,所以我们经常把朋友分为一圈一圈又一圈。

一些圈儿的朋友啊,是帮助你成长,你有啥事儿啥的,第一刻就想到这个圈儿,有的圈儿呢,他是负责你娱乐的啊,为啥说负责娱乐呢?

就这个圈儿,你这个品啊,你说话都假不拉几的,听着谁谁谁砸地你了,我跟你说,那给他乐地的时候。

啊,听说你吃啥亏了,你说那这他的当笑话,第一时间给你散步传播,当然你就这个圈儿,这娱乐圈儿,你要是真听着你遇着啥事儿了,那家跑的比谁都快,你但是在看了你的时候吧,这还乐呵呵喊你哎呀,亲爱的,最近又漂亮了呢。

那么接下来说下一个圈儿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友情重灾区了,你跟他们保就友情重灾区,你根本说不了正事儿打个电话吧,唠一天呐,没有一句正经的全是上哪玩耍去啦。他上哪嗨皮一句了,谁咋地了,或者谁被咋地呢?

就比方说雪衣,俺俩唠嗑儿,从来没有一句正经。

前段时间嘛,我就因为减肥特别头疼女人嘛,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啊,吃啥都胖啊,然后胖是吧,还减不下来,我特别苦恼啊,我根本方法减肥多次未果呀。

然后,突然有一天,雪姨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哎,波儿,你知道吗?我有个女朋友,他昨天一天之间瘦了。八戒,想着他怎么做到的吗?

哎呀,我朋友当时怀着刘暗花们又一次的心情,我一脸崇拜的看着雪姨呀。

我说,我当然想了,我老想了啥,还快告诉我啊。 雪姨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昨天。

生了个孩子,朋友们,这就是友情重灾区。

今天接来跟大伙儿说这个事儿吧,也是从我这个友情重灾区这圈儿里边儿出来的那个为了保护客户隐私啊,我就说代号吧。嗯。

就不说人名了。说呀,有一天老大跟我说说那波儿啊,那啥那个那天我跟老二老三老四安,俺们几个按脚去了。 哎呦,我当时我一听这话题,我有些小激动呢,宝贝儿们回合的是要啥擦边儿的,啥玩意儿,带伞儿的,啥事儿就出来了。这是这样哦,我就听老大接着说说那那天。

爸们都要喝多了,可以找个地方吧。按按脚放松放松啥的,哎,妈妈鹏鹏,他说到这,我心里更急促了。

宝贝儿吗?我就渴望着老大,快点进入正题,我们都等着听呢,比苍老师都刺激呀。

然后老大还继续唠说的哎呀,然后我们就早随便找一下就进去了吗?说哎,马爷那小粉灯儿哎妈的小包间儿,哎,妈的,小妹儿再好看看。说到这儿,我听大家伙儿一句啊,我说这个老大还是难的。

嗯,我的男闺蜜隔壁老王。

哈哈哈,那个那个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可想而知都是谁了吧。

哎,六六我就不告诉你,他们是嘎子大师兄和强子。

哎,真的我就听老大唠到这儿哈,我都克制不住了,宝贝儿们,我心底里的呐喊呢,不行,我这么纯洁的小少女能被他们那些外风邪气所垫污,哈哈哈哈哈。 我突然展现出了我的正义感,体现出了我的职业道德,还让他仅存的一丝丝单纯。

我正义言辞地跟老大说,大哥,你要是有啥连媳妇儿都不能告诉的话?

你就被跟我说了呗,你也值呢,我这嘴一个棉裤腰似的,不掩饰,还惯疯了。

嗯,你说万一问哎,后果不堪设想啊,因为我不光说出去了,我还得添油加醋。说呢。

结果老大说,嗯,鬼片儿是吧,你想哪去了,那天连饺子没按上,鞋都没脱呀,这更何况是干啥少而不易的了,啥也没有。

没有纳闷儿嘞。我说,你家给我一边儿去呢,王哥,你都去了,怎还没按上呢。

他说,你是不是?

嗯,他自己把持不住还是怎么的。

隔壁老王叹了一口气,说,闷儿啊,你是不知道啊,把持不住的只有价格。

那天呐,后来我们就进去了吗?

妈,一看呢,哎呀,我的天暗撒露出二同共才花五十块钱,你说他那个按个角二百九十八一个周还是一个人安撒你这,这,这老先生怎么整啊,不对事的不是很啥,算四个呀。哎呀,四个一千多块钱,那下一摸,你说下一摸。

我问,你说咱们都是工薪阶层,你说按个按个九鸭子,你这也承受不了啊。但是你说你王哥,我这人不好面儿吗?我没好意思说呀完,咱老三借着酒劲儿就上去了。

朋友们,我再次重申一遍啊,老三是大是熊啊,完大师兄就跟人砍价去了吗?

隔壁老王啊,跟我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啊,一脸陶醉的样子啊,说不儿啊,大师兄当时砍价的景色太迷人了,我都不敢看了,已经啊,说开始啊,挺大气,一摆一摆地看。

就是娃啥的啪啪的完了完了五,后来就五十五十的看。

嗯,再后来就十块十块的卡了,砍了快八拉底儿啊,一分钱都没给便宜呀。

后来眼瞅着大师兄那儿坚挺不住了,就就就求人家说,那那老妹,你,你给培养哥哥哥哥哥儿几个吗?嗯。

抹八块钱是吧数二二百九哎,真的那小服务员哈是真善良的,当时就说不行,哎呀,我真的嘞。隔壁老王说,波波你都不到。我说,我当时都想揍大师兄,你八块钱都看。

听说结果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说师兄,他做了一个他人生最巅峰的事儿,从兜儿里掏出了糖彩的全是泥的一个学生证,那是前两天坐车的时候在车上捡的。

然后理直气壮地冲人。服务员喊,学生这儿能打折包抗天呐大地呀,朋友们,我身边怎么能有这样奇葩种的奇葩战道中的大航母哇,我真同情咱大师兄那所剩无几的智商?

还有他那九壮雄人胆的勇气一样,关键,可气的是并不是那些犯二的青年,而是在一旁看你犯二,却不上前制止你的人。

说到这里,我不仅要慎张正义了,老大,老二和老四隔壁老王,嘎子和强子,你们那个旁边卖啥单儿呢?你们是请来的钱呀,就眼瞅他那么砍价,你们不管呢?

哎,那强的更过分哦,有一天吗?是不是要找我喝两种撸点串儿啥的,然后我就去了吗?

那家的强哥呀,几杯酒下都之后我就开始吹上喽,说的跟你墙壁这眼儿的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儿啊,有钱你直神儿。

我当时我一听说我好浑身都沸腾了。朋友们,我说,哎,妈的太好了,强哥我,我正想这两天做点买卖呢,你就强哥当时听着话醒醒一半儿啊,下一句了啊,不要我,我也没有钱呢。

我说,那你刚才说的话啥意思啊,你不说没钱跟你致神儿吗,今儿拉倒吧。姐,我的意思是我经常没有钱,这么多年习惯了,我就是想给你介绍一下,没钱,如果还能穷开心的方法。

我说你没钱还能穷,开心的方法是啥招儿啊,像个人,那不就是?

没事儿多找波儿,也除了撸点串儿啥的吗,完了,自己不带钱,波儿也买单嘛哇,我真是见不着你们这些小伙伴了。我呀啊。

还有谁还有驼驼。

前两天儿个大v楼下,我穿着我新买的高跟鞋,我高傲地走在马路上好吗女人吗,女人都好美好熟,是爱打扮呢,这大伙儿都理解呀。

你说我这么美丽大方,善良,又单单纯单纯那妹子吗,我,当然我也得显摆显摆我美丽的高跟鞋了。

结果在电梯口碰到我一起工作的小伙伴妥妥了,你说我碰着认识我能错过这么好的展示我的美邪的机会吗?

对不对,我上游就显呗啊。我说妥妥啊,你看我新买的鞋怎么呀,有没有很漂亮,有没有很像我话刚说完我的这个小伙伴呢,就激动的胖场一下给我坐一边子去了,惹了二乖。

他给我着了吗?

哎呦,我说老妹儿,你能不能晓得这儿,你说你这这么好个妹子,你怎么跟个汉子似的呢?你先个套马杆的汉贩子,是拿我当马套了,怎么死那么大劲儿呢?当时挎直一下给我摔了一个,那叫老太太装被窝儿啊。

不得私驾我真的。然后我就努力的往起挣扎嘛完,我就夸我得挽住平衡。我得站起来,我穿个高跟鞋。

我重心玩还不太稳完,我为了保持平衡,我夸夸夸又来了,一头太极八卦练欢张,可惜打完这条拳法,我还是没有站稳,我要用我小外圆儿的用坐姿,我平稳的接了地气儿,我哭慈家坐地上了。反正在我还没有回复我惊悚的心情的时候。

我只听得我的小伙伴妥妥喊道,快来看嘿节制。

我猛地回头,就看到这货,拿起手机为我留下了这最激动人心的瞬间,然后拿着我的遗照就撩了喝酒,摸了就那。

那么样的溜了,哈哈哈哈哈。结果留下了。地上冰冷的我,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没有在我内心里一直回荡的那首歌,你删我伤害了我,你爱的灿烂哇,只怪自己爱朋友们,我在单位楼下的那一个瞬间。

我们整个大楼的人都至今难以忘怀呀。

后来坐在地上的我以给父母拜年的贵资顺利地站立了起来。

关键鞋根儿太高了,真正不稳哪啥晚上妥妥啊,趴洒爬洒一下一下给我松松打打真的,我当时我内心的苦痛与挣扎呀,还有一直回放的那首歌啊。

你伤害了我,整整回望了一整个上午,真的,我当时心里暗下决心,我要是能够顺利地把脑残片引进咱们东北,我肯定先免费送陀陀一下。

真的,我不拿他当小白手都对不起一个可怜的是我下班还得跟这个奇葩妹子坐一趟车,我真的不想跟他谈心了,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他在不经意间就甩出那一地的智商了。

但是,人世间有祸不单行这句话吗?

我坐在办公室里,回忆着早上那惨绝人寰的经历。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竟然是妥妥。

只见咱们驮妹子挥舞着双手,屁颠屁颠的向我跑来,博文儿,我,我帮你找飞翔,然后坠落的照片发朋友圈儿了,老了,朋友点赞了,你看看。

哈哈哈哈哈,老天爷呀,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我是打麻将,该王母娘娘点泡儿钱没给你是特地派妥妥姑姑下凡来整死我的吗。

当时我一看那朋友圈,我的太极八卦,连环掌,还有那销魂的小卧云儿,被善于做土里妥妥分成了整整四级。

一共十六个精彩瞬间,片段演绎给了大家,于是我顺利地晋升,为了同事们茶余饭后大从战将星巴克配包子以后的必聊话题怎么办啊?

我仰天长啸不重要,没有事儿,姐姐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岂能在你的小烟钩子里翻了船。

我不能再被那个重灾区的人所污染了,我需要阳光,需要正能量。

为了缓和我的尴尬气氛,我决定和我的一小闺蜜溜达吃点儿饭儿,我可以上雪衣家吃点儿饭儿去吧。 刚一进屋儿,雪衣下楼买菜呀,他弟弟。

举着两只胳膊冲着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说,哇,姐姐就好漂亮,姐姐抱抱姐姐抱姐姐抱抱嘛,你都二十五岁到了爷们儿,那我们呢。

然后没多大会功夫啊,雪姨就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当年我们一个班的男同学,哎呀,二十几年没见了,当年他还给我写过情书呢,因为玩也没成,到现在想想还挺后悔的。

那时候吧,有一次他跟俺们班全体同学唠嗑,他说贪家呀,为了给他交学费,把一头牛啊给卖了。说完以后啊,我们全体都沉默了。

深深感到农村家庭为了给孩子交学费,砸过卖铁真的不容易。

接下来的四年里,我们全班同学都很照顾他,当然呢,反正我一合一,这条件我也别给人添乱了。完我。

嗯,他给我写清楚,微微搭理。

后来他就跟另一个女生出对象了。

再后来毕业以后,他邀请我们去他家玩儿。

朋友们,当我看着一望无际的牧场和成群的牛羊的时候,我哭了。

我门心自问呢,李波儿,你有什么资格儿去拒绝一个大农场主接班人的情势哦。

按照现在的网络新词儿土豪来说,人家就是未来一代的农好啊,真的如,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肯定把房间要是偷摸塞他兜里边儿。

哎呀,同学,这同学呀,这是白干交集呀。

时隔多年,那位男同学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脸,感慨地说了一句,伯伯儿啊,今天呢,我是终于领悟到了。

摸着同学的手,可惜当年没下手的感慨,这么多年没见,咋老成这样了脖儿啊。

这时候雪一个旁边特别适时一臂就笑了,谁骂我给我打的,你看见里边这咋就一脸大折人家这给他老的哈哈哈哈哈,朋友们,这就是我的死党闺蜜帖子们组成的我的友情重灾区。

说实话好多习惯了,我早都释然了。

现在对于这个圈儿放出来的任何人做出的任何事儿,我都可以微微一笑了。

我一笑而光,我心里也不激动地跳了。

我嘴角也不紧张的抽了我精神,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放纵了对话,也可以流利的用八级交谈了。 来,宝贝儿们,我信定领导残片到货了,你一箱我一箱,他一箱,大家每人分一箱妥妥血衣大使用墙子和嘎子,还有隔壁老王来吃上。以后看我们现在要不算了,腿也不疼了,连心脏都快不跳了。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们的智商了。

我们也可以放肆地甩出智商,甩得那么优秀大帅的,那么样的精彩。

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主持人李伯写tmt幕后团队,感谢您的收听,明天动,一时间再见了,是我心中最美的就让你留下来,是整天走过最美的见你心中动人的天呐。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