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女子监狱上大学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月前点击:178


我在美国女子监狱上大学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讲述者李大言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位非常喜欢体验生活的年轻人。

2016年,他在美国读书期间申请到了一门课,这门课非常有意思,因为他需要到监狱里和犯人们一起上这门课。每周一节儿,李大研一连上了一学期。

嗯,纽约念社会学和经济学,当时其实是两个事情在一起做,因为一方面是自身规划,是准备去毕业之后年法学院,然后另外的话是学校正好有这么一个项目,就是说会。

与纽约州唯一的一个最高安全级别的女子监狱做一个合作合作的方式,就是我们学校出八个学生,然后在监狱整个犯人人口里面选八名囚犯。

然后把八个人八个人放在一起,然后有那个我们学校的老师去开一门课,然后我们一起在监狱里面上这门课。

我们跟监狱的犯人都会有,同样拿到相同的学分,然后是纽约唯一的一个重型犯的女子,监狱也只有这一个。

只要是在被纽约州检控的所有的这个重型犯,包括杀人犯,主要是你女子基本所有大的案子全在那边。

然后他能容纳的犯人大概是一千个人不到,然后加上所有就是预警以及所有行政人员,大概是1500人左右。 当时就跟我是跟另外一个女生就拼车。

然后从那个我们学校开车过去。其实那个监狱本身是在一个非常富有的一个小镇,旁边就富有到什么程度,就是克林顿买的房子,可能就在那个小陈大概二十分钟车程里面。

开到了以后,就把那个车停在了停车场,他停了场并不是那么大,大概停也就停个640辆车。

但整个监狱就是其实跟我们大家电影里面看到是非常像的,就有那种很高的铁丝网啊。然后这基本上就是符合越狱里面或者是那个呃女子,监狱里面所有的就是刻板影像都长得一模一样。 然后我们就把那个证件给他,之后他就开始对我们进行安检。其实那个安检环境是特别简陋的,就是连那个呃,还赶不上中国那个北京地铁的安检。

因为我们其实也没带什么东西嘛,他就确认说口袋里面跟鞋子里面没东西。

然后看了一下那个ID,就把放我们进去了,然后进去之后,他会先给我们一个临时的一个牌。

然后拿那个证。之后每到那个门口,其实都是要登大概两三分钟。然后他从从那个监控室里面看到有人,然后他摁一下那个电铃,然后有很强的一声那个电磁声,然后那个门就开了。

门开以后就是一道一道铁门。进去以后,最终到了那个监狱里面,就看到一个老爷爷出来,一个长得看起来特别特别慈祥的,那你叫他季轩生好了。 然后他就把我们一路带到了一个教室里,然后在路上我们就看到很多我就穿着那个。

呃,囚服的犯人,因为他们基本上都穿着一个那个绿色非常显眼的一个衣服,然后在里面就是打扫卫生啊。

然后进到了一个教室,他就季先生就把那个门关上,然后这时候他就是从那个教室后面拿出来了一个非常老旧的那种纯凭电视。

然后加上一个那种真的是录影带的录影带,跨式就是我们小时候那种VCD,甚至还更差点,那个画纸就开始放了,整个片子其实就是一个重点,他就告诉你说就这边犯人都不可信。

他其实是放给所有,就是在我感觉是在监狱工作的人看的。

比如说这个犯人都不可信,然后犯人之前都没事儿干,他只会做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控制你。

想各种方法控制你,让你去做一些违法的事情。

所以你一定要注意跟他们保持保持距离,然后还拉了很多,那个就是范帅系列的采访,就说我当时是怎么怎么控制看守的,或者还有看守出来说我当时是怎么怎么被控制的。

因为其实就是会做看守这个工作的本身,他的那个群体收入是不会说受到一个程度太高的,基本在纽约的话,有一个高中毕业,甚至说一个副学士,就相当于国内大专。

基本就可以去申请这个工作,然后他的那个薪水开始起行,大概是四万美金一年,然后因为他本身这个收入也不是说太高。

但如果说他一旦利用自己的植物,比如说带一些毒品进去,或者帮犯人做一些事,他那个收入非常容易,就会卖的特别高。

影片就是基本上就那一个重点,但是就翻翻过来复过去,放了三小时,三小时结束以后,嗯,就看那个季先生又拿了一本很厚的一本书。

然后开始逐条逐条念给我们听,就是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东西不能在什么,不能给犯人穿纸条,然后除了上课用的东西,墙壁都不能带,然后带进来的食物也只能你自己吃,你也不能分给其他人吃。

然后比较有意思一点是,呃,他当时跟那个哥大的。呃,那个博士生说,因为你进来是教授的身份,所以说。

很多犯人肯定会让你写这个假释的推荐书就是或者是减刑的这个推荐书。然后他说,我的建议是你一个都不要写。

不要给任何人写。当时我的这个感受就是说,他其实是用了一套机制,就让人在这个体系里面,然后并不会让别人出血。

就让人陷在这个司法体系里面,不给别人一个出狱的机会。

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就是一月份,就是天气也挺冷的。

然后就带我们走了大概快十五分钟的路,从那个教室里面出来啊,到另外一个楼里面,让我们去打那个指纹。

然后他那个杂志们就是一般性都是电子的嘛,但他里面是用那个印尼,就是一个一个案子,然后就出来了一个身高挺高的,一个一一个非洲裔的美国人,然后说,这个信息我们会全部传到那个纽约州首府,那个,要不你然后会去核对说你们之前的这个犯罪记录?

但是我们这边是有机械的这个直接去录的,但是因为录了这个的话,你们就有这个就犯罪记录了。

所以说,我们不得用这个机械给你们,必须得用这个印尼案,就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一下,录完了指纹之后,就给我们立刻打印了一张那个哀帝,然后那哀帝上就是有名字的生日。

然后照片职业信息,让这个id是不允许我们带出去的。 后来我教授跟我说,如果那个一一旦说在监狱里面找不到了。

他会把监狱整个整个下岗调成紧急戒备状态,就所有的事情全部停下来,直到那个id找到位置。

跟那个电影里面我们看到发生爆烂一样的那个场景开课大概是那个录完指纹之后的一周以后吧。相课就是我们会一起去读一些相关的一些作品,比如说女子监狱的那个小说。

因为那个课学校是跟新闻写作有关,所以我们其实所有的这个读本都会跟这种调查报道会有一些关联,包括说那个杀死一只只跟鸟。这些这个书,它是相当于是一个非虚构写作的一门课。 第一堂课只有来六个,因为有两个好像是被关禁闭了。

就这个也是一个非常神奇会发生的事儿,就是因为我们当时是一周上一堂,没有一次,那个就犯人,那边是倒满。

有一个听女士听女士就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案例,因为当时我自己在做一个调查报道,然后写的是非常长的一个关于这个监狱里面赤脚律师的故事。

然后我就问了很多,就包括监狱里面的那个管理员,包括就是一些预警,虽然预警平时不太会跟我们说话,然后他就推荐了这个听女士给我认识,然后听女士第一次看到的时候。

他坐在我面前的时候就是态度是,是非常那种有点卷卷的,就跟我说,你说吧,想知道什么。

它长得就是瘦瘦高高的,然后头发是染那种红红的,一个一个颜色,然后有点烫着能卷卷那种。

呃,就是非洲裔特别喜欢的那那种。那种发型有点朋克,但年龄挺大的,你会发现你头发已经开始慢慢变白了。

他自己十几年龄好像是五十多,但看起来其实快670了。

然后我又说,就希望说知道你那个给自己打官司的这个这个经历,他说,那你想问哪一个,就是说我现在这个一共被判了快一快二百多年,你就问问哪件事,然后我当时听了就觉得就就是闷了,就说因为就我最最早就是之前也会在外面做一些查找,就看他名字,然后查到说她是因为那个跟她男朋友抢了一个人的宝马,然后把那个司机又又给杀了,所以被判了。

判了八十几年,我说这你是八十几年加到二百多年,这还是有有一定这个距离的嘛。

因为他那个又牵扯到一个持枪抢劫,然后又有一个抢劫,然后几个事儿加在一起。

美国是这样,就是比如说你是一级杀人,他的二级三级就全部会加上去,就会叠加所有罪名,一起叠加。这里可能出来一个他有有一百多个罪都很正常。 对,然后他那个形式到什么程度,就是我后来去翻他的那个法院上面的那那个就是呃,逐字稿。

就他跟法官之间对话,就是有一次他跟法官吵架,还问法官说,所以我一共多少年。

然后法官说,我现在没有计算机,我怎么知道你有多少年?

他说,你是法官,你不知道有多少年吗?然后说,你在这样讲话,我应该把你杀了。

然后那个法官说,好,那先给你再给你加这个十二个月,描视法庭就是对话,是完全写在那个竹子稿上,然后看的就是觉得特别逗。

然后就开始问说,那你这个为为什么就说会开始,会有这么长的一个星期。 他说,我开始在纽约看守所纽约市坎尔索在皇后区附近的一个岛,叫那个瑞格斯,尤其是称明说这个恶魔之岛。

他是开始,是先在那个岛上被关的。

然后他说他在进了一个监狱,第一天就把别人给打了。

吃饭时候跟别人发生口角,然后就把那个整个那个饭的那个盘子什么蛋糕就全部整个一起扔过去了,然后说他说第二天就被那关禁闭了。

对,然后就是一个p非常爆的一个,然后说,上次他说就是有一个犯人去去告密还是什么,他说他就是从那边弄了个刀片。然后他说我当时就弄了个刀片,把他脖子啪一搁,然后那个写撒的,异地的。

所以就是当时他跟我讲那个事儿的时候讲的特别淡定,然后就坐在我对面,就是就是他那个手背随时碰到我的那个距离。

然后就感觉呃,这个听的就是觉得诶,但其实他就是我可以发现说他的观察能力是非常强的,就是有一个细节,就是当时我是拿了一个那个本子那边做笔记。

然后他会看着我那个笔记有没有写完,如果没写完,他会等我写完,然后再继续跟着讲。

然后他就说,这个很多来了。这种辩护律师其实也不懂,他们不知道说这个监狱里面本身已经坐牢的人,其实他的那个如果在监狱里面犯事儿。

跟外面犯事又是另外一个层级,因为你已经在监狱里面那个犯罪事儿所有基本就是刑期都会加的特别重。

比在外面杀一个人是加重非常多的。 然后他就开始跟我说,呃,在这边基本被关了十几年,然后有大概八十的时间是被独立鉴定的。

嘟嘟燕京就是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然后他说,然后我说,那你?

独立鉴定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呢?他说,不利鉴定的时候,其实也是可以用那个。

他们会有一个法律图书馆,这个相当于是宪法规定的,就是规定说,每一个监狱必须有一个法律图书馆,他可以去查到所有的法典。

所有的法律文件必须会有所有的管道联联络到所有的那个司法机关就是我,他对他的案子就是有任何不满。

但是你千万不要期待说这个法律图书馆,因为我们当时是没有办法进去看的,说那个是非常小的,就一共就就两个管理员。

然后那边是是没有电脑的,只有打字机。

然后说你打自己,他经常经常坏。然后他说,唯一有一台电脑,那个电脑还是用那个3.5英寸软盘的,就外面都已经是iphone六已经出来了。

基本上从一月底上到了快快五月,然后四月底的时候就是组织了一场特别大的一个会议,然后那会议其实已经弄了第六届了,就基本上是两年弄一次。然后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是四月份的一个那个早上。

然后就是黑压压的一片,就整个亭上的亭满了,大家就是2300个人。项羽,你可以想一下监狱的总的范围,人口它一千多个。

然后突然就20%的相当于这一这一一个上升,然后从外面进去。

他对监狱来说,其实是基本上是那个如琳达的,就是连那个门口的那个就是呃,那个保险柜就存的存东西的那个智物贵的不够用。

当时是有自己的,学校有一些,那个就是呃NGO的组织代表。然后我们学校跟另外几个合作学校。

然后包括说所有监狱的这个志愿者不来参加这个一天的这个会,大家会有24个朋友的讲座,然后会有在监狱的各个这个角落去。

去进行,然后当时就是听了各种各样的那个报告,然后有一场是讲那个,就是从社会学角度去看它这个食物就是说监狱平时吃这个饭对人的这个心情的影响,就是这个犯人做的人。其实那天非常巧,就我去参加那个会议时候,是跟他一起进过那个安检。

然后我开始以为就看那个人就穿一个西装,然后就输个油头,然后就跟所有人打招呼,然后大家都认识他以为是事业员啊,或者是那个相关,就是比如说纽约州中医院的之类的工作人员。然后后来他又说,哦。

是他,他不知道。你不认识他吗,他是那个双皮梗,然后说自己之前是那个在那个另外一间监狱坐牢坐坐了220多年的快三四年的他小时候是因为说同学一个女生被他爸什么性侵之类的。然后他为了帮同学保守以后把那个把他爸给杀了。

然后家小时候,他后来进了监狱,以后就是在监狱里面把大学跟硕士全部都念完,以后出来的就本身。他如果说是杀人的话,可能就是都出不来了,然后出来以后快了三十多岁。

然后他说他后来去那个恩爱,又上了那个社工戏。

当时他是以一个就是因为那个会议的时候,同时会举办一个毕业典礼,就有一些已经拿到副学士或者学士的。

呃,那个犯人会举办一个小小的一个典礼,然后他是作为就是呃毕业典礼的一个发言人去做这个演讲,让他讲说他刚走了NYU的那个吃东西的时候就非常害怕,在监狱里面学到的东西都是全是假的。

出来以后发现完全不一样,完了。后来以后就是发现说是其实这些知识都是真的,就都是一样的。

然后他现在是一个就是NGO,专门帮助呃犯人重返社会,去找工作的一个平坦。其实从那个会议之后的话,我们就有大概一两次课,然后就。

就结束了,对结束以后大家当然就是有有,有一点感伤,因为就按照那个规定的话,你是不可以私底下去去,就说以探访民意,去看所有那个监狱里面的同学的,这建议里的犯人主要都是非洲业,呃,有一些是拉定义的,然后没有白人。

但就最后我们去的图书馆里面是有一些白人的,所以说,其实你看那个人口,你就知道,就所谓叫他们,就就美国司法当教那个瑞秀普,法林就是种族识别,他在警察在执法的时候,会因为他是黑人,所以去执法。就你看那个监狱人口,你就会很清楚那个瑞秀普洱法里的那个含义是什么?

我听你讲,就感觉美国的监狱管理还是挺规范的,但它有存在什么问题吗?

其实我们可以回到整个大的环境去看,就是美国监狱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生意,甚至说有很多那个就联邦建议有大概一定比例的已经是外包给私人监狱去管制了,因为那个关押成本太高。

这是联邦政府,是选择说按照每个人头付一个床位费,然后甚至说有一个私人监狱的外包商已经在美股上市了。

然后已经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资本运作,然后他们的那个财团其实做的唯一的一个工作就是让政府加重信息。

加重刑期就包括说毒品犯罪相关的主品犯罪就是在美国。从这个里根时代开始,他弄了一个就相当于是反独战争one jx。

然后这个其实导致了非常多的少数主义区域去进监狱,因为基本上他去贩子的原因就是因为太穷了,而且就是你去看比例的话,就西施科卡因的那个黑人跟白人其实没有太大那个比例,但可能说那个白人西科卡因被抓的几率可能只有黑人的1/3,甚至更更少。

然后这个局面呢会导致说你被抓了之后,其实你是丧失投票选的,所以对少数族裔的公民权益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影响。

然后同时就是目前的状况,是美国所有的监狱都非常拥挤,基本上他的那个人口是直直接不出的嘛,因为就是外面的环境那么恶劣,它再泛绿的肯定是非常高。

怎么样去重返社会其实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说,我们就是在呃,整个社会有一个这种奖惩制度的情况之下,我们是不是需要去反思,就是说我们到底这个惩罚对于这些违反社会规则的惩罚要到什么程度?

或者说,我们是希望他有一天放出来之后变成你的邻居,以后你希望他是以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变成你的邻居。

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可以留给所有人去思考的。

那你当时看到的就跟你一起上课的这几个犯人,他们学习的就是这种接收的能力啊。跟常人相比有什么区别吗?

我觉得其实没有没有任何区别的,甚至就是他的那个就是大学图书馆,其实是一个非常让人觉得就是就是感动的地方。就你看到那里的时候,就是所有人都是很认真在学习,因为资源非常有限,甚至到期末时候电脑会不够用。

因为大家要写自己的那个报告什么的电脑会不够用,然后他所有的书全部都捐赠了,然后书是可能是我见过所有的图书馆里面书最少的一个图书馆。

然后所有的这些论文啊,什么都不会很全。然后,如果你从外面带一些什么资料,兴趣去给他们看,然后比如说上次有有一个犯人,他是做什么。

哪一个经济相关题目的。然后我正好在经济学人上面看到一篇文章。我打印出来,给他带给他去看。

然后他看到那个就是他对那种就是知识的那个渴望,是,就是你从其他的大学生,或者说我们轻轻而易举。

或许知识的那些人,眼中是看不到那种那种感觉的。

就在那个图书馆的时候,你会真的感觉到说什么是教育的目的。教育是一个非常让人去保持住他的好奇心,哪怕说是在一个就是失去自由的一个环境里面。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我爱你,可以为你生命健康。

外面的衣服卖给外面那个说给我,这一来我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