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二年级,我在学校「走私」辣条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月前点击:157


初中二年级,我在学校「走私」辣条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对故事fm的大部分听众来说,初中生活可能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记忆了。

我们也不太会想到去讲述初中生的故事。

但是前不久呢,我们收到了一位十五岁男孩的图稿,他说他想来给我们讲一下他在学校里创业卖辣条的故事。 我是渺渺,今年十五岁,刚刚初中毕业,需要提醒一下秒秒正处于变声期,而且他讲话稍微有一点儿吞音。

如果你要想听得更清楚啊,建议你戴上耳机,收听他的故事。

初中是一个刚进城的学校,我是第二季他们对学生的管理啊。这些几率啊,都是没那么严吧,因为都很忙这样。

然后我属于那种特别能钻空子的学生,我小学时候我经常闯祸,而然后我妈就天天去学校跟老师道歉打架啊,去办公室,把老师玻璃打碎了。

这类似这种事情也经常往老师电脑,我看我一件事情啊,就是在电脑的启动目录。

我写了一个程序,就是啊,关机的程序让他每次开机就自动关机开机,自动关机。

秒秒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编程的,他参加过变成竞赛,拿过奖。

王老师在电脑里安装恶作剧的程序,是渺渺小学时候干的事儿。 这个程序其实并不复杂,只要把它安装进电脑,它就能在开机的时候调动彬豆丝系统的关机程序。

当时他趁着班里没人,就把程序安装到老师的教学电脑里面。

后来渺渺的父母因为这件事儿还被请到了学校,但是父母还是比较开明,并没有因此而反对孩子继续学,变成在初中还看过很多喜爱的事情。

像法式上合作网线呢,每天教师会有个监控,这就是一个角落,能看到整个板机场就每天动作的看一下我就特别反感,只是被看见的感觉。

先我放学后人特别少踩桌子上去,它是个网络摄像头,用网线传输数据了,所以我就拍了网线把啊,这样子倒是特别蠢,你知道吗,因为我拔车会被看到,因为。

在那下面吗,哦,我当时被机长狠狠的劈了一顿,他当时还说要勒令休学什么的,这特别凶完好多吓死了。

他说,我,这我把他搞坏了。我应该承担这个维修的费用,以及那个记录啊之类的。 渺渺说,他所在的初中,从见校开始,就在每个教室里都安装了摄像头。

渺渺的大多数同学都已经适应了生活在摄像头下的日子,一旦进了教室,就会自然而然地切换到循规蹈矩的模式。

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但是到初中的时候,早家养比较少,因为我妈也很烦她觉得你自己搞定自己搞定,真的别着我那么很忙嘛。

我爸妈之前是在微软工作,后来就自己出来创业了,开一家小公司也是it,他们都不怎么管我,他会给你一个最低限度的。

就比如说你至少要要考重点考中之类的,你能达到,你现在随便你搞。

从小到大都是真的放养。

虽然说渺渺的父母对他实施了放养的政策,但是在财务的问题上,他们的观念是认为男孩子应该穷养,所以进入初中开始注销之后,渺渺的父母每个月只给他六百块钱的生活费六百块钱,虽然生活上勉强够用,但是和很多同龄的男生一样,苗苗有很多想买的电子产品。

比如说耳机啦,听读电子书之类的,所以秒秒开始想办法在学校里寻找机会,去做生意赚钱。 初二那一年,喵喵发现了一个商机。

在封闭的基础学校里面零食,尤其是像辣条这种不太健康的零食,有着非常高的利润空间,你所有的东西都必须从学校想要不买小漫步垄断了这个嗯,整个学校的市场,但是它里面多卖一些健康食品饼干啊,过之啊什么的,你如果想吃些不健康的就必须自己带。

啊,就出钱买一下。

我没注意到这商机之前我几乎不怎么带的,突然有些矮爹了,之后突然带特别多,那样子当时比较火的泡面,多喜欢偶尔吃吃泡面什么的,但那个占地方大家知道吗?

你平时提醒你下去学校,我用了小心一下,一想对图可以带十二桶。

能耐挺少的辣条主要是辣条,我一半放衣服一半放零食。我另一半箱子可以装二十包,辣条很便宜,那个利润也高成本大概三块上下能卖到十块。我那时候每天每周大二时跑过去能卖得完,刚开始就是我会找些同学去毕业班,说吧,是那些油辣条啊。

还得便宜就付点钱。我这样子找些看起来不要激励人同学吧?

十块二十块,有时候还会我拆一把辣条给他,就让他当众去吃,这样子他们也特别不理性。你如果吃一个泡面的话。

我最早买过七十块,形成了一场泡面啊。那次是我那周的泡面上最后一盒了,那只我妈一胖子,就是特别爱吃零食那种。他看到别人多开始泡面,他自己没有馋喽。

我当时是拿出后面也来看胖子酿吗,他说要多少钱,我最后一捅啊,你看着吧,那三十不行,四十不行,五十不行六十这个还是有点少,其实好新疆,他真的就是对花线很冲动,那个人从开始到最后一直都是我的重要的顾客,卖货的时候必须克服的事情,字也馋,你知道吗。

你自己也想吃那货?

很需要克制,因为八一天利润了,是没了我利润,如果算100%利润的话,我心每天只要慢一把货就可以吃一保护。我那天卖了很多,吃了很多克制不住,因为那玩意儿真的好吃小打小闹了几个月之后,渺渺决定扩大规模,寻找合伙人。

他早上的初一的时候,认识的一位学长,名字叫阿飞,比秒秒高,一个年级两秒。之所以会认识阿飞是通过学校的一个小型创业项目。

因为苗苗所在的中学有很多的课外社团。

除了苗苗所在的编程社团,还有各种艺术社团,机器人,社团,航模社团等等。

除此之外,为了培养学生的创业意识,学校还开了一家奶茶店,每年从初二的学生中选一个班,让他们自主经营。 其实这样子,嗯,给一个班的学生一间教室吧,就是又说有电量者时装成自己去种奶茶卖体验创业这样子吧。然后是官方认可的店,就每天下午放学到晚上开始,又差不多一个重时间。

无认识的阿飞和阿吉是第一届做这个店的,我当时都是挺感兴趣的,我想借第二届他是一季一季换了嘛,每季初二的学生自己竞表,然后阿飞是第一届比较骨干的成员,管出纳呀管财务啊。那些我当时找他是去去奶茶店。

我刚开始是想找把孩子的人去问,这个情况他们也不太懂,就去找阿飞,就这么他认识了吧?

他说,港宅听拽了一米七,差不多,很想开玩笑,也有很强的心伤头脑。

当时我们他又想过,在第二介绍一个书人嘛,他是想想入古第二届的就做一个隐藏的股东,虽然表象是不允许的。

按照阿飞的计划,他希望秒秒能在升入初二之后就接管奶茶店,而他可以作为股东提供一部分的启动资金和促销方案。

帮助奶茶店提高收入。

多出的利润就他们两个人平分。

当时渺渺对这一计划很感兴趣,所以他向班主任提出的自己的想法,希望老师能帮班里争取到这个项目。

但是包括什么第二届也没有所谓的竞标。赵琳老师说各班去竞标了,但实际上应该是被选中了吧,因为那我初一的班主任是很不管学生的,所以最后算他说过了他都不怎么在意,就被另一个反主任抢了,我跟阿飞都挺失落的。

我看他之前还有有做很多关于奶茶店的计划,办什么会员卡什么的,营销这类的,他是挺懂的,就觉得挺对不起阿飞的。

我如果提前把团队组织好,就是写好一个七号书的话,领导那边也应该不会否决我们的。 这那后来我说话在卖,卖了他的时候,我就想着拉黑一起做吧。 确定合伙儿之后,阿飞拉来了另外一个同学阿基。

阿飞,阿基,再加上秒秒,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卖辣条的初创团队,团队中三个人共同出资,利润评分。

为了增加出货量,他们不再像秒秒之前那样,每星期从家里用行李箱用户进学校,而是直接的在网上整箱整箱能够买辣条。

但是为了避免引起学校的注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买辣条是以老师的名义购买接到学校的传达室,然后再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偷偷搬到宿舍。

进完货之后啊,他们的销售模式也从散户上门。

改进成了上门推销苗苗负责初二的市场,阿飞和阿基则负责初三的市场。

除此之外,阿飞和阿吉还负责看管仓库,也就是他们宿舍一个闲置的衣柜。 我其实可能比较笨吧,我们阿飞那么有头脑,所以我是比较想享受的,让阿飞屈服了,其他东西新一天净大概五百的货,放他们宿舍,我如果学货了,去他们宿舍三库也拿我是背着帮背很多辣条。

汽水特别重的,那时候从一般开始到十二版,一共十二个版本。

在下午放学的时候,下午放学的时候,那时候老师都不在,人也少更方便去做些投行。往往的事情我会走进教室里去,人很少吗?

走到一个口诀面前包翻开把有的东西都想出来看一下,摆一下卖东西,其实挺无聊的,重复同样的话呀,然后有辣条气水他们就。

多少钱怎么卖啊,但其实十五点多,大概知道价格打二十块吧,年子也不会有人反感吧。我卖这东西没反应到别人身上一本不会有那么正义的同学去看老师什么。 苗苗和阿飞特意查过校规,发现学校并没有明令禁止学生互相买卖东西。

但是他们还是小心提防,想要各种办法来瞒过老师的眼睛。

比如说他们后来在网上买辣条的时候,会特意嘱咐商家尽量把货物分成多个小件儿寄过来。

这样一来,快递员就会把货放进学校的快递柜。

免得他们去传达室取货的时候引起怀疑。

再比如说进教室推销的时候,他们会把书包背在前面,全程背对着监控摄像头,免得被派到明显的证据。 我觉得有空就是从一般到十二万向跑。

我主要呵护一万都占50600,这样子九班更多,因为我是十班的嘛,对吧,跟隔壁班都不要输一周不是五天嘛。

对吧,周一照就可以卖完收了,钱都放了一个输的样子,那个我想想,里面带密码的。

贴盒子,蚂蚁粥,下星期六分钱,我会把陷阱给阿飞阿飞存在卡里再赚给大家。

我第一次分账是用线进分的,在养孩上帮忙关上了创业大赛。我拿那个赚钱的保险盒把钱拿过来。

一张张数,一张张数,有零的有伞都数出一个数数数数来再赚了。三难那些的意向他数钱,那种感觉,你知道吗,收获感满满。

扩大规模之后秒秒的生意做得很成功。

虽然说学校里很快就出现了不少模仿他的人,但很少有人有他的胆量感,冒着被学校发现的风险尽这么多的货。

所以在学校的辣条走私市场上,苗苗和他的小伙伴们始终保持着垄断的地位,明白了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获得了父母的默许。

父母听说渺渺在学校卖零食,不仅没有阻止和反对,相反,他们觉得这件事儿对儿子是一件很好的锻炼机会。

偶尔还会给秒秒支个招儿。 现在回想起来卖辣条这件事儿给苗苗造成最大的压力,其实并不是来自家长。

也不是来自于学校,而是来自于他和同学之间的人际关系。

我,其实从从初一开始,我没什么朋友了,真的到处还更没有了。因为我,我做神医的时候就是谈钱就是谈钱,什么感情都不谈呢,就感觉像一个充满统筹位的商人。知道吗?

我从来不给他们讲价,然后他们都叫我李老板,身体感觉和我带一个,就算是同龄人,但是网上经常的思维和他们对我的那种印象连平是来往。

都没什么人主动找我吧。

嗯,因为都觉得我捞血无情,应该是隔壁版吧。一个挺壮的同学,他想我是要坚守自己原则的吗,谈的不太好,都带点小情绪。

然后他就把我推在想象吧,动作挺大的,他说的话也其实没那么冲我买你这么这么久东西了,就少凭你给我买这样子?

我当时是被吓坏了,所以还是对我的人际交往是有挺大影响。

我个人觉得初二下学期的一天秒秒,阿飞和阿基麦拉条的事情被人告发了,学校的德育处找上了他们。

我知道那种网上是去阿菲那里拿货的时候他告诉我的,他说一个厨艺的女生,看到他们拿货了,然后去高考老师,我高高兴兴去去拿货的时候。

贝阿菲一脸正经的笑,逐,他跟我对他口供,把事情经常往小楼说,就说只做了一两周像像奶茶店一样,就是像奶茶店学习。

当时他已经他们俩是被叫做了,我后来才被叫做,先是把主人找到我那些体育课。

我从楼上下来,因为范公师在二楼嘛,抬楼梯后等我,然后就把我叫做。 我进去之后站在门口得一处主任嘛。

很正式,拿出有笔记本,要翻开来很严肃吧。因为他平时是还笑了,一个人和女生,她那天就特别严肃,你说你带这么多人做的事情,你是想做什么?我都跟他说,我是想像奶茶店一样,你做你做这事情很有想法。

但是你卖这些东西是,是不是要考虑同学们的健康?

他不认为我有错,但是他希望我能接受这个结局。

虽然我知道是被抓了,但还是一脸懵的,他给了我张纸,写那些经过啊什么的法不责证嘛。

我当时这么想的,所以我写的是从很早就开始卖,有发展很多,下线很多人一起来。

当时我真的觉得对我来说这样是最好的方案是为了保障,就是所有人的惩罚都不要太重,但且后来是有两个选项。

再得一处处长,他算我跟我说的,你可以选择把你利润全部打出来做公益,怎么可能都花完了。

第二个选项是要为学校做一件大的做工一件事情,但是后来都不要了之了。

结束的时候在户里还有一些货,没有卖,都没有去动它,它们应该吃掉了,我是没有动呃,然后那周的钱也没有结,都在我这东窗事发之后,学校并没有公开承受过秒秒和阿菲阿基?

而且很多同学都不知道他们的生意被学校发现了,还经常有人去宿舍找他们买货,苗苗也从来不多解释,只是推脱说自己要准备变成的竞赛了。

不干了。我现在想啊,确实没怎么花好钱,我基本上是赚一点话也赚一点话,一点买电子产品都很贵的嘛,对吧。所以我要一定能在一年三。

我实际上呢,我赚钱都划掉了,赚钱就划掉了,也没什么积累的好了,所以也挺后悔的,当时涨了一千块吧?

我当时买另一个耳机,脱别人帮我买一个二手的就二百左右吧。

拿到手之后就是很欣喜吧,因为是自己的成果啊,说好听一点是抗劳动差不多钱,偶尔会喝杯咖啡呀,或者买各种看的小东西什么的,像小耳机啊。我一直想着我不能再乱花,但一直还是乱花赶不住自己。其实哦,对啊。

我还买了手机,对我利用别人的欲望吧。

然后我也被自己的只能欲望就是打败,这样子特别讽刺,是东城市法后第二周年级组织一个大首茶,就是送送给北京平原。

我当时耳机听到是在宿舍的手机,在书包里刚上晚秀吧,我很任性写作业。突然半主任走进来说。

虽然出去什么东西不能带很懵了,出去了,然后班主任就组织几个女生,然后去发那些把握什么的。

我本来是跟一个女生串成好了,说,你帮我照顾一下。当他的饭桌给他压力挺大的,他知道为我带东西,他发现没有,没有说出来,然后就让那让女生反反复去烦。

知道吗?他觉得是有东西的。 我在走到你心如死灰。

还对那女生抱有一丝希望,到错了绝望,送完消息之后,就带男生送男生宿舍,把宿舍钥匙之类的都交出来什么了。

九班搜十班,十班搜九班是叫汉搜的,然后就都被搜出来了,手机耳机听到特别握手啊,交给班主任保管了。

我后来还特意查那法律什么的,就是在教师法中是没有规定教师可以。

烧血样东西的,然后在那个因为物权法吧,公民对自己的财务是有有这种权利的。

然后老师教我们这种法律,他自己就做这种事情挺失落的吧,因为都是自己缠过都被没收了,但其实后来就都没什么了,就是都好好学习去了。 麦辣条的风波结束后不久,阿飞和阿姬从学校毕业了。

他们都考上了当地排名比较靠前的高中和苗苗,也都常常联络,保持着革命友谊。

一年之后,也就是上个月苗苗也毕业了,凭借着编程竞赛的加分儿,他考进了当地排名第二的高中。

还去班主任那儿取回了被没收的手机,耳机和听懂,现在秒秒,不再喜欢吃辣条了,和辣条有关的创业记忆也伴随着紧张的中考而远去了。 秒秒说,等他长大以后,他想继续去编程搞it。

然后创业,做一个不无聊的成年人。

但这些现在讲都太远了,在这个放松玩乐的暑假,渺渺的眼前,只有不远处的高中生活,我第一要好好搞好赛,真的。

第二,我跟同学的关系吧,我想多交点朋友什么的,我应该是个比较奇怪的人,我想法都这个面不太一样,是我很矛盾,知道吗就是我又想一个人就希望。

那个别人一起玩,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我是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良科制作声音设计。 彭海,你在初中的时候有没有干过什么好玩儿的事儿。

欢迎在评论区里和我们聊聊,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