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抑郁症,都是死于身边人的嘴~
gezhong2022-04-06  525

赶快关注【BOBO脱口秀】 微信平台,有大大的惊喜在等你!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抑郁症,都是死于身边人的嘴~

真正的脱口秀,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说段子而已。哦,抑郁症突然成了热门儿的话题,我这个多年久治不愈的抑郁症患者终于感觉到了一时速光的来临呢。

熟悉我菠菜都知道去年这个时候,我正是重度的抑郁症加重度焦虑症的癫狂发病期特别可怕。 那时候我就跟你们说,我说你们别笑话,我其实现在得抑郁症人真特别多,只是他们没有像我似的去精神病院诊断而已。

记得那个时候啊,好多的菠菜都劝我注意身体,不要熬夜说熬夜,那个晚睡呢,相当于慢性的自杀。

但我真心地认为,如果说熬夜晚睡相当于慢性自杀的话,那早睡早起,那不是当场要命吗,怎么不都是死吗?

但今天我顿悟了,早睡早起真的感觉不错哟。

今天早上我六点多起床,健身遛狗,洗完澡之后,我兴趣盎然地煮了一包泡面,我顿时整个世界都有爱了,人呐健康的活着不就是为了多吃点垃圾食品吗啊,对了,说到泡面呢,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啊。

这个小米呀,我就觉得小米手机可以考虑增加一个防水的功能,真的就跟那个索尼三星一样一样的就可以浸泡在水中相当霸气了。你说这样的话,他在宣传的时候你就可以造势啊?

国产第一步,用户拿到手中时更有热得快的使用价值,平时泡个方便面什么的都不用煮开水了。

没办法,我就是爱吃面真的。我在丽江开科站不到一个月,我们客栈旁边那个面摊儿老板都认识我了。

但是我发现哈经常在一家面条摊儿吃,时间长了,它不是一件好事儿。 偶尔你想换下口味,你吃下它旁边儿的摊儿都不好意思。

你老板大,老远就看着我呀,提前能够都成好了,你说你我是去是不去吃吃不吃的,或者一看我走的方向,稍微有点儿偏差?

李老远儿喊我,哎呀,可真儿呢,可真儿哎,好抑郁。

最近这两天儿换季,我发现我这抑郁症,我病情又严重了,特别奇怪的现象啊,就是每到换季呀,我的视力都会急剧的下降,具体表现为打开满是衣服的衣柜,我竟然看不见一件儿能穿那衣服呢。 不光我抑郁,前两天你说曹云军他要不是有啥事儿发生了,他要不是抑郁的话,他怎么能发那么大篇的长文呢?真的曹云军那篇大长文呢,整篇看下来我就觉得呀。

民间相声演员真是苦啊。

你说当年金金你咋不看点儿,那什么中央旗套支付金儿咋的呢?你,这就你早点致富,你何何苦。

哎,你们说电视台是不是可以举办一个吐槽大会,请现实中闹僵的艺人上台直播,面对面互喷收拾一定爆灯啊。 其实每个人都有精神疾病,不光一人,普通人也一样,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每天都承受莫大的压力相释放,对不对,我这么说,你肯定有感受?

我跟你说,我见着过。有一次哈,我打车有一辆空车,空仔的出租车路过完了吧,他就摇下车窗吗?

我们奇妙跟我喊了一声儿,打你的转车去吧。

说完扬长而去,咱我也不知道,这是专车给了他多大压力,这是司机的行业,护士行业也抑郁,咱解放前少爷不是护士吗?

上礼拜呀,我回东北拍戏。

正好呢,休息半天儿,我就上他们医院,看他去,一进屋敢让他给大妈打针呢,就看咱们解放前少爷啊,在那儿拿征管的比划老半天呢。

手还一直给他嘚了嘚瑟抖个不停,给他妈吓的呀,胆战心惊啊,这姑娘啊,你抖啥呀。

解放前,少爷面无表情,一手举着针头,一手拍大麻剪码说,我认得你,你是医学院食堂打饭的大妈,还记得当年在学校食堂?

我也这样问过你,你斗勺,你不记得了吗?

你说少爷这多大的精神压力,把你逼成了个变态狂魔,咱们少爷有仇必报型的小丫头的时候啊。他被他二大爱家的狗崽子给咬了,一直苦,那年他才八岁,大人们呢,就把这狗给敲晕了。

他上前一口咬在狗崽子耳朵上,他妈他爸他二大爷,他二大娘使劲儿醉,他都不松口啊。

然后大人们就集体把他也救孕了。 还是刚才那句话,每个人的抑郁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就比如解放前和狗。

少爷还说啥了,多生性啊。

上小学时候开学第一天就把从桌儿打了一顿完。老师说他找家长,他说没事儿,我自己依然就能打赢的,不用叫我爸爸妈妈。

咱少爷不是一般战士,咱就单说他参加工作,这几年都干黄多少家医院了。

好,昨天他们医院全体开会,院长都出面了,气氛呢,相当沉重,压抑了,散会了以后啊,下班儿回家解放前上一年去干嘛微信群里边儿跟我们聊天儿说,哎,感觉我们这医院呐气数已进了。

雪姨就在群里边儿劝他说,所以呀,你别再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啦。自从你当护士,这三年来你成功不能干,倒闭三架意愿了,成功这百分百呀。

后来解放前哨也抑郁的退群了,血液这半年呐也挺抑郁,他总怀疑他老公哥儿不是有人儿嘞啊。她老公,这不是来咱客栈当管家了吗?接触那人呢,也越来越多。

越来越杂雪衣就更担心昨天呐学的老公刚回来,雪衣可怜兮兮的拉着她老公的衣服领子说。

老公,你身上有气塌,这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外边泡妞了,他老公说,泡啥妞儿,我刚搁理发店,剪个头发,洗发水儿那味儿。再说了,我满兜就二十块钱,哪有那么便宜的妞儿哎。

雪衣眼泪汪汪啊,带着哭泣啊哦,万一万一人家过节搞活动,你说这不是抑郁了,这是啥就这负能量的情绪啊,给他家孩子都给带抑郁了。

他家大儿子不是上小学二年级了吗?

学一两口子来,丽江孩子跟过来了,冷丁啊,小孩子转学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就特别不情愿上学,第一天哭着闹着就不去晚上放学回来,我也有点惦记。我说,这玩意儿你说一家三口上,我这来了,对不对?我得问问呢。我说,大外甥啊。

感觉新学校怎么样啊?那孩子一本正经跟我说,我想通啊,我还是以学业为主,我这要夸他呢。学一个框面儿戴住的,一翻了。

渴望爱上学了吗?

他现在的女同桌比原来那学校的女同桌漂亮漂亮多了。

雪姨和她老公啊,都有强迫症。

但因为彼此相爱,互相就包容了这么多年。

可是就刚才在我上节目之前,俩人儿闹离婚了,原因是雪姨她老公隔不上,你有个伤口结家儿了,就定嘎巴的都没话说。雪姨娘准备长熟了之后给她抠了。

谁知道没等到熟,她老公自己给抠了雪疑疯了,直接精神干崩溃了,说啥要离婚,你说这世界你就仔细品吧。人人都是精神病人。

有的是抑郁症,有的是焦虑症,有的是强迫症,你就比如啊,仔细观察生活,你就会发现。

我们人类啊,在吃薯片儿的时候,根本不能从始至终保持自我精神清醒的意识。

你看我,反正就是啊,一看开始那几片儿,还是我主动伸手吃,吃着吃着吃着进入机械化了。

机械状态就是整个人已经变成了重复动作的努力,那场面完全就被薯片控制了,还有就是吃瓜子儿也是就是精神被控制那种强迫症,你知道吗,吃瓜子儿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这段时间咱们主编强子也抑郁了,想当年呐稀罕。

看大将军韩信年少时曾被小混混儿欺负他忍受快大夏之辱,忠诚一代名将啊。

昨天强子也受了别人的挎下之辱了,但想起韩信强子也一言不发,躺在那个人的当下,任那人辱骂。只听那人骂道,凑不要脸的你敢胖拉着老娘裙子底下偷汗是不是上礼拜。刚从丽江回到广州,强的发现自己办公室电脑上不了网了,那挤完了挤的花了三百块钱。

请了一位技术达人。

呀,又是杀毒又装系统啊,这又是拆主机呀,鼓动了半天呐,隔了祥子五百个机的动作片儿。

最后那个技术达人把路由器开关打开说,嗨,再强哥果然正是露的猜测哟,原来你的路由器没开。

那墙子顿时轻度抑郁,转重度了。

其实强子抑郁的主要原因还是没有钱。 原来在北京那会儿啊,天天就为了买不起房的发愁,我就劝他,我说,强的,你别抑郁。

如果你一个月挣一万,想在北京买一套三百平的房子,那么没关系,咱可以先定一个能实现的小目标。

对不对,打比方说,你先工作三千年。

后来就不搁北京待了啊,终于不合计房子的事儿了,现在开始合计手机,只有苹果又出新款了吗?

抢子每天跟王美丽最多的对话就是王美丽问抢子哇,手机不错呀,对那钱呀,小儿那么不贵,一一千吨。

王美丽马上感叹呢,哇,这么小,我的苹果耳机也是一千多演人儿,不昨天晚上强的。葛家刚吃完晚上饭,他老妈就跟他捣得咕咕的,就比较隐晦的,就是说越来越觉得自己老了。

那强多孝顺呢,马上就安慰他妈呀,说那妈妈妈呀,妈妈你你,你还想不想回到啊。好多年前就是那种年轻的感觉。

想让他老妈长叹一口气说,我想啊,但不太可能了。

强子拍背熊说,那么没有事儿,你看我的这这里没有,没有什么难的。这一句话让你找到感觉。

然后他在他妈期待的目光下墙子呢,思索了一会儿,一脸献媚,又吞吞吐吐,犹犹豫豫地说,怎么妈呀,我那个那个,这个月没钱了,你给我点儿生活费呗,这家整的他妈也抑郁了,是找到年轻的感觉了。年轻,要生活胃的感觉。

都说呀,屋漏偏风连雨天强,就代表人物没有质疑,没钱没钱还被骗了五百块钱,刚才跑了跟我哭,不是我是昨天我是骗子,给我骗五百块钱。

因为我去报案去了。警察说,这进而不足三千,不能立案。

我说那吃一件长一只呗就算了呗,就拿花钱买教训了强弱。后来我,我为了凑三千,我给骗子打了两千五。 我说,强子,你是不是看段子看多了?这事儿你能干出来了吗?那后来立案了吗?

祥,若那骗子给我打回来一块钱,两千九百九十九,还是不能力啊?

想的这回彻底疯了,已经不是抑郁的事儿了。

妈呀,就这两千九百九十九啊。精神都恍惚了,刚才跟我唠说波儿姐,那,那么你永远不知道一张纸到底可以折几次。

我说什么玩意儿折几次一张纸,哎,不是姐,直到你上厕所时带少了纸你就哎哎,咱们工作室集体呀,去KTV唱歌,你说他精神恍惚的啊。 我点了一首蔡依林的导弹就是。

我特别投入在这儿唱,不是有一句吗?那歌词里边儿最后才把话说开,哭着求我留下来。

强的这个傻子突然拿起话筒,接了一句,最炫民族风地溜下来溜下来,你哭着救我留下来,你说这是抑郁症,都啥级别了。这是你这是这咱们整个工作室啊,最不能抑郁的,那就是妥妥了。 首先偷偷的不看重钱,他不太看重得失。

他就很难抑郁。前阵子图图朋友在东北拍戏的时候还跟我感慨呢,说布尔姐啊,你说这一个亿哈真的是个很小的目标啊。

我一听瞎聊天,我说怎么一个亿很小了呢?他说,你看呢,养了多呀,号称是一瓶一百亿优酸乳,我一次能喝一排。

有一次啊,我们办公室集体帮陀陀,就是设想他能赚点外快的第二职业。

后来我们一致认为驼驼最不适合的就是去卖吃的,他得排一次打,比方说如果妥妥炸油条卖,那结局肯定就是炸得好了,舍不得卖自己吃了。

炸的不好卖不出去又自己吃了。

在陀陀的世界里没有什么问题,是我请他吃一顿大餐,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是aa,在这一点上我们跟偷偷都比不了。首先,我就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效率症患者,不是开玩笑,我有招。

这几年,我学会的最大的本领就是如何跟抑郁和焦虑和平共处。

我不会像那个乔任梁那样去自杀,但是我绝对理解他的痛苦,因为不是所有人呐,都能够找到跟抑郁共存的方式的。

并且我尊重任何人的任何选择,哪怕他选择的是死亡,那也许就是他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最见不上,就那些在一旁冷嘲热讽,猜呀,也拿别人死亡,当茶余饭后扯皮的谈资。那人呢,有说sm致死的,有说吸毒的,还更玄乎,说胃肠爆裂的你呀,你说你没钱,看见那事儿,你理个大嘴岔子,你肯定安了。

我也是真是服了,你也是没谁的。

以讹传讹呀,咱说这么的,咱就退一万步来讲,无论这是谁,第一同性恋他不犯法。

第二,埃塞尔木隐士自愿的,谁也没有权利传这种不确定的说法来嚼一个死去的人的舌头根子。

对吧,况且你,你看,您可旁边卖单儿了。

我看到当人们奔走相告这事儿的时候,脸上根本并没有因为有人死去而悲伤。 我并不是舍大奇,我也不是想以那种什么死者为大众观点来证明自己的三观有多正。

我是觉得好多人呐,太可笑了,谁家遭受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怎么就让那你那么开心吗?

你有什么关系,你少说两句儿不行吗?咧个大嘴擦子,哈尔道德绑架说呀,他没资格去死不负责任,不珍惜呀,什么什么什么的。

我还是那句话,跟你有什么关系,少说两句不行吗?你脸个大嘴杀子,如果你不想死,你觉得生命中太多东西值得珍惜,那么好,你就好好活着。

那你说你老管这个老管那个的说得好还,你真能管两事,真的。 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我大言不惭地说,我有发言权。

真正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心理疾病,都是死于身边人的嘴巴。

首先,一个人的确诊得了抑郁症,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身边人的不以为然。

你就比如说我吧,每次我说我得抑郁症了,你们就都笑话我,哈哈哈,人家这别扯犊子啦,你这个逗比你这么哎,你怎么能抑郁症,然后就是家人,亲人,朋友,甚至爱人的不理解,他们会认为你太矫情了,放着好日子,不过觉得你足。

然后你每天你就会听到身边人对你好言相劝呐,什么好言相劝呢,就是什么。哎呀,你各方面?

说挺好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呀。就你事儿多,谁还没闹心的时候啦,你就不能想开点儿嘛,引着看家能力也不行啊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但其实我真的知道抑郁症他不开心,他真的是因为生病了,生理上的病我得过,我知道消化也不好,然后心脏也不好,大脑也不咋的,反正就是脑缺氧不咋的,反正哪哪都不,它真的是有气质上的这个器官上的病变。

我跟你说,每一个抑郁症啊,都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因为他每天都会想要不要死亡,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人,咋地没咋地,直到你抑郁症了,先劈头盖脸给你一顿骂。

只想你自杀。

你对喜父母吗,你对喜爱你的人吗?

哎呀,没到这个时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能不能拿根把号线把他嘴给掉上去,因为他让抑郁症的患者觉得自己活着,反倒是更对不起家人了。

可能很多人都好奇说,波尔德,你搁那儿巴巴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怎么跟抑郁症和他什么焦虑症共存的,你怎么和平共处的,你怎么走出重度抑郁的低谷的?

我跟你们说啊,是身边人的陪伴,在我最严重的时候吃着心理医生开的药,哎,我去吃的,我只讨哈喇子。

那玩意儿真不能吃啊。吃完以后,那人都疯啦。

我从精神病院走出来,看见的是墙子驮坨雪姨雪姨还抱着孩子。

雪姨说小孩子会让人开心起来,然后让我给他带孩子。他大麻将起来,但带孩子的确挺管用。

后来呀,我们工作室的每一个小伙伴就放下了自己所有的事情。 撇家舍业呀,集体陪我去了散亚,在三亚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们天天陪着我守着,我怕我死了,毕竟还欠大家公司没开呢。

我们大家伙儿啊,就住在一个租来的三居室的房子里,小伙伴儿们呢,每天陪我到海边去散步,回来陪我直播,我们一起做饭。

早上一起抢厕所儿。

就这样啊,我最终放弃了精神病院,给我开的严重伤害神经系统的那种需要。 好了,你说说上哪说理气呀,因为我有我的团队,他们不是我的下属,而是一群真的跟我出生入死。

共同奋斗并且惺惺相惜的亲人和战友。所以,今天这期抑郁症话题的节目,我真的是想告诉所有的人,治愈抑郁症最好的良药并不是医院,而是身边人的关注和陪伴真的抑郁症。身边一定要真正爱你和懂你的人,他们会给你最强大的安全感。如果你身边有得了抑郁症的朋友。

你一定要告诉他,不管你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一定会陪在你身边。

这个月的二十五号,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将首次以团队亮相广州联手,我们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来自加拿大的大山。

大家还记得吧,为大家演出一场史无前例的舞台脱口秀时间呢是九月二十五号,晚上十九点三十到二十一点三十地点在广州市越秀区文化艺术中心六楼,因为场地呢,那个剧场不是特别的大,座位有限要来现场的宝宝啊,准备好提前到我的微店里和我的淘宝里边抢票,要不然现场就没有票了。淘宝搜索店铺一定要记住啊。淘宝搜索店铺波波的好东西,我的店铺名字叫做波波的好东西。

那么微电怎么找呢?就是微信关注我的公众号,bobo脱口秀对话框,里边儿回复两个字儿抢票就可以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呢?可以打电话给陀陀幺八三四幺零八九三个五二十五号晚上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和大山一起等你给你好看。

最后呢,也希望大家关注今天我的微信公众号手栏里面有一段关于抑郁症的视频。

希望会对你或者你的朋友有帮助,不用谢啦。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7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