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FM 在洪灾现场:一个江西村庄的安置与撤离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142
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里很好,但是我想回家。」 故事FM ❜ 第 392 期 2020 年毫无疑问是个多事之秋,疫情还没有平息,洪水又接踵而至。从 5 月下旬开始,南方普降暴雨,很多省市都开始洪灾告急。 7 月 12 日凌晨,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位暴涨,甚至超过了 1998 年洪灾的最高水位,江西多地受灾,灾情紧急。 于是,我们的制作人也卜立刻在第二天赶往洪灾一线——江西省永修县。 /Staff/ 讲述者 | 江西省永修县三角乡人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双喜 - 彭寒(三角乡) 03. 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安置点的人们) 04. 虫见月 - 彭寒(片尾曲)

故事FM 在洪灾现场:一个江西村庄的安置与撤离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雪娥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20年。毫无疑问是个多事之秋,疫情还没有平息,洪水又接受而至。

从五月下旬开始,南方浦江暴雨,很多省市都开始洪灾告急。

七月十二号的凌晨,中国第一大淡水湖婆阳湖水位暴涨,甚至超过了九八年的洪灾最高水位。 江西多地守灾,灾情紧急,于是我们的制作人也补立刻在第二天赶往洪灾一线的江西省永修县。

这个这个地方呢,呃,他往前面呢。

呃,不远的地方呢,就是三角乡的集镇啊,那个地方呢是最豪华的地方。

呃,最法呃,最呃,商业区最最新的啊啊啊三九校的商业中心,嗯,他往右拐就是三角乡中学,呃,三角乡政府啊。然后那个水进来了呢,我也为了那香的那个。

七月十四日下午。

我和一基金的在地行动,对前往永修县三角乡,亲眼看到了洪水清洗后的一片狼藉,空气中弥漫着洪水过境留下的腥臭。

路边还冲上了几条死鱼,通向闹市的主路被洪水截断,所有的商铺学校全部淹没在水下,只留下屋顶上几根晾衣服的架子,勉强还能辨认出这里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几个村民乘着老乡的船缓慢的前往这片德国的深处,他们急迫地想知道自己的家到底怎么样了。

两天前,因为颇阳湖水位抬升,流经九江,是永修县的修河水,突破了为低的防洪能力,三角连围溃堤,源源不断的河水涌入三角乡,洪水来势极快。

村民们要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撤离,很多人连收拾衣服的时间也没有,更别说抢救财务,他就摆一个物体,一百多米啊。我觉得我这一切勇气都压得不对了。

我遇到的这位大姐,家里是养殖户,去年养鸭子亏了钱,本打算今年赚回来,结果洪水一来,二千只鸭子全部消失不见。 现在是一百多年前的,是以前东西节目都大下去了。

那个包括溶点是十几万块钱,他家里还承包了一百多亩田,今年也要颗粒无收了。

老看不了,在家里你还老,你在家里还没回来啊。他不愿意来告诉我,在洪水来的时候,大姐的老公怎么劝都不愿意撤离。

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是吧,这么多还要吃下去了,在今天就玩了这一辈子就玩了我,我们该请问这样找到这样?

大姐扭不过他带着老人孩子去了安置点,剩下丈夫一人留守在一楼已经淹没的老房子里。

上司和家人联系时,他说自己要去找那二千多只走丢的鸭子,不找到就不回来。

现在村里断水断电,大姐已经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了。 三角乡的常住人口大概有23000人。

除去可以投心靠友的人以外。

其余的乡民都被安置在永修县的湖东学校,这所2018年刚刚投入使用的学校成了当地最大的安置点高峰时,全校96间教室安置了受灾居民二千多人,直到洪水退去,他们将在这里过着集体生活。

源源不断地救灾物资堆在教学楼的空地上。

中庭广场的两侧支起了十几顶蓝色的救灾帐篷。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棚子里忙着接收捐赠物资登记受灾居民洪水来了以后,他们也一直没合过眼。

你像我们这些人都是连走转的啦,前天晚上通宵,昨天晚上通宵都有。

嗯,没办法自己家乡倒了呀,我享受我一直不知道实际上说的吧,信任我家没没有,没一分钱没问题。

但那是我就是生活养老的地方啊,是吧我,我一我一说这个我说,说多了我就点一粒的做一点。里面这位是在社会服务中心工作的程大姐。

他的老母亲就住在三角。

把他安全接到县里以后,他自愿来到湖东学校,参与整个安置点的启动和运转。

他们一个房间住多少个人意意思,以我们是以二十个人的女标准,当时有的时候我会出现这种情况,有的他是做做了一十几个人,有一去,昨天我去看那个房医书,就四十来个人。

都是熟人,他全围着进去了。

我这样子,我说,你们必须分开。 他爷爷的住了三十个人,他一个霸王,他把个张翁大个门打开了,三十个人住在那里。

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都会有,我只要突发情况,没办法的,都有很多问题出来,现在所有人呢,吃饭是都是人家捐赠的,这两个都是捐赠的盒饭。

这些人见证的人是不得了的。我看到物质吧,大逼大逼的从这里过来,现在这物质是不缺的。 嗯,我们就是去咨询啊,我们就是咨询。

在我们和陈大姐了解情况的同时,广场上熙熙攘攘,聚集着很多老乡,他们三三两两攀谈。

聊天,许多孩子穿梭自如的笑啊,跑啊,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欢乐,挺好的,我们不再说这个问题啊。男人呐都笑的比较开朗,好像他们没心没肺好开心一样的。他们昨天一个男的都那个我家的冰箱什么都没了,几万块钱没了,他就脚啊在抖。

那这个可以是洪灾的一个,一个同一遍,我因为我也发现就是只要涨水人的那个情绪会跟着我个人感觉啊。

会跟着上染,你像只要一涨水,就会有大片的人去围观那个涨涨潮的那个过程一样哈,到了半个月以后,哈。

他们就反应就来了,现在现在他们就有吃有喝,他们还缺这么开心的,等到回家放在自己家里,完全拦截,然后所有的东西物资。

然后经济受损,大家开始可能会有一些情绪上的这种对这一片的人是不是挺习惯的,要下沉帮你把脑子洗澡找每天年都会有水,但是像这样长这样的浸泡的,我们三角味照理来讲,哈,我跟你讲,哈,我们三九位人家说,以人是体,也为我们是不容易挡的。

不容易倒的,今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是不容易倒的。

铁围叫铁围,就跟钢铁一样扎实。

嗯,很脏,很结实的。

昨天我们程大姐用脚在地上给我们笔画了一下三角围的大致形状,为了解决水患尽可能的扩大生产调度的空间。

解放后,这个由好几条土地联系起来的三角连维正好把低洼地区安全地围在了中间,后来就发展成了现在的三角乡。 三角乡还是永修县最大的粮仓,因为水土丰饶,几乎家家种田,还有不少养殖大户。

在程大姐的记忆里,三角连维一共就决堤过两次。

上一次决堤是在九八年,但是当时因为溃口少,离乡正远,洪水花了一天才到眼前。

这一次的水不仅比九八年来的凶,还挑了一个一年里最坏的日子。 洪灾的前两天刚过小暑,在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功夫里,庄稼人要收割梨田,插下一季的秧,现在本应该是他们一年里最忙碌的时间。小鼠的大鼠,我昨天听我老附近讲小鼠吃菜大暑,大概就吃凉。本来这个凉已经快来了。

已经已经十年之内,这个粮食全面收进来了。

是最忙的时候没了,现在是这一季上不来,下季在不了没了就等于经营演完了,今年也没了没有了。

玉啊,我妹也妹了,他们嗯,我我,我就说他们这个情绪还蛮好的,其实你是知道的。 离开广场,走进一间间由教室改造成的临时宿舍,学生的课桌椅全部堆在角落。

十几张蓝色的简易行军床散乱地摆放在教室中间。

虽然有六台吊扇昼夜不停地旋转,但江西夏季的炎热还是让乡民们坐立不安。

当你开始倾听每家的故事时,你会对程大姐所说的完了,有更深刻的体会,帮你解解闷烦家里的放家里,他说这房子前面在水水里面泡了东西,钱没有淹掉了,就是等下红水退了。

我们还该觉得怎么办,所以我们都是重点跟我们,也不知道价不严,这怎么办,因为我不是快生了嘛,然后又怕没地方住。

然后作业的什么的还有增加,认为那个小老大才一岁一岁多一点啊,到时候担心挺多呢。来来这个住的话就不方便嘛,现在七家也不行是吧。 问,这边又没得到什么消息?

不知道怎么办就是怎么办,我现在做那着急了,人家听到人说把那个水排掉了,就就是那是人的孩子,家里住那怎么做的下去呢?那个屠风又倒了。

就是什么都没有来光呢,什么都没有来。

哎,那个倒虎了,那个家气了,什么东西都光了没了,回不来了,九八年又打了一次。

啊,这样,相隔22年,你又打了两次,打了两次,就是冯姐说,这两次你说这个家也农村每个人的分裂到户也就是那么的有利是吧?

你说建两栋房子,你拿来的剪辑件没有,那另外的副业根本是没办法的,就是你建议动脑,也有向经济家借鉴了,还是不少的钱,老百姓是没那么多大的能力的。

就你想一下,这样子乡下谁是建筑了,也要也要好几十万是吧?

我们现在就是担心家里哪些手里就家里那个男生有又强盗投东西。

有好多人呢,他说,你好东西还冰箱都到北京头就跑了。我们村庄有好有些村庄回到岸上去,看见他家里的冰箱,哦,或者家庭的烟。哦。

还像好多领导把这些东西都都被给偷走了。

有有人回去是吧?哎,有人回去看他家庭的东西,照片上偷走了好多,你们想回去看看。我们想,我们每天我都想去,我们就这么不仅是大人。我采访的那几天,恰逢江西省中考。

我遇到一个刚刚参加完中考的女孩儿,但他拒绝了我的采访。

我看他默默回到教室,躺在简易的行军床上。

偷偷抹眼泪,他姐姐和我说,这次考好考不好都是命了。

嗯,你家也是。

我是三讲中医小学的老师,我家我们班的学生应该是8%,就是家里的房子都已经淹掉了。我看到那个他妈发朋友圈,有一部分是在这边安置的。

然后有一部分是头发见你的亲戚,所以下个学期的开学特别特别难。

我们做了我简单,我之前听我一个学生家长,他说洪水至少要两个五月之后才能退呀,退的话,九月一号可能还不能正常开学。本来上次新冠肺炎就延迟了三个多月才开学,他这次又有这么长的时间,所以我今天又特意在群里面跟家长安慰一下了,就说受灾是一回事,但是孩子的作业也是要叫他们按时能够完成吗?

因为整个今年孩子慢慢学习。

都特别特别难,我们看现在家长都是沉浸在痛苦当中,都是哎,再想,哎呀,我的家没了,是不小孩子,说实话在这边也会收获,那你不能跟自己的家里比了。

这是一个大环境,不过大环境有这么多人,社会的好心人去帮助他们,他们也能够感受到这个社会的爱心。这次洪水对小朋友们来说也是一次。

特别特别难忘的经历吧,根据粗略统计安置点现在的学龄儿童一共205个,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见过。洪水也天真地觉得和这么多陌生人住在一个学校里。

新鲜又有趣,但同时他们也很敏锐,应该能预感到自己的家可能没了,就是不能出去,不然我我家人找不到我,所以我就在这到处恨死啊,然后唱唱歌啊。你刚才在唱什么。

我叫那一场旧梦一场?

你愿意唱一段吗,乔治清空一场,何必起身一往尊人去草木主院坟屋上行中风,可以再多唱一年了,让一座容纳1600人的安置点正常运转。

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除了要安抚灾民的情绪,保证安置点居民的一日三餐,满足他们随时出现的紧急需求。

这是安置点建立之后的当务之急,而这一切都依赖于志愿者依赖于来自各地闻讯而来的每一个普通人。

比如下面的这位志愿者,林小姐,我呃,从嫁到有时候来就十年了,一直在有时候带孩子带我自己家孩子,然后呃,这次出现这种在一起嘛,然后就过来帮忙照顾一下,这些居民的就是生活呀。饮食各各方面还有卫生。

就是现场是组织所有的志愿者,然后安排他们工作。

物资搬运,还有厨房,然后送饭以及现场每一栋楼的卫生。还有一些咨询,所有召集志愿者,这些东西都给我每一天召集二百个志愿者,然后分为呃,上午两就拿。简简单单的一顿饭来说。

湖东学校本身是没有食堂的安置的。第一天,居民吃的是附近餐馆捐赠的盒饭,后来考虑到食品安全问题,安置点,第二天就建立起了临时食堂。 在这短短的两天内,志愿者要建立一套从做饭到发放盒饭的完整流程。

但是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居民,志愿者的人数又严重的不足,几乎每个人都是一个顶两个用小姑娘打击大了哈,可以这这这位大哥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

对韩美男啊,也是智美女也是都是剧院子,我们这边所有人都是剧院子,嗯,就是长期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可能喂你在哪里,对啊,你那边带几个女孩子带?

八个女孩子过来,到这边厨房打鸡蛋哦,快点哈,打鸡蛋。

然后我们这边的组长就比如说厨房的这个组长,他就从陕北坐了两天的车子到这边来,然后他呃,负责厨房,然后他网上没有地方住。然后他就住在我们的那个帐篷,那里其他几个都是基本上都会大学生,还有几个就是高中生。

还有一些是。

就是本身就是受灾的灾民,他住在这里呢。

我是从早上七点钟到晚上十二点钟回家。对,现在就是我们,重点在于处罚,因为民以食为天嘛,总归要吃饱。 但是厨房这边志愿者的话都是一些高伤的孩子,还有一些像我们这样子的那个妈妈过来帮忙切菜呀,这边就需要一些年龄大一点,有经验的阿姨。

这边就会缺少这样的人,我家是这样的,我一个人带两个小孩在这里,然后我小孩就丢在家里,自己管,自己会想他吗会呀,我基本上晚上十二点钟回去嘛。然后他们就已经在床上睡觉了。

然后早上的时候一大早我就把他们拎起来,因为安排好他们早餐吃完了,然后我就过来,你会想,他们明每天中午吃啊。我中午这边我有的时候会让我的朋友给他送点饭,过去让他们吃。

然后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们晚上有没有喜好找头发,有没有吹干,吹干了睡觉嘛,然后在家自己管自己怎么样?

两个人会不会打架,吵架毕竟还很小。

你他们知道妈妈在做这么这么知道,但是可能他们还小吧,然后有的时候回家也会闹一下啊,怎么说呢,我呃,自己也有孩子。

然后呢上面也有父母,就是将心比心吧,看到这么多老百姓流离失所回不了家,然后呢,每顿温饱都成问题,然后就心里特别难过,就想来帮一下他们。

你能想象超过一千人的饭是什么样子吗,就是简单。举个例子,当天晚上光一道菜就用掉了1800个鸡蛋。

整整五个不锈钢大盆。

但林小姐最忙碌的时候,应该是在每顿饭做好以后,他要组织学生们将饭菜分装成1600份盒饭。

然后分送到各个楼层。 儿子他打败。

对了,哎,你们三个别挤在一起来,这里是麻盒子?

你会看到十几个柔弱弱弱的中学女生,戴着口罩,在闷热的厨房工作台前一勺一勺的打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

男孩儿们的工作更加简单枯燥,他们要把超过一吨的盒饭分送到四层教学楼的每一间教室。

这一趟下来,每个人都精疲力尽,即便如此,还是不能让所有人满意,在一些高的楼层漏发的现象也会发生。

还是反正是每天都是这111层一层发过去的,是吧。

结果我这两节发过去了,到我最后一间不发了,直接又到上去又返回上去,到上坠去了。你看着他们上坠呀。

你喊他们了吗?喊了他们说这个不会不会。他们管志愿者回复的不归他们管,其实是源源质检的一条规定,三角乡十四个村人员复杂。

住在安置点的人数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流动,所以为了不引发慌乱,还有造成浪费。

每一次发放物资前,志愿者都会和驻守在每栋楼里的村干部对接,没有村干部的在场老乡们是什么也拿不到的。 树下撑嗯三角形,对对,对对,呃,我晚我们都在值班,都是一天24个小时。一人班,我们村里有四五个人来。

一个能连连连一天的嘛,连24个小时嘛啊,那也没办法是吧?他们平时有什么问题吗?

你反应亏的,这是不是很多物资派发什么都需要的,我们都会全力配合啊。乡里一般乡里如果是发什么东西啊,乡里会派不仅要一天24个小时驻守,有些村干部隔几天还要轮换到围堤上去守夜。

他们自己其实也受了灾,所以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下,难免会出现摩擦。

对照片上,呃,这个,他说,嗯,对,这个大哥说他是前天晚上就来这登记了,但是昨天睡觉的时候呢,他没有发到这个毯子。

他就和他们的团干部说了,但是村干部可能没有及时给他解决。

然后他又反映同房间的吧。有人领了毯子,但是没在这儿住。

他也把这个情况反应了,但也没有得到及时解决,所以他情绪就有点不好,昨晚也没睡好,你觉得出现这种爱情?

第一方面是从干部没有人手忙不过来,他一个村干部要负责整栋楼,比如说今天我们在拍饭的时候,哈,我们志愿者有很多。

每一个楼层的饭都及时的到位了,但是我们不能去发,对不对?我们不知道人数不知道姓名,然后要等到村干部来,还要一层一层一间一间的来发。

他们很辛苦的也实在是忙不过来,其实现在就是什么东西交到居民安置点的人们就这样忙碌地等待着洪水的退去。

我和很多老乡聊过天。

他们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里很好,但是我想回家。

我知道有些老乡会耐不住牵挂,从安置点跑出来,去乡里等船回家看一眼,如果运气不好,没等到船,就只能在水边演巴巴的看上几眼。 我们在三角乡水灾现场的时候,正好遇到永修县的消防队,正将最后一批留守的村民转移出来。

一位从安置点跟来的大姐恳求他们带自己进去,消防队员拦住了他,这里面没有车吗,什么都,但是他当时就去喊他一两套欢喜的衣服出来了。

很不允许电器化一样都没判出来。

没办法,有命在就好了,就只能只能是这样想,刚刚有个人是怎么样的那个电线,我大已经大到水上了。

那个电线就是搭搭搭那个水,那个浪就一直往前面用他开的,他开的是什么船,他开的是那种木头穿,差点命都没了,就在那个草的那个那个山脚,他想去弄那个弄那个电线,然后直接就掉下水了,抱着那个船七十多岁,我们人出来就好,是不是人出来就好啊。

安全不也小那么多,真的?

可见政府也安置你们。

我们一行人站在洪水边,谁都没有再说话。

七月十六日,三角帘为经过55个小时的紧张施工,绝口完成合拢,大家都期待着这波洪水能赶快退去。

老乡们能早日回家,孩子们能平安复学,截止到目前仅三角乡就有两点六万人受灾,受灾面积达到3.5万亩。

超过了总耕地面积的一半,三千多房屋被淹损失近六个亿。

所幸的是,这次洪水中并没有人员伤亡,讯期还在继续,今年夏天的挑战很大,更需要大家持续的关注和支持。

每年的讯期一期金的救灾团队平均会行动64次,今年截止到七月25日就已经行动了99次了,仅江西方面的物资投放就达1800000元。

我的这次采访也要感谢一基金的全程支持,他们在江西的救灾任务已经结束,现在又赶往洪灾紧急的安徽,继续他们的使命。

如果你想支持一基金的救灾行动,可以在故事fm公众号的后台回复洪水救灾,获取捐款链接,为更多受灾的老乡送去一片安心。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制作人,也补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