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家门,也是推开世界的门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210
他们对世界,对自己的理解在此也发生了变化。 故事FM ❜ 第 587 期 最近这两年来,相信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总是期待着有一个任意门,带我们实现一次自由的旅行。于是,故事FM 和爱彼迎共同发起了「家的任意门」系列节目,以三期和旅行有关的故事,带你穿梭到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让那些从陌生人变成家人的暖心经历,温暖你的冬天。 家,对于大多数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家是独属于自己和家人的私密空间。通常,邀请朋友来家中吃一顿晚宴,是招待亲密朋友的高规格。但是,你会打开家门,向陌生人呈现你生活的细节吗? 今天的三位讲述者,都选择将自己的家开放给世界,向他们展示自己日常生活的面貌,欢迎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走入自己的家中。这个举动需要勇气,同时也充满惊喜,在此期间,他们对世界、对自己的理解又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呢? /Staff/ 讲述者 | 陈周涛 柚子 刘东卫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佳文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佳文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 桑泉(片头曲) 02. Life Circle - 彭寒(私房菜) 03. The Box - 彭寒(找人) 04. 一片光泽 - 桑泉(小院) 05. 长夜齐天 ...

推开家门,也是推开世界的门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节目散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是独属于自己和家人的私密空间。

邀请朋友来家中吃一顿晚宴,常常是招待亲密朋友的高规格,把自己生活的诸多细节都展示给朋友们看。

但是你会打开家门要求陌生人进来吗?

今天的三位讲述者都选择把自己的家开放给世界?

向他们展示自己日常生活的面貌,欢迎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走入自己的家里,这个举动需要勇气。

同时也充满惊喜。在此期间,他们对世界产生了新的理解,自己也在悄悄发生改变。 大家好,我是陈周涛,是一个工作在上海却曾是山里奔跑的孩子。

第一位讲述者陈朱涛来自浙江莫干山山脚的村庄2017年,陈家人把自家祖传的宅基地分出了一部分装修,成为民宿。

敞开大门接待四方来客。

陈舟涛的爷爷奶奶在山里守着这个家过了一辈子。

接待陌生人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儿,尽管他们有些担心,但陈朱涛也有自己的打算。

我们家人,尤其是我爷爷奶奶,他们一辈子觉得山里他们没有走出过山里,那现在条件允许了。

我想带他们出去,他们也不愿意出去,我也带他们去过一些其他的地方,他们觉得哎,这个山跟我们家后面的山也没什么区别哦,他说,你下次不要浪费钱带他们去了,我也会跟我开玩笑,说你明天跟我一起上山放羊,不是一样吗?看到他风情。

所以他们都不爱出来,那我觉得很可惜,因为他们渐渐已经七八十了,那么我想带他们去看这个世界,不可能的话,就把他把这个世界带给他们看。 刚刚开始开民宿的时候,其实家里人,尤其是我爷爷奶奶,他们有很多担忧。

因为毕竟客人来到我家,我们是身处于同一个院子里。

呃,比方讲,我爷爷早上一早啊,就要推开后院的门,上山砍柴,放羊或者采草药之类的一些事情。

我奶奶也会。早上很早就开始下地,呃,种菜浇水。这些痕迹都是客人能够直观看到感受到的。

他们不太确定自己的作息规律,生活方式是不是会被客人接受。 陈周涛的奶奶最为忧虑,他一生没有出去做过工普通话,也不怎么会讲一辈子围着家和家人转。

十年如一日的在厨房里做饭,照顾家人的一日三餐。

但是开了民宿之后,陈舟涛奶奶做的私家菜成了民宿的招牌。

奶奶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改变,我小时候印象,其实他就是穿一件非常普通的布的衣服,脸上身上还是会有一些肉,就是有一点点胖。

然后笑起来还是很慈祥啊。很可爱的。

手上一直拿着篮子,头上戴着帽子,经常山上采茶叶地里割草种水稻,然后厨房里走进走出。 其实我们这种嘴巴一直是从小到大,是被浇灌着长大的,所以我到上海或者到了其他中国内的一些城市以后我觉得吃这个东西就是差了很多,掉了很多档次。

也是有一次我点了一只叫做竹林鸡的。

然后一上桌以后,我一看颜色就不对,因为真正在竹林里面吃虫子的鸡,它的鸡汤应该是金黄色的。

但是排遣的就是一个六味泛黄的一个白色的汤,然后肉质呢又非常松散。你筷子夹进去,吃到嘴里面就有一种吃草的感觉,没有那种吃肉的感觉。

所以我喝的我就心里会觉得很慌。然后我就很怀念我奶奶给我做的鸡汤,最开始就是很多人会在评论里面说,我们家做饭很好。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个评论来到我们的民宿来用餐,然后更多的人就觉得,哎,我们家这个私房菜做得非常好。

有一个客人是一个年轻的一个小姑娘吧,嘴巴很甜,就奶奶尝奶奶短的。

然后他第一次来到我家以后非常热情跟我奶奶聊着聊呐,然后用完我奶奶给她做的那个私房菜。以后她非常开心。

因为他喜欢吃我奶奶做的,每天才扣肉嘛。

我奶奶开始跟我说,他说他以为只是一个普普通的一个夸赞而已,没想到这个小女孩是真的喜欢。

他可能一两年时间内嘛,来我家来了四到五次,有时候客人的评价我都会一条一条给他看啊,因为他看不见手机,我会截一个图。

然后把手机自己两只手指头放大,一个字一个字给他看,他就是眯着眼睛一条一条的毒。

当别人夸他以后,他会很害羞,但是他真的我会给他看到手机里面拿给他看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他听的时候,他会觉得,哦,这是真实的。

真的有人在夸他,那我奶奶肯定会觉得哦,那是真心觉得他做得好,那所以他会很开心。

这件小事也能够让我看到当自己的生活被别人肯定以后他自我价值的一种体现吧。

在原来自己的世界里面,是一件很小或者说很普通的一件事情,现在得到了客人的肯定,以后他们也慢慢的自在,甚至自信起来了。

他也没想到说他已经活到六七十了,让自己就是重新焕发了一次。

这一点对他来说印象还是非常大的,他整个精神状态就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把自己的家门向陌生人打开,意外的让陈周涛奶奶获得了更多来自外界的认可,对陈舟涛来说也是一个契机,走进爷爷的内心世界。

原来陈朱涛只会觉得人老了,就会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可一件小事儿让他看到了那个世界对爷爷的价值。 今年5月份呢,正值我们后面山上就民宿后面山上的笋的一个季节。

五月份的时候一拨客人,他们觉得a来住民宿,可以体验一下当地人的生活,于是呢,就是跟着我爷爷上山去挖损了。

因为我爷爷要挖他自己的,哈哈,他觉得客人跟着他们影响他效率,所以可能就是我爷爷保持在一个眼睛,能够看到他们的一个距离。

那么可能冷不丁吧,老头就没有转身,或者没有仔细啊,这客人就不见了。当时他跟我妈妈说的时候,妈妈应该还很淡定。

觉得哎,那我可以联系一下他们那。于是我妈就找到了他们。其他的同伴嘛,就发现就手机是落在了房间里,没有带上去。那这个时候就开始着急了,因为那个时候大概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他们就想要不报警吧啊,但是其实我们也是能够接受报警,但是回头一想,我爷爷说警察来了也没有用啊,因为警察肯定没有。我们当地人熟悉我们后面的那座山。

尤其是我爷爷,他是常年在呃,这座山上放羊砍柴种地,那山上的一草一木,一道一合,他都清清楚楚吧。

那我爷爷喊了几个他的朋友?

然后我们自己全家,我妈妈也上山,我奶奶也上去,我爸也上去,我叔叔阿姨也上去了,然后统一一下口号嘛,是某某某家的客人吗?走丢了吗?

因为我小时候跟我哥哥也走错过路,你环顾四周的话,风景都差不多,因为我们山上只种一种植被,就是竹子叫淡足。这种植被所以前后左右都是一样的,然后我们那儿的地形结构啊,就是很容易就是你上这座山,然后你下来以后其实你没有下山。

你可能到了另外一个山谷里面去了,然后你再上山的时候,其实你到了第二座山了,很容易这么走。

所以我爷爷当时做了这样子的一个判断,说可能在隔壁村了,我爷爷自己一个人翻了两座山,到了隔壁村的地方。于是他就是打了电话给我妈,说让我妈打电话问呃,隔壁村的一个亲戚嘛,让他在几个路口找人守着啊。果不其然,我妈电话打好大概半个小时吧。

那那边就电话来了,说客人已经在路上了,有人开了辆摩托车,呃,把这对夫妻那个从山脚接走了。

最后他到了家里以后,他知道我们动员了那么多人,找他以后,他表达了很好的感谢吧。 对,我家人,尤其是对我爷爷。

我爷爷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有时候会跟他的朋友打牌的时候会讲啊,会吐槽吧。他说,啊,民宿里面真的什么事情都有。

我女儿什么事情都要找到我,有一次居然让我去山上找两个活人,哈哈,我能猜懂他的一个意思就是啊,因为他对自己很很有信心吧。

其实我爷爷是杭州人,然后来到了德清的,但是他现在回杭州的话,他也不认识路,因为路都变了啊,楼也变了。

所以陈述给他那种感觉就是,可能是更多的是慌张吧。

但是我爷爷一直是有一辈子就在后面那座山上,当时他是百分之百自信的啊。他上山之前跟我妈说了一句,说不要慌。

肯定能找到的。 打开自家的房门,足不出户,就把整个世界带到年迈的老人面前,要求陌生人进入自己的家之后,爷爷奶奶在暮年又获得了新的价值和认可。

这些都是陈舟涛一开始开民宿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在城市里买房子是很多年轻人打拼的目标,很多人还是在租房。

尽管房子是租的,但家以及家所代表的理想生活,却靠着人们1.1滴的努力来实现。

下一位讲述者,柚子在追寻理想生活的路上有过迷茫,但最终在大理他找到了梦想中的家。 我叫柚子,我目前是已经退休了的室内设计师。

他是一个老式白族的房子,保存得特别完好,因为这个房子从他建好,一直到被我找到他中间几乎没有住过人,他保留着他最最开始的那个样子。

他不破旧,你可以感觉到他站在那里,他很有年代感,然后那个院子,你当时?

走进去的时候,你就脑子里就已经开始构思了,这个地方可以干嘛,那个地方可以干嘛,他当时其实是有点一半水泥地,一半草坪这样子。

但是呢,你可以想象到,如果他把所有的水泥全部都呃打掉之后,整个草皮包括种上树啊,种上花的样子一定是非常美的。

然后所有东西都是正正,好好的就是那种感觉。哎,没有人发现被我捡到了我捡到饱了的那种感觉。 柚子发挥了自己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师的专长。

把这栋白族老宅理理歪歪翻修一新,按他一开始的想象,铺上了大片的草坪。

种上了玫瑰绣球,柠檬树和荔枝树进入院子,满眼都是绿色出的院子,三分钟就能到达洱海。边听波浪拍打岸边的声音,柚子在这里每天都过着悠闲的生活。

每天这里的人根本就没有谁跟你去内卷这边的人10.11点才起来上班,或者说不是很玩儿,他当地人就是他们过得都特别的闲散。

就我,我能从他当地的这个大理人的身上,我能感觉到就是那种。 嗯,我寻找的东西对我找到了的感觉。

就是我就是想找到这种怎么讲呢,闲散的快乐,或者说是不是非得去追求什么,但是这件小小的事情就能给他带来快乐的那种感觉。

虽说柚子现在过着好像是退休养老的生活,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追求这样闲散的快乐柚子。过去在杭州的一家设计公司工作。

在客户的需求和自己对专业的追求中努力平衡,完成每个人都满意的设计方案,虽然特别疲惫,但柚子抱着别人都能做到那我也能做到的心态,努力去适应高压力的工作和生活。

直到扛不住的那一天。

应该是一八年的时候,那段时间我会发现自己经常会哭,很莫名其妙的会去流泪,然后平时因为也比较内向,也不是特别会去跟人家沟通,但是你会发现那段时间就彻底不想跟任何人沟通。

不管是家人或者是朋友还是同事,你会把社交这件事情就是说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我们团队里面的小伙伴,他们都是那种比较嗯,热情奔放的那种,所以平时我在他们的感染下呢,我也是能跟他们就是玩到一起。

但是有一次聚餐,我就莫名其妙的,我就觉得融入不进去。我觉得外面的他们的声音离我很远,就好像我被罩在一个透明的罩子里面,我听不见他们说话。 嗯,我就觉得自己的情绪好像有一点点奇怪,我就去了厕所。

去了厕所之后,我就发现。

啊,我好像特别想哭,我就有点嗯,控制不住,也就是那几天吧,我就发现自己身上总是会有那种清斑。

但是你根本回忆不起来,这怎么会有这块青斑?

医生当时跟我讲的是,你一定是碰到哪里了,但是你对这段这段那个疼痛的记忆,你,你消除了,你没有这个记忆。后来医生又给我解释一下,大概是因为抑郁症吗?大概是这个情况吧。

于是幼子开始积极治疗做心理咨询,还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 尽管情况渐渐好转,但他偶尔还是会有失神的一刻。

那段时间,我是已经吃了蛮久的药了。

有一天早上我坐地铁的时候没记错的话,那时候是应该是疫情,还有点严重的时候吧。所有人都戴着口罩。

我车厢里也很闷热,那空调的风呢,就感觉永远吹不到你身上。

你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站着,所有人都低头看着手机,戴着口罩,车厢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突然看见所有人都有,觉得他们向行尸走肉。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最后一天,从地铁一直到公司。这段路上我挺坚定的,我赶紧要辞职了。

就是在同事眼里,这是非常平淡的一天,那明天还会看到我,可是我当时看他们走的时候,我就。

知道应该不会再见到面了,可能会很久,或者说永远都不会再见到面了。

在快32例的年纪,柚子放弃了原本的人生计划,离开大城市奔去大理,重新出发,寻求人生的意义。

也是因为有了这个看似冲动的决定,才有了在追开头那间完全按着柚子心愿修建起来的古色古香,有花有草的白族大让这栋白素院子一部分自己住,一部分用来招待客人。 柚子接待了很多,和过去的他一样。

渴望短暂逃离城市生活的年轻人,幼子会和他们聊天儿,分享自己的经历和经验。

在这个过程中,柚子那颗忧郁的,封闭的内心也渐渐打开。

我从到大理的第一天,一直到现在,我觉得我每天都是来对了,真的还真的是没有没有后悔过。所以我觉得每天都挺炙热的。 在大理生活一年多的快两年的时间。

身体上的一些不适啊,一些具体的症状基本上都消失了,我不会只有悲伤的情绪了,那段时间呢就是觉得自己很多东西都暂时放下了。

你以前身在那个岗位的时候,因为周遭的环境啊,人呐,让你觉得你必须是一个一个不停旋转的一个齿轮。

你不能停下,你可能还是会看到一些同事很成功。

但是这样八经辞职到这边儿之后,你会觉得这些东西仿佛一瞬间不重要了。我觉得那个已经是回不去的过去了。

并且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就很开心。

人生已经这么难了,开心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柚子有这样的魄力和条件,说走就走,重新出发。

很多人因为各种牵绊,还是得留在大城市,留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生活。

第三位讲述者刘姐曾经也是这样一个年轻人,现在的他希望自己的家能给大城市漂泊奋斗的人。

一份温暖,我是刘东卫。嗯,叫刘姐就好了,我现在在深圳市福田区,现在我等于说是退休了。

80年代末,刘姐从家乡只身一人来深圳打拼,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才在深圳站稳的脚跟成家立业,在临近福田口岸的地方买了一套房子。

一转眼,刘姐退休了,女儿也即将出国读书,刘姐对女儿的卧室有了新的打算,我女儿那大学?

去到美国读书,当时我是觉得他这个房间吧,空出来一一空要至少要空一年,放在这边做过空着了就会有点浪费,因为我这边嗯,所以深圳的中心区虽然是在中心区,但是这整个区域呢又很安静。

并且这个交通特别方便。

然后我在想,哎呀,怎么样,怎么样把这个房间给利用起来哈。 在女儿的建议下,刘姐决定把这个房间出租。

女儿从小学一年级就住在这个卧室。

刘姐没有对他做很大的改动,只添加了一些懒人,沙发,地毯等软装保留的女儿自己挑的上床下桌的组合家具。

让这个房间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睡觉的地方,让他还保留一些女儿的温度和记忆。

我女儿是那种很外向很活泼的那种性格,小孩子嘛,就很喜欢爬高上低的。他们同学上小学之后。

他经常会带同学回来玩,他们同学也很喜欢这种床。

然后我记得有一次我回来看,然后看着这个床是真的掉了五个。

五个小朋友的腿就上面坐了,五个小朋友都处在坐在那个床上,然后把腿从这个出租车里掉下来。

包括书架是他上初中之后他自己去去在网上买的,然后自己把他给装起来的读书时候的一些教科书,还有平时看的一些书啊,包括漫画都留在这个房间里面,应该说是装满了他所有的喜露哀乐所有的这一段青春时光的记忆。

有一次有一个房客,他应该有杨靖40岁了。然后他来了以后,他也很开心。他说,哎哟?

他,我感觉我又回到了青春时代,又又回到了那个读书的那种朝气蓬勃的那那个年代。

装修妥当,民宿开张,刘姐的家又重新热闹了起来,隔三差五就会有跟刘姐,女儿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住进她的家里。

刘姐接待这些年轻人,就像是对待他自己的孩子,同时他们也给刘姐带来了年轻人的视角,有一个从上海来的云南女孩儿,在我家总共住了三次。

他是在呃来深圳出差的,这样这样的一个形式啊,我们就聊的也也比较多。

啊,我记得他有点驼背,然后我就跟他讲嘛,让他靠墙九点赞。

然后他就很听话,然后他每次回家回来之后呢,看电视的时候,他就很自觉地就靠着墙上站去了。

那我记得是在第三次来的时候,我会觉得,哎,我说你长高了嘞。 他说,刘姐,你也发现了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你教我的那个九点靠墙在我每天都在,然后我在走路的时候也把这个姿势带到走路里面,然后做的时候也也是这样做的。

背就直了嘛,背直了之后就会觉得人高了嘛。

包括最后一次在这儿住,那时候我女儿等于回来了,回来他还是想跟我还还是想在这住的。然后我就跟我女儿说了嘛,我女儿也同意了。

两个一起去看电影啊,我们三个一起去游泳啊,他没有去逛街呀。

然后他们来了之后,他也是那时第一次见到我女儿,她两个人还很投缘。 我觉得就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我没有那么low。比方说是年轻人说一些什么东西,好像到了我这个年代的。呃,这个年纪人很多,已经已经真的就有代沟的那种感觉嘛。我可能就因为。

接触了他们,我跟我女儿的话是很谈得来的。

和在旅游城市开民宿不同,刘姐接待的大多数房客都不是来玩儿的,他们到深圳是出差考试找工作的。

因此刘姐也想到了远赴他乡在异国学习打拼的女儿,他觉得每一个来到他家的年轻人都非常优秀。

也很不容易,刘姐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给他们带为家的温暖。 我记得刚刚刚开始有个女孩子,她来了以后,我就觉得他好像像要像鼻子愣愣了,有点感冒一样。那两天有点冷嘛。我就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他说他的就是衣服带少了,然后我就把我的见那个杨龙的。

毛衣就借给他串嘛,就赶赶紧给他煮点儿姜汤。俗话说在家签着好出门四次懒嘛。

我觉得就是说我在外面遇到难事,我也希望有人帮我那换位思考,别人在外面遇到男人的地方,那我能够帮助的,我是很愿意去帮助的。

那还有一个就是应该是所有的妈妈心愿,就是说我对别人的孩子好,那么别人也会对我自己的孩子好吗?

看到这些年轻人,刘姐不仅会想起自己的孩子,也更会想起年轻的自己,很多人就像是22岁时的他一样,从小城出发,希望能在一个冷漠又不熟悉的大城市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为此,刘姐花了心思,给房间做了点儿小小的装饰。

但是我也是在网上在想了,这一块儿墙太白了,要做一个什么装饰在上面,然后就看中了一颗幸福素,就是用那种有机玻璃做成的那种数字可以贴在墙上的。后来我就坐那儿,在休息的时候,我在想。

突然有一个灵感跑出来,我为什么不能给他改个名字呢?

我为什么不能给他改一个叫许愿术嘛,因为我,我这边立。我女儿上读初中的那个第三高级中学很近,也就是五分钟就在住在区里面。

那这个这个地方,他们经常会被设为考场,有考托福的,有考教师资格证的,还有一些那个行业内的考试,我就不记得那些名字了,只要来到这个房间的人,我都会告诉他们,这是一颗许愿。树也确实是这样,在我这儿考试的人没有一个没考过的。还有一个在我这儿住了好长时间,他要考助理会计师,他都很难考他。

他从此考了好多年都没考下来,然后他那一考就考过了,真的挺神的,然后他们就就真的是很开心我也其实我也觉得很开心,就觉得有一个愿望。哈,然后,嗯,有一种疑似感,可以在这儿十个月。

结彩一片绿叶,希望你的梦想成真。

刘姐在自己的家里通过学术这样一个巧思为访客带来温暖。

实际上每一间民宿,每一个家,每一位房东都是独一无二的。

如果你也在旅行中遇到过这样或是独特,或是有趣或是暖心的房东,欢迎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们,现在到爱比应app搜索好久不见这四个字,回味只属于你的旅行记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姑柴范姆和艾比盈共同发起的家的任意门系列策划节目。我是主播埃哲。

本期节目由佳文制作内容策划陈诗声音设计孙泽宇,实习生王逸冲,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