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岁,我卖掉全部家产,买了一艘船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5天前点击:106


35 岁,我卖掉全部家产,买了一艘船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叫宅枫,今年41岁。呃,我来自山东兖州,我在这个城市的铁路部门叫电务段,工作广义的时候属于电工,但我们这个是比较高级的电工干的,工作是很庞炸,也有技术要求很高的,也有那些土司方的就是呃,应急队特种兵,这种是讲这种?

2007年的冬天,我是十七岁工作,那时候已经三十岁十几年了,已经小孩儿三岁,都进入一个非常稳定的状态。

那一年冬天我们又非常巧,放了很多假,家里玩游戏啊,玩电脑,然后老婆带着孩子去丈母娘家去住了。

一切都灰蒙蒙的啦。你非常能你全说,在家里那个我们房子也挺大,挺空也没有人,我就在那里已经连续守在电脑跟前好几天了,玩儿游戏玩儿游戏累了之后看电影,看完游戏累了。

六网页,绿光网页,然后就就把自己掏空了,精疲力尽了。但是你就?

对,就那种,嗯,就万念俱灭那种那种感觉,因为你就回首你这你这人生,你就是一个泡泡,什么都没有,就是你在你这个生活范围内没有什么可以追求的,就是死掉了,那种那种感觉,就像那个叫什么楚门事件啊,那种假生活,或者说我们所有人都都过着这种普通生活。

这不是生活,这,这是像在监狱里一样,我不是我在铁路宿舍长大吧,我们那小孩99%都想长大的梦想,就想当一个铁路工人,我从来没想过,我觉得太可怕了。

呃,一直这样。然后他们上了这个班儿,虽然也抱怨,但是他们其实还还过得挺好,但我我是我一天都忍受不了了,所以说就想找一个逃出这种普通生活的方法。 我那时候也是没事儿就在电脑上摘了,那时候用那个呼格尔斯去看世界各地嘛。

我想找一个这样的无人的海滩,就是我脑海里的画面就是蓝天白云啊,什么人都没有那种。

我在里边就像洗涤西宁似的那种,那我就想在中国找一个嘛,就是沿着海岸线照照照照照找到了这么一个。

它是在热带,周围是没有人呢,看起来很像在骨骼而死呢。看起来非常像的一个地方,在三亚市的最南角,那个地方叫吉姆角,是军事禁区。

呃,四个雷达站,那里边它就是没有建筑物,然后它周围没有路。 你们啊,全市后面是三岭,和那个从零在卫星地方看,肯定是没有人的。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他给家里的这些人说通了工作,因为。

我妻子就认为我可能就出去就不回来了,就那种呃,然后我的家里人呢,没说这么深,所有家里人都认为我就犯神经病,说你我那时候所以要出去一个月。

说你,你也不带老婆还是就是,好像是觉得头脑不但正常了,最后送我之后是我老婆和我丈母娘,是我去车站都两顿抹的眼泪,就像我的我真的就我先到了广州去买装备,然后飞到海南飞到海南去那个地方发现也没有正常抽,然后去要坐公交车,坐到村子里,从镇上然后打摩的,打到那个军事禁区就进不去了。

然后我要翻山绕了一天,这样才走到就就很远的地方,才绕到那个沙滩那边去。

太阳快要落山呢,注意听到海的声音,是一片很高的那种野草。呃,能挡住四线的。然后王乾周先生说,哇,终于看到那个蓝色的海周围看起来没人,就是愿望达成。你知道美梦成真那种感觉啊。

嗯,我不是请了一个月的假嘛啊,结果我十七天可能就。

反10几天我就回去了,但是你要回去的那一天,那时候你就你知道那种特别痛苦,就像你从监狱里逃出来。

然后要被抓回去的那种感觉啊,那种太痛苦了,因为那个痛苦能把你之前的那些旅途中那种美好的东西能全部撒掉回去上班儿的话,所有人像我老婆,家里人都认为,哎呀,这家伙就是哎,折腾完了,但是我觉得我整个人全变了啊。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那时候就开始,每年就跑出去了,跑出去一个月,两个月后带着家人就天南海北的到处跑。

从一零年到一二年就不停的去找网上报道的有什么隐居云南呐,什么在大理开客栈啊在?

西藏什么什么什么,就这呃,什么,还有大别山里什么什么什么隐居的人,我就去去找那些人。

发现那个就是发现两个事情,媒体上说的全是假的,他们过的现在过那个生活,根本就不是媒体上描述的那种什么神仙隐居生活,他们又困在一个地方柴米油盐了。

不是,那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想要的生活那时候很确切了,我想要是每天都在不一样的地方啊,能碰到不一样的人,做不一样的事情,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在一零年,一二年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如何去,能够又能过,我想要那种生活又能有收入,在一二年的时候,我等于是一个破釜神舟,或者说一种叫什么,我想叫叫你想天开,我不知道这么形容。

我就是看到国外的那个报道啊,用船旅行的这个人。然后然后我查了一下哎,说费用很低,比其他都低一带的一家人,然后吃住都在船上。

嗯,用风航行又不用烧油。当时我哎说这这计划都买出来,然后我就想,这个事儿没人做,我做了我假如能把它嗯做的有影响力。

但是有网络平台可能会有钱,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挣钱,我们是呃,卖房卖车收到的总共就是400000嘛,这个我也是算好的。

然后我当时我计划的时候,呃,我们呃,就不是计算的,一年要十万块钱才能去行情下去。 所以说我给自己留的是呢,我花300000是购置这些所有的东西,然后留下十万。

至少要够一年的。在一年当中,我们去找到其他方法去收入,我都没见过帆船是什么样子的,呃,然后我也没法去学帆船。

因为我问过,在中国船和学费的时候,我都承受不起光学费一七几万块,我首先我就一一年的六月份开始有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开始自学这个航海和帆船,买各种书籍,网上资料就又学了一年多,然后期间又跟着那个叫什么跑了,人家帆船基地去蹭免费的还有大人家船大人家香港船主流船蹭免费的。这样这样体验了两次,但是没有机会让你自己驾驶啊。 经过三四年的国内旅行,摘封的妻子已经非常清楚地意识到。

自己的丈夫没有办法再在这个小城市里过朝九晚五的生活。

她选择理解丈夫航行世界的梦想,唯一的要求是必须带上自己和女儿一起出发。

斋枫本来也不希望八岁的女儿接受传统的应试教育,于是他在国外的论坛上搜集了很多资料,决定买一艘自己的帆船。

一家人一起去航海看世界。

2012年底,摘蜂发现在马来西亚能买到比较便宜的二手帆船,于是先自己出发去买船。 我去的这个马来西亚南卡维呢,实际上是一个集中地吧,你就可以想象,加勒比海盗上一个海盗营地似的。

常年的都有成百上千的这种欧美的家庭啊,用这个帆船去旅行的。

生活的,然后这是一个总转站。

嗯,你就可以想要加勒比海盗,也有亿万富翁,也有穷的,就剩一条船去在世界生活,我们就是我等于进入这么一个世界。然后呢,那个游艇馆的那个自然环境啊,基础设施也非常好,就是五星级酒店那种标准,然后我们买一条船就可以在里面生活。

超出我的想象,就像到了梦境里边一样。 我在那儿买船还是挺曲折的,用了二十多天选船,什么?

风险很大嘛,我英语又差不是太懂,边用手机翻译啊,边磕磕巴巴的就是非常非常自查。

老板是个英国人,但是他找了一个马来西亚华裔女朋友,他会一一些中文,呃,这样去买得上,然后我就迫不及待的回去去接老婆孩子。本来我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住我觉得那个前途未卜的那种生活吧。然后但是结果这么美丽的时候,我就特别想把他们赶快带他们来去看一看这个东西。 摘蜂买的这条船是一艘非常现代化的帆船。

穿身长十二米,排水量十二吨。

有六套gps,有自动驾驶仪,有声呐雷达,卫星报警,异应俱全。斋峰迫不及待地把妻子和女儿也接到了马来西亚。

当时摘风已经掌握了非常充足的航行理论,但一直还没有实践过,滴着开船,然后我们先搬着船搬上船。我不会开船嘛。

就不停地去问周围的这个游艇港里停的各种各样的航海的人嘛,各个国家的不停地去问,那么然后我英语又差。

有个很热心的人跑到船上给你讲三五个小时,我可能就听懂三五个词儿就那样缓慢的学。但是我们必须是在签证,是一个月一个月。我必须得学会离开这个地方,否则我们就就就就我们那边买机票钱也没有了。你知道吧。

印象之深,一个是第一次我们把船能够。

叫生毛,你知道吗,船停在那是一个毛,是下在底下的。

你要开船,要把毛提起来,我们要知道怎么把毛上拉上来。

高港,这个我们搞了差不多有一天,然后整个邮亭港的差不多好几条船呢。老外都开着小艇围着我们转,他们就觉得哦,一看我们完全不会开船,船在那瞎转过来,有的帮助我们,有的担心我们碰到他们整个邮亭港搅的我们就像一条碾鱼一样,把整个邮亭港搅的那个一片混乱嘛。但是终于折腾了一下午,终于我们知道怎么能把毛升起来。

然后准备把锚油带下下去,就是就对这是第一步。对这样又有一个星期,然后。

呃,熟练了之后,我们就要把船开出港口,这个画面也非常的。

我觉得是我医生,假如嗯,能选取几个画面也是必须在里边呢,就是说那个港口嘛,它是出港的时候,那个水稻有几十米宽,然后我们那个船有十二米啊。架船是在船坠尾巴,前面是长长的船头十几米,然后他就你就看到出了那个四几米的那个豁口岩石的豁口,外面就是一望无际了。

就那种去一个完全未知,无比广大的一个地方了,然后你那个船头有超超的,就像你的躯体有四级米仓一样啊,那种感觉太棒了,就像架了一艘就是星球大战上的那种战舰一样,取到无限的语音盒,那种感觉太美妙了,那种感觉还水面,很平静就选的没风没雨,然后就各种摆拍我们几张标志性的照片似的时候拍的。

然后就去转一圈儿。

我记得可能是我们这样赚了,总共就两次,第一次是第二次的时候就就出乱了嘛。

做完完之后,我们想去隔壁的另一个邮电港进港的话是要什么程序吧,你要用无线电去呼叫它。

当然肯定是全英文联络的,然后联系好泊位,让他给你指定好泊位,然后你到里面去停,然后我们无线电,我们金鱼非常超差嘛。

就没联络我说这个样吧,我们说只是到里边转一个圈,我们就出来,结果等我们记到它那个港池。我们发现和我们原来呆的不一样,里面是很狭窄,就像停车场一样挺满的。船每艘船可能几百万可能上去,我们在里边一个伞司就可能碰人家一下,可能就把我们小命都赔上了。没有,你像就刚会驾驶,又不会拐弯,然后。

他那个所谓的保安啊,或者说管理人员一看,哎,有一时候不知道的船就进来了,然后在里面瞎转,就围着我们在岸上追我们后来用骑自行车追我们那无线电好像我们也没法弄,然后我们就到处找路,慌不择路的想要退出来就是啊,很惊险,就是最后折腾的,终于跑出来了,就是十二月初的时候,我们就要去出发去泰国。

正常的水手就是一天就到。

我们航行了三天是四天,那时候不会用翻,就是开着发动机,嘟嘟嘟嘟嘟。

但海上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参照物,没有任何景观,就是太阳星星和月亮。

呃,升起来,落下去,升起落下去。你往任何看都是地方,都是一样的。十天一百天时间和空间都死去了,就是我们在呃,第一年当中,我们是第一次去到一个无人岛。

可兴奋。当时是我在海图上发现旁边一个小岛的形状非常的奇怪,梁小岛连在一起,就像合起来的那个爱情似的。我们登六那个岛内,一天就是我们自己的。

我们在那儿浮浅,玩了一整天,那个岛前前后后就就像就像加勒比海盗上那种场景一样,居然就实现了。而且那特别美,珊瑚礁也特别美,水下的石头,各种各样的鱼。

你,你把船就停在那,你的家就在那里,无人打扰就是你自己的,就是那一时候我就觉得啊,我当时我不是我们花了3400000就前半辈子的所有的东西吧,我就为了那一天也值了,就是什么就那种感觉。

把在马来西亚买来的船开到泰国,这是摘封一家人的第一次远航。

四天之后,他们终于哆哆嗦嗦的把帆船开进了泰国海域。

但是因为和海关沟通失误,他们一家人只拿到了十四天有效期的泰国落地签。

他们原本下一步的计划是由泰国向西航行去印度,但是考虑到自己还不具备远距离航行的能力。

摘风放弃了。 那现在摆在摘风一家人面前的问题是,他们手上没有任何国家的有效签证,相当于是哪儿都不能逗留。

这时候,宅峰听说,如果从泰国走六路去缅甸?

可以获得一日落地签,他就打算开船短暂去趟缅甸,然后拿着缅甸海关盖过张的护照回到泰国,再重新获得泰国的签证。

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泰国再多休息一段时间了。

趁着这个时间,接着学习航海技术,准备印度之旅。 带着这个打算,宅峰把船驶向了缅甸。

去了缅甸,结果就属于那种东西,我们无路可去,就是压力非常大。结果呢,等我们到了缅甸是进入缅甸边境的时候。

我设定了一个停船的一个港湾。

很好的一个避风港,等我们进到那个港湾的时候,是下午差不多四点钟,然后哎就发现呢,有几条船在里面。

那时候就很恐惧,因为在海上的话你知道啊,就是海上就和美国西部世界似的,是没有法律的来公开啊。

嗯,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进去那个港湾了,除了话,假如这样的人家船要他们有发动机要追,我们很快就能追上我们啊。

所以说,我们也不能掉头去跑那种啊,我就要看清那个情况是什么样子的。

然后我们就把船上面停在那儿,我就跳进游泳游过去,就是要单刀附会吧,就是给给他一种你很有勇气过来的呢。

等我油靠近的时候就很大的臭味儿操凑操凑了那么臭味儿,你闻过之后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死丝腐烂了多少天的那种臭味儿。他说很多船就并在一起,就像那个铁索连州似的。

很多小朋友在上面跑来跑去就是,然后大人就在那儿做饭呀,或者洗衣服啊。然后看到我,他们看到我的眼神就都躲避你的眼神。你知道,就像那种很偏僻的三春那种人,看到人就害怕那种躲避。

呃,羞涩那种,然后,哎,这样我就觉得,哦,这不是那种那种坏人啊,就是他们是那种偏僻的人啊。然后我靠过去给他们打打招呼啊,看着他们就是正常生活的结果,他们就是晚上到那几十条船就靠在那里,大家就晚上吃饭之后晚回头,然后白天各自出去去补自己的鱼生活啊,就是那种。

因为当时正好刚上映的纪录片是,我记得是国家地理,他记录那个缅甸的有个丹劳群岛,丹劳群岛有沙龙人。

他们是海上游乐牧民族,他们在海上生活了几百年了,生老病史全在海上。

可能这个人啊,一辈子都没上过六地。他们是当初是什么被这个六地上民族给驱赶到海上呢?他们到六地上会杀死他们。

结果后来的时候,我持着我航海了解东南亚有很多人的族群,我们见到了很多人的族群,他们去住在小船,他们那种船,而且就很简陋。他们很窄,又不到两米宽,但是长的话有十多米长,就这么细细的你像有一个大独木舟似的。

我回到船上给他们说了之后,然后这时候就有有过来的进港呢。他们这种这种小船嘛。

然后我们就喊他们,喊他们,他们就靠过来,很生涩的就是怯生生的。然后结果他们一家人是有看有。

好像有三个小孩儿,夫妻两个,还有一个老太太,就这么狭窄的一个空间,那个小棚子,船舱里面你再直不起腰来的东西,里边就是一张桌子,我看到了,就是那种矮矮的小茶几那种,然后就是凉席。

就是刷有家,当然有一些有一些过碗瓢盆。

然后我给我妻子的女儿,我说把我们用不到了,小孩儿的旧衣服什么给他们,结果他们很高兴,然后他们就比划要东西。

所以要怎么说我要什么,就我们听明白是要糖和盐。

啊,然后我们就把船上我们都储存挺多的,都是层罐的糖和研究给他们一些。

呃,看他们走了,就你知道那什么心态吧。那个心态就啊。我们像国王一样富有我们那个船,我们可能比对吧,我们,我们,我们那船上的装备物资能把他们这几百个人的生活全部养起来。

但是我们在我们没有见到他们之前,我们是我们认为我们是流民,我们把所有的价钱卖掉了,我们只剩一条船了。我们过了今天没明天了。

我们只有五万块钱了。

呃,明白吗?那时候告别杀龙人之后,宅坊一家人到达了缅甸的入境港口。

这里的国境线是一条河,一边是泰国,另一边就是缅甸摘风停妥的帆船带着老婆孩子来到海关门口。

不是在这里,他们一家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凶险时刻,他们因为涉嫌非法入境被缅甸国安系统控制,因为节目时长的限制摘封和缅甸海关握选的故事,以及这一家人之后的冒险旅程。

我们会在下一期播出,敬请期待。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我是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