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艾滋干预的 20 年:我帮助过的吸毒者、恐艾者和逝者 | 故事重播
gezhong2022-04-11  475

所有人都是易感人群。 故事FM ❜ 第 461 期 今天节目开始之前要解释下,今天为啥要故事重播哈。 首先呢,要跟大家说声抱歉啊,本来上周我们预告说,今天会播出 故事FM 出品的一档全新的节目。结果不巧,这段时间天气多变,加上我们整个团队陷入了非常忙碌的状态,导致新节目的主播彭寒「不幸」感染了风寒。他现在的鼻音非常重,没有办法录音,所以本来预定今天播出的声度游第一期,要延期到下周一,12 月 6 号播出了。 不过好饭不怕晚,请大家放心,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关于新节目的更多信息请密切关注 故事FM 的公众号近期的推送。 另外呢,也是因为今天是 12 月 1 日,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我觉得我们今天重播这期「做艾滋干预的 20 年」这个节目意义重大,让大家更多了解这种疾病,减少对它不必要的恐惧。 /Staff/ 讲述者 | 陈晓宇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朱司帷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LA9 – moby(intro) 02.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3.Fumes – Dave Porter(吸毒者) 04.Hi, I’m Your Mom – 彭寒(清华) 05.Jimmy’s Choice – Dave Porter(成立恐艾干预中心) 06.Wood W...

做艾滋干预的 20 年:我帮助过的吸毒者、恐艾者和逝者 | 故事重播

今天节目开始之前要解释一下今天为啥要故事重播,首先呢,要跟大家说声抱歉。

本来上周我们预告说今天会播出故事fm出品的一档全新的节目结果不巧这段时间天气多变,再加上我们整个团队都陷入了一个非常忙碌的状态。

导致我们新节目的主播彭寒啊,他不幸感染了风寒,他现在鼻音非常重,没有办法录音,所以本来预定今天播出的深度,由第一期要延期到下周一,也就是十二月六号播出了。

不过好饭不怕晚啊,请大家放心,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了。 关于新节目的更多信息,请密切关注故事fm的公众号近期的推送。

另外呢,也是因为今天是十二月一号,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嘛,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重播这期做艾滋干预的20年,这个节目意义重大。

让大家更多的了解这种疾病,减少对他不必要的恐惧。 陈先生,那我和艾滋病一起吃饭,我会感到艾滋病吗?

陈医生,我去上了公共厕所,那我碰到了建起来的药业,那我会改的吗,陈山,我去坐地铁,好像做到了有一些不明的液体。

那我会感染吗。

今天他们用了我的牙刷,我会尴尬吗?

那你的办公室我进来,不戴口罩,会不会感染他们摸到了我的内裤,我会干的吗?

陈山,陈山,陈山,陈医生,我会感染吗?会不会感染我会感染吗?

我会感到艾滋病吗?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节目散,我是陈小雨。

从事艾滋病防治相关工作已经20年,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毒品在全球日趋泛滥,毒品走私日益严重,在国际毒品犯罪活动的渗透和诱惑下。

国内毒品犯罪也随之死灰复燃,不断呈上升趋势。 陈小宇是四川乐山人,他这20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在2008年之前,陈晓宇主要关注的是吸毒群体的艾滋病干预,因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四川和云南聚集了数量庞大的吸毒者,因为他们共用针头导致了艾滋病的流行。

所以,这两个省就率先开展了关于吸毒人群艾滋病干预的工作。

陈晓宇所在的四川乐山防疫站当时也接到了这项任务,那个时候艾滋病疫情快速增长,引发了不小的社会恐惧,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主动接受这项工作。

防疫战只好抓壮丁,最终落到了陈小雨的身上。 陈晓宇开始根据当地排除所给出的线索四处寻找吸毒者。

也开始了他长达20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 当时是给我推荐的一个名字呢,他有一个绰号叫小额边乐山呢,有一个线叫额边线,它是在一个成像结合部的一个地方,然后我就开始去找的它当时的场景还是特别震惊的。

是在一个竹林深处,当我去问的时候,一个农民就跟我说,哎,是的,有这么一个人租的。他的那个租借物就是以前喂猪的。但是呢,后来没喂猪了,然后他们就住在那里,就我去看他们就睡在那个地上,没有任何的家具,只是地上有一些古草,然后一些棉絮。而且呢,它还不封闭。

还是透风的,只是叫有一个避风挡雨的地方而已。

醒来以后呢,他就很紧贴嘛,反正过质不是很高,但是呢面相有一点点就是啊,有点凶残的那种,但是我还是深呼吸一下,然后赶紧就是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哎,我说,我是医生。

想来了解一下,就是关于你们人群的一些情况。

他说我们现在都要快死的人了,不需要得到你们的关心,反正就是有点抗拒了。

所以当天他是没有接受我的任何的调查的。第二天我又去了,我说,我们想做这样一个工作,针对于吸毒人群。

因为大家呢,平时都在细读,但是对于艾滋病性病这块可能不是很了解。

他说他以前从来不知道公用注射器还会干干什么,艾滋梅毒饼干乙肝,他也肯定还是很好奇,所以我们就开始进一步的就讨论下去了。

这是我第一个接触到的吸毒者,后来他也是一个感染者,包括他的爱人也感染。

但是呢,他对我的工作也是非常的支持,好像住在住卧底一样的。

因为他们这个也是属于一个群体了。

江父直接有联系的,他会带着我去走到某一妇人家看一下诶,在家里有人我就看不出来。

他说,你看他的花盆没放在这个阳台上,他今天应该在家走到另外一家。 他的窗帘是拉上的,那说明他还是在睡觉。

就是他们之间其实都有一些暗号的通过小额边,前前后后。

我干预了六年,关于吸毒人群的应该有4000多人认识多了,然后获取到他们的信任以后呢,我们就会组织定期的一些培训。

让他们定期到我们这个地方领取注射器,提醒他们就是不要和他人共用注册器,比如说一个月用三四只,用完以后呢。

再用旧的注射器来更换新的注射器,我们是从我们的角度去做的,我们也是得到了公安,自然支队的这么一个。

默许的肯定他们不会来进行抓捕,要不然我早就没有身价新兵了。

呵呵。

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虽然吸毒者不见的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但毒瘾发作的时候,他们也基本失去了理智。

当地有很多偷盗抢劫的案件都是吸毒人群做的,陈小雨天天跟他们接触,自然也免不了遭遇这样的危险。

这也让陈小宇对自己这份工作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最深的一次是应该零三年,也是在我们的一个。

郊区的一个镇,当时去到的一个地方,是在一个公路边的一个汉册,然后去了以后有就是六七个吸毒者,同时在里面还正在注射,所以他们一下闯进了一个陌生人,就特别的警惕,以为是公安的卧底。

赶紧就跑,有的就拿着刀来追。我就是以前那种什么弹簧刀,有的还拿着那个注射器,当时我真的失一口气跑了。

可能跑到45km,因为我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当时就是特别紧张的喽啊。我现在说话感觉都是有点发抖。

这是印象比较深的。

还有几次是在我办公室威胁过我的,包括我办公室的电脑都被偷过几次。

他们说,诶,陈老师,你看我的这个大腿,因为他们很多时候注射嘛,经脉血管,它的很多血管它是硬化了,坏掉他就注射不进去了,他就注射动脉,有时候呢,他就会导致伤口。

感染让我记得一次,就是他们把裤子脱掉,让我给他看一下他,他的这个伤口。

当我去看的时候,其他两个吸毒的就用那个剪刀保罗电脑把屑解掉,然后就偷爬了。

然后我的手机经常被偷,不是被偷,然后就是被威胁。

他们不仅要威胁我,也要威胁我的家人供面对的,以前几乎90%的都是吸毒者,所以以前我就觉得做这个工作除了压力就是压力,没有这种希望。

经常做噩梦,随时摸到他们晚上追烧到了2005年,陈小宇的工作动力几乎消耗殆尽了,但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特殊的感染者。

这让陈小宇又一次找到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和方向。 有一个清华毕业的一个学生,那个时候能够考上清华的非常不错的。

他父母是下岗工人,他是同姓住工程方面的,就派到了一个很远的一个地方。

然后就去了一个同治御史,就去了这么一次,当时来找我,想做一个检测,那我说你去了一次应该没有多大问题的。

所以呢,我就很随意的就给他做这么一个检测啊,他也肯定没放在心上,结果检测出来以后呢,就是阳性。 哎,当时瞬间对他对我心里的这种冲击都是比较大的。

我现在想的就是一定要让他能够冷静下来,我自己要冷静下来,当时他是真的是差点昏过去的。

我一再跟他说,这只是初三养心,还没有确诊,他就一直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低着头,反正就给他倒了开水,然后就什么工作都没做,全程一直都在陪他的情绪稳定以后等待这个确诊的结果。

当时我们自己疾控还不能做,确诊的都要送到省级空去住确诊,以前都是要一个月才能够出一次结果的。 当他的这个确诊出来的时候,是阳性?

他当时就问我该怎么办,我说,你肯定还是要告诉一下家人,因为当时是没有药物可治的,你总得要去面对这样一个结果,因为以前觉得得了这个病就是死啊。

后来他就让他呢,妈妈来到我办公室,我想到一晚上啊,通宵失眠一晚上都在想该怎么样来告诉我,就跟他的妈妈说的,他儿子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这个疾病的具体我就没有说的很详细,但是他妈妈毕竟感染的途径他不清楚,但是他对这个疾病他是还是很清楚的。

他说什么是艾滋弄了一下,然后就一下就倒在沙发上,我就换掉了,赶紧弄了一点葡萄糖,然后给他喂,给他敲了一下人中。

后来他就醒过来,第一件事就给我下跪,因为他以为我是医生,就可以能够拯救他的儿子,他就觉得医生你一定要救救他。

他还这么年轻,一定要救救他,他用他的老民来什么,怎么来感谢我。 哎,每次说的说到这里。

有点伤心的,因为他妈妈毕竟是香港工人嘛,能够培养这种美格清华的一个大学生嘛。但是还是整个全区的。

包括领导啊。这些海上街给他带着大红花啊,游行还送他到北京都是很骄傲的,他现在也没有想他儿子工作要怎么多好,他现在就只想。

求我让他活下来,真的就是这么一瞬间就触动到了我,我就觉得吸毒的只是一部分人群,我才发现还有同性人群,还有一些人群,因为这个艾滋对于我们这个人群的他,所有人群,他都是属于易感人群。

对吸毒人群,我投入太多的精力,如果没有效果,那我还可以去学校。

我还可以去对青少年对同性人群,对娱乐场所的这些女性性工作者。

进行更多的一些宣传干预,那是不是可以拯救更多的一些家庭,那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悲剧再次的发生。

这也是一直让我坚持下来的这么一个理由。

最终陈晓宇选择坚持下去,但是在吸毒群体之外,还有一个群体在日渐庞大,他们暴露出来的问题一直让陈小雨不知所措。 我零三年接触的第一个的恐爱啊,朋友啊,对我的就是印象是很深的。

刚好十二月一号艾滋病繁殖日以后,他到我办公室,当时想做一个检测。

她说她的那个丈夫啊,因为是在西藏部队上嘛,就两地分居,一年就借一次,还走两次。

她就担心她的丈夫有可能有一些其他的一些性行为,就给他检测了啊,检测结果适应性结果第二天他又到我办公室来了。

我说,你昨天才做了检测,你今天又来干嘛?他说,我还想问一点问题,我又给他做了一些解答嘛。

第三天又来了,就连续来了,好像一过多月吧。后来就是他比我上班去的还早。我一看到他坐在站在楼梯上,我都想跑了,每天不是说哎呀,这里不舒服啊,那你就不舒服。 时间长了,每天都来,我就有点就是没有这种耐心了嘛。

他也觉得我可能会烦他。他说,哎,陈老师,我不会影响你工作。哎,有时候我就坐在你办公室看着你,我心里就要踏实一点。

但是我说,我看到你,我就特别圣人呐。

我说,你是神经病了,但是我还和他开玩笑,但是他又很痛苦,他就很疯狂了。无论怎么样,简答都没办法帮助到他了。

后来我就在和张老师在交流的时候,我才发现,哇,这些它是属于心理疾病啦。 刚才陈小宇提到的这个张老师叫张克,是一位心理学博士2008年,他们在抗争救灾的志愿活动当中认识得知张克的心理学背景之后,陈小宇就和他聊起了自己接触过的一些案例。

因为陈晓宇曾经接受过一个咨询者,虽然那个人的检测结果没有问题,但他仍然非常害怕自己感染艾滋病。 几天之后,陈晓宇回访的时候得知那个咨询者竟然已经自杀了。

陈晓宇见过太多被恐惧情绪折磨的咨询者,他的经验和张科的知识互相补充,让孔爱群体的面目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当时虽然国内的艾滋病治疗手段和支持政策都日渐完善,但艾滋病仍然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艾滋病患者的歧视也是普遍存在。

不少人对艾滋病抱有非常强烈的恐惧情绪,形成了恐爱症患者群体,意识到这个群体越来越庞大,陈小雨和张克一拍即合,在2009年成立了中国第一家恐爱干预中心。

专门为孔爱者提供风险评估,Hiv检测,心理疏导等服务。

陈晓宇的艾滋病防治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 我们估计的这个孔外人数的话,他应该和我们的感染人数,可能是。

相差无几的100多万,很多其他的人员,他没有了解过这些人群的,他就觉得这些都是神经病。

是吧,有病就去检查嘛。

有了高位行为,那我们就去检查。没有高位行为,那就不可能干了,就这么简单,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已经做不到。 它类型是非常恐惧的,是一种对艾滋病的一种强烈的这种恐惧,并伴有些焦虑啊。

抑郁啊,强迫啊,疾病等多种心理症状啊。和行为异常引起的就是我们刚开始恐惧的时候,也就是处在这种应急心理烦气的时候。

可能还有一些具体症状,比如说我们的心跳加快,伏羲困难啊,有冰石感。如果当时他能够在这段时间进行及时的干预,其实效果是最好的。

只要我们给他减,把问题减到了他可能,哦,原来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是吧?

放松了,哎,他这些症状,他也就自然地去消失了。 这是一个去年自穷的云南的一个学生,他是在离高考还有三个多月的时候,他已经辍学了。

他已经孔爱已经不能去正常的去上学了。

我就问他的原因,他是因为上完晚之邪。哎,好像都是九点多了吧。他就是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就是成人用品,一个硅胶的一个充气娃娃。

而且只有就是拿一个部位,那就好奇嘛,他就把它用了,因为一个是没有清晰啊。然后呢,再加上他也第一次使用这样的。

导致他的那个有点点尿路感啊,他就很紧张,他也就到网络上开始去搜网络的信息,真的是?

太强大了,各种说法都有,有的就说,哎,这样也有可能有风险。

如果前面一个人使用过的里面,如果有对方的体验,比如说尿道口和说生殖器有伤口的情况下,当你使用了以后,那你也会也有风险。他以为已经是艾滋病了。

他就笑得要死了,不敢跟老师说,不敢跟父母说,他就一直压抑压抑了,到已经就精神快崩溃了。老师就找到他的家长,就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但是他一直不敢说心理医生呢,就觉得他是焦虑啊,严重的焦虑就让他吃一点药。后来。

他还是在网上收,结果就收到我们中心了,所以就选择咨询我。

那我说,为什么不会干呢,因为你不具备感恩的条件。

这只是一个道具啊。也就是说,他没有传来缘尿道口,它并不属于伤口,它不可能形成提交换。

你这只能叫安全的啊。行为自卫的行为,他其实是属于安全的行为,包括他的尿路。我说了不是性病,因为没有病毒,但是有可能有一些细菌啊,有可能导致的这么一个感染。

那医生开一点这个尿路感染的西药就可以了。他去吃了四天以后,他的料路干扰就没有了,因为他现在还不是特别深,所以他也是很信任我。

他又慢慢的去远离网络,然后呢开始去回归学校,我那段时间也不断地跟他一些鼓励。后来他就三个月嘛,他说,我要把我最后的时间全力负的去投入学习,然后高考,好像他是考了718分。

上海财经大学,所以他是干预的,比较及时,那有的人,他恐了五六年,七八年了啊。这个时候他再来干预的话,第一效果没有这么好。

第二,他我们干预的次数也比较多,严重的可能需要进行药物的一些治疗。 有一个是河北唐山的,他咨询我的时候,他已经恐来应该有七年了。

他确实是有过一次婚外的新行为,妻子在怀孕期间嘛,去到这么一个按摩的地方去做了这么一个行为,但是的行为其实是还是安全的。

但是他害怕传了个他的爱人,然后他的爱人又传了个孩子啊。然后他就想了很多,第一次咨询我就已经觉得他的这种负能量远隔千米,但我都能够感觉他的这种负能量是非常严重的。

而且是非常焦虑。他担心的是对方女性新工作者提供的安全套可能不可靠,他觉得可能对方会害他。 我说,人家既然要提供安全?

套说明它是非常有安全意识的。

第二,那对方提供安全套的不是来保护你的,他更多的是要保护好他自己,他从事这个工作,他的风险在什么地方。

那你只要是全程使用了,正确使用了,那说明你这个行为就是安全的。

风险已经排除第一次,其实咨询效果不太好,他自己让我两次,但是我发现他的被迫害完全身是非常严重的。

就是特别敏感多疑。自从两次以后,他都觉得你到底是不是陈奕迅,是不是你本人,他依然还是在恐?

依然还是有担心,那我就建议他去精神科看一看他的这个心理问题,是否需要进行这个药物治疗。

但是他就冒我心里才有问题。

后来就开始各种谩骂,包括通过微博,包括我们中心平台,各种举报。我打电话打到卫健委啊,卫生厅啦。

各种举报各种攻击,像这样的案例其实也是很多的,我们也经常会遇到,因为他恐的时间太久了,再加上每个人的心理问题,他都不太一样。 确实恐爱的人群五花八门,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年近80的老人。

有教师也有退休干部,其中80%可能都是男性,但女性群体也不少。

这些人恐爱的原因各不相同,对疾病本身的不理解,添油加醋的都市传说,糟糕的互联网信息环境,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还有整个社会对艾滋病的污名化。

这些都可能让他们产生这种恐惧,但实际上,恐爱者往往都不会真的感染艾滋病。 这么多年来,陈晓宇只见过一位孔友,最终检测出hiv阳性。

不过这样的恐惧仍然是非常真实的,现在这样的阴影里久了,也会发展出严重的恐爱症状。

譬如说,强迫症或者是被害妄想症,而这些恐惧又很难找到出口。

人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也无法理解自己的不幸,就转而去攻击恐哀干预中心中心成了他们发泄的唯一出口。 所以我们中心事都搬迁了几次了,因为也有面巡的嘛。到我们中心来我们一对一的面巡。

但灭血以后,有的他不听,他还是要随时跑到我们中心来。

这样的人群是越来越多了,他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的一个工作。

他知道你要从哪里进去,要从哪里出来,他就在外面路口守住,你要躲的时候都躲不掉。

有时候遇到一个严重的他,一个人就会把我们都要搞崩溃的。

当时是一个男的啊。中午的时候,本来我要准备去吃饭,我看到就是有一个男的在我们的这个办公路的走道不停地走过去走过来。

所以我就顺便问一下,你是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想注意一下hv检测。

我就想,人家跑了这么远,那我还是尽量的,先给他注意一下,检测昨晚我再再去吃饭,我就给他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他说萌萌领导要害他,我说他为什么害你这个男的呢,长得也是特别清秀的。

他说那个领导,他被那个领导包养,也就是说有同性行为的。

后来他发现他这个领导呢?

不是很喜欢他了,他喜欢其他的男性了吗,因为他是第一次和这个男的在一起,他就是一直都是一对一的嘛。

再加上以前这个男人啊,对他也还是可以,他也从从来没想得过他自己会感染这么一个疾病。

所以当他发现这个领导就是和其他男性有可能有性行为了,然后呢,对他也不再关心了,他就觉得他的领导会不会感染,然后把他传染。

再加上他们以前也从来没有做任何的保护措施。 哎,那我说你最高检测也是可以的,那我就顺便给他做了检测检测结果呢?

还是音信。

我当时跟他做解释的时候,是我在实验室做,就没让他看见我说结果是阴性,没问题。

他就说,你是不是骗我,你是不是因为领导跟你打了招呼,我说你的领导是谁,我都不知道。

我知道他的这个心理的问题肯定还是有点重。 那我说,我就当着你的面,再给你做一个决策。

还是阴性。我想他现在就可以终于可以放心了。

当时呢,我的那个办公组上面就有把剪刀。

我以为他要请你去上厕所,结果他一下就去把那个剪刀就拿到手里,就准备给我刺过来,一下就把我搞欢了。我说你干嘛,然后就在办公室就扭打起来了嘛。

他说,你觉得是受了这个人的影响,他知道我要到来找你。然后他提前跟你说了,然后你通过各种方法然后来骗我。他当时就请去,非常激动,就一直把我囚禁在那个办公室两个多小时吧。后来我打电话让找到人来把我救出来的。

后来两天他还提出到到单位还要杀我,他就是有一些偏执,可能精神有都有些分泌的这种了啊,就是非常严重了。

所以说,像像这种的话,我们单纯的是做这么一个心里的疏导效果就不太好了,这种我们就可能需需要让它及时的进行这个治疗。 通常,当一个恐爱者来咨询的时候,中心会先做一个行为风险评估。

如果咨询者确实有过高风险的行为,就可以进行hiv检测和心理疏导。

如果这些都无济于事,而且咨询者还表现出某些认知或者是行为问题中心就会帮忙联系更专业的诊疗机构。

从成立以来,孔爱干预中心为十三万左右的孔友提供过服务。

通过上面提到的这套流程,90%的孔友最终能够成功的脱孔。

而关于艾滋病本身目前的抗逆转路病毒治疗,可以把人体内的艾滋病毒数量降到很低,甚至能够把病毒进程控制到几乎停止的水平。

越来越多的艾滋病毒感染者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他们的预期生命时间和质量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提高。 而且中国实行四面一关怀政策,只要感染者愿意就能够到指定的医院接受免费抗病毒治疗。

但即便如此,对艾滋病的恐惧还是没有消除。 这么多年以来,陈晓宇也见证了不少悲剧。

其中对他打击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一个好朋友,是我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他的,他是我朋友的好朋友,我又是我这个朋友的好朋友。但是呢。

我朋友还开玩笑的介绍,哎呀,陈医生是助爱的,他还特别幽默的,其实一下跑到我的大腿上是不是这样做的,还搞得就是所有人都还在那里笑,又觉得他很幽默,特别乐观的。

其实我经常在我的朋友里面,包括我朋友圈随时都在科普这样的一些信息,但是他最后还是感染。

他已经结婚了,但是呢,我不知道他是同性,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网络方面去想过他,也是在一次去出差的过程当中。

他就去约来一次,就一次用他做的被动方。

他想到是对方也好像是带套了,所以他当时根本没有想过他会感恩,是在半个月左右的时候。他说他身体有一些不舒服。

他当时就问我,我当时还开玩笑说,我说,这和艾滋病的急性期的症状非常相似。

我说,你是不是最近有过一些什么高额的行为,他一下就没有说话。我本来以为是开玩笑的。

他说,有空,我再单独再找你一下。

过了两天,他单独找我,他又说了他是同性。

然后他有过这么一次行为,我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所以当他拉他说出来的时候,一下就让我就很警惕了,结果一场就是阳性。 哎呀,本来。

我真的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的,他也是很绝望,也是很痛苦,但是他和我想象的就不一样,是他不愿意接受任何的资料。

我是做了所有的思想工作,踏不住,因为他觉得他如果一次一次要他老婆就会发现啊,因为他的呃,有一个公司吧,公司住的是非常大的,而且他抽烟喝酒啊,都很厉害。

然后经常还要熬夜。

方母随时都在提醒他,但是因为每一次提前他,他就说,我就相当于在提前他,他就是病人。

他觉得我是在暗示他,他就把微信微信拉黑了,电话也拉黑了,后来就没再联系。

上周的时候就是我之前那个朋友。 我碰到他,他说,明天我要去参加那个站里,你去不去?

我说,什么这样的呀,他说,那个朋友已经去世了啊,但是我就眼泪一下就可能就要就要出来。

所以我就要说,哎,我要我要回家,我们改天改天再约吧,影响了我可能一周多的情绪。

那天每天我去跑个十多公里,各种后悔,各种自责。

我见他最后一面,一年多以前我请他喝茶,我说再找他说一下,我是想正向的宣传嘛。

有些药物它的副作用很低的,人家也吃了药以后完全没有一点点副作用。

他说,我要教他怎么样服用药,比如说不被家人发现我送他的药盒,比如说三面体维生素的。 但是他一直都是很垂这种痕抵抗的这种状态,因为他觉得得这个病,他宁愿死。

他不愿意去让任何人知道他得了这个病,他不敢去想象他被其他的歧视,因为他以前他是成功人士。

他没办法去解释这个结果,所以他选择他从慕尼约斯其他人我能帮助,但是我身边的朋友,我还是没能够满足到他。

孩子就就是他的离开,总觉得和我有关系,总是觉得自己哪里没做好,毕竟我还是人,哎,都有感情的。

他毕竟是一条生命,也是我的好朋友啊。

任何一条生命从我身边离开,我都是很难过的。

这做这个工作这么多年,其实我的改变才是最大的,包括我身边的所有朋友,就觉得我变得越来越正能量,因为我觉得我面对的都是负能量。

我需要得到他们正能量,所以我在宣传健康,我也让我自己更健康了,包括我的生活习惯是非常好的。

第二,这么多年的这个工作当中,对于生死说了说,其实我才是看得最透的,我更加的去懂得我,有时间我去帮助所有的人,我有时间去陪伴我的家人。

我有时间去锻炼我的身体,我就觉得时间更宝贵,那我们真的要活在当下?

但是我身边的有些朋友就说,你住在那个工作,给我再多的金钱,我都不愿意做。你都是和亲神经病,都是一群和一些他们无法去接受的。这样一群人贴贴在一起,相处包括有时候出去啊。别人介绍我是做这个工作的,有时候他都不会靠近我做。

那都会歧视我一样,不被理解很正常。我们不可能被所有人都都能够理解,就是自己能够理解自己。

我期待艾滋病早一天能够治愈。

没有朋友了,因为能够治愈了,大家就不怕了,我就下岗了,我就退休了啊,这是我最底下的这种状态,我也不被你们记起,到时候我可能就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

能够被你们记起,有时候真的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外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实习生朱思维。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9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