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缅边境赌石头: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倾家荡产
gezhong2022-05-04  195



我在中缅边境赌石头: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倾家荡产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名字有点儿拗口,叫神思为山。

他是一名赌石店老板,在中缅边境,云南省迎江县卖了小十年的石头。

这个石头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内部含有翡翠的翡翠原石,而所谓赌石,就像一场赌博,隔着石头,你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有把石头切开,才能知道里面的翡翠到底好不好,根据品相的好坏,赌石的出价千差万别。

有几百块的,也有几千万的,无论多少钱,一旦售出开度,没有回头见。

这么多年深似微山,见过形形色色的赌石人,每天都像过山车,看着他们一刀穷一刀,富有人哭,有人笑。

其实十年前二十多岁的神思为山,本来是在长沙老家本本纷纷的做建材生意,有一天他上门找客户结算费用,客户忽然提议用自己手指上带着的翡翠界面来抵工程款。

深似微山一听没多想就一口拒绝了,他的司机就送我出公司嘛。

他就顺带就跟我说了一句,哎,他说这个界面的话,是我跟老板一起在云南腾冲啊,将近花了260000多块钱买的。

心里的话就非常的触动,因为做大理石材料提供的话是非常辛苦的,也每天要奔波在工地上面,这个钱挣的比较辛苦,也比较麻烦。

所以那个时候就动了心思留意了。你想一想,小小的一个戒指,120多万块钱哦,那种性利润肯定是非常高的。

然后买这个东西的人的话,面对的也是一些非常有物质基础的,他也不差这个钱啊,就动了这方面心思,当时的话就在长沙的啊,各个古玩市场,然后就是匪事赌事店。

诶,去了解去打听,包括我以前做的一些客户就跟他们聊诶,这个翡翠,你们到底是在哪里买的?

他的产地是在哪里,从哪里来,却有这么一个过程。经过一番调研,深思为山,发现赌石有赚头。

所以他决定转行就做赌石生意。

他从湖南坐火车到昆明,又坐了几天大巴终于到了翡翠之乡。云南迎江这个小县城,自古就是缅甸珠宝通往中国内地最便捷的六路通道。

现在已经成了翡翠赌石生意的源头集散地赌石和一般的行当不同,多数是血亲之间传帮带叔叔带子侄,这样去了好多家闭门羹,身上带的钱又马上花完的时候深思微山,终于拜了一个陈姓的老板当师傅。

每天就在店里打扫卫生,端茶倒水,就这样做了两年。 2011年,陈师傅赚够了钱移民加拿大?

深思为善就出来单干,开了一家石头店卖赌石。

在这里,他主要从缅甸人手里进口翡翠原始毛料,然后再转手卖给从大江南北来到营江的赌石玩家,从中赚起利益被拿到更具性价比的石头,深似微山和朋友们经常跃进,直接前往缅甸拿货。

在银江这边会有非常多的缅甸人,他们经常会有带货过来,也可以到缅甸人住的地方,这就属于走私过来的石头,私人夹带的。

因为去那边的话,第一个你是要须有需要一个充足的一个资金。

像我们一般过去的话,我们会找一个中间人,因为缅甸那边的话,当地紧迫族的克勤族的,歹族的,然后一来二去就会认识那么一两个关系,非常好的。

跟他谈好以后,他会愿意带你过去,你也相信他的能力。

然后我们过去的话,基本上前期会在这边办一个编民出境证,然后到了甘拜地,甘拜地属于缅甸啊。

又需要办一个商贸证,然后还有一个什么呢,要疏通关系,因为翡翠在缅甸市禁止私下交易的还是禁止。

诶,缅甸和外国人交易,他属于走私行为,然后跟一般我们是跟移民局移民局沟通。呃,也就是说保护费的意思嘛,孝敬一下。

那移民局就会打电话从甘拜地到密植啦,从蜜汁辣到这个场上怕杆区,它中间都有关卡的,如果你不打招呼还肯定会查,你查了你那要拘留啊,那要罚款啊。

那他打打了招呼以后,他就直接说嘛,诶,这是我朋友亲戚直接放过去就行了。

嗯,对,然后到了帕赶到了。帕赶的话就是一个中转站,离所有的矿区的距离都比较方便,到了怕感的话,就是风险比较高了。

为什么呢?因为帕改明面上是由政府军控制,但是他所在的这个区域是属于缅北区域,这一块是属于山地地带,就是独立军。

也不能够叫反政府武装,就像独立军非常的多,他都是生活在这一带。 他如果没钱呢,那肯定想的话弄钱呢。

它可以防你出去,它可以化妆成居民,是吧,随时把枪拿出来,顶着你跟我走。

啊,这,这就是风险。

那一次的话,我们联系的是左左祖祖的话,是认识有四五年时间的,在银江这边,因为他经常来往。

怕赶到银江这一带,经常带货过来,他是缅甸紧迫族的,他哥哥的话刚好在一个。 呃,在山顶里面认一个小头领,是一个小头领,就有一点权利的那种。

所以那一次,我们就决定去那个风险比较高的那个达姆坎矿区。呃,过去的话,我们从帕赶开车到达木坎的话,大概是要两个小时车程左右。嗯,当时的话是。

加上向导佐佐,也就是翻译就四个人,总共四个人,所以我们是上午大概九点半左右的样子,就从判断开始开车出发了才是在后面。呃,天气挺好的呃,放勤放勤,为什么我们要找左左嘞,安全是另一方面他能够看到货,这也是很重要的。

然后就他约定,呃,他认识的那几家就敲门去。看到第三家去看的时候,呃,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房间里面的话就是我。

和我两个朋友,还有卓卓,还有货主,总共的话就是五个人在一个小房间里面谈货,看的谈的差不多的时候,装的一脚门就开了,冲进了一些人,你还没看清楚人你就挨揍了啊。就是有那种山冰很瘦的,很老实。那种机枪冲进来,冲进来就揍人的那种,连打在踹往市里就用枪头砸,用脚踹用脚踢。 然后他叽里呱啦,叽里呱啦说了什么你都听不懂。

然后打了看到我们都没什么反抗呢,你就全部用枪指着我们,让我们跪着把手举起来。

当时挨揍的时候是没提他感觉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当时还没意识到很严重,他们冲进来就感觉像我们国内派出所冲进来一样的。

不肯要你的命嘛。但是人家一进过来揍你,打你的时候往死里打的时候,你就感觉这是这和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真的会要你的命,那个时候就开始怕了。

特别是被用呛指着你的头的时候,那从来没被枪指过,就是不是说你说我要冷静下来就冷静,就是你浑身。

但是身身体就是不由自主的在一直颤抖,一直颤抖,一直颤抖。

呃,当时的话就是左左跟他沟通,大概说了,呃,呃,也没聊多少剧聊了孙悟具,哎,很幸运,那那个山兵就允许左左他打个电话。

然后左左就跟他哥哥打了电话。

他打完电话以后,然后把电话给那个珊斌嘛。

然后就用那个警播组语言,有可能是熟悉的,很幸运。那一下很熟悉的叫嗷嗷叫,叫了一声就把东西收了,然后走走就说。

给点烟钱意识一下呃,给他的小队长呃,十万块钱免币相当于多少呢,因为在中国这边我们通过地下钱庄兑兑换免闭的那个对对率可能今天高一点,有可能明天少一点,有可能今天对一百九有可能明天对216啊,没啥就这样的呃,事情一过了以后就手好痛,手是很木的,痛的很木的,就发现这个手不对厨师的就应该是手段呢,应该是手段的。我说,那要回去治疗就很着急。

然后我们就赶紧走,就抱着手就上车,经常上了车,然后开开了大概五分钟车程的时候,突然间又有一辆那种越车,然后坐满了山冰的重回来追上了两张车。

年纪都不是很大的,有可能就是十八九岁哦,就是少数民族的人没有统一的那种服装,没有统一的那种服装特商都爱的枪嘛,那武装力量就相当于武装力量。

哎,那种场景就是带仔的羔羊。

第一次没有准备第二次的感觉,很愤怒的感觉,自己就是猪羊鱼肉一样随人任人宰割。

他妈的,大不了跟你拼的也就是一条命,经验我要弄死我把手端打断了,还配得起,还要这样弄就很冲动,就想找巴士或者找什么东西,我再找个武器,要找个武器放在手上。

不管用什么枪指头,一定弄死一个再说,因为感觉不把自己当人看呢,从来没收过这种气,感觉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勇气。我说我死也要拿一个垫背,反正人真一口气不舒服,但是搞得太窝了哈。 另一种反应,第二次受刺激,还好一下车我下车比较慢,找东西我是最后一个下的。

当时也与愤怒有关,我也想看清楚一下形式,然后下来以后发现是左左他的大哥徐金一场,我手上我记得我不知道是我是拿了一个榔头,还是个石头去了,就是拽的梯子拽的痕迹哦,平静下来了,又聊了很久,那就发现他哥哥他就很感激,很感谢。

当时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后面也不想去声响,其他的原因呢,赌石生意的每一步都铺满了风险,月经拿货只是第一步,像遇到山冰,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这部分的风险就需要像神思威山这样的赌石店老板自己来承担,用他的话来说,就怕有命来没命回。

要是山兵一枪把你崩了扔山里照样谁也找不到。

而等到拿到这些翡翠岩石毛料之后,剩下的风险就从赌石店老板转移到赌石玩家身上了,这个过程就是真正的赌石赌石,这一块风险还是挺高的。呃,可以这样说吧。

一百克石头里面切开来。

算涨的,嗯,就是算涨的,最多也就十个左右。在赌之前大家都说好了这个东西翡翠长与垮与买卖无关,买卖之前就必须自己要思考。

辞高好这东西有七涨,也有七垮七涨呢,我不可能也要你退货接垮了你也别找我退货。

切掌和切垮都是赌石圈的专用术语,切掌顾名思义就是一块石头切出来之后,发现里面的翡翠价值大大,超出了玩家购买毛料的价格。

等于是大赚了一笔,切垮就是反制,相当于是花高价买了一块不值钱的石头。

但无论切掌切垮赌石交易,一旦达成开度,没有回头路,尽管赌石圈儿有这样默认的规则,切垮的风险也非常高,但是千里迢迢赶往银江买赌石的客户仍然是络绎不绝。

这些客户的身份各异,最普通的就是来当地旅游的游客。 那个的话是姓那个黄黄山的黄,那黄哥他的话是来这边旅游的,跟他媳妇一起过来的一起过来的那天的话是,大概是中午左右逛到我店里面,逛到我店里面说。

嗯,要看石头要赌石,要玩赌石,他说玩个35000块钱的就已经算挺好的了吧,就报了一个黑乌纱的黑皮子的,就是我们平常看这种料子,就是看的很普通东西,基本上十个呢。

十个包括一百个里面切出来的话,很难切出很好的东西的。

他这个怎么切,我说有工厂放工厂去,我叫我朋友来朋友来报的。

过去切加工厂的话,就是放一排切石头的那种油具,邮寄的话就是像一个箱子一样的,但是里面有锯片。

放到邮具里面去切,然后还有做了个手镯的那个机器切的那个半个小时,然后我们一直在聊天。

聊到后面他都很灰心丧气了,还觉得35000块钱应该切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因为按照平常来说,我就是实事求是的,说一些客观原因嘛。

呃,这个是从卖这个价位是有它的原因的。 然后他的老婆就在旁边说,啊,你看35000块钱学会交了吧,你的结果一切出来。我的朋友说给红包,呃,来客户就去看嘛,他已经涨了就好激动嘛。我就拿了一冲洗出来,放在桌上一看,哎呀,我说涨了。

然后我来客户嘛。黄哥嘛,大军涨了涨了多少值二万块钱呢,或者八十不止哦,现在现在这个样子不止那是多少?

我说,看的话,现在看的话,一条桌子出来,按成品按市场价值卖的话,应该要卖十多万呢啊,那值钱了,这东西能不能够传家了,能不能有收藏价值来问我,因为到了兵种了嘛。

我说,还是有的,你包括做牌子观念都可以的,但我不明白了,就抱着石头,我店里都没回,直接走了,人家跑了。

留了一个联系方式。

这是一个除了偶尔上门的游客,神似微山,有两类稳定的客户员,一是来自外地的同行,二是资深的赌石。玩家外地的同行是因为需要定期从迎江进货。

而玩家往往是具备殷实的经济基础,拿出几千万来买石头也无所谓,他们赌石的目的主要是单纯的玩儿和收藏。

嗯,嗯,是不方便,指明到现在是江西的江西那边的一个地方的一个西游矿的老板,做稀土做稀土的老板和当地的一个书记,还有那个死机一起过来的,六十岁左右就是脸的话就是比较圆啊,身高的话大概是一米665。

566左右,戴了一个金丝眼镜,然后头型的话就是有点偏地中海的那种感觉,气势比较多,往我那里一坐,那么两个就直接往边上靠了。

他说有没有好的保险柜里有什么好东西,都摆出来给我看一看。

我说好的行为了,刚好那个时候是三个朋友和我一起买的那件货的话,我们啊,陈本家就去了990几万,平常那间户我们报价的话都是报要报一百六左右。

把保险柜里面的好一点的那个底价高一点的毛料全部摆脱上来,看完一圈基本就是这样的,把喜欢的石头拨这边。

我当时记得还连续拉了六块拉在自己手边上,我保险柜里总共才17块石头放假的话,基本上他挑的那些的话都是属于品质比较好的。

加起来就是那六件货的话,是将近要九十几万块钱货才会卖,知道不然后的话。他问完钱就在那里看,然后谈价的不是他,是那个做稀土声音的老板,跟我谈家的,他们就880000块钱嘛,做了880000块钱。

跟那个系统老板台湾的刷完看,那就走了。他说了看。

半年左右吧,又来了一次,这是没带系统老板过来的,自己来了一次,第二次还又过来的时候。

但是就是他和他司机过来,然后第二次他自己来买的话,买的不多,也就二十多万块钱。石头一六年初都有找过买过石头,但是一六年除那一次是最后一次,那一次只卖了七万多块钱石头。

从此以后就没有了。他在我这里加起来买的石头的话也就一百多万。 在游客同行和资深玩家之外,深思微商的客户群体里还有一类。

更为特殊的存在,如果说前三类人是在玩儿土神话,那最后这一类就只是单纯的在赌国内目前合法的赌有哪几种?

一个是澳门赌场,对不对?还有一个就是啊,买福利彩票也只相当于读了,然后一个就是股市,然后再延伸一个就是赌石,这种人基本上抱着目的的话都是一夜暴富。

我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啊,这种心态来的,而且是比较降的,这种人你就是你。劝是劝不回的,是劝酒不归的一六年。那个时候朋友在网上看到我帖子,好像看这个帖子,然后他就直接找上门来了。

到了银江这边,嗯,年纪的话大概是个86岁,头发是留的比较长的那种篇分来首陈老师看你写的计时,你做这行非常久了。

然后我的话是姓孙?

我的事也是没的办法了,想求你帮帮忙。

家里面父母的话也病重,原来做生意的话一直也不顺,也亏了些钱,现在手上借了点钱,加上自己的钱的话,想来这边搏一搏,你帮帮我。

我切石头的话,切得好的话,翻倍也快,你帮个忙帮我弄一下。 我一听我当时就有点懵,我说,你要是想暴富的话,我真的帮不了你。

我说很现实的例子,如果我这东西我能看涨的话,我为什么我不止自己不把它切出来。

哎,我跟你一起切了。

我说,我们自己看的话也是一个几率啊。我就说这个东西这方面几率很高很大,不能够暴涨的。我说,我承担不了这个风险,我也没必要去挣你这个钱。

走了走了,然后第三天在市场上那市场就看到他了。 嗯,我,我看到了。我说你怎么了,但是我还是想要切一块,我已经气了,这将近56000块钱的他们都说涨了,你帮我看看我气的这个石头涨了没有。

带到还去了住的那个宾馆,那几十块钱一碗的那种450块钱一碗的那种很差的宾馆嘛。

去看我一看,哇,汽车什么东西曾经是为人骗的嘛。

我这东西切出来布置钱哦,他说,那我现在怎么办,我还是还是想要赌诶不堵。我没得退路了,我没地方搞钱了,我父母在医院还等着我,我去哪里弄钱都不愿意借钱给我了。我死的搞不到钱了。 嘉靖阁的一个星期看到他那个时候看到还是很憔悴的,很久没洗澡的那种感觉很臭,味道很重。

你知道不,我就说我他他,他那时候没叫我还看见我的,还没叫我不好意思的一个样子,那我看到他了,还有,呃,没做生。我说,你怎么了,我还没做生?

哦,是,要不是吃点东西,你吃东西了没有,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可以,然后我就把它叫到这边的那种小吃店呢。几边的小吃店呢。

点了一杯饮料,然后点的一些什么竹皮呀,猪皮呀,什么鸡爪啊就要吃,也就半个月左右,人就被折磨成这样了。

这种人的话就基本上来说的话,也就是说你跟他沟通交流,你会发现那是比较浮躁的啊。你跟他讲讲粉色的一些知识原理还不会听你别跟我说这么多,你要告诉我,你气掌那几个,那几个是什么样子的石头?

这种事情还很感兴趣,就是我们一个同乡。

周哥来这边的话是带了几百万,一开始过来是准备做赌石生意的,跟我们一样,我我认识他的是年纪比我大个十来岁,有四十多岁。

这个都是原来在老家老家就是做买卖的,手上弄了点钱想做想改做翡翠这一行,你上次身上的话是有五六百万,这是有五六百万资金的要来这边的话,就被另外一个同乡。

然后他自己本身那个人的话就是一张嘴,没什么看似他的经验的,去老免那里带他看啊,有可能那东西舒兰听见就说,死要面子又装模作样的人啊,有可能是一万块钱的东西,他会跟他说啊,这东西好,这东西好老免疫开价开个十万块,那这东西最少要560000,最少值个560000,能够560000买下来,你就赚了这种人,然后一切出来气垮了哦,那也正常。

他这就是说,平常你一转手卖也能够卖个十多万只只干这种事情,看看着看死人不偿命的那种那种角色。

然后你在这个过程中带你去买了吗?

他会找老勉拿点回扣吗,然后一来二去的话,花了两三百万的时候,对人的话都不傻,现在人对不对,花两三百万的时候,他一开始发现了这个老乡,好像没什么本事啊。

那反正这个老乡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没什么真本事,有点忽悠人就开始疏远他了嘛。

要这周哥的话,就后面就开始结论,这一行就跟我们老乡几个人,因为他是手上有资金,跟老勉相处的也好,也比较大方。

他们就愿意带他带他去做翻译嘛,带他去厂商拿货,他去厂商,然后去厂商,然后的话就。

那时候嗯,场上拿货的话就是私人开采的那种小情况非常多。

那个私私人开采的那种小情况是管理非常的混乱,因为它是在那个山林里面,山里面环啊,那个环境就非常恶劣。

这在山顶里面的话基本上抽大烟呢,吸毒的就非常多。

然后那时候那些小矿主的话都喜欢抽大烟,大烟鬼你知道吧,那个时候因为你来进货,那朋友可以来一口一口嘛,你来一口,你也抽大烟绝命诶,说明我们是一伙人留了来。如果你不臭,哎,不要买我货了你。

不是好朋友见证这样的性质,你知道吗,然后那周哥那个时候就觉得哎,丑大爷这边云南这边边境先生抽的也多,辣饼也多,觉得应该无所谓啊,抽了几口以后就上瘾了,慢慢的慢慢的就上瘾了。

对算能到了,然后老婆孩子把钱败光以后老婆孩子就走了就走了啊,带过来,刘文老婆孩子回老家了嘛,刘刘洋过来的。

然后他是离不开,不能够离开银江的,因为他已经染上了这个大烟瘾,你到外地是买不到的?

这边有大营购卖,这就非常便宜,然后就吸了毒,以后就会有幻想,然后就比较喜欢自己去供手动这块石头。一般来说,我们买了一块石头过来,最多是洗刷干净,让它更好的表现卖给下一家。

但是他的话会情不自禁的动手把他挖个洞,看看里面怎么样,然后切一刀,看看效果怎么样。

然后这样还不算,还是越挖越深的那种,就是吸毒啊,中毒了,越滑越深,那做梦一样的有点。

然后出了三百万的那件石头,他就是这样的,一层一层的去磨一层,一层一层去磨磨到最后面那个绿色全部没有了。

那个东西人家最多只能够出到三万块钱呢。

呃,十一公十一公斤左右的石头被他磨成了三公斤,左右手磨,用手磨魔障呢。这样的人现在基本上的话就是以前。嗯,我们以前受过他一些帮助和恩惠的老乡的话,会有时候会接近一下头。

比如说,呃,这个月我给个一千块钱给他伙食费,要下个月另外一个朋友给个一千块钱火车费给他。

就这样,他过着大雁前,我们也不愿意出来,那可以一个月不下楼。

这种人还在银江躲在楼上坐在楼上,现在就是拿些攻击料给他去把弯,他也是拉公鸡料,还是一个硬的洗刷。

就说离不开石头了,没有石头给他,他给他就二家就会发疯。

那像这边我们同行的话,有很多都是毁在不是毁在石头上面,是毁在赌上面那翡翠的话,你如果说单纯去寻求他的一个,哎啊,文化价值?

寓意价值,这是挺好的,但你单纯去追求一个堵字的话,我觉得就像我们那种普通水平的人的话,是不应该去冲碰的。

你没有非常雄厚的物质基础的话,你没你没有资格来玩赌石,因为你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安哲,本期节目由福奇器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46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