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监狱 25 年变化史
gezhong2022-05-11  338

一位监狱研究者的观察。 故事FM ❜ 第 434 期 故事FM 有个非常著名的系列叫「铁窗泪」,老听众应该都很熟悉,在这个系列里,我们收集了中国人在世界各地「坐牢」的故事。 上一次「铁窗泪」系列更新,还是 2020 年 1 月份的时候,我们采访了一位国内的狱警,请他讲了讲了现在的监狱是如何运行的。 今天呢,我们继续讲国内的监狱,但我们要倒回 25 年前,说说这二十多年来监狱在关押制度、狱警管理、服刑犯人与狱警关系方面发生的巨大变化。 今天的讲述者宋立军博士是专门研究监狱的学者,也是 故事FM 的听众。他曾经在监狱系统从事一线的工作和教学科研长达 25 年,今年刚从监狱系统调出,任教于南方某高校的法学院。 故事的开始要回到 1995 年,原本中文系毕业的宋立军本应该和监狱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但那年他和同学们选择去「四处都是机会」的南方,碰一碰运气,没想到自此与监狱产生了一生的联系。 /Staff/ 讲述者 | 宋立军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Elevator Exchange - Dave Porter(铁窗泪) 03.Wood Writing Session(野...

中国监狱 25 年变化史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节目散故事fm有个非常著名的系列啊,叫铁窗类系列。我相信很多听众都听过。

在这个系列里我们收集中国人在世界各地坐牢的故事,但上一次铁窗类系列更新啊,还是2020年一月份的时候,那次我们采访了一位国内的预警,请他讲了讲现在的监狱是如何运行的。 那今天呢,我们还是讲国内的监狱。

我们来讲一讲他二十多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次呢,我们是邀请到了专门研究监狱的学者,也是顾察范们的听众。宋丽君博士,宋帝君曾经在监狱系统从事第一线的工作和科学教研,一共有25年了。

今年从监狱系统调出任教于南方某高校的法学院,而今天的故事啊,要从1995年说起。

那年宋丽君刚刚从中文系毕业,想要去南方找找机会。

一,我是七年生的吗?

1995年大学毕业那个年代的人就认为江南到处都是淘金的地方啊。

那我跟我的小伙伴们就到了这边来去找工作,没想到在省城里的招聘的这种摊位有很多很多,我们就到处转。

结果我赚到一个监狱管理局举办的一个招聘的一个那个吧台。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这个省的监狱管理局,第一次在人才市场上招聘,我就赶上了。我当时呢是在大学里写了一些东西,比如说小散文呐,采访啊等等。

那些写作的作品我就给招聘人员看,他们感觉我可能更适合到监狱做文秘工作,这当场就签协议了,真的是很兴奋,兴奋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要当警察了,因为我是近视吗,没想过说还能做警察?

然后到七月份吧,我就到了监狱工作,金钱玉就有培训了。

我记得我们培训第一课,或者是刚开始给我们一个震撼,就是啊,放的是血案警示录全国各地这种警察被杀的这种录像,我们就看去血淋淋的真的是那镜头,让我们看着很恐怖啊。所以呢,在培训的人员给我们讲监狱是火山口是炸药库,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地方。

就这个我在后来的工作里面也发生,我们监狱一个警察被犯人祸祸打死。这样一个一个过程就是刚进入教育的时候,是这样一个教育,具体以前没想过那么太多,但是那里面真是活生生全国各地的全都有啊。那个时候也确实是着实很害怕呀,就是确实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高墙内的封闭式监狱不同。

在宋立军参加工作前,有一部分刑期短的犯人会归为劳改队,从事一些野外的作业,像种棉花呀,采茶呀,去煤矿采煤啊等等。

获得一些形式上的自由。

当时只要是劳改队里发展,周边的群众都看得到,不光看得到这些泛然,曾经在我之前嘛,在我工作之前,他们讲过。

犯人能够开着翻导车,从监狱开到地方某个事,自己一个人不要人干,包括我,我工作的时候也是你想把犯人要送出,这个就是有围墙那个监监狱这个大门,我只要跟武警挥挥手,然后一打开门饭就可以出去了。那个时候就那么自由。

那我刚参加工作,就九五年参加工作的时候,犯人还可以给警察家里装修,各种各样,你想象不到就是。

真的是分散,到处都可以看到去看到泛然那泛恩,比如水泥做完水泥要要给运出去发货嘛,那船户跟饭之间,那就是有都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有人船户会给犯人一条儿香烟的或几包儿香烟完了,犯人多给他们几包这个水泥。所以说劳改队的这种关押模式,它是一个分散型的,就是你到处都能看到犯人到处能看到工头。当然用这个人,这些人就会先先排膜,说这个人不会逃跑啊,或者出什么情况,但也会出意外。你比如说哎,像像酒的出出的人,或者是强奸呐等等,这些事情也都出现内容,这种事情多。

那你比如说这个他在野外菜棉花棉花都一人多高,你说他想跑不是随便跑吗,是吧?所以那个时代就是跑人很正常啊,经常拉警报就是一会儿跑了,一个又跑了一个,有的一些一年跑的好多,就是那1994年之后,一直到了应该到2000年左右啊,把所有犯人权守进来了,我一墙外边再也看不到发展了,真的服刑人员的与世隔绝啊。

实行全面监禁了之后,为了预防逃脱,监狱在硬件和管理上都进行了很多的升级,把服刑人员越狱的可能性降低到了近乎为零。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出现过个别通过巧妙的手段逃出监狱的人,逃跑的犯人里的智慧,你是想象不到的。

比如说像这个肖申克救赎那个电影里面,你看逃跑就很巧妙,是不是呀?

那我在另一个省区调研的时候,有一个人给我讲,他们监狱曾经发生过一个预谋脱逃的案件。

那他想逃跑,必须现在的高强电网,包括内部的这种栅栏呐都很紧密。

甚至还有狼狗啊等等这类似的。

呃,这种境界的一些设施,那有一个犯人呢,就是因为可能也不是近几年了,前几年啊,前几年一个犯人呢,就是每次收工的时候都会拿一瓶水。

他看到有一个那个铁栅栏,那地方有袖,他就每次都倒一点水上去,每次倒一点水上去就是目的,让它赶快嗅掉,然后好好有脱逃的机会啊。

犯人都会动很多的脑筋,但现在很少嘛,很少。 1994年,中国的监狱法出台。

这之后,监狱加强了对预警行为的严格约束,过去一些隐藏在监狱角落里的陋习和顽疾被一一清理。

那回顾这二十年来,宋帝君最大的感触就是预警和服刑人员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反转。

那我当时是在大队里面做那些,因为当时的大队呢,是属于管理中队的,现在很少有中队了,中队全都变成大队大队,后来又变成的叫监区。那我在大醉座那天就跟着跟着我的同事到到中队里面去检查工作。

他们带着对讲机,我当时还没有对讲机,好像是到那边儿去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打铁门一开,然后就是干不好。

就是都这样都在喊的都干不好,这个犯人的头都剃咣咣的,然后好多人的头上都有伤疤,那很显然是打架呀,或者什么呀。那那那个时候大家都偶得也比较多,过去的警察是可以随便的行使自己的这种强权的这种姿态的。

那个时候那野蛮那山嘴巴踹一脚,骂爹骂娘的都很正常,那这种情况也是2000年左右,渐渐的就消除了这种情况。

当时呢,就是警察被犯人称呼为政府报告政府警察的身份就是政府的化身。

犯人也是这么来,不可能心里怎么想的,表面都是这样的,来对待就是你就是政府。

所以我要对你尊重,我要服你,您哪怕打我了,只要打得对,他们就特别符合。

现在情况就完全变了。 我们现在可能忽略了一点,就是罪犯的维权意识。

越来越强,在过去野蛮的管理的这种时代,犯人自己就认为自己没权利。

那现在这种文明的管理之后,他目前倾向明显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说,他会想办法找出警察是违反规定的地方,找到之后并且有理有据地指出你这个是违法的。

因为人呢,是没办法,就是永远是那样清醒的,或者是一点错误没有的不可能的。

我也听过一个女监的一个警察跟我讲了,说他一个同事嘛到监狱里面上班,早晨上班带的是肉包子。

他监狱看犯人吃的馒头很好,就割他的肉包子,跟犯人的馒头做了交换。

那如果我们普通人会认为是个很好的包子,布满的好吗?

但犯人就向前一举报了,说这警察吃秋粮?

受处理,但是我参加工作人可不是这样。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一到晚上,犯人都给我们煮方便面,活得一长鸡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那我要洗澡了,就把我的衣服全换好,内衣什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

那给我泡脚理发,挖耳朵,我们都是这样服务啊,接受这样的服务,现在没有了,不可能没有了,你就想想那个时候。

警察是多么享受啊。

现在你看拥有包子,换一个馒头都会受举报,更没人去打骂了。那打骂呢犯,有句话说我让你脱掉警服就公开,这么讲啊,就已经到了。就这样,一个权利意识越来越越越越大,甚至有人认为权力意识已经膨胀了。

这个时候呢带来一个问题。

警察的心力落差特别大,你看过去,你啊,犯了罪害有什么权利可言。

今天把警察砍得死死的,上边儿砍着犯人,看着两边看着这个警察,你就可想而知这个里面警察里面的心态呀。

过去的你,比如现在我刚才参加工作的时候,监狱警察把监狱工作作为事业,看我们工作,当时工作要一个犯人犯了错误。

我们一谈就谈两三个小时,跟弹簧那打归打啊,他还得谈。

现在很难了,现在呢,因为你比如说像农村监狱,那警察都住在城市里,那农村这边儿就变它,就是我上班去下班就回来上班去下班回来。

你想想这是什么状态,我那时候住的房子去,在监狱旁边,那吃完饭就跑到借房里面去了,他就觉着那一块儿就是是我的工作。我很我需要投入的地方,现在被人那块儿是我拿钱拿到我的应得的收入的地方。我觉得这这是两个。

同的时代的变化,那他带来的心理落差有多大。

比如说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回想起当时做警察那种荣耀到今天这种憋屈,现在我变得谨小慎微,甚至连饭都不敢管的人。

你说他得有多心理压力多大,我们现在能找到的最新的数据啊,也是2012年的了。

那截至到2012年呢,中国有300000的监狱警察,是数量仅次于公安警察的第二大警种。

但他们好像是社会里的隐形人,很难会引起外界的关注。

从今年二月份开始,中国有五所监狱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病例,那监狱系统就开始实行严格的全封闭管理。

那在将近十个月之后啊,整个社会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运作的当下,监狱紧张防备的状态仍然没有放松。

几十万的监狱警察分批轮流进行全封闭的执勤,无法正常的休息,无法照顾家庭。

同时呢,管理方面出现的一些新规也让预警们倍感压力,好像他们也成了制度的囚犯,无法逃离山东青岛的监狱。一个叫孙明的。

他是1975年生,比我小四岁,九月份嘛,九月底,九月29日那一天。

从零十到三十值班,这个就俗称为瞪眼吧。

沙街荡野般监狱有一种制度就是经过近两年嘛,有个制度,晚上必须瞪眼看视频,这种灯眼看视频是目的什么呢?

每个间房都有号房里面都有那个监控,怕犯人自杀呀,或出什么情况,大家都哦,看监控的警察?

头顶上还有个监控,也有人在监控他被要求不能死板板的坐这边,比如说要眨几下眼对着摄像刀咬几下身子,证明你没有大盹儿。

这种瞪眼般呢,实行了,大概有两年多了吧。

其实没必要,自从到演班之后,可能全国呀,因为灯眼般引发的突然死亡,牺牲在岗位上,时间。

应该是增加了,那这个孙明呢,就是这种情况。下零时到三时,登眼班当天的29号八点到十七点三十,又带犯人劳动,你看中间休息五个小时是不是?

然后是十九点开始开会,十九点五十六的时候,突怕疾疾病抢救无效死亡。

他整个在封闭期间第一次封闭的时候,是连续封闭六十年,也就是这种在岗位上牺牲的警察的消息是没有人去关注的。

到目前为止,整个监狱系统的疫情的风B模式还没有接受,依然是要集中好长时间在里面工作。 你看,昨天我给我一个过去同事打电话。

在里面还要工作十四点,连续工作一天24小时,十四年。

你再问问整个中国,除了建议这行业,还有没有学校这样嘛,机关这样嘛,部队这样吗?

只有钱,还有一个呢,监狱在管理上啊。

现在出现了一种简单化的一种趋向,靠什么来考核呢?监控,我们设想一下,在这种监控下去工作是什么样的状态,因为每次都会有。

定期会公布监控的结果,比如说今天分饭警察不在现场,应不在那摄像头下边儿看不再完了就要批评了,那警察可能会疲于应付,打个比方说犯人收工的时候要摸他的,收他的身有没有违禁品,搜完之后呢,还要过那个安全门安检门有没有金属,你看这这这个两个程序。

都是为了安全,是不是那比如说我一摸什么都没有放过去不走安检门那边儿摄像头又看到没走安检门。

这会出问题,那警察也知道了。既然你这样弄,那我就假装摸一摸摄像头一看,哎,摸了。然后这让凡人一走也走了。他一想想就想,因为他听不到监控那边儿听不到响的事儿。他看到这个犯人走了。

那有的时候会有各种小金属,你比如说,哪怕衣服上一小块金属,它也会香过就过去了。因为你既然让我监控正确,我就一切按监控告诉我怎么做,怎么做。

像过去我们的工作,可不管你谁监控不监控,我就凭我的良心把这事儿做好,做对不做,都是自己心里知道。现在不行。

必须经过监控,能看是准确的。

如果一个人被监控看到准确不准确的时候,他工作就没有兴趣了。可以说,政策不仅影响着预警,也在悄悄地改变着监狱内部的生态。

过去,监狱管理,松懈,服刑人员之间,甚至是狱警和囚犯之间有很多不成文的潜规则来左右着一座监狱的运作。

但是当用制度的大手把这些潜规则都消失了之后,有趣的现象却发生了。 有什么呀,社会就有什么烟月,只要社会的潜规则不消灭。

监狱是必然有潜规则的,曾经一段时间不是现在的短型饭是不能减刑的。

现在短信万科一点,那短型饭不可以减刑的话,就会出现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要劳动呢?

那这里面就很特别有趣的事就是说短型犯的人劳动的成果啊,因为我劳动到底是多少气氛没用那分不能折合成减刑?

也没有劳动报酬,当时那这时候短型饭的劳动成果就给某些需要减刑的人,他得分高,他不就减刑吗?

但这里面没有无常的帮助,那长性犯就得要想办法来报答,那这种情况是监狱是严格打击的。

这很显然不诚实嘛,从容不诚实。

另外,真正的劳动表现上他不真实啊,那监狱就会处理,敢赢犯干这活儿,劳动产品不许给。

那些需要减刑的依然不许减,也不允许用产品来交换什么方便面啊等等,不许做这个事儿,那结果这个运动下来之后,就突然发现一个监狱里有不少短型犯,他不减刑也不干活儿的我干活,你又会发现整个监区的产量就下来了。

再有一个无世子生非这些不干活儿的人,我生病了,他肚子疼了。然后另一个又说,我也肚子疼我头疼我在哪儿疼他没活儿干的就折腾你。警察就是你给我带我看病去。

你还必须得看,因为犯人看有病了,你不可以看你,你的害失问题呢?

再有人家这个短信号就是不能减刑的干活给他的产品,那人给他的方便面给点啥,本来他家庭条件不好吃,吃方便面,弄点啥挺好的,现在方面也没有了,到监区去投这个投那个,是不是就整个监狱秩序又处理了?

我这说这个意思,不是说这种混产粮食好的,而是我们要从管理角度来看,你只要禁绝了这种。

你就会一片混乱,而原来那种看了点活把产品给人,然后就相互交换,那样反而相安无事。你看呢,当我们把潜规则一消灭点,什么管理上基本上就无法经营啊。 宋帝君认为啊,造成现在监狱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监狱的警力不足。 在中国,预警往往要身兼数职,工作强度巨大。

在警力紧张的监阅预警一个月工作总时常能超过三百个小时,相当于是37个八小时的工作日。

而他们的很多精力呢,又消耗在了和矫正教育无关的事情上。

所以在这样的现实之下,就催生出了各种形式主义和钻制度空子的现象。

刚才你说的交易矫正,这是他们最重要的监狱应该最重要的事儿。但是我们投入的精力是最少的。

形式主义很多,真正的很少,每一个犯人都要定期要做教育,就是文化教育啊。思想政治教育要做笔记吧。

那笔记都是你抄我,我抄你的是不是开展谁不知道,但你一检查就有,有很多很多形式主义的同学就监狱的形式组织运动太多太多了。 你比如说过去成年一段时间有,就是服刑人员每日晴雨表。

有一张表格,上面有一个笑脸儿,一个普通脸,还一哭脸儿,然后下边是这个肩膀里面十个人呢。

名字写着,然后每天你自己勾啊,你到底今天表示心里开心呢,还是一般呢,还是不开心,那犯人怎么做呢,就是反而告诉我,都选一般也不是开心,也不是伤心写一般。

为什么选一把,这里面就有意思了。

选开心,犯人说。

我服刑我能开心吗,选哭脸儿就是今天不开心,有警察来找你谈话,他当然不想让警察爱早谈话呀,一谈话还要做好多资料,警察做资料,自己还得要写材料,说我从不开心,又变开心了,要自写,所以他就都写就情绪一般。你说这东西有什么用。

但是却作为创新的一种方式。 当然了,如果警察说我就要表现我做工作了,那就只是一个犯人说,你写上哭脸儿,往往我今天找你谈话。

你说这个有什么用,就类似的,这种形式主义还是不少的。

我们当时减刑的比例非常小,小到就是有的犯人服刑,就根本不要想见象现在啥情况呢,只要努力,哪怕是两年或者一年多,有期徒刑都有前行。

犯人可以自己算,什么时候能见效分数啊等等,包括减刑全部是公开的,全在监区里晒出来。

那监狱有一些制度,就是说哪些是加分项?

他想办法来做。

你要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监狱里面自学考试时加分享。

那曾经有段时间犯人里面自己考试是这样,比如说考一门大学语文吧,比如说自己考试考你们答应了,我第一次考了六十几分,是不是也过关了。

第二次考八十几分是不是够换了,第三次可能考九十几分,每次加五分,这就十五分呢,他会把这个就是,怎么来来多得分,怎么来会计算呢?

你就是明明只考一次,他就过了对,但他还多考几次嘛,因为他也懂,他多考几次,得多得几次分嘛。

就类似的,这种为了分来改造的还是不少的,无论是不要看人,还是看制度。

如果你制度就是规定说只能考一门儿,只能考一次。过了不许再考他。制度就是过一门给五分。你看,这不是这么说的吗?

所以这种控制很正常,如果你我也会在那种困难,这我觉得这个,这是人性最最普遍的东西。

那我还有一个观念,就是监狱室赤裸的时候看到了监狱,就是看到了时候,它比社会更加赤裸,整个的实质上的东西。

所以不要过多的去批评监狱,而是减少社会如何来改变社会,不改变监狱,永远不能改变。

那社会上对法治的意识越来强了,看监狱里就法治意识强了。 宋帝君一直认为啊,人们对未知的东西往往保有过高的期待。

所以这些年来,他除了继续深耕监狱的研究之外,也一直坚持面向公众进行有关监狱的科普和教育。

他希望监狱不再是一座孤岛,里面的人应该早日回归到社会,回归人性。

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改变监狱的事业当中来,让公众不再是旁观者,而是参与者。 我个人呢,就是我特别担心,我自己就是25年的监狱系统工作出来之后,成为一个背叛者查阅备案者。因为我掌握的资料很多,那完全可以就是换一个角度来评价监狱。我可以用揭秘的方式。

这完全我可以做到或者夸大其词带来来评价监狱过去的工作,以及未来可能怎么样,我可能会做的。

但我想我的责任在于我25年的监狱系统的工作对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裁缝,它使我从一个大学生啊,变成一个现在就是。

是个老师嘛,大学的一个老师,我一直我的研究的一个倾向就是一直要理解监狱,理解监狱警察,理解犯人他们之难。

我要让社会公众知道他们有多难监狱,他是很多需要改变的。如果不介入外界力量,他们很难走出现在的困境。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野捕之作摄影设计,孙泽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49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