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生拉黑父母,孩子可以不孝吗?
gezhong2022-05-15  495

关注微信平台【BOBO脱口秀】 新浪微博:脱口秀主持人--波波

北大学生拉黑父母,孩子可以不孝吗?

多多脱口秀笑,前几天不是期末考试吗?

刚考试完事儿啊,学一套儿子来我们工作室玩儿,我就不由得感慨,我说,以前我们小时候哈要过好几天才能拿到学校的成绩单。

你看现在的信息多发达,直接微信就能看成绩了,多好啊。

然后那孩子一撇嘴说,有啥好的呀,只是提前爱揍而已。 哦,真事儿这放寒假了,和孩子们的战争啊,也即将开始了。

每一个家庭啊都将上演,时而母慈子孝,连搂带抱,时而鸡飞口跳,乌尔喊叫的一幕了。

前一秒如胶似起,后一秒定光就小,就是起。

我们给孩子的爱呀,就像是新贵妃醉酒里边儿有一句歌词,先给所有尽职尽责,有精神分裂症的妈妈们啊。

亲生的都有点儿小傲雪姨啊,最近工作忙就请了个保姆,还装了摄像头。昨天她在监控里看到她那宝贝儿子呲牙咧嘴地把作业咬烂,然后扔到了狗窝里。

据说后来呀,是把他儿子扔到狗窝里揍的就是摊上暴力型的家长,也是命中有此一劫呀。 上个月我去西安演出坐地铁去现场的时候,哈旁边儿有大姐电话响了,接起来说,啊啊,宝贝儿啊,我忙着呢,还得两个小时才到家呢,你先写作业啊。

挂掉电话以后,这大姐跟旁边儿另外一个大姐说,嘿,小兔崽子来电话问我下班儿没,我就不告诉他,我还有十分钟就到家回家抓个正着往死里削他。

陪我去当时给我听的背后,我突然一阵冷汗,瑟瑟发抖。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我上小学的时候,哎呀,那个揍我那矮的,有一次哈,我考试考了五十八分,然后我改成八十八分给我妈看,我妈一眼就看不着他分数是改的给我一顿香。

然后我发小告诉我说你就笨,你下次考个各位数的分儿,你前面一天那就看不出来多好改呀。关键是我居然信了再一次考试,我特地考了六分儿,改成了九十六分儿。那天晚上的哭声基本上是立体声循环播放的。

到现在呀,我还记着我小时候第一次来的。

那时候我淘气眼,我妈气急了,第一次狠狠地打了我,哎呀,给我委屈的呀。我哭着哭着趴着床,我就睡着了。

醒来以后啊,看见胳膊上一条红领子,哎,那印儿那个深呐,乌北去急了,找我爸告状去了。 爸爸,爸爸,你看看呢,你媳妇儿打我,你管管的。

我爸一看,说,你的小兔崽子,明明是凉席个子,你敢冤枉你吗?差给我又一顿揍,真的,当一个小孩,实在太可怜了。 经济不独立,人身不自由,还没法跟家长讲人权。

前两天还是在西安啊。赶上西安下雪,我去回民街吃串儿。看着一个小孩儿指着地上那个残雪对他妈妈说。

妈妈,妈妈,你看这个像不像我想吃,但是你就是不给我买的雪饼上面的雪,嘿嘿嘿嘿,你就说这小孩都可怜到啥程度了,你们有没有发现哦,孩子跟父母之间总是有一条无法逾越的思想鸿沟。

我妈就横竖看不上。我说我工作不稳定,真的就在我们东北,就是这样的,你不是公务员儿,哪怕你月薪一百万,在父母眼里你也是工作不稳定。

但你要是公务员,你月薪三千块钱,爸妈都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说上哪说理去,我妈是一个上进心特别重的女性,真的,我真是搞不懂,他怎么会有我这样一个孩子?

刚刚还问我为什么公众号最近阅读量这么低,不好号写文章干嘛了,我就想气气的我是我打游戏呢。

他就气了三秒,马上转身问我游戏排名第几了,最近我妈呀,天天在看那个养生文儿,各种转发朋友圈,昨天突然跟我说叫我不要熬夜,因为十一点到一点是肝脏排毒的时间。

我就问他,我说,难道肝脏不会根据我的生物钟调整一下排毒时间吗,我妈愣了一会儿说,不会他到点儿就排。

当时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有点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真的不能想象我这么聪明的人,既然有这么笨的一个肝脏。

就这样点调不过来吗?

我从小就被人夸聪明,真的不管谁家的叔叔还是阿姨,一见面儿很能立就还就哎呀,你们家孩子真真聪明啊。长大之后我回忆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他们刚见着我都不认识我傻事儿,就说我聪明,从哪看出来的。您。

你说我聪明跟哪呢。后来我发现他妈套路了,长得好看就夸好看,不好看就夸聪明骗子,他们还特别看不起女孩儿,张嘴闭嘴又是爱。

现在是小学而已,上初中以后女孩儿就跟不上男孩儿了啊,现在是上初中而已,上高中以后女孩儿都跟不上男孩儿了。

现在是上高中而已。上大学以后,女孩儿都跟不上男孩儿了,真的我,我就特别想知道我们女孩儿是腿脚不好还是怎么的,怎么老跟不上呢?

散布谣言者,就这帮人,你们小时候被大人的谣言骗过吗,读小学的时候哈大人就跟我讲啊,上初中就没有作业啦,读初中时候跟我讲上高中就没有作业啦。上高中时候跟我讲大学就没有作业了,一群骗子上中学时候跟我讲不要早恋上了大学之后啊对象会有的急神吗。

我可听话了,我可大学以后怎么的呢对象呢,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

还有啊,每次过年时候都说红包压岁钱,我先给你存着啊。回头你问他,我压岁钱呢,他还挤眼了,那你吃饭不?

花钱呐,你那压岁钱不得,我给别人大寒假,虽然换了,对吗?那我的钱还有就是父母们的偏方,从小到大啊,哪些父母的偏方骗过你呢?你还能想起来吗?

偏方是什么偏方,简单来说就是上上上一代传给上上一代传给上一代上一代,这成为我们的历史悠久的生活知识小百科。

但是可信度只能喝喝最常见的偏方之一啊,制止打嗝儿的方法,我妈让我憋气儿,我姥儿猛给我灌水,我二舅掐我小手指头,我爸在一旁一惊一乍,吓唬我。

你说我就是打个格儿,有至于这么惩罚我们。

不过说实话,虽然听上去像整骨,有时候方法还挺有效的,但是其中的科学依据我也不知道。

哎呀,有科学依据的方法还能叫偏法吗,对不对。

还有就是小时候吃鱼被鱼刺儿卡了,就是你知道被鱼刺卡了,那时候就是你们全全家族出动的时候。

真的尤其当你在家族聚会的时候被卡了,那你就惨透了,全体心计呀,团团把你围住,给你出谋划策呀。每一个奇特古巴达银兰岸边的二舅们都眼睛发亮,兴奋无比,仿佛自己毕生的绝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方法一,给你灌粗方法二,给你整口吞下一大块儿馒头,还不许嚼噎死你。

方法三,把一个碗放你脑瓜点什么?这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一个碗放脑瓜点上,使劲儿敲我脑瓜子,他们深信不疑的认为这样一次就能敲一下。

我那脑挖骨都要震碎了好吗,还有好多莫名其妙的偏方啊。

什么在伤口上抹咸盐,抹大酱,抹酱油抹醋,真的,我小时候经常受伤了,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是一只即将被烧烤的鸡翅,所有的调料都豁身上了,还有说吃鸡的粪便会治疗小儿厌食。

我没吃过,但是我觉得应该能导致小儿绝食,还有就是抓蟑螂拿锅尖喽摸成粉丝,能治疗胃病。

后来有一次我问我爸,我说吃这玩意儿蟑螂磨成粉,还能治胃病吗?太恶心了,治玩儿会导致小孩儿厌食吧。我爸说,没事儿不怕你如果治厌食了,吃口即食就没事儿了就是。

我们这代人呢,从小深受父母的迫害,磕磕绊绊,活到现在也算是不易了。

不过听说也有受不了的。前两天北大留学生拉黑父母六年,还写了一封万言的扣诉信,那个你们都听说了吗?四川的这个事儿啊,高考理科状元,北大生物系毕业,现在在美国读研呢,今年三十四了,已经连续十二年没回家过过春节了,因为他说他在少年时代受到来自父母的伤害,一直难以愈合。

长期被父母压抑出心理问题了,就是我还挺严重的在他那个控诉信里边儿啊,说说他小时候学校举办活动,要求穿短裤,家长鼻子只能穿长裤,粗老到大,在衣服上没有主动权。

经常啊被破穿女孩儿衣服初中时候被别的学生打耳光啊,欺压羞辱啊,但父母就是不同意他换学校,无视儿子尊严,小时候不会扒鸡蛋皮的事儿,被亲戚当段子,一直能讲到大学,父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亲戚嘴也是真欠在外雅宣扬孩子有多优秀,玩愁眉苦脸的吐槽,做父母多不容易。

当孩子遇到挑衅的时候,不但不保护孩子,反而指责孩子情商低等等等等。

据说呀,他二零一二年写完这封决裂信就给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再没回来。昨天我在办公室跟大家聊几件事儿的时候,哈小伙伴们都觉得说这事儿都三十四了,还用拉黑父母这发去控诉他也不考虑父母的感受,养一回多不容易,他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差,还都跪到家庭教育上,他幼稚在脆弱。

其实吧,按照心理上来说,哈心理学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内心深处都是恨自己爸妈的。

只是我们自己不敢面对这个恨,也不敢说,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恨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个事实。

因为我们爸妈也不是神,都是人,是人就都有缺点呐,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这过程当中会有多多少少的因为懵懂啊,给孩子童年造成一些伤害。

而一个人这个人类呀,他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对性格的影响会跟随自己一辈子。张爱玲知道吧,他恨自己妈妈一辈子晚年还在小说中说自己啊,曾经药物堕胎,因为怕生下孩子,以后会对他不好,抱他母亲的仇。

少年时代受到的创伤真的是致命的,内心强大的,长大以后重新塑造,重新调整自己脆弱点儿的你就会成为一辈子的困扰。

这个当时采访这个北大留学生的记者说说这个三十四岁的成年人,他都不会跟人面对面交流,采访过程当中眼神儿一直盯着电脑,这个在心理治疗上啊,叫做创伤性应激障碍。

但这些呢,他爸妈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因为中国的父母呀,不擅长跟子女认错,面对自己对孩子带来的伤害,更多的是不以为然。

操控孩子,炫耀孩子占有孩子。以我对你好,我是为你好这个名义对孩子进行侮辱,这个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这一代的父母的通病啊,我爸妈也是待人啊。

我一直是一个特别孝顺的孩子,直到有一天哈我导师给我进行了一次心理疏导,我才发现原来我的焦虑啊,抑郁呀,缺爱去安全感,甚至我的暴力倾向,你们都不知道我骨子里有暴力倾向吗?哎,你们应该能指的所有这些都是源自于我的原生家庭。

我对我爸妈的恨,我恨我爸为什么打我妈,我恨我妈为什么不反抗不离婚。

于是在我后来长大以后的几次感情经历当中,我其实都扮演着一个主动挑衅的角色,挑衅完了以后挨打,然后我反抗,好像这样子我就挺爽,我也复讨咱们这么多年,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拧巴的性格啊。自从那次心里说到以后,我才慢慢慢慢的释怀这个东西是可以释怀的。

要找专业的心理疏导。

我记得我五岁那年,我在外面被一个大哥哥欺负了,还给我取外号,回家告诉我爸,我爸说谁敢给我姑娘取外号。

等爸明天揍他去,我们回头第二天见了人家跟人称兄道弟的,还一起开我的玩笑,那以后在我的世界里,就再没有可以信任的能够保护我的人了。

初中的时候,我放学回家,被小流氓骚扰,告诉我妈,以后我妈反而是指着我鼻子说说怎么不惹别人这么惹你呀,还是你自己有问题。

那以后我就再也不跟家里说真话了。 知乎上有一道提问,说父母有哪些令人难以接受,而且常见的逻辑或者思维模式。有一条回答说,说讲得过你的时候和你讲道理讲,不过你的时候跟你讲伦理那条得了一万三千,多个赞哦。留言区里边儿有人说说,不管日记藏在哪儿,妈妈都能翻出来,并且故意在饭桌上公布里边儿的内容,让她知道自己看过了。

有人说说自己的爸妈以孩子有性别意识为耻,还会得意的告诉您说自己家女儿都没有预定出巢呢。

并且拒绝给已经发育的孩子买胸罩。

其实人的一切痛苦来源于哪儿哈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如果他可以解决,他就不痛苦了这个事儿,对吧,在面对父母一代的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小啊,我们小的时候都曾经愤怒过,但是也都曾经无能为力过。

那就很痛苦。对于这些发泄不出来的委屈和愤怒,有一些脸皮厚点儿的啊,心比较大的啊,就像我这种啊。

就能够自我消掉一部分。

有一些内向的,敏感的,比如张爱玲啊,比如刚才说那三十四岁的北大留学生啊一生,他都会在纠结和对抗中辗转反侧的。

在父母的眼里,不管你过得好不好,我觉得好才是真的好。

貌似自以为是的关爱,实际是不闻不问的漠视。有好多人说说这个北大毕业留学生啊,他不知道感恩,还说父母不会教育,不会教育,怎么考上北大呀,不爱孩子,怎么供他上美国留学呀,这不白耳郎吗。 其实这个分两方面来说,如果说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孩子长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话。

那北大留学生的父母肯定排第一,都能排个老母儿啥的?

五零六零后的一代人啊,是特殊的一代人,跟现在的年轻人三观是严重的,撕裂的,不符的。

但无论是哪一代人,只要是受害者,都有不和解的权利,对吧,其实我从小到大,最期盼的就是能从爸妈的嘴里听到一句孩子,就算你不听话,就算你不出色,就算你没有,按照爸爸妈妈的预期长大,你依然值得被爱。

但是我从来没挺着过呀。我经常跟我的女儿说,我希望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后嫁给自己爱的人,结婚生子。

不是要你为我天光增彩,也不是要你为我天子天孙,而是希望你能够体会身为人的乐趣。

而今天提到北大毕业留学生,我发现人生其实还有一个乐趣,就是无论遇到了多么难以磨灭的负面的影响。

因为我们这辈子肯定不会顺风顺水的,万事不会都如意的,那只是拜年科而已呀。 我们会受到各种负面影响,但是无论遭受到了什么,我们都能够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毕竟绝对完美的原生家庭,它是不存在的。

童年决定了我们人生早期的形态成长,却是花一辈子要去完成的事儿啊。

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往事有多么的不堪回首。

最近有好多会员宝宝跟我说了他们的往事,我每次听的时候心里都很疼,但是也是我想跟你们每一个跟我说过你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的宝宝们的话,不管发生什么,那都是过去式,只要我们还活着,就开心地露出牙齿,带着阳光,带着笑向前跑,别回头,嗯嗯,因为客气了。

我们呢?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0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