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朝鲜上大学:见到你真高兴
gezhong2022-05-18  267



我去朝鲜上大学:见到你真高兴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你们那里,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我去朝鲜上大学系列故事的第二集。 2017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让石祥浦踏上了开往朝鲜的列车。

上一集的结尾,史强普和一群想法千奇百怪的国际友人在萌萌细雨中抵达了平壤火车站。

紧接着我们下车。

到了平壤站的时候,这个是我呃,在整个这个旅行中的第二个哨课吧,或者是第二个震惊的点就到了,就是我们一下站开空气中就是哀乐金正恩日同志是2011年死的,已经是2017年了,再给今生日同时放哀乐。

下着蒙蒙细雨,然后天空是阴沉的,周围的建筑全是灰蒙蒙,然后再放着哀乐这个非常的诡异和恐怖。

然后紧接着我们就上了车嘛,上车。

之后,导游就开开始给我们介绍我们的两个导游,一个姓金,一个姓韩。

小韩导游是我们的主力导游小韩导游是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的,他的学历非常好,然后英语水平可以达到同声传译。

然后小金导游是平壤外国语大学的英语稍逊于小韩,但是也非常好,他们两个人就可以给我们讲说,欢迎大家来到朝鲜,然后刚才大家听到的音乐是因为我们呃,亲爱的领袖或者亲爱的指导者。

Dna的竞争日同志就是他是给我们的竞争日同志放的哀乐,然后谢谢你们表现出了你们的尊重。

紧接着就说,现在大巴两边呢,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些正在新建的一些建筑,这些都是我们敬爱的金正恩同志上台之后,为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而修建的。

所以呢,请大家欣赏这些建筑,但是不要对建筑工地拍照,他这句话就会让我感觉非常奇怪,因为我之前我是了解到,你不能对一些他们认为不能够代表朝鲜健康或者是强大一面的东西拍照。

但是我一直不理解啊,建筑工地为什么不能够代表一个国家强大或者是有生命的一面?

如果让我想的话,我觉得建筑工地是最能代表的,因为你可以想象你在盖一个摩天大楼或者盖一个什么奇怪的纪念碑式建筑的时候。

这种朝气啊,就是整个国家经济欣欣向荣的,那不都是我们在看一些宣传片的时候,会在一个港口上有那个起重机的吊车在飞快的移动,然后剪辑一堆,那个容门吊在飞快的行动,不都是应该是这样的吗?然后我真正看到建筑工地的时候,改变了我这个想法。

我第一眼看到建筑工地是从平壤站出来之后右拐,紧接着再往前走,就开始有建筑工地了。

建筑工地是用木头用树枝,甚至是用粗的树干做脚手架的。

这个你可以想象吗?就是比如说我现在在要做一个阳台,这个阳台是外面不封顶的三面封顶的话,有了上面的这个顶。

我如何要把它支住立住,我会用一个树根,或者是是一个树枝立在那里那个树上面,那可可是真正带树岔儿的,带着叶子的那种会立在那个地方,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建筑的质量会不会有问题。

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树岔甚至盖好之后,有的楼上也不一定会把它取下来,他会从脚手架变成你家里的柱子。

然后就看那个建筑有一块儿是砖,接下来是一块儿大的石头,方形的石头,然后旁边又是砖,这个砖与砖与刚才的石头和砖的尺寸都不一样。

也就是说,你可以理解它不是乐高,它是俄罗斯方块儿是吧?是这这样的一个概念,然后平壤如果出现地震的话,呃,肯定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而且其实不要说地震了,去年金正恩处理过几个官员,就是因为刚刚盖好的楼塌掉了。

刚刚盖好的楼塌掉了,这种事情在平壤是可以出现的,你可以想象在外地会怎么样。

紧接着我们就直接去到了杨椒岛饭店那个岛上之所以叫羊角岛,是因为它的形状长得像一个羊角。你过了羊角桥就是羊角岛。

杨角岛有两个桥,把大同江两岸的平壤市区完全隔离开,而这个桥上面就是杨小桥,上面是有卫兵站岗的。

你除非趁着夜色能够混出去,或者你带着象章,或者你长得确确实实是比较营养不良,能够混出去。 呃,酒店的条件大概相当于中国的老三星。

在羊角岛拆听完之后是就下来吃饭,然后讲了讲第二天会有哪些活动,然后呃,大家熟悉了一下情况,紧接着睡觉。第二天早上起床起得非常早,因为你前天晚上没有手机可玩嘛。没有网络,朝鲜的网络是非常贵的,你可以买他们的那个森卡上百美金吧,几十兆流量。 然后我们第一天到学校,就是到金衡记师范大学的时候。

一进来就感觉这个学校确确实实是就是宏伟壮观它那个楼盖在半山腰上,整个建筑也非常气派,而且你可以看出来它那个建筑。

细节修得非常用心。我们第一天到那个校园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校园的名字,他那个名字的朝鲜语是听胸肌散崩地哈。

萨蒙蒂哈的意思是,呃,师范大学,然后金亨济就是金日成的父亲,金正日的爷爷呃,金恒记,他是一个朝鲜的乡村教师,也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等到金日成跟着苏联人回来,变成了最高领导人之后,从五十年代开始吧,他就开始修各种各样的呃大学,把大学命名,以自己的亲属的名字去命名。

以自己亲属名字命名呢,就会有个问题呢,就是这些亲属都有什么特点呢?

金正书同志,要不就是他的夫人,要不就轻访学校吧,或者轻工业学校吧。女人呃,金日成同志,那是伟大领袖的金日成就,金日成综合大学就是最好的学校。

那金亨济同志,乡村教书匠出身,要不金亨济师范大学吧,都是这样来命名的,他在朝鲜教育体系里面地位叫主体教育的原种厂。

所以金恒纪师范大学是培养主体教育世界的操盘者的。

一进门是一幅马赛克的画,这个马赛克的画儿大概与大厅同宽,画的是金圣日同志金圣日同志穿着他那一件儿标志性的羽绒服,站在风雪交加的白头山顶。

当时是七月,他的旁边有一台电风扇画着,旁边也太电风扇在给金生日同志吹风,因为七月份到了朝鲜很热,领袖同志永生,于是领袖同志没有死,它是需要吹电扇的,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有一个真的巅峰山,在吹着风雪交加,穿着羽绒服的精神日同志。

所以我就在想,在冬天的时候是要放电暖气的,把我们直接领去的是三楼三楼。

呃,总共有三间教室来安排我们这个团队第一间教室是初级班,初级班是大家先全都聚在一起。你不认为你可以去中级班和高级班的时候,你就全坐在这里,然后待会儿给你一个测验,证明你确实去不了的话,你就留在这个教室。当时十二三个人全都坐在这儿。

然后老师进来说,啊,非常欢迎大家到来。

然后紧接着老师上来讲,你们有人学过朝鲜语吗?你们有人来过朝鲜吗,你们有人?

看过朝鲜的电影或者书籍吗,你们如果会朝鲜语会一些简单朝鲜语的话,我们到旁边的教室去做一个测验。

然后这个时候站下几个人,第一个是老哈。

老哈马上站起来,因为老哈这个人,他从出了北京站,他就开始拿出一本他在九十年代初来平壤的时候买的德文版的朝鲜与教材。他就在那开始自己看,当时觉得过去太牛了,他居然已经开始读起来了,而且那他那本书厚厚的跟字典一样,印刷质量也特别好。 我觉得老哈了不得。老哈说。

这个学过就哥们儿可能会就站下了,然后还有一个人是,就是这个剑桥的学生。他是呃,荷兰人,但他母亲是荷兰人,他父亲是韩国移民到荷兰的人,就是他是韩国移民,所以他长相是一个东亚人的长相。

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西方人剑桥的学生。

他说我去试试,因为本身他父亲给他教过一些韩语嘛,他去试试,然后意大利小哥是自然去试了,意大利小哥恨不得。

比韩国人说,韩愈说的还好,他自然去世了。然后哈佛的博士也去了。

然后澳洲的劳动党党员,澳洲劳动党党员也站起来去世了,困在莫斯科那位。呃,英国人终于飞机到达,然后赶上了课,太有趣事了。然后这几个人初恋去那儿考试。大概过了十分钟。

这个澳洲劳动党党员回来了,他的这些他字母都会,然后单词能读。

呃,能读一些简单的文章,然后语法不太清。但是呃,最起码我觉得它大概能够达到一个初三学生的英语水平的。

这这种水平,我觉得这怎么也是中级班了吧,因为我们毕竟是零基础嘛,这怎么也是中期班中期班撵出来了,然后英国的这,这哥们儿就是他从莫斯科倒飞机过来,这哥们儿他也是在亚菲学院sars,然后也算我的半个校友。

他在亚非学院学朝鲜研究,他看过二百级跑男,你能想到一个英国小男孩儿看过二百级跑男吗?

然后他比我小两岁,然后呃也回来了,看过二百几跑男也不好使口语是懂一些,然后会唱一堆韩国歌。

呃,也回来了,留下的是谁呢?

呃,哈佛的博士留下了。

呃,意大利的韩国明星留下了这个荷兰的韩国混血,他们几个人留下来留下来,他们三个是怎么分的呢?非常逗,就是哈佛的博士和意大利韩国明星俩人分到了高几班,而终极般为。

这个剑桥学生,一个人开,就是荷兰的这个剑桥学生,他一个人开了一个装机班,而我们三个班的教学,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利益,完全不一样的教材,完全不一样的强度。

我们班在教什么呢?我们班老师在前面给大家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字母啊啊哦哦,这样来交下去而终极班呢。教语法教发音,高级班呢,高级班基本都是革命传统文学。

第二天,这个意大利人回来到初级班串门课前串门就给我讲江源道精神。

我说,我去,你怎么连江原道精神都知道。他说,我们老师给我讲的,我说你讲讲江源道精神,他说就是苦难行军时期。

江原道的干部群众们发扬了主体精神,自己修建了水电站,一举解决了供电问题。

然后我就借他们的书看看,也看不懂,没有配图里面的很多生词是用汉语注释的,因为朝鲜仅有的两所可以接待留学生的大学是今日上综合大学和金恒记师范大学。

而这两所大学接待留学生几乎都是中国来的。

派遣留学生的学校是延边大学,大连外国语,山东大学,北大这几个学校为主。

我们上课的时候,呃,从第一天上课开始,老师讲的一些规矩,讲完怎么打招呼,怎么上课喊起立,怎么再见。

之后老师就讲,在这个教室里面有一些规则,可能你们的国家并没有。

比如说我看到你们很多人有手机和相机,你们可以用手机和相机,我们也用手机和相机,但是你们拍照片的时候拍板书的时候请注意两种拍法。

第一种只拍黑板上的内容,第二种连黑板上面的领袖像一起拍下来,但要保持是完整的画面。

完整端庄的画面。也就是说,你现在想要拍上面的内容的话。

领袖的头少了不行,领袖脸少了一半儿不行,领袖的头和脸都在,但整张画面歪了也不行,两张领袖都在,但是没有旁边的领袖的合影也不行,因为现在朝鲜人的家庭里面或者公共场所挂的是三张相。

一张金日成一张金正日,这两张是并排挂的略高,然后这个相呢,不是凭着挂的,像我们有些地方看到那个我们中学的时候挂满恩烈丝毛那个像。

它是平着卦的嘛,它是微微前倾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它是在俯视你。

就这个小把戏,你就感觉就非常有意思。

他是在微微前倾俯视你的,而且还挂的非常高,而比这两个项稍微高,大概三到五厘米,是两个领袖的一张合影。

这个合影大概设于780年代金正日同事在拿着一份文件在给金日成同事讲解这点在朝鲜的宣传呃,或者是他的视觉宣传语言体系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因为他要强调一个就是一体英语世界的研究社。

朝鲜研究者把它叫one s,就是领袖,是一个人,两位领袖,两位永生的领袖是一个人,父子一体。

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强调金正日同志,他直接遗传了今日城统主席的一致,并且是被今日城主席选中的人,他为他在朝鲜战争时期,他就开始为金日成同志出谋划策。

解疑是或甚至今日同志会更睿智一些,会向今日程同志提出很多有效的建议和一些办法。因为相比金日成的权利来源,金正日显然它的合法性或者是它的基础,它在军队党内的基础都会更差些。所以你就看到这些相片啊。

挂在公共场合,这些相片都是金正日同志在拿着一份文件,再给金日成同志讲解,金日成同志叉腰手往前方指。

金日成同志两手叉腰在后面看着,意思就是啊,你看我这个规划怎么怎么样,你就可以旁边脑补精神的人哦,好好好好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纽约斯包也就是这样,所以就他这整个这一套宣传话术,包括这三张照片微微前倾,你都可以感觉到它真是费了非常多的心血。你如果完完全全听话的话,你甚至不能带出一张领袖是歪着的或者领袖少了一半截脑袋的照片出来,所以你可以感觉到他这个呃,宣传。

或者是整个社会的这个控制到了毛细血管层级的地步。

呃,我们在朝鲜的大学里面开始上课,是在我们分班之后分了班之后呢。我们我们这本书呃,一开始讲的是朝鲜语的字母,这些字母呢?老师讲的方法,按照我们现在话说是填鸭的一种教育方法,一一个屏幕上面就一个字母,他告诉你这个东西怎么念,旁边标着音标,标着国际音标。

然后怎么样来确保你的发音没有问题呢?一个一个过关,而且上课的时候会有不断的一些小状况的出现。

就非常考验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你的表情管理能力。比如说老师正在上面写版书,旁边是一个呃大的这个HTC或者是铭机的一个显示器,这个显示器是没有电脑的啊,是有显示器,这显示器连在老师的老师把u盘插在显示器上,可以放那个u盘里面的幻灯片。

或者是在显示器上面给你放一些呃,已经预存进来的东西,它是没有主机箱的啊。老师在那写板书,让你看这个显示器上老师已经讲了啊。

这个显示器上单词是怎么写的,我给你教这个笔画还没写完的筐,你说没电了,显示器黑了?

电扇不转了,登灭了老师一个人,留下老师一个人在那儿。

结果说,这时候老师连头都不会回,他会继续写下去,他会假装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而你作为一个学生,作为一个对朝鲜有兴趣的人。

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可能发生。

而作为一个有对朝鲜,有爱好和支持有信仰的人来说,你不应该表现出更多的不妥。所以大家全都垮停电了,什么都没有了,继续写,假装没没事发生一样。

到后来我们可以做到因为一天停两三次电。

老师在面对着我们的时候,筐突然停电,什么都没有了。

他继续讲他的,我们继续听我们的假装,没看见我们一般情况下去上课。

在朝鲜,为了表示我们的尊重和为了表示我们对这个课的重视,可能会尽量避免穿短裤吧。穿一个长裤绝对不会穿拖鞋。

但是跟朝鲜学生比,我们穿的依然是过于随便了。朝鲜学生呃,男生会统一的穿白衬衫,打红领带,然后穿深色的裤子,而女生会穿白衬衫加黑色的裙子。

然后会有高跟鞋,然后他们的发型非常的相似,不能说统一吧。女生的发型是更加统一的,女生会留一种在脖颈后面刮得非常高的沙轩头。

那个不是很好看,但是男生的发型就相对于。

来说比较呃,多比较杂。

嗯,我们看到他们的时候就是男生。一般情况下,在外面走路都是手里拿着一个帽子,那个帽子。

呃,很像金日成主席在晚年的时候爱戴的那种毛帽子,那种毛毡帽一进教室,我们的教室后面也是一样,进教室后面会有很多钩子专门挂帽子的衣帽钩。现在这种东西在中国的校园里面,你不要说大学了,中小学已经很少见这样的摆设,他们会把那个帽子挂在衣帽钩上面。 在金衡记师范大学我比较震惊的几件小事儿,一次是我偷偷从教学楼里面溜出来,溜出来之后我就看到那边有一个工地,然后工地旁边是什么呢?工地旁边是金恒记那个碑致远碑?

致远杯前面被开出了一片菜地,就是他们在学校里面自己种菜,我是知道他们原来学生还在学校里面自己种菜,然后我就想学生会从事这个劳动的话,那会不会占用很多的学习时间。

后面的经历逐渐让我发现,其实他们的学习时间真的是非常有限的。 嗯,一年下来的话,他们的暑假是两周比我们的暑假,一般情况下四周六周的话会短得多,所以我就想。

那应该学习时间不短,但其实这两周的暑假恰恰是是因为他们平时的学习时间过于短了,才给他们把假期减少的这么少。平时他们会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从金衡记,师范大学或者金日成综合大学出来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路口有学生在义务劳动,他们在干什么呢,捡草籽儿捡垃圾,然后呃,再给路边的花坛翻土,他们就穿的非常整整齐齐,戴着领带,戴着那个帽子。

穿着白衬衣在干这样的呃工作。

我们在七月份的某天正好赶上了朝鲜庆祝火星十二号洲际弹道导弹发射成功。我们跟大学生一样。

在迎接大巴车就是朝鲜人,他会让这些有功勋的科学家叫功勋科学家,他们的地位非常高,一旦有了这种成功的大项目之后,会带他们来平壤一周,就是来到我们真正的主体乐园一周来享受主体国家的主人翁待遇。

然后我们就在那个路口迎接他们,周围全都是人海一样的大学生,这些大学生有的人负责摇旗子,还有的人负责摇这个手手把花还有人。

负责干什么呢,负责指挥老太太们的秧歌舞,因为这个指挥必须是大学生,可能是什么音乐学院的学生。

他会呢,真的有一个指挥台拿着指挥棒来指挥大秧歌,呃,当时你就感觉这些学生他们都是徒步走过来的,就是他们随时是可以为这个国家去做任何事情而影响自己的学习的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然后我们就在那儿跟他们一起迎接功勋科学家。

我不知道该怎么赢,就是他们来之后该。

怎么样喊这些大学生,远处开来一辆带景灯的比亚迪,这样比亚迪过去他们可能在数那个时间,这比亚迪过去大概一分钟左右,还看不到大巴车的时候。

人群里面就开始欢呼欢呼了。大概三五秒钟就这么神欢呼之后,你就能看到大巴车,然后大巴车就过来了。

也就对大发车上的人而言,这帮人可是一直在欢呼的,所以我就不知道他们这些好学校的学生平时都在学些什么技能我,我甚至感觉是不是远处有个什么烽火台之类的东西。

我就说,这是学生朝鲜大学生的另一面嘛。

就是你看起来他们好像是这个主体国家的主人,但是你就不懂他们会有这种技能。

我们在上课的大概第三天还是第二天的时候,我就碰到了几个中国留学生,然后下课的时候看到他们出来三三两两一起上厕所。

就女生手拉手出来上厕所肯定是中国人啊,就上去打招呼说哪儿来的。嗯,大连外国语学院的他们也很好久没见中国人来了嘛,大家就围上来聊天,一帮人我,我说你们来学什么专业,然后一个小男孩儿说,您觉得来这儿还能学什么专业?

我说,哦哦哦,学朝鲜语是吧。然后对我说,大吉,他说这大三过来的公派不要钱。我说你们住哪儿说马路对面学生宿舍,我说学生宿舍有网吗?其实我是瞎问,我想他们也不会买那么贵的网。

就还真有说有土豪学生三百美金可以装宽带,这宽带可以上外网就是谷歌,什么全都可以用。

而且能带起来英雄联盟,你要想在朝鲜打网游也是可以的。 然后我说,那你们平时?

在校园里面买东西嘛,买东西用什么钱,因为我们在那儿。外国人是不允许持有朝元的,因为它的货币体系在2009年会改崩溃了之后呃,发了一批新币,然后把民间福材全都洗劫完之后,他其实就几种货币并行了,就是人民币,美元,欧元都可以用,唯独朝鲜不太受太监,外国人来一定要花外汇嘛。然后他们是有朝鲜员的。

我们的朝鲜员全都是在光复地区商业中心唯一一个合法换朝鲜原地方换来换来之后,我们就在学校里面花一般的中国人,或者是其他国家的人,你是没有任何的场景。

除了那个商业中心之外,去花朝鲜缘的。

然后我就说,你在去学校里面买什么呀?一个女生说,我只买一样东西烤肠,说这烤肠就是中国那个烤肠机,就那种台湾烤肠在那转一一直在那转。

我还去了一趟那小卖部,一个烤肠机,然后摆着几包那个豆腐干摆了泡椒凤爪,摆了那个彩虹糖,彩虹糖是山寨的。

然后还有几瓶那个饮料叫乐虎,还是红牛那种功能型的红垃圾的饮料放在冰箱里面,跟中国的大学里面的小卖部非常不一样。

他是把所有的东西并不是挂在一个杆儿上,或者是挤着塞在一起,而是所有的东西都平铺着。

因为我只有这五样东西,或者只有这六样东西,你就来买吧。

我们因为是去体验他的整个朝鲜大学的校园生活,所以上课也不完全是文化课,还会给你教朝鲜人的体育运动。

可以去选修我们当时选的课程有跆拳道,朝鲜五还有乒乓球,对这几种跆拳道课呢。

第一次报名的时候,这个老哈,还有剑桥的这学生俩人就去了。去了之后,金亨济大学方面派出了两个差不多是准运动员水平的。

就是体育特长生在那儿陪他们练两个人当时就练垮了,呃?

呃,首先是体能完全跟不上。其次是对方完全不给面子对方的感觉。可能是,既然是老外来了,一定要给你打好打透,然后就是完完全全。

嗯,就不敢再去了。后来我们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呃,乒乓球也是被虐乒乓球打乒乓球的时候,朝鲜人我发现所有就是体育设施不太够的国家都喜欢去练乒乓球嘛。

他们打乒乓球打的真的非常好,我们去他们乒乓球馆的时候,我感觉那些全都是起码是全运会水平的。这这种吧,打了几次也还是。

完完全全接受不了。最终大家都比较愿意去的就是这个朝鲜五朝鲜五很好学,我们学的是阿里郎。

就是那个在2013年已经停演的。

我去之前我觉得特别遗憾,我现在连阿里郎都看不到了,但是我现在居然会跳了阿里郎,然后大家练那个集体舞嘛。这老师给我们教的时候就是非常的卖力,就感觉他们真的是好像是挺注重我们的用户体验,好像我们回去之后,如果说交的确实不错的话,还会有?

人继续来,因为我们确确实实是他们学校创收的一个关键因素啊。我们走的时候给呃学校的老师留下了几百欧的小费,这个差不多相当于正常人十几年,或者是若干年的工资加上灰色收入了,所以是非常不小的一个数目。我们在这个学校里面享受的这些条件,用这一点点钱在任何国家都是享受不到的。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护士fm护士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在我去朝鲜上大学系列故事的第三集里,石强普不仅会进一步观察朝鲜的生活。

而且他的团圆同学之间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

具体的故事,咱们下一集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1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