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那些微小善意,我全记得
gezhong2022-05-19  315



生命中的那些微小善意,我全记得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故事的讲述者李彦龙是我们的老朋友,他在第230期节目九十年代的出国潮当中,讲述了自己赌上一切,身家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险境中被幸运眷顾出国留学,最后移民定居美国的故事。 这听起来是一个幸运儿的故事,但李炎龙却说,不是。

这其实是一个关于宿命的故事。

连龙出生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陕西延安的一个小县城里,他的父母原本是江苏人,因为父亲被花成了右派,所以全家移居到了大西北。

在那个困顿的年代,漫天飞舞的黄沙和匮乏的物质条件给莲龙的童年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也看不到未来在那儿,但闭塞恶劣的环境,却常常诉说生命无常的故事。 李彦龙很早就感知到,并且被这种位置。

深深吸引我们在住的这是一个小县城,小县城就是在城市和农村的这个边缘,然后大人会讲很多的,这样的就说啊,鬼的这个故事,黄土高原这一边刮风的时候,他会地上会转,这个旋风就很小的,这个就像龙卷风那样,但是一个旋风。

如果说是一个小孩儿被悬到这个悬风里边儿的时候,他就说这个人的。

嗯,灵魂会被踢去走然后了,他可能就要遇到不幸的这些事。

常常听这些东西啊。但是呢,我对这个东西又不是就说那么的害怕,我长春就想着这个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里边到底是什么样的那个事件,我对他在害怕的同时保持着一种好奇。 我们这个地方有呃,有一条河每年在同一个地方啊,都会淹死一个小孩儿,就是非常神奇,从我即使开始每年必须要淹死一个小孩,而且淹死。

因此一个小孩儿之后,再也就说没有这个事情发生了。 有一次我我出去玩去了,然后我的那个邻居,他叫广光。

他过来找我去游泳,我不在,他就去找了另外一个孩子,然后他们就去游到了傍晚的时候,我听说这个咣咣给淹死了。

呃,家里人说是去把它要捞上来捞上来,然后那个内河的那一段啊,是离这个公路不远,然后这个公路正好和和靠近的。这个地方是一个桥。

他是我们上去必经之路,然后我经过这个桥的时候。

我就站在这个桥上,望着那个水那个谁,尤其是风衣吹过去的时候,在下午它上边会有一些涟漪。啊。

这时候了,你就不知道这水到底有多深,因为在那个传说里边,就是这个水下边会有其他这个东西,他讲的是一个叫t丝管儿,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小孩,那个淹死了,然后呢,作为这个t碎棍就把上边的去年被淹死,这个人他就可以。

头台转世了,它可以从里边出来,然后这个广光小时候常和我在一起玩,然后他已经就到那了。

我想就说,总有一天,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个死循环给打破。

如果是我被淹死了,我会不会再想拽下来另外一个小孩儿孩,然后让他做t恤棍,让我来那个投胎。我当时想,也许我可以打破这个四雄环,然后我就望着这个风吹过去起来,这个涟漪啊,你就看着这个水下它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很想知道,就说另外一个世界里边到底发生着什么这个事情啊。

那条河虽然带走了小伙伴的生命,就好像给李彦龙埋下了一生的使命,不过这个使命要到二十年后才能被揭晓了。

但大部分的时候就说都是听这个别人就是讲各式各样的吓人的这个故事啊。 呃,比如说天上这个如果飞过一只鸟,这是鸟凤,要是掉到圣上,也是一个特别不吉利的这个事情。

小时候就有一次,有一个鸟缝掉到我身上了。

而且后边真的就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那一年就说生病了,就是觉得身上不舒服,而且不喜欢吃东西。

这在那个年代就说一个孩子的生病了,很大一个标志就是他不喜欢吃东西了,因为我们经常是吃不饱的,如果说是他居然连东西都不想吃了,这时候住到医院里,我们那个临床有一个那个住的这个人,对啊,我妈叫他的名字叫眼巧,破衣岩桥是他住的这个村儿的这个名字。

破衣就是破娘的意思,眼巧破衣,然后文章了,就说是。

他们家给他送来这个饭啊,特别的好好风,他送的是叫杂念,这个杂面是用这个白面和这个豆面那个压到一起,然后用它感到出来这个面条,这个赶出来这个面条可以赶得非常的薄。

然后切出来很长。然后因为这个豆子本身的味道比那个麦子重,所以这个医嘱出来它会有很重的。这个就说那个味道,但是我的父母是江苏的,就是在这个陕西的话,他们是不会做这个杂面的,所以我所有对杂面的记忆都是这个邻居或是干什么,我就很想吃他家这个饭让了。

我爸我妈就过去,就跟他讲,说是能不能给我们孩子吃一些。

然后他就给我封了一半儿,从那儿滞后了,就是我们两家,就是每次就是我家做了饭,给他带过去送到他床上,他们家做来的饭就是送过来送给我吃。然后我们就在那住了几天,然后医生反正也不知道,就说是我得了生病。哎,居然也就说吃完饭员就好了,就回去了。 后来过了好几个月,我们去过他们家一次去了那个走了大概七八里地,到了他那儿,我记得吃这个饭是?

菠菜这个菠菜是呃带那个根儿的,那个根儿是那个粉红色那个,然后呢,它就是,是啊,另外一个是豆腐,就是把这个菠菜和豆腐做到一起。

在那时候,农村里边大概就说是最好吃的东西,应该是鸡蛋,但这个鸡蛋是用来这个换钱的,就说一个人生了病的时候,可以吃到鸡蛋,除了这个鸡蛋之外了,然后呢最好的东西就是这豆腐他应该是见我们去了,然后呢就是拿出来了。

它能够做出来最好这个东西。这个豆腐是新鲜做,就是当天我们去了之后做的这个豆腐。以前我是不喜欢吃豆腐,因为那个豆腐会点这个卤水点很重的。这个卤水很苦。

但这个烟桥破衣很会做豆腐,它这个叫开花豆腐,就是它应该是点了很少的卤水。

然后呢,这个豆腐放到锅里一煮是因为它点的这个少,这个豆腐会变成像一朵花儿,特别像一朵花儿,它就是煮开了以后。

然后剥在这个绿和那个粉颜色的那个根儿上边儿还有一朵,这个白的是豆腐,这个花儿啊,我就吃了以后就觉着东西非常非常的好吃。就在那个事后,就有一种这个感觉,就说这个时间可以停滞在这儿,我戒指在他们家前边,这个院子里边就是走,然后吃这样的饭,就说生生活中我小的时候我没有过很多次,就是有特别舒服这种感觉,那是其中一次舒服的感觉。

还有一件事情,是,也是我上小学的事儿。

走路回家,我和这三啊三四个小孩儿一起回家,要往回去走,然后就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然后他应该已经是一看就是长途跋涉,从远处来。然后呢,他就把我们给挡住了。他说,你帮我写一张状纸,说大队长糟蹋了我闺女。

然后我就想,哦,好,我就从那个作业本上呃,拿出来,然后用这个铅笔大队长,我会写糟蹋。

我不会写闺女,我也不会写。然后但是我知道闺女是女儿的意思,我会写女儿。

我这些大队长遭TA,我的女儿,然后给她,然后先开始。我还记得一个细节,我问她糟蹋是什么,我一直想,就像像闺女一样,我可以把闺女翻译成女儿,我就会写了。

我希望他把这个糟蹋也给我说一个另外一个我能够理解的一个字,让我可以把它翻译过来,他就说糟蹋你怎么都不知道。然后他就围着我们几个,就在这一边儿走,一边儿想要糟蹋糟蹋。 我也知道灶台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就说这个猪把这个粮食给造塌了。

我知道这一定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大队长糟蹋了我的闺女,然后我知道大队长做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而且他很痛苦,但是我又觉得我没有办法帮助他。

连龙后来明白了糟蹋的意思,也明白了这世界上更多无法用词语准确描述的痛苦,包括孤独一种。他是少年时期最熟悉的感受。 我小的时候,脸上长了一个黑痣。

这个小朋友就说会觉得他和那个别人不一样,据说这些小孩儿都要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那个黑点点。

有些小孩儿就不恨我在一起吧。或者就是见我的时候去用这个绰号来喊解说是上那个小学的时候。

然后慢慢的和我一起玩儿。这个小孩儿很少,我在这个很少的时候,然后我就会对这个大自然接受观察的这个特别的这个多,我们那边有一条,这个河在这个发洪水的时候啊。

水会非常红拙,然后但是呢,只要过了这个?

雨季不发洪水的时候,因为这个红石已经把这河床里边的这些泥沙童童都给冲走了,然后这时候这个河是非常非常的漂亮干净。

因为他留下来全是这个,就说,呃,石块儿有的石头特别的大,而且平整,你可以躺在上边儿。

然后在这个河上边儿会飞着这个蜻蜓。

这个蜻蜓是那个天蓝色,是个蜻蜓。

你躺在这石块儿上望这个天,这时候这个蜻蜓从上边飞过的时候。

然后我就觉得这个就说非常美,它美的就是让你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值得就说是你去活这一个我记得最美的一个东西,是这个夏天了,大早上我从家里边走出去,到这个矿业里边去草地上这个有这个露水,你从这里边踩着它走。

然后整个望过去,前边儿是那个比较薄的这个物啊,太阳要从里边升起啊,找过来,这时候你一个人。

然后在这儿前边儿是一个这么美的这个世界,当你找到一些,就是说大自然里边这些美的时候啊。

他也是一个抵抗,这个就是说不幸的这个东西啊,直到后来的时候啊,我父亲被那个频繁的就是优拍频繁的时候,我们家就回到这个江苏啊。

我记得那天入学考试,江苏这个屋子里边儿是没有这个呃加热的,所以冬天的时候很冷,这个老师很很好,然后报了一个大板凳和一个小板凳,然后他就让我坐在这个屋子外边去考。

因为冬天时候屋子外边会比里边会暖和一点,外边有点这太阳,然后这时候就过来了,那个?

三个那个男孩儿,他们过来,他说,哎,你在这儿做什么?我说,我在考试。呃,几年级的。我说,我是高二。

哎。他说,我们也是这个高二。 然后这三个啊人,他们就变成了那个我的朋友,他叫吴俊全,那个阮俊,还有一个叫顾汉强,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这个脸上这个质一样。

他作为一个这个标志,他们过来的时候四号好像就是没有注意到物联上涨了一个值,然后我们就在一起玩儿,就说很自然。

等到上了这个大学之后啊,我这个宿舍里边儿就说有一个浙江来的同学,然后他讲话口音就说很重,然后没有一个人都能够听得懂,除了我之外。

也许就是我们家是这个移民。等我们从那个就是陕西回到江苏的时候,刚开始我觉得他们像说天书一样,我丝毫听不懂他的语言,但做到这个教室里边儿时候听老师讲课,这时候因为你有这个教材啊。

然后再听他讲课。我三天之后,我就觉得我就所有他的语言都能听懂。

所以等到这个就说浙江这个同学,他讲话的时候,我也是就说两天之后我就他的所有话,我也能够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我们就很自然的那个就成为朋友啊。

这时候我无心中我已经意识到了,就是我交的这个朋友啊,都是就说是他和那个其他人有一点儿不一样啊,就像我的脸上长了一个枝。

那这个同学,大学同学,是因为他是浙江人,他有口音,然后以前的这个吴俊全呢,可能是因为他个最小,他是那个,就是说拍到那个第一排的。

反正不知道什么样的,就说是等到后来我就发现了我叫。

所有的这些朋友啊,几乎都是青色的,他们总有一点和这个就说大家不一样的这个地方,但往往就说这些人身上他们都有特别美的这个地方。

这个啊,浙江同学,有一次他就带我,他说是我带你去看我的这两个女同学,他说是在这个黄岛,我们是在青岛上学,我上的是青岛海洋大学。

青岛和黄岛,中间是要做这个浓度过去啊。

那是大概我第一次就说真正喜感觉,像是一种旅游的这种感觉。

因为这个黄岛像一个世外桃源,它在另外一个世界,他又是一个结束边缘的东西,因为他和这个主流事件是不一样的,就是我们这个主流的事件,应该是青岛,应该是一个都市。

然后他怎么就实际上挂在一个远处这一个角,这个角上居然也有这个,在市场也有这个学校,居然还有同学在上课啊,他就给我们准备了一栋。

特别丰盛的这个午餐啊,吃饭,我记得有这个海蟹,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个海里这个螃蟹,然后我们喝着这个啤酒。

他那时候跟我讲,他这个螃蟹是早上他五点钟起床,然后到这个菜市场去那个农贸市场买来的,上学的时候就是大家都不是多么富有啊。

他可能就是把他这个嗯,这个伙食费类就是节省出来这个钱,然后呢去给我们买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就是来宽带的。

我们之间就是没有任何的这个。

联系我,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呃,可能当初就说知道一下把很很快就忘掉了。而且离开之后,我从来没有和他就说联系过或是干什么。

但是那一刻的那个感觉,也就是像我刚才讲的眼角破译的那个故事一样。

我能够清楚地记着它是粉红色的这个菠菜绿,这个菜叶在上边开着个白花,这个豆腐,这里边我能够系着这个螃蟹和那个啤酒,那个啤酒在那冒着泡。

我们都吃的很舒服的时候,把这个眼睛半眯着,然后靠到这个椅子后边,而且他把就是住做得很舒服的意思,让给我们来做。

也是,就是少有让我感觉这个事件很温暖,就说很少比较美好的这个东西,然后之一直是到好多好多年后,有一次我在这个纽约啊,然后就说是接上班去,当时是吃了那个非常那个好的,这个高端的,这个密切令三星的这个东西,就是从他那个吃完了之后你去吃米西林的时候都要就说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啊。

别人把你那个无限好的这种伺候下来,从那出来的时候,就是让你感觉啊,我自己是一个那个嗯体面的这个人。

但是从那个里边儿出来之后,我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就想到了那天的那个情景,那天的这个亲近已经是二十多年的这个亲近了。

我就觉得如果让我用这两个,就是说去兑换的话,就说我更愿意就说是哪一个这个情景啊,这两亲近都很美好,但是我觉得在这个米其林这个亲近里边儿。

我总觉得我和其他这个人之间还有一个一个这个距离啊。

但是我觉得在那个情境下,就是在黄岛的时候吃的那一顿饭的时候,我和他们之间是没有这个距离的。

我就说是生活里要有一箱有些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啊,它会让你觉得非常的真美好。

我在美国的时候啊,冬天呃,我去这个买东西,我去了一下这个店里边去买这个鸡蛋出来那个结账的时候,然后呢,这个店员他一看那个我买的是这个鸡蛋,他就把自己这个。

钱包套出来,然后它里边落了,有了厚厚的一点,大概都有这个半送多厚的一点的,这个就是减价卷。

让他在里边儿一张一张翻,他就翻出来一张,然后往上边儿一扫,这样的话,这一盒鸡蛋可以减一块钱。

其实对于我来说,那时候我已经挣很多的这个钱,但是呢,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家很冷啊,因为这个家里边儿就说,虽然我住着很大的房子,但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儿那个生活,但那一天就说他给我刷了这个卷儿的时候。

尽管我可能就说是一个月挣的钱比他一年挣的这个钱很多,但是呢,就是他拿我的生活还是他的生活一一样,他根本没有去做,任何这个思考他就属实。这我这儿有一个简讲,叫我给你拿出来那个那个刷掉人到中年早已经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李彦龙特别喜欢回忆过去,现在他所拥有的一切,好像是命运早已经设计好的伏笔。

如果没有那条带走伙伴儿的河,也许他今天不会站在抗击癌症的第一线。

挽救无数的生命,如果没有写下那张壮志,或许莲龙就不会对普通人的痛苦有切身的体会。

又或许没有那些生命中温暖的时刻,他根本不会时不时的停下脚步,珍惜眼前的这一刻。 这是善意对李彦龙的眷顾,李岩龙说,他愿意在余生用更多的善意去回报。

火过这个前半生的这些东西,串到一起的时候去看。

的确,这个就是世界的这个变化太大太大,就说有着这个日新月异的这些所有。但是呢,人类一定会有,就是说我们永远就说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就人和人之间这样的这个相处,这才是有时候是让我们来抵御,就是生活中很多这些。

我们感觉到这个无力的这个东西啊,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不是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2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