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开了 32 年的东北啤酒屋,它是穷鬼的乐园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5-19点击:1146
故事FM ❜ 第 305 期 上个月月末,我从北京出发,去了一趟沈阳,在一家名叫「万顺啤酒屋」的小酒馆呆了一整天。 老沈阳人管这儿叫「穷鬼乐园」。 我第一次听到「穷鬼乐园」,是在作家郑执的一次公开演讲里。他是八零年代生人,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经常来这儿喝酒。在这个东北男孩儿的认知里,「穷鬼乐园」这个地方,驻守的都是整个城市里最失意、最绝望的人。在他看来,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一群被时代遗弃的人,只能在五块钱的廉价啤酒里抱团取暖。 暂且忘掉这些抒情化的文人解读吧。收听音频,跟我一起在这家小酒馆呆一整天。 /Staff/ 讲述者 | 英姐 王叔 李叔 罗叔 赵叔 王师傅 小李 小奚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联络 | 吴梦翼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华芳 - 彭寒(英姐) 03. Junkyard Resident - 彭寒(去沈阳!) 04. My Love,My Life - Patty Ryan(百乐门) 05. 双喜 - 彭寒(这里老多故事了) 06. Beijing Year After Year - 彭寒(小李) 07. 双喜 - 彭寒(夜幕降临) 08. You're A Woman - Bad Boys Blue(片尾曲)

一家开了 32 年的东北啤酒屋,它是穷鬼的乐园

如你是故事fm的海外听众啊,今天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故事。fm现在已经入驻黑马拉雅app。

海外的粉丝在黑马拉雅也能收听我们的节目了。

同时黑马拉雅也将抽取收听中文播客的幸运听众,送上alphago. Pro的圣诞大礼活动截止时间是十二月25日海外用户点击微信公众号,今天节目底部的阅读原文就可以参与。

但如果你身在国内啊,我建议你就别费劲儿了,你可能没办法正常访问这个app,而且国内的各大平台上听到的故事,fm的节目和黑马拉雅上面都是一样的。

来点小菜啥的?

你要吃肉里还有砂锅,还有麻辣烫啥的,因为我我就稍微呼呼一下,那就闭一个小叉,这动物吗?

这豆腐土豆粉,哎哎,一共十块钱啊,支付宝到这儿哎呀好嘞,直接里边儿把里边儿闹,哎来哎,你刚刚听到这样对话发生在一家酒馆的吧台前。

各位大哥上午九十点钟来的,他花十块钱等了一家啤酒,一盘小菜。

在靠近吧台的位置上,一个人坐了好几个小时,中午才离开,从头到尾,他们没怎么打理人,一个人发呆喝酒。

这家酒馆的名字叫万寸啤酒屋,我也是阳,是火车北站附近。

对这个地方老沈阳人有另外一个称呼,他们管这儿叫穷鬼乐园。 当我这边来的吧,都是条件,不是那么特殊好的工薪阶层来了。

老百姓呢,就是特别就是底层的人。

那天我妹说我那个老陈就问我,你家为什么起个情轨乐园,我说这个不是我起的,而是大活儿给起的。

觉得我们这个位置就特别东西也便宜啊。到求委乐园去吧,一提啊,万顺提武啊,就这么就这么回事,大伙给叫起来的。

刚刚说话,这位就是吧,他捡点菜,那位大姐,他叫英姐,是穷鬼乐园的老板娘。 我第一次听到穷鬼乐园这个说法,在作家政治类似公开演讲里。

他是八零年代生人,小的时候他父亲就经常来这喝酒。

在这个东北男孩儿的认知里,穷鬼乐园这个地方驻守的都是整个城市最失意,最绝望的批人。

在他看来,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一群被时代遗弃的人,只能在五块钱的廉价啤酒里抱团取暖。 2019年十一月24号,我从北京出发,去了沈阳,他穷鬼乐园呆了一整天。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东北,在此之前,我的东北城市的印象主要构建于王斌纪录片铁西区正值搬与假性家双雪涛的小说。

还有一位哈尔滨读了四年大学的发小,当然今年还加上养了类似口,这些显然不是东北的全貌,而我也没有打算在穷鬼恶缘窥见东北的全貌。

抛开所有文学化的解读,这里只不过是一家卖啤酒,麻辣烫和砂锅老店而已。 我们家开了我整个人算下来32年。

我65岁的时候,我跟我爱人结婚完了,咱俩就是跟他姐俩干。他姐那时候吧,在那个大洞服食那块租了一个小门脸。

我那时候是运输的类型,就是做皮箱,后来组建的老百姓吃对这个皮包也不是那么太太,那个我们戴威也基本就是停产的,完事就告我们。

你们是谁,有能耐什么,就是回去自己干去,或者是呃下岗,我一合计也是,咱们也是没啥事儿哈,我二大姑姐说的得了,你过来帮我那个卖啤酒呗。我说那也行,就这么领我和爱人,就帮他干。 我九六年下岗,我老头儿是九七年下岗,那个期间生意是最好的。

其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像穷鬼乐园这样的饭店在东北是很常见的,而他们的经营者一大多都是像殷姐夫这样的下岗职工。

如今,当我们试图观察当代的东北时,都无法回避下岗潮这个节点。

在各种意义上,他们改变了这片土地的面貌和人们的生活方式。 对,就这个双雪涛那电影来说,他意味着上中学时,那比让父母犯愁了。戒毒费。

对殷切这一代人来说,他意味着成为个体库这种人生的可能性。 于是在看了三十多年后。

这里成为一个类似于时间胶囊的存在,只要五块钱的扎皮,五块钱的小菜,这里就是时间以外的乐园。

十年有吧十年,那时候错了呢,我们家三万人了啊,都说了这个前面这个这个楼我们盖的时候。

每天上午九点,穷鬼乐园开始营业,8.4十左右,我来到店里,这里我与两条马鄂交叉口,进门以后是一个狭长的三角形店铺。

总共三层楼,维持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装修原貌,靠近门口的地方,左手边是八台,右手边则是一排窄小的餐桌。

我到的时候,店里的伙计正坐在吧台前准备营业而往里走,靠近窗边的座位上,尾子有七八个没有点菜的客人。

他们看起来年纪都不小了,大约560岁的样子。 哎,你,你们是在哪儿上活的就是翁冠屯那块儿有一个沈阳职业技术学院,那院儿里干嘛这这这720那样的724?

工资没给啥什么啥什么,签了好几个月工资了没有二万来过田吧。什么借难二万欠多少,那十多万去你们做什么呀?俺们是给咱们教学楼改造修为九整个那从这个顶楼一直到底。

陈庄久中央开的会司一月一号开的会议,人家不允许拖欠农民工公子围着严重的监狱,嗯,完了,现在呢,他现在老腿喝出水不危险。

把每一天三百块钱到现在是怎么回事?

每天总值最小的能有个96份吧,就早晚这人啊,荆州他家也是朝阳那边的。

俺们认识,就是跟我来一起啊。这个干活有一个相当不错,他家也是进那个朝阳那边的,我经过塔匠我上哪去的。

他也是挖空说,五天一开在五天没开上,我6.7点八点不干不耍了。不,不让他开点,后来一点点就是人那混熟了,等不几天嘛,等不几天嘛,等等,等于偷偷一说一声,一说一声,就这么回事,你说你这这七五钱不起来,你这血汗钱,你这不是咱的,都是生活所迫,离开家寻找监护挣钱花,然后还是和他妈你说啥整理?

谁不等钱用啊,那家里人那孩子上学哪不得钱呢,你说咋整呢?

您家小孩多大,我家小孩啊,十七八岁那上学,你说啥什么都是。

这说明人家对都没老老,也不给信不好办,也不愿意。

老友说嘛,这我跟他说了,等老友说了,我说老伴儿朱若呢,我说你这怎么闲呢?哎呀,那也没招,那也没办法,咱咱也没闲。 这位姓吕的大叔告诉我,他是辽宁隋中人。

二十多年前从老家来沈阳打工,历史以来,干的都是你网销。

我,我九六年过来的土地下放了那点土地,不够吃不够不够啥的。

我不跟你说生活主播离开家吗,只要侍候人十亩地位,吃是够吃够,你不得花你不得,就我装好吃那个。

所以你们那儿都是呃,从比如拉沈阳或者去进城,青年人都出了,就从现在老头老太啥的老头儿不能干他像我这要是在这打不成功的。

你回家种点地呗,你还得干。你说我现在六十多,你就干不住他整?

再干个3.5年,五年再干不弄打扮呢。

聊了一会儿,这几位大叔打算出去到门外路口,今儿等活儿,每天上午他们都会到这里来,把自己能干的活写在牌子上,拿在手里。

或者用绳子挂在身上,等于上前问价,那你你明天一般做什么,什么时候到晚上还黑夜看不着了啊,看不着了,回去,哎呀,你来找活儿来,说我。

我挣点翻钱去,我这意识是不?

接着挣二十块钱回家买点差一挣十块钱买点差一点,这胡家一啥也没有,回家咋回去,咱就是这生活,没办法像咱俩人多了中国呀,我估计啊,得占了几万的人有没有?冰姐告诉我,这么多年来,入口这个地方一直是一个约定俗成劳动力市场。

有些人在这里一站就是好几年,呃,他们就是什么也属于什么工作,压力也挺大的哈,有下岗的。

有的就是像有农民的。

但他们都有的有点手一点,什么袜浆啊,木工电工的啥的,在我们前这个位置吧哈,因为我本身也正好是阳光特别足,都在我门前站着,咱们有。比如说家里装修的啦。

就到我那块去找活八几年吧,就开始有,那时候人特别多,就是一到中午的时候哈,或者是早晨的时候特别重管你瞅着一排人。

有的时候检查来了,快走吧,快走吧,都不要搁这站着。

英姐说,890年代,他门口每天最多能聚集好几百个工人,非常热闹,某种意义上,他们比电影的罪鬼要更加落魄,居然进来喝一扎啤酒,现在都睡不着话。

而近些年来,由于市容管制,加入经济凋鄙,而这等活的工人越来越少,与他一同萧条的,还有父亲的北市场以及隔壁的黑舞厅。 我们那时候吧就啥呢,旁边有个舞厅。

摆了门,舞厅一千多米,好像是挺大工地的人啦,或者是下岗的啦,都想去找点胃疾去,然后都去跳舞去。呃,有的就是农村的。

就是没有啥工作的,或者是有的。现在我们这边下岗的人特别多,有的女的长得稍微有点直射的,到这来着就是跳舞也也挣点钱,一天有时候也能挣个伴儿吧,就反正基本也都是都以养家为主,到中午吃饭的饭点,他们以我离我挺近呢。

呃,咱家还便宜,基本都是我的一楼二楼三楼累着就都满了,跳够了,累了,到我这店里消遣一下。

后来这舞厅,呃,投三四年吧,这个地方不要盖成那个古董行吗?舞厅也还黄了,现在这舞厅一晃了,反正人就也少多了。 原原来我北市场这个地方特别繁华。

那时候一地走在这道街上,哈。

绿绿行行的人特别多,现在你看这人儿走在街上嬉戏冷冷的,没几个人。北朝就是特别萧条,现在是生意变差了。以后英姐把三楼租给了一个乒乓球馆。

他没过多久,乒乓球关于倒闭了,于是殷姐就把三楼改成了仓库。 而大多数时候,二楼通常也是人丁冷落的。

只有到了饭点儿,才会有一楼坐不下的客人加去那里的大圆珠大鱼到吃午饭的点儿店里终于热闹起来。

熙熙攘攘的一万沙锅麻辣烫的香气。

在酒馆的中间,靠近火炉的私人座上做两位六十来岁的大叔,其中靠里面那位大叔非常显眼。

他穿着一身戴毛领的藏青色大衣,戴复眼镜皮鞋,一尘不染,显得颇为体面。

我坐他右手边的空位上和他闲聊了几句。 他是叫李老顾客了,三十年前就常来喝酒,有钱有那吃饭不愿意,算是吃饭就七五个月,两块五块,八块十块的东西就一桌。前面的大叔姓赵。

而坐对面那位他老朋友姓罗,他都不嫌弃你。帝国有事儿你闹起来,你知道不就是哪里冬天了没地方去。

在外头养了一个冷,你在这呢,花了五块八块十块,你可以讲你树啊坐半天,这么习惯也不在年龄内。

那现在这个时候咱这都六十岁,但是这二十多岁合影,把那个开铁棚那个时候去,然后就这个吃个,这个咱就在这喝他。那个时候是大罐啤酒八几年,八几年的时候,两个月一倍。

下班了就该喝。

还有几个那时候老百姓的生活,熊爷也来,富爷也来,就是老百姓的生活。

赵叔和罗叔是很多年的朋友了。赵叔告诉我,这家酒馆是他老朋友常年聚会的地方,同时也是他伤心地六年前的一天,他在穷鬼乐园喝酒的时候,阴差阳错,跟人打了一架。

为此他做了五年九月的老搁这桌吃饭。

我当时我给我一朋友买一条烟,他想把这烟扯开,就说说我这个被害人啊。

人家说了这样是我,我请赵啊,就我照顾我妈一眼,你别动就没动没动。当时他搁那个兜里拿出一盒玉玺来。

往桌上一摆,显示显示就你那天不合格,我都有预期,但咱也没这声儿,你有允许你有中华玉旦不爱的。

哎,完了说,我外地盲流着我说,我承认我是外地盲流,我胡老人呢。

三桌梁说,这潜不起。我说你外地忙,留着啥的,我都外地忙,留我不差点事啊,我糊里捣去,我看你一下,操你妈,我就打你一打。

诶,那话没有,那话没有。

不是我说的,我能开玩笑啊。

当时他说他眼睛瞎了,适合出事儿,以后我上快手就是北北市派出去吧,行走是往后院,是吧。

去了三次都没打,我也没拘我也没啥病,说这这个当中他证据不同后,人家找的人儿够我长进去了,又给我办取保待了十二天搬过去吧,我没搭二胎呀。

我满山市里,我到那里干嘛呀,完了反而给我送上去。

姑娘,我跟你说一句话,我这眼睛,这是我打虾的,看过五年九个月,我值人不会能有好点就给打架了。

职个儿,但是我没的啊,我愿望判决书上都没有证据完,有一个监控,这么写的因监护录像不不被遮挡了,无法正式被打的部位,拍到我踢的后屁有两剪子,他眼睛瞎了。

我提的厚皮肉与眼睛有什么关系啊,我要有助于我进来带给我整下去,我也进。

然后妈因为她亲戚气的上火上火了没了,真的,这我知道的,知道我工作现在不搭理我说,你看你爸爸,你,你,你真拿出给你打仗。

你就进去就不不,不跟我说话,老母亲没了,媳妇离婚了,那老大挫折了。

是不是姑娘死亡呢,我刚死亡,你们现在去年十一月份出来的,今天现在111周年了,我也刚回来,我接受不了。

我觉得社会的环境物价高,原先我理由理由发五块钱,我回来十五,嗯,接受不了,这地方没变,还这样五年也没变,防着还在防着生活的标准还在样。

没变。嗯,我,我回来之后啊,第一次回来呀。诶,小螺儿,我第一次回来就是去年十二月份吧。

我给你打电话,我回去说也是这种,这我朋友我始终不能忘他。

我打电话完了,他搁这屋够接风老虎二的喝点小酒唠唠嗑,跟菜没关系。

在监狱待着,挺不容易,我回来那个时候相当的难呐。

我弟弟给我五百块钱五百块钱,效果也是生活。

好吧,我实话实说,我兄弟给我五百哥,你得活着,这生活往好路发展要多要少拿心情,你会拿一万没有。

拿五百咱是捧个琴,所以我哎,我就这么给我了。没他除了约事,他不爱在这个地方喝酒。

那个伤心病,我就打电话打这个过来了。你们一说,哎,妹妹啊,这得老了故事了。

伤心的,高兴的形容积极,你什么时候来,是我投十二十多年前就来了,我年轻的时候啊,也没干什么没,没有什么重大职业。

做点儿生意,做点儿生意,跟他们暗示他干条花椒大料将中香蒜那阵还行,现在不好住,现在床会也高,物价也高,只能围着虎口完了就生意不错就不干了,打工出点儿力,他还老保收啊。

来这个三号街班长会知道不,他是保洁,我要保安,我六十了,现在打工?

肯定不用你找私营的,现在这个屋哎超六十还可以用你我外孙的时候,外孙上学学费要高,所以说六十岁还得靠自己打拼,给孩子减少点负担。

所以说他不答应我,我也考虑孩子也有因素不容易,你现在互相喜欢做一下日子过最好的,我家最好的时候是八零。

八一年那时候最好我姑娘是八零年生的,八一年八二年,那最好的是因为我农村。那时候我自己搞档案,那我养车。那时候我生活是相当不错了,一般老百姓农村老百姓,他都喝三百酒,我都喝瓶。

说出来没受老冤了。

你说咱们多年了?

别话不说,说再说说,我就眼泪下来了,我来我来。哎,你,你给我找那下午回家睡个觉啊。看篮球的回家睡一觉,廖宁搁在北京的篮球,下午两三点钟,赵叔和罗叔离开了啤酒屋。

店里的伙计王叔在一旁拖地板。 我向他打听了一下,想了解一下诏书的案子,但他也记得不太真切了。

王叔在这家酒馆已经工作十八年了。

在他的记忆里,这里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酒精不止是麻醉剂,同时也是愤怒和暴力的催化剂。

刚刚开始哈,因为啥我以前就接触的研究和他们这个这个酒懵的不一样。 到这来之后,我一看头一天来一天给妈妈说话,他说一个妈妈就是我这什么玩意儿。

我都有心不干了,打退堂鼓了,后来一合也不干,我现在照样照样呢,适得生存呢。

后来到现在就后来就习惯了,就到现在就没有他们闹了嘛,喝饺子没意思。

王叔说,他的脾气并不好,但是来店里干这么多年活儿建设那么多暴躁了,酒鬼也逐渐学会了收敛他沈阳本地人,一些人是一名退五军人。

我专业回来,我就参加工作了,那是很多钱,就是回来之后也不敢没工作,后来卖水产,所以说我做水产,这个生意还行,那几年签好证挣了点钱。那时候我种矮的时候呢,是大冷空,一开大汽车就大货车直接怼到那个库门口,直接往车撞。

那时候一天得挣万把了,不回去就是卖火鱼那边那个火香死了。

拿过来还有瞎爬呢,一块钱买的吧。到这两块钱买往那地下门口一摆,一会儿都了,老百姓呼呼的。

那时候另外没什么,那时候工人也好过,奖金都吃不了的吃。

那时候钱多现在就是老百姓兜里面有钱,等了一年不一年,我干了六年,以后嘛完份儿。我一看声音把我做了,我也就退在家,在年龄大嘞。

也干不了吧,因为晚上这个半月十二点就得去上货也不容易。我儿子是给我开车进货,我老爸跟我在站床的还是媳妇儿也站船,就这种情况,现在不跟我儿子儿媳呗,我老伴呢,来家呆着呢,带孙子,然后我呢,出来挣来电话钱。

然后我当兵呢。还有老宝,这就基本生活能我一次?

就和王叔聊着英杰以来的定理,一般来说,音节会在上午十一点左右来店里招呼客人,中午一两点钟回家休息,四五点钟再回到店里,然后一到半夜,两点打烊,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英姐说,最近这些年,沈阳的治安已经好了很多,但酒馆毕竟是非之地,打架斗殴时有发生,因为啥我本身我是女的?

有的他们男同志吧,喝酒吧和闹事儿了。哈,我有时候说他们他们还真听,就是有的时候我我,我也挺理解他们喝酒喝大了的那种感觉。哈。

有一回就是有一顾客吧,他好像是跟他媳妇儿俩打仗的,可能是进来了哈,给我来两杯。

然后我就给他打两杯酒,呃,点两个菜,还没等喝呢,就开始叮光就开始着了,就给砸坐着。 我说的小伙儿,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我跟我媳妇儿要离婚,就这样的,我说的,咱们是个爷们儿。

有什么事儿呢,咱们可以唠对不跟媳妇儿心平气和的唠,你不能扎桌子啊。行老板你要听你的。

然后呢,媳妇儿这公主也打电话了啊,你赶紧回来吧,咱俩好好唠一唠,然后回去之后吧。哈俩人没说好,又砸起来了,然后之后把他回到店儿里。哎呀,给我的店儿里炸的乒乓乓龙的。

他觉得好像啥呢,把心里这个气儿呢,杀出来了就是那种感觉。

然后后来呢,我就说我说小伙儿,你为什么不砸你自己家呢?

姐,没事你放心吧,你这瓶子啥的我都给你赔了哦,我就觉得吧,就这个地方哈万顺哈。

我就把这气儿吧杀出去了,我就觉得我一切就顺道了,有时候开店吧,我就是我觉得一天挺累哈。

就是没事唠唠嗑了,就是我有这些老顾客哈,有时候三天几天不来了,我有点想他们一来了哈,有时候胳膊越一来了,哎哟,我说你咋才来呢?我说我想你了,他说你就玩儿许的。哈。我说,这个我还真不是玩儿许的。我说,我又得比较怀旧,那种感觉就是八几年,或者是我刚开始刚干的时候。

我这些还有不少老师们一直还现在冰显的认出他买一个老顾客在吧台边,每次有老顾客来点菜。

他就给我介绍这位是谁是干什么的,一般什么时候来喜欢坐哪喜欢点什么菜。

大约六七点钟,电影来个年轻的客人,看上去不太爱说话。

英姐说她叫小李远,现在附近的一家正古店打工,经常来喜欢吃面。

点完菜后,小李又坐到角落里的位置,医生不想了,看电影的电视,你现在回来,这我自己开店了,开什么店赠母店?

治疗的骨科诊所就自制颈椎病比较多什么的。

小李,听说我打北京来的,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很多年前他也当过北漂,北京,我有待过海淀,丰台,昌平,朝阳区我都逮过,那我觉得还没没学这技术呢。

那北京干过物流,然后干过后厨哦,卖过房子,那都是好长时间的。

九多年前了,其实我觉得人在哪生活的无所谓,你就是哪个地方适合你发展在哪个地方,有前途就ok了呗,在哪都一样。

我家不是沈阳的,我家是黑龙江的,然后之后这个学这个学这个技术也是偶然间呢,等我师傅学的呗,这技术医院没有这技术家传的主张传下来的也不是谁都收的。

关系不错的人介绍的完了,正好还比较合适。

我这有劲儿,身体素质好啊,干着火没有劲儿,干不了有点儿聪明悟性,似乎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

对吧,而且吧,你得干一段时间,你看你是不是这块料,或者是你是呆不住,耐不住寂寞,那也不行。

对不,这个成为我的终身职业了,我不会再选别的职业了,这属于治疗救人治病的有风险,有责任啊。

而且治好了有成就感,自己创业是早晚的事儿,谁也不可能给你打一辈子工,现在才两个半月开不开城呢,不能说为时太早,但是目前来讲感觉效果不错,挺好的啊,因为现在我有固定的会员,就二十个长期在这消费的这个收入有保障了。

你像我现在就今天出来,留出来那个放松一下,我一周星期一到星期六六天时间,天天在这里呆着。

来人就干活,没有人就呆着,是不是再累也能坚持下去。

这个奋斗有有感觉,有架子,有意义,而且有有力量,有劲儿自己赚的,对吧多少钱把自己腰包的了,再累也十个啊。

咱说这么多大钱,但是比打工强多了,我非常有细细,而且我要强,我现在所有东西都给我自己扛,怎么样习惯就好了。 小李吃完饭就离开了,我坐他的位子上吃了一份老板娘刚煮的水饺。

晚上,琼格的园又开始变得热闹起来,靠近门的位置上坐了一位流浪汉英姐告诉我,她是无家可归聋哑人。

每天到了这个点,就会到店里来吃点残羹剩饭,在窗边呆坐一整晚,靠近吧台的位置做十来个最幸运的中年人。

一边喝扎皮便喊混的口音高谈阔论。

靠近火炉的位置上,两代棒球帽的年轻人喝着啤酒,啃着鸡架。 姚丽晚上项目欠款的事情。

直到接近午夜的时候,贴三五成群的酒鬼才相互搀扶着离开。

店里剩下几个独自喝慢酒的男人,还有几个刚下班的外卖小哥,偶尔会有些住在父亲的年轻人上门典范。夜宵匆忙打包带走到了快打烊的时候,店里来了一碰一受两个年轻男人胖的那个,点了一份面食,说要打包瘦的那个,什么都没点,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

他没有化妆,但眉毛显然有修过的痕迹,穿着件时髦皮草外套。

我随口问了一下,发现他竟然是半个同行。

他要吸引君,曾经在上海一家史上杂志当编辑。

我是在英文大学毕业的,因为我就比较很喜欢时光搭配,然后刚开始是帮他们去写一些文字。

然后后来慢慢慢慢的,我也很喜欢了,然后我自己就做上那个培训的教师了。

我之前做的是LV的服装陈列,他就是不光你是在店铺摆摆衣服啊,给衣服制造型啊。

帮你那个店铺去设计你这个灯光啊。这一季我们商家的服装呢都是按照什么主题来的,它的那个什么走线呀,还有还有它的一个百形啊。

他的灵感来源于哪儿什么设计师,然后就是慢慢的看一座人淘宝模特的,因为我感觉这个行业赚钱十套衣服是八千,如果说我一个月多接几个单的话,我们就暴富了。

但是时间长了,可能这个行业它有点饱和了,因为现在长得好看的人实在是太不缺了,特别是南方人。

后来慢慢的就是朋友和领导帮介绍的就去做到假肢,一直做到现在。

后来就是因为没钱买房的原因吗,然后回来了,因为上海的房价实在太高,前年我爷爷就是有病嘛,去世了,然后今年年初我姥姥有病又去世了。

嗯,然后可能家里边就是精神压力受不了老人精神压力受不了嘛,非常回来,因为家里人一直想给我仗着嗯什么样的让我回来考个公务员啊,然后之后找个好工作呀。

嗯,就这样守着那个四方格一直过的活就行。 他他们就是这么想,对我的期望就是这样,然后回来之后吧,就感觉跟东北格格不入的,因为。

我经历的都是好像东北未来都有半个世纪的事情,就是我这么感觉的,然后回来之后,嗯,现在已经待了得有半年了吧。

嗯,感觉落差实在是太大了,有可能真心的接受不了,导致我现在就是一直不开心。 嗯,我吃南方菜习惯了,这个东北菜太咸了,我受不了灰沈阳后,细菌依然在自己集团所属的杂志里工作。

负责东北这边的一些业务。

尽管他依然在自己热爱时尚产业里工作,但是他已经看不到自己职业发展的未来了。

东北这边没有活,就是处理一些杂碎的事情,别人写完的没弄好的,我们拿过来修,基本上歪拍啊,什么采访啊,没有,我们就是负责帮别人处理处理难谈,没有了闲职,适合养老一般南方的镀金的领导啊。或者说是?

想要跨区那种那个大经理啊,都会来东北度个半年一年呢,然后在这边走,我是做主编的嘛,有时候招聘我会去跟着一起去复试。

有有有很多员工,一个就是因为加班不想干,然后因为远不想干,工作时间长,不想干,然后之后总出差也不想干。

我在南方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遇到过我们,有时候加班就是。

连着三四天那种家都回不成家,对吧。南方人很正常,我们公司几个小女孩就是小实习生22吧。小女孩22。

家里就是住在上海跟江江苏的边界,早上高铁高铁倒地铁一个半钟头,就是咱们这边说的三个小时吗?

能到公司天天劲儿劲儿的上班,一个月八千多点吧,对八千多点。 人家从来没有感觉到困苦,或者怎么怎么样,不像东北人一样?

东北人这个惰性就导致他这个发展班没办法,你知道吧,他因为你想这个样,所以说你发展你就腿慢。

嗯,我现在都不敢就是跟我的同以前的同事啊,和我的同学呀,谈什么工作呀和工资之类的,这个东西我都没办法输出口,你知道吧。

随便张嘴,一个就是粘心百万,要不是年薪,最次的也就8900000,我都不敢,我都不敢讲论坛有一回我的之前同事问我,你现在都没怎么样啊?

说的好不好啊,我是挺好的,一切都挺好的,没办法说的。我现在一个月转的。在我们坐下聊天的时候。

细菌的朋友默默坐在远处的位置上,吃完了他原本准备打包带走的食物,然后他们两手空空的离开熊鬼乐园。

消失在了空旷的夜色里,而英姐他们也准备打烊了。 那再喝最后一个可不能再喝了啊,你再喝多了啊。走到晃了去。

我没喝多啊,没喝多呀啊,我没喝多,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心理者自述的收音节目。

故事fm,我是梁珂,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鹏寒世界相辅梦忆正在播放的这首怀旧disco名叫幼儿博文,来自八零年代的德国乐队。

如果你成长的上世纪末的香港或者东北你听过的,也许香港女歌手刘美军翻唱了版本,他的名字叫最后一,今天不需要意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