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故事三则
gezhong2022-06-10  102



万圣节故事三则

我小的时候能看到动画片不多,其中有一个动画片,我印象特别深刻,叫大狗副警长,他在每年万圣节的时候都会做一个万圣节特辑。

当然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万圣节,国内的电视台也没有概念,所以他们有可能会在夏天播放这个节目。 不过女巫啊,古堡啊,吸血鬼啊。这些元素让我感觉特别恐怖,又特别兴奋。

但当我长大了之后听说的那些真实的恐怖故事之后,我开始明白,其实恐怖。

是那些不该发生的事儿。

声明一下,本期节目有少量画面感的描述,你可能不想让你的孩子听到,请收听第一个故事玩具,我叫李欣呀,然后来自河南那边,现在25过年的时候大家都要放鞭炮,但那个时候呢,我大概是在三年级,在那个呃村子里大家都有这样一个习惯,就是捡没有爆炸的鞭炮,然后把里边的火药给拨出来。

放到一个小瓶子里,当时在我们那个村子里有流行这样一种玩具,就是把活药倒在一个呃自行车的那个气门里,然后这边的时候是一个钢条弯成了一个钢条,会形成一个三角。

然后这边的时候会有一个弹性的一个东西挂着那个气门,你锤的时候会想,当时那边的时候手里玩具比较少,所以那个时候就大家会会带那个会随身玩。

所以那个时候火药就成为一种稀缺品,就看因为大家的鞭炮也并不是。

总是很富裕。如果我家放完了之后,我们就去别人插箭,就说起那些没响的那些鞭炮,然后放在那瓶子里,选择这个瓶子是最终的一个隐患。我选择了一个玻璃的品,应该是一个药品,就是一个药品,然后上面是一个塑料盖儿。

我把所有我收集到的没点燃的这个炮主包开,把火药全部都放进那个玻璃瓶子里。

有的是黑火呀,有的是那种泛白一点的就那种火药。

你知道,就是我觉得我是很有设计性的一个人,我为了使我到火药更为方便,我希望在我的这个火药的瓶子上面去插出一个孔有孔,我每次倒的时候就就直接倒就直接,你从小小兜里一拿出来那个火药的瓶子,然后直接往往那个那个气门里给你倒一小溜儿,那个我要,然后我就这咔咔咔,这是很酷的一件事情。在当时。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在我把火药拿进屋子里之前的时候,我妈正在洗带鱼,他就在厨房旁边,然后我就把装满火药的瓶子拿到我的房间里去。

他也没有注意到我做什么,即使他注意到做什么,他也不会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所以后来的时候,我就走进了我的房间。 我,我应该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应该长得还挺高的,因为我把瓶子放在桌子上。

他就呃,大概到我的肚子,然后开始拿火柴点燃一根蜡烛,然后烧红我拿的那根嗯粗的铁丝。

然后我呃,烧红之后开始忘,正常的情况下,你会把这种瓶盖就从我现在来说的话,ok就把瓶盖拧下来,然后炸一个孔,然后再盖上去。

但当时是直接烧红的,已经铁丝直接捅在了药品的里面,一瞬间崩在炸完之后的时候,是。

蒙的状态,因为当时那个声音是很大的,就是所有的声音就是你在一瞬间的时候,你会那种。

你会听不见别人在在在喊你做什么。

当时是瓶子里装满了火药,就是我的眼睛被熏的看不见了。

我当时也并不知道我的眼睛,因为在你那种情况下的时候,你的呃肌肌肉意识会好像被阻隔了。

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只知道你不能做什么。 对我,我知道,我看不见我知道我的这个这个手。

能动,但你并不知道他他能用来做什么,然后我妈妈就就跑进来了,他就因为我眼睛看不见,我只能大概的去听。他就是我能应该能听他的声音是有恐慌的,然后就是赶紧拉着我往外走。

拉着往外走。应该走的没有一百多步吧。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然后我就碰见了大娘,大娘,我就我记得很清楚,我就说大连我渴。

然后他就从从家里去拿出一瓢水,然后开始喝水,咕噜咕噜咕噜,我已经很快就把一瓢水给喝光了。

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后来的时候喝水的时候就是是因为失血过多。

是我妈并不知道到底伤在哪里,但后来的才知道的是,整个的创面是在在肚子这部分初学点,因为是有一部分呃,玻璃是直接冻穿了你的肚皮体打到了后背,所以是持有一个雪槽的,是在咕咕嘟咕嘟嘟开始就是往外流血。所以我喝水的时候根本因为你流血过多的话,你会你会很渴。

等我搁的车道的时候,我基本上是已经晕掉了。

但我的意识还是有一点点的,我大概是知道我妈在求医生就到乡镇医院的时候,乡镇的医生说,他们治不了啊,我们搞不定这种状况,你的出血点太大,我们这没有能做这种手术的人。

所以当时应该是打了120去上县的人民医院转到了重症的ICU。

然后我就开始被推出了那个门,开始被推进手术室,开始去做这个手术,最后的一幕就是看透顶的乌影灯。

最后的印象就看了那个灯,然后就开始闭上了眼就开始过渡到另外一种状态,就是发现我很像会游动,就是我会在一个容器里面在一个容器,那个就是好像是一个是个车里边还是怎么样,就是我在那里游就车厢里边,然后能透过玻璃去看到好像车的车头一样,车是停着的,就是你,很明显的,就这个车他妈就停在。

停在了这个手术室里,然后你就透过车窗的时候,你看见他们在做做事情,对我做事情。

还有一种在洗澡的感觉,就是你在水里一样,就是很轻柔的那种,就是你在你在,我只能说明那种状态,就是我飘起来了。

因为当时可能是有一种习俗是,也就不是习俗这种说法,比如说过年前我要洗澡,洗澡的话,就是会把你身上的脏东西给洗掉。

会喜悟会一样,所以你在水里游的时候,很像是医生在清理你的身体所有脏东西的,以后过程就是你会看到就是你整个的时候五脏的东西慢慢的被清理掉。

就是你,是你真的感觉自己正在正在恢复后面,我才只爱四个多小时是很长的一个一个手术,整个遭遇了这场事故,你在濒临死亡之后所有的经历之后,你会对你的。

人生重新审视,就是我开始变成了一种体验主义者,就是你。在你很很多难过的很多事情来说的时候。

你有一种抽离感,就你这个躯体上来说的时候,它是不是很重要。 我仍然认为这意外的是只手,仍然没有听着对我的追捕。 很多男生都喜欢汽车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乌龙上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玩儿的游戏就是极品飞车。

有一次他还在擂台赛里差点打败了专业选手。

所以拥有一辆汽车,一直是他的梦想,几个月前,他的这个梦想终于成真了。

请收听故事。第一辆车,我是吴龙,今年三十岁,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八月十一号在那个五天光本五s店啊。那那年一个五s店也是唯一一个也开了旗舰店在那,在那买的那个黑度白色的就是当天去买。当天我就踢走了,第二天就上完牌了。你那个四s店的人都跟我说。

说应该是我们店店里边最快的买车的速度了,因为他们有一辆刚上没几天的展车,就是就展示的车嘛,展车一般都会便宜点儿卖。

然后当时也谈一个挺好的价格,我说就就是他了,我也不想磨蹭,然后就就买了嘛。

但内心那种那种感觉,自己坐在驾驶位置,然后开着这车有机上完牌以后开完这个车回到家,那路上确实挺嗨的,都准备好了那个车里放的音乐了。

十月四号当时带着我女朋友嘛,然后买了车一直没出远门,而且新车都要需要上海高速啊,婆婆长途拉一拉。

然后就说取天津茶店香那边产玫瑰香葡萄那个产地了,因为怕谁出行人多嘛,你赶赶早嘛。

然后啊,是就算慢起的床,差不多时间出头吧出的门,然后我女朋友坐在副驾嘛,看着腿玩手机。

我车里边是一直那个不停的放音乐的,因为我喜欢开车时候听歌,呃,当时是收次560脉,然后从北五环开到东五环平房桥那边。

当时是在五环的最外测测党。

然后开着开着,我就不知道怎么样失去意识了。

等下一次真正清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在五环的最内侧车道,我前面是一辆起崖,他的后背虎都烂了。然后我才意识到我撞车了,然后发现我的两个气囊已经都打开了。

我就当时完全蒙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然后下一个第一排还是打幺二报警,然后我都没注意。当时我女朋友也跟我说什么,我当时我也没。

现在也没有印象当时那个第一反应有没有看女朋友,然后然后就下车看看前车情况,下车以后看看那个车撞的还我的车也撞的挺严重,前边基本上呃,2/3都没了,都已经撞烂了,然后他的前屁股已经撞了,也也也也挺毁的了。

然后等警察来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来的不是戴白帽的交警,是公安穿一身黑衣服的公安,然后来了以后,但是我也,我是后反应才才想起来是这么回事,当时也没记住,当时就认为警察来了嘛。

就默认是交警。然后他过来首先就问我,你喝没喝酒,心没吸毒?

我说,没有,没有,没有。他说,你怎么撞上呢?我说,我真不知道。

然后呢,就一个交警来了,交警过来。然后他们俩印象特别深刻,他俩互相敬了个礼,进了个梨,然后把这个情况交接了一下,然后又复述了一遍,说,我我都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怎么撞上他了。我说,一睁眼醒来以后就看见我撞撞这车了。 然后他就说,嘿,你真行。然后他说,你这乱撞其他车。

我说我,我撞了其他车,我就知道我现在撞了这个起压给他后皮又撞烂了呀。

他说,你前面撞了四辆车,你知不知道我当时一下蒙了,我说根本就不不可能。我说,怎么会呢?我因为我就看到。

我说,这起亚呢,就过一会儿那个后边呃,三辆车的车主过来,按照他们的付出,确实是我撞了他,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怎么撞了他。

然后呢,警察跟我说,还有一个车主在在在辅路呢。

后来我才知道,我第一辆其实是撞的一辆金杯,只是轻微的一个寡蹭,没有什么大事儿。

然后我就继续开了,开了以后,第二辆撞的车是撞了一辆丰田的一辆su v。

这个是我后来看我的行车纪律的视频,才发现我就直勾勾的就这么撞上去了,撞上去撞了一下气囊就弹开了。

然后我还接着往前撞,给他撞的都快掉头了,那是在武汉的最外侧车道,然后我就撞完他给他撞了快掉头了。以后我就直接就是王子的行驶,一直到五环内到内车的我女朋友就说停下来,停下来。

但是他说,我完全不知道,完全没意识,完全听不起他的话,我就那么撞上去给他吓坏了。

结果呢,我后来才知道,那辆最开始那辆金杯车主看见我被他撞了,那边我撞了他,然后呢,他就报警,他报的是我肇事逃逸,他觉得说我,你把我撞了,你怎么还跑呢。赵氏逃逸,所以说。

然后可能后边几个车主我也我也,我也不知道,我也没问,可能后边几个车主都报警了,所以说一下这么多,你想接警的人一下遇到这么多?

所以说,这也说明为什么刚开始来的是公安了,他可能来抓我肇事逃逸来了,然后所以说也就验证了他为什么第一句问我喝不喝酒吸没吸毒。

只有精神不正常的人,才会连撞好几个车自己都不知道。

最可怕的就是我把行政记录仪那个存储卡,然后那个取下来,然后连在电脑上看那段视频的时候我都傻了,我就不知道视频是最能让人回复记忆力的一个东西吗。

开那个视频的时候我都傻了,我说怎么就能开上去撞人家车还是一直撞?

都不在刹车,呃,然后后来我再回努力回想到底是什么原因撞上的,因为我也很后怕嘛,因为还好,如果我最后一辆车撞的是大车,我按照我那个速度一直不踩刹车的话,直接就我就会死了,我就直接钻到钻到大车底下去了,然后我也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就是那一刹那。

可能就是犯空了,失去意识了就撞上去了,而且撞上去以后第一时间气囊摊开了,可能更加剧我。

大脑放空,这更更加没意识。所以说最终在最后一次撞那样起压的时候我醒了,但我也不知道我是撞了几架多久以后醒过来的那几个车。没事,包括我和我女朋友没事都是呃,一直记载安全的这个车辆行驶安全,这一点太重要了。

就是两个气囊摊开了,然后我才发现那气囊竟然是粉色的。

我觉得挺搞笑的是我们因为看到那些电影里边那些气囊弹的都是白色的,我就想这个这个本田的飞柱全盘弹出来粉色的。

而且我还有一个爱爱爱用手机配照片记录的一个习惯啊,然后还是记录的,然后看那照片儿的时候,每次看都有点儿想笑,那粉色一个启囊真的有点儿卡吧你?

乌龙现在提起这个事故,还是有些后怕。

他去医院做过检查,没有查出自己身体有任何问题。

他到现在也不能解释当时为什么会突然失去意识。

他的女朋友说,以后他只做后座,还得接好安全带。 青春期的时候,我们多少都会有点叛逆。

开始不听话,开始闯祸,开始和父母对着干。

但总有些时候,你和父母会同时发现,这些都不是事儿。 请听李日非讲述的最后一个故事。

ARE,呃,2001年嘛。

当时我是我,我现在有点不是特别清楚,应该是高二十一月吧,应该是就是那个要入冬没入冬的时候,因为不不喜欢学校嘛,就是不喜欢学校,不喜欢上学,也不喜欢回家,那就放学就出去玩儿了,出去喝酒或者去哪儿喝酒,就我们学校旁边小饭馆儿。

大概就这样。

高中生那种假嗨嘛,模仿成年人的社交活动的那种感觉,折腾完了就是大家觉得余余兴未尽,那就接着出去玩。

当时是去王府井吧,因为我们当时经常去王府井,主要是因为王府井有一个特别大的麦当劳吧。

然后在麦当劳里就是买特便宜的东西,然后从外面买那种大桶可乐,然后进去,然后跟服务员要三杯冰那一天好像就是也就一人要随便要老什么东西,然后就站一大桌子。

然后中间时不时出去,一个人抽烟抽烟就回来玩儿到好像就是一点多,可能然后就丧了。

然后撒了以后我也没想回家,我就记得我去了那个,呃,是北京站吧,就是那时候你,你夜里要没事儿干去火车站,火车站,总会有人呢。

你去那找别人聊天嘛,就到那,然后再看见那个等等车的人,然后就在里面找个年轻点的女孩聊。

因为他们都很无聊,你过去跟他说话,他肯定会理解的,那天就差不多四点多吧,还是回家就是主要是觉得冷就回家,路上已经快冻僵了,就是白天根本不觉得冷,但是回家路上真特别冷。

中学生骑车都特别野嘛。其实那个花园我现在骑自行车坐不到,就是那个。

冷磨骑着自行车,然后送开双手,这样搓手。

然后那那天反正到我们家楼下的时候,我觉得就是乌涛出事儿了,就是我们家那个窗户,灯是亮大量白枝灯。

就整个那一个楼全是黑的,就我们家是亮的。

我一想,我操,这我妈一宿没睡是吧,就等着我呢。在这因为我之前几次夜无微宿,他们也没跟我太急。

也就是说表示了一下不高兴。我说,想着今天要跟我算总账了,就是也觉得比较紧张吧。但是反正这种事你?

短解决不如常解决嘛,所以就就上楼,然后结果就是一有一近乎一看我妈那样,就是跟我这事儿,老公一点儿都没关系。

就一进那个客厅,就看我妈坐在沙发上,就是整个人都受了很大惊吓的那种,然后我跟他说话,他也就是那种。哦,就是你回来了。

就感觉就跟我是他妈放学回来了一样,这不对啊,就是我这一宿没回来,我妈还醒着,然后见我一点都不惊讶。

然后我就知道肯定出事儿了,就是,而且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当时就是非常受惊吓吧,我也是挺受惊吓的就是。

这得出多大事儿啊,能能让我妈注意不到我一宿为回来,真是,然后我妈就就回去睡觉他了,而且就是跟我说,你说你睡觉吧,赶紧睡。

然后就我就回去躺两小时,然后起来上学去了嘛。

然后到那个第二天晚上,好像就我妈问我来着,就是说你,你记得那个是我不说他名字了吧。你记得那某某某吗。

就记得我妈说过这个人,因为他就是我妈班上的人嘛,说,当时我妈说下属。

然后他又说说那个他们家出事儿了。

我说出什么事儿来,说那个那阿姨,她哥哥把那一家子全砍死了,就用他家彩刀。

实际上这个消息后来正是不准确,就是那个他那那人没把他妈砍死,就剩下的人差不多都砍死了他爸爸,他老婆有他孩子没有,我不记得了。

反正就是他砍了自己一家子。

然后我当时反正就是那个那个ARE,没事儿啊,他说那个ARE不在家就没看着吧。然后我说,这这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我妈说,那个昨天晚上我,我被公安局叫去了。警察找他说,那个你认识a呗?

王老师认识说,那个你知道a在哪吧,我妈就不知道啊。她说,那你知道她可能在哪儿了,然后我妈赶紧就带着他去找嘛。

然后我忘了是好像是a,还有个是朋友还是什么人,反正在那家人里找到的a,然后就一起去那个a的家啊,就是就别提了嘛,那个场面就就我妈话说就是雪从她家里流到楼道里吧。

就是整个是一个特别恐怖的雄安现场。 过了一段时间吧,就有一天,然后我们家吃吃晚饭的时候,突然电视上就是。

就报了这件事儿嘛,就是那个某某某,这个毕先生受邪教毒害然后什么的那个他,他当时那个主要是一个反邪教节目。

然后讲的就是就这个人受了蛊惑,然后就把把他一家子都杀了。然后那个焦点访谈主要是这个人的采访。你看他就知道,他非常相信自己说的话就是非常亢奋,然后讲话那个样子就是他真诚的相信我是对的,你们都是错的。他要把真理告诉大家。

他说,他说,就是我当时砍我们家里人,那个感觉就跟砍猫砍狗是没有区别的。

这是他的原话。

也是那个那期节目里最震震撼的一句话吧。

我们当时好像就吃完饭坐在那儿看电视吧,然后就说不出话来啊,就是谁都不说话,那个太太震震撼了,就是一个大活人在那儿,这样给你胡说八道,你是不知道该搓什么的。

就居然真的有人能干出这种事儿了。

而就为了这么这么可笑的理由,然后就这种事情真的干出来,他就一点都不可笑啊,就完全是恐怖感。 我那天反正就是我们家,看完以后我记得就很快就散了。

就是就我回我的侮辱我爸,我妈回他们的侮辱就是就各自去消化这件事儿吧。

哦,我好像就问了一句,我说那好像是问那个那个ARE现在怎么样啊。

然后我妈说就一直没来上班,然后回无路就觉得特别烦躁,就是如此就怎么呆着都不都别扭那种感觉。

我当时在家待着烦的时候我就听歌,但是当那天就听歌也听不下去,就是放张盘,然后听差不多半分钟就觉得特别烦。

再换一张听万分钟,又觉得特别烦,就是怎么?

就自己这毛儿怎么都捋不顺了,就这种时候,然后当就当时我就在家里抽烟,我觉得自我我自己屋里抽烟。

就当时我已经进进那个就是让我妈习惯我抽烟,那件事进展到已经进展到我自己,在我自己屋里抽了。

然后我就在自己屋里抽,但是他们一般当时除非是想制止我,除非他们今天心情不好,想过来跟我说到出来这事儿,否则平时他们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那天他们就就我妈就接了了,然后当时就正在抽。

这个遭遇是有点尴尬的,就是因为我当时还没有进入到说我当时他对面偷这个这这这个阶段,我妈反正结果就什么都没说,就坐在我那侮辱门口那个椅子上。

就在这儿也没看过,好像在那儿呆着。

我觉得他应该是想跟我聊会儿还是怎么样,但是他在那呆了一会儿,他应该是也想不出来该聊什么。

就是这事儿你没法聊,你没有一个聊他的正确的方式。然后我妈可是在那就僵了一会,然后就跟我说,你那个给我一根儿,然后我就给我妈一样了,就是那种不会抽烟的人,那种就是撅着嘴把那个烟叼住,然后点着就反正加烟,也不知道该怎么加,就是手特别硬。

跟那种抽烟很久的人完全不一样嘛啊,也就不到十分钟吧,可能然后他就就抽完了,就起来就走了,反正目瞪口呆嘛。但是我永远不是不能理解。

我妈是个胆儿小的人,他的人生哲学之一吧,就是你,你人活着什么都行。

然后你突然出了这么一个事,就对他的哲学是严重的侵犯。 好像又过了两周吧,还是一周还是两周,反正电视里又又来了一期就还是这个,这哥们儿的那个讲他的这个新度历程。

我其实觉得说就是我猜测,这没根据就猜测他们应该在开场所里尝试进行了转化工作,但是转化不过来。所以他们可能本来想做一个是他转化了的之后的一个现身说法。

但是他还是没转化过来,然后又讲了一些很疯的话,那个人其实非常聪明,他们家是从他爸开始,就是几代老清华。

他自己也是清华学工程的,然后就是我,我是觉得信他那个叫的人,一般的人也想不到他那些桂花。

如果就是他说的真的花样翻新,就是我对于信狂信某种宗教的人的印象,一般是他们的语言非常单一。

就是总是那几句话来回来,会给你用同样的几个方法论套用到所有事情上。

但是那哥们儿古诗,那哥们儿说的每一件事儿都会有他自己的一套看法,就是你看就说这个人真的脑子很好使我记得好像是警察问他,你忏悔吗?你现在后悔那个杀你们家的人嘛。他当时说的是我非常后悔那个。

因为我得知我妈没我没杀死,这是我当时下手不够重做的,不够努力到造成我们还活着。

你妈当时什么反应,我妈就是就是很小声的说就卧槽。 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

我是艾哲本期节目当中的第一个故事,玩具和第三个故事ai一。

有我之作声音编辑,彭寒第二个故事由实习生王轩制作声音编辑,杨帆,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1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