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社工,我目睹了老年人的 100 种人生
gezhong2022-06-11  112



我是一名社工,我目睹了老年人的 100 种人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拜拜拜拜嗨,十一,假期休息的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啊。每次过完一个长假,无论你喜不喜欢自己的工作。

总感觉是一段新生活的开始。

这可能就是休假的好处吧。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前几天我们在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故事征集的文章。

请大家跟父母解释一下。

自己的工作究竟是干什么的,然后把这段对话录下来发给我们。

如果你也想参加这个活动,可以翻阅故事fm微信公众号的上一篇推送。 今天是重阳节,今天这位讲述者的工作就跟老年人有关。

他是一位有过六年工作经验的社工,他说作为一个社工,不仅是对父母,哪怕是对同龄人解释自己的工作都是一场噩梦。 我叫王度,今年是有三十岁了,我之前呢是做了六年的社工,就大学毕业之后呢,就在广州开始做。

2011年社工行业是大跃进,大发展就很多社工机构就成立啊。因为政府是由这个给钱啊。政府给钱来扶持社工机构社工的话,全称就是社会工作者嘛,收拾沃克,它是起源于西方那边才有几百年的历史,然后现在在香港啊,台湾这些地方发展的比较成熟,像香港的话六十年代开始,然后到现在发展出非常完善专业的系统,那像我们看香港的TVB电视剧里面经常有社工的这个影子。不过内地的话呢,对这个职业就还没有什么了解的。

啊,像广州珠三角这一边,那最开始809年那时候去香港那边学习,然后说回来说就要推广这个社工行业啊。广州主要还是做这个社区服务的。

那像我们在社区服务的对象呢,一般会分成几大块。比如说我主要是做老年人的,那有些同事做青少年或者做啊残疾人,那像我做老年人的话,那最终目标是希望说服务这个社区,老年人,让他们他们一些困难的可以得到帮助。

那有一些他不一定有什么困难,但是啊,老年人的生活他需要,比如说他需要有很多的一个发展性的服务。

然后不同社区的情况不一样,就比如说我一开始服务的社区,它其实蛮有钱的,那蛮有钱的话,那些老人家最喜欢哪些就是出来啊,学学电脑啊,做做义工啊。这种活动后来去的社区呢,是贫富差距非常大的,其中有一个小区是保障性住房小区,那就非常多的那种独区孤寡,低保贫困的这些长者。

比如说我之前服务的我有好几个个案都是跟了,可能是一年两年啊,就更很久的,那因为他们的情况是需要长期去跟进的。

那就比如说啊,印象最深的那一个。

就当时中心除了我之外,没有能能跟,就是因为它是他就是那个盲人嘛,因为他是散文古广,那他的名单呢是出现在居委那边的,那我是社工,我要对我辖区内所有能够找到了这些低保啊,丧物固寡的讲者,我都要了解,最起码我都要上门去看过一次。

那,那我就去了。去了之后我就拍门拍门,他住的那个小区楼的环境其实还不错了,因为是保障性政府建的保障性住房小区就环境很好的,就有花园呐,230城的那种很新的楼盘。

就外面的环境看起来都很好的,然后就拍拍拍后面终于有人来开了。

开门一看,就是一个看起来很壮的一个老年人,然后满脸身上脏的要死,那脸又很黑,胡子拉扎的穿一条内裤,然后穿一件很破的一个t恤。

他看不到。然后他就会问,谁呀就很不耐烦,很暴躁的一种声音。他说话是很经常这种很暴躁的一个态度了,因为他的自己性格是这样子。

他一个人住,但是他照顾不了自己。 他走路都成问题,他走路跌跌撞撞的,经常摔的。

然后呢,他的卫生习惯也非常的不好,他会在家里到处拉屎啊,因为他肠胃不好,那从他的卧室走到厕所那一段路。

他又是盲人,看不到他可能要走好几分钟,那肠胃不好的话,非常容易拉肚子。

没等他走到,他就已经拉了拉拉了之后呢,他习惯不好,他可能就随手一摸,哎,总是很恶心的。

我去了他家的时候就是满墙,满地都是那些东西,那些排泄物是很恶心的,因为我是闻不到的。 这是我的一个生理特质,就是我的嗅觉是天生是很差的。

啊,几乎快要失灵了。如果有残疾症,我应该可以领到一级,我们不到,那我就可以在您在那里待一比较久的时间。

然后跟他聊。但是实际上他他对也没什么戒心,就不管是谁去看望他,他不管你是谁的,他就说,哦,社区来的,带我看医生,是不是他可能就不管你了。然后你说不是啊什么的。

但是他可能就不管你,他不怎么跟人聊天,他好像你去他家,因为家里很空。

一房一厅嘛,那大厅就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卧室就一张床啊,一个小柜子,然后其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啊。因为他生活是过得非常的,随便或者说非常的,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吃饭呢是煮那个腊肠饭,就是用一个很快生锈了很旧的一个电饭锅,很小电饭锅。

然后煮那个腊肠饭,就把米放进去,然后把两根腊肠扔进去,然后插电。然后这样就是腊肠饭了,就基本上天天吃这个。但是你开它那个米香,它那个米香?

一开啊,腊肠就搁在上面嘛,一开那个米都是有虫子啊发霉啊,那样子他可能啊,自己都不知道的,他可能没有感觉自己都不知道,他就天天吃这些东西。

那大肠胃就会不好了,又没有清菜水果,那他妹妹可能就时间半个月才来看他一次,给他大一点吃的。

那他是没有人照顾的,就生活在一种你觉得不是一个正常,或者是不是一个?

一个人该有的那种生活啊,会非常的呃,好像随时卡拉可能真的是随时就死在家里,是没人知道的,这样子后面就要花很多时间去想着说去改善他的一个生活,然后跟他的啊妹妹,还有一个妹妹,她的妹妹聊。

其他同事就不行了,其他同事去那里五分钟,然后就要吐了,所以后面这个看就只能我跟啊。然后我就跟了很久,因为像他这种情况,其实最好是送到去养老院。 将军永算是重度残疾,那按照政策的话,其实是可以送他去那个公办了养老院的,就政府有出钱啊托管。

但他不肯去养老院,他就想着说一条他的眼睛。

他对一条他的眼睛,有一种几十年来的这个执念,整天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话,去看一下眼睛啊之类的。那很多资料是从他妹妹那里得来的。

就说他十几岁的时候十六岁吧,在工厂里面,然后因为去救火救火,把眼睛给那个弄瞎了啊,一开始没有全息啊,但是也是慢慢就看不见,那在啊,慢慢看不见这个过程之中呢,他又去坐过牢,因为。

说什么说他在公园门口跟人家赌博,然后就被抓了啊。可能那时候估计是780年代吧。

嗯,可能又遇上了严打之类的啊。然后就去做了两年牢,整个的人生就这样慢慢一路走下坡路。 本来是一个救活英雄,觉得说大家应该照顾他,尊敬他之类的,但是你看慢慢看不到了,那工作也就不能做了啊。然后又去坐牢,坐完牢出来之后。

依然是他自己心态也没有调整过来就是,但是对他来说应该也是很难受一件事情,就好像人生就没有希望了。

所以这个脾气会越来越差,他很暴躁了,然后甚至可能会打你。 社会工作是一项福利事业,它主要的资金来源是当地政府。

各个社工机构相当于是承接政府项目的乙方,而社工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那些生活中遇到困难的群体和个人。

强化或者恢复他们能力,让他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社工在工作中有所谓的三大手法,一是个案,二是小组,三是社区。

所谓个案,是针对那些处于困境中的个人。

像这位盲人老先生,就是王度当时夫的一位案主。

在这个案子里,因为老先生拒绝去养老院,王度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来改善他的生活,首先要解决吃饭的问题,因为老人是三无孤寡。

王度就帮他申请了社区内老人饭堂的免费餐,每天安排一个义工去给他送两次饭。

然后王度还请了专门的养老院护工,每星期两到三次去到老人的家里,帮他打扫房间,洗衣服,洗澡,剪头发。 在最初的几个星期,王度每个星期都要上门或者去打电话,看看老人的情况。

后来老人的情况慢慢有了好转。

除了偶尔遇到特殊情况需要紧急上门之外,老人也算是过上了比较安稳的生活。

他这个过程中,他有时候他想去医院啊,但是他去医院的话呢是就会很麻烦,因为他他以前住过很多次医院的,因为他一直想看好眼睛嘛,但他去到医院那里呢,是他就大喊大叫。他总是想找某一个医生。他记得某一个医生。

觉得他可以一毫眼睛,但人家说没有这个医生,他在那里就不听话,也是跟在家一样,就抽烟呐,吐痰呐,大小便呐等等。 那把医院搞得很痛苦,语言就恨不得把它遣送回来。

有发生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就医院打电话给我,说那个人跑到我们这里来了,你那个你是不是那个街道的什么之类的,快点把他接走啊什么的?

就要想办法跟他妹妹从他医院把他给接回来啊。

他基本上是出不了门,但他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跌跌撞撞去出了门,然后真的就找到了那个医院。

然后就去那里上几天,把那里搞得鸡被狗跳的。

最后的话是他又摔倒了,他的身体又越来越虚弱,后面就真的是他妹妹,就真的是,呃把他送去了那个医院,然后就在里面去世了。

因为我自己的话是比较理性一些的。

啊,因为做老年的工作,后面做很多那些困境讲真是有很多,我数一数,可能可能都可能有五六个,甚至更多就是跟我走得很近,然后呃,我跟进他的个案,但是后面他去世了。

我们社工去强调这个同理心的,有一些呃新住行的年轻人,他会觉得说啊,我来做这个,是因为我很有爱心啊。我们说的是同理心,不同点在哪里呢?同理心要求我们去理解服务对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说,你要把自己也搬到他那里啊。就比如说你理解他现在很伤心啊,你可以陪伴他啊,你可以抱抱他等等,但是你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就这样子跟着他走。你不能啊,他很伤心了啊,我也很伤心了。然后。

到最后,哼,你哭得比他还抬大声,那这样是不行的。

专业伦理规范要求我们跟他保持一个专业上的关系。你可以类似四想象成,比如说心理咨询师跟他的一个客人跟他的病人之间的关系,因为这是一份工作,这是一份职业。

那其实更加强调的是,你要能够把事情做好。 在英美等发达国家,二十世纪初,社会工作就已经逐渐的专业化了。

高校里都设立了社会工作的相关专业,教学生科学有效率的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在中国,从1988年开始,社会工作专业也作为社会学学科的一个分支出现了。

王度所服务的社区,至少有几百户的独居孤寡老人只是情况不会都那么早,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独居老人会遇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这是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的非常棘手的问题。

无论你年轻的时候多么能干,或者是富有年老的时候独居在家,最大的愿望就是生活中能有人陪伴。

每天早中晚能吃口热饭。

比如说我们有一些老年人,比如说他可能家庭环境很好,家里有钱,那子女也有钱,但是他可能是一个人住,就比如说,我会遇到一个阿姨是这样子的,他七十多岁。

然后他心脏不太好,但是他子女又住得远。家里环境是个ok的,就蛮有钱的,但是因为他一个人住,然后他整天就会担心他会很害怕。很多狼家会有这种,尤其是独居,或者是两个狼家一起住的这种空巢。

他会有这种担心,他会觉得说啊,万一发生什么事,比如说晚上突然生病,没有人在旁边没有人可以帮忙叫个修护车。

这个阿姨就会怎么样呢?

他就会好多次就要去跟我说,而且我帮忙。

帮忙找一个人介绍个年轻人啊,男女无所谓,跟他一起住他那里,家里三房一厅啊,他自己住一个房间。

那还有两个房间嘛啊,你帮我找个年轻的,你的同事也行啊,您也行啊。

然后来跟我一起住不收房租的,不收房租的,也不用做家务的,想要上上网是不是我可以拉网线,只要一起出就可以了,不用干什么的。

他要的就是说,比如说晚上可能生病啊。然后有人帮他打个电话交救护车,有人在旁边一看。

其他要的就是这种安全感。

啊,就老师来找我啊。说这个问题我有一些其他的社工朋友,他在他们在其他社区的后面发现他们也有遇到这样的老人,然后觉得啊,好好玩的,然后我们就整天在考虑啊,要不要真的去在家里住啊,可以省房租。

不过我们是不能做这个失之情的,我也真的帮他去问我一些在广州的年轻朋友啊,真的像有个这样一个阿姨啊,你要不要去住一下啊?咱们不要,不要因为年轻人会有自己的顾虑啊,是不是啊,好像跟吃到家里做,好像走人很大一样。哎,不去不去啊。所以这种一般他是找不到的,但是他最后怎么样呢,他自己?

花钱去找了一个阿姨啊,四十多岁的阿姨真的就是一个月给他一千多块钱,然后那阿姨现在也是什么都不干,就晚上的时候去跟她一起住一下而已啊。然后那个阿姨还嫌钱少,还要她加工资。

他跟我说说他,他就说,哎,没办法啦。

然后他也给他加工资会这样子,还有一个老人家啊,也是他们那小区的。我不是说我们那个后来服务那个社区屏幕差距很大吗?

他们那小区就是有钱的小区,就以前他们是很多以前这个他们啊,学历也高啦,工作也好啦,可能是公务员之类的。

那有一个阿叔啊,阿博吧,差不多有八十岁了,那他每天干嘛呢?但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早上可能十点多。

他就从他们小区啊,一个人走路过来,走大概二十分钟那一段路。其实年轻人走,可能十分钟走完,那他自己要走的慢一点嘛。男人走路会慢很多,然后走了十分钟,然后来到我们中心。

来了之后呢,他就看报纸,看完几份报纸,十一点半了啊,然后我差不多可以吃饭了。那是我们中兴的懒饭堂嘛。

八块钱,两菜两肉,一菜一汤。

啊,吃饭吃完饭呢,休息一下,可能十二点半看的差不多,再做一下,然后就回家。

回家之后可能就看看电视,他以前是做什么,他以前是那个做地质勘探的,就是他全国各处跑去找矿的,就听起来是很好玩的工作的,所以很有见识。看起来你甚至会觉得他是一个大学教授啊,说普通话的,因为他可能本来是北方人啊,来广州几十年也不会说白话,但是他年纪又大了,那他可能其他东西他也做不了,他就每天的生活就变成就只有。

来这里吃顿饭,然后回去又继续看报纸看电视,那他日常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他最大的愿望是蔡依老师跟我说,她说你们能不能跟上面领导说一下。

把那个老安饭堂啊,在我们小区也开一个老安饭堂,这样他就不用每天走那么远了嘛。

我觉得每天最辛苦就是走这一段路啊,哪有十分钟去,可能又二十分钟最辛苦了,他最大的愿望群就是这一个。然后他就开始写这个申请啊,写写在一张纸上,然后交给我。

然后他自己又跟几个他们小学老人研究一起啊,大家签名。

集体签名,然后就送去局委啊,送去哪里就忙来忙去就是忙,这个就是你会觉得说啊,其实好像你年轻的时候好像怎么怎么微都没有用啊,你到哪的时候,其实你呃,最大的心愿就是啊,不用走那么远去吃饭。

年老除了对生活要求的妥协,还意味着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王度说,随着人的衰老,身体的风险是呈指数级上升的,有时是一个意外,有时毫无征兆。 老人家的身体心智状况突然间断崖式衰退。

变化快得令人催不及防。

婴儿拉的叫爸爸,父母会乐呵呵的给擦干净,但是老人拉在裤子里,有多少子女能做到不皱一下眉头呢。

至于那些没有子女的老人,可能更难在晚年保持体面和尊严。 我之前跟的那个他是他没有有老,没有家人照顾了,因为丧无孤寡嘛。

然后就是因为这个血管问题啊,路都走不了啊,膝盖啊,有问题,路都走不了,那他真的就只是在?

在家里的话就只能呃用双手走路了,就是挪着自己用双手撑地,然后屁股下垫一个小凳子,然后挪着自己走,也不用指望煮饭了,然后就只能叫外卖咯。

那后面就要想办法,首先看能不能一呀,能不能先先把先把脚给一套,但也不容易遗耗嘛。因为他毕竟年纪大了。

这种血管问题,你真的是不好恢复的啊。家里又经常容易,比如说他白天或者晚上突然间吃完屁?

嗯,屁股下面垫个小凳子。那他挪的时候,可能突然间啪就刷在地上,就趴在地上了。

他起不来,他连支撑自己做的都起不来了。

他然后他就试过,真的就是趴在地上趴了一晚上,然后一直喊救命,喊救命啊。 他喊着喊着会睡觉的啊,因为没有力气了嘛。

但是可能又睡睡醒醒醒,然后第二天接着喊,可能到第二天的时候啊,终于有邻居,可能又路过又什么样,然后就发现啊,知道他在里面摔了,他就赶紧打电话什么什么的。

然后这个时候呢,你就要出动了。一般人家会通知警察或者通知据委。

然后人家又通知我们,然后就大家一大堆人出动,然后又打电话给消防,然后就破门了,就把它扑起来,看见要不要送医院,在那个数据发生了好多次这样的事情啊,就老人家在家摔倒,然后最后你就要请消防了。

破开那个门了,好多几种疾病对于老人来说呢,是基本上大家都会遇到嘛,这个男人他都知道的。

那男人遇到最多的其实是慢性病。

就比如说高血压啦,糖尿病啊,这些每天都要吃药控制的。基本上你问十个老人,可能九个都有就有,都有这些慢性病啊,他就觉得啊,好像也没有什么,就只要那个症状不是太严重的话啊。

就会习惯的。但是有一些病的话呢是比如说突然间是疾病啊就很急,然后很严重,这样子的话,就会给老安家带来很大的这种心理上的一个冲击,他会接受不了。 听到这里,您可能有点儿心里发凉了。

但是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老人心态比较好。

身上没有大病,每天都活得很开心,很有活力。

王度所在的社工组织也会专门为老人家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

几年下来,他们还发展出了一个施乃义工团,日常活跃的有450人。 你跟尤其老人会给人这种很有活力很开心的这种感觉。

呃,一般这样的老人就很有活力的老人了,他就会很一般是女性。这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你会发现就是呃,女性呢,到老了之后呢,她依然是会啊,很活跃,那670岁啊,一般是这个年龄。

他们就会很积极的。

那出来这个做义工啊,他们一开始可能只是出来参加活动,出来唱唱歌,跳跳舞,跟他们混熟了。那这个时候就跟他说。

这个阿姨,我们下个星期去探望那些赌虚老人,好不好帮忙做一下义工行不行?

他说,行。通常呢,他们说行的时候呢,是一呼百应的就是呃,他们就哎,你也去了啊,好好去去。

一群阿姨就跟着去,一群阿姨就留下来做义工。 然后呢,比如说我们之前有一个特别活跃的阿姨啊,我们叫她那个方姨的。

啊,六十多岁,他基本上呢,活跃到什么程度呢?

回到跟我们一样,就好像上班一样。

呃,每天早上就八九点就来啊,然后可能下午那四五点才走就天天来中兴,然后看一下哪里要帮忙啊啊,之前台式班啊,指一下前台啊,接待一下居民啊,谁要报名啊,他就登记谁要找哪个社工啊,他就带你去这个周末有没有探访啊啊有有,那就把我们去做探访,基本上所有的这个义工活动还都参加。

就整天很热情,很热情,然后去到那那个社区里面,跟那些老人家聊啊。他也六十多岁,人家也670啊,就一大堆化疗啊。就如果你带他去探访呢?

基本上就没有你说话的份了,因为他就他说话的频率啊,说话的又又多又快,你就根本就没有时间啊。没有这个机会跟老人家聊了全变成他聊啊,然后然后行行行行啊,时间差不多了,一个钟来走来放一走,走了就要把它拉走,然后它每年这样攒下来呢。

可能每年攒个1200小时的这个义工时数他的义工史书呢,经常就是排名第一啊,因为真的是天天都来上班一样。

整天就拿五星级义工,然后去到试的层面去领奖啊,也是拿什么呃,金牌义工之类的,然后就会有人来采访啊,就简单过得很开心。

就其实你做老人服务的话。

就是你可以看到一百种啊,甚至更多种这个人生,然后看到他们的终点,各种各样的人生到最后的话,不管他有钱没钱都好。

到最后的时候,很多时候你看到的都是一种很呃无力或者说很无奈的一种状况,会让你觉得说啊,老了之后这个生活啊,真的是有各种各样的一个困境。 当然,不仅是广州,在全国范围内养老都是一个挺严峻的问题。

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经济水平比较好的城市都在探索社区养老的可能性。

到2018年年底为止,北京已经建成了680家养老驿站,但北京六十岁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都已经三百多万了。

几百家一战显然是不够的,也不仅是关于养老内地的社工发展普遍非常落后。

中国目前持证的社工大约是440000人,以目前的人口比例算,相当于一万个人,当中只有三个社工。

而在香港,注册社工有2.3万人,也就是每320个人。就有一位社工。 王度说,这就是为什么tvb的剧种经常出现社工的身影。

而内地哪怕是北上广深社工行业最发达的城市,不关注新闻,你都感觉不到社工的存在。

王度做社工的这几年,目睹了很多同事的离开,最终六年后他也辞职了。

他说,离开的原因可以有很多对普遍呢,不外乎是工资不高,晋升通道窄,社会认同低,难以获得成就感,以及最容易出现的职业倦怠。

其实越到后面一两年,就是会有想辞职,这种念头就会经常冒出来的。 因为一开始我们去到呃,后来那个社区我们是白手起家啊。就我们从零开始,几个人后来慢慢多了一点,同事后来220个人了。

整个服务体系呢慢慢的搭建起来,可能用两三年的时间做了很多很多的项目,到后面我一个人可能又跟十几个项目做很多事情。

但是到后面你就觉得因为到后来就会觉得说好像做了事情好像就到了那个天花板了。

到了那个程度了,好像你不能再做的更多,不能再做得更好了。你每一年好像就是在重复啊,人会有那种疲惫感,会有那种呃无力感。 嗯,但是你很希望有一种突破,但是因为你自己的,比如说能力的原因,你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办法?

再变得更厉害,然后有环境的原因,就比如说你联手就这么多啊,因为我比如说我们整个社区它很大,然后它有一万多的老人家,但是我们真正做老年服务的可能具有两三个同事啊,但是我们要做这么多啊,你要不可能增加人手,因为政府给的钱就那么多。

然后呢,你还要应付一大堆指标,因为政府给你规定了一大堆指标,对中性来说,其实指标有时候甚至是更重要的。

呃,一般社工的话,它的一个离职率啊,它的一个流动率啊。

那可能是有百分之十几,整个整个广州市可能百分之甚至可能有些去到20%,甚至更高就每一年啊。但是大家离开的原因都不一样。我记得有一个阿姨说,哎,我感觉你们就是来这里历练的啊。历练两年就走了,才会有这种说法。对,因为对很多做这种事工作的话,很多是年轻人啊,基本上都是年轻人。

就毕业一两年或者几年的那个流动率,其实还真的是蛮高的。 大的方面来讲,其实大家主要是因为这个工资不会很高。

我记得我毕业的时候,刚毕业的时候,第一年是有三千多一点。

后面我做做到第五年的话,那时候做了这个领域的这个组长,就老年这个领域的这个组长,那那个时候工龄各方加起来,大概是去到五千多一点啊。我们以前请过一个香港督导了,然后他来给我们讲课。

他自己就说他跟我们机工。那个理事长说,哎呀,你问我怎么流出社工三个字,加人工啊,就加工资,就这么简单啊。因为比如说你说像香港社工他们的?

起薪各方面就会高很多啊,尤其香港社工,他们以前改革之前他们的这个薪资水平是相当高的,现在的话起薪应该毕业生起薪,应该也有一万多港B还是二万港币啊,反正是呃,高很多的。

那内地的话,大部分像广州,深圳已经算好的了,深圳那边公司又会更高一些。

但是呃,一般就不会太高,不会更高。那对年轻人来说,你可能做几年之后,你可能就会感受到这种经济压力,那你其他方面呢,又没有说特别的。

特别的吸引人,那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就会离开的。

在听故事fm的时候,如果你想阅读本期故事的图文版,或者是想上节目讲你的故事,那欢迎关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

在那里,你能找到所有你需要的内容,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1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