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女孩
gezhong2022-06-12  109

某种意义上,我觉得男性化到这个程度,对我自己是一种保护。 故事FM ❜ 第 475 期 爱哲按: 前不久,有一款叫 Clubhouse 的美国音频社交 APP 开始爆火,因为伊隆·马斯克来到了他们的聊天室里分享;而且因为这个 APP 需要通过邀请码才能注册,所以当时可谓是一码难求。 这把火也蔓延到了中国,很多中国用户也在上面开房间语音分享自己的经历和经验,有点像是听 故事FM 的感觉,只不过他们是实时的,而且听后即焚不留痕迹。 有一天,我忽然在微博上发现有好多人在 @ 我。(顺便说一下,我的微博名就是我的真名——寇爱哲,欢迎来关注我。) 那天不仅有好多人 @ 我,也有的朋友私信我,说有一个姐姐在 Clubhouse 里讲自己的经历,所有人都听入迷了,她的经历太精彩了,这是 故事FM 应该采访的人啊。 直觉告诉我,这样有故事的人绝对不能错过,所以我立刻去加了她,就有了后面的这段自述。 /Staff/ 讲述者 | Nikita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桑泉 实习生 | 朱司帷 文字整理 | 雨露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桑泉 (片头曲) 02. 干涩的符号 - 桑泉

一个女性的成长历险记: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女孩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前不久,尤其是在春节前啊,有一款美国的音频社交app叫克拉巴耗子的开始爆火,因为伊隆马斯克来到了,他们聊天室里分享。

而且因为这个app是通过邀请码才能注册的嘛。当时是一马难求,那这把火也蔓延到了中国。很多中国用户也在上面开房间语音,分享自己的经历和经验,有点儿像是听故事fm的感觉,只不过他们是实时的,而且是听后即焚,不留痕迹。

那有一天啊,忽然在微博上我发现好多人在爱他,我也有人在私信。我说有一个姐姐啊,在克拉巴号子里讲了自己的经历。

所有人都听入迷了,他的经历太精彩了。

这应该是雇啥饭吗,采访的人啊啊。顺便说一下,我的微博名就是我的真名课外者,欢迎来关注我有好故事建议也欢迎给我发私信,对嗯,话说回来呢,当时直觉就告诉我,这样有故事的人绝对不能错过。

所以我立刻去加了他,就有了后面的这段字数。

我家里提塔,我今年43岁,现在生活在美国洛杉矶,其实我陕西武功一个小地方。 嗯,我从小我父母是支援三线那个时代吧,然后工作可能比较忙。

所以就没有余力照顾我。他们已经有了我哥,我哥比我大四岁,所以就把我放到老家。

外婆跟外公把我带到五岁快六岁农村养孩子嘛,就是想养小猫,小狗这样一样,也没有什么教我什么识字儿啊。他们都不识字儿,也不会教我数数,就什么都不会,就是一个小猫小狗这样野蛮生长。

长到快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才来接我。 那一天我印象很深刻,是我在村子的那个啊。那玉米杆的那种地方,把运动杆和麦杜尔堆起来。

我就是爬在最高的上面,底下有几个孩子,就是我,是像小爸爸,就是就是能打从小就只要小男孩儿跟他们一块玩儿。然后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一个小男孩儿,白白净净的就穿那种胡蓝色的那种一套的衣服,我没有见过,非常漂亮。

就是那裤子上面还缝着长颈鹿,就是以前的那个那种孩子的衣服,缝着长颈鹿,非常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先看见他,接着看见我爸就是我爸,是一个脸很长的男人,就是看上去挺凶的。

他就来叫我说回家吃饭,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我看他从外婆家走出来的。

我就下了麦多跟他们回家吃饭。

我妈那个时候我妈是烫了一个,那个卷卷卷的头发干干净净的,很好看,就是跟我们村里的人是不一样的。

我以前都是吃玉米茶子粥,但是那天吃的是面条,然后就还有肉就挺开心的,吃了很多,我外婆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大家都不怎么说话。 嗯,第二天的时候,我外婆说有急,让我跟他们去赶集,我就跟着他们赶集啊,要走路走很远。

一路上我是很高兴的,因为这个就是这个男人跟这个女人就我爸妈说给我买肉夹馍齿到了集上。我爸说没坐过小汽车吧。

我们坐汽车我就也很高兴啊。

我就跟他们坐汽车进了现场,到了县城就往火车站方向走。然后我爸说,就也没坐过火车吧,我们带你坐火车。

那个时候我已经绝处不对劲了,我觉得离家太远了。 我说不行,我要回家,我找外婆。

然后就我爸就把我抱起来,就上了车。

那时候车开得特别慢,就围上火车就绝望的大哭,非常恐惧啊,就开始大哭,哭到乘务员就来问,来检查证件,就是来查问。

这是谁呀?为什么就是孩子哭,就是担心,可能担心是是贩卖儿童或者什么的人就哭累就睡,睡醒了就吃那个列车上的东西就很好吃,没吃过嘛,几乎就是哭一哭睡睡哭一哭睡睡三天吧。

有一个半夜一睁眼昏黄的灯,是苏轼的那种房子,现在直到是苏联。

老大哥盖的那种苏轼的房子,但那个时候看就看见柴火堆儿就是有柴火堆儿劈的柴,有厨房上床睡觉。

第二天起来完全是陌生的环境就是很长的时间。我一直一直跟我妈说,你不是我妈,我外婆是我妈。

想想看,他其实应该很受伤,但那个时候我是没有这个感觉的,我就是就很很难说,也不知道同时又很新吧。之后的记忆我,我也不太记得从我外婆家走到集上,看到一只乌鸦死的乌鸦哈。

我跟我爸说,我说这个别浪费,就是捡回捡回去遛一下就能吃了。

就是我们那个是邮电部的工厂,因为那个时候是要在山沟沟里建厂,是要怕那个敌后。你知道大家来轰炸什么的,叫建在山沟里。

我们在那个县还要偏远的地方是完全是一个山沟,在山沟里开辟出的一片场,就是周围什么都没有。就这么个地方有自己的电影院,自己的车队自己游泳池,学校小学,初中,高中技校就是一个配置很完全的工厂,是完全是自己一个自成体系的小宇宙。

这个地方在广西八十年代初,在北方农村长大的小尼给他就来到了这个硕士完备的工厂大院儿。

他发现这里的人说的都是普通话,而自己那时候操着一口陕西话,经常被其他孩子嘲笑,所以他变得不爱说话,总是在心里纠正自己的口音。

慢慢的,他成功的把陕西话给忘光了,那除了语言上的融入,还有行为举止上的那个他在农村的时候可以像男孩子一样到处也。

但是在这个大院里,他得表现得像个女孩子,否则可能连哥哥都会嫌弃自己。 有一段事情我还是印象挺深刻,是有个歌吗,这个歌你知道这感觉就觉得得跟着啊?

我哥是不愿意带我的,我就比较操嘛,比较没那么好看,男孩儿一样。然后我哥他的同学的妹妹或者弟弟都是很聪明很好看,特别是妹妹,小女孩都是很漂亮穿的小裙子啊,就很可爱。

嗯,所以他不太愿意带我去去玩,他的同学也不太愿意带我玩儿,我就他出去玩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他同学就挺烦我的。

就打我摁在墙上打我,我哥就站在旁边就没有呃,帮助我吧,他也没有帮助他同学,他也没有帮助我。

其实我现在想想,我后来想想也是能理解的,就当时那个心情。

嗯,但是,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心里就不舒服吧,这个就觉得我哥他应该是帮我的,他是我哥嘛,但他没有,我就看着他,他就没有我挺伤心的。

对小孩子来说不开心的事儿其实很容易忘掉小孩子也最容易适应环境,那没过几年nk,他就完全融入了这个大院儿的生活。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兄妹俩也越来越懂事儿,很多年之后,哥哥还为自己小时候总欺负妹妹道过歉。

这些你给他现在都是笑着说出来。

但是还有一些让他笑不出来的事情,是从他十二岁起六续发生。

我现在一米七,我小时候就长得挺高,发育挺早。

十二岁那年吧,我去北京,是我们全家一起去北京的旅游,还带着隔壁一个小女孩儿。

在北京,有一次是公共汽车,北京公共,其实特别挤,太挤了。我不记得从哪儿坐哪儿,反正就是一个下午去逛商场。

我爸我妈先挤上了车,然后我跟在后面,但是已经他们在车的后半段,我在中间儿就再也挤不过去了。我很想跟他们挨在一块儿,但是就挤不过去。

穿了短裤,十二岁就不知道哪儿来的手就从短裤往里面摸,就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的性骚扰吧。

那时候也不知道性骚扰也没有性的概念,你对身体的部位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完全不知道那个年代是没有性教育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身体,我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十二岁就开始摸我,但是很害怕,这肯定是不对劲的,这个事情我就不停地转身,你根本不知道手来自何方,其实是有两只手。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属于同一个人,就是就是挤到那个程度,就是你可以把脚悬空的那种非常挤我就没有办法去挣脱,我就开始喊我妈,我说妈妈,我要到你那儿去。我妈说,你别动,还有两站就下了。

就别挤来挤去,在那呆着。

就我就很害怕,我就没有办法挤过去,我也不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使劲的转身也转不动身,就这样子熬了两张炉。

下了车之后就开始哭,他们可能不太记得这个事儿,但我记得我觉得整个天都是黑的。我蹲在地上开始哭,但其实北京的一个下午天气非常好。

也很热,是暑假嘛。然后我妈说哭什么呀,逛商场就是一家人就高高兴兴的,你在这哭什么,觉得我很闹脾气。

我想说什么,但是我真的无法描述。我不知道怎么说是巨大的恐惧还是耻辱感,还是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描述,就是很莫名其妙。

但那个时候,我大概就隐隐约约的就知道诶。

有这么个就是诶,开始知道是我是个女的,就这种感觉啊。再后来那十二岁,第一次再后来回到旅行会到结束了吗。

嗯,回到自己的工厂,爸妈工厂就开始注意到这个事情在发生,可能之前有发生,但是我是没有印象的,就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六六续续发现,哎,有会被叔叔啊什么的就嗯,有一些可能不是那么适当的动作吧?

才开始有意识到是有一天是十四岁,某个上高中在住校,我妈到学校去,要去她那个大点年级的孩子上晚自习。

我爸出差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

隔壁有一个叔叔来敲门,结果很正常嘛,给叔叔开门说,嗯。我说我爸出差,我妈在学校,我说他们都不在你,你,你找谁吧,我哥也不在。

他说,救你啊,不是救我。他说,哦。

还是进来了,就那时候没有什么就说不进来,可能等我妈回来有找我们家里人有事儿没觉得我就回自己房间想做作业。

他就说叔叔给你量一下身高,看你现在长挺高的,那个时候量身高是在那个门框上就有画儿多高多高我就就也没,我们就完全没有这个意识吧,就就给我两升高,就把我挤在门框上,他是挺高大的。

就开始嗯,动手动脚的就开始性骚扰,摸我什么的,我就我就知道了,就开始疯狂的挣扎。

大家推推推,咱先把推到那个房间门之外关门,但是它就是很健壮,就把我推到那个书桌上,同时他就只看看。

所以我只看到那个时候我们写作业的时候,有一个那个钢齿,现在孩子可能没用过我们那个尺是不锈钢的,钢齿特别薄,是一个钢齿不锈钢吃,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一把。

然后就抓着就挥舞。

就在脸上滑一道口子,我自己的脸上在这儿左边,现在还有一条痕迹就出血了,眼睛又是眼睛,附近的脸上就是在挣扎的过程当中吧,就是这样。然后就他就觉得可能哎怎么会就这么反抗这么大,就是好像没有想到会这样,然后就走了,但那个就很可怕,就一就很害怕就哭。

也不知道怎么跟我父母说,因为。

没法儿说,我不知道拿什么词来形容这个,就整个事情也很荒谬。我在我心里,我觉得很荒诞。这个叔叔平时就跟我们关系非常好。

就邻居嘛,就那个时候的邻居跟现在邻居不一样,像邻居都不着面儿。那个时候是要包了饺子,要端过去,他们家做什么好吃的,要拿过来一碗,是这种关系特别好,跟我爸是一个分厂的同事,就是觉得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就是那个感觉,嗯。

不知道怎么形容。后来我就再后来我爸,我妈就正常。就这样子,他还是来,过两天他又来了。

大白天呢,来家里那找我爸谈工作的事儿。

我们那时候的家教是家来了,叔叔阿姨都要叫正常来说我应该教他某某叔叔好,就是给它倒水之类的,但我就没叫。

然后呢他也会来拍拍我的头和肩膀,这以前的动作,但他要拍我的时候就闪开了,然后就回房间把门关上,这个行为就惹怒了我爸妈,他觉得这个是就很没有家教自己的女儿,怎么能这样?就是那个时候的家教很严格的嘛,就吃饭的时候手要怎么放啊,筷子怎么放都是很严格的。我们那个时候就他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女儿。

怎么这么没礼貌,就是怎么能这么对长辈。

然后后来等叔叔走了,他们就把我叫出来,问我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没礼貌,怎么不叫人,我也不出声,我就不知道怎么形容吧,就一直骂我。

我说我不喜欢他。

嗯,我就憋急了。我说不喜欢他,我爸妈说,为什么我说他动是动脚的,他老摸我,然后?

我爸说,这是喜欢你啊,是就是,是叔叔喜欢你。他们的印象中的摸就是他们看到的拍拍脑袋啊,摸拍拍肩膀啊,这样子我真的就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这那个时候十几岁女孩,然后我很也挺纯情的,也没有,我根本不知道这方面的事儿。

这很难从嘴里说出来,就具体干了一些什么,就憋得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知道那个词儿就强奸这个词。

然后我就说,别急了,哭我就着急。我说我说,我说我不行这样。我说,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把我强奸了。 我爸妈非常生气,觉得这个词是不能够出现的。

这个词怎么能从我嘴里说出来,太脏了这个?

不相信我爸说,怎么可能,他觉得我是在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借口,就是你就错了,你就是没叫没叫人,你认个错不就完了,你说这些干什编排这些事儿干什么啊,我那个时候就很崩溃,我觉得就嗯,好像就只有我自己了,就是这种感觉,因为这个事情是持续发生了,就是那天之后,那个叔叔还会来,对吧,然后别的叔叔也会来。

这个我们厂里有很多叔叔,有我同学的父亲和同学发烧,在家里不能去上课,老师让我给他带笔记,我去带笔记。

我同学躺在床上发烧,我在旁边给他读笔记,他的他爸爸就会在旁在背后动手动脚,停电了。在另外同学家停电了,我坐在沙发上一停电,我那时候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就是一停电,我就把自己蜷起来抱在一块儿,我就用腿膝盖把自己身体关键的部位全挡住。

就不出几秒,我就知道会有只手伸过来,然后我同学去找蜡烛,点燃蜡烛,这个手就会离开。

我那个时候已经是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好像我知道他会来。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家常便饭的事儿。

可能就是处于一个呵呵呵,深压抑的年代,一个状态工厂里面。 嗯,我这个想法就是觉得我是很无助的,就是我不知道能去哪儿得到保护,我的父母是肯定不会相信我的。

有时候春节回的话还是会遇到。

我爸的这些同事,就是当年的那些叔叔们会把几家人一块儿着急起来,吃个团圆饭之类,大大的一种涟漪吧。就这种同学一块儿那种特别大的包间挤桌啊。这种我说谁请他就说了,我说那个书,那我不去。

妈说,你还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呢?

就人家就好不容易,就是你回来了,我们一家总算四个就就是,再加上他们家,就是好难得见一次这样子的。 我说我真的不想去,我妈就硬要比我去。然后我就急了,我说我不想去,是什么原因,你不知道吗?

让我妈说。

他那还能怎么样,难道跟别人撕破脸吗,这么点儿事儿,哎呀,那个一听我都已经四十了,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我能理解他,他们那个年代或者环境可能真的是这样的。

所以我后来在听到一个笑话的时候,那个是个笑话,可是我是在部队听到那个笑话的时候,当时我就忍不住哭了。那个笑话那个消耗很简单,是一个农妇养了鸡,生了鸡蛋,拎了一筐子鸡蛋,想进城去卖鸡蛋,进县城去卖鸡蛋。

路过小树林的时候,跳出来一男的来打劫,然后他就。

很着急,然后结果这个男的只是把他给就是结了个色。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说,多大个事儿啊,我还以为你要抢我的鸡蛋呢。我当时听完就哭了。

就是这个价值观的关系就是可能这个我就是那个多大的事儿,就是怎么能破坏这个同事之间的感情或者工作呢?你爸工作以后就不顺利了,这同事之间的矛盾,这怎怎么能。

对吧,就是我。因为瞬间立刻就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我觉得是这样,就是价值观的问题。所以我也不是说我,我,我没有恨过谁,我不恨他们就是我,我,我现在是能理解的。

能理解不代表我能接受,能理解,不代表我能忘记那些事情。

因为我之前的经历,导致我后来读高中的时候都是剪短头发。

汤姆爱的那种打扮就是穿大格子衬衫,没有任何曲线,就是牛仔裤回力鞋,这样子跟男生是一样一样。

就会去上洗手间的时候,会被阿姨就门口手的那个阿姨拦住的。哎,走错了,走错了,我就把衣服稍微这个撩一下,挺挺凶。没错。

我说我就是女的,就经常发生这种事儿,就是男性化到一个程度,我觉得就能保护我自己打扮的像男生一样的耐克的。在上高二那一年,放弃了参加高考,选择了去广东参军。

在军队里,他如鱼得水,我是九七年兵,九六年底,然后就在部队训练。

我是很刻苦的,身体也很好,参加比武班设计也很好,五公里越野,跑步什么的都没问题,这些都不是事儿,对我来说叫挖跳就挖跳,叫我扛枪干嘛这些都不实事情在部队我一直是被当作男兵看待的。

其他女兵都分到那个机关去了。机关呐,打字室啊,就干那些女兵文职的工作,我就嗯,找了,找了领导谈,我说,我要在基层,所以留在基层。

我在基层,我是要占岗的,所以他爸爸当男兵看待。

因此有一次在那个排长的婚礼上婚礼之后,大家转场到酒吧卡拉k这种地方去喝喝酒,那是我,可能那周围都是都是我们一个单位的嘛。

都很了解。我觉得我就是男孩儿,所以就把我当男的就就喝酒,喝酒喝酒,这样干了,干了干了之类的。

其中有一个是另外的单位的。

但是跟我的排长童年兵那个男的那个。

嗯,他就说他也是不对的。另外一个单位的他说,你怎么能能对女孩这样呢?就是就是帮我揽酒,呃,帮我挡酒,然后就在旁边,一直就照顾我。

那是我,可能人生第一次真的被人当作女性对待吧,那个时候就被被被,他就是很当当作女性这样对待。我觉得嗯,好像很好,这个感觉还挺好的。

所以后来我就我们就嗯,比较关系比较好,他就开始算是谈恋爱之类的,但是我的第一个嗯,男朋友认识这个男朋友的时候,那个她已经服役了将近五年。

但很快就退五了。退五之后,他短暂的回老家开了一个那一店,因为那个时候那给他逐渐有了女性意识,开始对时尚发生兴趣。

但是为了这个还在部队的男朋友,那个地儿很快又回到了当兵的城市,在那里开店。这样两个人能经常见面。

他个子不高嘛,矮矮的,壮壮的。

如果说长相的话,有广东人的长相,他是一个那个广东的嘛,有一点大男子主义,所以他会经常跟我说他妈是怎么怎么贤惠。

怎么怎么早上四点钟就起床烧一锅水烫满快说洗涤精益是有毒的啊之类的,就这种跟我的这个受教育和价值观,其实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是不应该遇到的人就是特别不一样。

但是我,我挺讲一起那种,他家盖房子没钱,我把自己店卖了,把那个钱给他拿回去盖房子。

嗯,属于这种就是挺讲义气的。然后呢,他就会觉得挺感动的。

然后他就觉得好像我才是一个可以跟他一起过日子的人,他就带我回老家。

他跟我结婚的原因是有一天我在公司工作,他就下了班,早来接我去吃宵夜。我那会儿在公司加班开会,他看见我在那儿开会的时候。

就是我那时候已经把店卖了嘛,所以就上班了,就不是开自己的店了,就是在公司跟公司人讲,你们应该怎么怎么样子。

做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安排就开了个会?

他在玻璃门外面看看,完了当天晚上跟我说,他说,我们结婚吗?

我说,为什么?他说你看上去特别的就是跟他跟平时跟他在一块儿不一样,特别有光芒,特别有那个就是就是山上光,脸上有光,就是别人都在听我说话。他那种感觉觉得我是一个好像在别人眼里看我是个很有价值的,就是一个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是一个什么。 嗯,是个拔光体或者什么呢?它可能从那个角度看到了我的一一些价值,担心他就觉得我如果。

不跟你结婚,你可能就会跟别人走了,那种感觉。

我说不想接我太年轻了。

我想再工作,发展一下事业,或者找一下方向。

他说不行,你要是不结婚,我们就分手。 嗯,就结婚了。结婚那天是中秋节,民政局排大队排满了人,花天喜地的人花好月圆呐,是个好日子,所以大家都那天去登记结婚。

我们上午去排的队。

要读那个果谁,谁要跟你一样读那个结婚的东西,下午才能去领证。

在中午的时候,我们跟他朋友一起吃饭,我就闷闷不乐的,他还在跟跟朋友很开心的吃饭的时候。

我就给我妈打个电话就哭了。我一打电话就哭了,说,妈,我结婚了,我登记了。

我就开始哭,说,可是我觉得好像犯了个错误,好像不该结着就是。

我很害怕我妈说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吃我就嗯,我就心里就就觉得是我可能真真的犯了个错误。

因为时间的关系啊,那KTV的故事到这里刚讲了一半儿,后半程的精彩故事,我们会在周三播出。

欢迎你到时候再来收听。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桑泉实习生,朱思维。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1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