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9 我又继续做他的汉语老师
gezhong2022-06-14  101



vol.19 我又继续做他的汉语老师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十九集我就这样安顿了下来,每天睡足了就去确立大肆干活儿。

勘测画平面图立体图,他已经跟寺里看门儿的,看店的,看藏书楼的都打了招呼。

于是在西域第一寺确立大寺里香客经常能看到一个随穿着秋瓷服饰,但一看就是个汉人的女生,拿着个本子,用奇怪的笔子上面画画儿,时常还掏出把卷尺奇奇怪怪的两者梁娜。

而寺主名镇西域的大法是鸠摩罗什发令,让寺里所有的和尚配合,不得阻挠该女子的工作。 我在测量绘画时,经常能看到罗什。

我第一次看到他在寺里如何工作。

他不是在跟弟子们交谈奖金,就是接见慕名而来的其他西域各国,甚至中原地区的学法僧人。

他还经常到群众中宣扬他的大成教义。 他的早课太早,我起不来。

没看到过,可是下午四点到五点时的晚课,我却看到了。

当钟声敲响,所有有品级的僧人都到大殿集中,罗石会患上袈裟,带领众人先向佛陀行礼上香,然后在首座坐下,开始领着大家念经文。

几百号僧人齐声用梵语涌送,抑扬顿挫的声音绕在大殿上,久久不绝,渐杂着清脆的同波声,当一声泛音入耳。

灵魂便在这样齐整的诵读中临喜了一遍,我的包还回来了,堡里的物品一件未少,那块爱德莱斯筹也在里面想起罗石送这件生日礼物的情形,那红到脖子的清纯模样,我开心的傻笑,赶紧拿出那块丝巾挂脖上。

里面只有很少的东西没有了,就是我没有用过的素描本儿还少了几支铅笔和橡皮。

而其他我画的图都还在,我也没太在意,估计被扶杀蹄婆当玩具玩儿掉了,过了十年还能找回这么多东西,而且保存完好,我真的没再多要求了。 晚上他扔来我房里为我擦药酒,看到我挂着那块丝巾,先愣了一下。

旋即嘴角浮出四名飞鸣的笑,然后应他的要求,我再次成为他的汉师。

讲解的第一本书是他指定的教材,史记,我开始了。百家讲坛连载。

讲起上古神话,讲起三皇五帝,我本就是个挺爱为人师表的人,因为专业是历史。

我有时会在黄金周到博物馆打工,当讲解员。

当我的听众听得孜孜有味时,我也会很有成就感。 眼前虽然只有一个听众,但这位听众就算水平很高,也一样聚精会神,不识何首称是我好像又回到了几个月前当老师的那个阶段。

只是眼前人虽不变,时间却变化了十年。

如今我不能再敲他的光脑袋,不能再板起脸说教,而我这个老师常常望着学生如希腊雕塑般的侧脸。

讲着讲着就目光发直,声音渐弱,然后突然醒悟,又红着脸,喝水,咳嗽,找扇子,上厕所等等等等。

在寺里还看了他主持的一场观音奇愿法会观音菩萨是从梵语的音译而来,本来应该以为观自在传到中原后,由于念错变成了观世音。唐朝时因避唐太宗李世民的会,便掠去了世字。

简称观音。 我本来并不知道,这就是日后中原地区盛行的观音法会。

因为观音的范文明实在太难记,可是看到了供奉的观音像,就明白了。

这时的观音不是我们熟悉的大慈大悲的女性形象,而是个威武的男子,长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与莫高窟壁画和南北朝时期的佛教雕像一样。

在唐以前,观音像都属于南向,因为观音周游法界常以种种善巧和方便度化众生,并能够送子。

其女性形象可能由此而来。

法会连坐了七天,是位普通大众奇愿,任何人皆可参加,人们将自己以示亲人的名字报给专门的执法僧写在一块块木板上。

供奉到仙案前。

罗石带着众人献花上香,何时跪拜三次,举手投足间,姿态无不优雅出尘。

他坐上高台,手持铜铃,摇一摇,脆想透耳,而整个大殿瞬时接济。

眼波流转,睿智的双眸扫过所有人,脸上浮现悲悯之色,整个人在相无缭绕中如同画外仙人。

他开口,声音仿佛有穿透力,回旋在大殿上,久久不绝。

自立是志利,他是悲菩萨。一,智能之体,岂慈悲之用,遍观法界众生?

随其机缘,把苦与乐,自由自在,无所障碍。

众僧一起跪拜,齐刷刷口念佛号。 我身边的一众百姓也跪了下去,我赶紧学样。接着他念一句经文坐下,僧人就跟着念诵虔诚的唱经声响撤云霄。

这一天确立大肆向所有善男性女免费赠送食物,尤罗什亲自赠送并祈福,队伍都排到了四门外。

我在队伍里一点点向前挪翘。首企盼他念着佛号,何时敬礼,将已经包扎好的一份份食物递送给人。

手持精巧的长柄熏香杖,在祈福之人头上轻轻一点,每个领过食物,接到祈福之人都面露喜色,拍了两个小时。

终于轮到了,我还真是有点儿饿。

他看到是我,微微一愣,眼底流出一丝笑,对身边的弟子尔虞几句,他将食物递到我手上。

我笑着何时回礼,头低下祈福,头上轻轻触到一个器物,周身被檀香笼住,抬眼看他自信从容的气质,真真儿的非凡夫俗子能比?

不由得心又多跳了几下,正要走,突然看到刚刚他耳语的弟子,递给他一串葡萄,他笑着接过,放进我手中。

葡萄在秋瓷是最常见的,水果也不值钱,偷偷看旁人,好像没对我这额外的馈赠表示什么不满。

赶紧低头领了东西,匆匆走开。

那串额外的葡萄,我没舍得吃,在素描本里扯一张纸包好放进包里。 那天晚上,他有些眷色。

却精神异议,开阔的眉间自信从容,想到他可能一整天都没吃饭,光是派送那些食物,就用了足足四个小时。

有些心疼,赶紧从包儿里拿出他送的葡萄锥缀的,想如何劝他吃点东西。

他一直看着我的举动,看到了我拨开纸,露出葡萄,递到他面前,有些发症。

没等我开口,他接过摘下一颗,放进嘴里。

对着我笑,嗯,恨天,我愣一下,也摘一颗吃真的是很甜,比我吃过的任何葡萄都甜。

我们就这样对坐着吃葡萄,突然想到那句有名的吃葡萄,不透不透皮儿差点儿喷笑便交给他。

他的汉语还是带有求辞,口音绕不准,笑得我倒地。 在这样的笑声中,突然好流利此刻的温馨。

但愿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法会里他每日都很累,却还是坚持来我这里。

我暂时停了讲课,看见他来了,就想方设法让他能好好休息,有时真的好想给他按摩,不过也只敢在心中一言一下。 最后一日晚上,四里灯火通明,每个人都发到一盏小小的油灯。

罗石在佛前叩首,点燃手中的油灯。

做钱最德高望重的大僧走向罗石,在他手里点燃自己的,然后一个个僧人按品阶从前一人手中点燃。

不一会儿,整个大殿遍布跳动的行星火光,我也点燃油灯,捧着这盏小小的灯火,整个心灵都被照亮了。 在这样神圣的氛围中,罗石如同神灵,宝光流转,神会超凡。

领着几千人祈祷,将供桌上写着网生名字的片片,小木牌儿投入火中,喃喃的贩巾盘旋回绕,绵绵不绝地灌入耳中。

此情此景,竟让我感动欲泪。 那场法会结束后许久,我依然能不时回忆起那庄严的氛围,再次领略了宗教的精神力量,难怪从人类诞生起就有了宗教。

而且我相信会一直延续到人类灭亡,每个人都会有精神诉求,尤其在经历苦难的时候,佛教会在南北朝时期,在中原流传更广。

扎根儿更深,也是因为那是一段最惨痛的历史时期。

当我跟罗石说起这些感想时,他也微笑着表示赞同。

对于具体的佛经,我绝大多数都背不出,只是从历史和哲学的角度跟他谈论宗教。

有时他对我所讲的也不能理解,却在思索片刻后,又能以他自己的语言诠释一夜的时光,往往就这样飞快地溜过。

待到醒悟他该走时,不由恨起了爱因斯坦关于相对论的解释为何如此贴切。 我继续在寺里勘测画画儿,有时当我盘坐在大店外测量时,他会走进来,跟弟子站在院中交谈。

当我坐在店中临摹壁画时,他会带一群和尚进来讲法。

并示意我继续画,不用管他们。

当我在佛塔旁踮起脚侧高度时,一个高瘦的身影会拿过我的卷齿,在我头顶遮起一片天。

当我口渴时,一个小沙弥会及时端杯水送到我面前,然后一袭熟悉的贺红僧衣在门外一晃而过。 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我现在已经到了。看见他就莫名的心跳加速。

看不见他就若有所识丢三落四。

枕着他曾整过的床,盖着他曾盖过的背,我都能小鹿乱撞的窃喜,好一会儿在去离大四我手上还在画着目光,却会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直到他对视上。我的目光给我浅浅一笑,我当然知道我的这些反应意味着什么。

我再多看他的脸,多听他的声音,我会沉沦,我会不想离开,但是爱情啊,爱情?

你可以对任何人动情,独独不能对他,他不是你的那杯茶,他跟你隔着一千六百五十年的时间。

最重要的是,他至死都是个和尚,而你迟早要回二十一世纪,所以磨磨蹭蹭画了两个月后确立大四的考察工作已经无法不结束。

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在晚课上课业结束后跟他讲我的打算。

那天跟他讲解的是史记卷第六十一博弈列传,伯夷舒淇不食周素采薇而食,饿死在首阳山,在太史公笔下,对这种急人结型嫉妒,忠贞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通篇博弈列传讲到博弈书籍的只是很小的篇幅,而大段的话都是太史公自己的感慨。

可是博弈书籍这种淤中真实的效仿吗?

当时天下已归周,他们不食粥素,可是采的野果也是粥的野果,住的守阳山。

也在周的疆域,最后就算饿死,也是周朝的人给他们安葬。

我叹口气,每个人都会遇到艰难困厄,每个人在困难来临的时候,都要做出选择,是忍辱,偷生,还是向博弈。舒淇宁愿饿死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活下去,因为活着才能完成心中的志愿。 而后世的评价反正无以作古,管他怎样?

我怔怔地盯着他,想到十一年后他的命运转折点,他的内心应该是深受煎熬,痛苦不堪的吧。

所以,罗石以后如果你遇上困厄,一定要想想你所立的宏伟志向,坚强的活下去。

十一年后,我不可能再出现,我也只能这样给他一点点的提示了。 夫诗书隐约者。

欲遂其志之思也。

西西伯居有理,演周易,孔子恶,陈蔡做春秋,屈原放逐祝离骚左丘诗名决有国语。

孙子鬓角而论兵法,不为签署,事传旅览,含妃求情,睡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玄胜发奋之所谓作也。

他凝视着我的眼,用太史公的花回答我,我们对望着四周沉寂了下来,一股不知名的空气在我们中间流淌。

他的脸渐渐浮出红晕,突然微微偏头,将眼光挪开,脸上的表情有些微的尴尬些微的懊恼些微的后悔。 罗什,你其实根本不用我教你刚刚背出来的那段。

在太史公自述中,是史记的最后一个章节。

我相信,就算你要背出全部史记,你也能做到,那你为何又要叫我教呢?

我的心跳快的要奔出修堂。

我,我能推测你是为了想每日来见我,才装出不曾夺过史记的模样吗?

可是,可可是?

闭一闭眼,强迫自己按压下那颗剧烈跳动的心,用我以为平静的音调缓缓的说,明日我就不到确立。大四去了,我已经画完,你知道在哪儿可找到去长安的商队,如果不知我自己去找也可以。

他沉默片刻,问道。 如今中原大乱,枭雄病起,汉人与胡人互相仇杀,你于孤身女子,为何执意要去拿危险之地?

秋词虽小,总归安定和布罗斯,我轻轻打断他,你心中有大愿望,要度化芸芸众生,未达此愿,你可愿意去那危险重重的汉地。

自然愿意我也一样。

我盯着太史公一生心血所著的史记,我也有理想的呀。

还记得我曾跟你说过吗?

我的志向是写出一部史书。

能够亲历历史,还原历史真实性。

五胡乱华,自然是汉人历史上最悲惨的时期。

后赵石虎父子以杀汉人为乐后,赵短短二十年来杀了几十万的汉人,冉敏废诏恢复汉姓,又搬杀狐狸,只要看上去像狐人的一律杀死。

一年之内又杀了二十多万胡人。 中国的北方,在这二十多年里,食古遍野,惨绝人寰。 如果是这样的时期,就算给我核武器,我也没胆去。

幸好这是罗什刚出生时的事了。现在的中原,前秦已经除了凉州和辽东,基本统一了,北方恢复了生产。

而福坚是我最欣赏的十六国时期的悲剧英雄。

他的个人魅力让我极其欣赏,趁着现在去他的前情看看,是我一直向往的。

否则十年后,匪水之战就是他的滑铁卢。北方又重新陷入四分五裂,兵连或捷。 我看向他,希望自己的眼神是坚定的。

他对视着我又将头偏开,定定地盯着油灯微微跳动的艳心语气无波,我替你安排我继续讲课。

他继续听课,就当我不知道他的心思。

装傻继续装傻结束时,他仍如往常一样淡定地离开。

我正吁了一口气,门又被推开了。

还记得柯兹尔千佛洞吗?

他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从你说,在那里开凿石窟寺,十年间已经开有十来个石窟了。

七日后,我要去那里礼佛。

他盯着我,目光炯炯,你想去吧,我,我,我想去。

他真的太了解什么东西能吸引我了,我去的话就能鉴定石窟的确实开凿年份以及开凿顺序,还能临摹下那些在后世遭到破坏的精美壁画。

这些都极有历史价值。

我真的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嗯,推迟几日出发应该没问题吧?

我的时间还是够的吧。

见我点头,他笑了。

七日后,我们出发。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2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