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反扒队见闻录:我遇到一个 12 岁的小偷
gezhong2022-06-16  98



民间反扒队见闻录:我遇到一个 12 岁的小偷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兴奋激动,紧张光的时候还行。我不知道前面会遇到很多气氛,我好像成了卡。

我觉得很紧张,很刺激,冲到了战场的第一线,身边的狗舅我都已经没有知觉,他们会抓到那个小偷。 嗯,告诉自己,这一定要是一个完整的长镜头。

黑夜的巷子里会藏着什么,我都呼吸还没有平缓。我知道我必须跟上,我还要把它继续摁倒,就跟紧他们不要记录下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拿摄像机。

我手里有一个甩棍,我会打向他的头。我还是打向他的屁股,我还是打下他的胳膊。我想打下他的腰。

我只是要教训他,我不会管他是否害怕,是不疼越疼我越开心。

我越紧,恨无数次想把这个不想拖摁倒在地接受教训。

你刚刚听到的这段独白,来自于一位纪录片导演,他的名字叫刘小雷。

2012年,他加入了一个民间粉盘队,记录下了他们一起在街头抓捕小偷的过程。

所谓反扒队是一种民间组织,他们的成员大多都是普通市民,利用业余的时间在街头巡逻,抓捕小偷。

中国的很多城市都有民间反帕队。 刘晓雷是大连人,2012年,他有一次在新闻上看到大连市民间粉怕队的队长在东莞街头遇刺身亡。

在年轻的刘晓雷眼中,那位牺牲的反帕队长以及那些反帕队员都是勇敢的正义使者,是城市里的黑暗骑士。

于是刘晓雷联系到了大连的民间反麻队,他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跟拍他们的反扒行动。

那次就是其实是一天晚上,我们走了一下午了,没看着小头儿,吃完饭就准备收了,然后准备去过马路,走地下通道,坐公交车嘛。

然后他们那个队长李红发现了一个小偷,他们很很会看小偷的,就大概看一下,说那是个小偷,他们就开始跟着,基本上比如说一直盯着一个女孩的钱包,一直尾随着尾,随着一个人,他也不买东西,他也不看店里店证,他就盯着这一个人。

然后走路的方式啊什么的,那个时候他们就就跟着一直跟着,一直到把他们吐完东西那次就很很有意思,就是先抓着了一个人抓住了一个人的时候,在那审问的过程里。

那几个同伙出来了,而且那同伙儿没发现这个人没了。

嗯,这个时候就我们就跟着去追那个那俩人,因为当时我们一共,加上我一共就四个人,对方其实有三个人,还是四个人都。

都不清楚,但是他们就冲上去就去追了。所以我我们冲到那个小巷子里的时候,而且又是黑夜啊,什么都看不清,就是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在那儿,我们都不知道。

所以那次天对我来讲也是很紧张的,你特别怕他们哗一堆人冲出来,我因为我自己也很深,我就是我都有点儿不是在这儿拍了我芝麻机器怼着那儿,大概那个方向,我就看周围有没有。

有没有小偷冲过来我自己。

脑子里我都想着,就如果有人冲上来,我就不是在这拍了,因为人手肯定不够,我得跟他们去拼了。

相互打了几下吧。然后但是这面儿人多一点儿就制服他了,98岁那样,而且是情绪很激动,说你凭什么抓。我一直在那喊,而且在喊向那里还喊人。

想喊帮手。因为他开始他反抗反抗的时候,还被那个反罚队员打了,然后脸上有血。

刘晓雷大约每隔几周会去跟拍一次反扒队,每次三五个人一起上街巡逻,大多数时候,他们其实很难遇到小偷。

只是像打猎一样从闹市区从早走到晚。

2012年那段时间,全国各地的反帕队都出于鼎盛的阶段,但也是矛盾最激烈的阶段。

一方面,反法队没有执法权,他们的行动在法律上很难被警方认可。

另一方面,为了制服小偷,反发队员难免会使用暴力,这往往会使他们陷入不易之地。

在大连,甚至有反叛队员在抓小偷的时候,把对方打成了植物人,因此被判刑入狱。

在和反帕队员相处的过程中,刘晓雷的内心逐渐变得矛盾起来了。

他忍不住开始质疑那些反发动士的所作所为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次是属于比较好的,因为我没有经历过他们那种小偷疯狂反扑的那些。

我用了一点儿影像是他们自己拍,因为他们自己平时也拿一个小低微,一方面是记录,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拍证据。

所以我也我看到了,他们很多审问小偷啊,包括影片里有用的一些部分就是。

怎么对待小偷的,就这些素材看完了,包括我自己亲亲历的,这些就心里会有很不舒服,这个不舒服就是就是我也在想我们有没有权利,怎么堆堆一个小时就是,就比如说我,我们用这种暴力的方式之后。

它起到的效果是什么,那个素材是他们自己拍的,其实就是应该那时候是大概四到五个小偷,然后呢,有一个跑掉了,他们抓到了四个人。

他们就想通过审问,再把最后那个人也抓到。

但是呢,这个女孩儿呢,她其实她就一直在撒谎,就是说我不知道我联系不上了。

我现在想啊,就是说他他肯定也是很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斜坡出来当小偷跟着这几个男孩儿出来。

相互有个照应,偷东西嘛,他可能他没见过这种场面,就是这么多人围着他,他当时他那个哭的,然后看那个,就是心里很难受吧。

就是那种精神状态,就一个人恐惧的精神状态,恐惧到那种。

让观看的人都很不舒服了,尤其你看一个审一个审问的过程,他他必然是一个一个自上而下被审问的人,就是一个像一个小老鼠似的周围一群猫在对你叫,这个过程就是你对人性的这种我觉得不好的东西,他会都会。

流露出来,在这个我觉得就是像一个就每个人心里都有点那种恶魔一样,就是你突然变得不好说话了,不能商量。

另一方面,好像自己因为自己的行动被赋予了一个,就变成你绝对正确了。

你绝对正确了。你好像就不用思考对面,你审问那个人,他的感受就是这种东西就是会让我很不舒服。

在刘晓雷陷入反思的过程中,一个孩子的出现让他打开了新的视角。

那个孩子叫伊莉,是个小偷才十二岁,是被反叛队抓到的。

面对这样一个孩子,刘晓雷突然意识到,他从来没有探究过一个小偷为什么会成为小偷,他也从来没有想过,除了逮捕小偷,审问小偷,我们究竟还能做什么?

它出现是有一年,应该是一三年吧。他们抓到了这个小孩儿。

这小孩儿说我,我不想再偷东西了。 小就是能不能?

帮忙他,他们就把这个孩子带到我的办公室了。

因为我,我认识一些媒体资源嘛。他们想让我看看,想想办法,有没有可能找到这个孩子的家长。 他应该是九岁,还是十岁,十二岁,见到他的时候是夏天,他穿的很挺单薄的,然后头发很长很瘦。队员把他的衣服就衣服撩开给我看他身上的伤嘛。

说的肯定是被强迫做小偷的孩子。

印象最深的就是因为我,我当时开始拍的时候,他一直不敢看我的镜头,因为他对我也不了解,突然被带到这么一个陌生地方,他他是很紧张的。

我就慢慢跟他聊天啊,毕竟还是个小孩嘛,聊聊天,其实越就越来越放松了。

这个队长把这个孩子带到我这的时候,我是觉觉得我要做点什么,真的,我是想帮助他早点儿回到父母身边。

他从九岁就被带出来,到处偷东西,很小时候就看到都是社会很。

很阴暗的一面,你让他再回归一个正常的生活,其实也挺难的。

我们给他找了北京的一个公益学校,让他上学上了一年之后呢,他在学校犯了很多事儿,学校不再继续让他在学校待着,因为他给学校的日常管理带来很大问题,他不服管教嘛,然后还带着一些同学旷课出去玩儿。

所以那个后来学校让我们想办法让他走,因为他不上学。你说你说他能干什么呢?

让他去工作,他也工作不了。

我特别想让他回到一个普通孩子的生活里,就他那个年龄,应该就是上学嘛,玩嘛,天真啊,快乐嘛。

不应该是那个电配琉璃或者偷东西啊。什么这个是我很大的一个愿望,但是随着后来就是变成了一个人和一个人相处就会有感情嘛,尤其是一个小孩儿。

你要照顾他,给他买好吃的陪他玩儿,感觉很复杂,有时候又像他哥哥,有时候感觉像他爸。

包括有一次那次。

在北京,我要带他去一个地方看电影,坐公交车嘛。北京好像是上下班高峰期车特别堵。

然后有一个女孩儿说,钱包丢了,我去我,我当时脑子里确实闪了一下,不是伊利吧,但是后来我觉得他是没问题的,我就很相信的,我就把这个伊利拉到我身边,就是我,我要让别人感觉到我是跟他一起的。 这个小孩儿是没问题,我同学,他要离我远了。

这些人就是说一看钱包丢了,是不是就怀疑他吗?

那个车报警了以后。

警察来了,把那个丢东西的人叫下去之后他们就去派出所。

其实挺担心的警察商量我都说不清关系,就这小孩儿到底是干啥的怎么的我才怕的一查暗底,这小孩确实是有过这个记录的嘛。

好在后来我也不知道是没发现一例,还是说还是就那么过去了。 人就是有时候我,我带着伊利去,在公共环空间里的时候,我都会会有点儿紧张。在初期的时候,我尽量让他跟我在在一起。

这个信任其实是一点点的建立起来,但是我觉得就是让我感受到他特别信任我的时候,就是我跟我跟他在一个小旅馆里,我们俩睡在一张床上。

然后就很巧,那个电视上播放了一个那种中国电视那种寻亲类的剪吧,就是电视,电视编导带着摄像机。

然后就帮这个小孩儿找妈妈找爸爸调节这个关系。

然后那个小孩在电视里就一直哭,一直哭。

伊丽看着那个就不懂,他就说,就这,你小孩哭什么哭呀。然后我说是因为那个电视里的那个。

那个小孩儿,妈妈,她的妈妈不要她,所以他很难过。

然后伊莉就说,我爸爸,我妈妈也不要,我怎么就不难过。

他说这个话时候,我心里是很难过的,这个孩子都已经就是习以为常了吧,他已经能消化这个东西了。 这这个我觉得这对孩子来讲,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心理伤害。

他已经可以自己消化这个痛苦了,在这之前呢,从来不会。

把它软弱的东西展示明,我甚至都没见过他哭,他比这是同龄的孩子,坚强太多了,很少就会把自己的。

嗯,不明白啊,或者说委屈,所以那那次那天晚上,我觉得他是真的信任我了。

但是我,我后来我知道他其实还有些底线,他是守住,就是这些秘密是他是不会跟你说的。

比如他爸爸妈妈在哪儿?

他就说,不知道啊,找不到啊,电话号码记不住啊。

然后就类似这样,当时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以为他是,就是找不到。 一年后,刘晓雷在北京工作越来越忙,他就把伊利送回了大连交给反扒队的朋友照顾。

有一天,反扒队的人告诉他,伊利不见了。

几个月之后,他们接到了一对陌生夫妇的电话,他们自称是伊利的父母,丢下雷阵才知道,原来伊利的父母一直在大连。

而伊莉离开反帕队是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刘晓雷原以为伊莉能就此安顿下来。

可没想到,又过了几个月,伊利再次离家出走了。

而这一次,刘小雷最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

那孩子因为偷东西被抓进了少管所。

他最后一次离家出走的时候,他爸爸妈妈找到我,我跟着他爸爸妈妈到处去贴那个寻人启事。

就是有可能找到他的地方都去问过,甚至他曾出现过的一些网吧,我都去了,去了那儿,你就你看到的就是社会上那种冷梦啊,那种那个网吧里?

一个那十三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就在那天天在那呆着,这些人都不管,然后一个那种罐头就把伊利骗到身边,说,你去偷东西,我帮你卖,到时候供你上网。

后来就被警察抓了。

我后来去那个网吧就找这是好,好多人都说都见过这孩子,但是就是因为我们去到那个时候已经晚了,那时候已经被抓走了。

因为我后来跟他爸爸聊天,聊了好多次,就是伊利的他,其其实是因为缺乏管教,缺乏教育。他爸爸,其实在毅力之前有一个孩子。

因为一些原因很早去世了,所以他爸爸对伊利在小时候很溺爱,要什么给什么,要什么给什么,一不给一例什么一例就就不可以了。那他爸爸在当时在乌鲁木齐做烧烤生意,就我这个烧烤呢,孩子可能就在周边玩。

就可能因为就是太溺爱了吧,就是要什么给什么之后。但那个时候,他父母其实也是没有那么多钱。

比如说一不给他买个东西,那一个一个坏人就是一威逼利诱的,就是说,啊,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到处玩儿。

然后就是其实皮又拐出来骗出去。对他这种担心,是说他如果总是这样的话,帮他的人会越来越少。

终归会有可能会对他失去信心,耐心,那样的话,我担心他会就没人管他了,他就就只能用用那种方式生活了一七年的冬天吧,他爸爸妈妈告诉我,伊莉要放出来了。

就就等一例,因为一开始说,比如说十五号放,后来一直没放,那个上班所类似,是一次释放三四个孩子。

然后每个孩子要送到家长手里,所以这一个车要一个一个送,所以我们就一直等一直等,那个感觉是很奇特,你知道吗,就是伊利关进去的时候,大概是十六岁,关了两年,出来的时候就十八岁了。

感觉关键是之前还是个小孩儿,出来的时候就一个大人声音声线都变了,然后更瘦了,剃的头也很短,然后明显变得很很乖了,出来了之后。

为大连跟他父母做烧烤生意,从那儿开始,我就对他的拍摄,其实就已经不是以拍摄为主了,就可能一段时间,我只要回大连了,我就去他们的烧烤店去看了呢。

因为我知道他跟他是在他父母面前是有隐瞒的,就有些东西他不想跟他们说,所以有一次我就跟他出去,就带他出去散散心吧,开车带他去了一个河边儿。

他就跟我说,他说他不想回忆他在那个韶关所的日子。

他就特别想把他经历的事情写下来,然后想把这个给其他的孩子看。

像他这样的孩子。他当时说那个话的时候,我我心里是特别感动。就我觉得对于我和一类的关系来讲,就是这些年做这些事儿。

尽管他最后还是被关到手腕所。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时间点拖到现在,就是我觉得那这个事儿做的是有意义的。 就这,这些年不止我呀,这么多人就是善良的人,在他身边出现过。

让他没有对这个世界那么绝望,毅力,有现在的这个状态,我觉得反扒队员也他们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就是说,如果没有他把伊利带到我这儿。

他现在的结局可能不好的说,他被上完所关了两年,那像伊丽这样的孩子,大量的一个群体是什么情况,就是偷到十八岁,因为十八岁之前你偷东西顶多去那儿。

踹起两脚就让你走了。

但是你十八岁,你要再投?

那是关监狱,那你再出来,能不能你能不能适应这个社会,那都很不好说的很多人就是这样,像他这样,孩子到十八岁就是自己再回自己村儿里再骗一个小孩儿出来继续干这行,就是那记录这种死循环,再接触了不好的人,再吸毒啊,什么就是所以我觉得就我们这些人做的事儿,一开始可能你想解决一个社会上大的问题。

肯定是不可能的,就是不可能你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这一点是要认清的。

然后真的。但是通过这个像伊利这样的小小小的个体,我觉得就是。

我们这些人做的事儿,他出现了一些回应,那我觉得这就是意义所在嘛,就是做的事儿没有白费。

去年,刘晓雷把他拍摄的反帕队行动,以及和伊莉的相处经历,简成了一部十分私人化的纪录片。

名字叫狂热自白。

现在伊丽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在家里的烧烤店帮忙。 当年的反帕队员们大多也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有的开出租车,有的做生意,偶尔看到小偷,也只是打个电话报警,不再去做冒险的事儿。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梁珂之作。

甚至设计孙泽宇如你是故事fm的忠实粉丝,每次听完故事,随手转发一下,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3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