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考古工作者眼里的 盗墓笔记
gezhong2022-06-16  97

故事FM 第 299 期 我是孙璐,36 岁,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考古文博系的系主任,硕士生导师,学生们的姐姐,爱哲的高中同学。 我小时候很喜欢福尔摩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从一、两个线索推知事件全貌的魅力,所以高考报志愿,我报考了吉林大学考古系。 这个学科可以让我根据几个零星线索,推理出一个全貌。对 “解谜”的痴迷很可能是支持我走到最后的原因。 /Staff/ 讲述者 | 孙璐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吴梦翼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Air Waltz - 彭寒(白手套和真露) 03. Hot Toddy - Chet Atkins(考古系) 04. NONG MING - 蒋亮的声音系统(盗墓贼) 05. Junkyard Resident - 彭寒(鞭炮与人骨) 06. Static Medium - Fat Jon(三英论曹操) 07. StoryFM Main Theme(Acoustic Version)- 彭寒(片尾曲)

一个考古工作者眼里的 盗墓笔记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这里边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我每年都会给学生讲一下,其实也是特别能反映考古学是怎么回事儿的事儿。 我本科毕业了之后就去了韩国,一直到2012年。

而且我在韩国也参与了田野发掘,我挖的这个地方,其实对于韩国至少是韩国南部来说是很重要的。

他造五辆洞的窑址。

嗯,一开始给我拍了一个年轻人,后来那个年轻人,我们出了之后不是要画图嘛,这是人手不够呀。

他就把这个年纪比较大的一个大爷派给我了,然后在那儿刮面儿刮面儿是我们一个专用名词,就是拿那个手铲把地表刮平了。

然后看这个地表土的颜色的不一样,以区分是不是有一剂。

完了有五分钟吧,就用全工地一万平米都能听见的嗓门喊我孙老师,孙老师,我说这咋了诈实了,还是挖着粽子了。

然后就赶紧赶忙从工地另外一边跑过来。 我说咋了,哎呀,我有大发现呢,那大爷挺幽默的。

我说,你发现啥了,你快来看,快来看。又把我领到那蹲着看搁举了一拿手铲举起来一只白身白线,手套白线,就是我们那个老宝的那个棉线编的那个手套,他还没有腐烂,我就闷了。我说这发生了啥事儿啊。我说,你不是把自己的手套掉下去了吧。

我手套在手上呆着呢,我,我有点懵。然后我就接过他的铲子,我就接着跑,然后马上又抛出来一只什么呢?

你知道韩韩国电视剧里经常看见的那个清酒真露绿,小绿瓶儿哇,我就彻底傻了。我说这是个现代遗迹啊。

那整路标签都还美,都还完好的把整路翻过来一看,1980年生产呢。然后我就疯了。 我说,这咋回事呢?赶紧把这个执行领队叫过来。我说你,你看看这这个什么情况,我们发现了一个现代遗迹吗?

然后我们就去翻了一下,就是这一片的地方,我们很早很早以前,考古人员就调查,知道它是这个遥指的可能分布的地区。

然后大概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叫他们叫东神大学的那个学生,实习也在这一片附近步过方,但是因为当时八十年代的记录就没有那么清楚嘛,就比如说东到哪里西到哪里,这个标志线不是特别明显。

他们其实是在我们隔壁就是旁边的地方发掘的。

实际上这个这个这个长得像翁观木的这个遗迹,是他们留给考古人的一个笑话。

他们知道将来还会有人来发掘这片地方,特意挖了一个假的遗迹,然后埋进去了一个手套,埋进去了一个这个白酒瓶子。我看哈哈哈,我们挖过了。

就是这样一个娱乐活动之后,你知道这种娱乐方式就只有考古人的吗?

看懂今天的讲述者孙洛啊,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吉林市,宋华江中学文科一班。

我们上沟中的时候,孙露就比较特立独行。

别的女生在看郭敬明的时候,她看的是古龙。

当然我那个时候喜欢的是金庸,有点瞧不上古龙,所以我们俩还过过几回招对各自的偶像辩护。

但当时我还不知道,孙露更喜欢的其实是推理小说,所以高考报志愿的时候,他报了吉林大学的考古学专业。

让我们大跌眼镜。 我是孙璐,36岁,内蒙古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考古文博系的系主任。

嗯,硕士生导师,其实更多的是学生们的姐姐,我是艾哲的高中同学。

因为特别特别扫的时候,当然我们小时候每个人都喜欢福尔摩斯,但是我从福尔摩斯身上看到的,更多的不是说破案怎么样,而是说这件事情。

哎,我只有一两个线索,我怎么能知道这个事情的全貌。最后就我很很希望能够做一个法医,后来发现自己学不了理科了。之后那文科专业里边其实最接近的就是考古学。

他依然是给你特别破碎的特别零星的几个线索,然后希望你能够从他当中推善推出来一个这个全图是什么样的。 其实我们当时上到大学里的时候,大家都是蒙着眼睛报志愿的嘛。

我是我们班里边唯一一个自己抱去考古专业的同学是抱来的,剩下都是调剂来的,试了之后就挺懵的。像我们第一个学期要学的课程是旧式记考古和新式记考古。

看一堆石头,而且那堆石头都长得一毛一样,根本无法区分出这个东西是人做出来的,还是河流就把它冲成那样子的。

然后我明明学了一个文科,这个专业你要像旧石器考古,我们要求有模拟实验,就是你自己要像一个原始人一样去做出来那个石器。

但是好在呢,这不是有实践吗?动手能力还可以的,我打的刀石刀还是能切肉的,高年级的课更要命,要摸骨头,有人骨,有兽骨。

经常会有这个摸着摸着,哎,这个是牛呀还是羊呀?这个是公的还是母的呀,大概多大年纪啊。然后摸完了摸一首油,老师说,哦,那是我前天吃的。

他特别坏,经常会告诉我们这样的事情。 吉林大学的体制人类学是全国首屈一指的,所以它的人骨库人骨表本库是特别完备的。

基本上都是全国各地考古发掘得到的人骨送到这里来做鉴定的。

我们上课有一个作业,就叫做翻垃圾桶垃圾考古呃,知乎上有一个帖子说你用你的专业干过什么最牛逼的事儿。

其中有一个女孩子,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学校我们专业的,她说她从她的这个垃圾桶里边的我们叫加引号的那个地层嘛,垃圾桶里扔东西的顺序。

跟她男朋友描述的她出差不在的。这几天的这个行动轨迹不一致,发现了她男朋友出轨。

所以我们的作业的内容就是请你回去翻你宿舍对铺同学的垃圾桶,判定他这段时间的行动轨迹对真的这么干,然后结果也大部分都能比较准确稳定的判断出来。 2006年,经学校推荐孙璐去了韩国全南大学深造。

2012年博士毕业之后正赶上内蒙古大学筹建考古文博系孙璐顺利地获得了内蒙古大学的教职。

孙璐的研究方向非常的精细,是古代的车马剧。

采访中,他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跟我解释他的博士论文是怎么回事儿,说实话我没太听懂,所以这里就不展开了。

但是我们可以说点儿能听懂的。

当大学老师的这些年,孙露发现每次和圈儿外的人聊天儿,大家最爱问他的问题都是关于盗墓,而且这其中有非常多的误解。 孙露觉得是时候跟大家科普一下了。

基本上古代文明密集的地方都是会分布,有盗墓贼的,就是他们盗墓贼也是分流派的,河南的,湖南的,安徽的,内蒙的都是不一样的,然后因为内蒙这个地方就地广人心嘛,就会有外地的盗墓贼跑到内蒙来,这个捞一把草原上发现的就是我们能有印象当中的这些草。

这个民族,什么匈奴呀,鲜卑呀啊,这些病毒,他们所有的东西都是金的,不能说所有的东西就是非常大面积的发现了金器。

所以为什么呢就是贵金属,特别是黄金,它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是软特别的好塑形。

你稍微点个火,就是给给它稍微融一下,它就能变成金属。所以它无论是铸造还是锻造,都非常的容易。然后他单体价值又高。

你想想,你在北京,假如你不能买房,那你的钱往哪儿花呢?

农业,民族种地,它是定居嘛,他会在不断的攒钱,然后去翻修他的房子。

游牧民族呢,他盖不了房,那没有必要盖房,那怎么办呢?我,我拿来的钱干什么呢?

就是装饰自己和自己的马城北宋人特别喜欢瓷瓶子,哎呀,工艺多么好,多么值钱,可是你在马上一颠就碎了呀。

所以,一定要那种特别轻薄,单体价值还高的东西来作为他们的财产的象征。

所以,这就是所有的营,永无民族,一直到蒙古都是特别热衷于黄金,除了黄金之外,像珊瑚呀,什么就是他们的饰品装饰品,无论是人的还是马的还是马车的。

都是特别华丽的,因为他们的资产都重资产总是在这里。

内蒙是一个东西,非常非常狭长的,这么一个自治区,就是从呼伦贝尔到阿拉善,你几乎要这是横跨整个中国。

所以它东西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它东部地区,你像赤峰地区赤峰地区是中国,就是早期文明中心之一。你知道红山文化。

所以在赤峰地区出现特别特别多的盗墓贼,他们是以红山文化为重点的盗墓对象的。

然后中部地区像这个锡林,郭勒,草原这一块儿,这就以辽墓为重点的盗盗墓对象,然后等到往西边,我又没有一个这个城市叫拔烟闹耳。

你可能就没有这么听说过了这个城市以卖这个伊丽莎白瓜为出名,你想它是卖瓜的吗?

它的土地是沙制的,沙土地就有一个问题,你掏动他会塌,我就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就在内蒙中西部这样的地方,然后有这个盗墓贼来盗墓。

四个人下去了三个,一个在顶上望风,结果木塌了,沙土啊,木塌了,您分分钟就憋死了,然后顶上了。这个人,你知道他干了个啥吗?

他打电话打110。

求救后来考无所的人,因为110出动了之后考无所的人也跟着去了嘛。那那人就盗墓的,这个人肯定是救不了了。但是110接到这种警的之后,除了要去救人之外。

还会要这个告诉文物管理部门,因为你这个墓已经被盗了嘛。文物管理部门叫抢救性发掘。

所以我们干两件事儿,一个是跟着击剑屁股后面走,一个是跟着盗墓贼后面走,是因为我们不愿意主动去做他们一旦把这个弄坏了,我们就得给他收拾残局。不是我们找不见我们知道,但是我们不能挖,我们不能挖呀,你主动挖完了,万一挖不好坏了。

还不如让他那埋着,再说活儿还干不过来呢。

江湖上不是老有这个说法吗,考古专家不如盗墓的,盗墓的,一找就找着了。

哎呀,拜托,我们知道好不好,但是你不能去玩呀。没有那么多人手啊,一个全国从事文物工作的才多少人啊,结果那个人就特别惨,那四个人拍死他。

当时我听完了这个故事之后,我就在说论这个学习的重要性,学习你光学习这个历史文化,你说到那个中习物,直到他们那儿会有这个比较值钱的大墓,你就不能学习地理吗,那是什么土地,你就敢挖洞。 我是听听我一个师兄讲了一个段子。

他在辽宁工作嘛,也是抓过了盗墓贼,然后抓完了之后,那个盗墓贼也是这个盗墓贼里边的这个一股泥石流吧。

盗墓贼嘛,你想他就是个贼,他就是为了钱才去的,对吧?

最大的目的是,我把这个东西拿到了,然后去卖钱,结果那个大哥呢就特别神奇,它在辽宁是主要到的,是慕容鲜卑的慕慕容鲜卑也是这个鲜卑系的少数民族,里面的一只跟我刚才描述的一样,它也特别热爱金器。

所以到这个到慕显辈叫慕容显辈的慕,就是为了金器去的。

然后他挖完了就被抓了,他抓了之后关押,然后上法庭起诉他,希特勒,他就说这个是这个是什么什么。

就是他预期他挖的那个墓是慕容鲜卑的一个皇帝的墓。慕容鲜卑是十六国时期,建了很多小王国嘛,他们也自己教皇帝。

然后他认为他挖了一个皇帝的墓,然后我们的专家就认为他挖的不是那个皇帝的墓。 他当庭跟这个专家吵起来了,说,我挖的就是那个,我挖的就是那个你信不信他怕了十二年?

等等我十二年出来之后再挖一个我给你看看,我告诉你就是那个墓。

然后后来我们管这个叫一个盗墓者的学术追求,我就觉得听起来就特别的好笑,因为你这里演一边就能折射出来。考古工作者和这个盗墓贼就是咱们不说斗义上怎么样的工作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盗墓贼呢?目的是取物,考古工作者是取信息,所以我们要大周杠就是,即便我们遇到一个能有什么墓道能下去的地方,我们还是会把它墓道上方全部都打开,弄清楚它这个墓是怎么盖的,对于我们而言,是它里边的文物是我们国家的宝贵文化遗产很重要,但是比。

那个更重要的是那个文物在哪个位置上,他曾经为什么放在那个位置上,他这个墓是怎么盖的。你比如说这个墓,咱们讲那个瓦工器墓不是什么三横一竖啊,有斜着气的,怎么气的?

这都是代表了当时的文化生产力水平的,我们更关心的是这些事情。

可是盗墓的是什么样的呢?他会在这个有可能放置随葬品的地方打一个洞下去,这个洞越小比较好,所以理论上盗墓贼没有胖子是鬼,吹灯里有个胖子,是吧?黄渤演那个角色嘛。王凯贤是个胖子。

所以他不能胖会卡住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盗墓团伙通常都是父子关系。

你下木了,你把东西递上来了,我拿着我是上边望风,那个我拿到东西了,我把你埋了,我就少分赃了吧。

所以这样的事情非常非常常见,他们这个盗墓团伙内部起内烘杀人的的确实是有对你,你就就是需要一个绝对的信任下去的人,需要对上面的人有绝对的信任。

而且下去这件事儿也特别危险,因为古墓葬最大的危险根本不是有僵尸,而是鼓空气,微生物也好呀,这个空气在那么长时间,你古人下葬的时候,它除了放那些金银器皿好看的东西之外。

涵盖放食物,食物腐烂了会发生什么甲丸也好,二氧化碳也好,都会发生,就是窒息事件。这个事情就要又说起来,我们我虽然没有办法发掘过,比我高一级的师姐在当时在安阳挖了一座墓嘛,因为当时年轻,他也不太懂他是学生,就等于说他是违反了操作规程,他干了个啥事,那个墓都清理完了。

就等着说打开进去了。

他好奇就中国午休的时候,他抽下来一块砖,往里望了一眼,就因为这件事儿,他差点没有被退学。

因为这个是完全违反操作规程,而且还是特别危险呢。

因为墓内的空气压力,如果它密闭的足够好的话,空气压力和外边的气压是不一样的,等于说它抽了一块砖,那个里边的空气会直接喷出来。

对他本人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然后你外边的供容器进去了会发生,比如说像丝织品呢,纸质品呢。

一遇到空气会迅速氧化,这就是我们以前就是听说过的那个兵马俑,出土十几分钟就会变成灰的,它原来是踩的。

所以对文物保护是非常要小心的。

遇到过这个最高级的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是一个历史学的教授,他问我,你在工地揣回来过东西吗?

哎,这个历史学的教授,他同学是?

搞搞考古的他认为他同学生活得比他好,是倒卖了文物。

然后我们就我们就特别想哭,觉得自己被冤枉得很惨。我说,这怎么可能怎么做到的,因为我们是有监管流程的嘛,就领队是总负责,然后下面有执行领队,有有工人,有技工就是还有技术工人嘛,各级别的各单位。

比如说地市,县级各级别的人都有配合的。你不是一个人蹲在那个墓里的,而且就是说考古发掘的墓,不像你盗墓的时候,我拉一个窟窿进去,然后半小时我就上来了,我们晚上也不挖。

都是光天化日的光天化日,你又不是一个人,你咋揣进去的?而且你得考虑到性价比,不是你说你就揣咱就假。比方说,哎,有个小件儿的东西。

谁也没看着,我就给踹了你,比如说踹个金二环,你说一个金耳环能卖多少钱,卖个几万撑死了吧。然后我从此在考古学界没法或办法。

再继续生活下征,因为我们的开山祖师就是中国靠学之父。李济先生曾经有一句话叫做考古不藏古瓜田里下说不清楚,就是因为这句话,那个就是解放前南京博物院,当时都是国家国国立博物院馆嘛。 南京博物院的这个曾昭玉先生是个女先生。

他是曾国藩的曾孙女,他是做馆长的时候,他就把他们增加,所有的文物都捐了,捐给南京博物院。他说我不藏股,我是一个考古学家,我不能藏股。

就你家里面有一件文物,你是说不清楚,你是买来的,还是从工地拿回来的。所以我们是不允许有这个,就是你家里不允许建这个东西。 孙龙现在每年都会带学生出去实习田野发掘。

住在当地的村子里,有的时候条件会比较艰苦,但这些都还好办。最主要的是,他们需要尊重当地的风俗。

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口武工作者自己啊,是没什么讲究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是在这个封闭的,相对而言就是交通相对不带便利的这个村庄里边工作,你要照顾到当地的风俗,习惯和民俗。

所以我们就经常有这样的行为。你比如说开工之前要放面包,不是做给我们自己的,是做给村民看的,因为我们要雇佣当地的民工嘛。

如果你不做这件事情的话,一旦发生这个安全生产事故,比如说它摔皱了呀,或者是羊?

这个养土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件了,就觉得这件事很不吉利嘛,因为毕竟是按照他们的理解就是来挖墓了嘛。

然后这是一种,另外一种就是我们发现的这个人类骨骼,就是,如果我们挖到墓,这个也不一定是墓里出的,有的时候地层里也有。

他们是不允许我们把它带回到我们租住的那个房子里的。

要么呢,我们就只能跟他说这个是动物的,要么呢,就是得悄悄地带回去,藏在自己床底下。

就根本不能让房东看见说你这个屋子里居然放了人类骨骼啊,然后我们每天就睡在这样的嗯,人骨上面。

想想就觉得很刺激,是吗?

当然这个东西我要提示一下,就是地层里出的陶片,我们是不拿回来的,是原样地层回田,把它埋回土里去。

但是是整道儿的田埋回去就是告诉后来的考古发掘者,我们这个地方已经挖过了。 理论上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就是考古报告完成之后,对这里边还有一个强调的一点,就前一阵子不是有个电视剧特别火吗?叫黄金瞳。

那里边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疤梗,但是有一点他说的特别好。

他说,就是他安排了那个张艺兴找到那个考学的那个教授,就那个教授被袭击了,是他队员里边有一个内鬼,要把这些考他考古队发现的资料私自拿给反派。

然后张艺兴就跟这个内鬼说,你作为一个考古专业的学生,你怎么能不知道,在没有发表资料之前,所有的考学资料都是机密。

你等着警察来抓你吧。当然,实际生活当中并不会有公安机关介入这件事儿。

呃,但是法律规定的是,我们以如果没有发表考古报告这个东西就是国家级别。

所以,如果我们在出版之前这个材料是。

第一是口锁也不会让外人看见,因为他是不挂牌的。这个保密机构你看不到哪个,就很少有这个机关单位上面挂着某某某省考,我研究所就没有这个牌子。

呃,出于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吧。 所以,如果记者想要来访的话,也是需要通过这个呃党委的宣传部门发掘报告完成之后,是要这个转到博物馆里去的。

就是博物馆,是我们国家唯一的允许的文物收藏机构,但是这个暂时的时间就不一定了,因为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你进到博物馆了之后的这个文物,你没有办法对它进行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了。

我们业界流传过一个漫画,就是画了一堆青铜器,然后在底下,然后有一个人跟他们说说你们要乖乖听话,如果不听话的话,就让国博带走。你们是这样的国家博物馆,不是在北京嘛,然后它收藏的是我们各个省的精品文物。 那么你像以内蒙为例,你们都知道的那个玉珠龙就是CC型的那个龙在是在这个三星塔拉发现的吗?

他本来是个征集品,但是因为他一下子就出名了,然后国伯就把他调走了,在国博收藏。嗯,前几年我们内蒙古自治区这个成立七十周年大庆博物院说半个展览吧,就说跟国博商量,把这个c龙请回来呆两天儿。谷歌不同意。

然后我们那个有一个这个老先生就半开玩笑,特别生气的说,哼,你等着我那天在展柜里摆一个就展厅里摆一个空掌柜。

上面写着这个我们三星塔塔出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玉仲龙,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但是我跟国伯说,把他拿回来,待两天他不给人家,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们不给我们。

然后其实有很多你像嗯,河南的新政李家楼这里边出了他们河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叫联合芳湖。

这个湖是一对儿,然后就河南博物院有一个,然后郭伯有一个包括富豪的肖尊,也是一对儿。

呃,很难,不愿有一个,这边儿有国博,有一个你要不然对你可以理解。从阁博的角度上说。

那我是国家博物馆吗?我当然是所有的精品文物都应该在我这儿。

可是从地方博物馆的角度想,你都拿走了,我怎么办?

而且这个矛盾是成圈儿的,你省级博物馆会存在着跟第一世纪博物馆的区别争论争执,因为我挖出来了,我就拿到省博物馆了,因为省博物馆人流又多,条件又好。

可是第四季博物馆又不乐意了,你都拿走了,我斩什么。 所以就就以内蒙为例吧,就存在内蒙博物院,有一个镇馆之宝,叫英信英鼎金冠。

原来我们认为它是匈奴的,是一个黄金的冠,然后那我不会爱油炸。

然后发现他的时候是在这个鄂尔多斯地区发现的,俄罗斯博物馆有展,而俄罗斯下边最后底下那个旗就是相当于县这么一个级别的行政单位还是有展,然后昭京牧博物馆,昭君牧博物馆也有展好一堆人来问,到底哪个是真的,我特别无奈的跟他们说,真的在库房里。

但是我们现在对国务馆不就是博物馆,也有一些整顿工作。如果你是复制品,你就一定要标注它是复制品,所以没标注的那些大部分是真的。 近日,考古工作者在河南安阳发现了一座曹魏时代的大型墓葬,经过对历史文献出土文物的研究鉴定,初步判断。

这个墓的墓主很可能是历史上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是1800年前三国时期著名。

2009年的十二月27号,河南省文物局在北京向媒体公布曹操墓高龄在河南得到了考古确认。

并把它视为2009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这一消息公布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立刻有学者出来质疑,认为证据不足,因为曹操是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人物,所以马上成了一个全民大讨论的考古事件。

陶涛墓是考古界反省最深刻的一次公众考古事件,就是那件事里边考古学家是有错误的,确实不应该在那么仓促的情况下发布新闻,没有做过基础的研究专家,论证会也没开过几轮,你没有给专家足够的时间。

我一直给学生放一个节目,是樊登主持的。

主要什么三英论曹操呀什么的,请的这个马未都和我们考古学界的很著名的刘庆祝先生和魏坚先生他们仨哎,两个擂台在那掐,然后底下一坐一堆普通人那掐这么复杂的问题,我觉得是不是太匆忙这么急的向社会去公布这个车,我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反响,我对考古自幼就非常的。

我认为考古界是一个真插不进水,你泼不尽的一块镜头,我们不希望在今天。

我们在文物保护暴露出了什么考古人不会应对媒体,就是主持人明显的已经把画风偏到了另另外一边去了。先生们还在讲他们的理论呢。

底下的这一群公众你都能从镜头语言里面镜头里面看出来,他们一脸懵,他们根本不知道专家在说什么。 到现在我们对整个陵园的探查,发现它确实是符合这个高龄的记载的,就是符合曹操生前,包括曹丕后来对这个墓园进行了一次这个拆毁啊什么的。

这都是能吻合上文献的。

但是当时因为它确实是处在一个被盗的状况下,你列出来那一堆,以我们的目光来看够了证据,可是你想要把它解释给公众特别还是公众这么熟悉的一个人物,恨不得大家都能把曹操的生平背出来的这么一个状态。

我们应对媒体的能力应对公众的能力,就是说人话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 我每次看那个视频都特别伤心,说那么大的两个专家坐在台上,被被大家挤兑成那个样子,我就觉得我要是他,我可能都急哭了。

曹操墓事件之后啊,孙璐意识到了考古科普的重要性,考古不应该只局限在专业人士的小圈子里。

这个专业应该和大众发生连接。

避免误解现在孙路的一块儿重要的工作就是教授公共考古学的选修课,让专业外的人也了解考古对考古发生兴趣。

后来我我就其实我挺释然的是这件事情,一方面是说盗墓笔记是火了,可是跟着动物笔记辟谣的人不也火了吗?

这个不就是咱们自媒体行当讲的叫蹭热点吗?

呃,确实是有,就是有很多人仍然在停留在说考古不是盗墓这件事儿,但是我后来清醒地意识到了一点。

就是兴趣是最重要的。

当没有当目笔记的人,那时候人们对考古不是误解,是没有认识。就像我当年报考一样,他一无所知,不但是一无所知,也不想知道。

可是当有了盗墓笔记,虽然他的认识是错误的,但是你跟他讲正确的时候,至少是有一部分人有一定几率愿意听你正确的是什么的。

所以这几年我在招生的时候,我们每年都要问学生,你们是为什么来学考古的,就是已经不再有那么大面积的,90%以上的说我是调剂来的,而是有一些同学是专门自己抱来的,虽然他们抱来的理由说,哎,我看了鬼。

我看了当我们笔记,我看了这个我在故宫秀文物,这已经是最好的理由了。 在听故事fm的时候,如果你想阅读本期故事的图文版,或者是想上节目讲你的故事,那欢迎关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在那里。

你能找到所有你需要的内容。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无梦意,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3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