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国家旅行指南:我在伊拉克监狱,看大家相亲相爱
gezhong2022-06-24  90



危险国家旅行指南:我在伊拉克监狱,看大家相亲相爱

每个人其实或多或少都会有收集品。

你比如说我有朋友喜欢集邮,有朋友喜欢观鸟,我爸喜欢收集根雕,我自己喜欢收集故事,今天的故事主人公,他喜欢收集历史建筑。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嗯,我叫刘拓,今年是28岁,现在是北京大学考古文物学院的博士研究生。

其实我个人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的历史的人呀。

就我对历史故事不是很感兴趣,我感兴趣一般是现存建筑物本身啊,所以这个也跟考古学的一些那个看东西习惯比较类似吧。 嗯,也是收集p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希望看全一个年代的序列,比如说在伊斯兰世界。

你想看全每一个王朝的重要建筑,然后能看到它发展的一个变化。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为了看全伊斯兰世界每一个王朝的重要建筑,2013年,刘拓第一次去了中东。

开始了他的危险国家之旅。

这次他去的其中一个国家是黎巴嫩到了两个城市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和北部的古城的黎波里。

其实在第一次还是遇到了可能连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比较大的风险,因为去黎巴嫩的时候,呃,之前查了攻略也没有任何问题。当时叙利亚战争已经开始打什么,嗯,许昌相当于黎巴嫩就挨着叙利亚。 其实他是有一些风险的,但是我去的时候是刚开始打,所以在工业上是看不到这些的。

而且其实也没有任何提醒,嗯,是这样,贝鲁特是在黎巴嫩的正容接班,马基白,然后它的北部有一个城市叫第一玻璃。

嗯,第二大城市。嗯,而且那天刚好比较巧,是我晚上七点从另一个城市回到贝鲁特,应该说就要去滴滴玻璃的。我就上那个车去了。

就去了以后。到了那儿,他说已经到了。我说,这哪儿呢,就一盏灯都看不见,就黑虚虚的。

呃,他说,这就是市中心,然后你下去吧。

我下雪以后就看见那个黑洞洞的,然后有一个钟楼在那个路中间。我说,是还真是市中心您那个,那他的市中心就是那个钟楼。

然后当时就街上一直有噼里啪啦的声音,你就啪一下拍的,因为当时离春节很近嘛,我当时想的这这边也也放草,结果走了一段儿以后,我想这边儿不过春节,哎呀那个啊,结果就不知道什么声音,当时走在路边还特别吓人,那个当时这样也是基本就是黑的嘛。

就就就像那个楼,全是黑的,就有几盏路灯在那个街边隔几百米,一个每个路走下来,都聚着三五个人。

然后看见我以后我就告诉我不要往前走,然后前面这样,前面就是那个就那搁脖子的那个动作完了,我想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就又往前走,然后下一个路灯,然后底下又几个。

然后说不要往前走,前面就这样,我就越就虚的不得了。我说前面是怎么回事,他们就说前面是在就噼啪噼了,就在打枪那个动作。当然第二天我了解到,就是这个城市就是是两派,穆斯林一直在。

枪战就是像而象战就互相威胁的,就不是说真要打人的,当时就吓得不得了,然后就赶快去找旅馆。

终于就在在一个小巷子里面找着了,一个就是住下了,还是那个老房子里面都石头的那样的旅馆。

那么去完了以后我就说要去下楼吃个饭,然后老板就死活不让我下去,就就挡在门口。嗯,当时我说我都快饿死了。就这时候外面就砰的一声爆炸就能看见火光的那种。

他就老板也吓了一跳,就就直接把门关住了,就让我不能下去。他说他给我拿点吃的,嗯,就当时还非常害怕,睡到里面一直都有枪声。

到第二天早上以后还是街上有枪声,但是我看街上的人都特别淡定,该买菜的买菜该那个,我就转完了这儿以后就就就离开了。这个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很多会觉得说,哎呀,你跑到叙利亚会跑到伊伊利比亚,跑到伊拉克就找死啊,就是你就要去前线什么看那个战争。

其实一个是我不想去前线,我根本就不想看那个战争,就我只是想把我要看的古迹看了。

还有一个是,即使你想去,你也根本到不了,因为它路上一般就会卡住,就是会射卡,然后就是让你过不去。

就是你其实很难到真正前线,想去也去不了。 2014年,刘拓又去了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朗。

这一次为了避免麻烦,刘托还乔装打扮了一番。

他留了大胡子,穿了一套当地的服装。

当时为什么想着乔装呢,就是因为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其实相对还是有一定危险性。嗯,那个,尤其是阿富汗。

本来我没想着去阿富汗,因为是个巴基斯坦,然后对中国人来说一直是一个办签证特别麻烦的地方。 很多人都会说他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啊,什么什么,但实际去了以后,其实这种友好反而有时候是带来一种麻烦,就是说他呃,有些城市,其实他的危险系数里没有到那个程度,但是他?

他只为了保全中国人的以防万一,就是说中国人绝对不能出事儿,其他人无所谓日本人,韩国人。

哎,就无所谓,就是那样,比如说在一些地段,他那个中国人必须要有武装护送啊。日本人,韩国人可能不需要有他,中国人必须要有。

然后这个武装护送的钱是你出的,然后他要给你找最好的车,然后找一大堆人给你完了钱你出。

因为我有朋友去。那人家说你是美国人,说我是日本人,然后说那有有空房没有,然后就拿出护照,以后是中国人。

人家说你是中国人,你说你是准?

他说,我说中国人就没有房住,然后人家直接打电话报警了,然后警察就过来,然后说,你不能在那住,然后必须要给你弄到哪哪,然后就就住的特别贵,然后记得还有站门口。

所以说一个是在中国人的签证上卡的很严,就是你要办旅游签证特别特别的困难。当时就是总办不出旅游签证。

嗯,就办了三四次,然后每次都要找茬,说你这个没没给,对那个没给对。 结果我就当时出了白色石棺以后发现对面就是阿富汗石棺。

我说要不去试一试,都在那农展馆那块儿啊。他就跟巴塞尔对面当天就取到了那个签证,后来巴基斯坦签证也办出来了。

所以就这一趟就顺利的走了一圈,就在街上走的时候,就是在巴基斯坦,一开始就很很容易就突然就被围住了,就是泥蛋被人阻止,比如说给我拍个照或者合个影,就会突然围出来好多人哎呀,然后你就被迫要跟每个人那个自拍或者怎么样。所以当时其实就穿了一套那个当地的嗯,摆摆伞衣服,然后他那个衣服还挺难弄的。其实呃,绝大多数人的那个衣服是是,是在裁缝店做的。 一开始我没想到这一点,发现怎么没有地方卖这个衣服,当时卖布的挺多,后来发现。

他都是现做的,但是因为我没有啊,没有时间等那个衣服,所以最终还是找到一些就是比较贵的那种,买了一个,然后那个在在阿富汗,我是全程穿那个,所以我也不知道穿正常衣服是什么情况。

而尤其是因为中国人和阿富汗的一些民族就还在拉人长得非常像,因为那一代的人长得整个都是那个,就是还是挺,明显就是身目高鼻音,然后没就毛发很浓的那样。

但是哈拉拉人其实就是纯的黄种人,就是蒙古人,所以你穿上那个阿饭衣服以后?

就就像一个哈士拉人,但是那个衣服其实是一个很低等的象征,就是因为阿富汗人在外国,其实其实在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都是属于底层人就打工的那样,所以你穿上这个以后就觉得你是打工的啊。

麻烦人给我的印象是比较好的,因为嗯,巴基斯坦,阿富汗是我连续去的嘛,巴基斯坦其实就很容易围观,其实围观是比较没有教养我就其实中国人也挺爱围观原来围观外国人。

但是对阿富汗这种国家,其实外国人也不常见啊。

但是其实他我觉得很有教养。

我一开始印象很好,就是走在巷里,比如说几个老头就会在巷子里往前,可能迎面给你走过来,然后他就是就会很自然的就捂着左胸,然后跟你啊,说一句死了吗?来空,然后你跟他回一句。

就这样就直接点头就过去了。

包括小孩也是小孩儿,经常很容易就是缠住那个游客的,但是阿富汗可能有一半的小孩会会出来那种远远的看着你那样,那样的时候就跟你笑,然后远远的。

那个我还挺喜欢阿富汗的那种感觉的,也那个也是第一次去这种。

嗯,就是危险系数比较大的地方,当实际去了以后会感觉就是,怎么说呢?我为什么后来还还敢去,或者想去这些地方,就是觉得事实上那个风险还是可控的。 阿富汗和伊拉克,叙利亚不一样,它它是一个自自身很混乱的,所以是钙履行的。就你遇到危险,是钙履行这个确实。

嗯,不太好避免,但主要是我觉得它的概率也不是那么大。比如说。

喀布尔那么大的城市啊,那个他可能只有1‰的地区会受到疑似爆炸的影响。

阿富汗的话就是第一次就是我在博物馆玩的时候,博物馆离城大概有个五公里,就看见城区方向腾起了一种那个魔物云,那当时就发生了一次爆炸速,可能230人吧。然后当时就看看到那个以后,发现街上人都挺淡定的,就看了一眼那个蘑菇音或者继续买菜啊什么呃,到最后一天,在赫拉特城里的时候在街上转转,有的时候就发现街上的气氛就挺奇怪的问人了以后就说有两个女游客在在克拉特就就是刚刚被枪杀了,就是直接就是在出租车里来了一辆摩托车就对着里面就。

是一句话没说,就两枪就就杀杀掉了。

对于女游客来说,啊,这很多时候我知道情况就是他们会觉得你穿着不得体,当时还是觉得挺害怕的,因为这个是直接真的游客的。当时在赫拉特可能还想。

本来还要再多待两小时,就当时就直接走了。

这主要是不同国家不一样,像也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个属于政府很弱的地方,就是它就是一个概率性的事情。 然后你如果觉得概率低呢,你就可以去。你说你觉得概率高,那就不要去,那就是避免不了。但是叙利亚,伊拉克这样的国家,其实它的政府相对强一些,尤其是叙利亚啊,这种这政府还是原来的政府嘛。

但他控制的很强,然后不去前线,只在就是政府稳定控制区域内活动,其实他就就就问题不会太大。

再后来,刘拓又去了叙利亚到了哈马和阿勒颇在2011年内战爆发前,哈马是叙利亚著名的旅游城市。

而阿勒颇是叙利亚人口最多的城市。

呃,当时在那个哈马叙利亚的哈马那孤独星球还是就拿着那个。

我就看着非常游客的样子,在街头一直翻那个那么转,就也是看着上面的,只是找到一个所谓背包客的旅馆,一条街,那条街背包客里外,我想看来那个还能不能住。

结果就走进了第一下,结果就真的能住上去后,那个老板看到我就是。

愣住了,以后说,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就说我说旅游的呀。然后他说,哇,你怎么过来的?大爷说,你总能到哈马。

他说,我们已经七年没有见到,也有游客直接背包走进来,就是有背包客走进来了,嗯,疼一瞬间眼眶都湿了,因为在一一年以后,叙利亚就没有这种客趣了。

我跟那个老板聊了一晚上,就一直聊他一点多,他就指着那个沙发指着那个说,就在一零年的时候,然后说这个什么有美国考古队,什么还在这儿?

然后他意思是,我还仿佛能看见这个旅馆当时全是游客的样子,他说当时有人在这儿用在这儿什么。

嗯什么,然后就就就相当一瞬间全没有了。

他说,我来了以后,他他就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景象,就特别反正挺感动的。

他还要找当地电视台来采访我就是他,他就是当时就直接打电话说我们这儿来了一个就就一。

然后他说那个电视台要要来采访,就是说,他就是采访对叙利亚喊马旅游业恢复的那个。

有什么看法什么的,因为我时间比较紧,第二天就要走了,所以那个就没有来成。而且其实我不太想被采访采访以后容易被那个嗯,容易被人知道。我当时想是顺利回去,以后再被人知道表哈哈就去了哈马就去的阿拉伯,嗯,当时去的时候其实还是很忐忑的,已经才收复了两年嘛。然后他离前线可能只有十来公里。

也就是离那个跟反对派打仗的前线。

才有十来公里,就不知道它是具体什么情况去以后就是觉得就是就是就是一切如常了,就是他恢复的特别好。

这个也是我觉得叙利亚非常让人惊讶的一点就是他恢复的非常快,就是人都对生活很有信心。

比如说在伊拉克,每个人脸上都是很就是脸上就就写写满了苦难那个感觉,因为战争真是持续了几十年,基本上就断断续续,断断续续,没有怎么停过,就是叙利亚是从一一年才开始的,之前那真是歌舞升平的就。

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嗯,所以他们叙利亚人都会觉得我们马上就会正常了。

到了阿勒颇以后就是虽然说80%在城中心80%的楼还是差的,然后只剩下几个楼还立着,但是立着的几个楼上餐馆什么就已经开起来了。

晚上灯一黑,然后就几个餐馆亮的那个一可以动动的一片里,周围其实都是废墟,但是他们都吃得很高兴,而且判断一个城市安全,其实看他半夜半夜的时候有没有人活动,像卡布尔达克达那天太阳一黑,这样就很少有人了,就知道不安全。但是。

阿尔颇大马士革,那晚上一两点都全是人,可能比中国还人多,因为叙利亚又很世俗,女的都穿着无袖神安身子,或者穿着超短虎,呃,就就看起来,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在欧洲的某个城市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然后去这种城市,就是像阿勒颇这个级别的城市,在近代史上就这种它是世界遗产级别的古城。

然后,你能看到他这个?

古城刚经历过战争的一个状态,其实还是挺珍贵的,就是我想记录下来,你。因为其实在二战之后,可能很少有这种级别的古城被被炸成这样了,它那个有一个区域基本就是成废墟了,但其实绝大多数区域想象比想象的要好一些,然后或者喧丽塔上都是弹孔,可能都穹顶踏了半个格。

但是整个建筑还立着,所以那个状态很震撼,比完全被炸毁的东西其实更震撼,尤其是走到内部了以后,就曾经是。

礼拜空间呢,还有特别精美的装饰的那个墙壁,上面有弹孔,然后还有本来是完整的那个穹顶,然后能射下阳光。

照在本来照不亮的地方,非常漂亮的一个石棺啊,盖着灰尘,盖着碎片,在那个透过弹孔的阳光里面照人。 呃,主要是这个时候,其实整个城市感觉都是你一个人的,因为基本上空掉了,然后在这么一个伟大的城市就是。

曾经那么伟大的城市,在所有的空间都可以自由穿梭在里面找你任何想去的角度还是挺神奇的,就是有点像什么。我感觉比如说像敦煌莫高窟,在一百年前的时候,每一个哭都没有安稳。

然后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哭里面呃,穿行,虽然它很残破,只有你2015年夏天发生了一件事儿。 刘拓去伊拉克看古迹的时候,被当地警察抓起来扔进了监狱。

当时的伊朗法尔斯新闻社报道了这件事儿。

还附上了一张照片,照片里,刘拓留着大胡子,穿着当地服装,这张照片迅速在国内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一个中国人打扮成当地人的样子,非常吸引眼球。

但是在伊拉克,叙利亚这样的强政府国家,他其实反而这样是麻烦很大,因为你其实在这些国家是越像一个游客越好。

因为你主要的麻烦其实是在路上检查点就是在这个政府军这边,他如果认为你只是一个正常的游客,或者正常的商人,然后是一个。

标准的外国人跟任何当地势力没有任何关系,这样是最好。

我,我当时在伊拉克的策略是我,我跟平民就说我是穆斯林,因为我,我不知道谈什么身份。

如果万一是恐怖分子,但是我遇到军人的时候,我说我不是因为因为是的话,可能有些麻烦。

结果当时在萨麦拉那个城区玩的时候,有一个当地人就遇到一个当地人,他非要跟我陪我一起玩儿,结果后来是我,我们三个和出租车司机和那个人一起被抓,三个人一起被抓十四天。

嗯,当时那我跟那个人也说了,我是慕思明,结果在路上就扣了三个人都坐在那儿,跟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在问话,结果我,我当时想的是我就那个警察说,我不是穆斯林的话,容易容易乱。

就我也跟你还说我是穆斯林,结果就抓进去了嘛。抓进去以后,我就只好一直都试了,穆斯林就要不就乱了,口供就乱了。所以说,我作为一个虚拟派的东西,你然后当时抓我的是实业派的,然后关我的。

从预警到犯人都是逊尼派,他们都很照顾,我就觉得我是一样的,跟他们一样的都是被世界派迫害的人。

当时在伊拉克的监狱里,我其实原来对穆斯林群体啊,并不是你没有太多感觉。

呃,后来在那个压克监狱里以后看到那些人啊,就是他真的是特别有教养,就是他,他相当于关对关起来的可能未必是起码在思想上还是比较极端,或者说有一些问题的。

但是他那些人起码在生活上那个互相那种尊老爱幼,那种谦让不相帮助的,反正跟我想象的监狱完全不一样了。

比如说这个吃的进来以后,先给老人先给老人盛上,然后先先递递完,然后呃就是非常的严格,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又不能那个同时睡。

然后怎么怎么轮班,然后老人时可能一直都睡着,然后上海人怎么轮就是谁,谁先睡谁后睡,我都观察了,他们就非常的那个有秩序。

就一直就是坐在那说话,然后念经书礼拜,就就那那样的一个情况,我一开始也没有,就是怎么说。

我不想惊动大使馆,我想我还是想着自己看能不能出去。

他们其实在第一天就让我网里打电话,因为当时室友我室友,嗯,跟我一块去土耳其玩,本来是约肉,我再要去完压克,就跟他在土耳其会合。

当时我就只给那个同学打电话,我跟他说我现在有点麻烦,然后说,你不要着急,你先自己玩儿的。我又告诉他说,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现在要自己想办法呢。

结果到了后来以后,他跟我说,嗯,我不用帮你埋你了,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这个事儿了。

我说,上车怎么可能那个。然后他说,你,你你自己查的新闻吧,自用的预警的手机,然后一查新闻,就发现系统上全认不管的报道我的事情。 后来,刘拓一共被关了半个月,直到开战结束才被放出来。

但这对刘拓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经历,他和其中几个狱友成为了好朋友,还和他们学会了礼拜的时候送唱的古兰经。

阿明,呵呵,呵呵,第一章完了以后就是,呃?

尤其是我还非常喜欢跟宗教上虔诚的人打交道啊。很多人去到伊朗啊,像去到这个什么埃及,其实很喜欢找特别反叛的那个年轻人去玩什么地下酒馆啊。

我反而特别喜欢找很传统的人去玩儿,因为他其实真的就是不管是打车还是这个基本上不太会骗。

比如说我很喜欢找那个,到了时间以后我就必须停下车来礼拜的那种啊,必须停下车来礼拜的那样的人。

其实就是经过多次试验的话,他们那个价钱一般都比较公道。

另外一方面也是跟打交道多了,以后就习惯于跟那个跟穆斯林就是他们的那个交流方式,大多数时候就是很直接,就是如果他信任你的话。

就真的很信任。

嗯,我希望还是把中东地区的国家驱全就是完成一个阶段的目标,所以以色列就是最后一个没有去的。嗯,中东国家那个就希望以色列大使馆,如果听到节目,可以顺利的给我签证。

其实我个人在旅游上是一个我是一个很喜欢多样性的人,就是我对比如说类似朝鲜那种执政的形态啊。

或者说对伊斯兰世界一些对女性很禁锢的什么,这些我其实都不觉得是应该批判的一个态度。

其实是我觉得在多样性上是一个就是你可以平等看待的一个一个东西啊,你只要接受它就认可它的存在其实就好了。

因为其实中国也是一个在大部分国家看来不是很正常的国家。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多资格去说别人。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对了,还有事儿。采访完了刘拓之后不久,我就采访了刘拓的一个朋友张永明,他今年五一的时候,和刘拓一起去过朝鲜。

刘作在长江捅了不少楼子,他在开城的时候看上的那个小四合院都是古民剧,他想去看看原生态的,但是我们住的是一个开城民宿旅店。

这个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但是导游再三强调,就是不能出去,因为这个当地出去,他也没有权限。

但是流拓第二天早晨早晨三点多的时候,当时那个朝鲜的民居就睡地板,他睡旁边,然后他就挠我的手,其实我当时已经醒了。

然后我我一知道他的,因为他头一天晚上总是说第二天想出去,想出去。我那意思肯定是他想出去。

然后我还没应他。后来他就偷偷的笑。

看我没有。后来他又清醒了,穿好衣服,然后又出去了。我听见窗户响了,他挑窗户出去了。

当时也就四点多吧,天还没亮,但是我快六点的时候天亮了,我就听见那边外面有特别大的声音,就导游的那个开门关门声,以他们两个导游在那议论的说话的声音。

应该是发现琉璃出去了,怎么发现到呢?

当地群众举报了,朝鲜人的这个觉悟很高,每一个朝鲜人都是朝鲜军发现可疑的人,马上举报,因为当时刘拓还那年那天还正好点儿位。 他出去的时候翻窗户翻从那个酒店房间翻出去之后,并不是街上是另外一个人家的四合院。

所以他翻转出去之后呢,他又翻了一道墙,才这才到了街上。然后这个时候他翻墙的那个时候被当地人看见了。

而且他那个长相一看就不是当地人,当地人就举报了电话,打到导游这里,导游就满城的找刘陀。

后来刘拓呢,是他回来,他也不敢从这门回来嘛。 和酒店里面有一个栅栏,从藏栏里面钻过来的。

过来之后就被导游抓住了。然后导游问他干嘛去了,然后检查他手机的照片。

不过他也事先有准备,把那个手机换了一个卡,他实际上所有的照片都拍到了那些古筝曲的照片。

所以那天导游也很生气。

我跟刘洛说,我说咱咱把导游这个还是尽量讨好他一些吧。你要不很多,可能很多项目他都不会安排,就是有有一些可以去可以不去的地方,如果导游生气的话,他可能不会带咱们去来讨好一下导游吧,怎么讨好呢?我说咱跟导游提出咱在回平壤之后去这个金日成金正日的铜像,下面咱去献画。

咱去鞠躬仙花去。然后我就给导游提出这个要求来。 导游当然挺挺恶意了,但是他跟刘拓说去可以,但是你得换一个正式的衣服。

当时刘婆没有,就穿了一个牛仔裤,牛仔裤在朝鲜。

这种政治场合不能去的,但当时还专门去室外商店花三百块钱买了一条西裤,然后穿上去之后我俩的去鲜花祖上把这个事情降污补过了三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6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