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刚毕业,一场疾病打碎了我的中产梦
gezhong2022-07-01  120



大学刚毕业,一场疾病打碎了我的中产梦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沟通,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除了微信公众号故事fm的收听渠道,还包括网易,云乐,蜻蜓,fm和苹果的郭克爱,我们会在这几个平台上同步问心,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对我自己,我,我可能是想象有点不甘吧,就是你刚才一个懵懂的少年大学出来毕业,你对这个世界上好多东西还没体验过。

你对世界还出门了,很多,希望你都没去实现过,然后就被深深的就是打入绝境,那种感觉就是根本就是突然给你一个终极的命题,死亡在23岁这样的年纪,你在烦恼,什么考研找工作,还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

小谢在23岁,遇到的人是死神,那是2012年,他刚从湖南老家大学毕业,读的是紧俏的技术类专业,毕业之后就通过校招进了一家国企的北京分公司。

其实那当时来北京也是蛮憧憬的,就是觉得毕竟我们在小地方出来的人去北京了,然后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嘛。然后父母也比较开心,他说,哎呀,孩子也算是找了工作了来呢,大概。

本年我不太喜欢呐,因为我觉得那太成就了,那些东西就是活力太差了,生的时候也有点鸡贼吧,就是咱们不是解决户口嘛。当时就想哎,呆一年就解决户口了,到时候想办法换成档位什么的,可是就是天存人算那一年还没待到的话,我就已经冰岛了。

有一天突然去洗澡的时候,就摸到那个自己妇科诶,这里怎么就是有个包?

然后我心里一下哥能演讲,我说这好多呢,为什么长个包啊,我当时长着呢,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我第一反应是哎呀不好,这不会善气吧。

然后就跑到呃住的那个附近的一个镇医院,那我们公司在五环开外了,五环附近,所以我就在那边。那老大夫一摸说。

你这不是散气,我估计是淋巴结。我当时一听我说不是散气我,我很开心啊。我说,哎呀,终于不用做手术了,淋巴结好处理嘛。 然后他就开点消炎药给我吃,然后我就回去接着上班嘛。

过了几天,我突然就不知道怎么从脖子上又摸出来一个。

脖子上摸了之后,没过两天,我在耳后跟硬摸到一个它就是扩散,非常快。

然后那有天我就着急,我就在我们产那个找了一个很空的楼梯间,那我就坐在那儿给我姐打了个电话。我说,姐,我这个东西可能不太好。

一直在咋。然后我姐安慰我说,没事儿,你去大连的医院只要查一下,然后我就第二天我就叫我一个同事陪着我当时就收了一些挂号。

打完电话,第二天小谢就去了北京肿瘤医院,医生初步诊断之后给他安排了一次活检。

所谓活检,就是从体内切除的一块病变组织,然后做病理检查。

在等待检查结果的那三五天里,小谢真是如坐针毡取结果那刻我,我真的你知道就跟你去,你等待一个判决一样对我当时男的那那份报告啊。

我说,诶,这也没写什么东西,我还抱有一丝幻想,当时肯定是他那个还是有遗产的。 大夫看了一眼之后就。

就看一眼,就是说这个东西不太好,你去做一个免疫组画,免疫组画的东西就是相当于活检的第二步。第一步是看到这个细胞,判断它是不是,是不是一个犯罪分子。

第二步可能就是判断他犯了什么罪了。 免疫组花的结果显示,小谢得了替母细胞性淋巴瘤。

这种癌症的发病原理和白血病类似,他的高发人群多数是青壮年,五年存货率在60%左右。 我当时知道那个结构之后,我就从那个。

出来出来,我一找到那个走廊,我就有点崩溃了。

当时我就坐在地上,我不知道干干嘛了,我就整个人就可能那就绝望吧。整个世界坍塌了,我也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知道吗。

我就坐在那开始哭。 这个时候那一个大男孩也不要面子了,就他那哭得特别惨,反正蹲在那个就是澡堂里面,然后来来往往的人,是不是是个看你一眼,你都知道这肿瘤医院都知道是什么事,这种事情很。

多对我自己,我想象有点不甘吧,就是你刚成一个懵懂的少年大学出来毕业,你对这个世界上好多东西还没体验过。

你对世界还出门了很多,希望你都没去实现过,然后就被打入绝境,那种感觉就是根本就是突然给你一个终极的命题。死亡确诊之后,小谢开始了八个疗程的化疗。

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多时间。

如今回忆起来,他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毕竟这样的治疗条件,全国恐怕只有北京才有。

正因为如此,北京的肿瘤医院常年是门庭若市,挤满了从全国各个省份赶来求生的家庭。 那时候就我妈妈过来了,因为我爸爸实在是走不开,他还得挣钱呢。

当时我确诊之后,我记得那一天是我女朋友,是买不到票买的坐票,从广东一直做到北京。他过来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我该做完腰穿。

你知道说什么要赚吗,就是用一根针就插到那个脊柱里面,就把那个脑脊液抽出来这画脸,然后打腰进去。

然后刚好我那天是坐完腰穿要躺六个小时嘛,我就躺着躺着之后他就来了,就是站在旁边,我又不能站起来。我现在握着他的手。

然后那哭得挺伤心的。那次他现在是我老婆了,特别感激他们,就是能够一直陪着我吧。 我们是高中同学搭讪在一起的,在我认为就是这个事儿没生病的话,我可能早几年就结婚。

确实感情是蛮好的,所以。

我跟我女朋友处我女朋友,有的时候肯定有人会说他比较傻吧。

少啊,对,对,我这件事情上他是顶上了,真的很多压力就是我治疗了一年多,将近两年时间,我你知道化疗的时候整个人吃鸡书啊,什么一听慧蓉的,然后头发也没了,从大济南治疗之后开始,就是真的是掉的。

身上我感觉身上没冒了,不知道为什么没冒不掉,所有都会倒毛发都掉挂。

我是印象特别深刻,就是刚开始掉一点,一点掉掉完就好难看了,就这就没有了,首先就去踢个关头了。

大概就这么过。他特别受打击的意思是用那个大剂量化流上来之后,有时候会把你的身体指标打得特别紊乱,特别是血细胞,各种细胞都打得很低。

我记得有一次就是正常的那个学校板应该是一百左右,我打到一十就随时可能你打个喷嚏,可能就那出血那种。

然后大夫就说,你躺着吧,什么也不难懂,三个厕所都得在船上,然后我躺在床上,医生说你要数学。

然后那个血插进那个身体开始输的时候,我还是在那哭了啊。

我妈在旁边说,你是你哭什么,其实我是心里难过。我就说就是平时我跟别人是献血的,你到今天?

我变成那个要熟学的人了,我知道过程中我没失眠过了,反而我妈心里压力特别大,我妈整天也直接睡不着。

他特别羡慕,真的还要照顾我吃。有时候我还发脾气,你知道吗,人就是这么索他。有时候他不好的时候,他就爱给自己最亲的人发脾气。 我有一次是那个高压锅坏了我妈包,她没说用那个包。

我当时就来回了,我说,你不是不会去买一个啊,现在想想还是挺挺挺有歉意的。

2013年四月,小谢完成了化疗,也做完了干细胞移植手术,离开北京,回老家去修养。

每隔三个月,他会去医院做一次复查,复查的结果都没有什么异常。 按照医生的说法,急性淋巴白血病三年无复发。

那往后复发的几率就很低了。

也就是说,小谢如今已经可以过上正常生活,所以他回了北京,回了原单位。

接受了老东家的一份薪水微薄的清闲工作,并且和相恋多年的女友结了婚,虽然那个他家里还是很不同意,但是也没办法,因为两个人确实是感情比较深厚吧。我也后来也经常去他们家。

就希望你实际行动,争取一下我岳父岳母的谅解吧。 就我跟我媳妇也坦开的说说你真的要跟我结婚吗?你不怕吗?

因为我,所以我说他是有点傻嘛,没心没肺的,他说,我不管我。

不管以后什么样的,就这样,当时我比较幸运的是,呃,我,我,我媳妇跟我急。完婚之后她怀孕了。

说明我这个又被我抓着了。 这里解释一下,小谢所接受的化疗会对人体的生殖系统造成严重的破坏。

当年医生就提醒过他,他有80%的可能会失去生育能力,他和媳妇儿也早就做好了,不会有孩子的心理准备。 他前一天我去买盐运棒,我说怎么可能说你试一下,咱说我以前很想啊,推迟挺久了。

我当时我就买买就买吧,我就买了两个,我没放在心上,你就就给他了。第二天,他突然。

他验过之后,他发张照片给我我,我说,哎呀,这就有意思了。我,我想不到我还当爸爸呢。这么快就当爸爸了,我也完全就是你知道你没做好准备那种你,你以为就是就是你不可能当爸爸了。

我有时候就问我问我媳妇,我说你,你觉得我有变化吗?

他说,你有你没有以前自信了。

我记得我当年当时和第一年拿了啊七千块钱。

奖金看了半年,挺开心的,第一次拿奖金吗,回去我就给了一半给我媳妇儿,我说你仅仅没发奖金,我给一门给你,剩下的就全花掉了。

那时候就有那种感觉,就是说钱都可以赚什么的,都生完病之后,我就突然感觉这个好难,真的,我以前是搞技术的嘛,现在这几年呢。

什么也没弄了,然后然后在呆那几天,感觉就是跟社会有点脱节了,你知道吗?

但是我如果要出去找工作,我也不知道我会到会到底会面临什么事情。

我可能回老家,也有可能,因为我在北京,我已经买不起房了,有,如果当年不发生这些事情的话。

还是有机会的。我是相当于这么多年该本来你这是年富地力强的时候,你这是需要阻断成长的时候。你,你,你在干一件另外一件事情,你知道吧。

你在求生,人家在求求发展,是吧?就是有时候我会有那种感觉,就是。

我是我在单位有时候午休什么,我一觉醒来,我经常会有那种。哎呀,我怎么还在这儿。我到醒来的时候,其实很我有,有这种经常有这种恍惚感。

还有就是有时候做噩梦,我们那那又长出来,是吧?

那是最常见的模式,就是,但是你怎么问你,醒来之后你会好庆幸啊,什么没发生,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在上期离婚律师的故事播出之后,我们收到了听众子不语的留言。

他说,伊朗女作家马加曾在自传里提到过自己经历的一个故事,在他因为一时冲动选择结婚的时候。

母亲曾流着泪对他说,我要你独立,受教育有内涵,然而你却在21岁结了婚。

我看完这条留言,感叹了好长时间,因为马加沙特币也是我最喜欢的插画家。

我非常喜欢他的作品,我在伊朗长大。 不过我们得认识到,马家的父母是受过非常良好教育的伊朗中产阶级。

也是左派的知识分子。

这样的父母,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伊朗,都是非常少见的。我们这辈人注定了要在痛苦的挣扎中获得自己的独立。

可能从我们开始才有机会将来流着泪对孩子说出那样的话,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9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