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0 我们不可能的,心里酸酸的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7-11点击:784


vol.20 我们不可能的,心里酸酸的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清第二十集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

七日后明媚的夏日清晨,我们坐上了他那辆性能良好的马车,朝克兹尔仙浮动出发。

克兹尔切波动力库车有七十公里,我们的马车轻便两天就能到了。

不过,哎,跟螺丝同出一个狭小的空间,真但不太好受。眼光所落之处,都是他的身影,淡定的罗石,浅笑的罗石,优雅从容的罗石,目光灼人的落实。

我的眼睛像个八百万像素的照相机,不停定格他的画面。 哎,真能有他的照片就好了,回去后还能有个念想?

回去对了,我无论如何还是得回去。

所以土废感情毫无意义,赶紧眼观鼻鼻关心,收起所有不该有的印象,坚决抵制帅哥的魅力。

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所以马车停下休息时,我巫视他,伸出要扶我的手,自己跳上跳下吃东西,喝水时坚决自己给自己服务,不要啥,都从他手上拿。

在吃完狼后嘴角留有岁末时,自己摸摸嘴擦干净,留下他直着帕子的手,尴尬地索回去。

马车里实在无法躲避时,干脆闭上眼休养生息,犯困了,也绝不倒头大睡,免得醒来,发现拿着他的手臂当阵头。

是我的错觉吗?

有一声幽幽的叹气,若有若无的飘进我耳里心。无端的他坑就这样到达了克兹尔潜伏度。

不禁佩服自己的定力,再这样读出两甜让人意乱情迷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自己的原则,坚决不与任何古人有感情的纠葛。这是老板在我穿越前给我的尊尊教导。

时刻记住你是现代人,只可记住你要回现代时刻。记住,你要是带着私人感情工作,历史说不定就改变了挡,我看见去尔达格山在夕阳下发出令人炫目的胭脂光彩。

石窟的洞门一字排开。

由搭起的木梯和长廊通向各个石窟,我想我可以把感情一类太费力气的咚咚都抛之脑后了。

我第二天一早才进石窟参观,晚上就住在穆扎特河边的客栈里,已经是最好的房间了,可是卫生条件还是不太让人放心。

幸好我自带有清醒的睡袋。 晚上穆扎特河边夜凉如洗,星辰漫天。

没有污染的夜空,看起来那么的清爽。

我本来想在河边随处走走,却总是被身后不紧不慢跟着的那个高瘦身影搅了企图平静的心,没办法,只好狠着心肠快步回了房间,留下他独自在泛着月光的河水边直出第二天去石窟死,不出意料,还是有好多人认出他来。

石窟寺已经吸引了不少和尚来此修行,一个个僧房窟都是满的。

所有的人看见他时,无一例外流露出惊诧,甚至有些许轻视的表情。

胚胚罗石什么时候会被人轻视,肯定是我多心了。

不管怎样,四主还是热情地接待他,将它引入一间特地清空出来的僧房窟。 可是他更应该被那群僧人包围住,论佛法。

而不是像现在只是一人呆在僧房窟里盘腿打坐,我留意了一下。

别的僧方窟里的僧人也是足不出户,整日静坐。我虽然有些奇怪,想想我对佛教的规章制度又不熟悉。

再说现在最吸引我的是壁画,也就把疑惑逃之脑后了。 克兹尔千佛洞共有编号二百三十六个窟,有壁画遗存的约有八十个窟,绝大多数是让小城僧人静坐修行的僧房窟。

我在二十一世纪时已经观看过,僧房窟里没有壁画,只有冰冷的时床,而且非常狭小,在古代手工技术下,开凿石窟非常艰难,而且耗费颇大。

克兹尔贤浮动,最初的洞窟都是丘斯王出资建的。

我现在看到的只有两个壁画窟和八个僧房窟,其中一个壁画窟还没完工,化工们还在忙碌地画着,我立刻被吸引了。

这是个多好的课题呀。 无论是颜料构图,上色,化工的组成画的佛教故事,任选一个主题,都可以成为一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

我在阿里地区的骨骼王朝遗址,也就是今天的阿里扎达县内,一个八百多年前的古庙里,碰到过一群联合国的慈善组织,专门为世界遗产免费做壁画修复工作。

仰头跟蹲在架子上的一个瑞士女孩聊天,他给我看修臂画的工具,大大小小的笔铲子。

聂子多尔复杂,看他工作,真叫绣花儿不为过,而经过修复的壁画,立刻恢复栩栩如生,如同刚画出来一般,让我佩服得无题投递。

而现在身临其境,实地观察古代化工,在简陋的用松枝照明条件下,如何一点点地描出这些壁画。

更是让我废寝忘食的投身进研究工作。 我跟化工们交流打成一片。

学习他们的画技,临摹已经完工的画,忙得不亦乐乎。

他们用湛蓝的青金石粉打底,用金粉和金帛涂在佛陀的袈裟部位。

一眼望去,蓝色灵格图形里的佛陀,一个个儿金光闪闪,精美异常。当壁画上的红色经历风尘变为黑色。

其他的颜料难以辨认。本来面目的时候,用青金石画成的蓝却永不褪色,绚丽如初行。今时原产于距离秋瓷有一千五百公里之遥的阿富汗。

他具有诱人的深蓝色调,又具有闪烁金光的黄铁矿星点。

当古代的商人们将它运到秋瓷时,青金石的价格已经比同等重量的黄金翻出了好几倍。

洞中蓝青交织,金光闪烁,这一幅幅令人炫目的景象,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这些画儿,后世秋词回呼话了,那些人憎恨偶像崇拜,将克茨尔石窟里的佛陀一个个的擦去金粉。

露出里面泥灰的颜色。

到现代只有那一片湛蓝,留给二十一世纪的学者嫉妒唏嘘。 佛教在公元前六世纪末兴起后,数百年间,本来是没有佛像的。

而是以脚印宝座,菩提树,佛塔等作为象征。我在印度的阿詹陀石窟几个一二世纪开凿的早期石窟里,就看不到佛像,只有佛塔脚印佛座。

公元一世纪后,随着大乘佛教的流行偶像崇拜,建成风气,虽有佛像的创作,在剑陀罗地区,因为亚历山大大地曾经征战到此,将希腊艺术带进来。佛像的制作较多地吸收了希腊式雕像和浮雕的风格。 剑陀罗艺术成了佛像艺术的一个重要流派。

克兹尔千佛洞深受见陀螺,艺术甚至希腊艺术的影响,后世毁坏得一个不胜的佛像,就是剑陀罗佛像的典型代表。

椭圆形面容眉目端庄,鼻梁高长,头发成波浪形,并有鼎记,身披坦奸大褂儿,还雕有胡须,而壁画里的佛,菩萨,飞天等,很多都是半裸甚至全裸体态优美。

身上的衣着饰品,绸带,无一不描绘的入木三分。

我正在临摹一幅宫女诱惑图,这幅图表现的是佛还是太子时因看到现实生活中的种种苦恼而决定出家。其父净饭王为留他继续继承王位。

便有意在其周围营造一个纸醉金迷的环境,使他对世俗产生留恋。

我正全身心地瞄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些异样,回头看到罗石正站在我身后,眼光盯着我的素描,本儿脸色异样的红。

我看了看自己的图,突然明白过来,我正在临摹的是最靠近太子的一个全裸宫女。

一手托着丰满的胸,另一手撑在大腿上,上身前倾,逼近太子两腿岔开,一副匪迷的模样。

这幅图在整个石窟壁画中,只是几千个人物像里不起眼儿的一个。

如果不是我拿出来放大的话,恐怕没人能看得那么仔细。

而宫女的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情欲的意味弥漫在整张画纸上,我也有点脸红起来,赶紧合上素描本儿问他有什么事,他是叫我来吃午饭的,这十天来,我都拒绝跟他同进同出。

吃午饭,我也宁愿跟着化工一起。

现在他来叫了,才突然注意到我画得太入神,周围的人已经走得一个不剩,我无法再拒绝,只好跟着他一起去吃饭。

这些天,他经常跟寺主跑进跑出,还拿着图纸跟寺主对着周围的崖壁指指点点。 我好奇地问过他,他说,打算用确立大肆近年来从王家得来的布施,在此开凿一个大型佛陀立项。

我看了图纸居然有十五米那么高,在佛的头光和背光光环中,还有一圈圈的小利佛。

这种形式的佛像塑像与小乘佛教的止重涅盘像不同,倒像是后期剑陀罗艺术,或者是印度阿富汗流派。

剑陀罗艺术朝着丝绸之路一路东进,先是在三世纪后向贵霜统治下的阿富汗东部发展被塔利班炸掉的巴米扬大佛就是这种艺术流派的典型代表。

罗氏少年时跟母亲到过克什米尔的吉宾,就是建陀楼的中心地区,肯定看到过这种巨型造像。

难怪克兹尔千佛洞也有大佛窟这么巨大的工程,没有他这样的高僧倡导是很难完成的。 罗什无法知道的是,他把这种印度石窟建筑和建土楼巨型造像结合起来。

创立石窟佛像的方式,引入了克兹尔石窟,不光影响了秋瓷一地。

连队后世的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心里不禁对他又景仰了几分,可是在看他忙碌的同时,却注意到了那些一天到晚窝在僧房窟里的僧人们。

他们吃饭时也不出来,有小沙弥端着饭盒一间间的送进去。

这些举动真的太奇怪了,肯定在举行某种仪式吃饭时问罗石,他只是淡淡的说,那些僧人都在打坐。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知道他不想说的话,再问也没有用。

只好在下午跟着化工一起工作时,向他们询问,那是法师们在下作下作,听上去很耳熟,想起法险传里提到过法险西行过程中好几次停顿,三个月时间就是为了下作。

法师们每年夏天都要静心修道,呆在屋子里不出来。对呀,对呀,他们可不能出来,必须出来的话,还要跟四主请假呢。 是啊,是啊,就这样做一个月时间到很高的法师,要做三个月呢?

七嘴八舌的讨论听不进耳里了,我的鼻子又开始泛酸。

佛弟子在雨季中集合妻子于一处静心修道,因为这是万物生长的时期,不外出便避免了无意杀生的可能。

难怪那些僧人看他的眼神有些鄙夷,应该乖乖呆在寺里的时候,她公然带着个女子出行。

虽然他来这里是为了见大佛之事,但他何必一定要下作时期来?

他将清规戒律至于何处,他是为了我吗。

晚上,我坐在莫扎特河边发呆,他就在离我不远处静静地望着我。我向他招手,他怔一下,缓步踱到我身边。

我拍拍一旁的石头,他有些犹豫的坐了下来。罗施,你不该下作时跑出来的。

他身子微微一颤。

眼光一向林林,河水,语气仍是淡淡来,此时为了建造大佛,更是对佛陀的尊敬有何不可,那就不能多等一个月吗?

他突然看向我,群星闪烁的夜空下,他眼中波澜翻涌,却瞬间引入沉沉的眸子中。

酸楚涌入喉中,不敢看他的眼。

罗时我已经画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离开。

他不言语,又转回头盯着河面,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我咬着嘴唇,狠了狠心,落实我不属于这里,我知道。

他猛然站起身,腰挺的笔直,胸膛有些起伏。

他真的长太高了,仰着头看他,脖子累得撑不住头。

我的头真的太沉了,沉的不停地往下坠。 明日我们便离开,苦苦撑起沉重的头,看到褐红色的僧衣,迅速朝客栈方向前行。

不一会儿,转个弯角便消失不见。

那夜从客栈房间的窗口望出去,泛着荧光的河边,月光拉出一个长长的身影,风吹过宽大单薄的僧衣喋喋越发显得孤独寂寥。

我怔怔地盯着那个瘦长的身影,半晌儿觉得前今有片凉。

我胡乱摸了摸脸,冲出房间,夜色扑去,水深潺潺,河边却已不见身影。

那夜我几乎睁眼到了天明,回去时,我们几乎不言语,他的眼拳发青,堆在深陷的大眼窝下,格外明显。

我呢,照顾铜镜,你好不到哪儿去?他眼望外面。

我也一样,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可能的事情,何苦多做无谓的挣扎,趁现在好歹还能收手。

回到二十一世纪,我自由,我的日子要过,也许找个人谈个恋爱,比我高一届的师兄一直对我有那么点儿意思。

可以考虑再往深发展。

就算师兄长得不如他,帅气,不如他聪明,不如他温和不如他。 我当然知道师兄什么都不如他。

可是,师兄是个真正现实中的人,而他对我来说,不过是个研究资料固执堆里的几个字儿。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回到了苏巴石故城他的小院儿里。他回四里前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眼神复杂,终于还是叹气,商队,我会去安排,这几日要下作,晚上就不来了。我垂着眼。

点点头,半晌,他还是没走,脚步在门口盘旋,始终没有挪出去。

再过十日,就是肃穆遮了。

你说过想看苏幕遮不如他,犹豫着结束后再走吧。 我抬头跌进两汪深不见底的谭泽,仿佛有磁力将浑身无力的我吸进平时伶俐的嘴。此时笨拙的只剩下一个字。

好,好。

他的嘴角往上挂了挂这么多天了,第一次看见他笑,可是我不是为你多留这几天的,我实在是因为想看东方式的狂欢盛典。

苏幕遮我是个好学生,好学者好劳模,可我不是一个好恋人。

Hello,我是波波今天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下作吧。哎呀,今天啊,嗓子特别的哑感冒了我在厦门这两天的厦门降温,就是大家会听到这个声音,跟之前那些集有点不一样哈。

大家多担待好了,那么好多那个菠菜呢,留言说说上一集的结尾没有听见。波姐说,还有点不适应这一集给大家说一下解释下下座瞎做呢,就是节下安居日期呢,是每年农历的四月十五号解居呢,是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号。

另外呢,还有东安居东安居是每年十月十五号到隔一年的一月十五号解居是佛弟子在雨季当中啊,集合期止于一处静心修道的这个生活形式。

那么节下安居的时间呢?

呃,不一定三个月最虔诚的是三个月,地点不定什么小屋呀,树下呀,山林时空床上啊,什么?拿到哪儿揭露饥渴那五分律规定不可在没有救护的地方安居。 就比如说,那什么毒蛇呀,什么虎豹啊,就是比较危险的地方是不可以的。那安居呢?分为下安居,东安局安居期间呢,想要离开的话,必须请假得到允许。

才可以离去,在丛林当中呢,这个绿色很注意安居的生活,那么安居呢?呃,又称为座下,就是坐在家中不出去,那安居当中如果遇到。

比如说呃,有火呀啊着火啦或者毒蛇骚扰啦,或者涨水啦水烟啦,或者是这个盗贼呀,或者是有这种眷属骚扰啊啊,还有这个有女的过来呀等等啊,这些有难处的情形,哈啊,是可以去迁移的。

否则就是犯戒的。

啊,我记得有一次哈,我在去克兹尔千佛洞的这个石窟的路上,居然看到一个庞大的车队,基本上清音色呢,都是苹果率的甲壳虫车身上呢,双板了,很可爱,那种图片都是法文背后呢,还贴着地图,开车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外。

每一张处理看上去都是夫妻。

后来呢,跟他们中间几个老头聊天,都是法国和比利时人,都是汽车俱乐部组织的,从法国出发到西班牙过直布罗陀海峡,横穿北非大陆。然后呢,经过摩洛哥埃及啊过苏伊士运河到中东,然后在中亚过了一堆的斯坦,由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口岸进新疆,然后西安,北京,内蒙从满洲里到俄罗斯,跨越西伯利亚。

然后到莫斯科,然后一圈儿的前苏联小国,最后由德国在回法国,全程都是自驾车,要历时一年。呐。哇,听得我好羡慕呀,口水直流啊。我希望我年老了,以后也能有制药丰富多彩的生活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