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勇者之路
gezhong2022-07-15  110

当玩家通关游戏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也理解了一部分的你。 故事FM ❜ 第 445 期 前几天趁着黑色星期五大降价,我在 Xbox 上买了两款游戏——星球大战™:战机中队和狙击手:幽灵战士契约。 没错,我是 Xbox 党,跟你们 PS 党势不两立。开个玩笑。 作为一个资浅的游戏玩家,我明显地感觉到近些年,大家对游戏的态度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我们小时候,家长们都把玩游戏当做是洪水猛兽,我们玩个小霸王游戏机,还要挂个学习机的名头。 但现在,不光有专业的电竞选手、游戏主播,而且大家开始把游戏当做艺术了。做游戏的人愿意认认真真地做一个好的作品、喜欢游戏的人唾弃玩盗版,愿意真金白银地为信仰充值。 那今天,我们就来聊一个关于游戏的故事。 /Staff/ 讲述者 | 张哲川 张苏杭 小棉花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算一算 - 彭寒(3A) 03. 识别数字 - 彭寒(疑案追声) 04. 终点 - 彭寒(Z世代) 05. 算一算 - 彭寒(成长) 07. 鳄鱼与蛇 - 彭寒(金奖) 08. 一点点 - 彭寒(浪漫) 09. 终点 - 彭寒(懂我)...

三位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勇者之路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前一天啊,趁着黑色星期五大降价,我在x boss上买了两款游戏兴趣大战战机中队和狙击手幽灵战士契约。

对了,没错,我是isis的,跟你们PS党势不两立开玩笑。作为一个之前的游戏玩家,我明显感觉到近些年大家对游戏的态度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

你想啊,我们小的时候家长都把玩儿游戏当作是洪水猛兽,我们玩儿个小霸王游戏机,还要挂个学习机的名头。

但现在不光是有专业的电竞选手专业的游戏主播。

而且大家开始把游戏当作是艺术的做游戏的人,愿意开始认认真真的做一个好的作品,喜欢游戏的人呢,唾弃玩盗版愿意真金白银的为信仰充值。

尤其是前两天开卖的这个游戏赛博朋克2077都成了全民讨论的话题了。

那今天呢,我们就来聊一个关于游戏的故事。

本期节目是和腾讯游戏学院联名制作故事的主人公是几位把游戏当作艺术来做的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独立游戏开发者。 我叫张哲川,呃,我是一个游戏设计师。

到现在大概已经是一个二十年的游戏玩家了。然后最近做了一款作品叫疑案追申。

张之川一直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游戏人,他虽然大学学的是和游戏没什么太大关系的信息管理专业。

但是机缘巧合之下,研究生的时候申请上了纽约大学的游戏设计专业,成了这个世界顶尖级专业的第一批毕业生。

也是在纽约,他的游戏视野完全被打开了,因为我们从小到大玩的游戏都是要么是这种单机游戏。

然后也玩了很多网游呃,然后我就觉得游戏可能就是这些东西,理想中我想做的游戏也是比如像呃三a大作级别的,这种什么武侠游戏啊。

灾害游戏一般是指这种。

主机游戏就是我们说在PS三在在这些平台上运作的这些游戏大成本大制作的这样的一个游戏,我们会称之为三a游戏。

然后一案之声这个点子呢,呃,其实是受我在国外去看那个曾经是戏剧的一个启发,就是当时因为最有名的那个summer不眠之夜。

他就是在纽约在演嘛。呃,然后有一天我们的系主任就跟我们说,他觉得斯蒂芬德莫这个剧做游戏的人都应该去看一看,要不我们就走起吧,然后就直接组织了一场,大家一起去看吉利宾德默的活动。

先简单介绍一下陈金式戏剧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个近年来兴起的戏剧形式,不同于以往的传统演员在舞台上演观众在台下看沉浸式的戏剧剧情开始之后啊,演员会根据自己的角色的需要,在这个戏剧空间的各处来演绎自己的故事。

而观众也可以随意走动,选择想要探索的剧情,零距离来观看表演,并且还能和演员互动。

而且沉浸式戏剧的剧情往往是由多条平行故事线互相串联构成的,一遍的体验是没有办法了解完整故事的。 呃,我当时感觉到是一种创造了一种叙事空间的这种感觉啊。我觉得这个体验很有意思,然后我觉得游戏一定是可以做的。

然后回国之后加入纳克斯。丢丢对纳克斯是腾讯旗下的一个工作室,当时就我进入x的时候很早,然后他们就会给了我很多的一些创作自由。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我们决定去做这样一个叙事品类的一个游戏。

对,然后在做一安之身这个游戏的时候呢,我们先是有了一个一个基本的一个交互,就是这个玩家可以在不同的房间中漫步。

然后听到不同房间同时发生的一个故事。

呃,但是游戏跟其他的艺术形式一个很大的一个区别在于说我需要给我的受众,我的玩家提供一个反馈,因为他们付出了努力,所以他们一定要有一个反馈。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很好奇这游戏到底是怎么玩的。

我们的制作人也补就试玩了一下以案追求成的教程剧情。

让他来带你听,一听要怎么用声音来破案。

呃,然后我们就进入到这个游戏的游戏界面。

他是看起来有三个房间,有一个小房间,一个大房间,然后中间有一个过道,然后右下角就是我们这一关要回答的问题。回答的问题是藏毒的人是谁。

然后右上角呢。这边有几个人名小许,李伯文,李仲文和老范,就是等一下。我们在听这个声援的时候,需要帮助我们理解剧情去标注到底是谁说了什么话。

好,那我们就开始姓名,我不是说过了吗?

李仲文,他刚才说他叫李仲文,那我们就标注李仲文。

可是我看车主登记的名字是李伯文呐,这个女生应该是小许我偷偷开我哥的车出来兜方不行吗?你和你哥倒是挺像的呀,就连你也认识他呀,不愧是网红ceo啊,我俩是双胞胎,自从他火了。

就经常有人把我看成是他,你这当弟弟的也不简单呢。

酒驾打人怼轿不改呀,呵呵,都怪我那帮朋友,我说多少次不能喝不能喝。

哎,下次不敢啦,除了酒驾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啊,没有了,你知道藏毒多少科判死刑吗啊藏奴?

谁谁藏头了,我不知道啊。

行,我问,完了,你在这儿等着。嗯,谁藏族了,这个小许从呃界面上来看,他就是出了这个审讯室吧,这个房间,然后我们点击这个光标右键,就能跟着他去到另外一个房间,推动这个剧情的发展。 看看接下来他要他要跟谁去对话,他说不知道,还要说自己是吕仲文行了,那就全对齐了。

你跟我去审讯室,我来会会他。

哎,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啊,等会儿又在举报材料签个字儿,好嘞,你去忙,那我们再接着跟着小许去看一下刚刚说的藏图是怎么回事儿啊,别急啊,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李李胜文哼,还想说谎啊,你是李中文?

那隔壁那个李仲文是怎么回事儿啊啊,他也来了,我再问你一遍,你是谁?

李李伯文,由于时长的原因,我们就不像大家完整揭秘到底是谁藏读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来玩儿一玩儿,我保证后面的剧情会给你意外惊喜。

呃,我们其实最早做依然最深的一个限制,就是我们团队人很少嘛。 嗯,最早只有两个设计师和一个程序。

呃,然后我们当时没有美术。

所以我们就说,希望能做一个尽量不太依赖美术素材的一个游戏。

随着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了用听来表现故事,而不是用比方传统的说用演员表演来表现故事,因为这是一种比较节省成本的不太依赖美术的一种做法。 然后也是因为我们这个有小伙伴以前做过房地产的。

所以他可以先画房型图来让我们去做这样一个尝试,然后我们发现诶这样感觉还蛮好的,所以慢慢就走了。这个放心图的这样的一个路线。

也算是,就是说把各种各样的精力都在有做游戏的时候用上了吧。 张芝川和他的团队用了一年零四个月,完成了包括你刚才听到的双胞胎藏毒案在内的一共五个案件的游戏制作。

对于一款主要靠剧情推进的游戏,就是采用全新的叙事方法,如何创作出引人入胜又适合声音展现的悬疑故事,成了张之川他们头疼的一大问题。

所以他们也是不断的从经典故事里从生活中来找寻灵感,在最后呈现出的游戏里,你也能找到很多让人会心一笑的小彩蛋。

就比如像说这个呃,警察局报章案里面这个我们就官队长就是致敬当时看的白夜飞凶,然后乌鸦这个角色是至今,当时那那以前一部经典电影非常嫌疑犯对大哥致敬,对疯狂的石头,嗯,再比如像有精神病院里面68号那个角色是致敬的金碧岛?

嗯,就是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致敬,这些都是我们呃,都是我们去给我们灵感的。

给我们参考的一些作品,我们是2019年三月上线的三月底上线,然后上线之前,其实大家还是蛮忐忑的。 呃,因为它毕竟是一种全新的玩法啊,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故事的方式。

所以我们并不确定就是玩家对他的接触程度。

我们做过一些小规模的一些测试。

对,我记得有,有一个有意思的,一个是呃,当时我们在国外也找了一批玩家来玩。

呃,因为我们有英文版。

嗯,然后在玩的时候我们就观察他们,然后发现几乎大部分人都愁眉苦脸,皱着眉头,呃。然后我当时就很担心我说完了,我说他们不喜欢这个游戏。

嗯,然后晚到大概两个小时的时候,测试时间到了,然后那个主持人会问,你们还想继续玩这个游戏吗?

然后大家都说想继续呃,也就是因为只是因为这个游戏需要思考,所以它的。

面部表情呈现是这样的,嗯,但他们内心还是想玩的这个当时呃,对,我们鼓励还蛮大的。

张之川觉得一款好的游戏啊,是能为玩家的生活增色的,游戏结束了之后,玩家不会后悔自己浪费的时间。

反而有心满意足的感觉。

严追生上线了之后,玩家们的一致好评让他有了做出了一款好游戏的自豪感。 更让他惊喜的是啊,这款游戏的影响力已经从虚拟世界向现实世界延伸了。

我们一直觉得就是在游戏,我们相当于创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

呃,然后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你?

人从一个现实世界进入虚拟世界之后,他的心态会有一个转变,往往会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他会更愿意去这个开放自己的心扉,去跟别人去交流。

呃,所以他可能会是一个往往有些游戏,他会创造一个更好的一个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一个环境。

就是我们当时做了一个中元节的资料片,然后那个资料片,其实它的主题是关于家庭的,就是我们一反常态,讲了一个关于家庭的这样的一个故事上,然后上线之后很多玩家就很受感动。然后我看到有一个玩家写的一个评论,我觉得是一个让你看了之后会觉得我们做了这个游戏,很值得一个评论。

他就说玩了这么多推理游戏,看了这么多推理小说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成年人的狡诈,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冷漠。

呃,我想起了我爸最近因为疫情一直在医院忙,隔两天就要来小区看我一次就是叫到大门,两个人隔着栏杆说火话。

然后每次还带一堆菜和水果,我觉得我爸挺烦的,然后现在看来,他说游戏里那个主角都比我懂事多了。

然后说等到疫情结束,我要和我爸好吃顿饭,和我妈一起好好吃顿饭。 呃,做游戏的人和。

呃,做其他艺术媒介的人的一个区别,游戏的体验它,他必须要用户跟你一起配合才能成立。

就是一个游戏做出来,没有人玩这个游戏体验是不成立的,是不存在的。你甚至可以理解,我像一幅画,他把它画出来之后,这幅画就存在了。 呃,一个游戏,我把它做出来了。如果没有人去玩它。

嗯,他的体验就等于不存在。 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说我们在做游戏的时候,我们是会去。

考虑我们的玩家,我们的用户的呃,我们会不断地去想他们会怎么玩,他们会怎么操作,怎么能够让他们去理解我们的游戏。

对,我觉得做游戏就是你与你的玩家的一个对话。

嗯,当你的玩家打通你的游戏的时候,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他也理解了一部分的你我自己的。有时候会觉得说,呃,游戏是一面镜子,就很多时候你只是在游戏中。

看到你自己,呃,或者甚至说更清晰的看到你自己。

张哲川是八零后,他是打着小霸王上的超级玛丽长大的,和他的童年比起来,九五年以后出生的z时代赶上了游戏行业蓬勃发展的黄金时代。

能接触到游戏种类比过去不知道多得多少。

下一位的讲述者张苏杭出生于1999年,今年才21岁,在一众网游大作下成长起来的他又是怎么走上独立游戏开发者的道路呢?

上海社区学院大四的一名在校本科生啊,我觉得这道接触这个游戏的话,应该是零五年。

一直是六岁上幼儿园的时候,我父亲就已经买了一台电脑,然后它当时的主要功能就是用来玩儿游戏。

但是在我有印象的时候,那一款游戏应该是叫做凯旋。腾讯在零六年零六年左右第一款代理韩国的一个网络游戏,当时我注册完账号,我爸帮我注册完账号。

那我我,我整天的就是游玩的,这个任务其实就是在新手村里面用最基础的装备去打最弱的那个怪物。就这样,我可以玩一整天。

然后后来有一天我爸跟我说你,你为什么就只会我们现在叫平a嘛,就只会普通攻击呢,因为还有魔法,还有技能那个,然后为什么天赋点都不佳。然后我才知道这个游戏的系统有这么多,当时应该也是一年级生,僻字都不认识。

那再去看别人觉得那些什么啊。宠物系统是一些工会系统,那那些就嗯,根本就不在我自己的认知层面上。

即使是一个游戏,它最基础最基础那一点,也可以让我曾经一一整天,它可以扮演一个我们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做到的一个。

事情或者是那样一个角色,一个英雄,而我现实生活中是一个非常非常悲屈的一个小学生,每天就是背书写作业,而游戏中你这边拿一把剑,是啊,杀怪物做任务,这本身一种反差,就已经足够吸引当时的我了。

我们那个年代应该就是零五年到一零年,已经虽然整体的大环境还是将电子游戏视为一种网络鸦片。

但实际上就是大家对他的一个改观和一个态度也在慢慢的缓和。

然后我家里人的一个主要态度,从二年级开始,就是父母父母觉得我玩游戏会耽误学习,所以家里都是断网的,直到高二中间这一个阶段于与那种网络游戏,它是一个断崖式的一个经历。

我,我觉得就是我人生中一个非常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零八年的穿越火线和一零年的英雄联盟,就是这两部作品,其实是填充了我同龄人的一个童年。

但很可惜,他不属于我的童年。

因为父母的限制啊,苏杭大概有十年不能上网玩儿电子游戏,但他并没有远离这个世界。 期间他迷上了桌游,并且在桌游的世界里体验利用规则来完成任务的快感。

我,我,我有一次和一个工作室的学长聊天,我们都达成一个共识,凡是喜欢做游戏设计的人,在中学时代都会自己在笔记本上画一些类似的东西。

嗯,这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那么我们当时也会做一些啊,像游戏网的一些衍生卡片,包括包括做三国杀的武将设计,然后当时我们是模仿一款叫做幽灵猎手的一款桌游,也设计了一套,包括包括角色技能啊,桌面,它是我们这个寝室熄灯后的这个小作小动作,必经节目对我们就会在洗澡以后把它拿出来玩玩两句也是非常的快乐。

现在回想起来就是这一些卡牌的事情,包括一些小机制,说明书的一些写其实。

就是我们现在写策划案啊,做一些游戏设计的一些启蒙啊。

而且我本身是学美术的,我对于上面的一些插图的要求也是具有一定的,这个一定的要求就让他做一件很精美哦。最大的评价其实是老师的评价,因为他们的当时的想法失去了玩无丧志。

像这种东西就是基本上贝老师借一套就是没收一桶嘛。 上了大学以后,苏杭没有进入自己心仪的动画专业,反而阴差阳错地读了游戏设计。

苏杭起初啊,以为学美术出身的自己在游戏行业里只能做配角,比如原话设计那热门游戏,举例的话就是负责给王者荣耀设计一个新英雄,或者是做美轩的插画设计。

在售卖皮肤的时候给英雄画一个精美的插画等等,但实际上学了游戏设计以后,苏杭才知道。

自己可以做得更多,打破这样一个固有思维呢,其实正好就是啊,小棉花他们那个胖不丁工作室。

在我们在我们进入这个专业的第一个礼拜来,我们就是受受到我们老师的邀请,就为我们进行了一次长发会吧。

那么这些明显都是与我们传统玩的。 嗯,资格性调系列啊啊细那个细胞分类的系列啊,那些大错明显不一样的我们也才认识到,游戏原来已经有了一个啊,已经有了一个分类,那就是独立游戏跟。

嗯,商业游戏我有时候会在想一个电影的制作,他有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一个工序,灯光演员啊,可能还有分分进特效。

嗯,但是我们一提到一个作品,我们提到信条就会想到诺兰这样的一种连续正好就是我所期待的。

我也希望啊,将来的玩家能够知道一个游戏,就能想到这个游戏的作者,就是我没想到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今年四月一年一度的腾讯高校游戏创意大赛启动了。

苏杭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想到了自己在大三动画课上设计的一个形象,一只小鸡。苏杭有一种奇妙之约,这是辨识度极高的小鸡,有机会养苏杭就拉来了自己的朋友,迅速组建了一支五个人的团队。最终,他们决定设计一款以小鸡反抗命运为主题的涛声解谜类游戏。 在剩下的三个月时间里,这五个小伙子使出的浑身解数。

不仅设计了精美又有趣味的关卡,还让这只普通的小鸡学会了跳跃障碍,学会了各式反击,甚至受到了一些武士类游戏的启发。

苏杭还为他量身开发了影分身技能,让他成为了一支名副其实的休婚儿奇肯,我们当时腾讯,嗯,腾讯高校创业大赛的话,应该是六月开始报名的吧。那么我们正好也是从六月开始。

立项,然后组建团队,直到九月份整个项目的工作上呢,我们还是采用一个远程办公,大家在自己家,然后一台电脑其实就可以了。

我们每天下午一点半,然后开一个腾讯会议。

我当时的一天也是在威慑到八个小时,到十十二个小时之间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面。我爸妈已经习惯了,就基本上在椅子上一坐就可以坐很久很久。 我们没有什么因为什么事情睡不着,但是会因为各种感版本或者是修爸爸而不睡觉。

熬夜,甚至甚至我现在在想,我们现在在做毕设,我跟程序合作,我有时候觉得汇报之前不熬夜,根本就没有仪式感。不不通宵的这样一个汇报,就觉得他不是一个汇报了。 或许对于每一个充满野心的创作者来说,这都是一个困境。

你想把所有的想法都实现在一个作品里,但奈何与此同时,你的时间资源能力都非常有限。 苏杭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为这款游戏设计了一套完整的剧情。

所以玩家的这只小鸡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试验品,他费尽心机穿越层层关卡,就是为了去炸机场解救自己的族人。

免于被做成炸鸡的命运,在原本的设计当中,关卡与关卡之间会出现剧情像的互动解迷,让玩家更有反抗命运的代入感。

甚至张苏杭都被小鸡取好的名字就叫克里昂致敬教父,但很快他们意识到时间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于是不得不砍掉了多数的剧情。

专心打磨玩儿法,最终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了游戏决赛。前一晚我们有一个预选的彩盘,其实说很遗憾我在那个彩彩排中彩排症的一个汇报表演的非真是非常的烂。

可能是我,可能是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烂的一次放放在学校里,可能这个打遍都够不了那种,我们那一晚其实是做了突击选突击训练,那么程序他们那一组在父子为第二天的掩饰修改八个,然后啊,做一些调整,那么我们呢也是在吃定第二天汇报了这样一个战略的准备,然后准备一些ppt,重新做了一版ppt。

直到第二天的六七点。

那么,我们才算把这些前期的准备做完了。

嗯,小鸡,它确实是一个。

嗯,如果如果用中二的词汇来说,它是一个啊,他跟我们形成了团队员之间一种羁绊吧。

所以一群男生去抚养的一个孩子,他们会特别感谢我。嗯,半开玩笑的跟我说没有,我就没有这个游戏永远递身他虽然是带有一种戏穴的。

但是我能感受到它里面多少是饱含着,就是团队员之间的一种认可。

我肯定会反击,我说啊,程序实在是太强了,没有,他拿摇我们这个游戏哦。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一些网络,你像最终张苏杭他们获得了今年腾讯高校游戏创意制作大赛的金奖。

并且获得的评价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在一个21岁少年的世界观里,这只象征着他自己的小鸡,从反抗作为美术生,就是去大公司画画的宿命。

到做出自己的独立游戏。 他看似通关的很顺利,但同时他也知道,来自现实的终极之问不会消失。

就像被他砍掉的隐藏剧情一样,他和小吉都要接着思考,自己要往哪里去。

包括小七,她也在这个公司中,确实也找到他的族人,但是他说他对他的那些老母鸡。

嗯,老母鸡说,嗯,我已经找到你们了,我们应该回到我们的家园,回到野外去去获得自由。

那么啊,母鸡跟他说,那么我们出去的话,难道不也是要被是要被外面的世界给刷死吗?

我们就在这个工厂里面?

安全的生活着有饲料吃,然后给他们下蛋,最后最后接受这个变成肌肉变成炸鸡的这个宿命。

那这,那他这样一种选择不是更加安逸吗?

我,我对外是宣称,嗯,或者是我自己自己给自己的一个解释是说,嗯。我说,这会不是是我的一个心理映射呢?

会不会我在决定自己将来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会一些想,我到底是去公司当一枚螺丝钉,过上安逸的生活,实现财富自由。可能我在腾讯,我就可以实现财富自由。

还是说我要敢啊,冒着血去做我自己想要的东西。

啊,我,我不知道自己对于未来的这样一个嗯,顾虑是否是个将这种这种心情潜意识中就把它写进了我们的这个剧本中。

在苏杭刚才的讲述里,他提到一位给他们做讲座的独立游戏人,小棉花和他创建的胖布丁工作室。如果你对独立游戏有所设立的话,应该对这个工作室出品的像南瓜先生大冒险啊,迷失岛系列啊等等解谜类的游戏不陌生,胖布丁出品的游戏和小棉花,这个人如出一辙,都有着很难为归类的个性与奇幻浪漫的世界观。 我叫郭亮,郭沫若的郭明亮的亮。然后我有个网名叫小棉花。

呃,我以前是学工科的,当然我从小很喜欢画画,当时没有,基本上没有正规学过,然后。

因为我妈妈是个工程师,其实就理工科比较好的那种。然后我爸爸其实是个工人,我爸爸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一些爱好几乎没有哈,但我妈妈从小会喜欢教我画画。

在我们那个年代,学画画就是成绩差的那种,我哥哥就是那种人。

然后我妈妈有一天她给别人说,她说我不能够想象我两个儿子一个都考不上大学,我的心理压力好大呀,你能吧。

我哥哥因为成绩不好,他大概是说从呃,高中开始就开始,就是备考美术那种东西了。

当时我你知道我就没有嘛,我就没有学这些东西,所以就没法。我只能就是正规的考这种你工科大学开始读完大学之后,我就后悔嘛,其实我一读大学就后悔了。

就非常后悔,我觉得我我应该不适合这件事儿,我我才毕业的时候我,我进到一家国营单位嘛,就就电力公司那种单位之后,你知道他们那时候单位就我就觉得会很土哈,就说啊,你会画画啊,你喜欢画,那你去画一下黑榜报吗?你都画黑榜报,你知道啊,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你知道就有一种大材小用,但是我觉得也没什么就画画,然后画所有人不懂哎呀,还挺好看的。其实黑板到那个谁,注意你那些东西嘛。

然后有一天我就给一个其中一个小伙子说,我说,其实我们也好,你们也好,我们要做东西,我们就是要比谁谁谁做得好。

结果他跟我说一句话,我印象还蛮深的,他说,怎么可能呀,我们就是粤语粤语的呀,他们这些都是专业的呀,就是这种什么什么。我当时其实特别不认可这句话,因为我当时其实也很联系嘛。我当时想。

如果你一直把你自己定位已成一个,就是一个业余的,那你未来怎么样,你就永远是粤语的嘛。对吧你,你这点自信都没有,对吧?

其实你从我回头看过画得好有没有好不好,或者有才华或者干嘛的,可能你有那么一点点啊,但是其实支撑到我走到今天的,其实就是那一点。我觉得我可以三十岁小明花,从过硬单位辞职以后都过得并不容易。 他尝试过很多艺术创作画,绘本画油画,卖t恤。

到2011年他才做了游戏,之后他的作品不论是南瓜先生大冒险,还是迷失岛系列,玩家在游戏中统一的母题好像都是在找。

而对于游戏外的小棉花来说,他的人生也不外乎这个主题,找到那座要爬的山,找到和他一样会做梦的人。

我其实做游戏,我最大的感受,或者是说所得,就是说我其实是能碰到一些更理解我的人,我们是在那个展会碰到的一个粉丝。

就是就是他突然给我说,我们走在那个展会,他突然说,你加油小棉花啊。我说的我认识你吗?你知道有时候我脸盲吗?你在疯干人太多了。

那你好呀,我会加油的。他说,我就是喜欢你,你加油就好啦。然后所以说那个小孩子有流浪微信之后,我说你有困难,我们公司嘛。他说,好呀,没问题啊,什么等等等等,真的可以吗?我说你随时都可以。

然后就过去了几个月嘛,两三个月给呃,过去一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都过去了,我就我就忘记这件事儿。

突然我昨天收到一个消息,他说我印在公司门口啊。

我说怎么搞的,这是谁我都忘记他了。

然后说,你上来呀。他上来之后,我第一眼看见他,我就想起来了。哦,他就是那天那个小孩子。

然后后来的时候我就问他多大了。他看上去像二十几岁一样。 他说他十八岁没有读过高中,初中都没有毕业,然后就出来在社会上,在上海,现在是免费住在一个网友的一个家里面。

然后呢就给别人打零工。你知道有有有一唱没一唱的就是那种。然后他说的他可以连续几个月都吃方便面或者什么的。

我晚上一块吃饭,我就给他讲,我说,其实你太年轻了,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就给他讲了这句话。我说,其实其实你有太多的人生空间呢,你知道,虽然说你现在可能比较贫瘠,或者干嘛呀,或者干嘛的,然后这时候我,我们公司也可以有个另外一个小伙子就在笑,你知道吗就是他,他可能就觉得。

哎呀,你用脑子给别人讲这种话,他就在笑,结果昨天我那个小粉丝他突然他就说他说你为什么要笑呢?

他就讲另外了,他说,为什么要笑嘛?他说,难道你来胖布丁来这个地方,然后你,你想要做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因为是喜欢小棉花。

是不是因为就这些东西特别的特别的有情怀动人?或者是说,因为他就是正是因为像他这么一个一直保持少年气的一个人,然后才能够真正的觉得这件事情有趣嘛。然后我不不太懂,为什么你都在判布丁已经工作这么久了,你还会觉得这件事情是不合理的。 在很多人看来,小棉花的作品并没有多么绚丽的美术,也没有复杂的游戏设计。

但他确实能紧紧抓住玩家的心。

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他的游戏可以做到小棉花似塔菲达的说靠浪漫。

但这句话其实不是我说的,是因为是是有一次那个蔡国强他们采访蔡国强,你知道就是那个艺术家吗?

你最强的能力是什么?蔡国强说的是浪漫,你知道浪漫这个词,有些人其实是很难去说,因为你这件事情你说不好,你就会变得好像很傻的感觉,对吧?

当时这句话我看见蔡国强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真的很很感动,因为他会有一种很纯粹的感觉,浪漫应该是年轻人,世界二十岁,对吧?他们有那种情怀,但是一个年龄已经很大的人,你回头来说,我的能力就是慢慢你会有一种他真的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其实我觉得一个好的独立游戏开发者真的就是这种人。你如果你对这种所谓的这种商业的挣钱重于顾虑的太多,你对你作作品,你顾虑的太多,你最怎么挣钱?你对你要满足别人的这种想法。你要张前顾后,你要受到夜爵最牛逼。你知道吗,我要技术上也好,什么样也好。

你应该会在乎你自己。 我觉得这是一个独立游戏人应该最最应该思考的事情,而不是那些什么呃,技术呀,美术啊,你知道有些美术画的真的特别特别好看。

但有些美术,可能他们也画的就真的很差,但你能感到一种感感情在里面,一种灵魂。在你有个知名游戏开发者叫蒋加纳森叫什么加纳森伯乐叫我们叫崔歌嘛,做那个不瑞的,叫时控晃进的那个那个制作人,他说的他蛮出名的。

什么是独立游戏,什么是商业游戏,商业游戏就是你把所有的棱角全部都抹掉的,没有任何的实物的东西叫商业游戏而独立游戏呢?就是说有很多缺点就独立游戏开发者不是做出你的优点,是做出你的缺点。这句话他是不是有很哲学。

他说,因为缺点才代表了你的个人,每个人都是会有缺点的。如果你认为这人没有缺点,是因为你靠他不够更近。

你懂吗,现代艺术也好,当代艺术也好,我们推得很远也好,其实最重要涵盖的东西还是你的那一部分,独特性和不同,还那种感情在里面。

小棉花在采访的最后念了一段澳大利亚画家陈志勇在他的画册lll上的一段话,是什么驱使人们放弃一切,孤身一人来到这个神秘的国度,来到这片没有家人。

没有朋友,充满未知前途未卜的土地。

这本无字书描绘的发生在所有移民难民和流离失所者身上的故事,并以此献给所有走过这一路旅程的人们。 独立游戏是孤独的旅程,也是属于勇者的旅程。在未来,希望更多的独立游戏制作人能够找到他们同路人。

上周腾讯游戏开发者大会刚刚落幕,这个大会就像是游戏行业一年一度的态度。

聚集了这个行业里最成功,最有想法的那群人,而今天故事中的三位嘉宾都和举办这场大会背后的腾讯游戏学院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和其他的平台不同,腾讯游戏学院尝试为这些游戏开发者提供很多如何赚钱之外的支持,比如推动跨公司跨行业的交流和合作。

解决他们在游戏开发中遇到的问题,也给那些迷茫的,孤独的,刚刚踏进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传递爱与勇气。

也许作为玩家,我们不会看到游戏行业里这些开发者和他们的故事,但他们真实存在着,并且长久的,广泛的影响着这个行业,把更好的游戏作品呈现在大众的视野当中。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心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74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