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和当大神:女神红姐和她的男人们
gezhong2022-07-18  109



我在三和当大神:女神红姐和她的男人们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我们要播出的是我在三河当大神系列故事的最后一集。

记者杜强在2017年的夏天到深圳,三河卧底了四十多天,体验了三和大神的生活。在那段时间里,一个偶然的机会。

杜强知道的传奇女子红姐提示一下本期故事有一些性方面的描述,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我在那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那个叫石头大哥嘛,推着个轮椅卖身份证呢?

先给我卖一张身份证,然后就说,哎呀,年轻人,我说你长得还可以,要不要做鸭,呵呵,我说哎呀,这个这个不知道你能做做不做得了啊。然后说他看我就很犹豫,就说。

那你跟富婆聊聊天也行啊。就忽悠一下甜言蜜语,那也行。

我说,那不是谈恋爱吗?他说太俗,什么谈恋爱就是精神压,然后就聊天嘛,就是动车吸扯呢。 石头大哥就说现在三合不好玩了,说沿线这里全都是车,他们的黑话管这个站街女叫车嘛。

管嫖娼叫修车,他们就说这里全都是车,还有义务的呢,走接赏金一块儿。

这话就是红姐传说中的红姐的一个译文吧。

我就说有这种好事儿,他说你不知道啊,连红姐都不知道,因为我假装我在三个很久了嘛。他说你竟然竟然连红姐都不知道。

就有点奇怪,因为全人都知道红姐红姐在那里是站街女,是女性的一个代名词。

当你说我的女朋友怎么样那样?

啊,我去嫖娼了。所有人都会说,还不如鸿渐呢。

但是大家以为红军死了,或者以为他上岸了,已经远离了三河了。 我通过另外一个打工者,竟然要到了同学的电话。

发了很多短信,打过很多电话,然后红姐劝说很多,我就说,我想看看这些三个大神到底怎么形成的啊。这群人到底怎么回事儿,反正就以各种理由劝他,红姐就愿意来说可以见面,我就等于是采访到这个红姐。

因为红姐是号称三河大神的鼻祖,最早一批他2002年就曾经来深圳来过龙华打工,但是中间断断续续的有回老家。

很多汤到2007年开始是长期在这里,十年时间,三合大神的鼻祖甚至一手创立的打零工的这种模式都是他做的。

谢谢。 红姐好像应该是湖南人,然后说话就是湖南口音很重,他还跟我在电话里面约好的是,大概是晚上八点见面。

他说要来的时候,我下电梯等于去接他,但是漏接了电话,等我到的时候才发现他发了一条短信,说他要走了。

因为他来了没见我,我就赶紧给他回过电话,他就说,你听我说,我是要饭的,听清楚了没有。

这个话其实让我听的就很不是滋味,因为他,他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就说我是要饭的,我就觉得这些话里面包含的意思太多了。 红颈当时是一个黑色的短裙,穿一个白色的,那个衬衫一样的很瘦,看起来明显看起来很大。后来知道大概年龄47岁吧?

来了之后很概念的就坐在那里,还问我说,现在关键问题,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我当然知道了,我就不知道怎么说。我说。

呃,用我们的话说,您可能是提供性服务的,他就懵了,说这傻逼我我,我猜一下。他脑子里肯定就就一愣,就说这傻逼。

但他自己就说我是什么,就是做鸡的呀。妓女的呀,陪人睡觉,反正各种粗俗的话全都往自己身上割嘛。

但是他又不断的就说,嗯,我是为了获得尊严,我是为了活下去。

我才做这个事情,反正就很矛盾。

一方面他为了维护自己的那种东西,把各种脏话往自己身上泼,显示自己不在乎。另一方面又处处在说,我是为了尊严,我是为了什么敏感,又有点自尊那种东西,但我也怀疑他就是找个借口赶紧走掉嘛,因为这个采访对他来讲其实也是很艰难的一个决定。 红姐其实把我当便衣,她就以为我是警察。

他就说,我就根本没把你当记者,我就把你当便衣来见你呢。

然后我跟红姐就这么聊,那几天连续在宾馆里面。

每天聊四五个小时,聊了好多天,他就跟我讲他一生的这种故事。

他的家是在一个林场里面,他父亲是下乡的知识青年,当时留在那个林场就没回来。那个林场特别偏僻,是官劳改犯的,就是你跑都跑不掉的那种。那种林场他爸呢,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知识青年嘛,但是一直就很不得志。

一辈子都脾气很大,跟他妈经常吵架,红姐就觉得还要离开那个家庭,要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十八岁他就跑了,离开了那个临场,到了县城里面。

嗯,然后就找工作嘛,找不到。然后他在一个饭店陪人吃饭,有一天晚上让一个男的带出去之后就把他强奸了。

前年之后他就以为要怀孕嘛,就觉得就是他的人了嘛,就想让这个男的娶她那个男的给她买两身衣服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他就一直等一直等着男的来回回来娶她,都没等到他就自暴自弃来了。另外一个男的都是一些,其实就是想要嫖娼的男的嘛。

那个男的就把红姐就说,你去我家乡看看吧,很漂亮的就把她骗回家,然后就也睡到了一起,等于做了老婆,也没打结婚证,但等于做了老婆了。

也生了小孩。红姐就在那过日子,小孩到了七八岁的时候,这老公领了一个坐台小姐回来,让洪姐给左大小姐打洗脚水,她要给左大西姐小姐洗脚。

说是恩爱,咱们白头到老红姐就疯了,然后又开始闹闹闹,最后闹得不可开交,然后就离婚了,他就被扫地出门。

然后就在县城里面当舞女,陪人跳舞,靠这种?

站街啊什么的,卫生嘛到三十多岁,他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想要找一个老公,这才来到三河,但他年龄太大了,人家工厂里面都是小姑娘,而且都是一家人。比如说我全是四川老乡来的,他一个人进去,根本不受代言。

根本留不住人家各种借口,要把它要把他弄走,他正式公司当不了的。然后他就一手创立了这种打零工的模式,这种做日节的,就是因为他在正式工,他当不了留不住。

然后红姐。

他自己的一个看法,作为一个资深三个大臣的看法,就是说三号大神是缺少一个寄托,介绍一个精神上的寄托。如果有一个父亲有一个兄长,有一个好的家庭带他回家去,他可能就重新开始了。

他是这么一个观点,因为跟他自己人生的这种渴望是有关系的。

他认为他为什么离不开三河,为什么这十多年来一直是一个流浪女,就是因为他没有找到一个老公。

如果她找到一个老公,她愿意跟那个老公扫地干灵活。

就干到死都好,只要有这个老公,他的人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他就不会是一个四海飘零的这么一种状态。

所以她在三合十年就一直在找老公,他找到第一个老公,是个小偷他,他在三合找工作的时候。

突然发现有人拿个聂子把他手机叫架走吗?

他也很淡定,说,你不用弄了,我这个手机不值钱的。

然后那个人就把手机放回去,说,那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的手机啊,我的手机很好的,然后就亮出来。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那个丫鬟就在那做小偷啊。

就其实也没有什么男人正眼看上他了,他很难呢。

她第一个老公是这么个家伙,她们俩就回家就去包了个工地,攒了八万块钱。有一天晚上,突然他老公从侧门溜走了,带着所有的钱就走了。

她就做这个魔的,就是追她老公骑得太快了,那个摩的都撞到树上什么的,就这头上缝了十三针,但她还要去找这个老公,根据那个信息,一路找一路找,找到了陕北一个穷山沟的山坡上,连水都没有吃水,要拿骡子到河里面去驮的那么一个地方。

那是他老公的家,那老公没在家找不着?

离陕北最近的大城市鄂尔多斯,他就去了鄂尔多斯,想在鄂尔多斯再找个工作。

那块儿没什么工作啊,但是他又认识个男的,不知道没具体跟我说什么途径,认识个男的。

这个人是个回民,他带着这个回民回了三河之后又跟他一起进场嘛,还想要像夫妻一样过上这种日子,建设他们的家庭嘛。

后来她老公好像是被抓了,然后她们他就结束了这段关系。 第三个老公是很有名,他在工地干活的时候那个。

很大的那个吊车,那个东西砸下来,砸中两个人,旁边那个工友砸成了,整个就不没形了。他被压断了大腿,打了八根钢筋。

但是据说脑子给震坏了。

震坏之后,这家伙一刻不停地说话,什么特朗普,共产党就那种你不能任何你们,你,反正你们不能捡进去的话。他撑点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

一开始红姐觉得哎呀,这小伙子很爱聊,政治看来很有才华,挺喜欢他的结果,后来发现这个家伙就。

你就不敢招惹他,他要是说个什么话,你说嗯,对,你就完了,他就就缠着你,不断说不断说不断说受不了的那些打工的。

他就这么说,就脑子受正了。

但是红姐就把她当做老公,跟他住在一起。为什么呢?

他就说,那我回家去,我家里还有个伴儿呢。

要不然我空荡荡的房子,我很害怕,她就是渴望一个老公,渴望一个陪伴,渴望一个男人的。这种成很多人跟他约炮,他说,我知道他们是约炮你。

但我至少回去,我家里还有个泡牛仔啊。

她的那种孤独已经是身当就成,她就这么一个老公,她也领回家去,后来实在受不了。这个老公唠叨叨叨,每天一刻不听的说话。

重新租了个房子,单独让他住着。他就说,我当我现在养一条狗十年,就是有三个男朋友,有三个老公,到最后还是孤身一人,没有找到一个男朋友。 他经常会问说你有话直接问不要绕圈子,他一方面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便衣。

一方面是让我直接问,就是提供性服务的细节嘛。

你就问我是任何细节都告诉你,我又有点不好意思说,还是有一点不好意思,因为我有点紧张。

又是在宾馆里面,人家又是那种职业。我一个男青年就有点不好意思问那种过于细节的东西嘛。

但他后来跟我讲到三河大神这种精神瘫痪的状况的时候,举到了一个很牛逼的细节,我觉得很震撼。

他说,三合大神的这种人格毁灭了什么程度,他们作为男青年来找幸福的时候,不愿意就是从阴道上发生关系,宁愿是用缸门发生关系,为什么他们害怕从阴道发生关系的时候要对这个女人负责?

他说差了一靠女人骗他一辈子。

三号大山,后来对人生的那种绝望,失望到什么程度,不愿意结婚,不愿意成家,不愿意有老婆孩子。有人跟我说。

哎呀,我是生着孩子,也是别人脚下的奴隶,干脆从我这样断了。 他们对于女性,对于责任,对家庭这种东西,恐惧到什么程度。

红姐就说,这是人格的毁灭嘛。

为什么大家说她是三和女神呢?所有人聊起红姐都说心肠真的很好,就是他经常会去跟三哥大师聊天说。

弟弟啊,你,你要好好工作,你不要这个样子什么什么的,而且也真的会有,就是在幸福方面就跟他们算的那个价钱,简直就跟就很低的价格给他们提供性服务。

这与那些人说走街赏你一炮,免费给他停住幸福。他说是不存在的,他说,那我愿意免费也没有场所啊。我还得去开个房呢。 就意思就是说不太可能。他说这种说法是三个大神那种幻想吧。 红姐原先在他家乡流浪的时候收养过五六个小女孩儿。

就他当战街女的时候,但这五六个小女孩儿,他不是让他们战街就跟干妈一样,到处领着这小女孩去要饭。

就是给点吃的,把这556个小女孩养大,小女孩现在有的都已经正常嫁人了嘛。

洪姐觉得挺自豪的,她虽然站街,但是有有五六个小女孩儿被他抚养带大。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就问洪建说,哎呀,那你将来要是有钱了,你准备怎么办?

他想得很清楚,立刻跟我说,我要是这样有钱了,我就在三河开一个这么一个地方,像心理诊所像教堂一样的。 他就说他要找一些年轻的女孩儿,在这个地方,有这种落魄的三合大神来了。

跟他们拥抱一下,拍一拍肩膀,说一说话。

他说,因为我自己无数次想要得到这种安慰。

没有这么一个人,他就说他要是有钱了,他就要在三合做这么一个地方,让一些年轻女孩儿跟这些男的光棍呐落魄的三个大神拥抱一下,给他们一点点鼓励精神上的安慰。

这是他的幻想,就是说,你原来荣华,以后可能你绯励了一辈子人格,什么都绯闻,这个地方也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这时候我还只把自己当做家,你们只有这个地方,才让我们的生活下去啊。娱乐家又有这么多人啊,我在老家没有一个人会理我啊,我找不到一个人。

我在三河当大神系列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 那一七年的下半年,深圳对三河清理整顿了一次。

不允许网吧通宵,不允许群租。

用杜强的话说,这种清理还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清除三合大神大神们有的转移到了附近的城中村,有的继续留在三河。

只是生活成本提高了日节一天,现在可能只够玩一两天了,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庞寒,如果你喜欢这种系列的故事,我推荐你翻过去听一下故事。fm的第九期和第十期那个系列故事是阿拉伯语翻译,朱彤自述在利比亚内战期间救出一万多名中国同胞的整个经历。

希望你会喜欢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76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