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家暴 20 年,我终于与父亲断绝了关系
gezhong2022-08-02  95

他家暴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制裁他,没人法办过他,一直没有证据,打完之后都是选择原谅。 故事FM ❜ 第 474 期 一般来讲,讲道理的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会选择通过交流和沟通来解决问题。但对于有暴力倾向的人,暴力却是 Ta 最可能采用的表达方式,Ta 更愿意通过拳脚,而不是语言来进行交流。 对于暴力倾向产生的原因说法不一,其中一种观点认为:大脑损伤、敌视心理以及童年时期遭受过的身心摧残一般是某个人长大后具有暴力倾向的三大因素。 无论是哪一种原因,有一个现象是非常常见的:那就是,暴力倾向的受害者往往是暴力倾向者的家人。因为家人才是和他们相处最多的人。 今天讲述者胡生,他的父亲就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而他从小就是在暴力和谩骂中长大的。 面对频繁的家庭暴力,胡生冷眼旁观了二十多年;在他 33 岁这年,他终于有勇气去反抗自己的父亲。 /Staff/ 讲述者 | 胡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马达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马达 雨露 校对 | 陆吾 乔正禹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LA3 - moby(噩梦开始) 03.Slow Movement - Brian Eno(羞辱母亲) 04.Deep Saffron - ...

忍受家暴 20 年,我终于与父亲断绝了关系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一般讲道理的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会通过交流和沟通来解决问题。

但对于有暴力倾向的人,暴力可能就是他的表达方式,他更愿意通过拳脚而不是语言来交流暴力倾向是怎么产生的,各种说法不一。有一种观点认为,大脑损伤,敌视心理以及通年时期遭受过的身心摧残是长大之后具有暴力倾向的三大因素。

无论是哪一种原因吧,有一个现象是非常常见的,那就是暴力倾向的受害者往往是暴力倾向者的家人,因为家人才是和他们相处最多的人。

今天的讲述者胡生,他的父亲就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呼声是在暴力和谩骂当中长大的,面对平凡的家庭暴力呼声,冷眼旁观了二十多年。

而在他33岁的这一年,呼声终于有勇气反抗自己的父亲。 我是胡生,现居于广州今年的三三岁。

我是一个自由插画师,其实我父亲呢,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非常严肃。

它又长得比较瘦,就属于金瘦的那种。

他以前的工作是属于高中毕业后,然后去了农村或者乡下的一个粮管所去工作,主要是做出蜡这一块管理粮票。

他们那个年代呢,也没有什么娱乐方式,他的娱乐方式是比较匮乏的,他可能就是喜欢练武。

有一些武术的爱好,清晨起来跑步啊,打拳啊之类的,他后面是换了一份工作,去煤炭局去跑销售。

其实小时候我跟他处的时间不是太多,因为我们都是在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呢,又是跑销售的,可能就是一年的话,会有很多时间不在家里,都是我母亲带我在后面,我父亲有点钱之后大概是九千块钱,相当是员工分配的房子,刚好有一个人转让指标大概七十多平好,他买了这样一套房子,然后呢,我们才正式一家住在一起。

一家人住在一起之后,胡生以为终于可以一家团圆,没想到却是噩梦的开始。

我父亲呢,这个人,其实呢,他的比较大,男子主义一点控制欲呢也比较强。比如说那个年代不是流行跳迪斯科嘛,就流行去那个舞厅的。这种我母亲呢,有一个同事,有个她的好朋友。

找他一起去跳舞,然后呢,我父亲呢,就会觉得舞厅比较乱,就不让我母亲去,然后他也喜欢这个骂人,然后呢,我母亲呢,就是有一次反抗过她一次,就是说不能去,还是去了,去了之后。

反正就是二话不说,进来就是劈口概念。咱们去把我母亲一顿揍,因为那个时候我在那个我的房间里面写作业。

装没看到,然后我母亲被揍了之后,还会一边哭着一边拿高压锅去做饭,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哎,怎么说呢,我觉得小时候可能还是出于对他的恐惧,其实说白都怕他,我也不敢说什么。

因为小时候呢,不听话呢,也被他打过。

他打我的话,我可能觉得这种东西是教育,因为以前的话,我们中国是以这种。

俗语嘛,叫棍棒出孝子。

印象中有一只是我不听话逃学。然后他打完我之后,他还把我妈揍了一顿,说我妈不会管,我是出去鼓足勇气跟他说,我说你要打就打,我不要打我妈。

然后他给我说了一句,叫我滚进房间去。 父亲的脾气从年轻时起就一直很差,街坊邻里和亲戚都见识过他的抱脾气。

没人敢惹他,也没人敢劝他。

我父亲这个人,他以前也是学过舞的,所以说他打人的话是。

没有轻重的就说一件很小的事情吧。小时候他带我去那个我爷爷他们家街头去买香蕉,那那个时候可能烧饭冻了,一下秤他呢。后来复称腹沉不对劲之后呢,就把我二伯一叫他们两个人。

他一去人家那里去,什么都不说,就拿块砖直接把人家朝人家背一拍,然后把人家拍的吐血。

就是这一次是当时是把我吓住了,就是说你买个香蕉而已,把人家摊砸了一塌糊涂。然后人家也是一脸血目,睹父亲暴打摊贩之后,胡生对父亲的恐惧更深了。

回到家更是不敢多说一句,反驳他的话。

任由父亲打骂自己和母亲,而且在呼声的印象当中自己的性启蒙,也是因为从小就常听到父亲对母亲的言语羞辱。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有一天去去我爷爷家去吃饭,然后我妈就把我拉到爷爷家旁边那个小房间。

然后我妈给我看一个病例,单就说你爸在外面乱搞了,懒了一些,病过给我了,我那个时候初一。

然后呢,我妈就一边说一边哭。

我妈说你爸不认账,非要说这个事情,是我在外面渣花惹草生活行为不检点做成的。

我这个病可能要做一个小手术,但是具体是什么病,我当时我也比较小,我也不在我的理解范围内,我也不知道可能类似于性病之类的东西。 我妈去做了一个手术,做完之后呢,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去上班了。

做完这个手术之后,把这个?

病例结果放在上面这个病例结果呢,大概就是写的是证明它是被传染的,而不是它是主病因体。

然后他说,我爸看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后面呢,他们两个人双双下岗了,原体制公司把它分配到了一个煤矿里面去工作。

我妈呢,就是在外面菜市场卖菜,做过一段时间的生意,起早他还做生意。

那个时候我已经初三了,他把我妈带到他那个煤矿里面去,就叫我妈在煤煤厂里面去剪煤。

然后呢,我妈呢,就是也是一个比较勤劳的女性,在那里也是种菜呀什么的。我爸是一个比较多疑,内心敏感的人,可能他的观念,我个人认为就是我的老婆除了能跟我在一起之外,不能跟其他任何人去说话。

然后有一天呢,他在不远处看到我妈在菜园子里面跟别人,我爸的一个男同事打个招呼,说了一句话。

就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什么都没做,回去了之后,就爸妈打了一顿。

还有一些时间,他会去辱骂我的母亲,他会说,你的女性的生殖器不值钱,你是不是可以随便跟别的男人去卖去这样去做。

我当时添了之后肯定是身心都是不适的。 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一些思想,一些比较传统,一些比较封建的思想。

然后把它变成这样?

全家庭的话可能都笼罩在那种比较紧张,说话小心翼翼比较沉闷,没有什么很和谐的那种大家庭的那种生活氛围。

我们不敢开玩笑,因为我们可能开玩笑开了一个点,他忍受不了,可能他就直接上来动拳头了。

那一次是下学回来到家里,他其实呢?

刚开始回家,还好好的在厨房里跟我妈说说说话,然后呢,可能就是他会喜欢,因为我们方言叫了解,就是突然去把人家拍一下,打一下去打,我妈就开玩笑那种去打,但是可能下手下来有点重,然后我妈可能就还回去了。

航过去之后,他整个人就马上就变了,就开始报答我妈。

但是当时呢好巧不巧,就是因为我们家那个电视在主卧里面工发嘛,刚好那天公放的时候,就是那个主持人在说。

家暴的事情就是一个女主持人呼吁啊,大家的父母要和谐共处,避免一些家庭矛盾的产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点刺激了他,他闹得更凶。

他打了一个人,凶动静,特别特别大,然后那个时候就告诉做晚饭的时候,我妈呢,反正就是就只会哭嘛,她也不敢求救。

就会有邻居隔壁邻居过来敲门,就是我爸的一些同事啊,敲门敲防盗门抬不开,关着门继续在那里打。 可能就会有一些男同事嘛,就会喊一些叔叔伯伯啊。

就开始踹门,就把那个防盗门把它砸开了。

砸开了之后,里面还有一个木门敲木门,他也不开。然后他看到人家要把门就踹进来了,他就直接躲到我房里去。他把我也拉到我房里去,然后让我躺在床上睡觉。

他走到我床底下,他跟我说,待会有人让你敲门开门,你不能开,你不怎么开。然后他就躲到我床底下,他也不出声,也不开声就装我不在我的房门呢。他是繁琐了。

最后呢,伯伯叔叔呢,是从旁边的阳台就他们主卧的阳台,然后跨到我房间的这个窗子上,打手电筒在照。

就叫我名字说你爸呢。

我说我爸不在。然后叔叔就说,你把门打开,我刚开始没有硬,后来他们踹了几次之后啊,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了,我就出去把门开了。

但是我们一开我,我就回头一看,就看到我爸马上快速的出来,就把他的房门在一关,就把我的房门在一关。

然后把我也关在客厅外面了。

然后我当时就看到什么情况呢,就看到我妈。

总则的脸坐在那个客厅里面,然后身边的一些阿姨呀,韩伟,他当时就说就把我妈带走了,当时也没报警,因为以前的话,这种事情至少是在我印象里面,我们那个地方是没有人报警的。

我妈一走呢,我在房间里面在睡觉,我也没跟我妈走,然后那一次,其实我妈已经出走了,这是我有印象里面他们第一次出走也是唯一一次,那次就相当于金融。我们说的所谓的就是用我们现代化来说,就是离婚。冷静期就是我也不说我不跟你过了,我们也不走,我们也没拿离婚证。

但是呢,就是我不跟你来往,然后当时是有一个契机,就是因为我这边。然后我这边得了一个腮腺炎,脖子肿得很大,我也不知道我爸是什么心理,反正就是也不带我去医院去看。

就在家里拿了一个仙人掌剁碎了之后用纱布缠着把脖子给包着。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用这个病,就是想把我这个病给拖着,然后拖到我妈回来回心转意。我妈当时也跟我说过,就是类似的复合,是因为他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那次胡生和随时都会爆发的父亲小心翼翼地生活了两个月,母亲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反抗过。

后来,胡生离开了家,上了高中,不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也暂时逃离了充斥着暴力的家庭。

但胡生还是偶尔会听到母亲痛苦的抱怨,还未成年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地听着。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父亲的电话,长大之后的呼声,亲眼看到了母亲被打的惨状。 我爸有一次给我打电话,就说叫我进山一趟煤矿的一般在山里,他说,你带点猪蹄呀,带点好吃的回来。

同时还要我去给他带一个。

三七片活血化瘀的一个三七片。

然后我当时呢,我也没多想我说为什么要在生鸡片,我没想多没想生回去之后呢,我爸来接到我,然后我妈呢就强厌欢笑的给我笑了一下,然后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妈说他身体不舒服,躺一下。

我爸说把这个三七片给你妈吃,当时我整个人就镇住了,我才发现,原来他把我妈打得吐血了。

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了,用木质板凳,还有挑水的扁担去打的。我妈又瘦就瘦了,琵琶骨头的那种身上疼嘛,就躺在床上,他又不带他去外面去医治。我爸后来在我走的时候把那个猪蹄给我了,说,你回去吃长身体的时候,我回高中学校宿舍的时候,我就把那个猪蹄丢在那里了。

我就放放,让它臭掉烂掉,我终于直接把它丢了。

我妈跟我说,他也找过这个单位的一些工会,一些妇女协会啊,工会主席也找过他,警告过他说,你在这样打理老婆的话。

我们要依法就是我们要报警,那你工作都没有。让他注意一下他自己的言行。

如果说你过不下去,过不了的话,两个人离婚都可以。 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起到一些什么威慑,或者让他去转变。

其实作为家暴这种家庭来说,其实我们都是重犯。

作为一个子女来说,我好像什么都没做过。

我是作为一个非常冷血的旁观者,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看着他去施暴看我母亲身上遍体鳞伤。

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挺失败的,因为有时候他发脾气啊,就会在外面摔椅子啊。或者说骂我妈呀。

我们都是选择沉默。

我当时选择就是关在房门里面一个人看书,无论他在外面怎么样去打杂,怎么去骂人,我都不会去管他。

我觉得主要是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出于恐惧,内心比较怕他。

而且小时候你不能选在我们家的话,大家都是尽量的想办法去找一些能够让他开心的点。

比如说我这边学习成绩好一点就报喜,不报忧嘛,考一百分就是找他。

考95分,再把卷子藏起来。

我今年是三三了,跟他相处的这么多年里面的话,唯一他真正开心的一次的话,就是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也不会什么表现,就是那种逢人就去说,哎,你看我儿子考上什么什么学校啊,就是这种。

当时有个亲戚呢,偷偷的跟我说这么一句话,他说,幸亏你是拿了个一本的。

毕业证说你如果说拿其他类的话,你爸可能当时就会在家里唠了。

大学毕业之后,呼声一直被笼罩在家庭的阴影里,他性格内向,很少交朋友,但是呼声努力的工作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终于竞技独立,买房结婚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之前其实是对婚姻,是选择逃避状态。

我也不是说我自卑,也不是说自卑的。我们这个家庭的经济条件,因为我觉得我有能力去把这种经济上的一些问题去解决。 我更加头疼的是我这样的家庭,我这样的父亲。

别人怎么去接纳我,怎么去包容我们这个家庭?

这个东西肯定是一开始我就会去聊,我是先跟我老婆说的,我说我父亲呢,这个人呢,脾气不太好。

是很不好。他有一些家暴的倾向,我说,但是你放心,我说你跟我在一起,我肯定会保护你。

我丈母娘,那你在中间也是起到一些作用的,反正你是跟他过,又不是跟他父亲过求婚的时候,这是我丈母娘打了一个助攻。

然后呢,我老婆呢才同意就是说。

跟我结婚就是我很憧憬他们家庭的这种据我的话就是正常家庭的这种该有的家庭氛围,什么事情都是好说,好商量可能让我回归,最后决定去结婚去组建新的家庭的想法,也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至少是童年比较缺失的一部分。 父亲的暴力行为并没有因为呼声的独立而停止。

他反而变本加厉,甚至去干扰呼声刚刚组建起来的新家庭。

我天天就想的是,我怎么样?

做出一些成绩,让我的父亲呢,开心一点,高兴一点,这样的话呢,我少受罪,我的母亲跟着他也少受一些罪。

我想努力得到他的认可,但是我后来会发现,无论我赚多少钱,我做成怎么样,他到最后他还是一成不变。

去年我跟我老婆新婚嘛,然后刚把它接到我们家里来,两家人坐在一起和和气带他去了,可能有个特殊的原因,就是新冠疫情。

他回不去了,我们要长期的生活在一起,没几天,他的原型毕露了,丈母娘他们是湖南人,然后做的菜可能会比较咸一点。

口味比较重一点。

他的硬吃吃完之后,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忍受不了了。

这突然连喝了两瓶牛奶,喝完之后呢,就把那个牛奶的纸盒子啊,朝那个垃圾桶里面一丢,丢完之后就一脚。

朝那个垃圾桶踢过去,没有预兆,什么过程都没有。

这突然很生气的提拉系统,提完之后呢,就是把他自己的水壶啊衣服啊,一收一穿,穿了走之后把防的防盗门非常用力使命的一就是一代,走的时候跟我丈母娘跟我们招呼都不打就那么走了。我以为是我丈母娘,他们可能说了什么话刺激他了。我还追出去问他。

我说怎么了,是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话?

让你不高兴,他就说,菜做的那么险,怎么吃。

这一次是两家第一次聚在一起,他都没有忍过去,然后呢,他又要面子他第二天呢,他就故意不去我们家吃饭。

把我妈带着从整个跨两个区不行,像苦行僧一样的,最后走不动了,就坐了个公交回来的,在外面走了一天也不吃饭。我问我妈,她说你们今天吃了什么。

他说你爸就带了几个香蕉,我们就跟着啃了。

你觉得很奇怪,第二天坐在一起,然后我丈母娘就还问她,哎呀,是不是这个饭啊,做的不好啊。

这个没关系啊,你跟我们讲一下嘛,我们就好好弄一下吧。

他又要面子,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说啊,没什么,没什么可以的,挺好,挺好的。 去年胡生把父亲和丈母娘都安抚好之后,今年过年,胡生又把父母接到家里。

虽然胡生从小就知道父亲有个习惯,他每年过年都会在家里闹一场,但胡生没有想到,今年父亲把矛头对向了自己。

大年初八呼声在家里对着电脑工作,父亲进门,突然开始辱骂他,他斜一换把他的衣服一脱,然后用他的衣服打。我。

一边打一边说,我是不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在家里不做饭,到外面餐馆里去吃,他就找了一些根本立不住的点就开始打我。我老婆在旁边就看看着,闷住了,然后我妈在厨房里面烧火,然后我妈就出来劝架在中间难,但是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人,越劝他的越不可理喻越爆发。

然后他就说了好多好难听的话,然后说,你信不信我把你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搞得?

最后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现在要把我杀了一样呢。

声音又大,他把房子门打开在了周边,邻居全部都在那里,看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就又开始抄着我家的板凳,在对着地板在砸猛砸在那里跟我推壤。我当时就意识到一个点。

就是我不能再这么放任他这么再下去了。

我当时真的是忍不了了。我说,你出去,这是我第一次人生中第一次,我敢于就是说正面去反抗他。

然后他就跟我说,我今天就要赖在这里,我看你把我怎么样打我的时候,看到我的那种眼神,这好像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小动物,可以任他摆布那他去击打的这种说实话,当时我挺难受的,我心头我怎么心都死了,看到过小时候有几次打我,我都反而看他的眼神之后都会害怕,都会回避。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正视他。

我就盯着他看,然后他会有一些挑衅的动作,用他的身体不断的冲撞。我说,来呀,你打我呀。

然后他跟我扯的时候,把我的衣服也撕烂了,把我的衣服撕烂了,两件把我的电脑也砸烂了,我就把它往外面去推。然后我妈拦在中间,我把它推到门口的时候。

他就随手抄了一个装的矿泉水的瓶子,对着我的头使命的砸了两下。

他当时把我砸的时候,整个人我就蒙了,当时就耳鸣了,整个人就蒙了。那个时候我也不能动手打他,为什么,因为我妈一边拿一边说。

他是你父亲,他身上有病,你不能打他。

然后我老婆看了这个症状,实在是受不了的。打电话报警,还不是我报警。 后来民警来了,他还在我家骂骂咧咧的,而且他这个人也很狡猾。

民警问他作案工具在哪里,他说,我没打人啊。

然后我妈呢也在旁边劝阻说,哎,这是家务事。我妈一说这话,我整个人又又无语了。 当时其他去报门带过去调解,也没有做笔录。

备案都没有,备,把他带到派出所里面去,那我就坐在左边,他坐在右边,然后警察说,你们今天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然后让他说他,他在编了一堆理由。

就这次之后,当时因为我被打了嘛,我也很很气愤,加上他的理由又站不住脚。

然后他又在派出所那些狡辩,我就跟他说,我说,如果说你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不配当我的父亲。

我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然后他说,那你把我培养你的钱?

还给我,我说,可以啊,我走法律流程,法院判我该赔你多少钱,该还你多少钱,我还给你。

在我的眼里,他已经反正,就是他没有把我当做神师。他的儿子没把我当成是他的亲人,就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那我对待他的态度也是这样的。

也是末世。 那当时警察问我说,你要怎么样,我说,我要硬伤。

我想要是。

我给他留一个蠢人,你打家人,你家暴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制裁过你,他没人法办过你。

当你没有证据啊,打完之后都是选择原谅,又不去就医,又不去验商,向他抱妈打成那样,要我去送三七片派出所的民警给我的建议,都是避开它,搬到一个他找不到你的地方,从那次派出所一别之后到现场,我也没跟他见过面,我也不打算跟他见面。

我也不想原谅他。

胡生说,在这个家中,自己算是幸运的,因为他有选择离开的权利。

他把母亲接到自己的身边生活,也劝母亲离开父亲。

可是呼声最后一次被打之后,母亲又回到了父亲身边,继续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 我妈一直在我成家之后,或者说在我工作之后就跟我说。

他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他也也不容易。我们不能放弃他,我们要去用爱,去感化它。

这是我妈以前跟我说的这样一句话,我当时问过我母亲这么一句话,我说,将来有天他不在了,你会选择原谅他吗?

他说,这是他的命。

没办法。 今年是中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的五周年家暴,还是无时无刻的在发生呼声,想通过自己的故事告诉更多的受害者,隐忍是对施暴者的纵容家暴。受害者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要敢于反抗。

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如果你也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啊,不要再隐忍,你可以在网络上找到很多求助的办法,比如最简单的就是拨打妇联的妇女维权热线12338。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鲁白哲,本期节目由马达制作声音设计,孙泽玉。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2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