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废墟旁,盖在我脸上的书不停被掀开,每个父母都以为是自己的女儿
gezhong2022-08-07  258



地震废墟旁,盖在我脸上的书不停被掀开,每个父母都以为是自己的女儿

2008年五月十二号的下午两点半,我当时正在午睡,一个成都的朋友忽然给我打电话,说刚才地震了,我们的公交车停在马路中间,所有人都下了车。

我赶紧打个电视,看到了央视的新闻播报来自国家地震局的最新消息,今天十四点二十八分,四川汶川县发生7.6级地震。

具体位置在成都附近,温江西北55公里,北纬31度,东经一百米,很少有这么一个时间点,可以成为所有人都记得的全民时刻。

任何一个成年的中国人都能告诉你。

那天下午两点半,他正在干什么。

但是对于北川中学的学生李煜来说,那一刻的体验要比记忆真实的多。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李煜是四川省北川县人,十年前他还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厦门打工。

为了少花钱多赚钱,父母好几年才回一次家。

2008年那一年,李煜正在上高一地震之前刚刚上高一高一的第二学期,呃,十六岁半,大概要快十七岁了。

然后全班有六十几个同学。

我们教学楼分为高中部和初中部,我在教学楼的四楼,我们一共有五层楼,因为当时是下午。

刚睡了午觉,然后午休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上下午,下午上化学课,可能天气比较闷热吧,刚上课还不在状态,当时的记,然后突然摇了一下,老师就在讲台上面说不要动,让我们不要动。

突然一下看见老师头上的日光灯就往下掉了,眼前一黑,然后楼就塌了,他的时候不是埋在废墟下面了吗?

我当时下去的时候,我就腿,我的右腿已经被压着了,被玉制版,然后啊,还有什么桌子椅子呀。然后卡住了,当时下去就特别疼。

嗯,因为废墟下面是黑的,埋得很深。我也不知道我埋着什么地方,听到只有声音,全都是招救命的声音。

当时他下去的时候,我同桌在我旁边。

他当时没过一会儿就死了,是一个女同学。

我用手试着摸了一下摸见他的那个脚了。

他当时穿了一双一双新的布鞋,好像因为当时我们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上的是体育课,上完课之后都大家换了衣服。

他刚刚换了那那一双新鞋,然后我就摸出来了,他在我旁边,过了一会儿我叫他,他也没回应我。过了一会儿。

反正腿就冰凉了,有流血的味道,还有各种各种什么体味吧,还有还有泥土的味道,当时楼塌的时候埋在下面,腿肯定疼特别疼我试着把那个压在我腿上的东西全部扒开,当然到了后面不是又有余症吗?

那个浴纸板呀,还有那些东西,卡卡住我的脚就越来越紧了,就完全拔不动了,腿也不是特别疼呢。然后我有段时间已经绝望了。

因为我大概听到的声音是从我上面上面发出的,然后上面有同学已经被被其他的人或或者其他同学,还有很多老师,反正就没有被埋在下面的已经救出去了。然后我就说,我说你们出去了,一定要让让其他人来救我们。他们说好。

结果等到一块儿什么人都没来理我们。

然后我说,我会不会死在里面呀,那就特别绝望了。 然后我们班上还有一个同学,他是我的初中同学。

她当时是一个比较调皮的男生,然后地震的时候,他就躲在我们后面肇事最后面的那个厂长后面,他就完全没事儿,然后就逃出来了。对,然后他去照我,他说,李玉,李玉,我去找人救你们。

结果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跑来告诉我,他说,你埋的地方实在是太深了,只听见你的声音,但上面的很多很多,什么预知版呀?他说,我完全搬不动。

太大了,他就给我道歉,他就哭了。他说,我救不出来,你后面我救出来的时候到了医院,在医院的时候,他来还来看过我,他就特别特别的愧疚。他说,我当时完全没办法救你。

当时埋在下面的时候,埋在废墟下面的时候,完全没有要说害怕的感觉,因为埋着下面有很多同学的声音,虽然说我看不见他们。

但我听得见其他同学的声音,比如说我叫其他的名字,他们都会回应我,就我们一排的同学坐在一排的我同桌,当时是你死了,但照其他同学还还有回应,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当时已经有人。

武警官兵已经来了,但他们带着带着救援的救援的什么器具啊,都不合适,他们都带着什么惨子呀。还有简单的都工具。

但必须要什么挖掘机啊,一种大大型的机器,把这些呃预知版呀,要肯定要要雕出来,对不对?

可他们带的东西都太简单了。然后有一个有一个武警官兵就在我的废墟上面坐了,陪着我,他,他陪着我。我说,行。我说,一定要让人让人来救我们。他说,我已经已经有人通知外面的人。

他就陪着我等,我就在废墟上面陪我们讲话。

我就觉得有人陪着我会好一点,会有安全感,反正陪着我好长时间。他说,呃,车已经来了,在已经在救我们了,让我让我再等一下。我说好。

都是十十三号,我就出来的时候,在下大雨把那个浴纸板从我上面掰开的时候,我再看见第一束光把我头上的那个玉字板掰开了,但我的腿两条腿还卡卡在里面,所以说还救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我整个人才出来的。

当时被那个武警官兵被拖出来的,因为喝腿是卡住的,他让我抱着他的脖子,那个那个不仅大哥我也不知道叫大哥还是叫找叔叔之类的,因为已经看不清了。他把我的眼睛蒙着的,用一本书给我搭着了,因为在下大雨。

他说让我抱着他脖子把我偷出来。

我说我没腻舍,完全没有腻舍。

然后又来了一个人,就把我硬硬生的拉出来的。 可能是当时被救出来的时候,我看到第一个同学就死在我面前。

哦,就看见了一个尸体对他就趴在我对面,当时单价把我抬下来的,可能从废墟上面下来吧,看不清下大雨,然后我脸上是盖着一本书。

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感觉像在学校门口的一个广场上面好多好多人呐。天呐,反正又等了很久很久,好多人来看我来找我,以为是他们的啊,他们的女儿啊之类的,把那个书掀开看一下哦,不是因为我给我盖上?

不知道等了多久,然后才才有一辆救护车来,把我送到绵阳的绵阳的中心医院,到了绵阳中训五啊。我真的惊呆了。

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病人,那个医院每一个角度都躺着一个人,然后没有护士,可能是志愿者就把我抬在那个医院的旁边,一个广场上面就把我放着,没人管我了,因为他们没看见我哪有流血。

就完全没有人能管我。

我疼啊,我就叫呀。然后突然有一个医生从我旁边走过,我就拉着他的衣服。我说,你帮我看一下,我说我好疼啊。

我说,你再帮我看一下我的腿。我说,我的右腿好像没感觉了。

过了一会儿,他就拿了一把剪刀过来,把我的裤子剪一看,哇,我的腿全变色了,医生就马上让一个护士过来看,我就到医院的外面,不是有一个帐篷吗。

就把我抬到那个帐篷里面做减压手术,做解压手术之后用纱布给我包着,又把我抬回广场了。 台湾广场之后发现又没有给我用药,我腿也不疼。

突然有一个志愿者过来了,他就说,问我怎么样,我就说啊,感觉不好,一点都不好,他就跑去找医生,就帮我找医生,就各处找他已经没有医生了,他又去帮我找,就楼上楼下医院的楼上楼下跑。

结果找了一个医生看着我的情况,医生说不行,这个必须要做手术。

然后他问我有没有家属,我说没有。我说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四川在厦门,他说,你必须要通知家属你,你这个要做手术,我说要做什么手术。

他说你的腿可能要做截肢手术,不然会危及到你的生命。

只有已经坏死了。

我当时在学校,我从来不会记得我爸妈的电话号码,但在医院的时候,我就随便拉了一个人。我说叔叔,我说不好意思,我说,我用一下你的手机。

我说,我给我爸爸打一个电话,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有多严重,我也不知道我们地震也有多严重,我就觉得就以为我们学校亲生了,就我们学校留他了,然后到了医院之后哇。看见这么多人感觉情况,情况还还还挺严重的。

我就说给我爸爸打一个电话吧,让他来照顾。

然后当时我就一下就说出电话号码,我也觉得特别惊奇。

我说,你帮我拨一下这个电话号码,我给我爸爸打一个电话,然后告诉他,我在医院打通了之后,我说我说爸爸,我说,我说我在绵阳做个新月,我说你来照顾我。

我爸就哭了。我爸说,我已经回了再回来的路上了。

见到他的第一面,我已经躺在那个躺在这个病床上面了。

然后我爸爸背着一个包,已经几年没见他了,看着好消瘦呀,背上一个特别特别大的包啊。然后我就叫他我说爸爸。

我就叫他,他还看见我了。

哎,他说,我回来了。

哎,看到我没哭,当时没哭,她就哭了,她就一直在哭。

然后后面医生就告诉他说,嗯,我必须要做截肢手术,让他签字他,他就去外面了,然后就没有没有在房间。可能我想的是,可能找医生商量怎么救我吧。

就说尽量保住腿就不要节制。

过了一会儿看我爸说,然后我爸就跑过来给我讲。

他说,没事儿就给你结1.1点。

他说,医生说,如果不接知,嗯,可能可能生命有危险。

我说,我就同意了。我说,好,结果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嗯,原来不是结的,少腿把膝盖都结了,就右腿上你,嗯,都没有了,等一会儿,然后从那手术室出来之后。

我爸看着我的腿,哇,怎么结了这么多,就当时签字的时候就说直接朝腿,为什么大腿已经没了,然后医生说就已经坏死了,必须要解释。

我爸和医生吵了一架,吵了一架之后,医生再也没有人来管我了,就再也没有医生来来看过我,然后药也不给我用了就已经没要了我。我当时疼,结完之后不是还是还是很疼嘛。

也没有什么给我用消炎的药,也没有用止痛药。

然后我爸就去找医生,医生说已经没要了,整个医院已经没要了,药已经特别特别紧缺了。

然后收到通知,说可以转运转变到重庆呀各个地方。

我爸说,要不我们就转到近的地方,重庆就不要不想让我太折腾了,本来腿又结束了,然后我说,好,我说好,那我们去重庆。当时还有意识,还没有昏迷。

到了后面,到了重庆之后,我就一直高烧,高烧不退,然后伤口就感染了到的。重庆的第一个医院叫重钢医院。

当时就高烧,高烧不退,然后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直一直一直的到。

我再重新转了三个医院三个月,然后才把我救火,就是因为伤口感染了发高尚,到了最后一个医院我,我才恢复意识的我是啊,八月份八月份才真正的算清醒过来,然后。

稍微好情况好一点,我之前一直住在那个Icu,就今天五一的时候,不是我有四天假嘛,我只记得最后一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

然后我就趁着这个假期我就嗯,就五一的时候,我去重庆看了一下当年就我的医生和护士,趁这个机会我就过去看了一下,他们就上周因为当时呢啊,我们是最后一批地震伤员到他们医院的,他们医院叫重庆大平医院。

然后当时我们最后一批都还是学生,然后到他们那个icu,然后对他们的印象特别深刻。他们每天就24小时感觉都陪着我们,对一直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什么电话呀,微信呀,都有。

一直保持联系了十年了,零八年到九月份到的四川省价值中心就在锦江区,因为那个地方全是地震的,上面都在一个地方安装杂志。

到这个地方,妈呀,全是我们北上中学的同学,好多呀,感觉看聚会一样,结果安装完一个一个同学安装完假的之后,差不多康复好了就回学校上学了。

然后紧接着又一个同学又来了,康复完了之后,医生觉得你可以安装假肢了,有这个体能了。

医生才帮你安装杂志。

我去了之后还康复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回学校都是年底的,大概我到了这个班上之后,我当时没有穿假肢。

我就搭着腿跳到那个讲台上面,就自我介绍,我就说我叫李玉,给他们写了一个名字,把我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过了一会儿我就回到座位。

哇,好多同学就特别特别开心的跑到我旁边,就也也给我介绍他们叫什么名字,还给我写字,只要本子上面就说我叫什么名字,你以后啊,怎么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就可以找我啊。比如说你要上什么厕所呀,本来待房就很多,楼梯也不方便。

就说我可以推你去。我说,好,我说谢谢。

对,就这样愉快的和他们度过了两年,然后第三年的时候上高三,高三,我们就回那个新学校了。

新新到北川中学李煜后来考上了四川师范大学的财务管理专业,毕业之后在四川省姜友市工作。

一开始,他的同事甚至不知道他被截过枝,因为李煜虽然属于是高位机制,但经过了科学的康复训练之后,他穿着假肢,其实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

毕业之后上大学期间反正也遇到了一些用线的话,就遇到一些很奇葩的人,可能就觉得,呃,我走路?

人家会偶尔多多看两页,对,当开刚开始的时候,我会特别特别在意,然后会特别保护自己,然后怕被别人看见我腿是怎么样的,然后走路也是怎么样的。

哦,我会在意,但到了后面我就特别特别坦然。

人家问我,我就说我地震的时候受伤的,这就遇到一个我谈恋爱的问题。 我谈了几个男朋友,都是因为。

家庭的原因分手了,不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原因,可能是对方的父母有其他的想法,就觉得觉得知道完了之后可能就完全生活,不能自理了,必须要做的是轮椅升华怎么样,很多原因,然后导致分手。对,今天早上我爸还要打电话他,你弟弟弟弟都谈恋爱了,你呢。

我说,我没时间看,就可能也有一点故意。

逃避我爸的问题吧。

最近几天,李煜正在忙上忙下的装修自己的房子,虽然暂时只有一个人,但他也要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儿。

因为江游离北川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所以李煜这几年的512都会回老北川去看一看。 当年他所在的北川中学高一五班,有64个同学。

最后包括李煜在内,只有29人,幸免于难。

李煜说,就是为了那些逝去的同学,他也要好好活着。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私塾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4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