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用 200 万买一双袜子
gezhong2022-08-17  153

我舅舅车里永远会有个大箱子,里面装的全是钱,一垛一垛的钱 故事FM ❜ 第 497 期 提起津巴布韦你会想起什么?我相信很多听众的第一反应都是通货膨胀。 从 21 世纪初开始,这个刚刚独立了 20 年的国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动荡,严重的货币贬值催生出了离谱的通货膨胀。在这里,你能找到世界上最大面值的钞票—— 100,000,000,000,000,你可能都不知道这个数字该怎么念,它读作 100 万亿,也就是 100 万个亿。 今天的讲述者金先生,在 2001 年,也就是他 13 岁那年来到了这个神奇的非洲国家,当时他的妈妈和舅舅已经在当地从事了好几年的二手车和餐饮生意。 后来,金先生在津巴布韦的首都哈拉雷度过了自己的整个青少年时期,也刚好是在这 20 年间,他目睹了这个国家最魔幻的一段当代史。 /Staff/ 讲述者 | 金先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校对 | 乔正禹 小许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Dreamer of Dreams - John Zorn(赞比亚) 03.Storm At the Undercliff - A Dancing Beggar(下飞机) 04.English Strain(学校) 05.offers - V.A.(商店) ...

亲历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用 200 万买一双袜子

今天节目播出之前说一个通知啊,嗯,明天开始就是五一小长假了,故事fm也会在这段时间暂停更新节目。

我们会在假期结束的那个周五啊,也就是五月七号恢复更新,希望你假期玩儿的愉快。听完这期节目我们就下周五再见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记得当时还有一个笑话非常有意思,因为说到通货膨胀,我首先想到就是赞比亚。我们起码为北边的国家是首先经历这个通货膨胀的国家。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

我们津巴布韦人还在笑话人家赞比亚人。

因为首先赞比较这个货币的名称就很有意思,它叫做夸产,非常像我们中文里面的一个生词,就是东西掉了,咔嚓一声它就掉了嘛。

所以当时津巴布韦就笑话他们就说,啊,你看你们这个钱不值钱,为什么呢?首先名字没起好钱不值钱,一拿一大堆拿不住,可不一掉,地上就咔嚓一声嘛。

那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然后一转眼到二千年之后,金妈不会开始通货膨胀。

赞比亚这边又送回来,我们一个笑话就是说啊,有一天一个津巴布韦人去超市买东西,然后下了车,拿着钱。

然后拿了一个手推车,一把把这个钱一袋子钱放到这个手推车里去了,然后推着车正要进超超市的时候,一个劫匪过来。

一把抢走了他装着钱的车,然后看了一眼这个车之后把钱倒掉,把车抢走。

哈哈哈哈,提起津巴布韦啊,我猜你的第一反应应该就是通货膨胀。对,从21世纪初开始,津巴布韦这个刚刚独立的二十年的国家,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动荡。

严重的货币贬值催生出了离谱的通货膨胀。

在这里,你能找到世界上最大面值的钞票,一后面跟了十四个零,你可能都不知道这个数字该怎么念啊,我交给你啊。

他读作一百万亿,你想想,一百万个亿是什么概念?

今天的讲述者金先生在2001年,也就是他十三岁那年来到了津巴布韦这个神奇的非洲国家。

当时金先生的妈妈和舅舅已经在当地从事了好几年的二手车和餐饮生意过来之后,金先生在津巴布韦的首都哈拉雷度过了自己的整个青少年时期。

也刚好是在这二十年间,他目睹了这个国家最魔幻的一段当代史。

我是2001年二月十六号到的津巴布韦,当年到的时候应该十三岁吧。 出发之前国内同学也在讲说啊你,你去非洲。

你去非洲干嘛非洲那边那么穷地干的裂缝,人穿着兽衣,穿着兽皮,举着弓箭打猎什么?你去那儿干嘛?

其实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去干嘛,对吧?那当时就想说,啊,我去找妈妈,我妈妈在那儿。

二十年前来非洲的时候可不像现在。

当时我问我老家是辽宁的,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坐了三天,好像三天的火车到的香港,然后从香港坐的飞机,然后从香港首先坐的是国泰。

飞机上是有电视的啊,有游戏,然后觉得也好新鲜。然后就这样坐飞机先到的是泰国,然后从泰国再转机到南非约翰内斯堡,这时候换的飞机就是从国泰换成了南非航空。

然后一下子这个小屏幕就没了,但他给了你一份儿机,听了歌到了南非约翰内斯堡又转机,这次转的是好像是津巴布韦航空了。

这次上飞机就啥都没有了,电视也没有了。

耳机也没有了,然后坐着飞机就到了。到了之后你想象一下,从香港到泰国到南非,约翰内兹堡机场都很棒的。

然后一到了津巴布,依出机场你就会哇,咣当一下,说是机场怎么看着有点像,像一个工厂一样,就是特别特别的小啊,设施也比较旧。然后当时心里就凉了一下。

出关手续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记得非常清楚的一个就是当我一走出机场的这个大门的时候。

外面的这个天是非常非常懒的,然后上面飘的这个云非常非常的低,后来才了解到,因为他全国海拔平均在1500米左右,好像是。

所以说哈拉雷是一个小高原,那个云层非常非常的低,我一个东北出来就都是秋高气爽的,就天高云高的这种地方,然后一看矮矮的云彩,然后就伸手就可以抓到棉花糖一样的,这样满地都是绿草,然后空气清新,这种当时的感觉还是觉得哦。

还是蛮新鲜的,然后带着这样的好奇心,然后就上了车,一路开回家。 在金先生的家族中,最早到津巴布韦的是他舅妈的哥哥。九十年代,他因为公司外派到了这个遥远的国家。后来他发现当地有很多做生意的机会就带来了金的舅舅。

再后来,金娜妈妈也在1996年来到津巴布韦,他们家主要是坐二手车和中餐馆的生意。

从历史上说,津巴,布韦这片土地,物产,富饶,农业和矿业都发展得很好,号称是南部非洲的面包仓。

在殖民时期首都哈拉雷的经济发展水平甚至远超过当时的中国。

直到1990年代进的父辈来到这里的时候,津巴布韦的商业环境都还不错,甚至可以说是一片没有竞争的商业净土,只要看准了某个行业啊,踏踏实实的干上几年都能获得一笔可观的财富积累。 当时第一天嘛,从机场经过城区,然后看到一些高楼大厦,觉得还不错,从城区你越开越远嘛,越远的房子就是越值钱的房子,当然有一个有钱人的房子,所以就越来越好。

然后自己也在混响,那我住的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等到的时候一打开这个大门以后,他这个院子非常大,首先这个院子可能会四千瓶左右,那这四千平在津巴布韦的来讲,还算是一个小院子。

但对我来说,刚从国内过来的这一个小孩来讲,说哇,这么大的一个院子,然后有草坪。

走到房子后面还有游泳池,我说哇,这个简直就是天堂,房子外面看的不起眼,但是呢,因为他是英国的老房子,就以前英国人留下的。

外面的看起来很久,但是你进去里面会你就发现,哦,这客厅也好,大厨房也好大,当时我们一大家都住在一起,我舅舅我妈妈,然后还有我姨她们姊妹三,然后加上我还有我一小表妹,我们一起住在一起,一个大房子,里面还有二十多条狗,呵呵。 从十九世纪末开始,津巴布韦所在的这片土地开始被英帝国殖民之后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这里一直是由白人之众。

绝大部分的土地也由白人持有。

到了1980年,津巴布韦共和国独立黑人总统穆加贝掌权当地还有大约300000的白人。

虽然从1996年开始,穆加贝政府进行土地改革,征收白人土地,但其实直到2001年,也就是本期讲述者到达津巴布韦的那一年,在他所上的富人区的私立学校里,还是能够看到很多有特权的白人同学。

因为当时我是学校唯一的一个中国人,因为我们班级是一个班,是二十多个学生,那学生比例是最早在这个土改之前我刚到是土改,刚开始白日韩很多。

我们班级里面可能十七八个白人,然后四五个黑人,然后这样的比例,所以说到了学校之后呢,男人是更那个,就是格格不入,他不想跟你不想跟你有任何的交流,然后黑人有的时候会跟你玩一玩你,首先你的外表就跟人家格格不入。

当时因为我从国内出来吧,还留着这个很长的刘海,然后当地的这些小白孩儿,人家都是打着法拉,打着法焦和短发,像贝克汉姆那样的小刺头。

你又听不懂英文,然后这种学生,其实他不是恶意的去。

种族歧视你,它其实就是调皮。

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就是有一个白人女孩子,我现在都记得她名字,那叫alx,就在这个换书的这个课间啊。换书的这个环节上,那个女孩就问我说,哎哈,爱金好好意思。哎,金怎么样?

我说我很好啊,很好啊。他说,那你周末过得怎么样?我说我周末过得也很好啊。然后他紧接着就跟了一句,就是类似于你是傻叉的这种啊。等他说的时候笑的时候笑着说的就是啊,你那时候傻逼知道就这样。

然后我说啊,yes SSSSS以上就是连点头,又因为我更没听懂啊,我只能说就笑脸笑笑脸相迎嘛。

当时就是所有在这儿,幻术同学就哇哄他一下,当时就意识到说,啊,原来你是在使坏,也没办法。那后来还有一次就是一个白人给白人同学也是课间课间休息完之后回来。

我当时已经进了教室了,然后我我就算站在一个课桌前的时候,他从我背后就很用力了,很用力的一把把我推下去,然后我等于是人飞过了这个课桌,然后摔在地上,连滚的就滚了一圈儿。

然后起来之后,我就问了他,我说你为什么推我,他说,搜我就我推,你又怎么着,对吧,就这样的一个非常屌的,一个,一个一个状态。我说妈的好。

我立刻就抓着一把椅子,我就开始追。 这个时候,肖长就正好从他的方式出来,校长还是兼橄榄球教练?

非常马索非常就是撞的这么一个白眼。

然后就把我们两个叫停叫停之后说,来去校长帮我指弹,先叫着白人进去,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人聊的什么,然后白人走了,然后校长把我叫进去。

就是肯定是先批,就是批评你嘛。你为什么打人啊,怎么能在学校里做这种事情啊,这是不对的呀。

然后最后默了委屈说,你拖个凳子也追他,那你最后如果真的追到了,你会去揍他吗?

我当时想了一下,我说没必要撒谎,我说,对我说,如果今天追到他的话,我肯定会揍他。我说,我忘记你,揍他。 然后老师也想了几秒钟,说,嗯,那好着,你头一次犯错,我就不罚你了。

但是你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就是加入我们的橄榄球队,从那之后基本是没有人再欺负我了。

那么津巴布韦呢可以说是一个贫穷差距非常大的人,一一个状况就是我,我生活和我上学也好,我生活的这个角落,它是非常非常难以的,甚至于说。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闭着眼一睁眼,你,你想不想不到这个是非洲,你可能会觉得它是某一个欧洲的小镇。

但你要去了,这个我们不能。我现在不说黑人区,我们现在管它叫做密集居民区,说说白了就是穷人住的地方,那最穷的就是还是说多的多数还是黑人兄弟嘛。

密集区域就是很贫穷的,它就是我们。

想象中的那种脏乱差,虽然津巴布韦从1980年开始就独立了,但是各种历史遗留的问题导致巨大的贫富差距一直存在。

种族之间的矛盾也很激烈。

从1996年开始,在穆加贝领导下的土地改革夺取了大部分白人拥有的土地,导致大量白人农场主离开津巴布韦。

这个政策实施几年之后,2000年初正在哈莱维上中学的金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化。 班里的白人同学越来越少了,从最开始的80%逐渐缩小到了20%。

但当时年少的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所学校里的小小的变化放大到整个国家的层面,最终竟然指向了一场全面的经济崩溃。

当时这个现任总统加倍是遇到了很多的问题,那么第一就是当时也是整个世界的这个大的经济环境不好。

经济危机,然后呢,再加上津巴布韦内内部的就是老兵,当年就是独立战争的这一批老兵呢,他觉得他在京大部委的这个社会福利不是很好。

这个时候呢,又迎上赢到这个大选。所以穆加贝就想说,那我怎么才能继续连任呢?我可以利用一下原来的这些老兵去把这些农场抢回来抢回来。

首先分的就是要分给这些士兵百姓的话,只要你有这个意愿,你可以到农业部去拿你的计划书,去申请99年的合约租给你。但实际上呢,我们农场这一块儿呢,相当于涉及到,就是很多是技术方面和金钱方面的问题。

你把土地分给了我们的这些非洲兄弟们,很快可能就一两,一两年之后这个农场就荒废掉了,没人再种。

那么这个时候那政府有想办法。那好,那我给你发拖拉机,我给你发种子,我给你发柴油。

但我们非洲兄弟拿到这些东西之后,他直接就把它变现了,就是把这个东西卖了,他没有再去利用这东西去种地。所以说这一下子,一个国家的蜘蛛产业就这样荒废掉了。当然了,除了这个农业的这个啊,崩盘之外,它还有一方面就是腐败问题。

紧接着就是这个货币贬值开始了。 其实托福上从2001年就开始了,那个时候贬值可能说一个月。

贬值一倍或者两个月贬值一倍,然后呢到304年的时候,它就变成了可能一个礼拜一倍到607七年的时候,就是最最疯狂的时候,可能就一天一倍。

甚至于有的时候一天两倍的烦。

所以说,想象一下当时拿金元工资的百姓怎么生活,那很恐怖的,你会经常发现,每次你要进商店的时候,他会把门关上。

然后他说,啊,对不起,我们那个现在正在改价格,他告诉你是我,我,我们正在改库存啊。其实他是在改价格,跟着这个黑市的汇率在改价格,然后呢政府出台控制价格,那好上有政策下降对策吗,那如果你控制我的价格,我的商品不能卖过某一个价格,那我不就赔钱卖吗?

那好,那商家怎么办呢。那个时候你会发现津巴布韦整排整排的这个超市,你进去以后,货架上他先放一卷手指,然后再隔着四五米,它放一盒牙签,然后再隔五米,再放一块肥皂,然后它就放着三样东西。

那今天卖没了我就不卖了。这个时候同时呢,我妈妈又开始除了餐厅,我妈妈就开始做商店。

所以当时我记得那段时间呢,非常有意思,他最大面值的钱就是二万块,二万块能买什么呢?

咱们不用二万块钱,说是咱们用一百张二万块,就是二百万,这一捆儿钱就一百张钱啊。一捆儿钱能买一双袜子。

当时我妈做的这个商店里面什么都有,就小到牙签大到可能自行车,电视都有小音箱,啥都有衣服。

鞋子,帽子,茶都有飞轮兄弟进去之后,他买了一圈东西之后,那你想他一落这个钱,买一双袜子,那我买几样东西,那这钱不就得很厚很厚的嘛。

你怎么数点钞机点钞机都点不完点钞机一摞钱,还得点个好几十秒,对不对吧吧吧吧吧吧吧,对吧。

那个时候怎么那有人说那用秤去撑啊。有人说用尺子去量都太费事儿。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妈怎么办?

我妈就把那钱拿起来,用手这么一掐,用手这么一捏,看一下,然后颠颠撞上行,差不多走吧,就差一两张无所谓,你知道吗。

就这样,然后当时那个那个情况也不好嘛,反正那个其实大环境不好,然后黑人也就是非洲人,也真的是没钱。然后嗯,没钱之后他没办法,那可能就会有,就是相对来讲,这小偷小摸的这个,这个情况就会多一些嘛。 当时我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

嗯,我们非洲有很多,我觉得他们非常可爱,就是很多非洲非常可爱的胖妈妈,体型稍微有一点点偏胖,然后走起路来。

一晃一晃,非常像企鹅,我觉得非常可爱,就是这种这些大妈妈,她利用她们的这种身体就是有一些肥胖嘛。

然后他就会到店里面去,小多小摸中国人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呢,中国人都聪明啊,他们想办法,那怎么办呢?你不是往衣服里面塞嘛,往腿里面塞嘛。

呃,那个夹东西嘛。然后它就会弄一个我们中国古代很高的那个门槛,黑人他不知道,他进去偷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啊,这个门槛就干嘛,他傻乎乎的就跨你就卖过去了。

然后开始往这个裙子里面塞东西,往那腰里面塞东西,然后一出来的时候一跨这个门槛的时候,就听着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都给往下掉。

然后你会非常奇葩就是。

衣服手套什么的,袜子掉就很正常了。我记得最奇葩的一次叮叮咣当咣当,咣当一声,一个盆掉出来了。 津巴布韦这个国家贫富差距巨大,对于普通的津巴布韦人来说,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是150到二百美元,相当于是一千多人民币交完每个月的水电费,房租和孩子学费之后,基本上只能剩下230块钱的闲钱。

这里一袋儿十公斤的玉米粉,大约是七美金左右,往往是一个家庭半个月的口粮。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买一些蔬菜,配着玉米粉吃,只有个别的时候能吃到肉。 在津巴布韦这样的贫困人口大约占到了30%到四十。

正常情况下,收入尚且只够糊口,那可想而知,在笼罩全国的通货膨胀之下,普通人的日子会过得更加艰难。

不过,今告诉我们,即使是在困难时期,穷人倒也不至于饿死,因为除了现代国家体系,他们还有一套从古流传至今的酋长制度。

饿死不会。其实这个是一个也是津巴布韦好的一点。我相信这个文化,这个民族文化,不光是在津巴布韦这里,整个南部非洲好像都有这个这个文化什么文化呢?就是他会说自己有一个老家。

这个老家可能他自己都没去过,但他说什么呢,会说就是他爷爷的爷爷可能就是从这个村子里面出来的。

那这个村呢就是他的老家,那如果一旦他在城里找不到工作了,没有钱吃饭了混不下去了,那他可能就要回老家。回老家之后,他会找到这酋长。 我跟邱老师酋长,我的姓氏是叫。

啊,假如说我姓金啊,去了,我姓金,我爷爷叫金什么什么什么啊。他说,啊,闹。记得你,他说,对。

那酋长,当然我先混不下去了。我想投奔您。 您看您可不可以帮助一下那这样的话,酋长他可以越级的。他可以跨过市长,跨过省长,跨过部长,直接跟总统沟通的。因为他在国家成立之前,他的所有的这个单元最大的就是酋长。所以说到今天为止。

酋长还有自己的权利去分化土地,所以说这个城里面混不下去的这个这个非洲兄弟,他就回到酋长那去,说我爷爷是谁,然后酋长就会给他一块儿地,给他一块儿地,之后他会。

找到邻居说,哎,邻居,你看那个我刚回来混啥也没有。你要不借尾头母牛,或者借我几只母鸡。

然后这样牛生牛鸡生蛋,最后到了来年我再还你啊。就这样,他这样有了基础,之后再滚两三年之后,三五年之后,他有了七八头牛,十头牛以后他就可以把牛再卖了,然后再拿着钱再回到城里去东山再起。 所以说,在非洲,这饿死人的情况应该是尤其在南部非洲,因为我们这环境非常的好,种什么长什么,就不会有这种饿死人的情况。

津巴布韦通货膨胀最严重的时候,津还在上中学,因为家里有一些积蓄和资源,他们的基本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对于一些商人来说,甚至还可以利用通货膨胀来赚钱。

当时每个周五我们放学以后我们是不回家的,我们干嘛呢?

三五个同学会把两三辆汽车就是开着去上学的车开到邮站去,因为那个时候因为通货膨胀,想象一下邮站卖油嘛,我收回来的金元。

明天还没等着去买油呢,我这钱就已经贬得一文不值了。所以说邮站就不卖油了呀,对不对。

所以说那个时候政府是就会提供一些油,然后就会以金元的价格去卖出去。那你想象一下,你这么便宜的价格卖这个油有这么短缺,他肯定是要排队的呀。

就是我们家餐厅旁边就一个加油站,然后因为我们关系好,我们在那个邮站就开了一个所谓的账户。

那这个账户呢就会免去排队的这个过程,我们提前把钱打给邮站,然后付给他美金,然后这样由来的时候呢,我们就不用排队直接去后面的一个小油泵,就偷偷的在后面加油。

那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说,诶,这个我得利用一下,当时就非常调皮了,我就跟体育老师讲,我说那个你车有油嘛。老师说没有啊。我说那我有办法。

我可以给你加油,但是你要带着我逃出学校,然后他把我放到他车里,然后开出去,到那加油站就给大家二声酒,以黑市的价格卖给他,这个就已经帮他很大忙,他不用排油啊,他就能买到油了呀。

然后我收到的钱,我再跟朋友去虎化乱造,反正就是这个,当时是对,就是通过膨胀就排油这一块就是挺,我觉得就是既可恨又有趣的一件事儿,当时就是我们在市面上花美金是违法的,你是不可以花美金的,你必须要把它换成金元。

除非就是我们金巴贵最底层的最没有办法的这个人群,因为他那只能就是说我今天拿工资了,有多少花多少换成东西去保值,那么稍微有一些经济基础的,有一些经济头脑的人,他会去想一切的办法保值,就我可能会换外汇。所以说,当时这个钱庄是一个很赚钱,很有量的一个,一个生意。

我们当时就利用这个环境,我们家做的就是钱庄就换钱。

我永远记得我舅舅车里面永远会有大箱子,然后这大箱子里面装的全是钱,就一剁一剁的钱,然后这个钱呢。

当时我们家是两家饭店,有一家是开在城里的,叫金龙饭店。然后呢金龙饭店,我们家楼上是办公室,然后也就是钱庄的一个钱库。

我记得小的时候放学了,那个时候还在读语言学校嘛,然后语言学校放学就在就在餐厅坐着,然后就会每天看着好多人顶在头上一大纸盒箱,一大纸盒箱就电视,就是大屁股电视那种那种纸盒箱顶在头上,上楼,然后换一小纸盒下来。 就这样的是我第一印象。

接下来就是真正我涉及到的这个换钱就是一,我在学校就刚才讲我在学校换钱,当时家里面换钱,那我也去,从小就是有经济头脑。我说那你们干嘛不给我点儿机缘,我给我给同学换啊。

对,我给老师换啊,我也可以赚点小零花钱吧。我妈说,那好,那培养你这个对吧,小时候做生意的这个头脑呢,那就给了我一些经验。

第二就是当时每个周末就是周六,我舅舅一下班回来,然后我周六我肯定不上学嘛,然后就会就会等着他发号设令,什么设令呢?就是说,哎。

那个打行李,我们去卡里巴卡里巴是,是津巴布韦北边的一个边境小镇,也是一个旅游小镇,旅游小镇,外汇很多,所以说我们家的钱庄一个分设就开在哪儿。

每周都需要去运现金过去,然后把钱取回来那。

这样的话,就每周末可以跟着他开车去那个卡里巴拉着一皮卡车的钱,这一皮卡车后面不会那个兜里不会赚了钱,但是车里面他真的就都是钱,然后去了那儿。

换成一小一小路的钱回来,然后整个路上开车对我来说非常的快乐嘛。然后到了最后发展到最后,就是他非常忙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就甚至于是到了周末就直接说,诶基金,要不今天你给我跑一趟,我说我一个人跑吗?你放心吧。他说,那你要不叫个同学,然后那个时候我去叫上我最好同学JK就是就说白了,我吃屎都会跟我吃的,一个就是特别特别好的一个同学。

然后两个人就说,哇,这个终于有事儿干了,我们两个人可以独自的开这台车,拉着一车的钱跑,长途多爽,然后跑完长途工作完成之后又可以去住酒店酒店,所以东西可以随便吃,随便喝签单,然后家长买单。我说他这很好一件事儿。

当时印象就是非常深,发展到后期的时候,它为了就是防止你这个私人就是民间这个炒会嘛,因为越炒越高,越炒越高,越来越厉害。这个贬值他就会说,好,那虽然钱庄就关闭,就不允许你有私人前端,只允许你到就政府的指定银行去换钱了。那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做地下钱庄了,对吧就是违法的现状了。那个时候你如果能抓得准的话,其实利用那个时段,好多中国人是赚到钱的啊。类似于什么情况呢?我可以举个例子来讲,就是因为当时也是结合土改嘛。很多白人落魄,就他的农场被抢了之后,他想尽快的逃离这个国家。

想象一下他卖一个房子。

那假如这房子六千平六千平,他把这个广告打上报纸的那一天,假如说这房子二百万啊,相当于200000美金啊。

然后隔了一晚上贬值就贬了一倍,这200000可能变成二万了。这第二天早上中国人来付钱了。

复完之后,这老白还傻傻的呢,还不知道呢。

然后等他拿这200000到市面上去换钱的时候,他知道哟,这贬了十倍或者贬了一倍。然后他发现,哇,我的房子二万块钱,把这大院儿给埋了。所以当时虽然这种情况是很很恶心的,就是当地人是没法生活的一一种情况。但是。

往往这种情况是有空子可钻可钻的,包括当时我们我们家当时也开始做旅行社嘛,就包括机票,也是你想象一下当时的机票,什么概念。

津巴布韦航空的机票回国往返机票啊。假如说是一千万金元,相当于一千美金,对吧?

我收到这一千万金元,我是不需要立刻付给航空公司的,因为我们当时的这个结算系统是十五天一结算。

那我当时收到这一千万的金元,我当天就把它换成一千美金,十五天之后等于我。我需要付钱给航空公司的时候。

我只需要拿出可能十五块钱。

我就能换到一千万,然后把一千万给航空公司。当然了,这个航空公司是国营的,所以就就是国家也在剥削你,你也在剥削国家就是哦。 2009年,津巴布韦发行了一套世界上最大名额的新潮。

这套货币都是以照作为数字单位的。

但是就在同一年,该国政府决定放弃挣扎,停用本国货币一年,几年之后干脆选择彻底躺平,宣布弃用金元改用美元,所有交易都改用邻国或其他大国的货币。

到了2017年,津巴布韦发生了政变执政了37年的总统穆加贝下台,这个国家也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

金告诉我们啊。大概是到了前两年,他才渐渐觉得津巴布韦的经济环境有了起色。

这个国家虽然发生了很多离谱的事儿,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把这个地方当做自己的家了。 你可能注意到了,在讲述的过程当中,近几次说了我们津巴布韦。

你能明显感受到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这种归属感其实是来源于生活中的很多小事儿。

而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大学的时候碰到问一件事儿在我自己身上发生的,就是真的让我觉得这个国家值得我去热爱这个地方的人,值得我去喜欢。

就是通过一件非常小的事情,那个时候也是在读书的时候还实习导游呢。然后我就开着自己的小车,从我瀑布城的驻地往机场开。

那那一天下午呢,是一个就是旱季,十月份每年最热的时候,瀑布城是津巴布韦最热的城市,十月份气温在下午就那个我往机场开两点钟的时候,气温可以高达75度吧,一点不夸张。 我开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一对父子。

这个父亲拉着儿子走,父亲穿着拖鞋,手里拎着血。

其实这个讲你可能不理解什么意思,我要解释一下,就是津巴布韦可能包括非洲,很多地方都是这样。 他太穷了,他没办法他。

进城去买东西,他会穿着正常的鞋,但他进城出了场以后,他就不想把这双鞋磨损。

他会带一双拖鞋或者草鞋走长路的时候穿着破鞋去做。

当你想象一下旱季,下午两三点钟地很热的呀,他烤脚板啊,然后那个头他也没有帽子,很烤头的呀。

然后当时我看到那个父亲带孩子,我就突然间就那个怜悯心就就上来了。

然后我就把车停下来了,我说,我说你要去哪里?他说,我就去那个机场方向,没到机场前面那个叫几多倍的一个小村庄。我知道那个村景。

我说,那好,那正好,我也去机场,我可以拉你到那儿去。

但是我不能拉你去土路,因为我那个车很低嘛。那个地盘我说只能拉到那个岔路。然后你下次自己走到村庄里去。他说,当然,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我要省好几个小时的路。我说,那好,那没问题。

我们就走。等我把车开到他们那个村庄下车那个路口的时候,非常非常的敢抢,我就车熄火,然后他就下车拿东西下车。

我在打火车打不着火啊。

车子坏掉了,然后当时我赶飞机啊,我也很着急。

然后我跟他讲,我说啊,这个没办法。我说那没关系,我说你们该回家回家了。我说这个不是你们的问题,这个我车子坏掉,但我赶飞机没办法,赶不上就算了。

然后他就走我。这个时候我就拿起电话开始找朋友啊,找什么的,隔了大约730分钟左右的样子吧。我的叫的求救车还没到呢。

远处乌烟瘴气的这个黑人朋友带着十几个黑人和七八头女儿过来了。

我说你要干嘛?他说,我帮你拉车。我说你怎么拉车,我要去街道很远的,没法拦。 然后他说,没关系啊,我们这么多人,我把车给你推到机场去。

我说这个不太现实,他就说他说。

我想感谢你,因为上帝把你赐予给我,因为我带我而走很辛苦,但是上帝他爱我,他把你赐予给我。

你就像我的天使一样。所以说,我也要做你的天使。

哇。当时我的啊,就是语言形容不了的一种感动,就会突然觉得说,谁说我们非洲人笨,谁说我们非洲人就是不上学生的非洲不好,我们非洲很可爱,我们非洲很善良。

当时就是一下子让我热爱上了这个国家人。 后来我们让他推呀,怎么办啊,推呀,后来就飞机也没坐成,然后就救援车把车拖走了,我就灰悄悄的回到回到城里。

从2001年到2021年,今已经在津巴布韦生活了二十年。

他在这里长大成人,度过了一段荒蛮四意的青春期,娶了一位非洲老婆,生了三个孩子。

现在的津在津巴布韦从事旅游业,定居在维多利亚瀑布城。这是一个只有三万人口的小镇,只有今一个中国面孔。

据说几乎正常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他。 如果有中国游客走丢了,好心的路人都会直接把他们送到金的住处。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5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