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有无数个想死的时刻
gezhong2022-08-27  314



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有无数个想死的时刻

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先说个通知啊,下周我们就迎来十一假期了,故事fm团队也要休假了。所以今天的节目就是假期前的最后一次更新。

我们会在七号,那个周一也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恢复更新,祝大家十一玩儿得开心,咱们节后回了见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筛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昨天晚上一个大学同学来北京出差,我们几个人小聚了一下。

因为上次见面还是刚毕业的时候,所以真的已经是十多年没见过了。

我惊讶地发现同学们的面孔没有什么变化,但说话的声音和语气比刚毕业的时候沉稳自信了不少。

这个时候我特别想回忆起来,我出入职场的时候都经历过哪些阵痛,又是怎么一步一步找到了自己的路。 先好,我们的制作人刘斗今天带来的故事启发了我,大家好,我是刘豆在故事fm做制作人呢,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我是去年夏天毕业的,到现在满打满算工作了有一年的时间。

对于一个刚毕业的职场新人来说,面对环境的突然转变,我们几乎每个人都会面临各种问题不适应。我。记得我刚开始做这份工作的时候。

每天来上班的时候都特别惶恐,因为觉得周围的同事都太厉害了,他们好像都特别知道自己今天应该干什么。

那会儿在我眼里,梁珂跟艾哲每天都在非常游刃有余的操作,一些特别有意思的选题在录音室里跟参访对象,一聊就是一下午。

彭寒的显示器上是我当时根本看不懂的。

音频编辑界面,他一边简音频还,一边能跟办公室里面的其他同事谈笑风生。

然后我呢,我是那个坐在边边上对着电脑正襟危坐的人,自自己尝试各种方法补全那些缺乏的知识和技能,也不太敢主动跟别人搭话。

生怕自己说了一句话没说好,就显得自己特别愚蠢。

就这种一天为自己尴尬八百多回的局面,大概是在我工作了三四个月以后开始好转的。

后来我也跟一些同年龄段的朋友聊了聊,发现同样作为一个二十来岁,刚从学校里出来进入执掌的年轻人。 大家的状态好像都差不多,就是挣得少,情绪不稳定,还特别容易。

自我怀疑,每天的工作都像是一场内心和外界同时进行了搏斗,应付着因为工作强度,职场人际关系,经济条件以及未来发展方向导致的各种焦虑。

于是在今天的节目里,我还找到了三位同样刚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想听他们聊一聊在从学生到职人的身份转化过程中所经历的那些不同程度的阵痛。 第一位讲述者是兔子,他2017年从安徽一个大学本科毕业之后来到了北京。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与汽车相关的媒体公司做平台运营。

这份工作的工资大概是税前六千元,最开始来北京是为了实习。

其实没有想留在这儿,但是因为实习的单位比较好快,毕业的时候大家都找正式工作,然后我就随便找了一下。

嗯,没想到就拿到offer了,就你刚毕业第一份工作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因为当时是实习嘛。

即使你就是没有做好,或者是干嘛领导,也不会用一种特别严苛的方式去要求你,就是一定,他会觉得你需要帮助,或者是需要开导,然后会定期聆听你的想法。但是正式工作真的是不一样,他会把你当成一个就是完全啊独立的人来看待。 嗯,然后交给你一些。你觉得特别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那时候就很容易焦虑。

就一开始,因为他需要专业,知识特别强,可能不太适合我。我觉得每天都要压力很大,有时候加班到晚上九点十点。

我记得当时有有一天早上睡眼,彭松就还没有吃早饭呢。

那个时候早上很少吃早饭,因为起不来,因为我们要挤那个公交车,人特别的多,所以就要排队嘛。但是有一个小女生我,我只记得她戴了一个眼镜,然后背着一个红色的包。

我当时我也没看到他到底多大,是跟我差不多,还是说比我更大一点儿。我就听到他哭,就因为就有维持秩序的那个就是公交站的人在那儿推他,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他。他发现所有人都看向他之后,他就哭得更厉害了。他当时是想插队,但是好像好多人都不允许。公交的工作人员就说,大家都在这排队,你为什么要插队。

然后他就哭了,他就说,我现在要迟到了,我如果晚去的话,他老板会开除他。

我当时我就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我就想了这样一句话,就是说他老板会开除他,我就在想,迟到真的会被开除吗。

第二位职场新人是蛮力的。

他2017年从一个985大学毕业之后,就通过校招进入了一家知名的国际大公司录制了。前半年他一直忙着在国内的各个城市轮岗,在办公室里写过报表,也爬上电线杆儿学过维修。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被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多功能螺丝钉之后,他就被公司迫不及待地运送到了广袤的辣美袋地。 在几个更艰苦的国家锻炼过之后,他被调到了墨西哥从事财经相关的工作。

他的工作呢非常辛苦,但是毕业了两年,他已经加薪了好几次,目前的月薪大概是三万元人民币左右。

我财经这块我是要管我们所有业务的,像我们这种就是万金油吧,就等于是一个抹布,抹到哪儿,你就得给人家把这个东西给擦干净了。

你比如说这个客户的融资还没做那个客户的账还没理清,然后你内部还要处理一大堆事儿,你内部还要对付一大堆人,他说,你的这个报表今天就得给我交你作为新人,你有的时候是接触了一两个月,你知道东西比他们甚至还要多。

一开始会害怕,但是我现在不会害怕你听着好像作业,我好像。

很高大上,其实说来说去就是那些东西。我觉得除非做研发产品的研发或者写代码,那可能真的有一些水平或者搞云计算呐。

Ai啊,这些东西的研发开发,其他的我觉得像销售啊,什么什么财经啊合同啊,反正我身边我觉得有什么技术含量。

我觉得和学习和我高中大学的学习比起来,我的学习是系统的,让我觉得有深度和有意义,需要我的智商是真的自己和自己玩智力游戏和同学交流,和老师交流,你自己一个人泡图书馆那种?

快乐的感觉,但是工作里你会遇到不仅有愚蠢的拉美人,还有愚蠢的同事,因为你只是整个业务流当中的一环。

你这个事情做不做的程度,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第三位职场新人,可能有的听众已经认识他了。

他叫六亦荣之前来故事fm讲过,他从小有轻度听力障碍的故事。

他目前居住在德国,是一名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建筑师。

在他在德国的后几年,他应聘了一家建筑事务所的兼职员工,每个月可以得到九百欧的收入来缓解父母的经济压力。 虽然他在配上助听器以后,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各种声音了。

但是,因为一直以来相对内向的性格和语言差异,他在刚刚开始尝试工作的时候,还是感到了不小的社交压力。

我当时是也是算小时工吧,我在一个建筑事务所就是完全不同于学校的生活,学校就会用试图去训练你的设设计,思维和美感,所以会做很多抽象性的训练,然后在公司里面就是直接从厕所画起嘛,就是做最最简单,最基本的构造和画图。 我一开始在那个公司工作了七个月。

我发现有一个问题在于,我也不太敢跟他们说话,因为在学校我如果听不清他们说话了吧。我点点头,然后笑一笑,可能就过去了。但是工资同事特别希望跟你有一个情感交流,他们他会跟我开玩笑,然后希望我有回应。

我就发现我如果听不清楚他们说话这些事情就很麻烦了。

我特别害怕,当我说出一句话,然后他们会说,哎,刚刚已经说过了呀,你怎么还问呢?

我怕被人当做傻子,我也经常在那个别人说,说完以后可能还不太明白,我就先说,哦哦,好的。然后转头转身去就疯狂谷歌就是把他刚刚说的只言片语凑出来,变成一个我能听懂的一个信息。

然后我这样的操作,后来就有一天,我可能估计我们老板发发线了,他就说,嗯。b,我觉得我高估了你的德语水平。

你一旦有问题,你必须马上问我,你怎么能够呃假装听懂了呢,然后还有一天是我们老板。

急匆匆地出门,出门之前撂下一句话就关上了。然后我当时就想,哇,他说啥。

然后我又不敢问结果另外两个同事,我另外一个中国同事也是默不作声,然后我们德德国同事。这个时候他终于打破僵局,他说。

刚刚老板说啥呀,然后我就觉得,哦,原来他也没听懂啊。原来我们之前都一直各种假装听懂啦。 对于职场新人来说,适应了工作节奏之后,下一道坎儿就是适应职场人际关系了,而且其中最难搞的可能就是跟老板之间的关系。

在前一阵儿非常火的综艺节目中,餐厅里,黄晓明先生凭借一套非常惊人的名言名语,成功塑造了专横老板的经典形象。

而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在媒体公司工作的兔子,还是在跨国大企业里工作的马勒丁娜。

他们的老板都更加可怕。

就一个女领导,然后三十多岁,好像结婚五六年了吧,胖胖的,然后脸上有好多痘痘。

嗯,他跟人说话的时候,不喜欢看别人的眼睛,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就那样说,嗯,他工作我是觉得特别认真。

他好像在那家公司待了五年,他脾气就很古怪。 他晚上加班到十二点。

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干嘛,他家好像是住在河北吧,然后自己开车。呃,从早上五点起床,然后自己开车到地铁站,然后坐地铁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钟了。

他还要查我们考勤,就我们两个必须得坐在工位上,然后就很痛苦。

他的性格特征就我们特别琢磨不透,他不喜欢亲密我们,然后就很喜欢挑我们的错误,就一点儿早上起来,七点会给你发消。嗯,发消息。

然后晚上十二点还会给你发消息,周六日的时候你在外面就玩,或者是干嘛他也会给你发消息,我们就觉得太痛苦了。

然后做完图之后,他要求的特别细,做完图之后,他要先检查一遍发给他。

嗯,发给他之后他就说,这不好,那不好。

然后他会改一遍给我发过来,但是我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

然后有一天他还是给我改一遍,然后发过来。我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我就说,我不小心把那张图丢了。然后我说,你重新发我一遍吧。他说,那你就用你原先的也行,我又特别无余,那我们做的就是无用功啊,那竟然原先现在图就行,你为什么再那么繁琐?你是喜欢干活,还是怎么着那个主管?我实在是不想说他什么了,就是反正所有人和他都不对付。

然后他看你年轻嘛,就是使劲的欺负你,你又不好说什么。 他的工作应该是要接触客户的,他永远不去就坐在办公室里。

然后当别人的劳动成果就是呈现上来时候。

当然,他有他厉害的地方,就是他能凭他一张嘴,把所有东西都说成他是他自己做的,就是他永远是屁股对着下属脸对着领导。

他骂过我之前那个骂过我,经常骂他自己情绪不好的时候,也会发现给我呀。

其实我我现在就是本来我去是做业务的,但是你知道,后来就硬生生的做成了半个他私人秘书。

打印机就在他的办公室。 嗯,他每次都跟我说,来,帮我打印一下。

就这个都不愿意自己干了,你知道吗,然后帮我买机票,早上十点钟跟我说,你帮我买个什么什什么的,机票什么的。

我说那这国际机票,我得好好确认吧。

十分钟以后问我买了没,我说这个,这个我还在填写信息,我要填很多信息进去。 张辉说,你这种傻逼,怎么这个事儿都办不好。

然后还会把这个东西延伸到你的工作,你这种事情都做不好,你还指望我把项目交给你,就是这种直接跟我说的。 与上级领导的斗智斗勇,可能是古今中外的每一个社处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而对于初入职场的小社处来说,这个问题可能基本上就没有办法解决。

在德国工作的六亦荣和他的同事们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为了给情绪找到一个合适宣泄的出口。

他们自发组织了纪律严明的年度抱团吐槽大会。

虽然他们有团建活动,但是我会觉得那个老板还比较嗯,波斯a就是它,你跟他请假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他会连着三面问你,你真的要请假吗?

然后我们同事会暗地里也会吐槽老板。

甚至会开年度吐槽大会,就是所有的同历年来离开的同事,都会在每每一年的某一个时间点发一封秘密的邮件,约在一个小山村,或者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然后在那里聊聊天儿,叹息什么的。我有一次就参加了,就冬天坐火车老远,到了村里,然后又走半天。

经常十年以前的同事都会出现,然后大家都是推心置腹的那种。 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我们会在工作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还有挑战。

而很多艰难的时刻都是因为工作强度的增加。

我之前采访过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年轻程序员,他说他经常是到夜里三四点才能下班儿回家。

出了大门,就是夜色笼罩的四环路,然后我不止一次。他在等车的时候,居然在寂静的色环辅路上看到一只黄鼠狼跟他面面相觑,这恐怕是只属于当代社畜的荒诞一刻。

而对于国内的很多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来说,超出负荷的工作强度几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每次加班后回家都是最容易崩溃的时候。

平静转正的时候有一个车展,我要改那些后台的代码,他们的后台很老,然后赶代码,我前一天已经加班赶了好多了。

第二天车展的时候,要保证那个页面实施更新嘛。

忽然一下代码就乱了,我都要哭出来了,我不知道哪一个,因为我也不是程序员,就看不懂那些代码,其实就是嗯,按以前那个规律它是什么什么样,然后复制黏贴,复制黏贴。

然后我们领导就还是那个女领导嘛,她当时就看到乱了嘛。

然后他就呼呼呼跑过来,就说,你这一块儿乱了,然后就让我自己改啊。我当时就蒙了,真的是我,就其实本来一个人盯就很累。 然后突然他一下乱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改了什么地方乱了,我当时就崩溃了,我就自己坐在座位上。

偷偷的抹了一下眼泪,我就想,做完这辆车站我就不想做了。真的是我去跟他说我不转正了,我重新找工作。

嗯,但是当时的顾虑就是害怕嘛,就害怕以后找不着工作了。其实现在想想,即使找不着工作也没什么事儿。

那时候就觉得就跟考试一样,就跟避不了业一样。我就想跟他说我那一瞬间,我坐在座位上,我们就想我不想工作了。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要走那个天桥,然后走那个天桥过去坐公交车。

我每次走在那个天桥上的时候,看着底下的车真的是车水马龙,有时候太晚了,那个车都开了灯。

然后我就在想,会不会是有一辆车是我们家的车,快把我带回去。

我今年年初的时候就不停地发烧,因为工作太累了,然后我们领导还不允许我请假就是工作啊,就是如果烧得不行了,可能反正家里公司近嘛,早上先去公司两个小时后背着电脑回家继续重重处理问题。

因为你就算睡觉,也会有人手机把你呼醒的。而且你今天不做你明天的事儿,积压的更恐怖。 公司规定是你的手机七乘二四小时都要开机。

找不到是你的问题,是要被问责的,因为我的工作时效性很强。

他是不允许你今天的事情做不完,拖到明天,或者说我丢到丢到安排一个siri,我下周再做是不允许的,他可能这一两个小时做不好,就会对业务产生很大的影响。比如说我有,我有天去客户呢。

去客户那处理问题,墨西哥人吃饭的时间跟我们又不一样,你比如说我早上八点多我就去了,为了防止磨成堵车,其实他们就是九点钟才上班哦。好,你先去。

他可能拖拖拉拉给你拖一两个小时给你建见了。以后呢,你跟他可能同样一个问题要重复三四遍就很低效好。就这么就就这么谈谈,谈谈到下午两三点。

然后你事情可能还没解决,他就告诉你,不好意思,我就吃午饭了。

你知道墨西哥人的,他一吃午饭,你就不要再想说再处理什么事情了好?

墨西哥人墨西哥公司的上班时间已经终止吃他们午休午饭时间,但是你中国公司的上班时间又到了,你又得赶回你的办公室去。

还得处理其他的事情。你知道吗?

这就导致你午饭也吃不了,一大早起来,然后也没有午休的时间,然后晚饭只能让同事给你带待了。以后你晚上我们和我们的总部在中国,你晚上到了七八点钟,你晚饭不能吃,你还得和中国的总部通话会议,总不会给你一个指示啊。你,你必须给我交什么ok。那我忙忙忙忙到十一二点。

突然想起来一天没吃饭,没睡觉。

其实还有一大堆活没有干,挣扎着先交了一遍草稿,然后回家就睡觉睡,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就这么过来,这就是一天,就是这么过的。

因为你在企业感受最深的就是资本家,不不把你压榨到最后一分,他是不会给你钱的,就是去年年底的时候真的很崩溃,每天下了班回家就是躲在被窝里哭,根本就不想醒。

因为我觉得不行才好呢,不然要面对第二天那么操蛋的生活,就觉得要是永远天黑着就好了。

除了刚才听到的工作内容和工作强度,我们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还可能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的要求。

职场新人的自我提升总是伴随着逼自己跳出舒适区的场,是六玉荣在最开始的几家德国建筑事务所中的工种都非常单一,就是日复一日的画厕所。

然后他逐渐意识到,老板似乎认为他好像不能胜任其他股做,他们只希望他做他擅长的事儿就是画图,而不是去跟别人沟通。

于是,渐渐的,六亦荣觉得好像如果不自己逼自己一百,不自己去克服社交控,他就可能永远不能做更高阶的工作。 于是,在换了大概七个月的厕所之后。

他换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氛围更加开放和友好,他也决定就此做出一些改变。

我坐的机位刚好是秘书的那个总机电话的旁边,我当时一直招秘书还没找到,然后经常有电话打过来,我就特别紧张,我不敢接电话,他们就说随便呗,打过来的也不会什么重要的电话,重要的都会直接打给我们的。

然后那好吧,那我就接吧。有,有一天那个电话响哦,就提前跟他们演练了半天,就是说在不同情况下要怎么回答,然后我们领导就给我支招嘛。

当时那电话响了,就是要转接的,我就特别的。

深色的把它给转接到我们老板那儿去,结果嗯,怎么还对面就是好像没有任何动静呢。然后就是说,嗯,转接了吗?我们老板就还在线。他说没有啊。

我又摁了一遍,摁完以后我飞也似的跑到我们那个组里面,一个小姐人那边就是很激动,紧张的时候,我刚刚转接了一个电话。

然后那小姐姐就有点无语,又有点好笑的。 哦,好的好的,然后给我鼓了鼓掌什么的,然后后来就发现吧,那些电话确实真的一点都不重要,就经常是一些广告电话,我的目,我的作用吧,就是帮老板挡下这些广告,就以防他们就获得他们老板的信息。

这个公司就是当时正好有一个很大的超过二百户的住宅项目,然后到了后期了,就是要开始做最后的施工和成本的核算,要卖。

的这个一个状态了,但是当时我其实才在那上班两个月吧,我也其实也才也才画了一点厕所什么的。

嗯,我就有一天我看到他们在算,然后小姐人们的压力特别大的样子。嗯,感觉很缺人。我说,要不让我做这个吧。 然后大家嗯,就嗯了一声,响了一响就不了了之了,因为小姐姐她不敢给我做。

我后来想,嗯,不行,我还要再争取一下。

我有一次又是在一个别的场合,我就突然说,嗯,这个让我做吧,然后呢,这个时候我们的领导。

呃,项目负责人就像说不定真的可以让你做一个比较简单的,比如说核算抹灰做施工,说明它可能比较容易上手。

但是呢,又不了了之了,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专门为我为我一个这样的小罗罗规划嘛。

后来就是我又去探听他们项目的进展,我又提了一遍说,我想要做呃,施工说明,然后我们领导就正式把抹灰的这个施工说明交到了我的手上。

就整个过程就还蛮痛苦的吧。但是我觉得最后我确实是赛事成功了,就是逼我自己嘛。 然后做完我回来以后,我就做了立面。做完立面以后,我又做了别的。

各种各样的有一份关于大学生职业适应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有57%的职场新人在三年内换了两次工作。

对于很多职场新人来说,在选择第一份工作时,可能并不是很明确之后自己的职业规划。

于是随着对于这份工作和职业环境更深入的认识,大家自然就会做出下一步的改变。 在采访的最后,我跟每一个人都聊了聊,他们对于自己第一份工作的思考以及最终做出的选择。

那你那会儿有有想法吗?你会有一个混沌的状态,说不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会会每天早上起床,坐公交车去上班的时候,我就在想,难道我就是这样更点位吗?我要熬到什么时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就我们那个女领导,她是在那五年就管那个网站网页上的点位嘛。他在那儿干了五年,我每当回头看到他的时候,我又在想,我会不会也变得那么变态。

就是我每天干重复一样事儿。 嗯,又是比较锤类的内容,可能对我以后的发展没有什么好处。我,我如果说只每天拿这么点工资,然后干这么点活。

嗯,以后也会跟他一样的话,我受不了。 兔子说,虽然他后来所在的小组换了一位新的总监,但是他最终还是拒绝了。这位新总监的挽留,去了一家更大更专业的媒体平台发展。

他还记得自己离职的那天特别高兴,早上背了一个特别大的书包去办公室,把自己的工位收拾干净了,把很多东西都送给了周围的同事。

他觉得他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而在墨西哥工作的曼蒂娜,他前段时间终于修了这次外派以来的第一个年假,虽然还是有一半儿的时间用去去国内的,总不开会,但是他总算是有机会回到家里陪他。爸爸住上一个星期了,他说因为自己的性格加上这两年的经历。

让他无法说服自己停下来不再这么拼命的工作。但是我现在也觉得,如果这种就是高压强的情况下,再再加上你的同事很优秀,你的工作压力工作负荷很大情况下你真的会担心自己?

干了,今天没有明天大公司是每个人都是螺丝钉。

你看,比如说阿里呀大将啊,腾讯啊,华为啊,这些公司它都是每一个模块,它有哪些流程。

然后每个流程上需要这个人干什么都已经固定好的,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再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安插在这个地方,只要根据得迅速上手。

这也是在跟大公司工作的一种悲哀吧。 玛丽丁呢说,在他看来,工作就是一种枷锁,它本身就是不自由的,它的本质就是你得出卖自己的时间和劳动力,然后换取那一点生活的资本。

他说,他当然也想过辞掉这份非常辛苦而且无聊的工作。

但是就是前一阵儿回家的时候,他们一大家子人就在一起吃饭,看着从小辛苦呵护自己长大的爸爸。

在亲戚面前居然那么骄傲的说起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一年多来的不开心,其实也是值得的。

而六亦荣呢,他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了,做着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能力也得到了认可,薪酬也非常可观。

但是在此之前,他说他为了完成自己当建筑师的梦想,他在国内的大学本科毕业之后,非常任性的选择了来到德国,重新转专业,读建筑学本科。

他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了,虽然德国的大学不收取学费,但是这些年的生活费加起来对于他原本不是特别富裕的家庭来说。

也是一份不小的负担,他就经常会因此感到内心压力特别巨大,而且非常愧疚。

但是与此同时呢,他也常常想到他的本科同学在毕业的时候鼓励他的话。 我之前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大家喝酒嘛,有的时候就借着酒意,什么互相道歉,或者是表白啊之类的,然后我朋友在国内学校的朋友都是那种成绩特别好的都保养,然后生活感觉就是完全按按照着那个拒定的轨道,可以很顺利的走下去,然后结果他们就是把我拉过去,然后。

抱着我一起哭啊,说啊,说你一定要实现梦想啊。

现在呢,在争取并完成了几项更高阶的工作之后,六亦荣离开了当地的这家建筑设计公司,他去了德国的另外一座城市。

并且以全职设计师的身份加入了乙gi设计水平更高,作品更富有创造力的建筑事务所。 你现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刘豆。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95.html
00

最新回复(0)